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跟爸爸作对的傅小少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35.跟爸爸作对的傅小少爷

傅衡逸无意中回头,就对上了沈清澜温柔的目光,回以沈清澜一个微笑,傅衡逸继续陪儿子玩。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好父亲,对安安前所未有地耐心。当然,这仅限于儿子不跟他抢老婆的时候。 晚上,沈清澜将安安的婴儿床铺好,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看见这一幕,皱眉,“安安今晚跟我们睡?” 沈清澜点头,“是啊,这几天刘姨感冒了,不适合带安安,赵姨年纪大了,晚上还是让她休息吧。” “其实可以让他自己睡的。”他难得回来一趟,明天一早就要走,今晚还想着跟老婆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呢,结果多了这么一个小电灯泡。 “傅衡逸,他才九个月。”沈清澜强调,这么小的孩子让他自己睡,也就这个心大的才放心。 “老婆,我已经二十几天没有见到你了。”傅衡逸委屈地开口,看着沈清澜的目光很是幽怨。 沈清澜看着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用这么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她,实在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傅衡逸,你儿子才多大,你跟一小奶娃吃醋,要脸不?”沈清澜无语。 傅衡逸一脸的理所当然,“要脸没老婆。” 沈清澜转身继续铺床,不打算理会那个抽风的男人。 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傅衡逸上前抱住沈清澜,将她圈在自己怀里,“老婆,我这次回去就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了,你真的不打算跟我深入交流交流吗?”他的气息喷在沈清澜的脖子上,让沈清澜的身子有些紧绷。 傅衡逸的眼睛里浮现一抹笑意,一口含住了沈清澜的耳垂。沈清澜的身子越发紧绷。 感受到她身体的变化,傅衡逸柔声开口,“老婆,你也想我了对不对?”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一丝魅惑,仿佛一根羽毛在沈清澜的心上轻轻拂过。 沈清澜脸色微黑,转身看着傅衡逸,“安安晚上必须跟我们一起睡。” “那等安安睡了我们去浴室。”傅衡逸后退一步,沈清澜神色犹豫,对上傅衡逸的眼睛,终究是点了点头。 傅衡逸得到了老婆的肯定回答,满足了,松开她,“我去哄儿子睡觉,你去洗澡。” 看着一下子变得积极的傅衡逸,沈清澜无奈地笑笑。 今天的安安特别兴奋,已经晚上九点左右,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睁着大眼睛在爸爸的怀里手舞足蹈,傅衡逸的脸色有些黑,这小子是故意跟他作对是不是? “他平时也这么迟睡觉吗?”傅衡逸问沈清澜。 沈清澜半靠在床头,翻着一本书,“平时他八点就睡了。” 傅衡逸看着怀里抱儿子,眼带嫌弃,“所以他今天是在兴奋什么?” “大概是在高兴爸爸回来了吧。”沈清澜语气淡淡,眼睛里却有些幸灾乐祸。 傅衡逸将儿子放在婴儿床里,安安咕噜坐了起来,傅衡逸伸手按住他,让他继续躺着,然后拿起一本书,开始给安安讲故事。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哄儿子的样子,眼睛里满是笑意。 一直到快十点了,安安才睡着了,那时候沈清澜都已经睡着了,傅衡逸看着安睡过去的老婆,心情很郁卒,上床将沈清澜抱在怀里,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心中像是有一把火在烧。 沈清澜是被傅衡逸的动作吵醒的,她睁开眼睛,动了动,傅衡逸立刻睁开了眼睛,顺便拉开了台灯。 “老婆,你睡醒了?”傅衡逸温柔地问道。 沈清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怎么还不睡?” “老婆,我睡不着。”傅衡逸挺了挺身子,让沈清澜知道他失眠的原因,沈清澜感受到某人身体的热度,一脸的黑线,“傅衡逸,你今晚吃了什么?” 傅衡逸也委屈啊,一脸无辜地看着沈清澜,“我想吃你的,但是你睡着了。”语气那个幽怨。 沈清澜叹息一声,然后伸手拦着他的脖子,“不能在这里。” 