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喜得千金

“清澜,我想见韩奕。” “好,我现在立刻给他打电话。” 于晓萱被推进去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泪水,沈清澜看着被关上的产房的门,拿出手机给韩奕打电话,韩奕的电话依旧是关机的。 沈清澜沉着脸,听着产房里传来的于晓萱痛苦的喊叫,心中对韩奕的怒火越来越盛。 “陈师傅,晓萱怎么会突然早产?”她前两天见于晓萱还是好端端的。 陈师傅脸色一暗,“太太今天一早去送先生到飞机场,然后去了公司,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被一辆车追尾了,不是意外,是一起有预谋的事故。” 沈清澜神情一凝,看向陈师傅,“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辆车子撞了我们两次。”陈师傅说道,“太太就是被这个事故给吓的。” 于晓萱并没有撞到肚子,她会早产完全是因为受了惊吓。 沈清澜问清了事故发生的地点,走到一边给金恩熙打电话,“安,我现在将监控视频发给你。” 沈清澜看着视频,眼神很冷,从视频画面上可以看出,那辆车确实就是故意撞向于晓萱的车子的,要不是韩奕买的这辆车性能够好,两车的距离过近,恐怕于晓萱这次还真的是危险了,一尸两命都是有可能的。 她看向紧闭的产房的门,再次给韩奕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小嫂子,这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晓萱早产了,现在还在产房里。”沈清澜冷声说道。 韩奕的神情大变,“我现在马上回来。” 助理一听,顿时急了,“韩总,你现在不能走,合作商已经在等着你了,这次的合同如果不是你本人亲自出面谈,他们是绝对不会跟我们合作的。” 韩奕脸色很冷,“爱合作不合作,你给我告诉这些该死的老头,这次要是不合作,以后也不用合作了,大不了我放弃整个F国的生意,他们肯放弃整个Z国的生意吗?” 助理追上去,“韩总,这次的合作很重要,他们是我们在F国最大的合作伙伴,要是得罪了,以后我们想开拓F国的生意就难了。” “那又如何,这些生意有我老婆重要吗?我老婆要生了。” 助理脚步一顿,不说了,于晓萱生产,无论如何都是留不下韩奕的,“我知道了韩总,这边我会处理,要是处理不了我们再联系。” “嗯,这次全权交给你了,要是他们非要我出面,就让他们滚到京城来。”韩奕现在很火大,要不是这帮老一定要见到他本人才愿意继续合作,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里来,将于晓萱一个人丢在家里,结果自己刚走,后脚于晓萱就出事了,韩奕此刻说是心急如焚都不为过。 幸好,回去的航班还有,就在一个小时之后,这已经是回去的最快的航班了,韩奕买好了机票,再次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小嫂子,晓萱怎么样了?” 沈清澜将手机贴在产房的门上,韩奕可以清晰地听到于晓萱的痛苦的喊声,嘴里还在骂韩奕是混蛋。 韩奕红了眼睛。 “听到了吗?”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小嫂子,我飞机一个小时后起飞,晓萱就先拜托你了,请你帮我转告她,我马上回来。” 沈清澜没有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产房里,医生正在给于晓萱放松心情,可是于晓萱的脑海中全是一些孕妇难产的画面,加上韩奕也不在身边,心中的恐惧被她无限放大,哪里听得进去医生在说什么。 医生见于晓萱的情绪很不对,赶紧走出来找人,“谁是于晓萱的家属?” 沈清澜上前一步,“我是她的朋友,她的家属现在不在身边,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医生皱眉,“产妇都要生产了,家属怎么还不到?” “她的丈夫正好在国外出差,一时半会儿也还回不来,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我能做主,要是出了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全权负责。” 医生眉头紧皱,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产妇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这样不利于生产,你要是可以的话,就进去陪陪产妇,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沈清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快速地换上无菌服,走进了产房。 