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命运的齿轮

苏晴嘴角轻勾,“山本先生,秦妍必然还会找你,这个女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 “她找我无非就是那套说辞,我不理会就是了,倒是你,这次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马上就走,你知道我的,我在一个地方待不住。”苏晴说道。 山本一脸的遗憾,“那真是太遗憾了,你每次都是行色匆匆,让我想好好招待你都不成。苏晴、这样会显得我这个主人家不热情。” 苏晴笑,“下次会有机会的,这次也是正好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 山本一怔,“这次这么急吗?” “嗯,我有些事情必须去处理。”苏晴站起来,“下次我一定会来找你,那时候我就要赖在这里不走了。” 山本闻言,爽朗一笑,“哈哈,我求之不得,欢迎你来。” 苏晴挥挥手,走得潇洒,只是等她走出山本的家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她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站在原地想了好久,最后笑了,“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她想了想,给秦妍打了电话,秦妍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晴,眼神冷漠,“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 苏晴轻笑,漫不经心的语气,“任务失败了,我这不是怕你责罚我嘛,哪里还敢出现。” 秦妍一见她这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苏晴,你当真以为我非你不可了?一颗无用的棋子,我随时可以舍弃。” “你当然可以舍弃我。”苏晴沉了脸,“不过你也不要忘记了你现在自己的处境。就你现在的样子,你以为你的手下还有多少人可以用,对了,你在联系山本是不是,放弃吧,我刚从山本那里回来,他是不会帮你的。” “你做了什么?”秦妍眯眼。 “唔,怎么说我上次的任务也失败了,自然是要将功补过啊,知道你在联系山本,我就巴巴地跑去找他,结果被人给赶出来了,要不是我逃得快,估计我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那里了,山本还让我给你带句话,欠下的债终归是要还的。我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山本那么愤怒。” 秦妍盯着苏晴,眼神打量,似乎在分辨她的话的真假,苏晴任由她打量,神情十分坦然。 片刻后,秦妍收回视线,看着自己的指甲,淡淡地说道,“既然山本那条路走不通了就算了,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将沈清澜的母亲给我带来。” “这件事你为什么要让我去做?”苏晴不满。 “就因为我是你的主人。”秦妍冷声说道。 “那带来之后呢,你想做什么?” “这就是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了,苏晴,上次的事情我现在暂时不追究,但是你要是再失败,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苏晴低着头,眼底的杀意弥漫,“知道了,还有事情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秦妍闭上眼,苏晴见状,直接走了。 走了几步,苏晴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秦妍,“你将颜夕带回来关在哪里了?” 秦妍睁开眼睛,眼神防备,“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管的。” 苏晴撇嘴,“不说就不说呗,我可是听说了,这个颜夕跟你的女儿长得有些像,我想看看她长得什么样。” “住口,我没有女儿。”秦妍厉声呵斥,“苏晴,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提就算了。”苏晴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妍看着苏晴离开的背影,心中的防备渐深,这个苏晴现在是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看来当初就应该听管家的,用药物控制她,现在却是迟了。 “管家,等苏晴将楚云蓉带来之后就找个机会将苏晴给解决了吧,我的身边不需要不听话的人。” “夫人,苏晴不是那么好除去的,这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管家一脸的为难,苏晴翅膀已经硬了,控制不住的。 