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归来

“哈哈,夫人观察的还真仔细,这位是我的保镖,既然需要保护我的生命安全,手上的功夫自然少不了,这手粗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我看夫人身边的这位手也不细腻啊。” 秦妍淡淡勾唇,“莱恩首领说的有道理,刚刚是我唐突了,不过要是光看这位美人的身高和手,说她是个男人相信也会有人相信吧。” “这位夫人对我的妻子很好奇啊。”沈清澜开口,语气微冷。 “我在跟夫人说话,谁让你插嘴了。”莱恩轻声呵斥,沈清澜立刻低下了头,“对不起首领。” 莱恩看向秦妍,“呵呵,这两人是一对夫妻,感情极好,杰西不希望人家说她妻子的身高,还希望夫人理解。” 秦妍笑笑,“这倒是很难得,不过可以理解,要是我是个男人,有个这么漂亮的妻子,我也保护她。”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揭过了,众人举杯,碰杯。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眼角余光一直在留意着秦妍三人,见三人喝下了酒的一瞬间,二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抬脚,一人一脚将秦妍身边的二人踹倒在了地上。 惊变发生在一瞬间,还没等秦妍反应过来,两个手下就被沈清澜和傅衡逸踹了出去。 这二人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一个翻身从地上跃起,很快就跟沈清澜和傅衡逸缠斗在一起。’ “莱恩,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妍沉了脸,冷声质问。 莱恩轻笑,“夫人不用着急,这里有几位老朋友想见见你,你的这两位保镖太碍事了。” 秦妍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问道,“不知道这几位朋友是什么人,不如出来见个面,我们也好叙叙旧。” 莱恩示意她往后看,秦妍转身,就看见自己的两位手下已经被沈清澜和傅衡逸制服了。 秦妍定定地看着沈清澜,“不知道这位朋友是哪位?我们以前见过吗?” 沈清澜不紧不慢地起身,看向秦妍,“秦妍、这么快就将我忘记了?”她用的是自己的声音,秦妍立刻就认了出来。 “沈清澜、居然是你!”秦妍瞪大了眼睛。 “没错,是我,怎么,看到我很惊讶?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沈清澜微微挑眉。 “沈清澜,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你都亲自邀请我了,我不来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吗?”沈清澜微笑,只是她现在在样子太过普通、这个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秦妍的目光都在沈清澜的身上,根本没有认出傅衡逸,“沈清澜,你以为你这样就能留下我?别忘记了,山本现在还在外面呢!”经过了最初的震惊,秦妍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沈清澜微微一笑,“你不妨给山本打个电话,看看他是否会来救你。” 秦妍握紧了拳头,沈清澜既然说了这话,那么山本必然是联系不上了,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完全就是孤立无援。 沈清澜继续开口,“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留在外面的那几个手下现在应该已经去见阎王爷了,你就不用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了,而你寄予希望的山本,此刻估计也是自身难保。” 沈清澜并不知道,伊登已经成功挑拨了山本和秦妍的关系,就算是秦妍回到了R国,迎接她的也是山本的报复。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杀了我吗?”秦妍问道。 沈清澜摇头,“不,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上次被你逃了我还懊恼了很久,这次怎么地也要请你回去做客。” 秦妍冷笑,“现在不怕被人知道你的身份来?杀手魅!或许你不知道,我在来这里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只要我三天之内回不到家里,你的身份就会曝光,到时候你比起我只会更惨。” 沈清澜没有被她的话所影响,“你以为人家会信你说的话?”最后一份资料艾伦早已给了她,然后被傅衡逸给毁了,这个世界上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已经没了。 “信不信的你试试就知道了。”秦妍嘴角上扬,笑容诡异,只有楚云蓉相信就好。 沈清澜眼神微沉,与傅衡逸对视一眼,傅衡逸的手里出现了一把枪,枪口正对着被制服的二人,沈清澜看着秦妍、“说吧,人在哪里?” 她问的没头没尾,但秦妍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得意地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嘭”一声枪响,秦妍那个女手下,名叫惠子的腿上就挨了一枪,“你可以不说,不过你的这两个忠心的手下可就没了。” 秦妍冷笑,“不过是两条看门狗而已,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她说的毫不在乎,对两个手下的命丝毫不放在眼中。 她们说的是中文,莱恩听不懂,但是常年跟在秦妍身边的手下却是懂了。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跟随的人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是真的从秦妍的嘴里听到了这话,心中难免受伤难过。 秦妍可不管这二人怎么想,在她的心里,手下只分两种,一种是有用的,一种就是可以随时舍弃的废物,这二人被人这么快制服了,早已经被她归类于后者。 她现在正在思考如何逃走,可是怎么想,她也是插翅难逃。 “秦妍,不必想了,这次你逃不出去的。”沈清澜看出她的想法,淡淡开口。 “你要是放了我,我可以不将你的身份告诉其他人。”秦妍看着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可是我却觉得将你给解决了比身份被揭穿给重要。” “沈清澜,你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被人知道了?”秦妍试图挣扎。 “随意。” “砰。”又一声枪响,只不过这次被打中的人是秦妍,她跪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傅衡逸手中的枪口还在冒着白烟,秦妍死死地瞪着沈清澜,忽然笑了,“哈哈,好,沈清澜,既然你打算跟我同归于尽,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沈清澜面无表情,“我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但是你这次是肯定是活不了了。” “想现在就杀了我?” “不,我想让你知道死有时候也是一种奢侈。”沈清澜嘴角轻轻上扬,看着秦妍,面带微笑,眼睛里漆黑一片,看不清情绪。 眼前的这个女人,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进火坑,眼睁睁看着她死亡,而自己的命运也因为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颜夕的人生轨迹被她生生扭转,赵佳卿无辜的死,自己的母亲和家人多年被愧疚所折磨…… 这一桩桩一件件,怎么能让沈清澜轻易就这样让她死了。 “砰。”又是一枪,这一枪是沈清澜来的,打在了秦妍的另一条腿上,秦妍痛的脸上毫无血色。 沈清澜在秦妍的面前蹲下来,抬起了她的下巴,迫使秦妍看着她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要将秦沐送进去,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不是吗?” 秦妍额头上的都是冷汗,听了沈清澜的话不禁轻笑,“原因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就为了报复颜安邦,难道你就一点也不顾念她身上还流着你的血吗?她毕竟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的心中难道就没有一点不舍吗?” 秦妍一脸的冰冷,“不舍?哈哈,从我知道有了她的那一天起,我就厌恶她的存在,要不是为了报复颜安邦,她连来到这个世上的机会都不会有,她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耻辱。我本来是想掐死她的,但是却还是给了她一条生路,她要是自己足够本事,就能像你一样,活着走出那里,死了,只能怨自己。” 沈清澜眼底的冷意渐浓,她的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手一扬,秦妍的左手手筋就被挑断了,秦妍发出一声惨叫。 莱恩已经出去了,整个房间里就剩下了四个人,傅衡逸将二人的手脚筋废除,然后就站在一边,并不阻止沈清澜的任何行为,他知道沈清澜的心中有道叫做秦妍的伤,要是不发泄出来,这道伤口永远不会愈合。 “呵呵,沈清澜,你在基地里学了那么多,现在就只剩下这点折磨人的手段了?那你跟艾伦相比可是差远了,你是一个不合格的毕业者。我要是艾伦,看到这一幕,该有多失望啊。”