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为母则刚

楚云蓉现在的样子明显不正常,沈清澜忽然后悔告诉了楚云蓉这些事情,你说她好好的告诉她干嘛呢,随便编造一些理由搪塞了不就好了吗。 沈清澜心中懊恼,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将药塞进楚云蓉的嘴里,拿水灌了下去。她握着楚云蓉的手,轻声在她的耳边温声细语,“妈,我很好,你看我现在结婚了,有了一个幸福家庭,我有爱我的老公,可爱的儿子,疼爱我的家人,过去的磨难非但没有整垮我,还让我变得更坚强,更优秀,这些都是我的所得......” 楚云蓉默默地流着眼泪,眼睛里渐渐有了焦距,她看着沈清澜,眼神痛苦有之、疼惜有之,悔恨有之...... “清澜,妈妈的清澜,妈妈对不起你......”楚云蓉抱着沈清澜嚎啕大哭,沈清澜听着她的哭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情绪只要可以发泄出来就没事。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沈老爷子,房门被敲响,“澜澜,你妈妈怎么了?” 沈清澜拍拍楚云蓉的肩膀,楚云蓉的哭声轻了一些,“爷爷,我妈没事。” “没事怎么哭了?”沈老爷子有些不放心,一大早楚云蓉就出去了,回来之后就和沈清澜两个人进了房间,现在又传出来哭声,换做是谁都不放心。 沈清澜一时之间还真的找不到好的借口解释,最后还是楚云蓉自己开口,“爸,我没事,刚才和清澜在看电视,看到一个片段太感人了,没控制住情绪。” 沈老爷子无语,明知道这个这就是一个借口,却又没说什么,叮嘱了几句走了。 房间里楚云蓉又恢复了沉默,沈清澜坐在一边陪着她,“清澜,你出去吧,妈妈想一个人静静。” 沈清澜不放心,现在的楚云蓉状态很危险,楚云蓉扯了扯嘴角,“妈妈不会想不开的,就是想静静。” 沈清澜定定地看了楚云蓉好一会儿,才点头,“好,我先出去了,你有事情叫我。” 楚云蓉这一呆就是一天一夜,她不曾踏出房门半步,也不许人家进去,就连沈清澜都拒之门外,沈老爷子和沈君煜都问过沈清澜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清澜守口如瓶。 一直到第三天晚上,楚云蓉依旧不肯出来,沈清澜才想给沈谦打了电话,沈谦回来地很快,从沈清澜的嘴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什么也没说,直接从沈君煜的房间里翻窗进了房间。 房间里,楚云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已经维持了这个姿势将近三天了,这三天以来,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怎么也走不出来,将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 杀手,这个词对于楚云蓉来说是遥远而陌生的,是一个只会在电视剧中出现的名词,可是现在,知道名词竟然被安在了自己的女儿身上。 她不了解那样的生活,也无从了解,但是却也能想象出沈清澜能活着回到她的身边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而她呢,在沈清澜回到之后都干了什么? 她因为内心的愧疚与胆怯,因为沈清澜的不喜与人亲近而疏远她,甚至对一个养女处处偏爱,是否在看到这样的场景时,沈清澜也曾对自己这个母亲感到失望? 楚云蓉抓着被子,身子轻轻颤抖着,过去的她都干了什么?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难以自拔,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惨的那一个,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依旧过着衣食无忧的富家太太的生活,可是自己的女儿呢? 楚云蓉想到这里,哭出了声。 “云蓉。”沈谦看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妻子,心疼不已。 楚云蓉听到沈谦的声音,哭声顿时就没了,却躺着没动。 沈谦走到床的另一边,“云蓉,你还好吗?” 楚云蓉没说话,沈谦坐下来,叹息一声,“你现在这样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呢,清澜很担心你。” “沈谦,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楚云蓉开口,声音沙哑无力。 沈谦神情微顿,看向楚云蓉,楚云蓉坐了起来,定定地看着他,“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了清澜受过的苦?” “沈谦,都到了这一步了,我不喜欢你继续骗我,或者隐瞒我。” 沈谦叹气,“云蓉,我知道的时间也不久。”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 “沈谦,难道我在你们眼中就真的那么脆弱吗?一点点的挫折都承受不住?” “云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身体一直就不好,我只是不希望你.......” “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想我拖清澜的后腿是吗?” “不是,我是担心你的身体。” “我现在的身体很好,我请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你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要处心积虑把地带走我的女儿?