秦妍闻言,更加懊恼,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这是一群白眼儿狼,都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 “颜夕呢?” “还在地下室关着。”管家说道,自从带回来之后,颜夕就一直没有醒来,那帮人的药用的太多了,颜夕至今处于昏迷状态。 “还没醒?”秦妍皱眉。 “是的,一直没有醒,不过生命体征正常,想必这几天就会醒了。” “给我弄醒她,他父亲欠的债,她还没还完呢,以为忘记了就没事儿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对了,给我将视频录下来,寄给颜安邦。” 秦妍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话,管家眼神微闪,低下头,“是,夫人。” “哗啦。”一盆冷水浇在颜夕的身上,颜夕皱眉,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环境很昏暗,她看不清四周,只觉得头疼欲裂,她伸手揉着太阳穴,试图缓解疼痛。 “终于醒了?”嘶哑的女声在黑暗中响起,颜夕一惊,寻声看去,地下室里瞬间亮了起来,这是一个酒窖,周围放着一排排酒柜,上面全是各式各样的酒瓶子。 颜夕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认出了她的是谁,“是你将我绑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她故作镇定,但是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她内心的害怕。 秦妍微微一笑,只是这个笑容在她仿佛骨架子的脸上显得十分狰狞可怖,“我想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 “对了,你应该还不清楚我是谁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妍,是你父亲曾经的情妇,也是前妻,你的母亲就是被我弄死的。” 颜夕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向了秦妍,“不要这么惊讶,不然等下你岂不是更加受不了?你是不是总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你失忆了。” “不要说了,你闭嘴。”颜夕抱着脑袋,惊恐地喊道,她不想听,她什么都不想听,她现在只想回家,她要去找道格斯,她不要待在这里。 秦妍冷笑,“故事还没讲完,你想听也好,不想听也好,都要给我听着,我会让你慢慢想起来被你遗忘的那段往事的。”她给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管家点点头,上前一把将颜夕从地上拉起来。 颜夕剧烈挣扎,“你放开我,我不要去,我哪里都不去,你放开我,救命。” “喊吧,你就算是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秦妍冷冷地说道。 颜夕的力气终究敌不过管家,被管家扯着拉出了地下室,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管家将她推了进去,颜夕摔在地上,惊恐地后退了几步,定定地看着管家。 管家只是看了她一眼,很快就出去了,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管家离开后不久,显示屏忽然就亮了,屏幕上出现了一副画面,黑暗的房间,一个女孩坐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将头紧紧地埋在双腿间。 很快,一个男人就走进了房间,一边走,一边脱着衣服,笑着朝那个女孩子走了过去,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的几个男人。 颜夕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屏幕,神情惊恐,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相似的画面,黑暗的地牢,剧烈的挣扎,绝望的呼喊,被贯穿的撕裂般的疼痛,无休无止的折磨…… 颜夕抱着脑袋,发出一声声惨叫,耳边是从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女人绝望的哭喊,男人兴奋的笑声,交织在她的耳边,配合着她脑海中的画面,一次次撞击着她的心灵。 “啊!”颜夕的瞳孔猛地放大,“放开我,不要碰我,走开……” 苏晴正要离开,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眼神一凝,朝着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就看到管家正站在一个房间的门口,苏晴眼神微变,“管家,你在做什么?” 管家看到苏晴,一点也没有避讳的意思,“你现在重要的是去办夫人交代你的事情。” “里面的人是谁?”苏晴冷声质问。 管家避而不答。 “走开,不要碰我,走开,救我,大姐姐,救我。”