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背叛

韩正山倒是想了几个名字,但是看着韩奕的样子,终究是没有说出名字让他来取的话,“大名不着急,叫果果挺好。” 韩正山和于晓萱一问一答,韩奕冷着脸坐在一边不说话。 末了,韩正山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这是给孩子的礼物,是韩奕他母亲留下的,就留给孩子吧。” 于晓萱看了韩奕一眼,韩正山瞪眼,“看他做什么,这是我给孩子的,还需要他同意不成。” 韩奕沉默不表态,于晓萱伸手接过来,“谢谢爸。” “不用谢我,也不是给你的,还有,别以为你生了孩子我就会承认你了,你依旧不是我韩家的媳妇。” “不用你承认,我承认就够了,看完了吗,看完就回去吧。”韩奕听了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 于晓萱再次给韩奕使了一个眼色,这种话听多了她早就免疫了,更何况她现在有了孩子,对于她来说孩子才是最最重要的,至于韩正山同意与否,或许曾经她还会在乎,现在嘛,无所谓了。 “韩奕,我是你父亲。”韩正山怒,却压低了嗓音,担心吓着孩子。 韩奕掏耳朵,“所以呢?需要我亲自送你出门吗?” 韩正山气怒,看了孩子一眼终究是忍着没有发火,怒气冲冲地走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他就是来看看孩子,你让他看完走人就好了。”于晓萱温声劝道。 韩奕看向他,“我没有不让他看孩子,就是不喜欢他对你的态度,你是我的妻子,不管他承不承认,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韩奕,以前是我钻牛角尖,觉得得不到长辈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但是现在我想通了,这个家,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这就足够了。” 韩奕揽着她的肩膀,“你这样想就对了,以后我们会越来越幸福的。” 于晓萱点点头,忽然身子一僵,韩奕看向她,“怎么了?” 于晓萱低头看着女儿,“韩奕,你女儿好像尿了。” 韩奕闻言,连忙将女儿抱过来,伸手一摸尿不湿,果然是尿了,熟练地给女儿换上新的尿不湿,这才将孩子重新递给于晓萱。 于晓萱看着韩奕仿佛练习过千百次的动作,那叫一个目瞪口呆,“韩奕,你以前养过孩子?” 韩奕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要是多怜惜几次,你就会了。”这几天他一直跟着护士学习如何照顾孩子,经过几天的锻炼,自然是得心应手。 于晓萱嘿嘿笑,韩奕的电话响,于晓萱将手机拿给韩奕,是助理打来的。 韩奕跟助理聊了几句,脸色就沉了下来,“既然他们不愿意,这件事就算了,告诉他们,我接受视频会议或是他们来京城亲自面谈,否则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挂了电话,韩奕就对上了于晓萱担心的眼神,“韩奕,是不是因为我耽误了你的工作?” 韩奕笑笑,“不过是一个合作案而已,对方很难缠,利润又低,不合作也罢。” 于晓萱知道事情肯定不像是他说的那么简单,“韩奕,你要是有事情就先去忙,毕竟你可是要给果果赚奶粉钱的。” “不用。”韩奕坐下来,给于晓萱削平果,“我就在医院里陪着你们,现在你们母女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不看着你们我心里不放心,至于果果的奶粉钱,你就算再生十个八个,我也养得起。” 于晓萱心中感动。 ********* Y国,艾伦的城堡。 管家从外面进来,在客厅里没有看见艾伦,就去了书房,果然,艾伦就在书房呢,“少爷,秦妍的人还在找老爷的骨灰。” 艾伦的手里拿着一本相册,里面都是沈清澜的照片,都是偷拍的,艾伦将它们整理了之后放进了相册里,整整两大本。 听见管家的话,艾伦头都没抬,“所以呢?” “需不需要我带人去将他们给.....” “不需要,他们既然想找,就让他们找好了。” “少爷,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却也没有停止寻找,可见他们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知道老爷的骨灰是放在了哪里,需不需要我派人去守护?” 艾伦终于从相册里抬起了头,定定地看着管家,“你很好奇?”眼神冰寒。 管家心中一震,“不好奇,少爷,是我逾矩了。” “下不为例,下去吧。” “是,少爷。”管家转身要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少爷,这段时间一直没听到秦妍的消息,需不需要找人打听一下?” “管家,你今天的话特别多啊。”艾伦的声音很冷。 “少爷,我这就去领罚。” 艾伦冷冷地看着管家离开的背影,良久才收回视线,看着沈清澜的照片,眸光瞬间变得温柔。 “嘿,管家。”彼得看见管家行色匆匆的模样,挥手打招呼。 管家停下脚步,“彼得先生。” “管家这是要去哪里?” “去吩咐厨房准备午餐。” 彼得撇嘴,“去吧去吧,管家,你现在是越来越无趣了,跟着艾伦久了,一个个都变成了木头。” 管家微微弯腰,越过彼得走向了厨房,彼得去书房找艾伦。 “我说艾伦,你一天看这个相册八百遍,不腻味吗?” “出去。”艾伦冷声说道。 彼得自然不会出去,在艾伦的对面坐下来,“跟你说件正经事,秦妍已经被沈清澜他们几个带走很长时间了,你就真的不打算将她带回来?” “带回来做什么?” “她是一个很好的实验体,我想要拿她做实验,你要不帮帮我将她带回来吧,我想你去要的话,他们应该会给的吧。” 艾伦神情冷漠,“我跟他们的关系你看不到?” 彼得讪讪,好吧,那几个人恨都恨死艾伦了,艾伦出面估计会将事情弄的更加糟糕。就艾伦这欠扁的属性,虽然没有伤害过沈清澜,但是其他几人可是都被他派人追杀过,那几个人估计想生吞活剥了艾伦的心都有。这样想,彼得想带回秦妍的心都淡了。 而他想要秦妍也不过是想拿秦妍做实验,毕竟她是第一份人体样本,在她身上出现的反应或许会跟其他人不一样。 “好吧,这件事先放在一边,这几天管家怎么了?我看他刚才行色匆匆的,脸色灰暗,被你骂了?” “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地位,被骂不正常?”艾伦语气淡漠。 彼得啧啧,“艾伦,你也差不多点,管家对你好歹也算是忠心耿耿,你这样对待他,就不怕人家寒心?” 艾伦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彼得靠在椅背上,“现在秦妍已经落在了沈清澜他们几个的手里,她的势力你打算怎么办?那些人一直在眼前晃悠,看着怪烦人的。” 秦妍的人并不知道自家的老大已经被人抓了,还在按照秦妍之前的吩咐在寻找卡尔的骨灰。彼得就不止一次发现自己被跟踪了。难道这帮人以为自己会知道骨灰的放置地点?别开玩笑了,他虽然在艾伦身边很多年,艾伦有些事情并不会瞒着他,但是对于这件事,估计这个世界上只有艾伦一个人知道。 艾伦的手指弯曲,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眼底浮现一抹沉思之色,“你帮我把管家叫进来。” 彼得眼睛一亮,“你打算动手了?” 艾伦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彼得嘿嘿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 彼得找到管家的时候,管家刚刚领完罚,“管家,你这是做了什么?” 管家的额头上有细汗,看了彼得一眼,“彼得先生,这是我个人的私事。” 彼得耸耸肩,“好吧,你要是需要包扎可以找我,我不收你诊费。” 管家越过彼得要走,彼得拦住他,“管家,艾伦找你,在书房等你呢,让你现在上去。” 管家看了彼得一眼,见他神色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神色一肃,就要往楼上去。 “你就打算这样去见他?”彼得反问,“你现在一身伤,不如我先给你包扎一下,反正不差这一点时间。” “不用了,谢谢彼得先生。” 好吧,自己的好意被人拒绝了,彼得表示心中有一咪咪的不高兴,看了管家一眼,无所谓地笑笑,“你开心就好。” 等管家上楼了,彼得就离开了这里,反正艾伦的事情他也无权插手,倒不如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自己也安全。 管家再次来到书房,艾伦已经放下了相册,管家站距离艾伦一米的原地,低下了头,“少爷。” 艾伦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管家也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说话,静下心来,全身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了背后的伤口上,让他额头上的细汗变得更多了一些。 “秦妍的人最近都在哪一带活动?”过了许久,艾伦才开口。 管家拧眉,“都在家族墓园一带。”那帮人光是那个墓园就进去了不知道多少次,就差掘地三尺了。 “今晚带人将他们给我解决了,这个游戏已经玩的够久了,我已经不想玩了。” “是,少爷,是要一个不留吗?” “是,一个不留,我会亲自带人去秦妍的老巢,这次务必将秦妍的所有有的势力都给我解决了。” “是,少爷。” 艾伦扔给管家一个类似于令牌的东西,“武器装备你自己去领,我只要结果。” “好,少爷,我现在就去准备。” “去吧。”艾伦挥手,示意管家下去。 管家没有急着去召集人手,而是先回了自己的房间,后背上的伤需要处理一下。 管家看着镜子,他的后背上都是纵横交错的鞭伤,虽然看着可怕,实际上都是皮肉伤,自己给伤口消毒上药,等一切弄完了,管家的身上又出了一身的汗。 他将衣服穿上,等到伤口的疼痛减轻了一些,这才去召集人手。 