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回来了

众人边走边退,却发现山顶上其实更难以活动,要不是人数比管家多,恐怕现在就被包饺子了。 “安,我们无路可退了。”金恩熙看着身后的悬崖说道,悬崖下,海浪拍打着海面,目测这里的高度距离海面超过了百米,这要是掉下去,绝对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众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艾伦,他联系的直升机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到达,这才是导致他们被管家围困的主要原因。 “既然无路可退就拼死一搏吧。”沈清澜冷静地说道,总不能站在原地等死。 傅衡逸站在沈清澜的身前,对面,管家已经从人群后走了出来,双目赤红,死死地看着沈清澜的方向,“谁让你们杀了她的,你们这些该死的人!” 管家怒吼,到现在也接受不了秦妍就这样死了,颜夕身上的炸弹是他亲手绑上去的,结果却造成了秦妍的死,管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傅衡逸冷着脸,与管家枪口相对。 “她已经是那么可怜的一个女人了,这么多年一直饱受失去爱人的折磨,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她?”管家嘶哑的嗓音顺着风,吹进了众人的耳朵里。 管家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幕秦妍失去卡尔之后,如失去了灵魂的布娃娃一般的行尸走肉的样子,这么多年了,秦妍一直是靠着仇恨的力量活下去的,如果不是大仇未报,恐怕在最初卡尔死的时候,她就会跟着去了。他是艾伦的母亲安排的人没有错,但是他是亲眼看着秦妍从一个天真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被仇恨支配的机器,年纪轻轻的,就醉生梦死,在不同的男人中却争夺那一点点可怜的权力,为报仇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他亲耳听到她将秦沐送进基地时,夜深人静的晚上,从卧室里传来的压抑的哭声与笑声。 “她那么可怜,一直活在痛苦当中,就连死都不得安宁,你们这些该死的人,就该下去为她陪葬。”管家的脸上和脖子上青筋暴跳。 苏晴再也忍不住,对着管家就是一枪,却被管家的手下生生挡住了,苏晴眼神一冷,抢过身边人的冲锋枪,对着对面就是一顿扫射。对方自然不会就这样白白受着,枪声刺破了众人的耳膜。 双方的子弹很快消耗一空,赤手空拳战在了一起,沈清澜一直就离傅衡逸不远,他的手臂受伤,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而安德烈则是保护着艾伦和彼得,毕竟今天是艾伦带人来救沈清澜,现在这种时候他们也不可能放着艾伦不管。 明显沈清澜这边的人单打独斗的能力更强,尽管也损失了不少的人,但是起码比管家那边损失的少。 幸好,艾伦联系的直升机终于赶到了,从直升机上放下了梯子,管家这边的人见状,更是疯狂攻击,甚至到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地步,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 “先将颜夕送上去。”沈清澜对着颜安邦说道,颜安邦背着颜夕,听了这话,没有反对,现在根本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快速地往上攀爬。 此刻沈清澜不得不庆幸,管家他们的子弹也消耗一空了,不然颜安邦和颜夕必然成了活靶子,紧接着是彼得。 “苏晴,快上去。”沈清澜推了一把身边的苏晴,她的腹部中了一枪,现在还在流血不止,根本不适合战斗,苏晴深深看了一眼沈清澜,“你自己小心点。” 沈清澜点头,随后看向了傅衡逸,傅衡逸抢先说道,“你先上去。” 其他人已经在撤离,沈清澜看了一眼四周,只剩下了他们几个,“恩熙,赶紧上去。” “安,你先上去。”金恩熙随口说道,之前在车上那是没有办法,现在不可能再让沈清澜断后。 “小七你先走。”艾伦也开口说道。 沈清澜看了一眼众人,不再犹豫,快速地爬了上去,随后是傅衡逸。 预定的三架直升机只来了两架,所有的人都只能挤挤,等到沈清澜和傅衡逸爬上第一架直升机爬梯之后,才发现人已经满了,艾伦和金恩熙只能爬上了第二架直升机的梯子。 管家看着眼前的形势,眼底闪过一抹血腥之色,沈清澜直觉不好,果然就看见管家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一颗手榴弹。谁也没有想想到在双方的子弹都已经消耗一空的时候,管家的手里竟然还有这么一枚大杀器。 沈清澜悬在半空中看见这一幕,眼神微变,手中的军刀就飞了过去,但是此刻他们的直升机已经在半空中,加上梯子一直在晃动,军刀没有伤到管家的手,而是插进了管家的肩膀,已经在直升机上的苏晴见到这一幕,从驾驶员的身上夺过了他的手枪,对着管家就是一顿射击,可是已经晚了,管家手上的手榴弹已经朝着最近的金恩熙他们的直升机飞去。 “不要!”沈清澜大喊一声,“恩熙,跳。” 金恩熙和艾伦正在往上爬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沈清澜让她跳机的声音,金恩熙朝着沈清澜的方向的看去,却只觉得眼前划过了一道黑色的细线,随后耳边就发出了一声巨响。 手榴弹在半空中爆炸了。 “艾伦!”彼得声音撕裂了空气,在天空中回响。 “恩熙。”沈清澜大喊了一声。 众人的眼前再一次升起了一朵巨云,沈清澜神情呆滞,眼睁睁看着金恩熙和艾伦犹如流星坠地一般,落入了海里,而那架直升机也直直地朝着海面冲去。 管家闭眼前看着这一幕,嘴角高高扬起,真好,夫人,我也算是为你报仇了,很快的,我就会来陪你,下辈子,要是可以的话,就让我来保护你吧。 ** “清澜,休息一会儿吧。”傅衡逸一把拉住又要跳进海里找人的沈清澜,沉声说道。 沈清澜的身上穿着潜水服,浑身冰凉,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从海里出来了,直升机坠海之后他们谁也没有走,立刻从直升机上下来了。 苏晴弄来了几艘快艇,他们就一直在艾伦和金恩熙坠海的附近进行打捞。可是结果是明显的,根本找不到人。 其实众人心中都清楚,从那样的高度坠海,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他们也不敢保证,当时爆炸的时候金恩熙和艾伦没有受伤。 沈清澜面无表情地推开了傅衡逸的手,再一次跳了下去,她要找到他们,必须找到。 而这一找,就是三天。 “安,不要找了。”安德烈抱住又要跳下去的沈清澜,今天是第四天了,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营救时间,而且这附近的海域他们都找遍了,根本没有找到人,也许金恩熙他们已经…… 沈清澜的脸色几近透明,这三天里,她丝毫没有休息,一直在海里找人,下水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看的众人心惊不已。 傅衡逸从海里被人拉上来,他的体力消耗的也很快,看着不顾安德烈的劝阻又要下水的沈清澜,一把将沈清澜抱在了怀里,“清澜,找不到了,不要再找了。” “你胡说。”三天来,沈清澜说了第一句话。 傅衡逸死死地抱着沈清澜不放,“清澜,已经三天了,要是他们还活着,早就已经找到了。” “不要说了,傅衡逸,求你不要说了,他们肯定还活着,正在等着我呢,你放开我,你不帮我找,就不要阻止我。” “沈清澜,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心中明明知道他们再也回不来了,为什么不愿意面对事实?逃避不是你的性格!”傅衡逸怒吼,这三天里,他看着沈清澜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般,不知疲倦地在海里找人,不吃不喝不睡,连话也不说,看的他心抽抽地疼。 沈清澜对上傅衡逸的眼神,忽然红了眼眶,低声祈求,“傅衡逸,求求你,让我去找他们好不好?也许他们还活着,正在等我去找他们,我不想放弃,我害怕放弃了他们就真的死了,傅衡逸,他们是为了我才会坠海的,都是因为我。你让我去找他们好不好,求求你。” 低声而卑微的祈求,听得傅衡逸的心猛地一抽,他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好,我去帮你找,你在这里等我。”说完不等沈清澜反应就直接跳了下去。 他的身上还有枪伤,虽然彼得已经帮他把子弹取出来了,但是这几天一直在海水里泡着,伤口都泛白了,周边还有红肿,时不时就会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因为担心沈清澜,傅衡逸也陪着她不吃不喝不睡,体力早已到达了极限,刚刚下水不久就发生了抽筋的情况,“不好,他溺水了。”苏晴刚刚走过来,就注意到了傅衡逸的异状,沈清澜眼神一缩,想也不想地就跳了下去。 将傅衡逸救上甲板,他已经喝了不少的水,人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沈清澜一边给他做着急救,眼泪就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傅衡逸吐出肚子里的水,咳嗽了几声,悠悠转醒,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泪水,扯了扯嘴角,想要扯出一抹笑。 “不要担心,我在。”傅衡逸缓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嘶哑。 沈清澜忽然抱住傅衡逸嚎啕大哭起来,这是五岁之后,她第一次哭得这样的声嘶力竭。 船上的众人看着她的样子,一个个忍不住转过了头,傅衡逸抱着她,任由她发泄着情绪。 