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秦妍,我来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44.秦妍,我来了

彼得毫无防备之下一下子往前扑去,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整个人就直接飞出去了,他想破口大骂,但是对上傅衡逸冷峻的,毫无温度的侧脸,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得了,人家赶着去救人,要是自己敢在这个时候说废话指不定就跟刚才那个司机一个下场,别以为他刚刚没有看到艾伦直接一枪解决了那个司机。 傅衡逸的车子在盘上公路上左拐右拐,开的彼得胃里的酸水都要冒出来了。他一只手紧紧抓着扶手,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他真的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他抽空往身后看了一眼,却见艾伦稳稳地坐在后面,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感觉不到汽车的颠簸一般,彼得看的心情郁卒,自己一个体魄强健的健康人竟然比不上艾伦这个身体几乎算得上是半残废的。 “傅衡逸,再快点。”艾伦冷声开口,听得彼得眼神一变,现在这样就已经要了他的命了,要是再快一点他还有活路吗?刚要出口阻止,就见车子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个档次。 “啊。”彼得惨叫一声。 傅衡逸他们开到一半的时候,就看见在他们的前面竟然还有一辆车,车速比起他们的来说慢了也不少,傅衡逸在超越对方的时候无意中往那边看了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不是颜安邦是谁,颜安邦自然也看见了傅衡逸。 傅衡逸朝着颜安邦做了一个手势,那是军队里的行动的手势,颜安邦点点头,跟上了傅衡逸的速度,不得不说,颜安邦虽然做错了不少的事情,看人的眼神也不好,但到底是特种兵出身,这么多年也一直在部队里摸爬滚打,该有的技能一样没忘,跟着傅衡逸的车速是完全没有问题。 刚刚靠近海边别墅区,傅衡逸等人就听到了连绵不绝的枪声,傅衡逸的眼神微变,再次加快了车速,要快,必须再快,沈清澜你已经跟他们动手了,谁也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了。 ** 二十分钟前,别墅里。 秦妍已经起来了,外面的动静那么大,她势必是要醒来的,她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雨,嘴角轻勾,沈清澜还真是够拼的,竟然选择在这里的天气救人,但是她以为将人带出去就能将人带走了吗?这么几个人就想从她的手里救人,简直太天真了。 秦妍没有走出去,而是就坐在窗前听雨,看着天边闪过的闪电,第一次发现这样的雷雨天气也很好。 树林里,沈清澜已经跟金恩熙汇合,她大口喘着粗气,刚刚她的身上又一处被子弹擦了过去,火辣辣的疼,金恩熙见状,开口,“安,颜夕交给我吧。” 她的体力比起沈清澜来说简直好地太多了,她的消耗毕竟没有沈清澜那么大。 沈清澜摇头,“不用,我来就好。”金恩熙的身高和颜夕差不多,背着颜夕行动会很不便,她的身高比颜夕高出半个头,带着颜夕还好行动一些。 “但是你的体能消耗太大了,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金恩熙很担心。 “我没事,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沈清澜说道。 正在说话间,后方忽然传来一阵动静,沈清澜猛地一转身就看见了曾经在京城里见过的苏晴。 金恩熙的枪口立刻对准了她,苏晴举行了手,“别开枪,我是来给你们带路的,我知道从哪里可以离开这里。” 金恩熙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手里的枪并没有放下,对方虽然说过不是秦妍的人,但是是敌是友一直不分明,谁知道眼前的女人想做什么。 苏晴也不看金恩熙,更不去看她手上的武器,而是看向了沈清澜,“跟我走吧。” 沈清澜抿唇,“恩熙,走。”说着,朝着苏晴的方向走去。 “安。”金恩熙叫了一声,沈清澜却只是让她赶紧跟上来,脚上的速度一点也不慢。 苏晴微微一笑,“不叫上你的另一个同伴吗?” 沈清澜眼神一凝,联系了安德烈,安德烈距离她们现在的位置并不远,很快就追了上来,苏晴带着三人在丛林里飞快的跑着,看着她熟悉的样子,谁都不会认为她是第一次来这里。 管家带着人在后面穷追不舍,流弹时不时会从他们身边擦过,忽然,沈清澜闷哼一声,一下子跪了下去,她的手撑在地上,才避免了自己的身子倒下去。 苏晴一下子扶住了她,“怎么了?” “腿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沈清澜说道,要是她刚才没有感觉错的话,应该是被蛇给咬了。 