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救人

沈谦和沈老爷子在书房里商谈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等沈谦从书房里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他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匆匆下楼。 楚云蓉刚好抱着安安回来,差点跟沈谦撞在一起,幸好沈谦伸手扶了一把楚云蓉。 “阿谦,你匆匆忙忙地干什么去?” “部队里有急事,我必须先走了,安安这几天断奶,情绪肯定不稳定,你没事就不要出去了,在家里多多陪着安安吧。” 楚云蓉原本也没有打算出去,自从上次莫名其妙地遇见了那个女人之后,她就不怎么愿意出门了,尤其是知道暗处的敌人还没有解决,对方随时可能用自己去威胁沈清澜或者是沈谦,她就更加不愿意出门了,就连好友的邀约她都拒绝了。 苏晴没有直接去京城,而是先去了一趟R国,山本正在等着她呢,“山本先生,你急匆匆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山本一脸严肃,“我刚刚收到秦妍发给我的消息,说京城沈家的千金就是我找了多年的仇人魅,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苏晴的心中一惊,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仿佛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山本先生,我这刚来你就给我讲了这么好笑的一个笑话,你是觉得我的生活过的太糟糕了吗?” 山本一脸严肃,皱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哈哈哈,山本先生,实在抱歉,这个笑话真是太好笑。”苏晴笑得花枝乱颤,等她停下来,山本的脸色已经有些黑了,苏晴端正了表情。 “山本先生,既然你这样问我了,说明你的心中对这件事也是抱有怀疑态度的。” “我确实不太相信这件事,从秦妍的口中知道了这个人以后,我还特意去打听了一下。” “然后结果让你大吃一惊?” “确实,沈清澜这个人我知道,她是画家冷清秋,这段时间在国际上算得上是炙手可热的青年画家,崛起得很快,她的娘家是京城的沈家,她的丈夫是京城傅家的人,沈家和傅家是什么样的家庭我相信山本先生肯定知道,这样的人家的孩子你觉得会是魅吗?” 山本对这些情况自然是了解的,只是…… “秦妍说沈清澜并不是在沈家长大的,中间有十一年的时间她并不在沈家。” “所以山本先生你是以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能成为世界第一杀手魅?”苏晴的语气中带着嘲讽。 山本一愣,是了,从头到尾他都将沈清澜的年龄忽略了,按照魅崛起的时间推算,那时候沈清澜才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要让他相信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竟然是人人谈之色变的世界第一杀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山本的脸沉了下来,“秦妍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这么明显的谎言她就能笃定我会信?” 苏晴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开口,“山本先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的谎言才能让人相信,这叫出其不意。你一开始不也要相信了吗?” 山本闻言,点点头,确实,这样的谎言出来,他的第一反应是不信,冷静下来之后就是怀疑,不是说沈清澜是沈家的千金就没有可能是杀手,毕竟魅的真实面目谁也没有见过。 刚刚被苏晴一提醒,山本倒是醒悟过来了,那时候的沈清澜年纪太小了,倒不是说道上没有年纪小的杀手,而是在那样的年纪很难达到那样的高度。 这么一想,山本确信了秦妍就是在欺骗自己,“只是她骗我做什么呢?” “据我所知,秦妍和沈家有过节,具体是什么过节我不太清楚,但是秦妍想要对付沈家是真的。”苏晴微微一笑,说道。 那这样就很好理解了,山本了然地点点头,“这次多亏你提醒,不然我可能就上当了。” 苏晴笑笑,“山本先生你高看我了,就算是我不提醒你,你也不会做这样冲动的决定。”而事实上,山本虽然是山口组的首领,但其人做事很冲动,这么多年能稳坐这个位置不动,也是个奇迹了。 打消了山本的疑虑,苏晴就离开了,只是离开之前,她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站在山本身边的二当家。 