于晓萱的身子轻轻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疼的,看见沈清澜进来,冲着沈清澜扯了扯嘴角,“清澜,你怎么进来了?” 沈清澜走到她的身边,温柔地说道,“我进来陪你,不要害怕,我在呢。韩奕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你很快就能见到他。” 于晓萱听到韩奕的名字,泪眼止不住流下来,“清澜,我好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傻瓜,胡思乱想什么,你想想当初我你那么凶险都挺过来了,你现在只是早产而已,而且医生都说了,只要你好好配合,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所以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放轻松,听医生的话,好好配合他们。” 沈清澜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于晓萱渐渐冷静了下来,虽然依旧紧张,但是起码听得进医生的话了。 “清澜,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出去等我吧。”一波疼痛过去,于晓萱粗着嗓子开口。 沈清澜和医生对视了一眼,得到医生的肯定回答,这才离开了产房。 产房里,于晓萱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惨烈,沈清澜体验过那样的痛苦,自然明白于晓萱的感受,而且当时她的家人都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傅衡逸更是全程握着她的手,给她力量,相比于晓萱一个人的努力,她幸福太多了。 听着于晓萱的惨叫,沈清澜的心中对于晓萱更加心疼,这个坚强的姑娘。 因为是早产,于晓萱这胎生的也不算顺利,加上她骨盆小,要将孩子生下来很是遭了一番罪。 “哇。”一声并不算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从产房里传了出来,沈清澜重重地松了一口气,而此时距离于晓萱被推进产房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她紧握的拳头松开。 “生……生了?”身旁忽然传开韩奕气喘吁吁的声音,沈清澜转身,就看见了韩奕满头大汗的样子。 他用手撑着膝盖,汗水直接从他的脸上滴落在地上。 产房的门打开,韩奕第一时间迎了上去,“医生,我老婆呢?” 医生看了韩奕一眼,神色冷淡,就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人的丈夫的,妻子生产,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孩子都生出来了,才出现。 “在里面呢,母女平安。”医生冷淡地说了一句。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韩奕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连孩子的样子都没有看清,就收回了视线,“晓萱。” 于晓萱被推出来时已经昏睡过去了,被折腾了十几个小时,她早已是憔悴不堪。 见韩奕的心思都在于晓萱的身上,沈清澜去办理各项手续。 方彤是看了韩奕发的微博才知道于晓萱生了,连忙和李博明赶了回来。 于晓萱还在昏睡呢,这次生产消耗很大,没有一段时间的休息是恢复不回来的,韩奕除了开始的时候去看了还在一眼,剩下的时间都守在于晓萱的身边,寸步不离。 沈清澜确定了于晓萱没事就回去了,她家里也还有孩子呢。 刚刚到家门,就听见了安安的哭声,沈清澜加快了脚步,就看见安安正扯着嗓子哭呢,看见沈清澜,就伸着手喊妈妈。 沈清澜将他抱起来,“妈妈回来了,不哭了,是妈妈不好,妈妈不应该丢下安安走了,不哭了。” 安安紧紧地抱着沈清澜的脖子,还在低声抽泣着,“麻麻。” “嗯,妈妈在,安安不哭。” 她抱着安安在原地走着,轻轻地拍着安安的背,安安渐渐安静下来,沈清澜抱歉地看向傅老爷子,“爷爷,抱歉,回来晚了。” 傅老爷子摆手,“没事,就是安安想你想的厉害,昨晚上也是哭闹了一夜,都没怎么睡,晓萱怎么样了?生了吗?” “生了,母女平安,韩奕正在医院里陪着她,我就先回来了。” “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啊,等下我让小赵炖点鸡汤送去,韩奕第一次当爸爸,估计还想不到这一茬。” “好。” 沈清澜侧头看了一眼安安,就看见小家伙已经趴在她的肩上睡着了,她压低了嗓音,“爷爷,我先带安安去睡觉。” 傅老爷子点头,“去吧。”他的脸上也有些疲惫,昨晚安安折腾了多久,他就陪着安安多久,等沈清澜走了,傅老爷子也上楼休息了。 沈清澜将儿子放在婴儿床上,然后去拧了一条毛巾给他擦脸。 