466.空虚寂寞冷的沈哥哥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66.空虚寂寞冷的沈哥哥

车上,裴一宁看着副驾驶座上沉默不语的男人,找了一个位置停车。 “手不疼吗?”裴一宁抓起江晨希的手问道,江晨希拧眉,脸色到现在还没缓和过来,他转头看向裴一宁,“我就是气不过。” 裴一宁笑笑,“你应该高兴才对,他回来了,让我有机会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也让我更加意识到你的好。” “一宁,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跟你开玩笑,晨希,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是真的,没有必要跟这样一个人计较,我现在十分庆幸我选择的人是你,但是我也遗憾,为什么当初爱上的人不是你。” 江晨希直直地看着裴一宁的眼睛,裴一宁眼神温柔,“以后要是再遇见他,不要动手了,只是打疼了自己的手而已。” “一宁,你要是难过你可以跟我说,或者哭出来都行。”江晨希放缓了嗓音,轻声说道。 裴一宁看着他,眼神莫名,“我为什么要难过?”随后忽然明白了江晨希的意思,忍不住笑了,“晨希,我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没有安慰你的意思,认识到他是个多么无耻的人才能知道我过去错的有多离谱,现在的我又是多么的幸福,晨希,我不难过,真的,一点都不难过。” 江晨希抱住裴一宁,“一宁,相信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不会离开你。” “我也是,除非你亲口说不要我了,否则我都不会跟你分手。”裴一宁说的十分郑重,更像是一份刻在心上的誓言。 ********** 段凌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吧,崔泽宇接到酒吧服务员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正要给段凌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了,知道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认命地出门去接他回来。 崔泽宇到酒吧的时候,段凌还抱着酒瓶子不撒手,“行了,看看你自己都醉成什么样了还喝,你是打算将自己喝死吗?” 段凌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你谁啊,我们认识吗你就管我。” 崔泽宇脸黑,“段凌,你是喝酒喝傻了吧,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你挡着我喝酒了。”说着抱着酒瓶子就要继续喝,崔泽宇见状,一把夺过他的酒瓶子,看向酒保,“他这是喝了多少?”段凌的酒量他知道,要是没有一定的量根本不会醉。 酒保指了指一旁的空瓶子,崔泽宇看了看,脸色黑成了锅底,“你这是想把自己喝到酒精中毒?你想死可以,你别给我打电话啊,真是服了你了。” 崔泽宇嘴里嘟嘟囔囔,将段凌从桌子上扶起来,一下子竟然没有扶动,喝醉酒的人重的跟石头一样,更何况段凌本身就是一个壮硕的男子。 “嘿,帮我个忙,帮我将他扶到车上。”崔泽宇求助一旁的酒保。 酒保一脸的为难,“先生,您的朋友账还没结。” “我还能少你那几个酒钱吗?”崔泽宇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拿去拿去。” 酒保接过,又很快回来,将卡双手递给崔泽宇,崔泽宇板着一张脸,“现在可以帮我将他扶到车上了吗?” 酒保赶紧上前帮忙。 “咦,那个人不是天凌国际的段总吗?”顾凯指着崔泽宇和段凌的方向说道,沈君煜看去,“嗯,确实是。” “这段总是遇上什么事情了,怎么喝成这个样子?”顾凯开口说道。 沈君煜眸色淡淡,“大概是失恋了吧。” “沈大哥,段总结婚了。” “哦,那就是要离婚了。”沈君煜改口,一旁的沈君泽和顾凯闻言,一脸的无语。 “大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家了。”沈君泽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 “回家干什么,不回去。”沈君煜不愿意走。 顾凯侧目,“沈大哥,你是不是跟嫂子吵架了?”自从结婚后,沈君煜、韩奕和傅衡逸三个是一个比一个顾家,到了晚上就往家里跑,今天这是怎么了?主动将他们几个叫出来喝酒不说,还迟迟不愿意回家。 沈君煜一脸的苦闷,“要是真的吵架就好了。” 沈君泽和顾凯对视一眼,沈君泽试探性地开口,“你被嫂子抛弃了?” 沈君煜冷冷地看他一眼,“喝你的酒。” “大哥,我明天还要上班,不能再喝了。”沈君泽说道。 沈君煜冷哼一声,端起桌上的酒又喝了一口,他心里委屈啊,最近一个月,温兮瑶一直在忙工作,有时候甚至都睡在公司,他已经被老婆大人完全打入冷宫了,他怀疑温兮瑶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老公了。 “大哥,你跟嫂子到底怎么了,真的吵架了?”沈君泽见一提到温兮瑶,沈君煜就又喝上了,心中想着该不会真的这么乌鸦嘴,被他给说中了吧? 沈君煜再次冷哼一声,“你才吵架了呢。” 沈君泽呵呵,“既然不是吵架就回家去呗。我明天还要跟彤姐出去谈一个项目,资料还没看完呢,我可不能陪你喝了。” “是啊,沈大哥,我明天上午也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不能缺席,你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散了吧。”顾凯也说道,顾阳进了部队,顾博文自从和傅靖婷复合之后也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陪老婆旅游这件事上,公司里的事情就交给了侄子顾凯。 沈君煜看着这两个没义气的,嫌弃地挥挥手,“都走吧都走吧。” 顾凯和沈君泽看向他,“你不走。” “走你们的,我想走了自然会走。”沈君煜赶人,他现在回去做什么,反正也是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一点人气都没有,还不如在这里热闹一点。 “真的没事吗?”沈君泽不放心。 “快滚。” 顾凯和沈君泽滚了,沈君煜又喝了几口酒,看着眼前的灯红酒绿也觉得异常的无聊,还不如回家面对那一室的空空荡荡呢,想到这里,沈君煜站起来打算离开。 “这位帅哥,一个人啊。”肩膀上忽然搭上来一只纤细的手,妩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鼻尖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沈君煜侧头,就看见了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即便是画着厚厚的妆容,但是依旧不难看出是个美女,美女穿着一身的吊带包臀裙,露出雪白的肌肤和迷人的锁骨,身材凹凸有致,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帅哥,我注意你很久了,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我陪你一起喝啊。”女人朝沈君煜送了一个媚眼,吐气如兰。 沈君煜笑笑,女人眼睛微眯,身体更靠近了沈君煜一分,直接贴在了他的身上,“帅哥,一起喝一杯?” 沈君煜伸手,将左手在女人的眼前晃了晃,“我结婚了。” 女人看了一眼沈君煜手上的婚戒,“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要嫁给你,只是一起喝杯酒而已,当然,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也不介意跟你来一段露水姻缘。”说着,女人的一只手已经移到了沈君煜的胸膛,隔着衬衫都能感觉到衣服下的身体是多么的肌理分明,女人眼底闪过满意。 她确实注意沈君煜很久了,谁让这个男人外表长得这么出众呢,别说男人爱看美女,女人也一样,长得好看的男人总是格外的吸引女人的目光。 而沈君煜,明显属于帅哥的行列,还是一个上上等。 女人的手在沈君煜的胸膛前轻轻地移动,沈君煜眼睛一眯,眼底伸出划过一道冷意,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透着寒意,他伸手,轻轻地夹住了女人的手,“我这个人有洁癖。” 女人脸色一靑,“什么人嘛,还以为老娘真的看上你了,真是。”扭头就走。 沈君煜却叫来了魅色的经理,指着已经走到卡座上的女人说道,“那个女人,给我划入魅色的黑名单,永远不许她再进来。” 经理点点头,沈君煜虽然不是魅色的股东,但是魅色是韩奕的好友,还是魅色的股东沈清澜的亲哥哥,这点权利还是有的,让人将女人请出去。 女人似乎有些不服气,想要闹事,被两个保安拖了出去,沈君煜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嘴角轻斜,这世上最有一些人,整天想着靠自己的身体,不劳而获,刚才这个女人浑身上下穿的看似是国际大牌,其实都是高仿品,这样的女人来到这样的场合无非就是想要钓个金龟婿,刚才的搭讪也是一种试探,沈君煜一看就是那种成功人士,即便不是,也是一个富二代,要是沈君煜愿意跟她去开房,那么她就成功傍上了一位金主,以后吃穿不愁,要是这位金主再花心点,出手大方点,那就是一张长期的饭票。 沈君煜不想这样的女人拉低了魅色的格调。他走出酒吧,还看见那个女人站在酒吧门口,对着酒吧大骂特骂,哪里还有一点刚刚的妩媚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泼妇,见沈君煜看过去,立刻站直了身体,撩了撩头发,对着沈君煜抛了一个媚眼。 沈君煜看都不看,直接就开车走了,女人恨得在原地直跺脚。 沈君煜低头嗅了嗅自己的外套,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女士香水的味道,皱眉,将衣服脱下来扔在后座上,又将领带扯了下来,扔在一边。 回到家里,沈君煜连灯都没开直接就走进了浴室,只是从浴室里出来,却发现卧室的灯亮了,温兮瑶正从外面走进来,手上端着一杯水。 “洗好了就将这杯蜂蜜水喝了。”温兮瑶说道,“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喝酒开车就不要回家了。”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是沈君煜还是听出了怒气。 “就喝了一点点,本来想叫代驾的,结果叫了半天没有叫到,加上时间又晚了,我就自己开回来了,一路上我开的很慢。”沈君煜摸摸鼻子,心虚解释,这是他第一次酒驾,没有被交警查到,倒是被老婆知道了。 接过温兮瑶泡的蜂蜜水,沈君煜一口气喝了一个干净,还将杯子倒过来给温兮瑶看,“你看,我喝完了。” 温兮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拿过杯子,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停下来,“对了,你放在车后座的衣服我已经叫人拿去干洗了,那个香水的味道不错,改天我也去买一瓶。” 沈君煜换衣服的动作一僵,转身的时候温兮瑶已经走出房间里,他拍了拍额头,你说他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之前温兮瑶加班的时候,他像是望妻石一样地等在家里那么久也不见她早回来一天,今天他难得出去跟人喝一杯,温兮瑶竟然就这么早回家了,这也就算了,这香水味的事情该怎么解释? 趁着温兮瑶下楼的功夫,沈君煜拿起手机给沈清澜打电话,“澜澜,你要帮帮哥哥。” 沈清澜已经睡了,今天她感冒了,身体有些不舒服,吃了药就躺下了,迷迷糊糊间被电话铃声叫醒,摸索着按了接听,沈君煜开口就是这一句,将沈清澜给说蒙了。 “怎么了?”沈清澜的嗓音有些沙哑。 沈君煜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你说哥哥现在应该怎么办?怎么跟你嫂子解释?” 沈清澜脑子清醒了一些,对自己的哥哥也是无语,“实话实说,嫂子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不会跟你胡搅蛮缠的,再或者你学着女人撒娇,就你那张脸,一撒娇嫂子肯定马上就原谅你了。” 沈君煜黑脸,“澜澜,你让我撒娇?”语气满是不可置信。 “嗯,不是说撒娇男人最好命吗。”沈清澜随口说了一句,“哥,我好困,先睡了。”药效发作,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实在是困乏得紧。 “喂,澜澜,怎么撒娇啊,澜澜?”沈君煜对着手机说话,但是电话那端早已挂了,沈君煜看着通话结束四个字,心中憋闷。 见温兮瑶去放个杯子却迟迟没有上来,沈君煜走了出去,楼下并没有人,沈君煜重新上楼来,就看见书房里还亮着灯。 “兮瑶。”敲门声响起,随即是沈君煜温润的嗓音。 “进来吧,门没锁。”温兮瑶淡淡地说道。 沈君煜推开门,就看见温兮瑶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写什么。 “这么晚了不准备睡觉吗?”沈君煜走到温兮瑶的身后,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似乎是一份招标书。 “你先去睡吧,等我这份写完了就睡了。” 沈君煜的手放在温兮瑶的肩膀上,轻轻地给她捏着肩膀,“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今天难得回来这么早,就早点睡吧。”语气十分之温柔,他觉得相比于撒娇,美男计的效果应该更好一些。 温兮瑶的眼睛都没有从屏幕上移动过分毫,“是啊,我难得早回来一趟,结果就撞见了某人夜会红颜知己。” 沈君煜的手一顿,“老婆,冤枉,我今天是跟顾凯和君泽在一起,我们三个在魅色喝酒,待了没多久就回来了。那香水味是回来的时候一个女人撞在了我的身上不小心染上的,你要相信我。” 温兮瑶的手指依旧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着,连个眼风都不舍得给沈君煜,沈君煜心里就是一个咯噔,完了,媳妇真的生气了,想的这里,沈君煜将温兮瑶的椅子转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对他,“兮瑶,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心里只有你,绝对不会碰其他的女人。” 温兮瑶绷着一张脸,定定地看着沈君煜,看的沈君煜心里那叫一个紧张。 “哈哈。”温兮瑶没有绷住,笑了出来,她本来是想多逗逗沈君煜的,但是看着沈君煜那忐忑不安的样子,这就绷不住了。虽然沈君煜的衣服上染上了别的女人的香水味,但是温兮瑶却从来没有怀疑过沈君煜会对她不忠,这是对沈君煜的信任,也是对自己的自信。 沈君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以为媳妇儿真的生气了呢,“没生气就好,你吓死我了。” “这么怕我生气?” “当然,你生气我心疼。”沈君煜认真地说道。 “那你还喝酒开车,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我会害怕?”