回到京城以后,苏晴没有去找楚云蓉,而是找了一家酒店好好睡了一觉,然后就在京城的各大景区闲逛,这个样子不像是来办事的,更像是来旅游的。 苏晴接到秦妍的电话的时候,正在游湖呢,“苏晴,事情进行地怎么样了?” 苏晴坐在船舷上,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语气不紧不慢,“正在进行中,这段时间对方不出门,我也接触不到。” “苏晴,你不要故意拖延时间。”秦妍冷声。 “我可没有拖延时间,我说的是事实,既然我答应了,这件事我就会帮你办到,你急什么。”苏晴是一点也不着急。 秦妍眯眼,眼中满是杀意,“这件事你给我抓紧时间,再给你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要见到楚云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只要楚云蓉和颜夕都在她的手上,秦妍就不信了,沈清澜还敢反抗。 苏晴看了看被挂断的手机,心中也泛起了愁,这件事到底应该怎么办?肯定不能真的将楚云蓉带过去,不然沈清澜就会再度受制于人,虽然现在颜夕也在秦妍的手上,但是一个总比两个好。 可是楚云蓉要是不带回去,恐怕秦妍那里也不好交代,而且就秦妍的性子,要是没有楚云蓉,她恐怕根本不会现身。 一时之间苏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 沈清澜一直在等秦妍的消息,其他人不信魅回来了,秦妍是一定会信的,秦妍肯定知道自己在向她发出挑战,可是她却迟迟不应战,这一点很不符合秦妍的性子,她到底在犹豫什么,或者说她在酝酿什么? “安,找到了。”就在沈清澜疑惑间,金恩熙忽然说道。 沈清澜回神,看向她,“确定地方了吗?” 金恩熙点点头,“已经确定了,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地方,但是他们的人手很多,我们想要将颜夕救出来难度很大。” 闻言,沈清澜没有丝毫的意外,秦妍这次是要跟她决一死战了,毕竟她的时间不多了,她不可能再像曾经那样,慢慢来,这样想着,沈清澜站起身来,将东西放在身上。 “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进去闯一闯。” “安,不管怎样,我们都会陪着你。”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嗯,我们一起。” 沈清澜将安德烈叫进来,几个人仔细研究了秦妍所在位置的区域地形。 这次秦妍换得地方是一座海边别墅,这座别墅的后面就是悬崖,悬崖下,是海。 悬崖很高,壁面相对光滑,她们想从悬崖下悄无声息地进入别墅基本等于不可能,也就是说她们想进去救人,就只能从正面进去。 除开恩怨不谈,沈清澜倒是对秦妍选择的这个地方十分满意,这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只是现在他们是对立面,这样的地方对于沈清澜几人来说却是犯了愁。 “安,我们似乎也只能从正面进去了。”安德烈严肃地说道。 沈清澜看着地图,指了指别墅后面的海域,“我想试试从这里进去。” “安,太难了。这片悬崖很光滑,根本没有落脚点,一个不小心就会从几十米的高空坠落到海里,十分危险。” 沈清澜自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从正面进去,她们要迎接的就是秦妍的最高火力,很有可能会没有救出颜夕,自己就全军覆没了,与其这样,不如冒险一试。 其他二人听了沈清澜的话沉默,过了一会儿,安德烈才开口,“安,你和恩熙掩护我,我从下面进去。” “不行,安德烈,论起徒手攀爬,我比你更在行。”沈清澜说道。 安德烈一僵,确实,他擅长的是远程攻击,狙击才是他的强项。论起这些野外生存能力,沈清澜才是最擅长的。 “安,我们要不要向艾伦寻求帮助?”金恩熙忽然开口,他们只有三个人,实在是有些少了,一旦被秦妍察觉,很难保证安全,更何况他们还要带着一个颜夕。 “我们这次是先救出颜夕,人越多越危险。”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说的事实,他们三个行动,还有可能悄无声息将颜夕救出来,要是人多了,就是双方死磕了,可是对方的手上有颜夕这个人质,而他们的手上呢什么都没有。 事情就这样定了,由沈清澜从后面的海域进入,安德烈掩护,万一被人察觉,那么金恩熙就从侧面吸引火力。 是夜,沈清澜三人换好了衣服,将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就出发了。 金恩熙和安德烈先行出发,而沈清澜则是从海域的另一边下水,她租了一条小船,晃晃悠悠地晃到了悬崖的底下,她抬头看向高达五六十米的悬崖峭壁,估量着从哪一边上去会比较容易。 