大概是知道妈妈在身边了,安安睡得很安心,沈清澜确定他已经熟睡了,这才起身去了浴室洗澡,在医院里待了一个晚上,她的身上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 医院里,于晓萱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她转头,看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她动了动,韩奕立刻就醒了,“晓萱,你终于醒了。” 于晓萱张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哑的厉害,韩奕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来,先喝点水。” 于晓萱就着韩奕的手喝了大半杯水才停下来,“你怎么回来了?” “接到小嫂子的电话我就往回赶了,很抱歉,这样重要的时候我竟然不在你的身边。”韩奕看着于晓萱的眼睛,歉意地说道,“这次吓坏了吧?” 于晓萱点头,老实承认自己确实被吓到了,“嗯,我吓哭了,幸好这次有清澜陪着我,当时我就想,要是我难产再也见不到你了该怎么办。” “你怎么会呢,说好了陪你一辈子的,我怎么舍得食言呢,而且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你肯定会没事的。”韩奕安慰她。 于晓萱靠在韩奕的怀里,“韩奕,孩子呢?” “在婴儿室呢,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很健康,一点也看不出是早产的。”韩奕笑着说道。 于晓萱闻言,眼睛弯弯,“我想看看孩子。” “等下,先让医生给你检查,等检查完了我让医生将孩子抱过来。” “好,那你快去让医生给我检查。”于晓萱有些迫不及待,她生这个孩子很费劲,等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已经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孩子都来不及看一眼就晕过去了。 医生给于晓萱检查过了之后,确定了没问题了,韩奕才让护士将孩子抱过来。 小姑娘皮肤发红,发皱,其实并不好看,可是落在韩奕和于晓萱的眼中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小家伙刚刚出生,眼睛还闭着,于晓萱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在怀里,低头看着她,然后轻轻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亲,“韩奕,这是我们的女儿。” “对,这是我们的女儿,长得很像你。” 于晓萱好笑地看向他,“就这样的你能看出像谁?” 韩奕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你生的,自然像你啊。” 于晓萱无语,低头继续看着女儿,满眼的温柔,这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是除了韩奕之外她最亲近的人。 “韩奕,我们叫她果果好不好?” “好,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果果很好听。”韩奕自然没有什么不答应的。 孩子现在的抵抗力还很弱,很快就被护士抱回去了,于晓萱才睡醒,也没有睡意,就靠在床头跟韩奕聊天。 她的眉头一直紧紧地皱着,刚生完孩子,她的下半身还很痛,尤其是睡醒了之后,感官都恢复了,这疼痛更加明显,虽然比不上生产的痛,但是对于于晓萱这样的不耐痛的人来说,这样的疼痛也是够呛。 “韩奕,我以后再也不生孩子了,我们就要果果一个孩子好不好?”于晓萱对生孩子心有余悸。 韩奕满眼的心疼,“好,不生了,我们有果果就够了,等到她长大了,我们就给她找一个上门女婿,这样果果就哼陪我们一辈子了。” “不行。”于晓萱反对,“我跟清澜约好了,我要是生了女儿,就给安安做媳妇的,所以不能找其他人做女婿。” 韩奕心中郁卒,怎么还在惦记着这件事呢,他是一点也不想将女儿嫁给傅家的臭小子。不过现在两个孩子都还小,说这些都是不算数的,万一以后他们各自看上了别人呢,他们做家长的也不能强迫人家在一起不是。 这样想着,韩奕的心里终于舒服了一些,不管于晓萱说什么,都好声好气地应着。 “对了,清澜呢?” “小嫂子先回去了,她在医院里陪了你一夜,一直到你出来了,确定你平安无事才离开。” 于晓萱满心的感动,这次要不是沈清澜,她很有可能就在产房里出不来了,她看向韩奕,眉眼认真,“韩奕,我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有一个像清澜这样不求回报的好朋友。” “等你出月子了,我再好好请你的两个好朋友吃个饭,你不知道,在你昏睡的时候,方彤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问你的情况了,她正在回来的路上,估计很快就会到了。” “方彤怎么回来了?” “她不放心你。”韩奕说道。 