傅衡逸眼睛微亮,坐起来,一把抱起沈清澜,“我们去浴室。” 等到二人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沈清澜揉揉自己酸疼的腰,瞪了某个心满意足地男人一眼,将自己裹成一个蚕宝宝,沉沉睡去。 傅衡逸抱着沈清澜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当沈清澜起床之后,床上已经没有了傅衡逸的影子,摸了摸身边的被窝,已经凉了,想来傅衡逸已经走了好久了。 沈清澜起床去看了一眼安安,安安正睁着大眼睛玩着自己的脚丫子呢,沈清澜伸手摸了一把他的尿布,时候干的,应该是傅衡逸起床之后给他换过。 她走进卫生间洗漱,出来后给安安喂了奶,然后才抱着安安下楼。 “清澜,你起来了,刚刚有个电话找你。”赵姨看见沈清澜,笑着说道。 “是谁找我?”一般人家找她都是打她手机,很少有打家里的电话的。 “就是你那个叫做方彤的朋友。”赵姨回道。 沈清澜将安安放在他的学步车里,然后起身上楼去拿手机,拿起来才发现竟然关机了,难怪方彤会打家里的电话,找了充电器插上。 “方彤,你给我打过电话?”沈清澜给方彤回了一个电话。 “嗯,我昨天晚上回国了,原本想着今天约你和晓萱出来聚聚的,今天你有时间吗?” “有,你跟晓萱说好了吗?” “还没呢,我先给你打的电话,要是可以的话,今天都到我家来吧,我的新家你们应该一次都没有来过吧,你带上安安,我好久没有见他了。” “行,你联系晓萱,中午十一点半我到你家。”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我妈会过来帮我们做饭。”方彤笑着说道,他们三个的厨艺都是半斤八两,指望他们来做,就只能吃黑暗料理了。 于晓萱正在家里闲得发霉呢,对于方彤的邀请自然是求之不得,挂了电话就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去了方彤的新家。 这栋房子是方彤和李博明结婚以后买的,是京城内的一个高档小区,位置离方彤的父母家并不远,李博明当初会选择在这里买房子也是考虑到方便照顾方彤的父母。 沈清澜和傅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就带着安安走了,安安一个人坐在儿童座椅上,大概是知道要出门了,一路上都在咿咿呀呀的,时不时叫一声麻麻,非常的开心。 沈清澜到的时候是李博明下来接的,见沈清澜一手抱孩子,一手拿着包包,似乎有些不方便,开口,“我帮你抱孩子吧。” “不必,他不重,我来抱就好。”沈清澜笑笑。 方彤家在十六楼,开门是方彤,见到沈清澜怀里的安安,眼睛顿时就亮了,将安安抱过去就会说一顿狂亲,“安安,想死干妈了,你想干妈了吗?” 安安对方彤不是很熟悉,但是也没有哭,只是皱着小眉头显得有些不高兴,方彤笑着说道,“几个月不见,安安都不认识我了。” 然后抱着安安走到沙发上坐下,安安对于晓萱更加熟悉一些,看见于晓萱就咧开嘴笑了,于晓萱顿时冲着方彤得意地扬扬眉,“果然是我的亲亲干儿子,不枉干妈这么疼你。” 她没有伸手去抱安安,只是倾身在安安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方彤懒得跟一个孕妇计较。 “博明,家里没有饮料了,你下去买点饮料上来。”厨房里传来付芳华的声音,李博明应了一声,看向沈清澜和于晓萱,“你们想喝什么?” “啤酒。”于晓萱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孕妇,已经戒酒好久了,讪讪,“我的意思是除了酒什么都行。” 李博明笑了笑,“那我就自己看着买了。” 他拿了外套出门,方彤很快追了出来,“博明,等等。” 李博明正要坐电梯下去呢,见方彤追了出来,赶紧按住电梯的门,“你怎么出来了?” 方彤笑瞪她一眼,“出门买东西钱包也不带。”说着将钱包递给他。 李博明接过钱包,见方彤出来连外套都没穿,赶紧催她进去,“外面冷,不要感冒了,进去吧。” “嗯,你等下顺便买一点水果,最重要的苹果不要忘记了,安安喜欢吃苹果泥。” “行,你呢,想吃什么,草莓行吗?” “其他的你看着买就好。” 李博明开车去了最近的超市,那里的食材更加新鲜,正在挑选水果呢,肩膀就被人拍了拍,他回头,就看见一个女人惊喜地看着他,“博明,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李博明认出了对方,笑笑,“你是童韵诗?好久不见。” 童韵诗也笑,“确实好久不见了,你一毕业就回国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看了一眼李博明的购物车,“你现在住在这附近吗?” “嗯。” “那可真是好巧,我现在也住在这附近,你住在哪个小区,也许我们还是一个小区的呢。” 