苏晴借着天边微弱的亮光,果然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看见了一条蛇,等看清楚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毒。” 沈清澜点点头,站了起来,苏晴见她脸色已经发白了,开口说道,“将你背上的人交给我吧。” “不用了,赶紧走吧,他们快追上来了。”沈清澜拒绝,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之前用力过猛了,过了这么久,动静这么大,颜夕却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要不是沈清澜让金恩熙刚确认过颜夕还活着,她都要怀疑颜夕是不是一个不下心被流弹给打中了。 苏晴带着他们去的方向是海边,只是等他们赶到海边的时候,却发现管家也已经带人赶到了。 管家看到出现在沈清澜身边的苏晴,眼睛里顿时闪过一抹凶光,“你果然是叛徒。” 苏晴轻笑,“管家,你这话就好笑了,我从来都不是秦妍的人,怎么能算得上是背叛呢?” “不要忘记了你答应夫人的事情,你现在帮着夫人的仇人,是什么意思?”管家厉声质问。 “管家,你现在这样的态度很不友好,我并不是秦妍的下属,自然可以不用听你的话,我想帮谁不想帮谁那是我的自由,跟你似乎没有关系吧。” “夫人救了你的命。” “所以我帮她做十件事,我还给她的可不止一条命。”苏晴说这话时,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恨意。 管家冷冷地看着她,然后转向了沈清澜,“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你以为有了苏晴帮你,你们就可以逃出去了?这四周全是我们的人,就算你们插上翅膀也是无济于事。” 闻言,沈清澜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从一开始她就预料到了这次的行动不会这么顺利,如果她没有猜错,秦妍是打算在这次倾尽全力杀了她了。 已经知道了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沈清澜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而是看向了苏晴,“看来这次我要连累你了。” 苏晴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我自己要多管闲事,跟你没关系。” “这次我怕是无法安全离开这里了,既然很可能要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苏晴轻笑,“我说沈小姐,你的心可真是够大的,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关心我的身份,你就对我的身份这么好奇?” “是,我很好奇。”沈清澜承认地干脆。 “哎呀,安,妮直接问她不就成了。”一直站在沈清澜身边听着二人对话的金恩熙忍不住开口了,她看向苏晴,“我问你,你是秦沐吗?” 苏晴微愣,“秦沐?那是谁?” 沈清澜从刚刚金恩熙问话开始就一直紧紧盯着苏晴的神情,见她表情不似作假,心中满是失望,难道真的不是吗? “那你认识一个叫做秦沐的人吗?”金恩熙又问道。 苏晴笑了,“我不认识秦沐,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两位小姐,现在似乎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看看人家的枪口都指着咱们的脑袋了,你觉得我们真的要继续聊天吗?” 不知何时,滂沱的大雨已经停了,天边已经彻底泛白,天光渐亮,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秦妍由手下的两个人抬着也来到了海边。 “沈清澜,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秦妍轻笑。 沈清澜这是从那次MD之行后第一次见到秦妍,而安德烈见到秦妍的一瞬间顿时就红了眼睛,茜丝莉还躺在床上没有丝毫苏醒的征兆,而这个女人就是罪魁祸首。 沈清澜将颜夕放下来,交给金恩熙,然后上前一步,“秦妍,我来了,你可以放我的朋友走了。” “哈哈,沈清澜,你是在逗我吗?”秦妍似乎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做了什么多,费尽心思将颜夕抓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来吗?现在我来了,你放他们走,我留下来。”沈清澜平静地说道,清冷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情绪。 金恩熙闻言,脸色大变,“安,不可以。”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哦,不对,你一直就是重情重义的人,不然这些人怎么会为了你甘愿来这里。”