温兮瑶也严肃了神情,酒驾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必须说清楚了。 “兮瑶,我今天真的是第一次,我保证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酒驾了。”沈君煜保证。 温兮瑶握住他的手,“嗯,我记住了,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告诉清澜你酒驾。” 沈君煜:“.......好......媳妇儿,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该睡觉了。” 温兮瑶将椅子转过来,“你先睡吧,我今天先把这份招标书赶出来,等到这个项目结束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沈君煜幽幽地看着温兮瑶的背影,“老婆,你已经加班一个月了,我以为你今天这么早回来是回来陪我的。”语气那叫一个幽怨。 温兮瑶的手停在半空中,想要继续写招标书,却怎么也进行不下去了,心中产生了一丝愧疚,这一个月来自己确实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自己的丈夫,想到这里,温兮瑶转身,“好吧,我们睡觉吧。”说着张开了手臂,求抱的姿势。 沈君煜微微一笑,一个公主抱,“走咯,睡觉去了。” 这一夜,被老婆难得抽空宠幸了的沈君煜自然是十分卖力地表现了一番,直接导致了温兮瑶第二天一觉睡到了中午。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沈君煜正开着她,“早啊,老婆。”吃的心满意足的沈君煜心情极好。 温兮瑶动了动身子,立刻就感觉到身体像是被卡车碾过的酸疼,皱眉,伸手揉揉腰,这禁欲的男人真的太可怕了。 “哪里不舒服吗?”沈君煜一见温兮瑶皱眉,顿时就紧张了,昨晚做的比较疯狂,这一点他自己是知道的。 温兮瑶摇头,“没事儿,现在几点了?” “已经十一点了,我帮你请假了,你下午再去也来得及。”沈君煜说道。 温兮瑶点点头,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剩下的第二阶段的工作就不会像第一阶段那么忙碌,就算是请假半天也没有关系。 温兮瑶继续躺在大床上,翻了一个身,“啊,还是家里的床舒服。” 沈君煜伸手给她揉着腰,“今天晚上还加班吗?” 温兮瑶摇头,“不用了,这几天我都会按时回家,晚上回家吃饭吧,这段时间我总是加班,都没有时间去看爷爷和妈妈。” “好,都听你的。” “君煜,很抱歉,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忽略了你。”温兮瑶看着沈君煜,说道。 “怎么突然说这个?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我给你充分的自由,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的工作我自然也是支持的。”沈君煜倒是没有放在心上,虽然老婆专注于工作,让他独守空房确实挺郁闷的,可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情就闹矛盾。 温兮瑶很感激沈君煜对自己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想想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同事,再想想自己,她真的已经是很幸运了。 而就在昨天,她的秘书已经像她提出了辞职,原因就是因为她的丈夫觉得她整天醉心于工作,不着家,一点做妻子的样子都没有,扬言要么辞职,要么离婚。 温兮瑶没有为难这位秘书,直接就批准了,尽管现在是用人之际,想要找到一个用的顺手的秘书比较困难,但是人家的家庭也很重要不是吗? “君煜,以后我会尽量少加班,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温兮瑶很认真地说道。 沈君煜捏捏她的脸,“傻瓜,真的没事,你现在还年轻,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给你做最坚实的后盾。” 温兮瑶滚进沈君煜的怀里,抱住他,“老公,谢谢你。” 沈君煜的身子却一下子绷直了,“老婆,难道是我昨晚上不够卖力?”嗓音暗哑。 温兮瑶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这才意识到二人此时身上一丝不挂,锤了他一拳,“你够了。”说完就起身捡起地上的睡衣披在身上跑进了浴室。 沈君煜摇头失笑,一脸的宠溺。 二人吃过了午饭,沈君煜将温兮瑶送到了公司就去了傅家。 沈清澜才刚刚从床上爬起来,她有些发烧了,昨晚的感冒药没有效果,似乎更严重了一些。安安已经被她送到了沈家。 “澜澜,你生病了?”沈君煜皱眉,见她脸颊通红,伸手在沈清澜的额头上探了一下,“这么烫。” 沈清澜摆手,“我没事,爷爷已经叫医生看过了,刚刚吃了药。” “吃了药你不去床上躺着起来干嘛?”