绝望的哭喊从门内传出来,苏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她一把推开管家就要进去,枪口顶上了她的太阳穴,“苏晴,我劝你不要管闲事。” 苏晴冷笑,无视了顶着自己的那把枪,“这个闲事我还就管定了。有本事你现在就开枪。” 她和管家对峙,管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过了很久,放下了手中的枪,侧开了身,现在就算是进去了,里面的人估计也已经想起来了,目的达到了,苏晴想看就看吧。 管家这么干脆,让苏晴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她打开房间的门,首先看到的就是电视机上的画面,她拿起桌上的花瓶就朝着电视机砸去,电视屏幕瞬间被她砸得粉碎。 巨大的屏幕碎裂声惊得颜夕尖叫一声,往角落里缩了缩。 “不要,不要过来。”苏晴刚刚走近了两步,就听见了颜夕惊恐的声音。 她停下脚步,放柔了嗓音,“好,我不过去。” 颜夕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苏晴看着她,眼底有一丝心疼,她知道颜夕这个人,也知道秦妍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其实过去的恩怨中,最无辜的就是颜夕这个孩子,但是她受到的伤害偏偏最深,原以为在那样的情况下,秦妍总该放过了颜夕,没有想到终究不她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苏晴轻轻挪动着脚步,往颜夕的方向靠近,颜夕感觉到有人靠近她,立刻爬到了桌子底下,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嘴里呢喃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苏晴看着她满脸的无助与绝望,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颜夕,不要害怕,没人伤害你。” “呵呵,苏晴,你现在倒是变得心软了。”秦妍的声音在苏晴的身后响起,苏晴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被冷漠所代替,她转身,冷冷地看着秦妍,“不过是个无辜的孩子,你至于这样残忍吗?” “无辜?这个世界上最不无辜的就是沈家和颜家的人,苏晴,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有什么资格指着我,你不过就是我养的一条狗,现在翅膀硬了,就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 苏晴听到这话,微微一笑,“那你肯定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狗急跳墙,秦妍,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手下了,你应该没有忘记吧,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我帮你做十件事,我就离开你,现在这是最后一件事。” 秦妍神情一僵,她还真的是忘记了这件事,只要苏晴将楚云蓉带回来,那么他们之间的契约关系就结束了。 “那又如何,最后一件事你还没有去做,至少现在你还是我的手下。”秦妍冷漠地说道,“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苏晴,你心中不管对我有多少的怨气与恨意,你都给我藏好了。” 苏晴忽然笑开,“哈哈,我对你怎么会有恨意呢,你想多了,现在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我看颜夕的状态就算是不疯也离疯不远了,既然这样,我现在可以带走她了吗?” “带走她?你以什么资格带走她?带走她之后你又想做什么?”秦妍紧紧盯着苏晴的眼睛,试图通过她的眼神看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苏晴神情不变,任由秦妍打量,“就是看不惯你的作为而已,秦妍,你也是一个女人,你明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秦妍忍不住笑了,“你说这话不可笑?苏晴,你知道这几年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做出了多少的事情吗?” 苏晴神情一变,眼底的寒意渐浓,只是就在管家一脸防备地看着她,随时做好了保护秦妍的姿态时,苏晴笑了,“你说得对,我确实是多管闲事了,既然你不愿意将人交给我,那就你自己留着吧,你想如何就如何,反正跟我也没有关系。”苏晴说完,看都不看颜夕一眼,离开了别墅。 秦妍看着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的颜夕,对着管家说道,“将她跟我看紧了,必须任何人来看她,然后将她的情况给我记录下来,我要让颜安邦好好欣赏一下他宝贝女宛若疯子的样子,我要让他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与悔恨之中,永远不得安宁。” “是,夫人。”