秦妍笑着说道,她的心情很好,沈清澜他们几个是厉害,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几个人是艾伦最好的作品,可是那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他们满打满算才四个人,而她呢,人数上是她们的十倍,在他们的体力大量消耗的情况下,他们想要活着离开,除非真的有翅膀,可就算是有翅膀,她也能将他们从空中射下来。 “这么说,不管如何你都不愿意放过他们了?”沈清澜沉声开口。 秦妍点头,“你看看我现在的鬼样子,就是拜他们所赐,医生都说了,我活不了几天了,既然这样,我干嘛要轻易放过你们,黄泉路上多寂寞,有你们陪着也热闹一些。” “秦妍,你特么是心理变态吧。”金恩熙气怒,她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也不少,其中也有一些特殊癖好的人,甚至有些人为了报仇也做出了不少疯狂的事情,但是像秦妍这样的绝对是独一份。 为了报复仇人就嫁给了仇人,然后为人家生儿育女,又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进了地狱,眼睁睁看着她死去,这样狠心的人,世间少有。不,是连畜生都不如,畜生还知道护犊子呢。 秦妍眯眼,枪声一响,要不是金恩熙反应快,往旁边躲了躲,刚刚那颗子弹就会要了她的命,她猛地看向管家,果然管家手里的枪口还在冒着白烟。 金恩熙眼神微冷,看着管家,冷哼一声,这个该死的管家,找到机会第一个解决了他,要不是他,伊登不会受伤,茜丝莉也不会成为植物人,而秦妍更加不会有机会出来蹦跶。 管家对金恩熙的冷眼仿若未觉,冷声开口,“对夫人说话客气点。” “呵呵,还真是秦妍的狗,可真够听话的,我就想知道,你对秦妍这么忠心耿耿,秦妍对你就真心实意吗?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手下的?当初跟在她身边的那两人可是死的很惨,而秦妍却连看都不曾看他们一眼。” 管家面无表情,“那是他们没用,死了也是活该。” 金恩熙冷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秦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你们呢?”她看向包围他们的那群人,“你们也甘愿当秦妍手中的棋子吗?只要没用了就毫不犹豫地舍弃。” 那些人都是被秦妍和管家精心训练出来的,怎么会因为金恩熙的一句话就动摇了心智。 “不用想着挑拨离间了,他们不会听你的。”秦妍笑着说道,只是这骨架子在你面前笑,非但没有丝毫的美感,有的也只是可怕。 金恩熙抖了抖手臂,“秦妍,你可别笑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吓人,你就不要祸害我们了。” 秦妍眼底杀气一闪而过,就在管家再一次举起了手枪的时候,金恩熙却率先开了枪,这一枪是冲着秦妍去的,管家来不及反应,只好用身体为秦妍挡了这一枪。 这一枪没有射中管家的要害,只射中了他的肩膀,他闷哼一声,血迹溅了秦妍一脸。 秦妍面无表情地用袖子将脸上的血迹擦干净,挥了挥手,就要让人开枪,伸手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秦妍,你敢。” 原来是艾伦和傅衡逸等人赶到了。 秦妍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就看见了傅衡逸和艾伦一起从车上下来的画面,不禁笑起来,“沈清澜,不得不不佩服你的本事你,竟然能让两个完全对立的人合作,看到这样两个深情的男人,你的心中是不是很感动呢?” 沈清澜眼睛直直地看着傅衡逸,心中一阵叹息,傅衡逸终究还是来了,她早就应该知道的,这个男人根本不会按照她说的,乖乖在京城等着她回去。 傅衡逸也看向了沈清澜,见她浑身湿透,脸色惨白,但是好在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顿时放了心。只是对出现在沈清澜你身边的女人心存疑惑,不知道是什么人。 现在的形势是沈清澜几个被管家的人困在了悬崖上,艾伦的人将秦妍团团包围。 “秦妍,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放了他们几个。”艾伦冷声开口。 秦妍丝毫不理会艾伦他们手里的枪,一脸的淡定,就现在这样的情况,艾伦根本不敢开枪,谁让他们宝贝的人在他们的手上呢。 “艾伦,我以为我们才是一伙的,他们。”秦妍已经看到了颜安邦,指着颜安邦说道,“他,还有她的父亲联合杀了你的父亲可卡尔,我要为他们报仇,你为什么要三番两次地阻止我?” “我说过,你报仇我不阻拦,但是你不能伤害她,不然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艾伦无视秦妍的指责。 颜安邦上前一步,走到了最前面,“秦妍,我来了,我的女儿呢?” “你的女儿不是在那里吗?”