李博明报了小区的名字,童韵诗眼睛里的惊喜之色更浓,“我们真是太有缘了,我刚回国遇到的第一个熟人就是你,现在又跟你住一个小区,我今天刚好要自己做饭,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来我家尝尝我的手艺?” 李博明礼貌地笑笑,“抱歉,我今天家里有客人,而且我老婆还在家里等着我,我就先回去了。” 童韵诗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已经一年多了。” 童韵诗眼睛里的笑意淡了,“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我们M国的这帮老同学该不会都不知道你结婚吧?” “当时婚礼邀请的基本都是两边的亲戚,没有大办。”李博明没说他只邀请了关系好的M国同学,他看了一眼腕表,“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童韵诗勉强笑笑,“好,下次有时间带上你的老婆,我们再聚聚,对了,你应该还没有我在国内的联系佛哪个是吧,我们互相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也好方便日后联系。” 李博明没有拒绝,留下联系方式后就去了收银台结账。 童韵诗看着李博明的背影远去,良久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机,然后给一个M国同学打了电话,“嘿,约翰,是我,温妮,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还记得李吗?…。对,他结婚了你知道吗?……原来你也不知道啊,没事,我就是随意问问,你要是来了京城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肯定陪你,行,那就先这么说,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 李博明很快将遇到了童韵诗的事情给忘记了。 童韵诗是他在M国读书时候的同学,因为都是华人,所以才比一般同学熟悉一些,不过也谈不上特别熟悉。 回到家里,付芳华已经开始往外面端菜了,沈清澜要去帮忙,被付芳华赶出了厨房,“清澜,你就去客厅里跟彤彤聊天,厨房里有阿姨就够了。” “阿姨,我帮你把菜端出去。” “不用不用,就这么几个菜,阿姨一个人可以的,你出去吧,厨房里油烟大,别整的你衣服上都是油烟味。” 付芳华一边说着,眼角余光看见李博明回来了,冲着他喊了一声,“博明,过来帮忙把菜端出去。” 李博明拎着水果进来,“水果我来洗,你将菜端出去。”付芳华负责指挥。 “好的,妈。” “姑娘们,吃饭了。”付芳华冲着三个人喊了一声。 沈清澜抱着儿子在餐桌边坐下,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肴,笑着对付芳华说道,“阿姨,辛苦你了。” 付芳华摆手,“辛苦什么呀,都是一些家常菜,我都是根据彤彤说的做的,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吃。” “阿姨,你做的菜一看就好吃。”于晓萱笑眯眯,看着桌上的菜肴眼睛都亮了。 付芳华还细心地给安安准备了一碗蛋羹,沈清澜先给儿子喂了几口蛋羹,“清澜,要不你先将孩子交给我,你们先吃饭。”付芳华说道。 “阿姨,你吃就好,安安很快就饱了,出门前他吃过奶了。” 安安嘴巴里砸吧砸吧,一口蛋羹迟迟不咽下去,就看着桌上其他人吃饭呢,尤其是看着沈清澜的筷子,眼睛都不带眨的。 “哈哈,清澜,安安也想吃了。”于晓萱注意到这一幕,笑着说道。 沈清澜低头看了一眼儿子,笑了笑,眼神无奈,“他现在吃饭就这样,一点都不专心。” “小孩子都这样,彤彤小时候就是。”付芳华接话,“小孩子这个时候正是对外界好奇的时候,我记得彤彤四五岁的时候,有次我出去买菜,她一个人待在家里,结果她馋嘴,偷吃了她爸爸的杨梅酒里的杨梅,喝醉了,睡了一天一夜,把我下了一个半死。” “妈。”方彤叫了一声,李博明轻笑。 “对了,当时博明也在呢,两人喝醉了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这件事李博明和方彤都还记得呢,谁让家长将这件事当做二人小时候的糗事,时不时就拿出来说一说呢,就算是忘记了也该被提醒着记住了。 李博明微囧。 于晓萱是直接就笑了,“哈哈,方彤,看不出来你小时候还有这么贪嘴的时候。” 