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9.劝慰

“我爸让我们今晚回家吃饭,你准备准备。” 丁明辉头皮一麻,一想到要跟宁珂的父亲,他的岳父吃饭他就心里发怵。 “好,我这里准备好了就去。” 宁珂皱眉,“你需要准备什么?” “回去吃饭总不能两手空空吧。”丁明辉解释。 “丁明辉,这是回家吃饭不是做客。”搞得这么生分是想让她的父亲怎么想他。 丁明辉讪讪,对于他来说可不就是做客,他是入赘的,但是他那个岳父从来就没有将他当作自家人,每次见到他都是冷言冷语的,还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没有一处满意的,不管他做了多少都是白搭。 “好了,你继续工作吧,等到了时间我们一起回去。” 丁明辉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说好。 宁珂转身离开,她当初想跟韩奕结婚被拒绝了之后她就去找男朋友了。 原本是想着跟男朋友私奔的,结果跟男朋友在外地生活了一个月就因为不适应捉襟见肘的生活而回来了,经过与父亲的谈判,父亲终于松口,只要宁珂的男友愿意入赘宁家,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一起。 宁珂去找男友商量,却被男友严词拒绝,一段感情就这样无疾而终,而当时宁珂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五个月了,早已过了流产的最佳时间,引产对身体伤害太大,很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所以宁珂就找了当时偶然机会下认识的丁明辉。 丁明辉答应入赘宁家,并且还给宁珂肚子里的孩子当爹,自然少不了宁珂许给的利益。 宁珂是宁家唯一的孩子,生了孩子以后就正式继承了公司,她给了丁明辉公司副总的职位,并且还给了他公司百分之三的股份。 夫妻俩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却不是一个房间,讲白了,二人不过是形式婚姻。宁珂知道丁明辉外面有情人,只是她需要的是一个丈夫,让她的孩子成为名正言顺的婚生子,至于这个男人在外面干了什么她并不关心。 ***** 丁明辉的助理办事能力还不错,很快就约到了向开,丁明辉与向开吃完饭回来就春风满面的,心情极好,嘴里甚至还哼着小曲儿。 方彤正在等向开的消息呢,结果等了三天并没有等到向开的电话,这让方彤觉得很奇怪。 正在思索间手机就响了,看着手机上那串熟悉的数字,方彤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结果对方并不死心,一连打了五六个,方彤终于接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彤彤,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想约你一起吃饭。”丁明辉温柔地说道。 方彤冷脸,“但是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 “彤彤,你先别挂电话,我是真的有事情要跟你说,你知道你跟向开正在谈合作,我可以帮你。”丁明辉生怕方彤会挂电话,赶紧说出自己的目的。 方彤拿着电话的手一顿,脸色更冷了一分,“你跟向开接触过?”她不由地想到了迟迟不见向开打来的电话。 “彤彤,我真的就是想帮你。” 方彤冷笑,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被丁明辉在背后摆了一道,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随即让沈君泽进来。 “彤姐,怎么了?”沈君泽正在工作,忽然被方彤叫进来有些奇怪。 “事情起了变化,你去查查双城国际的丁明辉私下里与向开达成了什么交易。” 沈君泽微愣,“彤姐,这两个人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尽快弄清楚。”方彤冷着脸说道,提起丁明辉,方彤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在背后阴她。 沈君泽闻言,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好的,彤姐,我现在就去。” 方彤靠在椅背上,心中思量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原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却突然被程咬金搅和了,现在对方是什么情况她也不清楚,就算是想出牌也没法出。 正想着呢,丁明辉的电话又进来了,方彤想了想,接了起来,“彤彤。” “丁明辉,直接说吧,你的目的。”方彤开门见山,一点也不想跟丁明辉浪费时间。 丁明辉顿了顿,被方彤的态度整的有些回不过神来,“彤彤,我就是想跟你吃顿饭。” “好,说吧,时间,地点。”方彤冷声说道。 丁明辉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心里还有些愣怔。 “要是不说话我就挂了。” “等等,彤彤,今晚六点,半夏西餐厅。” “好。”