正说着呢,门口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很快,方彤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里,“晓萱,好点了吗?” 于晓萱摇头,一脸的委屈,“不好,我一点也不好,方彤,我都快疼死了。” 方彤心疼,在她的床边坐下来,“清澜说你这次生了十几个小时,遭了不少的罪。” “可不是嘛。”于晓萱看着方彤眼底的心底,顺势说道,“我当时都以为医生要在我肚子上划一刀了,要是真划了,那我以后就不能穿漂亮衣服了。” 方彤黑线,伸手在于晓萱的肩上拍了一巴掌,力道很轻,“于晓萱,你可真是没救了,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还在这里跟我贫。” “我也是说正经的呀,我当时真的吓死了。”于晓萱委屈,为啥自己说真话就是没有人信呢。 方彤忽然抱住于晓萱,“晓萱,恭喜你当妈妈了。” 于晓萱一怔,回抱着她,一脸的温柔,“嗯,我当妈妈了,方彤,我很开心。” “你开心就好,不过你的预产期不是下个月吗,怎么好端端的就早产了呢?”方彤疑惑。 这话一出,于晓萱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而已经了解了事情经过的韩奕也是一脸的寒意,从知道了事情的第一时间起,韩奕就让人去调查事故背后的人是谁了,只是现在结果还没出来而已。 感觉到气氛的瞬间凝滞,方彤也意识到了于晓萱的这次生产应该另有隐情。 于晓萱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有些后怕,要是当时不小心撞到了肚子,那么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就…。于晓萱不敢去想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晓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方彤问道。 于晓萱扯了扯嘴角,“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现在我和孩子都没事,那些糟心事就让韩奕去处理吧,对了,你还没看过孩子吧,我让护士带你去看看孩子,超级可爱。” 方彤知道于晓萱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再多问,“那我先去看看孩子,等下再来看你。” 于晓萱点头,“去吧,记得给我拍张孩子的照片,刚才我忘记拍了。” 方彤做了一个OK的手势,等到病房里只剩下韩奕和于晓萱了,于晓萱才看向韩奕,“其实这件事也怪我自己,我要是送完你之后直接回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你也能看着女儿出生。” 韩奕握着于晓萱的手,“说什么胡话呢,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这次不管是谁,竟然敢伤害你和孩子,我都不会放过她。” 于晓萱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做的。” “谁?” “唐米娜,前段时间因为她利用你炒作的原因,我跟她在微博上撕过,我找人爆料了她不少的黑料,导致她被封杀了,要说最恨我的,巴不得我去死的人,非她莫属。” 韩奕眼睛微眯,“你现在刚刚生完孩子,不要操劳,这些事情我去处理,我会调查清楚,要是真的是她,那么就不是封杀这么简单了。” “韩奕,你打算做什么?” “她这是蓄意谋杀,总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不是吗?”韩奕语气淡淡,但是其中的寒意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于晓萱也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差点伤害了自己和孩子的人,所以对韩奕的话没有任何的异议。 “我的手机呢?”于晓萱忽然说道。 “你要手机做什么?” “我给清澜打个电话,我都醒了,要跟她报个平安。” 韩奕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用我的打吧,你的手机没电了,还没来得及充电。” 于晓萱拨通沈清澜的号码,结果铃声就在病房门口响起,原来沈清澜已经到了。 “清澜,你来了。”于晓萱一脸的惊喜。 沈清澜微微一笑,“醒了就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疼。”于晓萱可怜兮兮地说道。 “这是正常反应,等到伤口愈合了就好了。你先忍忍,止疼药能不用就不要用。”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点点头,看向沈清澜拿着的保温桶,鼻翼动了动,“清澜,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沈清澜将保温桶的盖子打开,“爷爷让赵姨特意给你炖的鸡汤,对产后的女人特别好,很滋补。” 