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穿女装的傅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27.穿女装的傅爷

京城某公寓内,说自己出去旅行散心的秦妍正躺在躺椅上,手里抱着一只猫,轻轻地摸着猫毛,窗外的瓢泼大雨丝毫影响不到她的好心情,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在秦妍的面前站定,“夫人。” 秦妍淡淡开口,“说吧。” “刚刚监狱那边传来消息,李希潼已经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了,楚云蓉知道那些事情之后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 秦妍嘴角轻勾,这样就受了打击吗?那可真是太脆弱了,要是知道了沈清澜的过去,楚云蓉会不会直接疯了? “嗯,这很好。” “夫人,李希潼一直在催问我们什么时候保她出来?” “让她出来做什么?一个没有丝毫利用价值的废物值得我浪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去将她弄出来吗?监狱那边就不用管了,她要是闹,你就想个办法让她闭嘴,这个总不用我教你吧?”秦妍一脸的冷漠。 “明白了夫人,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还有,刚刚基地那边传来消息,新的药剂已经完成了实验,虽然没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比之前的那个效果好了很多,最迟后天就会到达京城。” “非常好,那帮废物总算没有废物到底,告诉他们,继续研究,要是研究不出解药,不止是他们的命,就是他们家人的命都要给我交出来。” “是。”男人应声道,“夫人,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等等。”秦妍叫住他,“给山本先生打电话,就说我要跟他做个交易,我知道他要找的魅在哪里。” 男人神情犹豫,“夫人,就直接这样跟他说吗?” “就这样说,他会配合我们的,当初魅杀了他的亲弟弟,他一直想报仇,只是苦于找不到这个人,现在我将消息给他,无论我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答应的。” “夫人是想让山本出钱出人还是……” “我像是缺钱吗?上次我们折损了太多的人,要不是无人可用,我现在能让艾伦沈清澜他们这么逍遥?”秦妍冷脸,想起上次吃的亏,她就恨。 “还有,跟KA的莱恩联系,就说我要亲自跟他谈一笔生意。” 男人微愣,“夫人,莱恩跟伊登的关系不错,上次就是他帮助沈清澜他们,才会让沈清澜从King的手上逃走的,这次我们去找他合作能成功吗?”在他看来,莱恩十有八九是会通知沈清澜他们的。 秦妍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能合作最好,不能合作,也没有关系,我需要的就是他通知沈清澜。”沈清澜一旦得到她将要出现的消息,不管怎样都会出现,那么有了山本的人手,她就有把握将沈清澜这帮人全部拿下,到时候沈家失去了女儿,傅家少了孙媳妇,这样的盛况想想都美,唔,要是他们这时候再知道沈清澜过去的身份,这个打击应该够大了吧。 “夫人,这样就需要你以自己为诱饵,太危险了。”男人有些不赞同。 “不过是个诱饵而已,赶紧去办。” 见秦妍不悦了,男人顿时就不说话了,转身退了出去。 秦妍的手轻轻抚摸着怀中的猫,笑得我温柔,“卡尔,我知道你已经等得太久了,放心,我已经在加快脚步了,很快的,你就可以安息了。”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乖宝贝儿,我们也该走了,要是再不走,人家就要找过来了。” ** 沈清澜接到沈谦的电话是在晚上,听到沈谦凝重的语气,沈清澜的心也是猛地一沉,“妈怎么会突然想起去看李希潼?” “我也不清楚,你妈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这也是今天沈谦给沈清澜打电话的原因。 沈清澜仔细想了想,美眸轻闪,“爸,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还需要确认一下,等我确定了我会给你打电话。” “清澜,你妈妈那里我已经安抚好了,不过要是你妈妈说了什么话,你也多多担待一些,不要跟她计较。”沈谦预先给沈清澜打预防针,虽然说楚云蓉回去的时候精神状态挺稳定的,可他的心里总是存在着一份不安。 “爸,不要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沈清澜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又给楚云蓉的主治医生打了电话,“周医生,我是沈清澜,很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我想请教你几个问题……” 沈清澜和周医生结束了通话之后神情很凝重,她坐在婴儿床前,看着早已经睡得天昏地暗的某个宝宝,眼睛里却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次日,沈清澜给安安喂完奶就带着孩子去了沈家,楚云蓉才刚起床,昨晚她几乎一夜没睡,刚刚睡着又被噩梦给惊醒了,这会儿看上去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妈。”