还把她送进那种地方,沈谦,我要你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楚云蓉看向沈谦的眼神很冷,这样的眼神让沈谦的心中有些慌乱。 “云蓉。” “我只想知道真相。” 对上楚云蓉坚持的眼神,沈谦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当年我还在特种部队的时候曾经执行过一个任务,就是剿灭一个侵犯了我国领土,杀害了我国公民的一个佣兵头子......” 沈谦将他知道的那部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楚云蓉。’ 楚云蓉脸色苍白,“所以,那些人带走清澜其实是为了报复你?” 沈谦闭了闭眼,遮住了眼底的痛楚,“是,颜家的悲剧就是那人的报复。” 楚云蓉的脸色更加白了一分,不可置信地看着沈谦,“颜家......颜家也是因为这件事?” “当年颜安邦是我的战友,那次的行动他也参加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楚云蓉喃喃。 沈谦看着她,“云蓉,我很抱歉,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女儿。” 楚云蓉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她看着沈谦,情感与理智却在进行激烈的对抗,一个声音在说这件事就是沈谦的错,要是沈谦当初可以斩草除根或者根本就不参加那次行动,那么沈清澜就不会出事,她会平安快乐的长大;另一个声音说当年沈谦也是职责所在,这样的事情没有人希望它发生,而且这些年沈谦过得也并不轻松。 沈谦看着楚云蓉默默流泪的样子,心中既心疼又忐忑,“云蓉。” 楚云蓉只是默默流泪,“云蓉。” “你不要说话,你让我安静一会儿,楚云蓉开口说道。 沈谦坐在那里陪着她,其实他宁愿楚云蓉歇斯底里也比现在沉默不语来得好,这样的她更加让人担心。 “云蓉,你要是难过,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是千万不要憋在心里。”沈谦沉声说道,没有换来楚云蓉的丝毫反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蓉抬眼看他,“秦妍呢?”她的眼睛是刻骨的恨意,这个女人毁掉了她的女儿,还可以接近她,是想干嘛?拿这件事威胁她还是打算逼疯自己? 沈谦并不清楚秦妍已经在沈清澜的手中了,闻言,摇头,“不清楚,上次清澜知道她来了京城之后就走了。” 楚云蓉忽然想起来沈清澜和傅衡逸离开的事情,“上次清澜和衡逸离开京城就是去解决这件事了对吗?” “应该是。”沈谦说的不确定。 “沈谦,你知道那么多,但是你一件都不愿意告诉我,生怕我受不了刺激变成了一个疯子,只是你是否还记得,沈清澜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是我的命根子。”她泪眼朦胧。 “云蓉,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不敢告诉你,你的内心充满了对清澜的愧疚,要是再知道这件事,你能承受得住吗?” “哈哈。”楚云蓉笑了,却笑出了眼泪,“是啊,我就是一个懦弱的母亲,女儿出事,我不想着怎么去找女儿,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不愿意面对现实,是我让我的女儿吃了那么多苦,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楚云蓉陷入了一个怪圈,她终究是舍不得责怪沈谦,可是又无法发泄内心的愤怒和悲伤,只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痛苦,她的心才会好受一些。 沈谦看着楚云蓉眼底的痛苦,将她抱在怀里,“云蓉,不要这样想,这些不是你的错,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和清澜,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再自责。” 楚云蓉哭得心碎,她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沈谦抱着妻子轻声安慰着,等着她情绪平复下来,这次楚云蓉既然没有在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病发这就是一个好现象,沈谦相信她会挺过去的。 良久,楚云蓉渐渐平静下来,“要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沈谦一顿,眼神微暗,“是,我从来没有打算告诉你。” 楚云蓉一怒,“沈谦。” “不止是你,要是可以的话,我不希望任何知道清澜的过去,她就是一个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被养父母抛弃过,一直在孤儿院里长到十六岁,然后回到沈家,就是这样简单的经历。”沈谦说的时候神情很严肃。 