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你真的了解沈清澜吗?(2)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26.你真的了解沈清澜吗?(2)

楚云蓉震惊地看着她的手,只见她的右手小指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弯曲着。 “你的手怎么会......”楚云蓉难以置信,明明离开沈家的时候,她的手还是完好的。 “想知道?”李希潼用力抹去眼角的眼泪,嘴角轻勾,“那我告诉你啊。” 楚云蓉忽然不想听了,她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她想离开这里,只是李希潼却没有让她走,开了口,“这都是你的亲生女儿沈清澜做的,她亲手废掉了我的手。” “不,你胡说,清澜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楚云蓉大声反驳,看着李希潼的眼神都变了,刚才因为李希潼的哭诉而升起的愧疚与悲伤瞬间就被愤怒所替代。 “我有没有胡说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女儿就知道了,我最亲爱的妈妈,你真的了解沈清澜吗?你真的认识自己的女儿吗?现在看到你被蒙在鼓里的样子,我真的为你感到可悲。”李希潼看着楚云蓉脸色煞白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疯狂,她都已经这么痛苦了,凭什么伤害了她的这一家人还能这么幸福?他们幸福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自己面前,提醒自己她的悲剧都是这一家人造成的? “我来给你讲讲你女儿的英雄事迹吧,相信你听了之后会对她有更新的认识的。”李希潼微笑。 “不,不要说了,我不想听。”楚云蓉喊道,转身就跑了。身后传来李希潼疯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妈妈,你真的好可悲,竟然被人蒙在鼓里而不自知,回去好好问问她吧,看看她都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秦妍在外面等着楚云蓉,见她脸色煞白地从里面出来似乎连路都走不稳了,急忙上前扶着她,“这是怎么了,不是去看个人吗,怎么出来就变成这样了?”声音中充满了着急,无人看见她眼底的满意。 楚云蓉半靠在她的身上,“快走,离开这里。” 秦妍将楚云蓉扶到车上,没有回家,而是开到看了海边,楚云蓉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大海,很久都没有说话。 秦妍在一边陪着她,“云蓉,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云蓉沉默,过了很久,才开口,声音微哑,“你对李希潼在狱中的情况了解多少?” “我知道的也不多,毕竟我也是托关系打听的。”秦妍支支吾吾。 “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我想知道。” 秦妍看了一眼楚云蓉,然后才缓缓开口,“你听了之后不要激动。” “好,你说吧。” “李希潼年初从戒毒所转移到这所监狱之后,基本上天天都会被同房间的狱友欺负,打骂都是最轻的,而狱警对这些根本不管,她被打得进了两次医院,差点死了。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因为没有相熟的人,所以知道的请情况都不是很具体。” 这些情况跟楚云蓉看到的,还有李希潼讲述的基本一致,她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轻声问道,“为什么那些人要这么对她?”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我想应该是她得罪了什么吧,毕竟监狱里就算是有欺负新人的情况也是有数的,要是过分了狱警就会干预,可她的情况明显不是,所以也许是她得罪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她的情况很不好吗?” 楚云蓉低着头,看不清面容,“嗯,很糟糕。” “早知道你会这么难过我就不告诉你了。”秦妍状似懊恼地说道。 楚云蓉没有接她的这个话,而是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目的已经达到了,秦妍自然没有意见,将车子往回开,“直接送你回家吗?” “不用,你将我送到那家餐厅,我开自己的车回去。” 