方彤哼了一声,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于晓萱的碗里,“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于晓萱笑眯眯地吃了一口菜,“阿姨,方彤小时候还有哪些去趣事啊,你给我们讲讲呗。” “那可多了,你们别看这丫头现在文文静静的,其实小时候就跟个小猴子,这些博明应该知道,他们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总是在一块儿玩,就来连闯祸都是一起的,我还记得之前博明的爸爸有一套很珍贵的碗,结果这两孩子调皮,说是玩什么野炊,将碗放在火上烤,结果这碗硬生生被他们烧裂了一个,整套碗就这么废了。” “妈,今天的排骨味道很好,你尝尝。”李博明夹了一块排骨放进付放芳华的碗里,温和地说道。其实他是不介意丈母娘讲这些的,但是没看方彤的头都要埋在饭碗里了吗。 付芳华看了一眼脸皮薄的女儿,也不说了,“吃菜,大家吃菜。” “麻麻。”安安拉住沈清澜的衣袖,叫了她一声,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握着筷子的手,见沈清澜看向他,安安又叫了一声妈妈,沈清澜为难地看了他一样。 “清澜,要不你给他尝尝这个鱼吧,我没有放其他的东西,也清淡,他应该能吃。”付芳华看着安安的大眼睛,忍不住说道。 沈清澜看了儿子一眼,从碗里夹了一小块鱼肉,将里面的刺小心地挑出来,然后才喂给他,安安一直看着妈妈的动作了,沈清澜的筷子刚刚放在他的嘴边,他就迫不及待地张开了嘴巴。 安安其实一个月前就开始吃鱼肉了,只是他的饭食都是单独做的。 安安的牙齿还没长全,不过这鱼肉也软嫩,倒是不怕他消化不良。 安安吃完一口就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澜,明显是还想吃呢,这时候于晓萱的筷子伸了过来,“安安宝贝,来,干妈这里还有。” 安安看了一眼于晓萱筷子上的鱼肉,移开了目光,于晓萱转头愣愣地看着方彤,“我刚刚是被我干儿子嫌弃了吗?” 方彤淡淡扫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是。” 于晓萱一脸的受伤,“安安啊,你刚才还是最爱我的,现在就嫌弃我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 安安正盯着沈清澜的筷子呢,哪里有闲工夫理会她,就连眼角余光都不舍得给一个,于晓萱无趣地撇嘴,“哼,竟然不理我,算了,我大人不跟你一个小人计较。” 方彤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睛里浮现淡淡的羡慕,李博明注意到这一幕,心中暗暗记下。 沈清澜没有给安安吃很多的鱼肉,喂他吃了几口就不给他吃了。 安安继续扒着沈清澜的手,想要继续吃,“不能再吃了,你今天吃的东西够多了,再吃你就该闹肚子了。”沈清澜严肃地说道。 前两天傅老爷子给孩子喂了不少吃的,安安的肠胃一下子受不住,拉了一天的肚子,将老爷子给吓得脸都白了。 安安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沈清澜,虽然不是很明白妈妈的话,但是也知道大概的意思,委屈地看着她,仿佛在说“妈妈是个坏人。” 沈清澜丝毫不心软,将儿子固定在怀里,专心吃着自己的饭。 饭后,三人坐在沙发上聊天,李博明则是帮着付芳华去收拾碗筷去了。 “清澜,安安再过三个月就要一岁了,周岁宴要大办吗?”于晓萱看着坐在沙发上专心玩着一只小黄鸭的安安小朋友,问道。 沈清澜点头,“爷爷说要大办。” 想想也是,这是沈家和傅家第四辈中唯一的孩子,这第一个生日肯定是要隆重的,“那时候我应该已经出月子了,肯定不会错过。” 现在已经是二月,于晓萱的预产期就在三月初,算起来已经不到一个月了。 “医院病房订好了吗?”沈清澜关心道。 “已经订好了,韩奕提前三个月就已经准备好了,月嫂也已经请好了,现在就等这颗球落地了,我就可以轻松了,这几个月可真是将我憋坏了,等生完孩子,我要好好减肥去。” 于晓萱拍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她的动作下了方彤一跳,抓住她的手,“我的祖宗,你倒是给我悠着点,你要是在我这里出事了,你家韩奕不得将我抽筋扒皮了呀。” 于晓萱翻白眼,“我哪里有这么脆弱啊,我家宝宝也坚强着呢。”说道这里,于晓萱看向沈清澜,嘿嘿笑,“清澜,要是我这胎生的是女儿就给你做儿媳妇吧。” 她看着安安的眼睛里都泛着光,沈清澜失笑,“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这胎是女儿?” “就是儿子也没事,我等你生二胎,你和傅爷的基因组合,生出来的女儿一定是个美人坯子,我自然是要提前预定了。” “于晓萱,你将我当空气吗?