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安安的周岁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49.安安的周岁宴

“嗯,我会的,多谢大伯母。”沈君泽一脸的温和笑意。 “今天来了不少年轻人,你多跟他们聊聊天,这些人都是京城里的青年才俊,多多认识一些对你也有好处。”这话可谓是出自真心的帮忙了。 沈君泽笑着点头,“谢谢大伯母的提点。” 楚云瑾看着和沈君泽的背影,感慨地说道,“当初看到这孩子的混账样子,还以为好端端的孩子就这样毁了呢,没想到竟然能看到他这一样的转变。” “是啊,我也很惊喜,到底是沈让唯一的孩子,要是真的毁了,估计最伤心的就是老爷子,现在看到他懂事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 沈君泽自然不知道二人对自己的评价,他直接去找了沈清澜,“姐。” 沈清澜嗯了一声,“自己一个人来的?” 沈君泽摸摸脑袋,“我妈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就没过来。”实际上今天是傅家的主场,他妈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所以他就没有让他妈一起过来。 沈清澜闻言,点点头,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今天来了不少的青年才俊,你多跟那人家交交朋友。”这话跟楚云蓉说的一样。 沈君泽点头,“我先去看看爷爷,爷爷呢?” “在客房休息呢,左手边第二个。” 沈君泽去找沈老爷子。 今天的宴会自然少不了裴家和江家。 江晨希来的有些晚,他来的时候,沈清澜一眼就注意到了跟在他母亲身边的那个姑娘,这个姑娘赫然就是当初她和楚云蓉在商场遇见将江母时,陪在江母身边的那位,叫什么“婉娇”的,眉头轻挑,看向了傅衡逸,傅衡逸摊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江晨希了。 “清澜,我们来晚了,抱歉抱歉。”江母有些不好意思。 沈清澜笑笑,“没晚,时间刚好。”她看向陪在江母身边的姑娘,“这位是?”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晨希的女朋友,叫陈婉娇,婉娇,这位是……。” “阿姨,不用介绍,傅太太我还是认识的,傅太太你好,我是婉娇,我很喜欢你的画。”陈婉娇伸出手,笑容温婉。 伸手不打笑脸人,沈清澜伸出与她轻轻握了一下,“谢谢。” 而从头到尾,江晨希对江母的说辞也没有提出过反对,似乎已经默认了陈婉娇是自己女朋友的说辞,让沈清澜更加在意的是,今天从开始到现在,江晨希都没有找过裴一宁,这跟以往一到就先找裴一宁的江晨希很不一样。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的事情了? 请江家一家人进去,沈清澜看向傅衡逸,“你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傅衡逸一脸的无辜,“这个我真的不清楚,我都好几个月没有见过晨希了。” 沈清澜一想也是,就连她都有段时间没有见过裴一宁了,回头再找裴一宁问问情况吧。 “清澜。”有人叫沈清澜的名字,她回头,就看见方彤挽着李博明的胳膊过来了,沈清澜笑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上刚到,我干儿子的第一个生日,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方彤笑着说道。 “先进去吧,安安和我爷爷在一起呢,晓萱和韩奕要等下才能到。”刚刚韩奕打电话来说临时有点事情,需要晚一点才能到。 方彤点头,“她也跟我说了,我先去看安安。” 果然过了没多久,韩奕就带着于晓萱牧女到了,韩奕抱着女儿,笑眯眯地看向非傅衡逸,“傅衡逸,这是我女儿果果。” 语气那叫一个骄傲,看得沈清澜真想一脚将韩奕踹出去,明知道傅衡逸一心想要女儿却没有得到,还偏偏来刺激他。 “也是安安的媳妇儿。”于晓萱加了一句。 傅衡逸原本因为韩奕的话而有些黑了的脸色瞬间因为于晓萱的话而明朗起来,似笑非笑地看向韩奕,似乎在说,“你有女儿又怎样,还不是我儿媳妇。” 韩奕脸色一僵,轻哼一声,“孩子们可未必愿意听你们的。” 于晓萱暗暗在韩奕的腰间掐了一把,韩奕疼得倒吸了一口气,闭嘴不语。 于晓萱笑眯眯,“清澜,我们先进去了。” 沈清澜笑着点头,等人走了,才看向傅衡逸,见他神色间依旧有些郁闷,握住了他的手,“其实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女儿。”她的声音刻意压低了。 谁知傅衡逸一听这话,眼神立刻就变了,“不用,我们有安安一个孩子就够了。”他说的毫不犹豫。 沈清澜一听就知道傅衡逸心里还在想着当初生产的事情呢,紧了紧握住傅衡逸的手,“傅衡逸,当初是个意外。”要不是秦妍在背后搞鬼,她会很平安顺利地生下安安。 傅衡逸摇头,“儿子也很好。”