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奇怪的男人

童韵诗打量着方彤,上次那次见面太匆忙,她都没有好好李博明看上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方彤今天因为要去公司汇报工作,所以穿了一身的西装,脚上是一双高跟鞋,画了淡妆,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干练。 李博明喜欢的竟然是这种类型吗?童韵诗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像李博明那样的男人喜欢的应该是小鸟依人的女人,但是方彤一看就不属于这一种。 “很抱歉,我忘记你姓什么了。”童韵诗一脸歉意地说道。 方彤淡淡一笑,“我姓方,方彤。” “哦,方小姐你好,我是博明的大学同学。”童韵诗说道。 方彤随意地坐在一边,整个人很放松,见到童韵诗来找李博明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这样的反应落入童韵诗的眼中则成了方彤见到其他女人来找自己的老公都不生气,是不是不重视李李博明,难道她跟李博明的婚姻真的像自己猜的那样,其实是家里安排的包办婚姻,实际上两个人根本没有感情,要不然为什么李博明结婚都还不通知他们这帮同学呢。 童韵诗想到这里,看着方彤的眼神中带一点点的不屑,要是李博明根本不喜欢这个妻子,那么她跟方彤之间谁胜谁负还是未知之数你呢。 “看方小姐的样子似乎刚下班?”童韵诗试探性地问道。 方彤点头,“嗯,正好没事就过来找博明一起回家。” “我就住在你们家楼下,却极少见到你,不知道方小姐是作什么工作地,竟然这样忙碌?”她一脸的好奇,似乎真的就是随口一问。 方彤眼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我常年在国外工作。” 这下子,童韵诗越发确定了,李博明和方彤之间一定是商业联姻,不然哪一对感情好的夫妻愿意常年两地分居啊,还是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 想到这里,童韵诗不禁有些窃喜,这样自己的机会才会更大不是吗? 大概是她眼中的窃喜太明显,方彤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很冷,只是不等她说什么,办公室的门就开了,李博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彤彤,你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李博明见到方彤显然很高兴。 方彤瞬间柔化了眉间的冷意,笑看着李博明,“小张说你正在开会,我下午反正没事,就没过去打扰你。” “博明。”见李博明一进来就只顾着跟方彤说话,被当作隐形人的童韵诗终于忍不住了。 李博明像是现在才注意到她,神情有些意外,“童小姐。” 童韵诗对于李博明的称呼感到委屈,面上却看不出什么,只是笑了笑,“博明,我今天本来是想找你一起吃晚饭的,咱们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同学了,我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一起吃过饭,这次正好你妻子也在,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也请你们一起吃个饭?” 李博明想拒绝,但方彤却率先答应下来,“好啊。”她其实也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要是真的存了不该有的想法,并且打算付诸行动,那么就不要怪她不当好人了,被人抢走一次可以说是她完全没有预料,要是被人抢走第二次,就是她蠢了。 李博明下午早早地结束了工作,三人一起走出了公司。 公司里不少人是认识方彤的,而最近童韵诗来的次数并不少,所以很多人也都认识她,只是现在看到三人一起出来,这个画面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地点是方彤选的,是李博明公司附近的一家中餐厅,她跟李博明来过几次,味道还不错。 “童小姐常年在国外,对家乡菜应该还是很怀念的吧,这家的菜味道还蛮正宗的,你可以试试。”方彤将菜单递给童韵诗,一副主人的姿态。 李博明坐在方彤的身边,安静不说话,倒是童韵诗,看了李博明一眼,毫不客气地接过菜单,“方小姐推荐的我,我一定好好尝尝,不过我只知道博明的口味,不清楚方小姐喜欢吃什么,要是点的不好,方小姐可不要介意。” 这明显就是挑衅了,李博明的心中升起一股隐隐的怒气,正要开口,方彤却在桌子下握住了他的手,“我不挑食,一般博明喜欢的我都喜欢。” 童韵诗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看了一眼李博明,结果李博明没有任何的c表示,似乎是默认了方彤的话,心中的委屈越发深了。 