悬崖果然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跟光滑,不过从夜视镜中可以看到,光滑的只是下半段,只要爬过一般,后面的就会比较容易,但是即便是一半也还有二三十米。 沈清澜拧眉,找了一个比较好落脚的地方,开始向上攀爬。 她爬的很慢,峭壁面常年被海水拍打,尖锐处早就被磨平了,一个落脚点和另一个落脚点之间相差很远。沈清澜面无表情,海水的腥气萦绕在鼻尖,她的心中想的却是傅衡逸和安安,她的丈夫和儿子还在等着她回去,所以她不能出事,也不会让自己出事。 安德烈和金恩熙潜伏在别墅周围的树上,一动不动,时刻注意着别墅里的一举一动,别墅里亮着灯光,四周时不时会有持枪的人在巡逻,根本就没有钻空子的可能性。 金恩熙的娃娃脸上有些凝重,不知道沈清澜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进行的顺利。 ** 另一边,当艾伦得到消息的时候,沈清澜他们已经出发了,艾伦的脸色大变,“快,带上所有的人跟我走。”艾伦对彼得说了一句,脚步匆匆。 这几天他们一直处于备战状态,所以集合起来倒是不麻烦。 彼得迅速叫齐了人手。 路上,艾伦联系了傅衡逸,没道理沈清澜在冒险,而作为沈清澜丈夫的傅衡逸却茫然不知。 傅衡逸听到艾伦说沈清澜自己去救人了,脸色阴沉一片,而藏在眼底的却是深深的担忧和害怕,清澜,你要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今晚的天气并不好,海上的风很大,时不时会有浪头拍打在悬崖上,沈清澜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打湿了,她没有回头去看脚下,而是盯着上面,爬到一半,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硕大的雨滴打在脸上,带来一丝丝的疼痛,沈清澜扎眨眨眼,继续往上攀爬。 “安德烈,下雨了。”金恩熙发愁,那个悬崖原本就难爬,现在又下起了大雨,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一个不小心,沈清澜很有可能就会掉下去。 “我们要相信安。”安德烈压低了嗓音,轻声说了一句,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安心等着,不能轻举妄动,以免破坏了沈清澜的计划。 金恩熙点点头,脸上愁容未消。 别墅里,秦妍再一次给苏晴打电话催她行动,她已经等不及了,她不想再等下去了,她想现在就弄死沈清澜,灭了沈家。 但是苏晴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气得秦妍将手机砸了一个粉碎。 “夫人,不要为了一个不听话的人生气。”管家安慰她。 秦妍脖子上青筋暴跳,显然是被气狠了,“这个混账东西,还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是吧,翅膀硬了就想飞,也要问我同不同意。” “夫人,等她回来,必然不能让她轻易离开,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将她留下来,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而此时的管家和秦妍根本不会想到,他们以为还在京城的人此刻已经到达了Y国的机场,正在往这里赶。 秦妍平复着呼吸,听着窗外的瓢泼大雨,点点头,她现在的身体需要的是更多的休息。 管家将秦妍推到房间里,自然有女佣上前将秦妍抱到床上。 “管家,颜安邦来了吗?”秦妍叫住了即将走出房门的管家,问道。 管家停下脚步,“应该已经到了。” “将这里的地址发到他的手机上,他应该已经很想念颜夕了。” “是,夫人。” 秦妍勾唇一笑,一旁的女佣无意中看到这一幕,身子不自觉抖了抖,刚好被秦妍给看到了,秦妍眼底一寒,“管家。” 管家立刻明白了秦妍的意思,没等女佣反应过来,一颗子弹已经穿透了女佣的胸膛,女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妍,即便是身体倒在了地上,眼睛依旧没有闭上。 管家叫了两个人,将女佣的尸体抬出去,又将房间打扫干净,这才离开。 雨势越来越大,沈清澜被雨水打得睁不开眼睛,闭了闭眼,又睁开,雨水流进眼睛里,带着色意,让人很难受,但是她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神情木然。估摸了一下她距离悬崖顶端的位置,按照目前的速度,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 天空中时不时闪过一道闪电,给漆黑的夜空带来一瞬间的光亮,要是此刻有人能够看见峭壁上的人,定然会很惊讶。 而沈清澜就是借助这一点点的闪电之光看清楚向上攀爬的路,耳边是海浪拍打在峭壁上的声音还有巨大的,仿佛响彻在耳边的雷声。 