话语间丝毫没有生二胎的打算,沈清澜眼神遗憾,看来自己的二胎计划要暂时放放了,原本沈清澜是想趁着自己还年轻,先将孩子给生了,谁知道当初的事情给了傅衡逸这么大的心理阴影,到现在都过不去。 沈清澜其实对是儿子还是很女儿一点也不执着,之所以想生二胎纯粹是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了,要是有兄弟姐妹一起成长,也会有伴。 “清澜,我可告诉你,不许打生二胎的主意,我不同意。”傅衡逸警告她,神情十分严肃。 沈清澜无语,“没有你的配合,我一个人生的出来?你当我是女儿国国王啊” 傅衡逸摸摸鼻子,他这不是怕沈清澜给他使美人计嘛。他对沈清澜是一点定力都没有,她要是铁了心要诱惑他,十有八九傅衡逸是要上钩的。 沈君煜是最后到的,温母上前拥抱了一下沈清澜,“航班延误了,我们没有迟到吧?” 沈清澜微笑摇头,“没有,时间刚好,阿姨你们快进去吧。” 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沈清澜和傅衡逸走了进去。安安正在和裴浩玩呢,两个孩子坐在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儿童房里,裴浩正在教安安怎么玩拼图呢。 “小姨。”裴浩见到沈清澜,叫了一声,安安回头看自己的妈妈,咧嘴一笑,露出了小虎牙,“妈妈。” 沈清澜微微一笑,蹲下来,摸摸安安的脑袋,“跟哥哥好好玩,妈妈等下来找你。” 安安乖乖点头,“哥哥。” 裴浩听见安安的喊声,笑得眉眼弯弯,“小姨,弟弟叫我哥哥了。” “嗯,所以你跟弟弟在这里玩,等到宴会开始了我来找你们。要是饿了这里有点心和水果。” “谢谢小姨。”裴浩笑眯眯。 沈清澜摸摸他的脑袋,出去找裴一宁,裴一宁正在和楚云蓉说话呢。 沈清澜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楚云蓉的身边,打量着裴一宁,裴一宁注意到沈清澜的打量,转头看向她,“清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沈清澜摇头,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才奇怪,她不相信裴一宁没有看到跟江家人一起来的陈婉娇,但是此刻裴一宁脸上的表情真的太淡定了。 只是宴会很快就开始了,沈清澜没有时间去问裴一宁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是安安的周岁宴,沈清澜作为母亲,自然是不能不在安安的身边的。 两位老爷子先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然后就有人抬了一张大桌子上来,放在了场地中间,随后各式各样的小东西就被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要进行抓周了,沈清澜虽然对这些东西不大相信,但是也知道这是传统的一个仪式,将安安放了上去,让安安自己选。 有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傅家的这位金贵的小孙子,可不是金贵吗,傅家第四代唯一的一个孩子,也是沈家第四代唯一的子嗣,还是沈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生的。听说这孩子刚一出生,两位老爷子就为小家伙准备了大堆的礼物,听说里面还有好几栋房子呢。 要是沈清澜听到这些传闻,绝对会哭笑不得,两位老爷子确实为安安准备了不少的礼物,但是绝对没有房子这么夸张。 众人都看向安安,安安被这么多人注视,倒是一点也不害怕,自己在桌子上爬来爬去的,看着身边的这些东西十分新奇。 他时不时看一眼沈清澜,后者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安安又低头去看桌子上的东西,他随手拿起一支钢笔,拿在手里看了几眼,还伸手拿掉了笔帽,就在众人以为他选择了钢笔的时候,他又将钢笔放了回去,继续往前爬。桌子上的东西很多,迷你金算盘、笔墨纸砚、玩具钢琴、车钥匙……甚至还有一把玩具小手枪,很小,挂在钥匙扣上那种,那是刚刚韩奕随手从自己的钥匙扣上取下来放上去的。 安安似乎对那把枪很感兴趣,拿在手里玩了好久,其他人见状,纷纷说道,“傅老,看来小家伙将来是要子承父业啊。” 傅老爷子闻言,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在军队里待了一辈子,人生中最辉煌和最青春的时光都奉献给了国家,奉献给了部队,部队的一切都流淌在他的生命中,尽管自己的儿子因为执行任务牺牲了,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但是这对于他来说依旧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要是安安长大之后可以进入部队,一展抱负,傅老爷子是很高兴的。 只是还没等傅老爷子说话,安安就将那个小手枪给扔了,拿起了车钥匙,他朝着沈清澜爬过来,将车钥匙递给了沈清澜,沈清澜接过车钥匙,安安咧嘴一笑,又朝着满桌子的东西看去。 