楚云蓉微愣,忽然反应过来,是了,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要是让人知道了沈清澜的过去,那么沈清澜将会面临的是什么,简直难以想象。 “对,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清澜过去,对了那个女人,阿谦,那个女人知道。” “什么女人?”沈谦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楚云蓉抓着他的手,“就是找我的那个女人,就是她提醒我,让我去追查当年的真相,就是那个女人,她知道清澜的过去。” 楚云蓉一脸的着急,沈谦安慰她,“云蓉,不要激动,你将那个女人的特征告诉,交给我去解决,我保证绝对不会让她将清澜的身份透露出去。” “不,不行,她不能活着,她或者就是对清澜的威胁,阿谦,不能让她活着。” 沈谦一脸震惊地看着楚云蓉,不敢相信刚刚那话竟然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云蓉。” “阿谦,你听到了没有,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活着离开京城。” “云蓉,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沈谦的声音沉了下来,瞬间惊醒了楚云蓉,她怔怔地看着沈谦,“阿谦,我......” “我知道你是担心清澜,将这件事交给我好不好,我来解决。”沈谦放柔了声音。 楚云蓉神情怔怔,似乎也不明白刚才说那话的真的是自己吗? “云蓉,不要再想这件事,交给我处理,而你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自己,帮清澜照顾好安安。” 楚云蓉点点头,沈谦见状,也知道她现在需要自己冷静一下,就离开了房间。 ****************** 此时,房间门外,沈老爷子、沈清澜和沈君煜还在等结果。 “爷爷,你先回房间吧,爸既然进去了我妈肯定不会有事吧。”沈君煜开口劝道。 沈清澜附和,“爷爷,听我哥的,你先进去休息吧。”这几天老爷子也在担心楚云蓉的情况,都没有休息好,几天下来人就憔悴了。 沈老爷子点头,“澜澜,你扶我进去吧。” 沈清澜美眸轻闪,“好。” 将老爷子扶进房间,沈清澜才开口,“爷爷,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沈老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孙女,拍拍她的手,“澜澜,要是遇到了自己不能解决或者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问题,就找爷爷,爷爷虽然老了,但是给你撑起一角的天空还是能做到的。” 沈清澜心中一震,对上老爷子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睛,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暖流,“爷爷,谢谢。” 沈老爷子慈爱地笑笑,“我是你爷爷,护着你不是应该的吗?去吧,爷爷休息一下,你妈要是没事了就告诉爷爷一声。” “好,爷爷你好好休息。” 沈清澜扶着老爷子躺在床上,一直到老爷子闭上眼睛睡觉了才离开。 沈君煜还在等着,看着沈清澜,眸光幽深,“澜澜。” 沈清澜看着他,神色淡淡,“哥,你也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沈君煜却突然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哥不问这个,我知道你不想说,那就不用说,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就好,哥只是想告诉你,哥永远都会站在你的身后,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沈清澜看着他,玩笑似的说道,“那要是有一天全世界都容不下一个我怎么办?” “那你就到哥的怀里来,就算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会给你一个家。”他的眼神充满了认真。 沈清澜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么严肃做什么,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哥,你这话要是被傅衡逸听到,他会吃醋的。” 沈君煜也笑,“你家那个已经没救了,动不动就吃醋,他是浸在醋缸里了吧。” “不,是醋海。” 兄妹俩相视而笑。 等沈谦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了二人,沈清澜先开了口,“爸,妈她怎么样?” “你妈没事,就是有些累了,让她休息一下就好了。”他的声音温和,沈清澜顿时就明白了,楚云蓉或许受了打击,但是病应该没有复发。 “妈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我让宋嫂给妈做点吃的。”沈君煜主动离开。 沈谦拍拍沈清澜顿的肩膀,“你妈妈没事,就是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缓缓就好,清澜,你跟我去一趟书房,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沈清澜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跟着沈谦去了书房。 “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沈谦直截了当地问道。 沈清澜摇头,“我不清楚,那天她看到我来了就跑了,我追过,没追上,这几天妈又是这样的状况,我也就没有去找她。” “那个女人知道你的身份已经不能留了。”沈谦开口说道,“而那个女人拥有那么好的身手却潜伏在京城,目的一定不简单。” 沈清澜立刻懂了沈谦的意思,“爸、其实你不需要这样做,我可以解决这件事。” 沈谦笑笑,“清澜,你就当这是我对你的一种弥补。” 沈清澜抿唇,“爸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和妈,你们不用对我感到抱歉。”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后,沈清澜心中唯一仅剩的一丝丝责怪也消失了,沈谦说到底是指责所在。 他是一个军人,保家卫国是他的责任。 “清澜,爸爸是一个军人,丈夫,父亲,我做到了对国家无愧,却没有做到对我的家人负责,我对不起你,道歉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只要相信,以后我不会让你失望。” 沈清澜眼神幽幽,她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来自家人的。沈家人心中对她怀着的这份歉疚对于她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负担? 沈谦看着沈清澜清冷的脸,叹息一声,“你回去照顾安安吧,你妈这里有我。” 沈清澜点点头,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了。 回到家里,安安正在睡觉,这几天担心楚云蓉,她花在安安身上的时间和精力都少了。 沈清澜看着儿子安静的睡颜,眼底深处翻涌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安安很快就醒了,刚醒来的安安还有些懵,大眼睛看着沈清澜,不停地眨巴眨巴,打着小哈欠,沈清澜看着儿子可爱的样子,心情都好了,伸手将儿子抱起来,给他换了一件衣服,才抱着他去客厅。 经过几天的调查,金恩熙终于找到了关于那个女人的蛛丝马迹,“安,找到了,我现在过来接你,你等我。” 沈清澜眼神微变,很快恢复自然,“我马上出来。” 沈清澜挂了电话,将儿子交给傅老爷子之后就出门了,金恩熙已经在外面等着她,沈清澜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金恩熙启动车子,“安,你一定想不到那个女人的身份。” 沈清澜挑眉,“哦?” “她是石帮老大石枫的情人。” 沈清澜眼神幽深,没想到这件事还跟石帮扯上了关系。 “表面上她是石枫的情人,但是背地里又是一个特工。” “这么说,她并不是秦妍的下属?或者说不完全是?”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秦妍应该认为她是,不过作为石枫情人这件事,是最近一年的事情,她似乎来京城的时间并不长,因为资料很难查,我查不到她之前的经历。” 这就很有意思了,多重身份?特工?秦妍下属?一个道上的老大的情人? “不过我在调查中发现,她虽然是石枫的情人,但是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石枫对这个情人似乎并不怎么上心,与其说这二人是情人,倒不如说是合作关系,石枫似乎跟她有金钱上的往来。而这个女人也有本事,同时与几个男人有关系,个个身份不凡,有商界的大佬,也有政界的G官,我还发现她最近在接触军界的一个高级军官。” 沈清澜闻言,眼底的兴味更加浓了,这样一个身份复杂的特工潜伏在京城,到底是想干什么?秦妍的人?秦妍做的可不是买卖情报的消息,这是一仆事二主,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沈清澜现在对这个女人很有兴趣。 到了目的地,沈清澜打量着眼前这座别墅,“你确定她在里面?”他们两个是直接躲过监控摄像翻墙进来的。 “确定,这是她的老巢。” 沈清澜上前敲门,金恩熙眼神微变,“安,这样会惊动她的。” “她应该早就知道你在查她。”沈清澜说道。 很快,门就开了,出现一张女人的脸,看见沈清澜和金恩熙,一点也不意外,嘴角轻扬,“欢迎来我家做客,请进。” 沈清澜走的很从容,金恩熙的眼底防备,女人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将两人带到客厅,想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随意问道,“想喝点什么?” “白开水。”沈清澜回答。 女人点点头,走进厨房,又端着两杯水出来,放在二人的面前。 “你早就知道我们会来?”金恩熙眼神探究。 “猜的。”女人淡笑,神态从容淡定。 金恩熙眸色微沉,这个女人明知道他们会来却还在这里等着她们,是胸有成竹,还是...... “不必这样防备我,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的恶意,沈小姐你说呢?” 金恩熙嗤笑,没有恶意会将沈清澜的身份捅破?骗谁呢? 女人摊手,“之前那件事是受人所托,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人家表面上还是我的主人。”她说这话时很是随意,显然对秦妍的忠心也并不如何。 “你的目的是什么?”沈清澜问道。 “我要是说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目的你信吗?”女人问。 沈清澜沉吟,看不清这个女人的真实目的。 “好吧,我直接告诉你们好了,反正你们现在估计也知道了,我是秦妍安排在京城的人,你们认为我是她的下属也没错,不过我对秦妍可不是死心塌地的,相反,你们要是能帮我弄死了她,我反而会感激你们,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联系不上她,她是不是已经在你们的手里了?” 女人的话中信息量很大,金恩熙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妍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希望秦妍死,这又是为什么? “既然你说自己对我们毫无恶意,那么为什么去找清澜的母亲,还说那些话?” “受人之托而已。”女人说的随意,却让金恩熙立刻沉了脸。 女人微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这么大火气干什么?”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女人,心中在思考着这个女人的目的,还有她话中的真实性。 “沈小姐,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对你确实毫无恶意,相反,我很欣赏你,尤其是你的能力,你要是愿意加入我的组织,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当然,我的组织并不是指秦妍。” 金恩熙惊呆了,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竟然劝沈清澜去做间谍。 沈清澜也没有想到女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好吧,我似乎吓到了你,跟你开玩笑的,沈小姐的生活美满,想必是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的,刚刚就当我没说吧。”女人笑着说道。 沈清澜眼神微冷,面无表情地看着女人,“很好玩儿?” “不,不好玩儿,我也玩儿累了。”女人笑眯眯,“不过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不相信,我对你们确实没有任何的恶意,之前对你母亲做的事情也是为了将你引来而已,沈小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来得比我想象的更快。不过要说我一点目的都没有,你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见你一面,像现在这样。” “为何?” “大概是寂寞了吧。”女人轻笑。 从头到尾,这个女人都没有说自己的目的,说话也是三分真,七分假,沈清澜眼底越发清冷,已经对这个女人起了杀心。 “沈小姐,不用想着杀我,虽然你们两个联手,我确实逃不掉,但是你们两个也做不到全身而退,我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没人愿意干。”女人似乎是感觉到了沈清澜身上的杀意,淡笑着说道。 “我不会将你的身份说出去的,虽然秦妍最后确实是这样吩咐我的。”女人说道,“要是秦妍真的在你们的手里,麻烦替我替我转告一声,欠的债终究是要还的,我欠她的已经还清了,下次见到她,就是她该还债的时候了。”女人说这话的时候,左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摸着右手的小指指尖,沈清澜无意中注意到这一个小动作,瞳孔猛地一缩,瞬间又恢复自然。 “你跟秦妍之间有什么恩怨?”沈清澜问道。 “人命。”女人红唇中吐出两个字,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其中的恨意任谁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走吧。”沈清澜对金恩熙说道,站了起来,金恩熙一愣,“清澜,她......” “走吧。”沈清澜神情淡淡,她看向女人,“记住你说的话,给你三天时间,离开京城,离开Z国,永远不要再踏入这里一步,不然即便是两败俱伤,我也在所不惜。” 女人微笑,“好。后天我就离开这里,不过沈小姐,在离开之前,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沈清澜淡淡地看着她。 “我想跟你吃顿饭,嗯,就跟普通的朋友一样,地点你定。” “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夏西餐厅。”沈清澜说道,然后就拉着金恩熙离开了。 这次他们是光明正大从正门离开的,金恩熙看着沈清澜,眼神不解,“安,为什么就这样放过那个女人了?她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这对你很不利。” “她的身手即便是你我联手,想要拿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可就算是这样,我们联手还是能将她拿下的不是吗?安,我不明白来的时候你明明也是打算将她解决的,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金恩熙有些生气,不理解沈清澜的做法。 