方彤干脆地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拿起自己的外套就离开了公司,中午约好了要跟李博明吃饭。 “彤彤,怎么了,吃饭都心不在焉的?”李博明问道。 方彤看着李博明,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博明,我晚上要跟人吃晚饭。” “去吧,不就是跟朋友吃个饭嘛,没关系的,我晚上去爸妈家里吃。”李博明笑着说道,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 “是跟丁明辉。”方彤继续说道。 李博明的动作一顿,看向方彤,方彤解释道,“我跟他并没有联系,这次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忙一个项目,原本是即将成功的事情结果不知道怎么被丁明辉知道了,他从中做了手脚,现在事情起了变化,我想去探探丁明辉的底。” 李博明浑身渐渐放松下来,他刚才是真的有些担心方彤又跟丁明辉有瓜葛,毕竟他是陪着方彤从前一段感情里走出来的,自然知道方彤曾经对丁明辉的感情有多深。 “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不去的。”方彤见李博明迟迟不说话,以为他是不高兴了,连忙说道。 李博明笑笑,“去,干嘛不去,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算了,我去的话他肯定不会跟你说实话,我就不去了,你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方彤定定地看着李博明,“博明,你要是不高兴我真的可以不去的。”她就是担心李博明会误会,所以才跟李博明说了这件事。 李博明神情温和,“只是吃一段饭而已,而且还是为了工作,我理解的,更重要的是,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件事,彤彤,我相信你。” 方彤看着他的眼睛,见他神色温和,没有不高兴,这才放心了,笑着说道,“博明,谢谢你的信任。” “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去公司。” “好。”方彤微微一笑,将一块牛排递到李博明的嘴边,李博明低头吃了下去,“博明,我想了想,晚上还是你送我去吧。” 李博明不解地看向她,方彤解释,“有你在我安心。” “好,我到时候来接你。” 晚上,方彤准时到了半夏西餐厅,“博明,你真的不跟我进去?” “我就不进去了,楼上的商场有个电影院,我去看场电影,你吃完给我打电话,然后我们去吃夜宵。” “嗯,不过我想应该用不了一场电影的时间。”方彤说道,她可不认为她跟丁明辉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你结束了给我发个短信,我出来。” 方彤笑着点点头,等李博明上楼了,她才走进餐厅,一眼就见到了坐在窗边的丁明辉,丁明辉见到她,立刻起身给她拉开椅子,方彤顿了顿,坐下来。 “彤彤,我点了你最爱吃的西泠牛排,七分熟。”丁明辉温柔地说道,视线从方彤进来那一刻起,就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方彤皱眉,“丁明辉,请你正常说话,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们恐怕就无法坐下来吃饭了。” 丁明辉脸色一僵,被方彤毫不留情地怼了,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彤彤,我对你不是一向都是这样的吗?” 方彤嗤笑,“丁明辉,不要叫我彤彤,我们没有那么熟,你可以叫我方彤,也可以叫我方总监。” “彤......好吧,我叫你方彤,我今天只是想跟你吃个饭,没有任何的恶意,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防备我,你这样我会很不习惯。” 方彤神情淡淡,“丁明辉,不要一再强调你没有恶意的话,我不想听,今天我为什么会来跟你吃个饭你心知肚明,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就直说吧,你跟向开开价要买那批材料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不知道双城国际什么时候还涉及地产业了。” 今天下午,沈君泽已经打听清楚了,丁明辉接触向开,要买他手上的那批材料,价格正好就是之前君澜的价格,这样的情况下,向开自然就摇摆不定了。 “以前没有涉及,现在涉及也不晚。”丁明辉说道,给方彤到了一杯水,“彤彤,我们能不能先不要谈工作,安心吃个饭可以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以前你可是很喜欢跟我一起吃饭的。” 方彤脸色彻底冷下来,“丁明辉,不要跟我提以前,不然这顿饭我们就不用吃了。” “好好好,不提,不提,我不说就是了,你别生气。”丁明辉看着方彤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任性的孩子,让方彤眼中的冷意更深了一层。 “彤彤,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变得这么优秀,虽然你以前也很优秀,但是现在的你更加耀眼。” “丁明辉,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废话?” “彤彤......