这一次,安安拿起了金算盘,算盘很小,只有小孩的巴掌大,安安拿在手里左看右看,还上下晃动了两下,算盘上的算珠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逗得安安咯咯笑。 韩奕看的有趣,伸手想要将安安手里的算盘拿过来,却只见安安将算盘紧紧地抱在怀里,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韩奕,“安安的。” 一句话,逗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安安不知道大家都在笑什么,见他们在笑,也跟着笑起来。 沈清澜看着儿子的眼神满是笑意,低声跟傅衡逸说道,“看不出来,你儿子还是个小财迷,这性子像谁呢?” “肯定不是我。”傅衡逸幽幽说道,也在想儿子这财迷的性子像谁呢,他和清澜都不是这样的个性。 沈清澜的目光落在被安安抱在怀里的算盘上,忽然想起这个算盘似乎是沈君煜送的,转头看向沈君煜,果然就看见自己的哥哥正看着儿子,脸上那叫一个得意,就连那股温雅的气质都没了。 “哈哈哈,傅老,看来以后你们家要出一个商界精英了。”一个年纪大约六十上下的男人笑着对傅老爷子说道。 傅老爷子摸着胡子笑眯眯,“都好都好,孩子们的选择都是最好的。” 安安抱着算盘,看了沈清澜和傅衡逸一眼,这次却没有将算盘给沈清澜,看来是真的喜欢这个算盘了,他抱着算盘,看向了韩奕的方向,朝着韩奕爬了过去。 爬到韩奕的面前,停了下来,韩奕还以为安安是要将算盘给他,伸出了手,“看来安安最喜欢的人是我没错了。” 安安看也不看韩奕的手,晃悠悠地从桌子上站起来,方彤连忙上前一步,伸出手,做出防护的姿势,以免安安不小心从桌子上栽下来。 安安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却是冲着于晓萱去的,他一把抓住了于晓萱怀里抱着的果果的衣服,不松手了。 韩奕脸色微黑,看着安安抓着自己女儿衣服的人,很有一种上前将他的手掰开的冲动。 “妹妹。”安安的小嘴里吐出两个字,刚才于晓萱来的时候,沈清澜已经给安安看过于晓萱的女儿,告诉他只是妹妹,没想到安安竟然记住了。 安安将手里的小算盘递了出去,于晓萱试探着伸手接过小算盘,“给妹妹?” 谁知安安竟然听懂了,还点点头,于晓萱笑得眉眼弯弯,看向沈清澜,给了她一个,“你看吧,我们注定是要做亲家了”的眼神。 沈清澜无奈一笑。 安安已经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对桌子上的其他东西就没有了兴趣,对着沈清澜的方向伸出了双手,“妈妈抱。” 沈清澜将儿子抱起来,安安就抱着沈清澜的脖子打起了哈欠,今天一大早就被折腾醒了,中午也没睡,他确实困了。 傅老爷子见状,说道,“你先带安安上去休息。” 沈清澜点点头,和刘姨两个人上楼。这个房子当初装修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儿童房,沈清澜将安安放在了床上,很快他就睡着了,刚走到门口,于晓萱就抱着孩子上来了,“清澜,果果也睡着了,让她跟安安一起睡吧。” “好,正好我让刘姨看着孩子。”沈清澜说道。 将果果放在安安的身边,两个孩子挨着睡,只是看顾一下两个熟睡的孩子,这对于刘姨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沈清澜和于晓萱确定两个孩子都熟睡之后就下楼去了。 ** 今晚的宴会采取的是自助餐的形式,所以楼下的氛围很放松,江晨希来了这里,将礼物和祝福送上之后就找了一个角落。 “晨希,原来你在这里啊。”陈婉娇手里端着一杯酒,一脸惊喜地看着江晨希,“我找你你好久,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江晨希笑笑,“这里清静。” 陈婉娇在江晨希的身边坐下,“我也觉得有些吵,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也插不上话,我还是陪你在这儿坐会儿吧。” 江晨希没有拒绝,陈婉娇将就酒杯放在一边,“晨希,你跟这位沈家的小姐是好朋友吗?” 江晨希摇头,“不是,她是我嫂子,我跟衡逸是朋友。” “哦,我原本还想着要是你跟她熟的话,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很喜欢她的画。”陈婉娇说到这里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那个,我不是想要买她的画,就是单纯的很欣赏她,想跟她认识一下。” “你要是想认识的话,我等下介绍你们认识。”江晨希淡淡地说道。 陈婉娇眼睛一亮,惊喜地说道,“真的吗,你真的可以介绍我们认识吗?”由于激动,她的手挽上了江晨希的胳膊。 江晨希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陈婉娇这才意思到自己失态了,急忙收回了手,“那个,我刚才就是太激动了。” 江晨希温润一笑,“没关系。”