沈清澜没有解释,上车之后直接闭上了眼睛,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她的脑海中总是不停地闪现刚才女人摸着自己小手指指尖的那个动作。 会是她吗?那个女人会是她吗?沈清澜在心中轻轻问道。 金恩熙将沈清澜送到大院门口,没等她开口就一脚油门离开了,沈清澜无奈地笑笑,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但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根本不符合常理,她没有办法跟金恩熙解释,而现在有些事情她还需要确定一下。 沈清澜回到家里,就看见了楚云蓉,正在陪着安安玩。 沈清澜在她的身边坐下来,“妈。” 楚云蓉微微一笑,“清澜回来了,吃过了吗?” 沈清澜摇头,“没有。” 楚云蓉站起来,“那我让赵姨给你下碗面?” “好。” 楚云蓉站起来去了厨房,沈清澜看着楚云蓉的背影,然后收回了实现,安安看见沈清澜,朝她爬过来,沈清澜上前抱起他,“麻麻。” “嗯,妈妈回来了。”沈清澜柔声应道。 安安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沈清澜,沈清澜看了一眼,是一块玉佩,正是艾伦送给安安的这一块,这块玉佩被她放起来了,现在怎么会出现在安安的手上? 楚云蓉回来,见到沈清澜手里的玉佩,笑着说道,“这块玉佩是我拿给安安的,老一辈的人都说小孩子带一块玉对身体好,我隐约记得安安的礼物中有一块,就自己去找了。” 安安的礼物沈清澜专门腾出了一个柜子安置,这个家里人都知道。 楚云蓉继续说道,“我原本是想给安安戴上的,结果小家伙看到了很喜欢,拿着不撒手,就先给他玩一会儿。” “那我等下拿根绳子给他串起来。” “不用,我已经准备好了。”楚云蓉说道,拿出一根编织绳。 沈清澜将玉佩递给楚云蓉,楚云蓉一边将玉佩穿进去,一边问道,“清澜,这份礼物是谁送的?” “一个朋友,上次安安百日,他送的。” “那你这个朋友很用心,这块玉佩上还有安安的名字和生辰呢。” 闻言,沈清澜的眸光轻闪,拿过玉佩仔细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安安的名字和生辰,字很小,而且隐藏在花纹之中,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沈清澜想起艾伦,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妈,小时候我是不是也有一块玉佩?” “是啊,那是你出生的时候你奶奶送的,是你奶奶的陪嫁,价值不菲。”楚云蓉说道,“不过你回来之后,我就没有见到那块玉佩。” 楚云蓉猜想那块玉佩应该是被人拿走了,所以也就没有问沈清澜关于玉佩的事情。 那块玉佩已经被艾伦拿走了,沈清澜一直也没有向艾伦要回来。她将玉佩挂在安安的脖子上,安安抓在手里就要往嘴巴里塞,楚云蓉拉住安安的手,“我的小宝贝、这个可不能吃。” 安安大眼睛看着楚云蓉,楚云蓉将玉佩塞进安安的衣服里,免得又被他拿出来。 沈清澜塞给他一个小苹果,安安拿在手里看了看,又看了一眼沈清澜,将苹果递给了楚云蓉,他不喜欢这个东西。 “我给他做点苹果泥吧,现在他才四颗牙齿,耶啃不动。” “我去吧。”沈清澜说道。 “清澜,小心手。”赵姨喊了一声,沈清澜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苹果泥弄成了苹果片,差点切到自己的手。 “清澜,你刚刚在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 沈清澜尴尬,“没什么,在想一幅画的构思。” “你是打算切果盘吗?”赵姨看着那一堆的苹果片,问道。 沈清澜低头看着那一堆厚薄均匀,大小一致的苹果片,摇头,“不是,想做苹果泥的。” 赵姨无语,拿过沈清澜手里的刀,“算了,你出去陪安安吧,我来做苹果泥。”她从一旁的水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这么大应该够了,安安中午吃了半碗米糊。” 沈清澜看着赵姨忙碌的样子,见这里没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忙的,索性就离开了。 回到客厅,沈清澜想了想,给金恩熙打了电话,“恩熙,我想要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尤其是过去的。” ------题外话------ 推荐萌友檀心月的文《豪门撩宠:萌妻别吃瓜》。 颜安宁感觉自己疯了心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意外秒挂,一朝重生! 不过,一睁眼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是怎么肥似? “看光了你,我会对你负责。”身侧的靳凉薄负手而立,唇齿清寒。 从此靳爷穷追不舍,颜美人便厚着脸皮假装不明真相,躲在角落里吃瓜看戏。 靳爷冷笑,“别怂在一边当吃瓜群众了,看不出来么?我撩的就是你。” 颜安宁吓掉了手里的瓜,“靳爷,我看不上你,你不懂花前月下。” 靳凉薄面无表情地掏出黑卡,“花前月下,不如花钱日下。” 颜安宁怂成一团,躲得过初一十五,躲不过靳爷温宠入骨撩到心酥。

上一篇   432.知道了真相

下一篇   434.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