这三天来,沈清澜的情绪一直处于紧绷、封闭的状态,表面上看,她一直是冷静的,不管是安排任何都井井有条,但其实心弦已经紧绷到了极点,或许是一直以来的形象,和处事风格,让大家都忘记了沈清澜今年才二十四岁,并不大的一个年纪,亲眼看着小伙伴为了自己而遇难,换做任何一个人情绪都会崩溃,而沈清澜生生忍了这么久,要不是傅衡逸刚好出了一点小意外,或许她还会继续忍下去。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傅衡逸哄着她,声音温柔。 苏晴转过了头,看向了平静的海面,眼底充满了心疼与悲伤,要是可以,她多想帮沈清澜找到金恩熙和艾伦。船上很安静,只有沈清澜的悲伤而压抑的哭声。 ** 两天前,京城。 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联系上金恩熙的丹尼尔终于慌了,他联系沈清澜,也是处于失联的状态,不知道这两人都去了哪里。 联想到出发前,金恩熙跟自己保证的绝对的安全,丹尼尔深深觉得自己被金恩熙给骗了,一直等到了出事的后一天,一直没有放弃联系沈清澜他们的丹尼尔终于联系上了沈清澜。 当时沈清澜已经找了金恩熙一天一夜,还是在苏晴的提醒下才想起来给家里报个平安,刚刚开机,就先接到了丹尼尔的电话。 沈清澜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却迟迟没有接听,傅衡逸见状,拿过了她的手机,接通了这个电话。 “我是傅衡逸。” 电话那端的丹尼尔微微一愣,听见是傅衡逸接的电话,似乎有些意外,一时间倒是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请问清澜在你身边吗?”丹尼尔问道。 傅衡逸看了一眼看着海面沉默不语的沈清澜,沉声开口,“丹尼尔,金恩熙出事了……”他将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地跟丹尼尔说了一遍,话音刚落,就听见了手机落地的声音,电话那端很快传来一阵忙音。 丹尼尔站在原地神情呆滞,怎么也消化不了傅衡逸刚才话中的意思,“不是真的,他肯定是说错了,一定是这样。”他喃喃自语。 忽然,他像是疯了一般,捡起地上的手机,又给沈清澜打电话,接电话的依旧是傅衡逸,沈清澜已经再一次跳下水找人了。 “丹尼尔,我理解你的心情,现在我们还在这里寻找金恩熙的下落,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找到她。但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傅衡逸给他打了一针预防针,当时手榴弹爆炸的时候离直升机很近,直升机上的人都受到了波及,首当其冲的就是艾伦和金恩熙。 丹尼尔这次将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挂了电话,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忽然站起来,疯了一般的朝着门外冲去。 “母亲,是我。”电话接通,丹尼尔沉声说道,电话那端的女人听见儿子的声音却没有任何的高兴,上次丈夫生日,她那么祈求儿子,希望他回来一趟,丹尼尔却终究没有出现,她还在气怒中呢。 “有事吗?”女人语气生硬。 “母亲,我求你帮我找一个人,只要你帮我找到了她,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丹尼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女人微愣,“什么人?” “金恩熙,我的女朋友,她现在因为出现了一些意外,飞机坠海了,我请你帮我找到她,只要你愿意帮我,今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丹尼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静一些。 女人听到了丹尼尔前面的话,皱眉,“飞机失事坠海必死无疑,丹尼尔,就算是找到了她也已经死了。” “不可能,恩熙她肯定还活着,母亲,我求你,帮我找到她。就算……就算是只是一具……”他说不下去了,这样的假设太可怕,即便只是想想,丹尼尔都觉得接受不了。 “如果你执意要找的话,我可以帮你,但是我的条件是,你要回到家族,继承你父亲的产业。”女人趁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她不管那个女人是谁,也不管她是死是活,只要能让丹尼尔回来,乖乖听她的话,那么她就愿意帮儿子去找那个什么恩熙。 “好,我答应,她直升机坠落的地点是……”丹尼尔报出了地址,那里离他们家族的大本营并不是很远,可以说当初海边的那片度假村就是早年他们家族的一个长辈的一个决策失误建造的,结果亏损了一大笔钱。 女人听到这个地址,忽然就想到了前一天刚收到的那个附近发生了枪战的消息,拧紧了眉头,“丹尼尔,你老实告诉我,昨天发生的枪战跟你有没有关系?” “这个不需要你管,你只要帮我找到人,我就会回来听你的话,我会如你的愿,坐上董事长的职位,即便是那几个哥哥要阻拦我,我也会将这些障碍清除干净。” 