秦妍闻言,微微挑眉,她能明显感觉到从监狱里出来之后,楚云蓉似乎对她疏远了不少,可这些秦妍并不在乎,她要的是慢慢给楚云蓉解开沈清澜神秘的面纱,要是这位沈太太承受不住,被打击过头了,那她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毕竟坦白来说,她并不是很讨厌眼前的这个女人。 秦妍将楚云蓉放下之后就离开了,只是刚一上车,她脸上的担心就消失无踪,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楚云蓉,轻笑一声,果然单纯的人才是最有趣的,要是换作沈清澜,这些手段就一点用都没有。 她不是没有想过将沈清澜的身份告诉傅衡逸,但是看傅衡逸那样子,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沈清澜的身份的,而他既然没有跟沈清澜离婚,选择是什么一目了然。 沈谦看过那份资料,知道了之后也选择了替沈清澜隐瞒,既然这些男人们都想保护沈清澜,那么楚云蓉这朵被养在温室里的小白花呢? 今天只是知道了李希潼的现状就受不了,要是知道了沈清澜的过去和当年的真相,是不是会很有趣呢? 只要想到这些,秦妍的心中就一阵兴奋。 而在南城的颜安邦已经被她抛在了脑后,那都已经是个废人了,不值得她再为他耗费一点精力。 楚云蓉开车回家的路上直接跟人家追尾了,沈清澜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楚云蓉正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里。 “妈,你没事吧?”沈清澜轻声问道。 楚云蓉没有反应,沈清澜又叫了一声,楚云蓉眼珠子动了动,目光聚焦到沈清澜的脸上,看着她不说话。 她的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 沈清澜见她不说话,又问了一次,“妈,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疼?” 楚云蓉低头,静静地看着沈清澜的那张脸,她的女儿长得很美,比她还漂亮,尽管看上去是冷清了一些,但是人很善良,是个内心柔软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李希潼口中的那个可怕的人呢? 她伸手,轻轻抚摸着沈清澜的脸颊,沈清澜察觉出楚云蓉情绪的异常,没有动,任由楚云蓉的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抚摸着。 “我的清澜真漂亮。”楚云蓉忽然说了一句。 沈清澜眼神微闪,“妈,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今天出去碰见了什么人吗?” 楚云蓉摇摇头,微笑,“没有,就是回家的路上跟人家追尾,被吓到了。”她的眼神中有光,很慈爱,却让沈清澜有些难以猜透她的想法。 “妈,你身上除了额头的伤还有其他的伤吗?” “没有,我很好。” “那我们先回家吧。”沈清澜说道,“事故哥哥已经去处理了,我先送你回家。” 楚云蓉点头,站起来,跟着沈清澜走了。 回去的路上,楚云蓉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沈清澜侧头看了她一眼,状似无意地开口,“妈,你今天跟朋友听完音乐会都去哪里了?” “去了监.......”楚云蓉下意识地想回答,话说到一半,才意识过来,改了口,“去海边走了走。” 沈清澜眼神微变,明知道楚云蓉在说谎,却没有拆穿她,“说起来我们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出游了,改天的等傅衡逸回来,我们一家人去一起去郊外吧。” “当然可以。”楚云蓉配合地说道,随后又开心不在焉,沈清澜跟她说话,她也是经常走神,沈清澜的心一沉,刚刚楚云蓉说了“间、见?”到底是哪一个字? 回到家里,楚云蓉直接就回房间了,说是有点累,想要休息一下。 沈清澜从沈家出来,本想给金恩熙打电话,可拿起手机的那瞬间,又放了回去。楚云蓉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不该去调她。 随后的几天,沈清澜就发现楚云蓉经常看着她发呆,看向她的视线中也带着打量,等她看过去的时候又很快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妈,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这天,楚云蓉又一次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沈清澜开口问道。 楚云蓉微愣,“没有啊。” “真的没有吗?妈,你要是心中有什么疑问,你可以直接问我。”