她瞅准下一个落脚点,刚刚抬脚,右手握着的石块忽然就松动了,身体瞬间下坠,她一惊,迅速掏出军刀狠狠插入到峭壁当中,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一个尖锐的突出的石块,这才稳定住了身形,而距离刚刚她所在的位置,大概下降了有五米。这里距离海面已经差不多有三十米的距离了,这要是摔下去,运气不好的估计就要去找阎王爷喝茶了。 沈清澜站稳了,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看着悬崖顶端,还有差不多二十米左右的距离。继续一步步向上爬行。 ** 一天前,南城。 颜安邦收到了一个快递,是从Y国寄来的,他知道颜夕最近在旅行,还以为是颜夕寄给他的,心中不免高兴了一下,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快递包裹。 里面是一个U盘,颜安邦疑惑,颜夕好端端的给他寄一个U盘做什么?他将U盘插进电脑,刚打开里面的内容,脸色就变了,视频中是颜夕疯狂的样子,就如他曾经见到的一般。 “秦妍。”两个字,带着泣血的悲伤。 颜安邦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直接买了机票飞往了Y国。 颜安邦抵达的地方是秦妍之前所在的地方,自然没有看到人,正在犯愁呢,手机就响了,是一个地址,颜安邦想也不想的,就赶往了上面的地址。 沈清澜爬到悬崖顶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正是人最困乏的时候,正如她所料的,这座悬崖上根本没有看守的人,大概是就连秦妍都不相信,有人能徒手爬上这么高的悬崖吧。 沈清澜的手上有血迹,却很快被雨水冲刷,这是刚才她滑下去的时候被尖锐的石头给割伤的,她没有理会那道伤口,伸展了一下身子,轻轻在耳钉上敲击了两下,金恩熙和安德烈顿时就知道沈清澜已经顺利抵达了地点,两人纷纷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出事。 沈清澜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别墅的后花园,说是后花园,其实并没有很大,就是栽种了几棵花花草草而已。观察了一下四周,找准了一个开着窗户的房间,再一次爬了上去。 这一次她的动作很矫健,只是用了几十秒就到了窗户边,她趴在窗沿上,先是往里面看了一眼,没看见房间里有人,这似乎是个空房间。 手撑在窗台上,沈清澜一个利落地翻身就进入了房间,迅速闪到窗帘后将自己隐藏好。 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虽然雷声很大,但是仔细听之下,还是能知道这个房间里真的是空无一人的。沈清澜轻轻松了一口气,刚才攀爬峭壁的时候消耗了她打量的体力,她也需要休息一下。 给金恩熙他们发了一个暗号,沈清澜随意地在地上坐了下来,她没有这个别墅的地形图,也并不清楚颜夕到底被关在哪里,她需要一间间地找过去,要是运气不好,在找到颜夕之前就被人发觉了,那么也只能怪她倒霉了。 坐了大概十分钟,沈清澜的力气恢复了六七成,她就站了起来,她走路很轻,几乎听不见脚步声,刚刚休息的时候,她已经将衣服上的水拧干了,虽然依旧浑身湿透,但是起码不会往下滴水。 她走出这个房间,借助从窗外透进来的闪电的光芒,大致打量了一下,发现隔壁就是一间房间,这里是二楼,沈清澜瞅准了楼梯的位置,悄无声息地走下楼去。 也亏了这场大雨,将黑夜中的声音进行了完美的隐藏,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行动,别墅里的人该休息的都在休息。 沈清澜顺利来到一楼,随手打开了一间房间,是个空荡荡的客房,没有任何人居住,她想了想,关上房间门,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次的房间里面是有人的,打着呼噜,明显睡得很熟,她将门轻轻关上,尽快不惊动里面的人。 沈清澜一连打开了三个的房间,除了两个房间是有人住的,另一个房间也是个空房间,但是这里面都没有颜夕。 沈清澜的视线看向了最后的一间房间,这个房间在一楼的最角落,看着就像是个储物间,她走过去,看了一眼,门上有一把锁,此刻已经锁好了。 她的手边没有合适的开锁的工具,想了想刚刚走过的地方,似乎离厨房不远,她摸进厨房,找了半天,才找到一根细铁丝。 回到储物间,三下五除二,门锁就被沈清澜给打开了,她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却并没有进去,因为她听到了很小的抽泣声,在窗外的雨声的映照下显得很微弱,但是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直觉告诉她,里面的人就是颜夕。 