秦妍对自己的伤丝毫不在意,既然已经出不去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是一条命而已,只是可惜啊,没能让沈家覆灭。 “你不用激我,秦妍,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的手段的。”沈清澜淡淡开口,沈清澜冷漠。 沈清澜轻轻在自己的手表上敲击了两下,很快,伊登就走了进来,“伊登,好好照顾我们的金夫人,不要让她那么快死了。” 伊登面无表情,扫了一眼秦妍,“好。” “对了,金夫人的身体似乎对那种病毒的抵抗力特别强悍,你不如拿她当实验体,也许你的研究很快就会有新的进展。”沈清澜冷漠开口。 秦妍的脸色在听到这话时顿时就变了,想起那种令她生不如死的病毒,她的眼睛里就闪过一抹本能的恐惧,她看着沈清澜,眼神恶毒,“沈清澜,你这么心狠,会有报应的。” 沈清澜微笑,“我会不会有报应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想想未来的日子如何为自己的前半生赎罪吧。” 伊登直接提着秦妍的衣领将她拖了出去,丝毫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而剩下的两人,沈清澜蹲下来,“你们的主子已经完蛋了,你们要是想死的痛快点就乖乖告诉我秦妍安排的人是谁,在哪里?” 惠子低着头,不予理会沈清澜的话,男人也是一脸的冷漠。 沈清澜眉头微挑,想不到这二人对秦妍倒是很忠心,都被秦妍抛弃了竟然还不肯出卖秦妍。 沈清澜并不知道的是,这二人原本都是乞儿,是被秦妍捡回家养大的,秦妍对于他们来说不止是主人,也是恩人,又被秦妍洗脑了这么多年,想让他们背叛秦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沈清澜只要看一眼他们的眼神就知道这件事基本是没指望了,想了想,让人进来将二人给伊登送去,虽然问不出什么话,但是给伊登做个实验体还是不错的。 房间里只剩下沈清澜和傅衡逸,傅衡逸这才上前将沈清澜抱在怀里,柔声开口,“不要担心,只要我们不给秦妍机会,秦妍的人就不会得逞。她的手中没有证据,大肆公开的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是从不知情的家人中下手,我们现在先回去,总会想到办法解决的。” 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怀里,点点头,其实二人都知道,秦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拿楚云蓉开刀,毕竟楚云蓉的病是个很好的切入口。 这边的事情进行的比他们原本预计的要顺利,沈清澜和傅衡逸跟莱恩道谢之后就打算先行回京城了,而伊登则是留在了莱恩这里。 金恩熙也留在了这里。 茜丝莉和安德烈对视一眼,“安德烈,事情结束得太快了,我们都没机会出手。”她一脸的遗憾,原本还以为这次能大展身手的呢。 安德烈笑笑,“不是还有三个人留下了,你要是无聊就拿他们玩玩好了。” 茜丝莉眼睛一亮,伸手拍拍安德烈的胸膛,“主意很不错,我们赶紧走吧。” 迎面撞上沈清澜和傅衡逸,沈清澜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开口问道,“你们这是打算去哪里?” “当然是去问候秦妍,打不死的小强好不容易被我们抓住了,要是不好好问候她不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 “你们不打算跟我一起走?” 茜丝莉摆手,“不了,我们改天再去京城看你,你就和这位贝西小姐先回去吧。” 原本面无表情的傅衡逸在听到贝西小姐四个字时脸色顿时就黑了,冷冷地扫了一眼茜丝莉,茜丝莉摸摸胳膊,“那什么,安,我们就先走了。”说完,拉着安德烈就走了。 “杰西,我们该走了。”傅衡逸淡淡开口,只是杰西二字让沈清澜怎么听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沈清澜微微一笑,牵着傅衡逸的手,“好,我们现在就回家。” 他们没有走和来时一样的路线,而是绕了一圈,从另一个方向进入了国境线。 傅衡逸挑眉看着沈清澜熟门熟路的样子,缓声开口,“这条路你以前走过?”他已经换回了男装。 沈清澜点头,“嗯,大概是八九年前吧,曾经到这边执行过一次任务,在这里待过两个月。” 穿过了国境线,二人就到了一座小城,从街道和建筑上就能看出这里十分落后,经济很不发达。 二人赶了一夜路,此刻天空泛白,肚子也有了饿意,傅衡逸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你好,我和我的妻子出来旅游,结果不小心迷路了,现在才走出来,身上的吃的都已经吃完了,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吃的?” 女人的眼睛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见二人风尘仆仆的样子,点点头,“可以,不过我家里只有白粥馒头。” “这就足够了,谢谢。”傅衡逸道谢。 