我......” “好了,别说了,我也不想听你那些虚伪的话,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想涉足地产业这样的大事不是你一个副总可以决定的吧?” 被方彤戳到了痛处,丁明辉的脸色不好看了,明面上他是双城国际的副总,但其实他的手上根本没有实权,在公司里管理的部门也是后勤。 “我是双城国际的副总,在公司里还是有话语权的。”丁明辉笑着说道,只是这个笑容十分勉强。 方彤冷笑,“丁明辉,我真替你感到可悲。”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一切,却偏偏想着去走捷径,生生将自己变成了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 方彤的目光怜悯,又清澈,就像是一盏探照灯,将浑身赤裸的他曝光在灯光之下,丁明辉的心里升起了一股难言的羞耻感。 饭桌上陷入了沉默,方彤没有动眼前的食物,对着丁明辉,她觉得自己消化不良。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先走了。”方彤淡漠地说道。 “等等,彤彤,我可以帮你达成这笔交易。”丁明辉在方彤离开前说道。 “哦?你打算怎么帮我?”方彤来了兴致,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可以拖住向开,迟迟不签合同,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再告诉他我不要了,到时候你再出面,那么这批货的价格你就可以再往下压压。”丁明辉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方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丁明辉,你这样帮我,是希望我做什么?”这样不遗余力地帮她,要说没有目的方彤是不相信的。 “彤彤,我真的没有任何的目的。”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要是不说你的目的那我就走了。” “好吧,其实我就是想弥补你,当初的事情是我混蛋了,我对不起你,要是我能早一点认清我的内心,我肯定不会放弃你,彤彤,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才发现我爱的人一直是你。”丁明辉说的一脸的深情。 方彤听得手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摸了摸手臂,一脸的嘲讽,“你觉得我是三岁?” “彤彤,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是真的爱你,我也没奢求你能原谅我,我就是想尽我的能力补偿你。” 方彤呵呵笑,站起身扬长而去。 丁明辉呆呆地站在原地,耳边回荡着的是方彤离去前的那一句话,“丁明辉,你让我恶心到想吐。” 方彤从餐厅里出来,就给李博明打了电话,很快李博明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方彤挽着李博明的手,“走吧,我们去吃夜宵,刚才我一口都没吃,饿死了。” 李博明低头看着她,“这么快就谈完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要说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我们去吃饭吧。”方彤不想谈丁明辉。 丁明辉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方彤挽着李博明的胳膊笑颜如花的样子,心中猛地一痛,眼底带了红血丝,方彤,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我到底是让如何失去你的,你的心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点的留恋了吗?“ “事情谈的不顺利?”李博明给方彤加了一些菜,关心道。 方彤神情淡淡,“我根本就不应该来。”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搞定,我要是真的搞不定了你再帮我。” “好,要是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方彤笑眯眯,“放心吧,你是我老公,要是真的需要了,我肯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方彤这边一片和谐,但是回去的丁明辉就没有那么好过了,他刚打开家门,就看见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宁珂。 刚想回自己的房间,宁珂就叫住了他,“丁明辉,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丁明辉的脚步一顿,转了一个身,在宁珂的对面坐下来,“你想说什么?” 