女人听了这话相当满意,这是她唯一的孩子,这个家里的一切都是她陪着她丈夫努力出来的结果,理应属于她的孩子而不是那几个将她当做恶毒后母,千方百计想要将她赶出这个家的白眼儿狼。 丹尼尔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沈清澜他们已经打捞了很久,而丹尼尔家族的人已经在帮忙找人。 沈清澜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经纪人竟然是Y国首富的儿子。只是那个时候,她根本没有心思去管丹尼尔如何。 丹尼尔站在另一艘的船头,远远地听见了沈清澜的哭声,看着平静的海面,心中悲痛难忍。 “金恩熙,你到底在哪里,你答应过我,绝对不会出事的,你这个骗子,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跟你分手,我要去找别的女人,你听见没有,你赶紧回来吧,我想你了。”喃喃细语随着海风,飘散在空气中。 “丹尼尔,这一片海域已经全部找过了不止一次,根本没有人,恐怕人已经……”丹尼尔的母亲站在丹尼尔的身后,说道。 “再找,我一定要找到人。”丹尼尔眼眶通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翻遍了这片海域,他也绝对不会放弃。 但是已经找了两天了,这人掉进海里都已经三天了,就是掉下来的当时没事,现在估计也死了。一个死人,又是在大海里,海洋生物这么多,谁知道尸体还在不在,要是被某条大鱼给吞了,他们岂不是要找一辈子? 女人是答应了丹尼尔要找人,但是没有答应无限制地找下去,既然儿子已经回来了,那么这次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让丹尼尔再离开,所以女人给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点点头,朝着船舱走去。 女人缓和了表情,“丹尼尔,妈咪知道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妈咪一定会帮你找到她,但是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你先进去休息一下。妈咪让人继续找,总不能人还没找到,你就先坚持不住了。” 丹尼尔原本是不想走的,但是他母亲说的有道理,他要坚持住,坚持到找人丹尼尔,于是就跟着女人回到了船舱,女人给丹尼尔拿了一些吃的,丹尼尔一点都不饿,他吃不下。 女人见丹尼尔只是闭着眼睛在那里休息,再度开口,“丹尼尔,你先吃点东西,不然你的体力也跟不上。” 丹尼尔只要一想到金恩熙现在生死未卜,就更加吃不下了,却强迫自己拿起一个面包使劲咬了几口,就连咀嚼都没咀嚼就吞了下去。 女人递给丹尼尔一杯牛奶,“要是吃不下就不要吃了,先喝杯牛奶吧。” 丹尼尔一口喝完了牛奶,就要站起来走出船舱继续找人,他要去问问沈清澜那边的情况。只是刚走到船舱门口,丹尼尔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走吧,回家。”女人让人将丹尼尔扶到了椅子上,淡淡开口,这些人的船就这样快速地离开了这片海域。 沈清澜从傅衡逸的怀中抬起头来就看见了丹尼尔这边撤离的画面,她的心一震,想要给丹尼尔打电话,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难道丹尼尔这么快就放弃了金恩熙吗?不,不会的,丹尼尔那么在乎恩熙,怎么会轻易放弃呢?沈清澜想不通。 只是此刻她的心思却顾不上这些,她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忽然感觉到绝望,“傅衡逸,你说他们是否还活着?” “一定还活着。”傅衡逸肯定地说道,即便他的心里也没底。 沈清澜怔怔地看着海面,缓缓点头,“对,他们一定还活着。”不管曾经跟艾伦之间有多少恩怨,起码在这一刻,沈清澜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并不希望他死。 而他们这一找又是一个星期,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的踪迹,不,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们在附近的一座小岛的海滩上找到了直升机的残骸,机上的人已经全都死了,包括驾驶员在内,但是这些人里却没有金恩熙和艾伦,手榴弹爆炸的时候,二人还在直升机的梯子上挂着,根本没有进入机舱,他们也是直接从梯子上掉进了海里的,茫茫大海里想要找到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沈清澜他们已经从附近的海域找到了附近大大小小的海岛,除了直升机的残骸,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安,已经十天了,放弃吧。”安德烈沉重地说道,能找的地方已经都找遍了,要是真的还活着,人肯定已经被找到了,就算是不愿意相信,安德烈也不得不接受金恩熙葬身大海的事实。 