沈清澜叫了一声,楚云蓉看到她,先是一愣,扯了扯嘴角,“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妈,我今天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安安还要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 “行,安安的午饭准备好了吗?” “我刚才给他喂过奶,中午给他吃米糊或是鸡蛋羹都行。”安安现在已经开始吃辅食了,比起以前要更好带一些,沈清澜不是不能让傅老爷子或是赵姨、刘姨来看孩子,她只是想分散楚云蓉的注意力,有了安安在身边,楚云蓉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好,你去哪里?”楚云蓉不忘记问一句。 “丹尼尔的画廊有点事情,需要我亲自去看看,晚饭前我会赶回来。” “好,你去吧。”楚云蓉抱过安安,沈清澜刚想走,安安就皱起了眉头,朝沈清澜伸手,不愿意离开妈妈。 沈清澜没办法,陪安安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儿,等到安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玩具上才悄悄离开。她直接去了金恩熙和丹尼尔的家,家里只有金恩熙一个人在。 “安,你今天怎么过来了?”金恩熙看见沈清澜很是惊讶。 “找你有点事情。”沈清澜进屋,开门见山,“我想知道我妈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见过什么人。” “安,你妈怎么了?”金恩熙有些疑惑,沈清澜不是个好奇人家隐私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现在竟然要调查自己的母亲。 “我怀疑秦妍来京城了。”沈清澜神情略有些凝重。 “不可能,我可是一直盯着呢。”金恩熙下意识地反驳,可是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她又将剩下的话吞了下去,“安,你确定吗?” “不确定,所以还是要拜托你辛苦一下。”金恩熙在电脑技术方面比沈清澜强,由她来做这些会省很多的时间。 金恩熙点点头,去了书房,书房里放着好几台电脑,都是金恩熙的,她的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敲击着,忽然,她的眉头皱了起来,“安,有人在拦截我,我需要你的帮忙。” 闻言,沈清澜坐在了金恩熙的身边,配合着她。 对方是个用电脑的高手,但真要论技术,肯定是没有金恩熙厉害的,金恩熙需要沈清澜的帮忙也是为了将时间缩短。有了沈清澜的加入,对方很快就逃了。 “找到了。”金恩熙欢呼一声,“安,就是这里。”她指着屏幕上的一个红色的小点说道,“我查了你母亲这段时间的通话记录,这个号码是跟她联系最频繁的,现在这个号码就在这个位置,但是我暂时不能确定对方是什么人。”毕竟她也不是万能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 “昨天下午我妈约了人喝茶,是这个号码吗?” “昨天中午他们有过通话记录,按照你说的时间推算,应该没错。” 沈清澜看了上面的地址,转身就走,金恩熙急忙跟了上去。 二人顺着地址找过来的时候,这间公寓里已经人去楼空了,“安,我们好像来晚了。” 沈清澜在公寓里转了一圈,视线忽然一凝,看向卧室的床头柜,那里有张纸,她拿起来看了一眼,“亲爱的宝贝儿,游戏已经开始了,祝你好运,我就先走了。”落款是秦妍。 金恩熙神情微变,“竟然真的是秦妍,她到底是怎么来到京城的?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和懊恼。 沈清澜面色冷沉,没有说话。 “安,我现在就去追。” “不用去了。”沈清澜淡淡开口,秦妍既然还有心情给她留纸条,那就说明自己的每一步她都已经算准了,她知道自己会查楚云蓉,也知道会查到她,会来这里看个究竟。这个女人算到了每一步,而自己也确实按照她的预计在走。 沈清澜捏紧了手中的纸,眼中一片不可见的黑暗。 “走吧。” 金恩熙有些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这个房子,跟上了沈清澜的脚步,回去的路上,金恩熙时不时看一眼面无表情沈清澜,“安,现在秦妍出现了,你打算做什么?” 沈清澜淡淡开口,“暂时按兵不动,你这几天留意一下道上的消息,我相信她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好,秦妍这个女人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令人讨厌。” 沈清澜神情淡淡,除了眼底的那一丝凝重能暴露她的真实情绪之外,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她离开金恩熙的家之后就回了沈家。 