宁珂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她生的是一个儿子,刚满月,她将孩子递给保姆,“带小少爷回房间。” 等到保姆离开了,宁珂才看向丁明辉,“听说你想涉足地产业?” 丁明辉的心里顿时就是一个咯噔,强笑道,“怎么可能,你哪里得到的小道消息。” “今天定源的吴总监亲自给我打电话,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一个误会。”宁珂面无表情。 丁明辉暗道糟糕,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找到宁珂的头上,“那个,你听我说,这就是一个误会。” “哦?既然是误会那你就解释解释,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丁明辉在心中寻找着理由,但是这件事吧,私下里怎么说都可以,拿到明面上来说还真的是不要说。 “想不好,那我帮你说吧,你就是想借着这个事情给前女友献殷勤,哦,不对,应该说是初恋女友。” “不是,我没有,你误会我了。”丁明辉想解释,但是对上宁珂那双仿佛洞察了一切的眼神,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丁明辉,还记得我们的约法三章吧?” 丁明辉点点头。 “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是在损害公司的形象与利益,这是第一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就给我从宁家和双城国际滚出去。”宁珂说的无情,她的儿子已经生下来了,是婚生子,那么丁明辉这个丈夫是有还是没有已经不重要了。 丁明辉低着头,眼中难言屈辱,只要是个男人就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垂在一边的手紧紧握住,宁珂注意到了却没有在意,眼底闪过一抹不屑,丁明辉这样的男人是她最看不起的,所以哪怕丁明辉是个有能力的,她也不愿意让他参与到公司的重要事物里去。 这个男人的心太野,要是手里的权力大了,指不定就会在背后狠狠捅你一刀,没有权力,总归是好一点。 “丁明辉,记住我的话,要想保持现在的光辉靓丽,就安安分分的,不要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再有十个月,我们就可以离婚,到时候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你。” “知道了。”丁明辉面无表情地说道,起身要走。 “对了,我已经跟定源的吴总监说了,合作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 丁明辉的脚步一顿,随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房间。 *********** 沈清澜一行人在小镇上待了五天,一直到傅衡逸要回部队了才回来,回来之后沈清澜就全身心投入了绘画之中,她还有三幅作品,完成了之后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安安现在有了新宠物,妈妈不在身边也可以跟他的新伙伴玩的很开心,只是一天下来,小绅士变成了小泥猴,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也不知道这孩子跟胖胖钻到哪里去了。 沈清澜从画室里出来,看着眼前犹如小乞丐的儿子,无语凝噎。安安倒是笑得很开心,张开小手就要往沈清澜的身上扑,却被楚云蓉拉住了,“安安,我们先去洗手好不好?” 安安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脏污,顿时皱紧了小眉头,“外婆,脏。” “走,外婆带你去洗澡。”楚云蓉笑着说道。 “妈,还是我带他去吧。”沈清澜说道。 楚云蓉摆手,“不用,你忙自己的去。”然后不等沈清澜说话就抱着安安走了,沈清澜想说什么,但是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了她的话。 电话是伊登打来的,“安,你最近有时间吗?”伊登的语气有些低沉。 沈清澜神色一凝,“怎么了?” “最近恩熙的情绪一直很不好。我想让你劝劝她。”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恩熙的伤势?” “不是,恩熙的伤势恢复地很好,我前段时间给她进行了一次植皮手术,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不用伊登继续说,沈清澜就明白了,“好,我明天就过来。” 这次出去,沈清澜直接将安安也给带上了。 “妈妈,我们去哪里?”安安第一次坐飞机,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四处看看。 沈清澜帮安安系好安全带,温声开口,“去看一个阿姨,那个阿姨很喜欢安安,小时候还抱过安安呢。” “这是你的宝宝吗?”坐在沈清澜身边的一位男士笑着问道。 沈清澜看去,是一位黄皮肤的亚洲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是眉眼的轮廓却很立体,她猜测应该带着一点西方的血统,“是的。” “你的宝宝很可爱。”男人不吝啬地赞扬,沈清澜微微一笑,说了一声谢谢。 