韩奕一脸的愧疚,他是完全将这件事忘记了,“小嫂子,谢谢你。” “不用这么客气。” 沈清澜将鸡汤盛出来,递给于晓萱,“尝尝看。” 于晓萱闻了闻,“好香啊,赵姨的手艺肯定没的说。”她喝了一口,表情怪异,“清澜,赵姨今天是不是忘记放盐了?” 这鸡汤闻着是真香,可是吃起来一点味道都没有。 “你正在坐月子,不能吃盐。”沈清澜提醒她。 于晓萱的脸色一僵,她完全将这件事忘记了,想当初沈清澜坐月子的时候,她还陪沈清澜吃过一餐月子餐呢。 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要过这样的生活,于晓萱就有些绝望。 她看向韩奕,“韩奕,你会陪我一起吃的对不对,当初傅爷可是陪清澜吃了一个月。” 韩奕理所当然地点头,“这是必须的。” 于晓萱看着眼前的鸡汤,想了想,闭着眼睛喝了大半碗。 方彤从外面进来,就看见于晓萱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这是怎么了?” “方彤,我好可怜,未来一个月,我都要吃淡而无味的食物。” 方彤噗嗤一笑,“这有什么,才一个月而已,每个产妇都是这样过来的,你看看清澜,当初不也是一样吗?呐,给你看看孩子的照片,看着她你就不觉得苦了。” 方彤将手机递给于晓萱,于晓萱拿着手机一张张翻看,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韩奕和李博明离开了病房,将空间留给了三个女人。 知道于晓萱没事了,沈清澜也没有在医院里久留,很快就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时间预算地刚刚好,安安刚醒。 “妈妈,抱。”安安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安安已经能将爸爸妈妈说的很准了。 “妈妈换件衣服,安安等一下好不好?” 安安点点头,等到沈清澜换好衣服出来,安安已经自己坐起来了,眼巴巴地看着衣帽间的方向。 沈清澜将他抱到客厅里,放在地上,安安很快就自己站了起来,他的手扶着沙发,稳稳地站在那里。 “安安现在站的越来越稳了。”赵姨笑着说道。 沈清澜点头,眼睛一直在儿子的身上,防止他忽然跌倒,“是啊,再过段时间他就应该会走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安安马上就要一岁了。”赵姨感慨了一句,昨晚上她梦见去世多年的傅老太太了,还有傅衡逸的爸妈。 “赵姨,今天您怎么了?”沈清澜关心道。 “人老了就爱感慨这些,对了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赵姨随便做就好,我不挑食。” “那就吃清蒸鱼吧,这样安安也能吃。”赵姨自言自语,走去了厨房。 “妈妈。”安安叫了一声,沈清澜应他,“妈妈在呢。” “吃。” 沈清澜摇头失笑,“你这个小吃货,一天到晚就惦记着吃了,放心,赵奶奶已经给你准备鱼去了。” 安安放开沙发,朝着沈清澜的方向走了两步,只是刚刚才迈开腿,就摔倒了,沈清澜没有伸手去扶他,安安跌在地摊上,倒是没有摔疼。 他抬头看向沈清澜,见沈清澜没有抱他的意思,自己坐了起来,拿起地上的一个小火车玩具。 沈清澜笑了笑,她对孩子算不上宠溺,安安现在正是开始学走路的时候,所以有时候看见安安摔倒了,只要不摔疼,沈清澜并不会去理会他。 楚云蓉过来看外孙,见女儿和外孙坐在客厅里玩,走过去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 “已经去过医院看晓萱了?” “嗯,刚回来。” “妈明天也去看看,晓萱生孩子,身边没有个大人照顾,指不定这孩子心里怎么慌张呢。” 沈清澜闻言,想起了于晓萱生产时,拉着她的手跟她说害怕的场景,心中对于晓萱的怜惜又多了一分,“妈,你明天去的时候给晓萱带点鸡汤吧。” “好,正好家里有只老母鸡,我让宋嫂提前炖下去,给她补补身子,对了,安安的周岁衣服你去定制了吗?”楚云蓉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件事。 沈清澜拍拍脑袋,她还真忘记了这件事,楚云蓉见状,立刻就明白了,“行了,这件事交给我吧,我看你最近也挺累,好好休息一下。” “谢谢妈,我没事。” ** 韩奕的效率很高,不出三天就查出了这次交通事故的原因,果然是唐米娜指使的,韩奕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准备出国,从媒体上知道于晓萱生了一个千金,母女平安的时候开始唐米娜就知道这件事迟早查到她的头上,她要是现在不走,等韩奕回过神来自己就再也走不了了。 可惜,她的觉悟还是晚了一些,韩奕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报了警,警察将她从机场带走了,这一幕正好被在那里蹲点想要接机某明星的狗仔拍到,第二天又是一个头条大新闻。 