回去的时候楚云蓉还在陪安安玩儿,安安看见妈妈回来了,就伸手要沈清澜抱,沈清澜将他抱起来,然后看向楚云蓉,“妈,安安今天哭了吗?” “发现你走之后哭闹了一会儿,很快就好了,安安现在越来越好带了。”楚云蓉笑着说道。 沈清澜看向儿子,安安待在妈妈的怀中,很是安静,楚云蓉看着外孙,“他中午还吃了整整一碗鸡蛋羹,胃口很好。” 大概是跟外孙待了一天,楚云蓉的心情变得不错,和沈清澜说说笑笑的,聊了一会儿孩子,沈清澜状似无意的提起,“妈,我今天遇见秦妍了,你还记得她吗?” “她不是出国散心去了吗?”楚云蓉下意识地回了一句,话音刚落,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尴尬地笑笑,“清澜,你想吃什么,妈妈让宋嫂给你做。” “妈,你见过秦妍了?”沈清澜没有给楚云蓉逃避的机会,直截了当地问道。 “遇见过几次。”楚云蓉犹豫着说道。 “她跟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就是普通的朋友聊聊天,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没有孩子,又跟丈夫离婚了,在京城没有朋友,上次我们在街上偶然遇到就一起吃了几次饭。” “这次都是她跟你说的,她跟丈夫离了?” “是啊,她的丈夫也不是人,竟然打女人,我看她离婚了也挺好。” 沈清澜嘴角轻勾,“妈,这个女人满嘴的谎言,你最好离她远点。” “清澜,妈妈知道你跟她有些误会,但是妈亲自跟她接触过,她这个人其实还好。”楚云蓉试图缓和沈清澜和秦妍之间的关系。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这个秦妍好本事,竟然让她的母亲这样为她说话。沈清澜将儿子放在婴儿车里,随手塞给他一个小黄鸭玩具,“妈,我们谈谈。” 楚云蓉看着沈清澜认真的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清澜,你想跟妈妈说什?”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楚云蓉,“妈,你跟我说实话,秦妍都跟你说过一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家常里短,没什么好说的。” “妈。”沈清澜叫了一声,随后定定地看着楚云蓉。 “好好好,你想知道的话妈妈就告诉你。”楚云蓉妥协,将秦妍跟她说的话都跟沈清澜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楚云蓉叹息一声,“其实她也是个命苦的人,孩子丢了到现在都没找回来,找的两个男人又都是有暴力倾向的,一把年纪了,什么依靠都没有。” “妈,你就这么相信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沈清澜淡淡开口。 楚云蓉一愣,“她没有骗我的必要啊。” 沈清澜冷哼,“可事实上她就是骗了你,她跟你说了那么多,有告诉你她前夫的名字叫什么吗?” 楚云蓉再次愣住了,这个还真没有。 沈清澜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没有,“她的前夫名字叫做颜安邦,就是颜夕的爸爸。” 楚云蓉瞪大了眼睛,颜家的事情当初闹得沸沸扬扬,她虽然在京城,但是也是听说过的。 “颜夕的母亲死了,颜夕远走他国,颜盛宇也离开了家,颜安邦众叛亲离,而秦妍却跟你说她是被前夫抛弃的,妈,你认为可能吗?” “当初她回来就是为了报复颜家,现在颜家确实如她所想的那般倒霉了,她就离开了,这样的女人你还认为她可怜吗?” 楚云蓉的眼底满是不可置信,她怔怔地看着沈清澜,“怎么会,她为什么要骗我?” 当然是为了报复沈家。沈清澜心中默默想到,可这话却不能这么跟楚云蓉说,要是牵出了曾经的那段往事,她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妈,秦妍这个人心术不正,你离她远一点,下次要是再见到她,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或是爸。”沈清澜叮嘱。 楚云蓉点点,心中对自己被秦妍骗还是有些不舒服,她忽然想起自己会去看李希潼其实也是因为秦妍,会不会这二者之间也有关联,想到这里,她看着沈清澜,欲言又止。 沈清澜注意到她的神情,淡淡开口,“妈,你想跟我说什么?” “清澜,妈妈……妈妈去看过李希潼……”楚云蓉说到这里没继续往下说,忽然有些后悔跟沈清澜提起了这个人。清澜本来就不喜欢李希潼,知道自己去看过她,该不会生气吧? “李希潼跟你说了什么?”沈清澜倒是挺高兴窗楚云蓉主动跟她说这些。 “没什么,妈妈知道她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妈妈不会相信的。” “她是不是跟你说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全部都是因为我?”沈清澜直接说了出来,虽然答应了沈谦尽量不去刺激楚云蓉,但是有些话,该说还是要说,不然闷在心里,很容易造成她们母女之间的罅隙。 “你怎么知道?”楚云蓉惊讶,随即说道,“清澜,你放心,妈妈是相信你的,她说的那些妈妈一个字都不相信。” 