他们敲门的时候选择就是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人家,这样的人家中才有可能会有多余的食物给二人,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妇人很快给沈清澜和傅衡逸端了两碗粥和几个馒头出来,“你们先吃,我先去照顾我的娃儿。”她将东西放下就走了,看着态度有些冷淡,沈清澜和傅衡逸丝毫不在意人家的态度,道了谢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一直到吃完,妇人都没出来,沈清澜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纸币放在桌上,然后就跟傅衡逸一起离开了这里。 好不容易走出了这座小镇,又翻过了一座山,二人才找到了可以坐车的地方,几经周转,沈清澜和傅衡逸才买到了机票返回了京城。 他们这一去就是将近三天的时间,站在家门口,沈清澜却觉得这两三天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 打开家门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安安咿咿呀呀的声音,沈清澜的眼底满是温柔,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 安安看见妈妈,眨巴眨巴眼睛,随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爆发出惊天动地地哭声,哭声之嘹亮,穿破了房顶,将正在二楼休息的傅老爷子都给惊动了。 沈清澜连忙上前抱起儿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安安抱着妈妈的脖子哭嚎,小眼睛里都是委屈的泪水。 傅老爷子走出来,见到是二人,又转身回了房间。 沈清澜轻声安慰着儿子,赵姨见到是他们回来了,和刘姨一起去了厨房。 沈清澜哄了一会儿安安,安安一直抱着她的脖子哭,傅衡逸看不下去了,直接抱过儿子,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晃动着,过了没多久,安安就不哭了。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儿子,所以刚刚她是白哄了? “以后儿子哭了还是你来哄吧。”沈清澜吃味地说了一句,她现在算是发现了,别看安安跟她的时间更多一些,可以自从傅衡逸去了部队以后,每次回来,安安黏他的时间明显多了。 傅衡逸轻笑,“你先进去洗个澡,我带儿子。” 安安看着傅衡逸,连看都没有看自己的妈妈一眼,沈清澜走了两步,见儿子真的连眼角余光都不愿意赏她一个,微微挑眉,转身上楼。 傅衡逸从安安的一堆玩具中拿起小鸭子,这是儿子最近的最爱,安安拿在手里,只要轻轻一捏,小鸭子就会叫,小鸭子一叫,安安就裂开小嘴笑。 傅衡逸看见他已经长出来的三颗牙齿,眉头轻皱,他听沈清澜说过,自从安安开始长牙之后,吃奶的时候就很喜欢咬人。 傅衡逸将安安抱起来,走进厨房去找赵姨,详细询问了这几天安安的饮食情况,知道儿子这几天吃的还算不错,就算是奶粉也会喝一点,就考虑让儿子断奶了。 沈清澜洗完澡下来,安安已经被傅衡逸抱着出去了,沈清澜跟赵姨打了一声招呼就去了沈家,她要去看看楚云蓉。 经过花园的时候,沈清澜隐约可以听见安安兴奋的声音,显然傅衡逸是抱着他来了沈家的花房。 “妈。”沈清澜见到楚云蓉在看电视,走过去叫了一声。 楚云蓉看见沈清澜,笑着招手,“清澜过来了,坐。” 沈清澜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看了她一眼,“妈,你这几天还好吗?” 楚云蓉握着沈清澜的手,笑得慈爱,“妈妈很好,你和衡逸出去没遇上什么事情吧?” 沈清澜摇头,“没有。” 说说楚云蓉笑得欣慰,之前沈清澜和傅衡逸只说要出去一趟,并没有说是为了什么事。 “清澜,妈妈其实一直是相信你的,只是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反应不过来。”楚云蓉忽然开口。 沈清澜微愣,随后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第二次去看过李希潼回来的那件事,笑了笑,“妈,我没有放在心上。” 楚云蓉眼睛里有些愧疚,“是妈妈耳根子太软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妈妈也想明白了,其实你做的并没有错,你是为了保护家人。” 沈清澜眼睛微闪,“妈,李希潼的手是我废了的,但是她染上毒瘾并不是我的意思。这些都是事实,你一时五大接受也是正常的。”楚云蓉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豪门太太,而且因为她的精神状,沈谦对她的保护有些过度,加上她生活环境的单纯,使得她并没有经历过尔虞我诈的生活,对人性黑暗面的认知其实很浅薄,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才是最正常的反应。 “妈妈知道李希潼会今天这一步,其实妈妈也要负责任,而你并没有错,是妈妈耳根子太软了,你不怪妈妈,妈妈很开心。” “妈,这些都是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要是不说我都已经忘记了。” “妈妈以后要是再看见秦妍,一定离她远一点。”楚云蓉想起秦妍,开口说道。 沈清澜没有说秦妍现在已经落在了她的手中,而是点点头,“妈,秦妍这个女人很不简单,颜家的悲剧有一个就够了。” “嗯嗯,妈妈知道了,以后妈妈会长点心眼儿的。”在这一刻,沈清澜和楚云蓉的身份似乎被调换了过来,楚云蓉才是那个需要被家长时时关心的孩子。 沈清澜被自己脑中浮现的想法惊了一惊,随后忍不住笑了。 “对了妈,这几天我需要画几幅画,安安这边还需要你帮忙照顾一下。”沈清澜想起那个被秦妍安排在暗中的人,对楚云蓉这里到底是不放心,随便寻了一个借口让楚云蓉无暇分身。 这样的忙楚云蓉是很乐意帮的,“行,没问题。”沈清澜上头没有婆婆,家里虽然有阿姨,但是阿姨带的哪里有她带的细心,而楚云蓉对于沈清澜愿意让她帮忙带孩子也是求之不得。 说完了正事,楚云蓉和沈清澜又聊了几句闲话,然后傅衡逸就抱着安安进来了。 安安刚刚和爸爸出去散步回来,心情很好,看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沈清澜拿了一张纸巾给他擦口水,安安自从开始长牙了以后,口水就特别多,楚云蓉专门给他做了几天小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免得口水弄脏了衣服。 安安现在已经会爬了,特别的好动,刚刚走进屋子,他就挥舞着手臂,想要下来,傅衡逸见状,就将他放在了客厅的地毯上。 这是专门给安安准备的活动场所,地毯很厚,丝毫不用担心安安会摔疼了自己。地毯上放着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安安一边爬,一边嘴里咿咿呀呀的,估计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 安安爬到一个小熊的边上,然后停了下来,伸手拿起小熊,这个小熊就只有成人的巴掌大小,安安拿在手中,晃了晃,随后将小熊递给了沈清澜,沈清澜脱了鞋子,在儿子的身边坐下,陪着他玩。 安安见沈清澜接过了小熊,大眼睛眨巴眨巴,咧开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绕着沈清澜爬,时不时捡起一些小东西塞给沈清澜,很快,沈清澜的怀中就都是儿子的玩具了。 傅衡逸这次出来也是请假的,所以当天下午就返回了部队,临走前,傅衡逸依旧有些不放心,“要是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这次秦妍虽然抓住了,但是秦妍的势力有多少他们并不清楚,万一秦妍的手下找过来,那么沈清澜相当于是孤立无援。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这几天我就待在家里,不会出门。”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点头,“记住你自己说的话,乖乖在家里等着我。” “傅衡逸。”就在傅衡逸要上车的时候,沈清澜叫住他,随后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压低了嗓音问道,“这次的事情不会给你带去麻烦吧?” 傅衡逸拍拍她的肩膀,“不会,你都将我打扮成那个样子了,你以为人家还会认出我?” 沈清澜想起傅衡逸的女装,眼睛里满是笑意,她觉得这件事足够她乐一辈子了。 傅衡逸见着妻子眼睛里的笑意,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趁着别人不注意,轻轻在沈清澜的臀上拍了一巴掌,“这笔账等我下次回来跟你算。” 沈清澜被傅衡逸突如其来的动作整得有些发懵,傅衡逸见到她这样呆愣的样子,眸光微闪,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好了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沈清澜主动退出他的怀里,目送他远去之后才回到家里。 晚上,沈谦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清澜这才想起自己之前跟沈谦说了事情调查清楚了就会给他打电话,结果这件事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爸。” “清澜,事情查清楚了吗?” “已经有结果了,和妈接触的人就是秦妍,妈之所以会去看李希潼也是被秦妍撺掇的。” 沈谦皱眉,“这个秦妍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京城。”