沈清澜站在甲板上,才不过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看上去是真正的风一吹就倒。 傅衡逸从那天溺水之后沈清澜就不允许他下水了,身上的伤口经过这几天的休养,总算是没有那么触目惊心。 而沈清澜的情绪自从那天发泄了之后就再度恢复了平静,面上无波无澜,听了安德烈的话,她的视线依旧看着海面,“就连你也相信恩熙已经死了吗?” 安德烈沉默,这条船上的人,除了沈清澜,其他人其实都已经接受了金恩熙和艾伦已经死了的事实。 沈清澜转身,定定地看着安德烈,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缓声开口,语气平静,“安德烈,我的心告诉我,他们还活着,就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等着我去找他们。” “安,那是你的错觉,这附近可以找的地方我们都已经找了,就连那些海岛,我们都一个个翻了一个遍。安,接受事实吧,他们已经死了。”安德烈语气沉痛,要是可以,他也希望金恩熙还活着。他们曾经经历过那么多次的生死考验都活了下来,只知道竟然会在这里栽了跟头。 沈清澜嘴角轻轻上翘,却带了冰冷的意味,“我一定会找到他们。” “安,不要找了,也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这件事根本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意外,恩熙她也不会怪你的。”这些天沈清澜的自我折磨落在众人的眼中,又何尝不是在折磨他们。 傅衡逸虽然什么都没说,一直默默地陪在沈清澜的身边帮他找人,但是安德烈看的出来,这里最痛苦的除了沈清澜就是傅衡逸了。 这些话其他人不能说,也没有资格说,但是安德烈可以,他们是一路走来,一起闯过一道道鬼门关的小伙伴。 “安,放弃吧,想想你的儿子,你的丈夫,这些天,傅衡逸一直在你的身边陪着你,陪着你痛,陪着你累,还有你的儿子,你离开家这些时间,他也一直在等你,他才不满一岁啊,你想想你的亲人,安,离开吧。”安德烈眨眨眼,遮住了眼底的悲伤。 沈清澜看着海面,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艘船上正在指挥其他人找人的傅衡逸,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傅衡逸的侧脸,就是这半张侧脸,却让沈清澜猛然意识到,这些天,傅衡逸也清瘦了许多。而更加刺眼的是他手上的纱布。 沈清澜的视线一一从船上的人的脸上略过,这些人里有艾伦剩下的人,也有苏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但是无一例外的,这些人的脸上都满是疲惫之色,而苏晴,这个素昧平生的人,也强忍着腹部的枪声,陪她在海上待了十天。 虽然在海上的十几天,每次都是分批找人,但是依旧让人疲惫非常。 沈清澜的手轻轻放在了胸口的位置,闭了闭眼,恩熙,艾伦,对不起。 再睁开,她的眼中依旧是一片平静之色,“回去吧。” 安德烈一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安。” “回去吧,大家都累了。” 安安德烈点头,朝着傅衡逸的方向做了一个返航的手势,到了码头,傅衡逸看着从船上下来的沈清澜,眼神担忧,“清澜。” 沈清澜扯了扯嘴角,“我们回去吧。”她放弃了,做了逃兵。 ** 丹尼尔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给自己下药,将自己弄晕了带回来,看着熟悉的房间,还有紧闭的窗户和房门,丹尼尔的脸色一片铁青。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使劲拍打着房门,“开门,给我开门。” 门外的人听见门内的动静,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去找丹尼尔的母亲了,另一个则是开口说道,“三少爷,夫人马上就来。” “你们给我开门。”丹尼尔怒吼,他出离的愤怒。 “三少爷,夫人说了,你醒了我们也不能给你开门,不然我们就要离开这里,您不要为难我们。”门外的人一脸的为难。 “你要是不给我开门,我现在就让你滚蛋,我虽然离开家这么多年,但是这点权力还是有的。”丹尼尔冷声说道。 “三少爷,请您不要为难我了,不管您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给您开门的,夫人马上就来了,您不要着急。” 丹尼尔当然急,他母亲摆明了就是想让他留在家里,他也是真傻,竟然相信他母亲是真的想帮他找人,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不是吗,他的母亲就是一个权欲和野心都特别大的人。 门外传来脚步声,丹尼尔听到声音,停下了愤怒的叫喊,门被打开,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丹尼尔的面前,大约六十岁的样子,头发乌黑,包养的极好。 “刚回来就耍威风,丹尼尔,这些年你是越发不懂规矩了。”男人沉声说道,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多少责备。这位就是丹尼尔的父亲卡洛斯·克里默。 丹尼尔见到自己的父亲,身子一僵,低下了头,“父亲。” “你母亲要是不这样将你带回来,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也不回来了?”卡洛斯缓和了一下语气,问道。 “父亲,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我现在有急事,你先让我出去。” “丹尼尔,事情的经过你母亲已经跟我说了,人,我会继续帮你找,但你既然回来了,就安心待在家里,不管找得到还是找不到,我都会给你消息。” 丹尼尔看着自己的父亲,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父亲,你这是限制我的自由,这是犯法的。” “丹尼尔,我是为了你好,我已经说过了,人我会帮你找,但是你必须留在家里。”见丹尼尔一脸的倔强,卡卡洛斯叹息一声,“丹尼尔,我已经老了,我们父子之间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你就当留在家里陪陪我。” 丹尼尔闻言,看着父亲眼角的鱼尾纹,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低声开口,“父亲,她对我很重要,我一定要找到她。” 卡洛斯走进丹尼尔的房间,将门给关上,看着儿子,“丹尼尔,经过这次的事情,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丹尼尔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 “权力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你才有支配权,才有自由,如果当初的你听了我的话,继承家里的产业,现在你就是集团的董事长,你想要找一个人就可以靠自己,而不是向家里求助。” 丹尼尔沉默,从前他从来不觉得权力有多重要,当初他会离开家族,也是因为厌恶了家族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明明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可是在家中却感受不到一点点的亲情,兄弟,亲人想的都是怎么陷害你,让你失去继承家产的资格。 丹尼尔厌恶这样的家庭,即便他是他父亲最疼爱的小儿子,即便他父亲说了会将家业都交给他,他根本不需要跟他的另外两个兄弟去争斗,他也依旧对这样的生活感觉到了厌恶,所以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家。 “丹尼尔,我已经老了,这个家,这个公司我不知道还能替你守多久,你难道真的要看着你的老父亲为了你操碎了心吗?我知道你不喜欢跟人争抢,所以这些年我放你自由,可现在你也自由够了,应该回来了。” “父亲,我只想找到她而已。”丹尼尔说道。 “只要你愿意回来,你想怎么找,找多久我都随你。”卡洛斯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让丹尼尔先答应下来就行,那个女人十有八九已经死了,就连尸体都找不到,丹尼尔现在是放不下,等过段时间,他自己都会厌倦了,放弃了寻找。 “丹尼尔,我不逼你,你可以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你想清楚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明天这个时候你给我答应,是走是留我都尊重你的选择,至于你母亲那边,我会去沟通。但是丹尼尔,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这次你要是选择放弃了,那么以后你就算是回来了,你也失去了继承资格,而正在帮你找人的那些人,我也会撤回来,你要是想靠自己,我就不会帮你。” ------题外话------ 推荐新文:《首席独宠:军少的神秘权妻》作者/南燚 【1V1,双C宠文,异能军婚,甜爽温馨。】 夏乔翎,帝国唯一的女首席。 前世的她潇洒肆意,风光无限,却终遭小人迫害。 重生归来,灵力异能、武器秘宝一一收入囊中。 极品家人,无耻小人轮番作妖,阴谋诡计,妖鬼魔神齐齐上阵。 艰难险阻,刀光剑影,前路不明,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不是吗? 无论如何,这些都挡不住她重回巅峰的脚步。

上一篇   445.秦妍之死

下一篇   447.印证,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