以后清澜家的女儿是给我儿子的。”方彤淡淡开口。 于晓萱翻白眼,“等你家儿子出来都要等到猴年马月了,我们是三个当中就你最墨迹。” “哼,我这叫后来居上,也许你这胎生的是个儿子,而清澜这几年又不打算要二胎,到时候等我儿子出生了就刚好和清澜家的公主年龄相近,青梅竹马的爱情是你家儿子比得了的吗?” 于晓萱气急,“方彤,你要是敢跟我抢儿媳妇我就跟你拼命。” 眼看着二人又要掐起来了,沈清澜满头满脸的黑线,“行了,别吵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生二胎了?” 二人顿时就顾不上吵架了,齐齐看向她,“你为啥不生?” “对啊,清澜,你和傅爷的样貌这么出众,又聪明,基因这么优秀竟然不愿意生,这是资源的浪费,是可耻的知道吗?”于晓萱急了,她是真的想跟沈清澜做亲家来着,她垂涎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外貌很久了,对于二人优秀基因结合的孩子自然更加垂涎。 哪里是沈清澜不肯生啊,是傅衡逸根本不愿意生,从她生完孩子到现在,每次亲热傅衡逸都会做好安全保护工作,杜绝一丝丝的可能性。 上次又不是沈清澜及时发现,傅衡逸还打算去做结扎手术呢,后来是被沈清澜以分居威胁他才打消了念头。 沈清澜想趁着年轻,一口气将二胎也给生了,奈何傅衡逸死活不愿意配合,她也就只能先将这件事放在一边了。 “安安现在还小,我现在只想专心照顾他,二胎的事情暂时不考虑了。”沈清澜平静地说道,自然不会说是傅衡逸在她生孩子的时候产生了严重的阴影,拒绝再生。 “哎,也是,傅爷常年不在家,孩子都是你一个人带,要是再来个二胎,估计你也要累死了。”于晓萱理解地说道,“你看看我,光这一个都让我觉得吃力呢。” “对了,方彤,说认真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啊,你们结婚也已经一年多了。”于晓萱看向方彤。 “我在M国分公司的工作还有一年,等到调回国内再考虑吧。”方彤羡慕归羡慕,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要孩子的好机会。 “也是,现在我们三个当中就你最忙了,现在回头想想,真是想不到啊,当初我们三个中,你是最小女人,结果最后你倒是成了女强人了。”于晓萱感慨。 “今天你的感慨怎么特别多。”方彤白了她一眼。 于晓萱摸摸肚子,“大概是马上就要当妈妈了,有点产前焦虑了。” 闻言,沈清澜抬眼看向她,“晓萱,生孩子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你这胎就连医生都说了很健康,顺产没问题。” “清澜,我还是害怕,当初你检查出来也是一切正常的。”于晓萱的声音忽然低下去。 沈清澜眼神微闪,她生产是个意外,是秦妍暗中动了手脚的缘故,于晓萱自然不可能遇到她那样的情况,但是这话又不能明知说,只好说道,“我当初是个意外,那个发生的概率很低,你的运气没有好到那个程度。” “清澜,生孩子是不是很也疼啊?” “不会,我觉得那个疼痛程度还能够忍受,而且个人体质不同,有些人对疼痛的忍耐度还要更高一些。” 闻言,于晓萱并没有放心,“完了完了,我平时那么怕痛,该不会被痛死吧。” “于晓萱,瞧你那点出息,现在还没生呢就开始自己吓唬自己,要是真的到生了,你是不是就要哭了?”方彤看不下去了,怼了她一句。 于晓萱翻白眼,“方彤,你这就叫站着说话不腰疼,生孩子的人不是你,你当然不疼啦。” “清澜当初生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啊。” “那清澜是常人嘛,她那是在天上的神,哪是我等凡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见二人越说越离谱,沈清澜连忙打断二人。 二人互相看一眼,冷哼一声,抓过头去不看对方,沈清澜显然已经习惯了二人这样的相处方式,笑了笑,并不在意。 付芳华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来来来,吃点饭后水果,今天的草莓味道不错,你们都尝尝。” “谢谢阿姨,阿姨,您也坐下来歇歇,不要忙活了。”于晓萱笑眯眯地说道。 “我去将厨房收拾一下,你们先吃。”付芳华说完就走了。 安安的注意力已经被桌上的果盘给吸引了,爬到沈清澜的身边,指着果盘,“麻麻。” 沈清澜从果盘里拿了一个草莓递给他,安安拿在手里就往嘴里塞,他现在已经长出了五颗牙齿,吃个草莓还是没有问题的。 方彤看着安安吃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样子,笑着说道,“安安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一枚小吃货。” 