秦妍指着颜夕的方向,颜夕靠在金恩熙的怀里,看着就像是睡着了,颜安邦脸色微变,“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我对她已经很仁慈了,同样的经历我没有让她经历第二次,就是让她想起了被她遗忘的记忆而已。”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看向沈清澜,“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颜夕将你忘记了,我让她重新记起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沈清澜沉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 京城,安安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哭闹不止,睁开眼睛就要找爸爸妈妈,无论楚云蓉这么哄都没有用,就连前几日百试百灵的沈清澜的照片都已经没有用了。 看着安安哭得脸蛋通红的样子,就连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楚云蓉很是心疼,抱着安安一直心肝宝贝的叫着,但是安安一点都不买账。 “安安啊,爸爸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哭了好不好,你哭得外婆心都碎了。”楚云蓉抱着安安,一脸的着急。 沈谦从房间里出来,将孩子抱了过来,轻轻晃动着,“安安乖,外公在呢,安安不哭。” “妈妈。”安安哭得鼻尖通红,很是惹人心疼。 “我去联系清澜。”楚云蓉说道,但是毫无意外的,根本联系不上她,就连傅衡逸的电话也是会处于关机状态,“这两人怎么回事,就连人都找不到了,丢下儿子就走,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么多天了,连个电话也没有,简直太不像话了。” 楚云蓉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却越发担心害怕,已经五六天了,她一直没有联系上沈清澜,加上这几天她的眼皮子不停地跳,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阿谦,清澜到底去了哪里,你知道对不对?”楚云蓉看向了沈谦,从沈清澜离开之后,沈谦这几日就一直请假在家里,加剧了楚云蓉心中的不安。 “云蓉,清澜和衡逸在一起,不会有事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安安不要哭了,再哭下去,嗓子都要哭坏了。” 看着外孙这样的哭法,楚云蓉也很着急啊,但是她真的拿安安一点办法都没有,安安就是打定了主意哭到底了。 楼下的动静惊醒了沈老爷子,他匆匆下楼来,“安安这是怎么了?” “从早上起就一直在找清澜,我现在又联系不上她,简直急死人了。”楚云蓉说道。 沈老爷子看着安安,心中暗叹了一句果然是母子连心,伸手将抱过了安安,“安安,我带你去找妈妈,不要哭了。” “妈妈,要妈妈。”安安哭哭啼啼地说道。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妈妈。”沈老爷子温声哄道,这样的温柔,即便是沈清澜都没有体会过。 沈老爷子抱着安安在大院里四处转着,知道是去找妈妈,安安的哭声渐渐停歇,只剩下了抽泣。 “安安,你是男孩子,不能总是哭,妈妈看见他会不高兴的知道吗?” 安安现在一心要找妈妈,睁着眼睛四处看,哪里听得进去老爷子的话,就算是听进去了,他也无法理解这话的意思。 他的手胡乱地指着,“妈妈。” 老爷子就按照他指的方向走,祖孙俩在外面走了很久,安安已经将近一岁了,体重增加了不少,这么一折腾,沈老爷子也感觉倒抱不动了,却还是将安安稳稳地抱在怀里。 楚云蓉就跟在沈老爷子的身后,见他体力不支,急忙开口,“爸,还是我来抱吧。” 沈老爷子摇头,“我没事,不过是个孩子,我抱得动。” 而这一逛就是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安安累得睡着了,沈老爷子才带着安安回去,看着安安安静的睡颜,几个大人都松了一口气。 “爸,您的手臂还好吗?”楚云蓉问道。 沈老爷子摆摆手,“没事,你照顾好安安,我上去休息一下。” 深谦立刻上前扶着老爷子,将老爷子扶了上去,到了房间里,沈老爷子看着沈谦,“还是联系不上?” 沈谦点头,“是的,不只是清澜,橫逸也联系不上,爸、不会出事吧?” “不要自己吓自己,他们会没事的。军区那边处理好了吗?” “已经处理好了,不过这次橫逸擅自离开部队,回来之后难免要受处罚。”沈谦说道。 沈老爷子摆手,“这些暂时就不用理会了,衡逸回来自己会处理,云蓉那边你安慰安慰,不要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孩子。” “爸,我知道了,您也休息一下。” 沈老爷子点点头,闭上眼睛养神,他现在哪里能睡得着啊,沈清澜现在什么情况也不清楚,他的心还没大到这个地步,“老伴儿,你在天上可千万要保佑澜澜和衡逸平安无事。” ** Y国海边别墅。 