跟安安待了一天,昨天又被丈夫安慰,楚云蓉其实已经想明白了,外人的话她本来就不应该相信,她要相信自己的判断,她的女儿从来都是一个善良的人。 沈清澜微微勾唇,李希潼也不过就是那点套路,并不难猜,她看向楚云蓉,神情认真,“妈,你应该相信李希潼的话,她的手确实就是我废掉的,而她会进监狱,也确实是我在背后操作。” 沈清澜微微垂眸,“妈,我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但是别人要是伤害了我在乎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我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而李希潼,她伤害了爷爷,我无法原谅。” 楚云蓉看着沈清澜,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清澜……你……” “妈,不要将我想的太好。” 楚云蓉对于这话不知道该怎么,沈清澜抬眸,看着她,楚云蓉却偏过了头,沈清澜眼神微暗,“妈,不管你觉得是我太狠毒也好,还是其他,我都不后悔这样做,家人是我在乎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我的家人。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带安安回去了。” 沈清澜起身,将儿子抱起来,就要走,楚云蓉见她要走,心中一慌,开口叫住了她,“清澜,你等等。” 沈清澜脚步微顿,只听见楚云蓉继续说道,“妈妈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家好,是妈妈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我没有任何的立场可以指责你,不管李希潼这件事到底是因为,妈妈依旧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妈妈说这些都是真心话。” 沈清澜嘴角轻勾,“妈,你先好好休息吧。” ** 而事情也确实不出沈清澜的所料,不出两天,伊登就接到了莱恩的电话,说是金夫人要亲自找他谈一笔生意。 莱恩跟金夫人没有什么仇怨,要说单纯的做生意其实他并不会拒绝,可是莱恩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伊登,毕竟伊登一直在找金夫人。 沈清澜知道秦妍要去见莱恩的消息是一点也不惊讶,“安,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准备好东西,我们也该出发了。” “去哪里?” “当然是去见秦妍,她都亲自登场给我们唱戏了,这个面子是肯定要给的。” “好,这次我可是要给她准备点好东西,我现在就通知安德烈和茜丝莉,他们已经休息地够久了,该出来活动活动了,不然都要生锈了。”金恩熙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去通知人。 沈清澜和金恩熙结束了通话之后就直接将自己关进了画室,一直到下午才出来,然后就给傅衡逸发了信息。 傅衡逸的电话几乎是在她信息刚发完就进来了,沈清澜接了起来,“清澜。” “傅衡逸,秦妍出现了。”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傅衡逸一愣,“秦妍到京城了?” “是,但是又走了,我想现在人已经离开了京城,我收到了一个消息,三天后她会跟莱恩见面。” “你要去?”傅衡逸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沈清澜没有否认,她当初说过,以后不会擅自行动,所以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傅衡逸。 傅衡逸沉默了几秒,随后开口,“我知道了,你等我。” “傅衡逸,这次金恩熙他们会跟我一起去,而且还有莱恩的帮助,不会有事的。” “你等我,我现在立刻打报告,最迟明天傍晚到家。”傅衡逸不容置疑地说道,随后就挂了电话,沈清澜看着被挂上的电话,叹息一声。 ** R国,山本听到属下的汇报,眼神立刻就变了,“你确定她是这么说的?” 下属点头,“是的,金夫人确实就是这么说的,大哥,她想要我们的人手,三天后在MD,我们要跟她合作吗?” “合作,只要她告诉我魅的行踪,想要多少人手都行。”山本好不犹豫地说道,八年前,魅杀死了他唯一的亲弟弟,这个仇不能不报,这些年,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魅的行踪,只是很可惜,收不到任何的消息,魅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跟那个组织一起。 秦妍接到山本的电话是一点也不奇怪,“山本先生,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金夫人,我们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既然一直都知道魅的消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说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都是假的吗?”