他是个真正的谦谦君子,从来不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陈婉娇看着江晨希的唇边的淡笑,神情呆呆的。 而江晨希却已经收回了目光,看着远处,眼睛里没有焦距,明显是走神了。 陈婉娇眼神一暗,这么久了,虽然江母对外宣称自己是江晨希的女朋友,但是江晨希本人却从来没有承认过,而从她回来到现在已经后几个月了,她跟江晨希出去吃饭的次数用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陈婉娇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才注意到江晨希也失神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了觥筹交错的众人,并不知道刚才他在看什么。 “晨希,后天就是周末了,我买了两张音乐会的门票,你有时间陪我一起去吗?”陈婉娇犹豫了半天,鼓足了勇气说道。 江晨希回神,看向她,“十分抱歉,那天我刚好有事,去不了。” 陈婉娇神情黯然,“好吧,票我还给你留着,你那天要是有时间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婉娇,你不用等我了,我那天真的有事,你找其他朋友陪你去吧。” “晨希,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她语气里透着失落。 江晨希摇头,“没有,你想多了,我并不讨厌你。”只是也不喜欢而已。 “那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我邀请你十次,你有九次都是拒绝我的。”而唯一的那次则是因为有江母在不好拒绝。想到这里,陈婉娇也很委屈,说起来她也是才貌双全的姑娘一枚,追求她的人绝对不少,回国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意一个男人,并且对这个男人小心翼翼的,就是为了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 “婉娇,该说的话我也已经跟你说过了,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女孩子的青春宝贵,与其在我的身上浪费,不如找个爱你的人。” 陈婉娇呆呆地看着江晨希,似乎是不知道作何反应,“晨希,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除了这个,她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江晨希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她。 “是。”江晨希承认地干脆,感情的事,最忌讳拖泥带水。 陈婉娇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应该笑,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婉娇,我很抱歉现在才告诉你、” “不,跟你没关系,你早就跟我说过,你不喜欢我,是我自己一直觉得是我们两个接触不够,你不了解我。不过晨希,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还有没有机会?” “抱歉,婉娇。”江晨希歉意地说道。 陈婉娇立刻就明白了,她扯了扯嘴角,想要扯出一抹笑来,却比哭还难看,“不用跟我说抱歉,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的事情,阿姨那里我来说,就说我发现我跟你的性格不是很合适,我相信阿姨不会为难你的,要是我这段时间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在这里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陈婉娇这样,反倒是让江晨希心中越发愧疚,“我……” 陈婉娇阻止他,“不要说了,我理解,真的,我特别理解。晨希,我很好奇,你喜欢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值得你这样对她。” 提起裴一宁,江晨希的神情有了片刻的恍惚,“她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积极乐观,对人很真诚,跟她在一起,你可以体会到很多本真的东西,不虚伪做作。”他的眼神十分温柔,暗示提醒自己心爱之人才有的眼神。 陈婉娇听了这话,只觉得更加难受,她干嘛要这样的问题,来让自己难受呢,可是她的心中却已经忍不住想要去了解江晨希喜欢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晨希,她也在这里对不对?”陈婉娇试探着问道。 江晨希没有否认,陈婉娇向人群中看去,“可以告诉我现场哪个是她吗?” 