沈君煜恼怒,这个妹妹总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哥,我都躺了一天了,再躺下去我就废了。”她现在浑身都疼,就是躺床上躺的。 沈君煜扶着沈清澜在沙发上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水,“多喝点水,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得照顾。” “哥,我头疼,你就别学唐僧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沈君煜心疼,沈清澜很少生病,但是每次生病都让沈君煜异常的心疼,就算是沈清澜已经当了妈妈了,这份担心也没有少一些。 沈清澜靠在沙发靠背上,“你跟嫂子的事情怎么样了?解释清楚了吗?” “已经没事了,澜澜,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样烧下去脑子都要烧坏了。”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你什么时候跟安安一个年纪了。” “我是担心你,你个没有良心的死丫头。”沈君煜瞪眼。 沈清澜将头靠在沈君煜的肩上,“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事,爷爷叫了一个军医到家里看过了,就是一个普通的感冒,昨晚睡觉没有注意,就发烧了,医生已经说了,今天就能退烧。” 沈君煜摸摸妹妹的脑袋,“这件事傅衡逸知道吗?” “就是一个小感冒,告诉他干嘛。”沈清澜不在意。 沈君煜心疼了,“也不知道当初让你嫁给他是对还是错,你看他整天在部队,你生病了身边连个照顾你的人都没有,什么事情都要你一个人来抗。”军嫂的苦沈君煜是知道的,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军嫂,从小看到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其中的辛苦。 沈清澜微笑,“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我哪里就没人照顾了,爷爷和赵姨不是人?刘姨也在,妈妈也在,好有宋嫂,这么多人照顾我,别说得我好像孤家寡人似的。” “呸呸呸,胡说什么呢。行了,不说傅衡逸了,等下次他回来了我再找他好好谈谈人生和理想。” “哥,不要跟他说我生病的事情,我不想他担心我。”沈清澜叮嘱。 “澜澜,男人不能这么宠,你总要让他知道你为他付出的,他才会知道你的不容易,更加珍惜你,你懂吗? “哥,傅衡逸不是一般的人,他对我很好。”沈清澜不想让傅衡逸知道这些,他在心里已经为不能常常在家里陪着她这件事而感到愧疚了,要是沈君煜再告诉他这些,指不定傅衡逸就要放弃他最喜欢的事业退伍了,他已经为了她和孩子放弃过一次,沈清澜不想让傅衡逸再放弃第二次。傅衡逸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属于部队的,她不想成为他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哎,澜澜,看着你这样,哥哥心疼。”沈君煜温柔地说道。 沈清澜淡笑,“哥,我真的不苦,相反我觉得很幸福,有爱我的丈夫,可爱的孩子,还有疼我的家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已经比我过去拥有的太多,我很满足。” 这话原本是想安慰沈君煜的,却让沈君煜更加心疼了,“澜澜,你可以再贪心一点的。” “哥,太贪心了上帝会不高兴的。”沈清澜轻声说道,闭上眼睛,她困了。 沈君煜侧头,就看见沈清澜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无奈地笑笑,正好看见赵姨出来,就让赵姨帮忙拿了一条毯子盖在沈清澜的身上。 “要不让清澜躺下来吧?”赵姨轻声建议,这样靠在沈君煜的身上,沈君煜也不舒服。 沈君煜摇头,“没事儿,赵姨您去忙吧。” 赵姨点点头,又给沈君煜端了一杯水,沈君煜则是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沈清澜醒来的时候沈君煜的胳膊已经全麻了,从肩膀以下完全没有感觉,她坐起来,给沈君煜揉着胳膊,“哥,你是不是傻?” 沈君煜温和地笑笑,“不就是将肩膀借你靠一下吗,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倒是你,身体舒服一些了吗?” “嗯,好多了。” 沈君煜不放心,用没麻的那只手探了探沈清澜的额头,见热度已经降下去了,终于放心了一些。 “晚上的药不会要忘记吃,安安我先带回去帮你照顾几天,等你病好了再带回来吧。” 沈清澜点点头,“好,安安晚上睡觉喜欢踢被子,你晚上记得起来帮他盖一下被子。”她也不跟沈君煜客气,这是自己的哥哥,有什么好客气的。 安安待在家里就会想跟她在一起,她感冒没好,要是传染给安安就麻烦了。 “知道了,安安可是我的亲外甥,你还担心我会照顾不好他啊?” 这个沈清澜是丝毫都不担心,要是真的算起来,傅衡逸照顾安安都没有沈君煜照顾得好,别看沈君煜不常带安安,但是带起来很有模有样,安安很喜欢这个舅舅。 “晚上回家里吃饭?” “不了,等下让赵姨帮我煮个粥就好。”沈清澜摇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行吧,晚上我让傅爷爷去家里吃饭,你跟赵姨在家里。” “嗯,哥,我渴了,帮我倒杯水。” 沈君煜起身去给沈清澜倒水,沈君煜的手机响,沈清澜看了看,竟然是段凌的电话,挑眉,正好沈君煜回来,看见电话号码,也有些意外,刚要接起来,电话就挂断了。 “哥,你跟段凌很熟?”沈清澜问道。 沈君煜摇头,“不熟,还是通过崔泽宇认识的,也就上次就会的时候见过一次,之后就没再见过。”他是完全忘记了昨晚在魅色还看见了喝的看醉如泥的段凌呢。 “哥,以后看见这个男人就离得远一点。” “嗯?怎么回事儿?他惹你了?”语气微冷。 “那倒是没有,只是不喜欢这个人,而且我想表姐也不希望我们跟他走的太近。” “这跟一宁又有什么关系?”沈君煜懵了,他还不知道昊昊是段凌的儿子。 “他是昊昊的亲生父亲。”沈清澜扔下一颗重磅炸弹,将沈君煜砸蒙了。 “你说什么?他是谁?” “他是昊昊的亲生父亲。” “他不是结婚了吗?”沈君煜下意识地说道,随即反应过来,沉了脸,“他骗了一宁?”一宁是他的表妹,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不错,自然不允许外人欺负到自家人头上。 “确切地说他抛弃表姐和其他人结婚了,现在知道表姐生了昊昊,就想要跟表姐复合。” 沈君煜脸上寒气森森,“这个无耻的渣男,亏得我还以为他多情深呢。” “哥,现在表姐跟江晨希在一起,这个男人也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以后他要是找你,你跟他保持距离就好。”沈清澜不想插手管裴一宁和段凌之间的事情,这毕竟是他们的私事,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就好,这也是裴一宁的意思。 她将昊昊和段凌的关系告诉沈君煜,也是为了避免沈君煜无意中帮了段凌,掺和进他们的恩怨里,倒时候就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行,我知道了。”沈君煜拿起手机,直接将段凌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段凌给沈君煜打了一个电话没接,打第二个的时候直接就打不通了。 “阿凌,你找沈君煜想做什么?”崔泽宇问道,段凌从酒醉醒来之后就一直不说话,刚刚开口问他要手机,他还以为是要给裴一宁打电话呢,没想到竟然是沈君煜。 “我想让他帮我。”段凌开口,宿醉的嗓音沙哑。 “阿凌,不是我想打击你,沈君煜是裴一宁的表哥,又是江晨希的好兄弟,你觉得他会帮你吗?”崔泽宇觉得段凌的想法很天真。 “泽宇,我虽然后悔跟昊昊说了那些话,但是我说的是事实,我是昊昊的亲生父亲,昊昊也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对他的爱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江晨希能做到我这样吗?他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将昊昊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疼爱吗?” 崔泽宇沉默,讲真的,要是换做是他,他是做不到将一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当成亲生的疼爱,即便这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孩子。从这一点上说,段凌的想法也没错。 “泽宇,我知道我过去错的离谱,我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我也想弥补我的过错,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我是真的依旧爱着一宁,我想挽回她,你帮帮我好不好?”段凌祈求道。 崔泽宇面色变幻不定,“阿凌,你让我想想。”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沈哥哥好可爱? ** 推荐帝歌的新文《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他腹黑算计,装瞎作妖,只为将她带到身边,藏起来,宠一世——方俞生。 “你娶我吧,婚后我会对你忠诚,你要保我不死。”走投无路,乔玖笙找上了传闻中患有眼疾、不近美色的方俞生。 他道:“好。” 一夜之间,乔玖笙荣升方家大少奶奶,风光无限。 婚前他对她说:“不要因为我是盲人看不见,你就敢明目张胆的偷看我。” 婚礼当晚,他对她说:“你大可不必穿得像只熊,我这人不近美色。” 婚后半年,只因她多看了一眼某男性,此后,她电脑手机床头柜办公桌钱包夹里,全都是方先生的自拍照。 婚后一年,床上、浴室、客厅,全都是他们的战场。

上一篇   465.你无耻

下一篇   467.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