男人盯着沈清澜的侧脸,这个女人长得真的很美,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只是看着却有些面熟,“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沈清澜眸光变得清淡,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搭讪方式,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解释道,“小姐,你不要误会,我是真的看你觉得眼熟,不是上前来搭讪的。” 沈清澜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睛,很快收回视线,她相信了刚才这个男人不是想搭讪,“大概是我长了一张大众脸。” 男人淡笑,要是这样的一张脸都是大众脸,那么这个世界的颜值未免太高了一些。 “妈妈。”安安抱住沈清澜的胳膊,将沈清澜的注意力拉回来,他不喜欢这个叔叔。 沈清澜低头看着儿子,神情温柔,“怎么了?” 安安不说话,沈清澜笑笑,抱着儿子不说话了,男人一拍额头,再次开口,“我想起来了,你是冷清秋小姐吧?” 当初沈清澜的身份曝光之后,照片是在网上流传过的,只是后来因为沈清澜不喜欢,所以沈君煜就用了一点手段将网上的那些照片撤下来了,即便这一年多来沈清澜的画作一直备受好评,但是她本人的曝光度却很低。很多人其实都已经忘记了沈清澜的模样。 “冷清秋小姐,我是一名书画收藏爱好者,以前收藏过你的作品,我姓严,单名一个峰字。”严峰自我介绍道。 沈清澜重新看向严峰,“你好。”并没有否认自己是冷清秋的事情。 “没想到竟然会在飞机上遇见你,真是缘分,你的第一场画展我也去了,只不过当时只是远远地看过你,所以刚才没有一眼认出你。”严峰解释。 沈清澜眸色清冷,严峰早有耳闻沈清澜的性格,倒是也不介意,“冷清秋小姐,听说你十月份还有举办画展,不知道到时候是否会来参加画展?” “看那个时候的时间安排。”沈清澜不想跟陌生人说话,严峰也感觉到了,随后也不再说话。耳边时不时可以听到奶声奶气的童音,还有女子温柔的嗓音。 严峰眼神微闪,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清冷的女子私下里竟然是个如此温柔的人。 到了目的地,伊登亲自来接的沈清澜,伊登也已经好久没见过安安了,“安安,还记得我吗?” 安安抱着沈清澜的脖子,一脸的昏昏欲睡,他在飞机上睡着了,刚才硬生生被沈清澜叫醒,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理人。 “我来抱吧。”见沈清澜抱着孩子吃力,伊登说道。 沈清澜看着安安,安安不肯撒手,她抱歉地看向伊登,“我抱就好。” 伊登收回手,接过沈清澜的行李箱,“冷清秋小姐,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吧。”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不是严峰又是谁。 严峰的视线在沈清澜和伊登之间来回打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伊登眼神微冷,“安,走吧,车子就在外面。” 沈清澜对着严峰礼貌点头,跟着伊登走了,严峰笑笑,眼底闪过一抹趣味。 金恩熙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呢,这是她这几个月来最常做的事情,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 沈清澜轻轻推开门,只听见金恩熙开口说道,“伊登,我今天可以不吃药吗?我不想吃了。”嗓音沙哑。 沈清澜脚步不停,走到金恩熙的身边,手轻轻搭在了金恩熙的肩膀上,“恩熙,是我。” 金恩熙的身子一颤,顿了顿,“安,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这次安安也来了,你想见他吗?” 金恩熙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要,安,不要让安安进来,我现在这个样子会吓坏他的。”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恐惧与痛苦。 这样的情绪怎会出现在金恩熙的身上,沈清澜听了只觉得心抽抽地疼。 她走到金恩熙的面前,金恩熙立刻低下了头,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安,不要看。” 沈清澜握住金恩熙的手,“恩熙,我是安,是你的伙伴。” “安,我现在变得好丑,就是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你不要看。” “恩熙,不要拒绝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依旧是我的恩熙,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 “安,你看了会后悔的。” “恩熙啊,不要这样想,一切都会好的,包括你的脸。”说话间,沈清澜已经拿下了金恩熙的手,曾经光滑的娃娃脸上,现在遍布了可怕的伤疤,纵横交错,就连脖子上的肌肤都是大面积的烧伤。 沈清澜的心一震,顿时说不出话来。 “很可怕是不是?安吗,不要看了,我现在的样子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金恩熙低着头,声音低沉,那一场爆炸,几乎去了她的半条命,而她现在命虽然保下来了,却生不如死。 “恩熙,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脸,我会请来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整容专家,还你一张美丽的脸,恩熙,不要放弃,丹尼尔还在等着你。” 提起丹尼尔,金恩熙眼底的悲伤渐浓,这几个月她刻意不去听关于丹尼尔的一切,屏蔽了他的一切消息。 “安,他还好吗?” “不好,恩熙,丹尼尔过得一点也不好,为了找你,他回到了那个令他厌恶的家族,学习那些他不愿意学习的东西,我上次见他,他整个人都瘦了,也憔悴了。” “安,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已经死了?”长痛不如短痛,要是丹尼尔知道她死了,也许会伤心一时,但是这伤心总会过去。 “恩熙,那样会要了丹尼尔的命的,我跟丹尼尔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了解他,他是个用情至深的人,要是知道你死了,那么支撑他的信念也就没了,即便是活着,也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那样的丹尼尔是你想看到的吗?” “可是安,这样的我如何还能回到他的身边,就算是他不介意,我能不介意吗?世人能不介意吗?”泪水顺着金恩熙的脸颊滑落,沈清澜抿唇。 “恩熙,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回到丹尼尔的身边,最重要的是,你不要放弃希望,配合治疗好吗?我已经问过丹尼尔,你的脸是可以恢复的,或许不是原来的那一张,但是你还是你,丹尼尔爱的金恩熙一直在,我想他也不会介意的。”沈清澜握着金恩熙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给她擦去眼泪。 “不是我的脸,丹尼尔还会认识吗?” “那就重新认识吧,全新的金恩熙,不是十九,不是杀手金恩熙,而是单纯的金恩熙,这样不是更好吗?完全告别过去的生活,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丹尼尔的面前。” 金恩熙眼神犹豫,“安,我可以吗?”她摸着自己坑坑洼洼的脸,“我现在这副样子,真的还跟丹尼尔在一起吗?” “可以的,你就算是不相信自己,也应该相信我。” “安,你让我想想。” 沈清澜知道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金恩熙自己想清楚才可以,“好,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想好了叫我。”她拿了一把椅子坐在金恩熙的身边,随手拿了一本书,虽然是在看书,但是她的眼角余光却时刻注意着金恩熙的状况。 房间里陷入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恩熙才哑声开口,“安,两年,给我两年时间,要是两年内我的脸依旧无法治好,那么你就告诉丹尼尔我已经死了吧,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没有顾虑他的感受,但是安,以这样一张脸出现在他的面前,我宁愿死。” 沈清澜在金恩熙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好,我答应你,我会陪你一起走过这段时光,你也答应我,不要轻易放弃,不要伤心,更不要绝望。我认识的金恩熙是个乐观的人,也是个坚强的人。” 金恩熙握住沈清澜的手,将脸贴在她的掌心,“安,这样的我是不是让你觉得很失望?” 沈清澜轻笑,红了眼眶,“不,你一直就是我认识的那个金恩熙。” 金恩熙微微俯身,将头靠在沈清澜的肩头,“安,我会坚强起来的,不管受多少折磨,我都会让自己好起来。” “好,我们一起努力。” 看着金恩熙渐渐开朗起来了,沈清澜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安,我想求你一件事。”金恩熙恳求道。 “你说。” “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丹尼尔,要是可以的话,帮我劝劝他,让他不要这么难过。”金恩熙的心里一直在担心丹尼尔,但是却不敢联系他。 沈清澜一顿,点点头,“好。我明天就去看他。” “安安是不是又长大了好多?”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笑笑,“是啊,已经会走路了,说话也利索了很多,这次我也带他来了,你想见见吗?” “现在先不见了,我怕吓着他,等下你让我偷偷看一眼就好。”金恩熙说道,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容。 沈清澜也没有勉强,打电话让伊登带着安安去花园里玩儿,从恩熙的房间的阳台往外望去,能看到花园里的情景。

上一篇   458.荡漾的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