江晨希沉默,陈婉娇知道他这是不愿意了,心中越发苦涩,站起来说道,“我去找阿姨。” 陈婉娇找到江母的时候,江母正在几个认识的太太聊天呢,看见陈婉娇,招招手,“我刚刚还在说你去了哪里呢,你就过来了。” 陈婉娇温婉地笑笑,只要不是在江晨希面前,她就是一个温婉而得体的一个人,“跟晨希聊了几句,阿姨,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江母闻言,皱眉,顿时关心道,“怎么会突然不舒服呢,是不是吃坏了东西?” “没有,其实昨晚上我就有点着凉了,今天起床就有点不舒服,我本来以为忍忍就好了,谁知道越来越不舒服,所以阿姨,我可能要先走了。” 江母拍拍她的手背,“你这孩子也是,身体不舒服就在家里休息,等下,我让晨希送你回去。” “不用阿姨,我出去自己打车就好。” 江母没有理会她的拒绝,直接找到了江晨希,“婉娇生病了,有些不舒服,你先送她回家。” 江晨希心知肚明应该是刚才的谈话让陈婉娇伤心了,“好。” 走到屋子外,陈婉娇看着身边的男人,说道,“你进去吧,我没事。” “我知道,我送你回家,这里不好打车。”这里是郊区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家里都有私家车,距离能打车的地方又远,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关系,他都有义务送人家回去。 陈婉娇也知道江晨希说的是事实,于是就没有拒绝江晨希送自己回家的要求。 陈婉娇一路上都在看着窗外,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跟江晨希说些什么,看到前面闪烁的霓虹,终于开口,“晨希,前面的路口就很好打车了,你将我放在那里就好。” 江晨希没有停车,“我还是将你送回家吧,我妈要是知道我将你丢在半路上,回去了我估计就该挨骂了,而且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打车也不安全。” 闻言,陈婉娇再一次看向了窗外,幽幽开口,“你对其他女人都是这么好吗?” 刚好是个红绿灯,江晨希没有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侧目看向她,“你刚刚说什么?” 陈婉娇摇头,“没什么。” 车厢里再一次恢复了沉默,“好了,到家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在陈婉娇下车前,江晨希叮嘱道。 陈婉娇的动作一顿,看向了江晨希,“晨希,给你一个建议。” 江晨希疑惑地看向她,只听陈婉娇继续说道,“对于爱慕你,而你却不喜欢对方的女人,请不要这样的温柔,你这样很容易让她们误会,或者说给他们不该有的希望。” 江晨希一愣,还不等他说什么,陈婉娇已经推车门下车了。 江晨希回到别墅的时候,宴会还没结束,车子刚刚开进去,就看到了树荫里,站着两个人,而其中正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裴一宁,而另一个男人,他却没有见过。 江晨希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前方隐约传来裴一宁和对方说话的声音。 裴一宁看着眼前的男人,“孙先生,你找我是想说什么事情?”她刚才正在和一个朋友聊天呢,这位就找到她说有事情要聊。 孙威上下打量了一眼裴一宁,笑笑,“裴小姐今天真是光彩照人,与平时看着很不一样。”他跟裴一宁认识有段时间了,在工作上的接触也不少,对裴一宁这个女人很有好感。 裴一宁微微皱眉,这个孙威虽然与她有工作上的合作,但是她对这个人却并没有好感,她都不知道今天孙威是怎么进来的,“你直接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吧。” “哈哈,裴小姐还是这么直接,那我也就直接说了,裴小姐,我跟你接触看一段时间,在工作上你是个很能干的人,而且你的性格脾气也十分对我的胃口,我想跟着我们两个都单身,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跟你交往。” 裴一宁眼神微冷,这话确实够直接了,她脸上的礼貌笑意渐渐变得疏离,“抱歉,孙先生,我目前并没有找另一半的打算。” 说完,裴一宁就想走,孙威伸手拦住裴一宁,“裴小姐,你等等,先不要急着拒绝,你听听我的条件,我今年三十岁,是京城本地人士,在京城有一套200平方的房子,没有房贷,有一辆价值五十万的车,是去年刚买的,我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但是后来因为我忙于工作老婆出轨了,我就离婚了,没有孩子,我的工作你也清楚,你看看我的条件应该算是可以的吧,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不必了,孙先生,我不认为我们两个合适。”