秦妍看着颜安邦一脸愠怒的样子,淡笑,“颜安邦,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真的是挺开心的,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 “秦妍,你要是想要我的命,那我可以将我的命给你,只要你放过我的女儿。”颜夕已经够可怜了,秦妍为何就是不愿意放过她。 “唔,你的命我拿来做什么,你也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颜夕命不好,有你这样一个父亲,下辈子投胎可千万要擦亮眼睛,颜安邦,我其实很想问问你,你后悔吗?” 颜安邦当然后悔,眼前的女人害的他家破人亡,现在女儿又变成这个样子,他恨不得生吃了秦妍。 秦妍无视颜安邦的眼神,眼睛里满是愉悦,“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的心情很久没有这么快乐了,今天也是我们第一次这么多人相聚,真是难得的缘分,我觉得我们应该开瓶香槟庆祝一下。” 金恩熙厌恶地看着秦妍,沈清澜给她使了一个眼色,金恩熙微微点头,趁着秦妍不注意,悄悄挪动着脚步。 “颜安邦,你是应该后悔,你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我自然也要让你尝尝这样的滋味。” 颜安邦从来没有后悔杀了卡尔,他是一个军人,当初卡尔疯狂杀戮了Z国的公民,那是他的职责所在,他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看清秦妍的真面目,被这个女人蒙骗了这么多年,害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可惜了,沈谦不在这里,我其实特别想让沈谦看看今天这样的场面,一定特别刺激。”秦妍笑得残忍。 颜夕就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了沈清澜和周围的人,她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惊慌和恐惧,要不是沈清澜及时固定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挣扎,恐怕颜夕就要逃走了。 “放开我,不要碰我,走开,走开。”颜夕惊叫,她的这个样子看得傅衡逸的心一沉,看向沈清澜,果然沈清澜的眼底满是痛楚。 颜夕挣扎着,一个不小心,她的手就打在了沈清澜的脸上,啪的一声落在众人的耳中,让艾伦和傅衡逸的脸色微变。 艾伦的脸直接就黑了,傅衡逸的神情也不好看,苏晴上前一个手刀再次将颜夕给砍晕了过去。 “秦妍,你想要我父亲的骨灰我可以给你。”艾伦忽然开口,吸引了秦妍的注意力。 秦妍眸光一变,“他的骨灰在哪里?” “我可以将骨灰给你,让你死后能跟他在一起,但是你要放他们走。”艾伦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而此刻的秦妍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傅衡逸已经离开了艾伦的身边,换成了彼得站在艾伦的身后。 秦妍冷笑,“艾伦,你以为我会因为一个死人的骨灰就放过这些人?” “你当然可以不放,但是我也可以将佳卡尔的骨灰喂狗,然后将狗关进兽笼,让你永远都得不到他,即便是有下辈子,他都无法投胎。” 在秦妍的老家,有一种说法,要是人死后不得安息,那么就无法投胎重生,永远只能在世间做个孤魂野鬼,百世不得超生。这样的说法也是艾伦最近才知道的,大概这就是秦妍死活都要得到卡尔的骨灰的原因。 秦妍果然神色大变,只要一涉及到卡尔,这个女人的情绪就容易失控。 “艾伦,你敢。” “你知道的,我敢。”艾伦无所谓地说道。 是的,他敢,所以秦妍不敢赌那个万一,他的卡尔不能做个孤魂野鬼,他答应过她的,下辈子一定娶她为妻,一辈子只守着她一个人,他们要一起生儿育女,这辈子没能实现的下辈子都要慢慢实现。 艾伦的眼角余光看见傅衡逸正在慢慢靠近秦妍的方向,继续开口说道,“秦妍,这就是卡尔的骨灰。”他举起了他的手,他的手上有一枚戒指,看着就是一个素圈戒指。 秦妍的目光一凝,视线落在了那枚戒指上,脸就沉了,“艾伦,你竟然敢骗我。”她愤怒至极。 “我没有骗你,现在有一种技术可以将骨灰制成戒指,让你在乎的人永远陪在你的身边,这样的技术你不知道?” 秦妍当然听过这种技术,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找的东西竟然早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个素圈戒指艾伦戴了很多年,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竟然会是卡尔的骨灰。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这样做。”秦妍气得浑身颤抖,就连嘴唇也在微微颤抖着。 