夜幕降临,城堡被笼罩在夜色之中,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狰狞的巨兽张开血盆大口,书房里还亮着灯。 “艾伦,已经准备好了。”彼得走了进来,说道,“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艾伦点头,“走吧。” 彼得跟在艾伦的身后,看着艾伦的背影,不解地开口,“艾伦,你不是已经让管家带人去剿灭秦妍的人了吗?干嘛还要自己亲自带人去?你是怕管家忙不过来?” 就在管家离开之后,艾伦忽然将他叫到书房,让他将剩下的人手全部集中起来,顺便准备好武器装备,也没有说哪里,干什么。 “你的废话太多了。”艾伦冷声开口。 彼得耸肩,好吧,他就知道从艾伦的口中是得不到答案的。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型的医药箱,这是他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 管家带走了一半的人手,艾伦手里可用的人其实不多,但好在个个都是精英,战斗力强悍。 “艾伦,这是要出国?”彼得看见停在草坪上的飞机,问道。 “废话太多。” 好吧,又被嫌弃了,彼得表示自己都已经习惯了。 飞机升上半空,然后朝着太平洋的方向飞去,彼得看着底下宽阔的太平洋水面,欲哭无泪,“艾伦,你还不是想让我葱这里跳下去吧?我会淹死的。”他虽然勉强会游泳,但绝对无法在大洋里生存。 “你可以一个人留在这里。”艾伦冷漠地说了一句,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降落伞在夜幕中打开,融进夜色中,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继艾伦最后,一个又一个往下跳,最后飞机上就剩下了驾驶员和彼得。 彼得闭了闭眼睛,终究是没有勇气往下跳,自我安慰道。“算了,我只是一哥医生,没有丝毫的战斗力,就不下去给他们拖后腿了。” 飞机很快飞离了这里,虽然是夜晚,但难保不会被人发觉。 孤岛上,艾伦看着在夜色里越发显得静谧的小岛,眼睛里闪过一抹冷意,这是这段时间他废了不少的力气查到的秦妍的老巢。 秦妍在R国的势力已经被愤怒的山本给解决了,也算是山本做了好事。 艾伦挥挥手,身后的立刻融进了夜色中,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很快,小岛上就响起了枪声,惨叫声与枪声混杂在一起,加上空气中愈渐浓郁的血腥气,艾伦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嗯,果然他还是喜欢血液的味道,他微微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 忽然艾伦眼眸一冷,抬手就往他的侧后方开了一枪,身后离开传来了一声闷哼声,随后是重物倒地的声音,整个过程中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往那个方向看一下。 枪声并没有停下,艾伦一个闪身,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朝着四方扫射,每一颗子弹都是穿透肉体的声音,等到枪声停下,艾伦的周围已经倒下了不下十具尸体。 “老大,岛上的人处理干净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走到艾伦身边说道。 “损伤呢?”艾伦冷声问道。 “三分之一。” 艾伦眯眼,他这次总共带了二十人,也就是死了七个,“哼,一帮废物,看来我平时对你们都太好了。” 男人低下头不敢吭声,谁知道秦妍留在岛上的人火力这么猛,一开始他们没有没摸清楚情况,死了三个兄弟。 “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吗?”艾伦问道。 “应该没有。” 艾伦冷冷地看着男人,“应该?” 男人垂眸,“夜色太浓,不敢保证。” 艾伦的眼神更冷,男人硬着头皮迎接着艾伦的目光,索性艾伦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走吧。” 而就在艾伦上了飞机之后,这一座小岛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座岛屿都被炸毁了,很快被海水给淹没,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艾伦,你受伤了。”回到飞机上,彼得注意到艾伦衣服上的那一片深色,惊叫道。 艾伦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将手臂伸到彼得的眼前,“包扎吧。”语气平静。 彼得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说你,下去一趟还带着伤回来,还不如跟我一样在飞机上呆着呢。 