她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先慢慢打开了房门,往里面看了一眼,这里面确实就是一个储物室,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而在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影,缩成一团,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沈清澜清楚地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就是颜夕无疑。 就刚刚那瞬间,她看见颜夕将自己蜷缩成了一个球,窝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刚刚她听到的那阵子微弱的抽泣声就是颜夕发出的。 沈清澜的心一痛,快步走向了颜夕,颜夕察觉到有人靠近,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幸好这个时候天空中一道雷声炸响,完美的将她的尖叫声掩盖,没有引来其他人,要不然就刚刚那动静,绝对可以惊动这座别墅里的大部分人。 沈清澜脸色一变,一把捂住了颜夕的嘴巴,颜夕开始剧烈挣扎,沈清澜死死地抱着颜夕,在她的耳边说道,“颜夕,是我,我是沈清澜。” 颜夕对沈清澜的话充耳不闻,奋力挣扎着,沈清澜看着她疯狂的样子,心猛地沉到了谷底,颜夕忽然对着沈清澜的手就咬了下去,沈清澜疼的一下子皱紧了眉头,却没有推开颜夕,反而是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颜夕,小夕,是我,我是沈清澜,我来救你了。” 沈清澜能感觉到自己手上已经出血了,大概是血腥味再度刺激了颜夕,她放开沈清澜的手就要喊出声,沈清澜一把捂主她的嘴,“颜夕,不要叫,姐姐带你回家,你乖乖的好不好。” 颜夕还在挣扎,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理智,除了挣扎还是挣扎,眼看着时间慢慢过去,这里的动静一个不小心就会引来这里的人,沈清澜无奈之下,只好一个手刀将颜夕给砍晕了。 颜夕倒在沈清澜的怀中,她借助闪电的亮光,匆匆看了一眼颜夕的身上,除了衣服皱了之外,身上倒是没有其他的伤痕,就是不知道秦妍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将过往的记忆都想起来,癔症复发了。 “颜夕,对不起。”空气中,是沈清澜略带哽咽的声音。 颜夕的头枕在沈清澜的肩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沈清澜将颜夕背在背上,用绳索将她绑好,这些绳索是她特意带来的,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这间储物室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那道门,没想到刚刚走出去,就碰上了正好起床去厨房倒水喝的女佣,女佣看见突然出现在客厅里的人,先是一呆,与沈清澜大眼瞪小眼,然后终于反应过来,张开嘴就要大声呼叫。 沈清澜眼神一寒,寒光闪闪的军刀就先一步飞了出去,正中女佣的喉咙,将她的喊声撕裂成破碎的声音,混合着雨声,消失在夜色中。 女佣的尸体倒在了地上,血色蔓延到地板上,沈清澜面无表情地将军刀拔出来,朝着厨房方向走去,刚刚她去厨房找东西的时候发现厨房正对着悬崖方向。 她从厨房的窗户翻身出去,因为背着一个颜夕,她的动作没有了来时的矫健,一个不小心,碰掉了放在琉璃台上的碗碟,碗碟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这里的动静终于还是吵醒了部分并没有睡死过去的人。 沈清澜眼神微变,加快了动作,很快来到了悬崖边,只是这悬崖爬上来不容易,想要安全下去更难,尤其是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 “有人闯进来了。”别墅里,有人起床查看动静,看到了客厅里女佣的尸体,顿时大声叫到,这一生喊叫,顿时将大家都给叫起来了,管家迅速翻身下床,跑出了房间。 别墅里瞬间亮起了灯光,守卫在正门口的几个人冲了进来两个,“管家,没有看到人闯入。” 管家的视线看向了厨房,“后面的悬崖。” 看到别墅里瞬间灯火通明,安德烈和金恩熙就明白沈清澜被发现了,毫不犹豫的,安德烈按下了扳机,将门口的两个人击毙,黑夜中的枪声总是格外的明显,众人一听,顿时朝着正门口的方向冲去。 安德烈开了两枪之后就暂停了,他的目的是吸引众人的视线和火力,为沈清澜的撤离赢得时间。 