大概是她的幽怨气息太浓,李博明终于开口,“彤彤喜欢吃这里的三味珍鲜汤和清蒸鲈鱼。” 童韵诗拿着菜单的手微微一僵,这还不如不说。 菜上来了,童韵诗才明白刚刚那个根本不算什么,全程都是李博明在照顾方彤吃饭,不是给她挑鱼刺就是给她剥虾,要么看看她碗里的菜少了没,及时给他补充上,看的童韵诗不仅是尴尬,还有快压抑不住的怒气。 在她眼中,李博明根本就是故意在她面前秀恩爱,不,用装恩爱更确切一些。 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吃醋,让自己更加主动一些。 要是李博明知道她的想法,一定会告诉她,你真的想多了,还是洗洗睡吧姑娘。 方彤看着碗里如小山般的菜,无奈开口,“博明,我真的吃不下了。” 她刚才已经喝了一碗汤了,还吃了大半碗菜,肚子都饱了。 李博明温柔一笑,“多吃些,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方彤无语,她哪里是瘦了,明明是胖了两斤,不过……。她的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对面某个要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的女人,淡淡一笑,“那我将这些吃完就不吃了。” “好,要是真的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不然你晚上又该胃不舒服了。” 这两年方彤在国外醉心于工作,三餐常常都是不定时的,有时候甚至直接就不吃了,胃部出了一些问题,之前还因为胃痛进过一次医院。 “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难道也是相亲?”不想看到二人故作恩爱的样子,童韵诗出口问道。 李博明摇头,“不是,我跟彤彤从小就认识,我们的父母也是好友。” 这跟自己预期的有些不同,童韵诗意外了,“你们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 李博明微微一笑,温柔地看了一眼方彤,“是。”多余的确实不肯说了。、 童韵诗很意外,这样的反转让她觉得难以接受,原本她以为两人是相亲认识的,是典型的商业联姻,现在却告诉她,他们是青梅竹马,感情甚笃。 “跟你同学那么多年,我怎么一次都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这位青梅竹马啊?”童韵诗的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却很勉强。 李博明是个聪明人,自然看出了什么,淡淡开口,“我跟彤彤中间有几年没有联系,也会是回国后才遇到的。” 童韵诗嘴角喏喏,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低着头吃饭,三个人沉默着吃完了饭,走出餐厅,李博明见童韵诗没有开车,于是开口说道,“坐我们的车回去吧,正好我么也回家。” 要是搁在吃这顿饭之前,童韵诗听了这话一定很高兴,毕竟她今天出门不开车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但是刚刚得知了那样的事实,她也没有了跟他们继续同行的心情,于是开口拒绝,“不用了,我等下还要去找一个朋友,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我打车就好,你们先走吧。” 李博明从善如流,“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一个人路上小心。”说着,就揽着方彤的肩膀,朝公司走去,他的车还停在公司的车库呢。 回去的路上,方彤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的这朵桃花生命力还挺顽强。” 李博明苦笑,他对这样的事情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但是奈何挡不住黏上来,“我可没有给人家一点点的希望。” 方彤看着他,“要不是这样,你回去就该跪键盘了。” 李博明很想抹汗,话说他印象中的方彤一向都是温柔的,现在怎么有点女汉子的味道了? 方彤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皮笑肉不笑,“现在发现我不温柔了,想退货了?” 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李博明却还是瞪了她一眼,严肃了表情,“彤彤,这样的玩笑不要开,我不喜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这辈子我是跟定你了。” 方彤噗嗤一声笑出来,“好啦好啦,是我的错,不开这样的玩笑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很快就要被调回总部工作了。” 李博明一喜,“真的?” 