随后想到什么,眼神微变,“她的目标是沈家?” “嗯,不过她现在已经蹦跶不起来了。” “清澜,你做了什么?” “爸,一点小事而已,已经解决了。” “清澜,爸爸不管你做了什么,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要告诉爸爸,爸爸是可以为你撑起一片天的,你是一个女孩子,完全可以躲在爸爸的羽翼下。” 沈清澜眼中划过一抹暖流,“爸,我安然无恙。” “那就好,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找爸爸。” “好,谢谢爸,你一个人在部队也要注意身体。”沈清澜最后叮嘱了一句。 而随后的几天,楚云蓉基本上天天吃完早饭就过来傅家帮沈清澜带孩子,沈老爷子不愿意一个人待在家中,也跟着一起过来,傅家顿时就热闹了。 孩子有人照顾,而安安现在又没有那么黏沈清澜,沈清澜这个做妈妈的反倒是最清闲的,索性就真的将自己关进了画室中。 丹尼尔给沈清澜打过一次电话,知道她在潜心创作,心中那叫一个欣慰和高兴啊。 “对了清澜宝贝,我最近收到一个消息,明年五月份,在M国会举行一场油画大赛,参赛的都是领域内的青年画家,我希望你可以报名。” 沈清澜皱眉,“一定要参加?” “不是一定,而是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是由业界的几个泰山北斗联合举办的一次青年画家比赛,参加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不想参加?” “那倒不是,明年五月份我可以参加,不过需要本人参赛还是……。” “是现场作画,你要是参加的话,我就给你报名了。” “明年五月份的赛事,现在就开始报名了,这么早?”现在才十一月份,提前三个月报名也来得及。 “正式的消息还没公布呢,我这是内部的消息,我需要先征求你的意见。”丹尼尔解释。 丹尼尔在这方面的消息向来灵通,而且他是自己的经纪人,既然希望自己参加,肯定也是为了她好,正好明年五月份安安也已经一岁了,“行,你替我报名吧。等过几天你来家里一趟,将画拿走,我这次只画了两幅画。” “没问题。”丹尼尔笑眯眯,说完了正事,丹尼尔就开始关心起了金恩熙,“清澜,你知道恩熙去了哪里吗?从三天前给她打电话就打不通了。” “她出去替我办点事,过几天就回来了,不会有什么危险。”沈清澜神情淡淡。 丹尼尔知道没有危险就放心了,“那就行,你继续安心作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替我向安安宝贝问好,我过两天就去看他。” “好。” 沈清澜从画室里出来才发现裴一宁带着裴浩过来了,昊昊正坐在地毯上陪安安玩呢,两个孩子明明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却玩的特别开心。 “姨姨。”昊昊看见沈清澜从地上爬起来,抱住了沈清澜的腿,“姨姨,你想我了吗?” 沈清澜弯腰,在昊昊的脸上亲了一下,“嗯,想了,昊昊今天不用上课吗?”最近裴一宁给昊昊报了好几门兴趣班,昊昊的空余时间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昊昊被沈清澜亲了一口,脸蛋微红,害羞了,听见沈清澜的话,点头,“今天不上课,妈妈说今天给我放假,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弟弟和姨姨了,就让妈妈带我来看弟弟,姨姨,我今天也给你带礼物了。” 说着,放开沈清澜,跑到自己的小书包那里,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用珍珠串成的钱包,“姨姨,这是昨天的手工课上我做的,老师还表扬我了,好看吗?” 沈清澜接过钱包,钱包不大,就她的巴掌大小,做工很粗糙,但是对于一个才四五岁的小朋友来说,能将大致的形状做出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很好看,昊昊很棒。” 昊昊笑眯眯,“姨姨,那这个就送你了,等以后我做的更好的时候,我就送你一个更加漂亮的。” “真的送给姨姨了?”沈清澜逗他,“送给姨姨了妈妈就没了。” “嗯,送给姨姨了。”昊昊一本正经地点头,“妈妈比姨姨大,应该要让着姨姨,这是老师说的,就像我要让着弟弟一样。” 裴一宁原本还在吃味呢,儿子做好了手工作品第一想到要送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然后就听到了儿子这番谦让的话,顿时就笑了。 沈清澜将昊昊抱在怀里,再次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昊昊,姨姨很喜欢。” 昊昊低着头,绞着手指,低声开口,“姨姨,老师说了我是男孩子,女孩子是不能随便亲男孩子的,男孩子更加不能亲女孩子。” 沈清澜嘴角微扬,“真的不要姨姨亲?” 昊昊的小眉头皱成了波浪眉,想了好久,才轻声说道,“那不能多亲,只能亲一次。” 沈清澜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一篇   428.计划

下一篇   430.秀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