而韩奕也有意让人透露唐米娜被人带走的原因。 “琳达姐,你看我是不是瘦了好多?”病房里,于晓萱正在和来看望她的琳达说话呢。 琳达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冷眼,“我看你是越来越胖了。” 于晓萱苦了脸,“不是吧,果果都出来了,我觉得我应该是瘦了呀。” “需要我给你一面镜子吗?”琳达语气淡淡。 于晓萱轻哼一声,“算了,我就不自己折磨了。” “好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减肥什么的,等你出了月子再说吧。”琳达缓和了语气,这次其实她也被吓了一跳,刚说过让于晓萱防备着点,不要让唐米娜钻了空子,后脚于晓萱就出事了。 这幸好是虚惊一场,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琳达姐,我觉得最近我水逆啊。”于晓萱说起这件事,也是满心郁闷,本来计划好的和韩奕一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结果呢,变成了惊魂事件,也是够倒霉的。 “人没事就好。” “嗯嗯,我也这样想,琳达姐,你看过孩子了吗?”于晓萱现在化身为炫女狂魔,人家来看她,她必定要让人家看看自己的女儿。 琳达笑着点头,“看过了,小家伙很可爱,等过段时间张开了会更加好看。”毕竟韩奕的基因摆在那里,小家伙眉眼间都是韩奕的影子,以后长大了绝对不会难看。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她是一天一变,每天都在长大,这样的感觉很新奇,琳达姐,我感觉自从有了这个小家伙,我的人生都圆满了。” 琳达见到于晓萱眉眼间真切的欢喜和笑意,心中也很高兴,她是陪着于晓萱一路走来的,从初入娱乐圈到取得这样的成绩,她付出了什么,没有比琳达姐更加清楚的人,尤其是于晓萱父母去世的那段时间,就连琳达都觉得于晓萱可能挺不过去了,可是这个姑娘硬生生挺了过来。 “你先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琳达见韩奕来了,朝着韩奕点点头,对于晓萱说道。 “好,琳达姐,路上开车小心。” 韩奕抱着女儿进来了,于晓萱看见女儿,顿时笑得眉眼弯弯,“韩奕,给我抱抱。” 韩奕将孩子递给她,于晓萱低头看着女儿,“她吃过奶粉了吗?”于晓萱没有奶水,这几天一直在吃下奶的汤汤水水,可是还是没有,为了不让女儿饿肚子,于晓萱只好一边吃下奶的食物,一边让女儿吃奶粉。 韩奕点头,“刚刚喂过,我还录了视频,你要看吗?” 于晓萱连忙点头,“我要看,你给我看看。” 韩奕将手机拿出来给她,于晓萱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拿着手机看视频,“韩奕,你看看她的小嘴一动一动的,好可爱啊。” 韩奕则是看着于晓萱,“嗯,确实很可爱。” “咳咳。”门口传来几声咳嗽,韩奕和于晓萱循声看去,就看见了韩正山。 韩正山三天前就知道了于晓萱生了一个女儿,自己有孙女了,一直在等着主动给他打电话,结果等了三天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心里按耐不住的韩正山只好自己跑来看孙女了。 韩奕看见他,神色冷淡,就连爸都没叫,于晓萱看了韩奕一眼,开口,“爸,你怎么过来了?” 韩正山见韩奕无视他,心里正不舒服呢,听见于晓萱这话,顿时沉了脸,“怎么,你们不主动让我见见孩子,我自己过来看还有错了?”他刻意忽略了于晓萱对自己的称呼。 于晓萱尴尬,“爸,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你如果是来医院找茬的就请你出去。”韩奕冷声开口。 韩正山眼底闪过一抹怒气,“韩奕,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想要我什么态度?”韩奕冷声反问。 于晓萱伸手拉拉韩奕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没看见韩正山脸都黑了吗?这几天因为还在的出声,于晓萱的心情很好,不想因为韩正山给破坏了。 韩奕领会到于晓萱的意思,闭嘴,不再理会韩正山。 韩正山站在那里不上不下的,于晓萱开口打圆场,“爸,你要不要看看孩子?” 韩正山么可以拒绝于晓萱给出的台阶,走过来看着孩子,他没有伸手去抱,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苍老的眼底浮现一抹温柔。 “孩子的身体怎么样?”韩正山问于晓萱。 于晓萱笑着说道,“很健康,医生说虽然早产,但是孩子的身体健康没有受到影响,很好。” “那就好,孩子取名了吗?” 于晓萱看了一眼韩奕,“小名叫果果,果实的果,大名还没想好。” ------题外话------ 这几天阿离人在外地,留言晚些回复

上一篇   436.早产

下一篇   438.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