方彤翻白眼,“我像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吗?我这次回去就是去交接手头上的工作,最迟一个月,我就会被调回总部,以后我就不用整天国内国外地跑了,而且我回来之后销售部的总监的位置就是我的。”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等下回去我们要喝一杯。”李博明高兴地说道,虽然两地分居的状态他也能接受,但方彤能回来他自然是高兴的。 方彤的父母得知这个消息也很高兴,尤其是付芳华,高兴地直拍大腿,她之前就一直为方彤的这段婚姻担心,想想看,夫妻两个刚结婚就分居两地,现在看着感情是好,但是时间一久难免不会出问题,也不要说什么爱不爱的,这有些时候,出轨并不是因为不爱了,而只是一种生理上的冲动,这样的冲动,不仅男人有,女人也会有。 这两年眼看着夫妻二人的事业都步入了正轨,尤其是李博明,接手了家族的企业,身价倍增,要不是已经结婚了,估计其他女人早就扑上来了。 “哎呀,我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付芳华对丈夫说道,眉眼间是真正的舒心笑意。 方承志倒是淡定,手里拿着报纸看的兴致勃勃,“博明和彤彤的感情一直就好,本来也不需要你操心,都是你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 “这是瞎操心嘛,你自己也是男人,你难道不清楚男人的心思啊,博明爱彤彤,这我也知道,但是万一呢,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要是有女人对他紧追不舍的,难保博明不动心。” “你看看,刚说你瞎操心,你就开始了,博明的人品我放心,你有这个功夫,不如给我泡杯茶。” 付芳华瞪了丈夫一眼,“你就是心太大,算了算了,你们父女两个一向是站在一条线上,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将衣服给洗了,你要喝茶就自己去泡吧。”说着起身走了。 方承志好笑地摇头。 ** 沈清澜找到了金恩熙,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楚云蓉就能明显地感觉到沈清澜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心情都好了。 “清澜,这趟出去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楚云蓉笑着问女儿,沈清澜嘴角微扬,“见到了一个许久没有见到的朋友。” 楚云蓉继续开口,“那怎么不邀请人家到家里来做客,家里也好久没有热闹过了。” “妈,上星期不是才给安安举办了生日宴吗。” “那怎么能一样呢,说起来晓萱和韩奕也好久不来了,什么时候让他们两个到家里吃个饭。” “行,我回头给她打电话。”沈清澜应允,不过被楚云蓉这么一说,沈清澜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原本安安的生日宴会后,答应了要接昊昊到家里住,但是很不巧的是,昊昊那天晚上回去就生病了,怕传染给安安就没有过来,现在也不知道好了没有。 想到这里,沈清澜给裴一宁打了电话,裴一宁不知道在干什么,没有接电话,于是就往裴家打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裴家,请问您找哪位?”奶声奶气的童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接电话的不是昊昊是谁。 “昊昊,我是小姨。” 昊昊眼睛一亮,“小姨,真的是你呀。” “是呀,昊昊的身体好些了吗?” “已经完全好了,妈妈说我下周就可以去学校了。” “这几天都在家里休息吗?” “是的,老师说让我下周再去上课,所以这几天都在家里练琴。”昊昊从四岁开始就学钢琴,每周都有钢琴课。 “那要不要来小姨家里住几天?” “可以吗?”昊昊语气中充满了惊喜。 沈清澜微笑,“当然可以,弟弟也想你了。你将电话给外婆,我跟你外婆说。” 昊昊将电话交给了楚云瑾,楚云瑾自然不会拒绝,沈清澜来接昊昊的时候,昊昊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 沈清澜伸手想接过昊昊的行李,却被昊昊给躲开了,“小姨,妈妈说我长大了,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拿。” 沈清澜轻笑,摸摸他的脑袋,“好,要是拿不动了小姨再帮你。”昊昊手里的小箱子是带着轮子的放在地上拖着,用不了多少力气。 车子刚刚开出去,就看到江晨希的车子迎面开来,副驾驶上坐着裴一宁,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神情都很难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沈清澜的车子。 昊昊刚想跟两人打招呼,车子就直接擦身而过,“小姨,妈妈好像没有看到我们。” 