艾伦轻笑,“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这个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现在我们可以来谈谈了吗?我将他的骨灰给你,你放了这些人。” 秦妍冷笑,“你做梦,我只要将你们都给杀了,那么这个戒指自然就是我的。”她迅速地接受了那个戒指就是卡尔的骨灰的事实,其实想想也不难理解,她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曾一度怀疑是不是艾伦已经把卡尔的骨灰丢了,没想到竟然在他的手上,有什么能比戴在自己的身上更加安全呢。 “秦妍,你很可怜,知道为什么吗?”艾伦笑,笑得诡异。 沈清澜见到这一幕,立刻明白了艾伦想做什么,大声喊了一句,“艾伦,不可以。”这个时候告诉秦妍真相,秦妍必定会疯狂,一个疯子能做出什么事情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秦妍所有的仇恨情绪都会转移到艾伦的身上,艾伦必死无疑。 艾伦冲着沈清澜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温柔,“小七,看到你关心我,我很开心。”这是关心吧?姑且就当做是吧。 艾伦转头看向秦妍,傅衡逸已经越来越接近她了,管家站在秦妍的身边,注意力一直都在艾伦的身上,一时间竟然也没有留意到傅衡逸已经离开了原本所在的位置。 “你一直搞错了仇人。”艾伦说道,“其实卡尔不是沈谦和颜安邦杀的,而是我。”他轻描淡写地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惊天秘密。 在场的人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惊讶的神情,或者说是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卡尔的手下亲口告诉我的,卡尔是被沈谦和颜安邦杀死的,我还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不可能是你,艾伦,你不要试图骗我让我放过他们,今天他们都要给卡尔偿命。”秦妍神情狰狞。 “你以为我会用一个这么蹩脚的谎言来欺骗你,秦妍,你是在怀疑自己的智商还是在怀疑我的智商?”艾伦不屑地说道。 看着他这么不遗余力地刺激秦妍,彼得扶额,看来这个疯子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跟秦妍死磕到底了。他看了一眼沈清澜的方向,摇头,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 沈清澜紧紧地盯着管家,手里的枪已经上了膛,要是有什么不对,她就会率先将管家给灭了。 艾伦看着秦妍面目狰狞的样子,心情很是畅快,果然啊,看着别人不痛快他就痛快了。 “当年其实我父亲还没死,他虽然身受重伤,但其实还留着最后一口气,我将他带走了,然后让一个身形跟他相似的人换上了他的衣服,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沈谦和颜安邦杀了卡尔的同时还要弄花了他的脸?告诉你,那也是我干的,不然你认出他不是怎么办?”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救活了卡尔,但是我恨他,我一片片地将他身上的肉割下来……”艾伦叙述着自己杀死卡尔的经过。 秦妍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一片,胸膛剧烈欺负着,看着艾伦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吃人来形容了,“艾伦,他是你的父亲。”几个字,带着刻骨的恨意和后悔,她当初为什么要救他? 在场的其他人,除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听了艾伦的话都不寒而栗,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这么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 “他是我的父亲,但是他亲手害死了我的母亲,秦妍,卡尔会得到这样的结局,你功不可没。要不是因为你,我母亲不会伤心绝望,不会做出糊涂事,也不会死,曾经你多骄傲,我就要你多痛苦,怎么样,这么多年苦心孤诣地想着报仇,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发现自己报复错了对象,这个滋味是不是很好受?”艾伦笑得温润,柔和了面目的五官,这个样子,竟然跟死去的卡尔有些像。 可是秦妍却更加疯狂,“艾伦,我要杀了你。”她尖叫,一把夺过了管家手中的枪。 砰,枪声响起。 ------题外话------ 下一章:秦妍之死

上一篇   443.救人

下一篇   445.秦妍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