管家一边应道,一边推着秦妍离开了这里。 颜夕抱着脑袋,低着头,眼神呆滞,嘴里喃喃。 ** 苏晴离开别墅以后,脑中总是不断回想起颜夕刚才的样子,犹豫了很久,还是给沈清澜发了一封邮件,将颜夕所在的地方告诉了沈清澜,连同这里的守卫。 这里可以说是秦妍所有的力量集中地,表面上就有不少人,暗地里有些什么人就连她都不清楚,自从上次的任务失败之后,秦妍明显对她生出了很浓的戒备心,任何事情都避开她,她看到的都是最表面的东西。 邮件显示发送完毕之后,苏晴就离开了Y国,当初她答应了秦妍替她做十件事,上次告知楚云蓉真相其实是最后一件,只是那件事情失败了。 苏晴离开以后,秦妍忽然叫管家转移了阵地,“夫人,我们是不是想太多了,苏晴这人虽然不好控制,但是是一把很锋利的剑。” 秦妍沉着脸,冷声说道,“是不是想多了很快就知道了,半个小时之内立刻撤离这里。”这次也算是她对苏晴的一个考验,要是苏晴真的跟沈清澜没有关系,那么苏晴自然可以安然无恙,否则…… 秦妍的命令管家自然不会违背,“夫人,那颜夕呢?” “自然是要带上的,这可以我的底牌。”秦妍说道,嘴角轻斜。 沈清澜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正和金恩熙几个在一起,“安,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金恩熙有些犹豫。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去看看,万一是真的呢。”沈清澜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金恩熙见状,也跟着站起来,“安,我们跟你一起去。” 沈清澜没有拒绝,和金恩熙还有安德烈一起来到了邮件上说的地方,只是已经是人去楼空了,这样的情景和当初在京城那一幕是多么的相似。 “安,该不会这个人在耍我们吧?”金恩熙沉着脸说道,她已经看过这幢别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沈清澜倒是不觉得对方是在骗自己,只能说亲眼太过狡猾,她仔细地查看着这个房子里的每一处角落,脚步忽然在颜夕曾经待过的房间里顿住,她定定地看着桌子底下,那里,静静地躺着一条手链。 “安,怎么了?”金恩熙见她不动了,疑惑地问道。 沈清澜不说话,上前将手链捡起来,金恩熙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安,这条手链有什么不对吗?” “这是去年颜夕生日的时候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一条。”她将手链翻过来,果然在手链大的背面有一行很细小的字,那是沈清澜对颜夕的祝福,当时颜夕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很开心,说过会一直待再手上。 现在这条手链却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说曾经颜夕就是被关在了这个房间呢? 沈清澜四处打量着眼前的房间,除了电视屏幕被砸得粉碎,弄得一地狼藉之外,这个房间里暂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安,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秦妍应该已经知道了你的消息,但是却迟迟不出现,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金恩熙皱眉。 沈清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金恩熙再度开口。 沈清澜将手链握在手心里,紧紧的,缓声开口,“走吧。” “苏晴这个女人果然不可信。”秦妍听着手下传回来的消息说道。 管家自然也听到了这个话,等到手下离开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夫人,苏晴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跟沈清澜怎么会扯上关系?” 这也正是秦妍疑惑的地方,原本只是临时起意的试探,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她发现这样的事情,秦妍此刻的心中除了被背叛的愤怒,还有滔天的恨意。 “管家,等苏晴将人给带回来之后,就不要让她活着离开了,既然是一条不听话又不忠心的狗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她轻描淡写地说道。 “夫人,这样一来,我们很有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管家犹豫,现在这个时候并不是解决苏晴的好时候,尤其是山本已经明确拒绝了他们合作的提议,而其他的老大这两天的态度也是犹豫不定的情况下。 