山本一开口就是半真半假的指责。 秦妍神情不变,无辜地说道,“山本先生,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这不就等不及想要告诉你了吗。” “金夫人这话我能相信吗?” “山本先生,合作这么多年,难道我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秦妍委屈地说道。 电话那端的山本哈哈大笑,“不过是跟夫人开个玩笑,夫人不要介意,魅现在在哪里?” 秦妍勾唇,“这么说,山本先生是答应我的条件了?” “那都是小事,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不过是借几个人而已,这有什么难的,你想要多少?” “不多,100个就好,不过我要你手里最精良的那批武器。”秦妍加了一个条件。 山本微愣,随后开口,“金夫人,这批武器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弄到手的,你一个不知道真假的消息就想要拿走,这是不是过分了一些?” 秦妍微笑,“那我要是说我要的人和武器都是为了对付魅的呢?” 山本一惊,眼神瞬间就变了,“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不会拿这件事跟你开玩笑。” 山本眸色沉沉,“但是魅只是一个人,就算是要对付她,因为不需要这么多人手和武器吧。”这些虽然不是他的老底,但是也算是大出血了。真的全部拿出去,山本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谁告诉你魅是一个人,她的身边可是有人的,传言中的魅独来独往,行踪诡异也只是传说而已。山本先生在道上待久了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魅难道是一个团队?”山本狐疑,当年魅崛起的时候,虽然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是都说只是一个人,可现在秦妍却说不是,这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秦妍眯眼,“可以这么说。” 山本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人手我可以给你,但是武器我只能给你一半,到时候我会亲自带人前往。” “成交,时间是三天后,MD边境,我等你的好消息。”秦妍干脆痛快地挂断了电话。 傅衡逸当天晚上就回来了,他进门的时候沈清澜刚刚从儿子的房间里出来,自从安安晚上不需要喂奶之后,就睡在儿童房了,刘姨晚上带安安睡。 傅衡逸洗完澡,先去看了儿子,小家伙的手举在头顶上,睡得香甜,嘴角还有一丝口水,傅衡逸笑笑,伸手各位儿子擦了擦口水。 “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沈清澜认真地问道。 傅衡逸挑眉,“你说呢?”他人都回来了。 “傅衡逸,你这么跟我走真的没问题吗?”沈清澜还是有些担心。 “光明正大的走自然是不行的,但是我想你们应该有办法让我不知不觉得离开境内的吧?”傅衡逸想起上次去MD救沈清澜,安德烈他们的直升机飞过边境却没有被拦截的事情。 沈清澜沉默,他们是有办法,但是傅衡逸的身份其实并不适合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可是要是不告诉傅衡逸,事后被傅衡逸知道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就该被影响了。 傅衡逸看出了沈清澜的想法,淡淡开口,“清澜,不用为我担心,你告诉我才是对的,不管未来会遇到什么,我都想与你一起面对,而现在你能做的,就是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的眼睛,良久,才缓缓点头,“好,这次我们一起面对。” 第三天一早,沈清澜和傅衡逸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家,这次要离开的时间有些长,还说不准会在那里耽误几天,安安就只能交给家里人照顾了,也幸好自从傅衡逸强行纠正了安安挑嘴的毛病之后,沈清澜也会时不时消失一会儿,让安安习惯跟其他人在一起。 安娜见到爸爸妈妈要走,张嘴就哭了,楚云蓉连忙抱着孩子上了二楼的房间,拿着各种玩具吸引安安的注意力,很快,安安就不哭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其实就站在门外,一直到听不到孩子的哭声了这才离开。 二人直奔边境,中途沈清澜就和金恩熙取得了联系,金恩熙和伊登已经到了,而安德烈和茜丝莉则是直接从Y国出发。 “安,你们来了。”金恩熙看到傅衡逸是一点也不奇怪,“我们走吧,伊登在飞机上等着我们。”