艾伦闭上眼睛,拒绝跟彼得说话,彼得帮他把子弹取出来,就连麻药都没用,整个过程中艾伦甚至连闷哼一声都不曾,这个意志力,彼得不佩服不行。 只是飞机刚刚到Y国的地界,艾伦的手机就响了,“接电话。”艾伦冲着彼得说道。 彼得翻白眼,这个人让请别人做事总是这样一副吩咐的态度,看得人好想打他。 彼得将电话接起,只是刚接通,他的脸色就变了,将手机递给艾伦,“艾伦,你别激动。” 艾伦看了他一眼,接过手机,随后脸色就沉了下来,等到那边的人说完,艾伦就把手机给砸了,“加快速度,去墓园。” 飞机无法直接飞往墓园,所以在机场停下来之后,艾伦直接开车去了墓园。 墓园里,此刻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将墓园渲染地更加阴森。 彼得的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手电筒,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从这小片光芒中,可以看到墓园的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从服饰上可以看出这些正是被管家带走的人。 “管家人呢?”艾伦冷声问道。 一个受伤的男人从身后走了出来,“管家逃了。” “给我发布追杀令和悬赏令,能够杀了这个叛徒的重金奖赏两亿美元。”艾伦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彼得冷不丁抖了抖,往旁边缩了缩,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个样子的艾伦是极度危险的,攻击力大范围不分敌我,还是躲着点好。 “是,老大。”跟着艾伦一起去剿灭秦妍老巢的黑衣男人应了一声,艾伦看着地上的尸体,闻着鼻尖经久不散的血腥气,眼底闪着汹涌的情绪,要是此刻管家在他的面前,恐怕就要被千刀万剐了。 谁也不会想到,管家竟然会背叛艾伦,艾伦给他的人手在这一次行动中死了一个干净,而那些武器装备则是被管家私吞了。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这帮人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死的,而且伤口都在背后,也就是说,敌人是从后方攻击的他们。 管家的这次行动是艾伦临时起意的,但是对方却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并且将计就计,灭了他的人,明显是有人在给他们通风报信,并且制定计划。 “老大,管家背叛了我们,他和秦妍是一伙的,那帮人听他的命令。”唯一活着的人说道,他的身上其实也受了很重的伤,彼得看了一眼艾伦,见艾伦没有反应,上去给此人包扎伤口。 艾伦的神色很难看,管家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人,被他安插在秦妍的身边,监视着秦妍的一举一动,在上次被秦妍发现后回到了他的身边,可就是这样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人却背叛了他。 “秦妍,你很好。”艾伦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挤出来,秦妍果然是好本事,竟然将他的人都给收买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说上次管家出卖秦妍也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藏匿在自己的身边,以便更好地打听他父亲的骨灰? 忽然,艾伦的目光一凝,一把夺过彼得手中的手电筒,快步往一个方向走去,片刻后,就听见艾伦愤怒的嘶吼声。 他母亲的墓地已经被人挖开了,墓碑被随意丢弃在一边,虽然早些年他就已经将他母亲的骨灰转移到了别处,这里只是一个空墓,但是每年来看他母亲,他都是来的这里,可以说这些年,这里在他的心中就是他母亲的墓地。 “秦妍,千万不要被我找到你,不然兽笼就是你最后的归宿。” 艾伦冷冷地看了一眼母亲的墓碑,转身离开,彼得赶紧跟上。 回到城堡,艾伦看着黑衣男人,“将在外执行任务的人全部召回,所以的任务终止,全力查管家的下落。” 黑衣男人脸色一肃,“是,老大,我现在就去。” “等等,带上几个人跟我走。”艾伦冷声说道。 黑衣男人跟在艾伦的身后,彼得提上药箱跟上。 艾伦直接来了伊登的别墅,别问艾伦是怎么知道伊登的住址的,Y国是他的大本营,伊登几个人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其实他都知道,只是不想管理会他们而已。 