沈清澜嗯了一声,“我们先走吧,等下给妈妈打电话。” 回到家里,安安看见昊昊就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哥哥。” 昊昊连忙上前扶住他,“弟弟好。” 安安最近每天都在进步,现在已经能不用人扶着走几步了,他抱着昊昊,笑眯眯,小朋友都喜欢跟小朋友玩,安安也不例外,拉着昊昊到他的玩具房玩耍。 沈清澜去厨房给两个孩子准备水果,回来时就看见他们坐在地上搭积木呢。 见二人玩的高兴,沈清澜也没有留下来,跟刘姨说了一声让她看着孩子就钻进了画室。 第二天是周末,沈君煜和温兮瑶回来看沈老爷子和楚云蓉,顺便过来看看安安,看见昊昊也在,就提议带两个孩子去游乐园。 沈清澜自然不会反对。昊昊听说可以去游乐园自然十分高兴,安安则是一脸懵懂,他年纪太小,对游乐园没有概念,只是见昊昊高兴便也跟着笑。 车子开到半路温兮瑶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她立即处理。 “嫂子,我先送你去公司吧。”沈清澜开口。 温兮瑶摆手,“不用,你前面路口停车,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京城的交通这么拥堵,你送我过去再去游乐园太耽误时间了。” “你事情办完了给我打电话,我们去接你。”沈清澜说道。 “行,你们玩得开心点。”温兮瑶笑着摸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到了游乐园,沈君煜负责抱着安安,而沈清澜则是牵着昊昊的手。 昊昊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游乐园了,上次来还是沈清澜和傅衡逸带他来的。 “小姨,我想玩儿过山车。”昊昊看着那过山车眼睛发亮。 沈清澜一向对过山车海盗船之类的没有兴趣,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哥哥。 沈君煜任命地将安安递给沈清澜,“走,表舅带你去玩儿。” 安安见沈君煜只带走了昊昊,顿时就急了,扯着沈清澜的衣服,“妈妈,哥哥。” 沈清澜握住他作乱的小手,“我们不玩儿那个,妈妈带你去坐木马。” 依旧是坐旋转木马,安安看着周围的小朋友,大眼睛眨巴眨巴,拍着小手,高兴了。只是玩了一圈之后,安安却不肯下来了,沈清澜只好带着他坐了四五次才算满足了他。 沈君煜正打算带昊昊去坐摩天轮,安安见又不带自己,抓住沈清澜的头发就扯了起来,沈清澜猝不及防之下,被安安抓得倒吸了一口气,“安安,放手。” 安安没有听见妈妈的话,眼睛紧紧地盯着沈君煜和昊昊,手还无意识地抓着沈清澜的头发。 沈清澜又不能用力去扯安安的手,只好顺着安安手的方向歪着头,还是买票的沈君煜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沈清澜的窘境,跑过来将沈清澜的头发从安安的手里解救出来。 沈清澜拍了安安一巴掌,“臭小子,人不大力气不小。” 安安则是眼巴巴看着摩天轮的方向,一脸渴望地看向沈君煜,“舅舅。” 沈君煜立刻就明白了,抱过安安,“好,我们带安安一起去。” 安安如愿坐上了摩天轮,那叫一个兴奋,站在沈君煜的腿上蹦蹦跳跳的,没个安静的时候。 “小姨,我想上厕所。”从摩天轮上下来,昊昊拉着沈清澜的手小声地说道。 沈清澜点头,“走,小姨带你去。” 站在厕所门口,昊昊却不肯动了,“小姨,我不去女厕所,我是男孩子,我要去男厕所。” 沈清澜看着他,“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虽然这么小的孩子,即便是带进了女厕所也没有关系,不过昊昊既然提出来了,沈清澜自然是尊重他的意见的。 昊昊点头,“我在幼儿园都是自己去的。” “那行,小姨在门口等你。”沈清澜说道。 “好。” 只是这里的厕所跟幼儿园不同,昊昊的身高够不到,昊昊站在原地,手捂着下面,他快要忍不住了。正在为难间,一个好听的男声在头顶响起,“需要帮忙吗小朋友?” 昊昊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衣服的男人正微笑着看着他,眼神温和。 昊昊下意识地点头,男人将昊昊抱起来。 等到昊昊解决了生理需求,男人又帮昊昊整理好了衣服,“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昊昊指了指门外,“我小姨在外面等我,叔叔,刚才谢谢你。” 男人微笑,“不用客气,下次来记得让大人跟你一起来。”外面的公共厕所,一般都是为成年人设计的。男人说着,又抱着昊昊给他洗了手,还细心地拿纸巾将手给他擦干净了。 “谢谢叔叔。”昊昊乖巧道谢。 男人摸摸昊昊的脑袋,昊昊皱眉,却没有拒绝,他其实不喜欢陌生人碰他,但是这个男人刚刚才帮了他。 “叔叔,我先走了,再见。”昊昊朝男人挥挥手,笑着说道,男人微笑点头。 男人看见昊昊朝着一个很好看的女人走去,女人牵着昊昊的手,眉眼温柔,不知道昊昊说了什么,女人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对着他点头,男人回了一个微笑。 “段凌,在看什么呢?”男人的肩膀被人拍了拍,被称作段凌的男人收回目光,幽幽地看了一眼来人。 来人顺着刚才段凌看的方向看去,只看到沈清澜的背影,眼神暧昧,“原来是看美女,不过人家都是孩子妈了,你也忍心下嘴?” 段凌淡淡地扫了来人一眼,“闭上你的嘴,你儿子呢?” “去买冰激凌了,这个小子是真的太能折腾人了,你说我的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带他来游乐园。”来人苦瓜脸。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来游乐园,你是为了陪儿子,我是来干嘛的?”段凌淡淡开口。 来人嘿嘿笑,“你自然是来陪我的,你说你都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还不得好好看看国内的变化啊。对了,你以前也没有来过京城对吧?” 段凌眼神微闪,嗯了一声,来人继续说道,“那你这次就在京城多待几天,我带你看看京城的大好风光。” 段凌无情揭穿他,“我看你是想我帮你带儿子吧。”他老婆最近回娘家了,将儿子扔给了他,孩子今年七岁,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十分调皮。 “看破不说破嘛,再说了,我儿子不也是你干儿子嘛,有难同当。” “崔泽宇,你闭嘴吧。” 被称作崔泽宇的男人瞬间闭紧了嘴巴,那什么,谁让自己的这个兄弟喜欢孩子呢,他是做不到对孩子那么有耐心的,要是让他选择、他宁愿做丁克。 “阿凌,说真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找一个?”崔泽宇为了自己好兄弟的终身大事也是操碎了心。 段凌四处看着,寻找着崔泽宇的儿子崔柏承的踪迹,也就是崔泽宇心大,竟然让孩子自己去买冰激凌,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看他去哪儿哭去。 幸好,崔柏承淘气归淘气,也知道在外面不能乱跑,买了东西就回来找人了。 段凌率先看到了孩子,眼角一扫,他的眸光微顿,又看向了方才的方向,就再一次看见了沈清澜,以及昊昊。 他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将视线落在了昊昊的身上。 沈清澜正弯腰给昊昊擦汗呢,就察觉到有道目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如果是一般路人的打量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这道目光在身上停留的时间有些久。 沈清澜看过去,就只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仔细想了想,不正是刚才在厕所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吗? 沈清澜收回目光,眼底有一丝疑惑。 “澜澜,看什么呢?”沈君煜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沈清澜摇头,“没什么。”低头看着昊昊,“还想玩吗?” 昊昊玩了大半天,也累了,摇头,“小姨,我肚子饿了。” “那我们就回家吧。”沈清澜说道。 回去的路上,安安已经趴在舅舅的怀里睡着了,就连昊昊的脑袋也是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沈清澜回头看了一眼昊昊,眼底的疑惑更深了一些。 昊昊在傅家住了三天,跟安安玩得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还要上学的事情,等到裴一宁来接他的时候,昊昊依依不舍就不是不愿意走。 “小姨,弟弟可以跟我一起上学吗?”昊昊拉着沈清澜的衣角,期待地问沈清澜。 沈清澜好笑,摇头,“弟弟现在还太小了,不能上学,等到弟弟再长大一些就可以跟你一起去上学了。” 昊昊有些失望,“那等我不上学了,我再来看弟弟。” “好。”沈清澜在昊昊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声地跟他说着话,等到说完,才发现今天的裴一宁特别安静,眉眼间都是愁绪,拍拍昊昊的肩膀,“你先去陪弟弟玩会儿,小姨跟你妈妈说会儿话。” 昊昊巴不得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自然是答应的。 “表姐,你怎么了,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等到昊昊跑去跟安安玩了,沈清澜这才开口问裴一宁。 裴一宁回神,苦笑,“这么明显吗?” 沈清澜给了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有心事?想跟我说说吗?” 裴一宁因为昊昊,跟以前的朋友基本上断了联系,这几年也没有什么无话不谈的朋友,想来想去还真的没有倾诉的对象。 “前两天,江晨希带我去见了他的母亲。”