沈清澜宠溺地看了儿子一眼,抽了一张纸巾替他擦了擦已经快滴下来的草莓汁。 “吃货才有福气呢,老人都说了,能吃是福,我们安安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于晓萱倒是觉得安安这样很好。 三人在客厅里聊了一下午,一直到傍晚了,沈清澜才带着安安回家,于晓萱谢绝了付芳华的挽留,也让司机送她回家了。 “妈,你晚上就在家里睡吧。”方彤看了一眼时间,说道。 付芳华摆手,“算了,我就先回去了,你爸今天一个人在家,晚上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不回去看看他我不放心。” 李博明见状,拿起车钥匙,“妈,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打个车就好,彤彤难得回来一趟,你们夫妻也是聚少离多的,赶紧休息吧。” 李博明最后还是坚持送付芳华回家了,刚停好车,就又碰见了童韵诗。 “博明,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这一天遇见两次,我们的缘分可真够深的。”童韵诗看见李博明倒是很高兴。 李博明礼貌地笑笑,“这么晚了才回来?” 童韵诗叹息,“是啊,刚回到国内,这里的房子也是刚租的,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添置,这不,中午回来做了一端饭就又出去了,将要用的家具订好,刚刚才从外面回来,你呢,你怎么也这么晚?” “刚刚将我岳母送回了家。”李博明说道。 童韵诗指了指旁边的楼,“你家也住在这里吗?” “嗯,我住在十六楼。” “那可真是太巧了,我就住在你家楼下的楼下,十四楼,早知道我们两家这么近,我中午就到你家去蹭饭了。” “会有机会的。你现在上去吗?” “上去,你等我一下,我去后备箱拿点东西。”童韵诗说了一句。 李博明刚刚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等在原地。 童韵诗从后备箱里拿了一个很大的箱子,李博明看她吃力的样子,上前拿过箱子。 “谢谢你,博明。” “不用客气,顺路而已。” 电梯到了十四楼,李博明索性将箱子给她拿了进去。 “不好意思,刚刚搬家,家里还有些乱,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童韵诗胡乱地将散落在沙发的东西归整到一边。 李博明笑了笑,“不用客气了,我老婆还在家里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童韵诗手里的动作一僵,扯了扯嘴角,“那好吧,改天等我家里整理好了,我再请你们夫妻到我家里来做客。” “好。”李博明随口应了一句。 回到家里,方彤已经给他放好了洗澡水,“先进去洗澡吧,水我已经放好了,衣服也在里面。” 李博明在方彤的脸上亲了一口,“好,等我。” 方彤推推他,继续去铺床。 李博明从浴室里出来,方彤已经在躺在床上了,李博明从另一边上床,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闻声开口,“彤彤,我们生个孩子吧。” 方彤惊讶地看着他,“怎么突然想起要生孩子了?”结婚之初他们就商量好了,结婚头三年不要孩子,等到三年后,二人的事业都稳定了再生。 “你想当爸爸了?”方彤问道。 李博明摇头,“今天见你看着安安的样子,我以为你会很想拥有一个孩子。” 方彤轻笑,“我是喜欢安安,也羡慕清澜有孩子,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还没做好当妈妈的准备。” “既然没有准备好,那就再过两年吧。” “博明,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事业就不顾你的感受。” 李博明伸手捏捏她的脸,“胡说什么呢,关于孩子的事情是我们当初商量好的,我刚才那么问你,也只是以为你现在想做妈妈了,只是顾忌到我,所以才藏在心里不说。” “那我们就两年后生吧,按照原定的计划,明年初我应该就可以调回京城总公司了,回来之后我就会升任总监,等到一年后,我的工作又稳定了,我妈也差不多是退休了,我们再生孩子,到时候我妈也可以帮把手带孩子,你说好不好?” “好,都听你的,只是到时候还是要请个保姆,妈年纪也大了,我们不能将孩子都交给她,要给她安享晚年的时间。”

上一篇   434.是她吗?

下一篇   436.早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