秦妍自然知道这个,但是她无法忍受苏晴的背叛,她的身边怎么可以出现背叛者,“不惜一切代价,她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她背叛的事情,你找个机会给她吃点东西。” 管家神情微僵,“夫人,确定要这么做吗?” 秦妍冷眼看向管家,“现在我的话对你也不管用了?” “不敢,夫人,我明白了。” “下去吧,我要休息了。”秦妍闭上眼睛,满意地说道。 管家欲言又止,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离开了。 ** 艾伦将所有能联系的人都联系了一遍,就像他预料的那般,他还活着的消息虽然让那些人很惊讶,但是秦妍可以给他们的东西,艾伦同样可以给,加上艾伦是卡尔的亲儿子,这个面子他们还是相当愿意给的,毕竟艾伦的要求也只是让他们保持中立而已。 秦妍得知了那些人临阵倒戈,没有一个人愿意帮着她,气得直接将房间都给砸了。 “一帮见利忘义的老混蛋,现在我还没有完蛋就急着落井下石了,他们真的以为我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秦妍气得胸口上下剧烈起伏,“艾伦,真的不能留了。” 她眯眼,“将沈清澜就是魅的消息告诉山本,还有,将这件事给我透露出去。” “夫人,这样子沈家和傅家都会被逼的狗急跳墙的,而且我们手里没有证据,恐怕人家根本不会相信。” “没有证据就给我制造证据,这些事情还需要我教你吗?” “时间上恐怕也会来不及。”现在的时间真的是太紧了,虽然他们及时换了地方,沈清澜并没有找到他们,但是管家心中有预感,沈清澜迟早会找到这里。 秦妍认真考虑了管家的建议,现在临时制造证据确实容易漏洞百出,而且傅家和沈家在京城盘踞多年,原本关系就好,现在还是姻亲,牵一发而动全身,想同时让两家出事,按照她目前的能力来说确实有些勉强了。 “这件事暂时先放放吧。”秦妍说道,她也不是听不进去意见的人,知道管家说的是实话,也只能暂时先放弃,“不过,沈元易那个老头子必须知道,我倒是想看看,等他知道了自己捧在手心的心肝宝贝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想怎么办。” “好,这件事我马上去办。”管家说道,而这件事管家的效率确实很高,苏晴人都还没到京城,管家的快递就已经到了。 快递里面只有一封信,沈老爷子看完信以后,在亡妻的遗像前站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楚云蓉进来叫老爷子吃饭。 “爸,您在想什么呢,叫了您好几声您都没应。”楚云蓉疑惑地问道。 沈老爷子回神,将手中的信放进上衣口袋了,楚云蓉看到了那封信,不过却没有想去看的想法,“没事,刚才想到澜澜她奶奶了。” “爸,过几日我陪您一起去看看妈吧。” “再说吧,这人老了就不愿意动了,不是说吃饭吗,走吧。” 楚云蓉上前扶着老爷子,“安安呢?”沈老爷子想起自己的宝贝曾外孙。 “在楼下玩呢,宋嫂在看着,不会有事的。”楚云蓉说道,这几天她都没有出过门,一直在家里带孩子,安安这孩子也是好带,只是晚上睡觉前见不到沈清澜都会哭闹,而这几天沈清澜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就连傅衡逸的都打不通,这让楚云蓉的心中充满了不安。 “清澜和衡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电话总是关机。”楚云蓉跟老爷子抱怨。 沈老爷子想起傅衡逸临走前跟自己说的那番话,淡淡开口,“有衡逸在不会有事的,这件事衡逸已经跟我说过了,你就不要多问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这几天他们两个不在,安安的情绪不太稳定,你有时间就多陪陪安安。” 虽然沈清澜已经跟沈老爷子说过了楚云蓉的病痊愈了,但是到底是病了这么多年,沈老爷子并不确定是否会复发,有些事情能不让楚云蓉知道就不要让她知道吧。 客厅里,安安看见下楼的两个人,就迈着小短腿朝着二人走来,宋嫂在他的身边护着他,避免他摔得狠了,安安走的摇摇晃晃,没走几步就摔了,宋嫂也不去扶他,楚云蓉看见了,也只是蹲下身,朝着安安伸出了双臂,拥抱的姿势。 安安抬头看看几个人,见没有人上来扶起自己,就自己爬了起来,坐在地上不动了。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已经很皱了,那是沈清澜的照片,昨晚上安安哭闹不止,怎么都不肯睡,就连嗓子都哭哑了,楚云蓉又联系不上沈清澜和傅衡逸,就拿了一张沈清澜的照片塞进安安的手里,谁知道安安就真的不哭了。 今天一天,安安都将沈清澜的照片拿在手里,时不时看看,这不,好好的一张照片就被他给弄皱了,还被撕坏了一个角。 楚云蓉见着他又拿着沈清澜的照片,顿时就心疼了,走过去将安安抱起来,“我的宝,不难过,妈妈再过几天就回来了,外婆去给我的宝做米糊糊好不好?” 安安咯咯笑,一点也不见难过的情绪,拿着照片挥了挥,“妈妈。” “对,那是妈妈,我们宝宝最爱的妈妈,肚子饿不饿?” “饿,吃。”安安吐出两个字,他现在可以大致理解大人们跟他说的日常话,但是吐字却不连贯,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好在楚云蓉带安安的时间也比较多,对于他的话能够理解。 “爸,您先吃,我先给安安煮个米糊湖。”