裴一宁说道。 沈清澜想起来她去接昊昊的时候遇见了江晨希送裴一宁回家的场景,当时二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显然这次见面是不愉快的。 沈清澜也确实是猜对了。 自从安安的周岁宴之后,裴一宁因为拒绝孙威而被他记恨在心,第二天就找了一个向裴一宁的领导投诉了她。 裴一宁的领导当着孙威的面象征性地说了裴一宁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看得孙威很气愤。 回去之后就在工作上为难裴一宁,这些裴一宁都忍了,只是这个孙威却越来越过分,竟然组了一个饭局试图灌醉裴一宁,其目的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裴一宁察觉到他的目的自然想走,但是桌上还有其他领导和项目合作方,她中途离席有失礼貌。只好硬着头皮坐在那里。 你一杯我一杯,裴一宁尽管不想喝,几轮下来也有了醉意,她找了一个机会去了卫生间吐酒,然后就遇上了江晨希。 江晨希见到这样的裴一宁自然是心疼,不顾裴一宁的反对直接将她带走了,“江晨希,我在工作,你这样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裴一宁生气。 江晨希从酒店里出来就一直沉着脸,听到裴一宁这话,更是怒从心中来,“裴一宁,你的工作难道就是大晚上的陪几个老男人喝酒作践自己吗?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自爱。” 话一出口,就看见了裴一宁不可置信的眼神,江晨希也意识到自己说话过分了,连忙解释,“一宁,对不起,我刚才就是脑抽了,说话不过脑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生气。”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人。”裴一宁推开江晨希就要走。 江晨希从身后抱住裴一宁,“一宁,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看着你这样辛苦的样子心疼你,原本你时候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 裴一宁垂眸,看着腰上的大手,“放手,我要回家了。” “一宁,你不要生我的气,我刚才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你要是不舒服,你就打我,我保证不还手。”江晨希很是慌张,他不怕裴一宁歇斯底里,就怕她的平静,越平静他越害怕,总觉得这样的裴一宁离他好远好远。 裴一宁掰开江晨希的手,转身就走,江晨希拦着她,“一宁,不要走。” 裴一宁看着他,眼神平静而疏离,“你说的对,我就是不自爱,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未婚先孕生下昊昊。” “啪。”重重的一巴掌狠狠落在了江晨希的脸上,裴一宁呆滞地看着他。 “啪。”又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一宁,刚才是我口不择言,是我无理取闹了,你原谅我。” 眼看着江晨希又要挥手打自己,裴一宁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握住了江晨希的手,“你做什么。” “一宁,刚才是我混蛋,你不要跟我生气。” 他的脸上带着两个清晰的巴掌印,看着很刺眼,裴一宁心中的怒气顿时就消散了,隐隐还有些心疼,叹息一声,“晨希,我累了,送我回家吧。” 江晨希二话不说,直接带着裴一宁上了自己的车。 “一宁,你要不要睡一会儿,等到了地方我叫你。”江晨希见裴一宁眉眼间都是的疲惫,心疼地开口。 裴一宁看着窗外,江晨希的脸印在车窗上,她看着里面的那个人,眼底是淡淡的痛苦与思念,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江晨希的,或许是他大晚上从京城赶到临市将生病的她送到医院,彻夜照顾了她一晚上的时候;也许是当她受了委屈,他挡在她的面前的时候’也或许是看着他跟昊昊相处愉快,亲密无间的时候……等到她发现自己的心里多了一道影子的时候,江晨希早已在她的心中落地生根。 而那个曾经被她念念不忘,以为这辈子都忘记不了的男人,就这样渐渐在她的生命中消失,除了一个孩子,所有的印记都在渐渐远离。 可是这这样的爱却没带给裴一宁任何的愉悦,她知道江家父母一定不会接受她,其实在京城,任何一个有些体面的人家都不会接受像她这样的媳妇,这无关家世。 “晨希,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吗?”裴一宁闭着眼睛,缓声开口,声音中带着隐约的颤抖,刚出口,她就苦笑,果然是酒精上头了吗。 ------题外话------ 猜猜看出现的这个男人是谁?

下一篇   453.夫妻PK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