别墅的大门竟然开着,艾伦的心一个咯噔,加快了脚步走进别墅,刚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然后就看见了躺在血泊中的茜丝莉和伊登,二人身下的血液将地板染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 艾伦神情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彼得,救人。” 彼得上前一步,先是检查了一下二人的气息,“还有最后一口气,来个人过来帮忙。” 黑衣男人走了过来,给彼得打下手。 艾伦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彼得救人,看了一会儿,他往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在角落里躺着几个人,手下见状,走过去查看一番,对艾伦摇头,“老大,都死了。” 这些应该都是秦妍的人,应该是管家带来的,几人躺着的位置正对着一个地下室的台阶入口,艾伦一个人走了进去,一个属下见状,连忙跟在后面,谁知道这座别墅里现在有没有风险。 下面是个设施十分齐全的实验室,放着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还有手术室和各种药物,“通知彼得,让他将人带到这里救治。” “是,老大。” 艾伦仔细打量着这间实验室,见到一间房间的地面上布满了血迹,里面却是空无一人,想想就知道这里应该是关押秦妍的地方,只是现在人不见了,是已经死了,还是被管家给带走了?这一点艾伦无法判断。 彼得很快带着茜丝莉和伊登进来了,看见这里的设备,来不及感叹一句,就先送进了手术室,有了这些东西,他就有把握将二人救活了。 相比于伊登,茜丝莉伤的更重些,子弹直接穿透了她的胸腔,仅仅只是几毫米的距离就要穿透她的心脏了,而伊登的致命伤则是在腹部,只要止住了血,暂时可以撑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足以让彼得挽救茜丝莉的生命。 只有彼得一个人,其他人都帮不上忙,彼得只好将自己当成两个人用,幸好伊登之前花了重金改造了这间实验室,实验室设施十分齐全,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艾伦将整栋别墅都检查一遍,除了实验室和客厅,其他地方都很整洁干净,想必是管家救人的正好遇上了茜丝莉和伊登,双方在客厅里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彼得从手术室里出来已经是十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人怎么样了?” “那个男的没有什么问题,过几天就可以醒来,但是那个女的,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不错了,以后能不能醒要看她自己了,她的求生意识要是够强,应该可以醒过来。” 艾伦冷冷地看着他,显然对他的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艾伦,我只是一个人,不是上帝,我能将他们从救回来已经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了。”彼得疲惫地说道。 艾伦也知道彼得已经尽力了,不再说什么,指了指实验室里一排的溶液,“你看看这些是不是诡异病毒的研究。” 彼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看见那一排排颜色各异,足有二十多种的溶液,眼睛微亮,仿佛身上的疲惫都少了。 他快步走过去,拿起一管容易看了看上面的标签,“嘿,还真是。”他一个个地看过去,越看眼睛越亮,“哦,天哪,艾伦,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简直就是天才,他将我没有研究透的东西研究出来了。而且结果很完美。” 彼得一脸的兴奋,时不时拿起一管溶液看看,眼睛都放着光,仿佛他看的不是溶液,而是绝世珍宝。 “哦,天哪,原来这种细胞还有这样的分裂方式。”彼得拿起伊登随手放在一边的笔记本,翻了翻,然后就像是抱着一个宝贝一般抱在怀里舍不得放手了。 “咦?”彼得神情一变,“这不对啊。” 艾伦看向他,“怎么?” “这里少了几只溶液。”彼得皱眉,忽然一拍脑袋,“糟了,艾伦,病毒的解药被人拿走了。” 艾伦脸色一变,“你不是说那种病毒没有解药吗?” “本来是没有啊,但是这个人研究出来了,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这几天刚刚才研究出来解药,你看这几个地方,应该都是放着东西的,可是现在却空了。” 艾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伊登真的研究出了解药,那么肯定就在秦妍的身上试验过了,而现在秦妍却不见了,很有可能是管家来的时候秦妍还活着,被管家给带走了。 