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个山区,就是沈清澜被King带走的那个地方,看着似曾相识的地方,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随后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再一次安然无恙地飞跃了边境线,傅衡逸看到这一幕,眸色微沉,而沈清澜则是从机舱里拿出了一个箱子,打开之后就发现里面其实是个大型的化妆箱,各种化妆品和假发假胡子一用俱全,看得人眼花缭乱。 沈清澜熟练地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很快,出现在傅衡逸面前的就是一个满脸雀斑,样貌普通,脸型轮廓分明,留着一小撮胡子的男人,甚至连脖子上的喉结都看到清楚,沈清澜又拿了一顶褐色的假发戴上,配上那样一张脸和忽然变得冷漠的气质,任谁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留着胡子,一脸冰冷的男人竟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当然要是忽略她的胸部的话。 傅衡逸要不是亲眼看着沈清澜化妆的,就算是沈清澜现在站在他面前,他也未必能一眼就认出是她,难怪当年魅被人传的神乎其神,人家就连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没搞清楚。 沈清澜又看了一眼傅衡逸,眼睛里忽然闪过一抹幽光,“傅衡逸,跟你商量一件事。” 傅衡逸挑眉,“我也需要化妆?” “当然,要是你被人认出来更加麻烦。”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对此并没有意见,只是当看见沈清澜拿出来的东西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沈清澜。”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羞恼。 “这样人家保证不会认出你。”沈清澜说的信誓旦旦。 金恩熙和伊登也看到了沈清澜手里拿着的东西,伊登转过头专心开飞机,只是眼睛里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金恩熙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安,你太……。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儿。” 傅衡逸黑脸,咬牙,“沈清澜。” 沈清澜一脸无辜,“我扮成男人,你扮成女人,这样人家才不会想到是我们,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金恩熙拍拍傅衡逸的肩膀,“没事没事,伊登曾经也扮过女人,这还是安亲自给他化妆的,你放心,安的化妆技术很好的,套衣服就是根据伊登的身高体型做的,你跟差不多,肯定也能穿。等化完妆保证让你看着就风情万种,比女人还像女人。” 傅衡逸的脸色又黑了一层,同时黑脸的还有被金恩熙揭了老底的伊登。 “金恩熙,你给我闭嘴。”伊登懊恼,这个女人还真是什么都说。 傅衡逸不同意,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直男,当着其他人的面你让他穿女装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沈清澜却认为这是最安全的办法,这样谁都无法联想到傅衡逸,事后就算是追查,也查不到他们二人的身上。 沈清澜知道傅衡逸没有那么容易妥协,将傅衡逸拉到一边,轻声细语地跟他说了好久,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说服了傅衡逸。 傅衡逸全程黑着脸散发着低气压,金恩熙时不时看他一眼,对上傅衡逸冰冷的眼神又收回目光,低着头闷笑。 “恩熙。”在金恩熙又一次看过来的时候,沈清澜淡淡开口叫了一声金恩熙的名字,金恩熙立刻点头,“明白明白,我不看了,你继续。” 化成女妆到底麻烦一些,而且傅衡逸本身脸的轮廓就偏硬,沈清澜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搞定。 她看着眼前的傅衡逸,眼底闪过一抹惊艳,金恩熙抬眼看去顿时就愣住了。 黑色的眼线让傅衡逸的眼睛看上去打了一些,配上翘而长的睫毛,眼睛看上去水汪汪的,上妆之后的脸部轮廓柔和了很多,完全没有硬汉的感觉。 沈清澜递给傅衡逸一套衣服,让他去换上,然后又给傅衡逸找了一条丝巾,系在他的脖子上,完美的遮住了他的喉结的同时,又给他增加了一分女人味。 她给傅衡逸选择的黑色的大波浪卷发,披在肩上,即便身上穿的是一身休闲服,也掩盖不了他的“盛世芳华”。 ------题外话------ 傅爷死死地瞪着某离:竟然给我穿女装,你看见我手上的刀了吗? 正在得意大笑的某离看见那把寒光闪闪的四十米大刀,秒怂,躲在沈小姐的身后:澜澜,你男人要造反,竟然想谋害亲妈,你要好好管管他。 沈小姐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自己都要割地赔款,自身难保了,哪有还有心思救你,你就自求多福吧。 某离:……(这孩子是后的吧)

下一篇   428.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