裴一宁拒绝,她要是想结婚可以找到条件比他更好的,没必要找这样一个人,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说话方式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裴小姐,你觉得我们两个哪里不合适,我知道你有一个孩子,但是我不介意,以后我们两个要是结婚了你可以将给孩子给你父母带,周末了你再接回来住两天就好,要是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也会给你的儿子准备一点家产,虽然比不上亲生的孩子多,但是我也绝对不会亏待他。”孙威觉得自己的这个条件已经够好了,很多男人哪里能做到自己这样大方。 站在暗处的江晨希听到这话,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正要冲上去就听到裴一宁开口说道,“这位先生,我再申明一次,我现在并没有找另一半的打算,至于我的儿子也不需要你这样一个父亲,请你让开。” 孙威一而再再而三被裴一宁拒绝,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裴一宁,我是看得起你才跟你说交往,你也不想想自己的情况,你现在确实年轻漂亮,你要是没有孩子,我肯定不敢跟你说交往这种话,但是现在你带着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你试问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就算是有人想要娶你,那能有我这物质条件?我虽然离过一次婚,但是我没有孩子作为牵绊。” 裴一宁冷眼看着他,见过将自己当做一回事的男人,但是没见过这么将自己当做一回事的,“我在京城有一套400平方的大别墅,还有两辆价值百万的跑车,要论家底,你比得上我?”她只是平日里工作不喜欢张扬而已。 孙威脸色微黑,还以为裴一宁是骗他,“裴一宁,这样连三岁孩子都不会相信的谎话你就不要说了。我是真心诚意想跟你交往,以结婚为目的的,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裴一宁冷笑,正要说什么,肩膀上就多了一只手,“一宁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比你优秀的,你还是哪里来就滚去哪里吧。” 裴一宁看向身边的江晨希,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而对面的孙威看见忽然出现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将手放在裴一宁的肩上,裴一宁竟然不反抗,看向二人的目光顿时就变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江晨希,眼神不屑,“一宁,你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货色?光有一副好看的皮囊?” 江晨希沉下脸,平日里他都是温文尔雅的,极少有这样沉下脸的时候,此时气场全开的样子还真的挺震慑人的,他看向孙威,“你倒是看着人模狗样的,看你的年纪可不像是三十,倒像是四十岁了,一个脚都半截迈入黄土的人了,竟然还在惦记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你还要脸吗?四十岁的了竟然才打拼下这么一点家业就一副我是天下第一的模样,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 裴一宁呆呆地看着江晨希,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刻薄毒舌的男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江晨希吗? “你……你是谁,竟然敢这样说话,裴一宁,你就不出来说两句?”孙威气得脸色铁青。 裴一宁淡淡扫了一眼孙威,眼神中透着厌恶,“他说得一点也没错。” “你……裴一宁,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了我,只要我跟你的上司说一声,你的工作就没了,到时候你跟你的儿子都要去喝西北风。”孙威愤怒了,被人这样侮辱,是个人都要愤怒。 “你可以去试试。”裴一宁无所谓,她的上司要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开除她,或者给她穿小鞋,那么这份工作不要也罢,凭着她的能力,她还怕找不到一份工作吗?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找不到工作,回家啃老这辈子都啃不完。 “好好好,你给我等着,裴一宁,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孙威气呼呼地走了。

上一篇   448.金恩熙的消息

下一篇   450.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