艾伦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艾伦,要将他们两个带回去吗?”彼得问道。 “带回去吧。” 回到城堡,艾伦站在房间里看着墙上沈清澜的画良久,终究是没有打电话告诉沈清澜。 三天后,伊登首先醒了过来,看见陌生的环境,伊登的眼神充满了防备,“你醒了。”彼得跟伊登说了一句。 “不用这么防备地看着我,我和艾伦的关系是不错,但是这次要不是艾伦,你们就死了。” “我同伴呢?”伊登哑声开口。 “她伤的比你重,还在昏迷呢。”彼得说道,上前就要给伊登检查。 伊登伸手一挡,彼得耸肩,将药递给他,“好吧,反正你自己也是医生,那就你自己换药吧。” 伊登没有伸手接药,他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现在根本没法自己换药,“谢谢。” 彼得嗤笑,“你看,最后还不是要我来,还真是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你们跟艾伦一样别扭。” 伊登静默不语,等到彼得给他换好了药,他才开口说道,“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的同伴?” “好吧,我带你去。”彼得倒是没有拒绝,将伊登小心地从床上扶起来,尽量不触碰他的伤口,“你们跟艾伦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比起艾伦,你们有感情多了,起码像个人,不想艾伦,简直就是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的机器,哦,不对,他也是有感情的。”只是他的感情都给了一个人而已。 伊登不说话,就听着彼得念念叨叨,“对了,你的同伴伤的很重,我不敢保证她一定可以醒过来。” 伊登的心一沉,“她怎么了?” “子弹差一点点穿胸而过,加上失血过多,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彼得说道。 而伊登很快就看见了茜丝莉,身上缠着纱布,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人事不知。 彼得知道他是医生,也没有瞒着他,将茜丝莉的各项检查结果给他看,伊登的脸色很难看。 “你自己是医生应该看得懂,这样的情况下她想醒来机会非常渺茫。” 伊登沉默,“我想见艾伦。” “好,我带你去见他,不过他这几天心情不太好,你要是不想刚刚捡回来的命又被他被收走的话,说话就要注意一点。” 伊登点头。 “艾伦,那个男的醒了,你现在要见吗?”彼得敲了敲书房的门,这几天艾伦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书房里。 “进来吧。”里面传来艾伦嘶哑的嗓音。 彼得没有进去,等到伊登进去了就直接关上了门,伊登看着椅子上的那个人,神色复杂,他从来没有想过救了他和茜丝莉的人竟然是艾伦,当初他们几个几乎杀了他,可以说他们之间是隔着深仇大恨的。 “废物。”艾伦冷声开口,“枉费我在你们的身上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就连几个叛徒都对付不了,当初你们对我的那份本事和信心呢,都喂狗了吗?” 伊登低着头,这是见到艾伦的下意识反应,等到他反应过来,就对上了艾伦的冷眸。 伊登抿唇,开口,“你没有告诉安吧?” “呵,你还有脸到处宣扬,伊登,我就不应该救你们,废物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伊登没有反抗,任由艾伦数落着,这次确实是他们大意了。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妍人呢?” 伊登闻言,眼神微暗,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就在秦妍被就走的前一天,伊登刚刚研究出了诡异病毒的解药,就拿秦妍试药,观察两天,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就打算将秦妍给解决了,免得夜长梦多。 可是就在第二天晚上,管家就带着人冲了进来,他将秦妍带出实验室的时候,刚好碰上了来看伊登的茜丝莉,双方自然是动手了,茜丝莉赤手空拳,怎么对付得了早有准备的管家的人,当场就倒下了,伊登听见枪声从楼上下来,就看见了茜丝莉倒下的这一幕。 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武器,只是人数上他们并不占优势,很快就双双重伤,眼睁睁看着秦妍被救走了,要不是艾伦恰好赶到,恐怕这次他和茜丝莉都活不了。 ------题外话------ 秦妍这是最后的蹦跶了,所有的伏笔在这里都将结束,你们期待的秦妍之死要来了

上一篇   437.喜得千金

下一篇   439.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