楚云蓉回头对沈老爷子说道。 宋嫂站起来,“云蓉,你先去吃饭吧,我去做,安安也喜欢吃我的做的。” 楚云蓉想起自己那怎么也进步不了的厨艺,笑了笑,“好,麻烦宋嫂了。” 吃饭的时候,楚云蓉的心思虽然在安安的身上,可也察觉出了沈老爷子今天有些心不在焉,“爸,您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见您胃口不太好。” 沈老爷子回神,摇头,“没事,人老了,就吃不下多少东西了。” “爸,您真的没有不舒服吗?要是有,你可千万不要隐瞒我。”楚云蓉不放心。 “真的没事,你吃你的。”楚云蓉见沈老爷子似乎真的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这才继续吃饭。 吃完饭,沈老爷子在楼下陪了一会儿安安,见他玩积木玩的开心,就起身上楼了。回到书房,他将门给关上,然后就给沈谦去了电话。 沈谦的个人电话打不通,但是老爷子想要找人自然是能找到的。 沈老爷子在电话中什么都没说,就说家中有事让他回来一趟,沈谦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阿谦,你怎么回来了?”楚云蓉看见回来的沈谦,很惊讶。 沈谦笑笑,“回来拿一份重要的文件。” “外公。”安安忽然叫道,吐字清晰。 沈谦惊喜地看着安安,这是安安第一次这么清楚地叫他外公,他蹲下身,看着安安,“安安,你刚刚叫我什么,再说一次。” “外公。”安安很配合,虽然语速有些慢,但确实就是外公二字,说的格外清晰。 沈谦爽朗一笑,将安安抱在怀里,狠狠亲了几口,一直到安安嫌弃地皱起了眉头,这才放开他,“我们安安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安安受了一顿口水的洗礼,有些不高兴,看向楚云蓉,楚云蓉马上明白了外孙的意思,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安安的小眉头顿时就舒展开了。 沈谦看的目瞪口呆,“他刚才是嫌弃我了吗?”他不相信地问着楚云蓉。 “是啊,你被安安嫌弃了,安安现在长大了,不喜欢人家亲他。”楚云蓉笑着说道。 沈谦摇头失笑,伸手摸摸安安的头发,“真是人小鬼大。”站起身,就要走。 “妈妈。”安安又叫了一声,沈谦低头看着外孙,只见安安低着头,看着地面,像是无意识地喊了一声妈妈。 “你去忙你的,这几天清澜不在,安安想妈妈,时不时会叫一声。”楚云蓉解释道。 也因为沈清澜不在,安安这几天算是彻底断了母乳。 沈谦还不知道神清澜和傅衡逸走了,脚步一顿,“清澜不在?她去哪里了?” 楚云蓉皱眉,“我也不清楚,现在连手机都打不通了,不过她是和衡逸走的,有衡逸在身边,出不了事情。”她对傅衡逸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 沈谦想到老爷子打电话让他回来时严肃的语气,心中顿时有了一些猜测,“行,我先进去了,我看安安心情不太好,你带着他在大院里走走吧,多跟同龄小朋友玩玩。” 楚云蓉眼睛一亮,她也是傻了,怎么没有想到这一茬,“还是你提醒了我,我带安安串门去,你进去吧。”说着就将安安抱进婴儿车里,推着婴儿车去找邻居串门了。 沈谦没有在一楼看到老爷子,直接去了二楼的书房,敲敲门,“爸。” “进来吧。”沈老爷子苍老而浑厚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沈谦推开房间的门,就看见沈老爷子正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花园,“爸,您匆忙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沈老爷子转身,没有说话,而是将手里的信递给了沈谦,沈谦接过,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神情,沈老爷子心中顿时就明白看了,“你早就知道了?” “其实也不久,爸,这封信只有你收到吗?傅叔那边……” “你傅叔现在还不知道,澜澜的事情你怎么看?” “爸,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我而起,那些人的目标也是沈家,清澜如果不是沈家的孩子根本不用经历这些,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清澜,我是一定要护住的。” 沈老爷子定定地看着沈谦,见他神色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玩笑意味,“记住你说的话,我也是这个意思,这封信我就当做没有看到,你拿去烧了吧,不要让人看到了,清澜和衡逸这次出去应该就跟这件事有关系,这几天你要留意部队那边,要是有什么动静记得及时跟我联系。” “爸,您是担心他们会从部队那边下手?” “防人之心不可无。”沈老爷子淡淡说道,要说他对沈清澜的身份没有丝毫的怀疑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有些事情,既然过去了,就没有再度提起的必要。

下一篇   443.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