沈清澜也听到了枪声,知道安德烈已经开始行动了,往四面看了看,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将近六点,尽管下着大雨,但是天边已经开始泛白,视线不再那么昏暗,倒是让沈清澜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她刚刚爬上来的悬崖光滑,但是在另一边,大概距离这里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悬崖上却生长着藤蔓。 沈清澜眼中闪过一抹惊喜,朝着那个方向跑去,脚步忽然落下了一颗子弹,沈清澜迅速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管家正带着人朝着她这个方向开枪。 沈清澜回身,两手上就出现了两把手枪,对着管家的方向连开数枪。 听到了这边传来的枪声,已经吸引了部分火力的金恩熙迅速往这个方向靠拢,沈清澜身上的子弹不多,她要去保护她。 安德烈的枪法很准,一枪一个,枪枪命中,因为是远程攻击,对方的人很难找准他的身影,一时之间反倒是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且安德烈的位置并不是固定不动的,给人的感觉就是暗处隐藏了不止一个狙击手,这个方向领头的人并不是管家,那人见此,反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沈清澜见已经被发现了,自然也不再躲躲藏藏,双方的火力交战很是激烈,管家见状,抬手对着沈清澜的背后就是一枪,对准的正是颜夕。 沈清澜察觉到身后的破空声,下意识地一个转身,弯腰,那枚子弹就擦着她的肩膀飞了过去,给她的手臂上的肌肤带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这是被擦伤了。 沈清澜顾不得查看伤口,转身往树林里跑,这座别墅的一边连着山林,一边连着海滩,要是度假,那环境是极好的。 已经被发现了,那么跳下悬崖的危险性就大大增加了,要是在半空中的时候,管家他们割断了绳索,那么沈清澜和颜夕都只有葬身大海的分,要是逃进山林,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子弹落在脚边,雨水打在脸上,背上还背着一个人,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糟糕透了,沈清澜一边逃跑,一边跟金恩熙他们取得联系,临时改变作战计划,往树林里撤离,至于怎么逃出这里,先不管了。 ** 傅衡逸和艾伦正在往海边别墅赶来,“再快点。”傅衡逸催促。 开车的是艾伦的一个手下,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傅衡逸,根本不理会他的话了,傅衡逸的脸一沉,没等他开口,坐在司机身边的彼得就一把掌打在了司机的头上,“你这是蜗牛爬吗?赶紧的。” 司机可以不听傅衡逸的话,但是却不能不听彼得的话,被彼得打,也不敢有丝毫的意见,一脚踩下了油门,却不敢踩到底,一脸为难地说道,“彼得先生,现在下着大雨,这里的路又是拐来拐去的,很不好开车,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摔下悬崖。” 彼得自然知道这里的路不好开,这里虽然临海,但是也靠山,要去那幢海边别墅,就要走一段盘上公路,当初修建道路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将这段路修的很难走,就是大晴天,视野良好的情况下这个路段也时不时会发生交通事故。 所以修建在这里的海边度假村尽管建造完成后的宣传力度很大,但是实际购买的人却没有多少,加上这边生活设施很不便利,很多生活用品都要开一个小时的车去最近的小镇上才能买到,久而久之,这里反倒是荒废了,这也是秦妍敢选择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你就尽量开快点。”彼得说道,这是个没眼力见的,没看到艾伦的脸已经黑了吗,这个人现在就是一个大杀神,一个不小心,神经病就会发作。 “看来你的手下也不过如此。”傅衡逸冷声说道,艾伦闻言,盯着司机的后脑勺,眼神冰冷。 司机被艾伦看的浑身发冷,再度踩下了油门,结果车子一个控制不住,眼看着就要往悬崖的方向冲过去,彼得一惊,扑过去猛打方向盘,司机也算是反应快,一脚踩下了刹车,车子这才停了下来。 车子刚停稳,傅衡逸就打开了车门下车,一把将司机拉出来,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坐好了。”傅衡逸淡淡说了一句,话音刚落,车子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上一篇   442.命运的齿轮

下一篇   444.秦妍,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