沈清澜神情认真。 楚云蓉笑笑,“真的没有,妈妈对你能有什么疑问。” 见楚云蓉依旧不肯说,沈清澜也不再勉强。 这天晚上,楚云蓉想了好久,终于拿起拿起手机给沈谦打了电话,沈谦正准备睡觉呢,看见来电显示,又坐了起来,“云蓉,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阿谦,我睡不着。想跟你聊聊。” 沈谦的声音温和,“想要聊什么?” 楚云蓉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我前两天去看了李希潼。” 沈谦的眼神淡了下来,“你怎么想起去看她了?” “我就是忽然想去看看,阿谦,她的情况并不好。” “云蓉,她已经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了。” “我知道,但是阿谦,毕竟是养了那么久的,我没忍住,而且,她今天会变成这样,我们也有责任,是我们没有教好她。” “云蓉,我知道你心软,但是李希潼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自己作的,跟你并没有关系。”沈谦温声说道。 楚云蓉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声音放的很轻,“阿谦,她在监狱里天天被人打,她说是因为有人指使的,你说会不会......” “会什么?”沈谦淡淡反问。 “没什么。”楚云蓉不愿意说了,心中的那个猜测太可怕,她不敢想。 “你是怀疑是清澜做的?”沈谦直接替她说了出来,这毕竟是与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人,楚云蓉在想什么,沈谦不说全部了解,却也能猜出一二。 楚云蓉的眼神变得有些慌乱,“没有,怎么可能是清澜呢,不会的。” “云蓉,这件事肯定不是清澜做的。”沈谦很肯定地跟妻子说道。 “你也觉得不是对不对。”仿佛是得到了支持的力量,楚云蓉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对,不是清澜做的,李希潼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话?”沈谦仿佛是随口一提般。 楚云蓉对沈谦是不会有任何的隐瞒的,将见到李希潼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沈谦,沈谦的眼神很黑,“你怎么会突然想起去看她的?” 这么久了,沈谦甚至都没有听楚云蓉提起过李希潼一次,更不要说去看她了,而现在却突然去看人,这件事本身就透着古怪。 楚云蓉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将遇见秦妍的事情给说了,却没有说秦妍的名字,“是以前乐团的朋友,想起了她就替我打听情况。” “云蓉,李希潼的心中对沈家充满了怨恨,尤其是清澜,她说的话都不是真的,当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清楚,清澜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李希潼就是故意那样说,引起你和清澜之间的误会。”沈谦安抚妻子。 “我知道,我也不相信这件事会是清澜做的,所以我没有跟清澜提起,可是阿谦,看着李希潼的样子,我心中很难过。” 沈谦知道妻子在想什么,柔声安慰她,“云蓉,我们对李希潼已经尽到了自己该尽的责任,当初我们也给了她不止一次的机会,是她自己没有珍惜,这些怪不到你的身上。她今天会变成这样,也是她咎由自取,你不必觉得愧疚。” 沈谦将事情掰开了揉碎了将给楚云蓉听,等到谈话结束的时候,楚云蓉似乎已经被沈谦给说服了,心中对李希潼的那些愧疚渐渐消散。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不要胡思乱想,至于李希潼,你也不要再去看她看了,她现在的心理已经完全扭曲,说不出什么好话。” “好,我知道了。”楚云蓉说了一声,随后挂了电话。 一连好几天,秦妍都没有联系楚云蓉,而楚云蓉也似乎渐渐忘记了这件事。 沈清澜看着给安安喂苹果泥的楚云蓉,眼神中有丝探究,她总觉得前几天的楚云蓉有些奇怪,而且肯定跟她有关,看这几天楚云蓉又很正常,与以往并无任何的不同。 “妈,你中午在这里吃饭吗?” 楚云蓉正专心给外孙喂食呢,连头都没抬,“不了,妈妈等下就回去了,明天是不是应该带安安去打疫苗了?” 沈清澜点头,“嗯,已经约好了医生,明天一早就去。” “妈妈陪你去吧。” “好。” 安安吃了半个苹果泥就不愿意再吃了,他喜欢吃鸡蛋羹,不喜欢苹果泥。 楚云蓉跟外孙待了半天,心中越发平静,渐渐的就将李希潼的事情给忘记了。 第二天,楚云蓉和沈清澜带着安安去打完疫苗刚回到家里,就接到了秦妍的电话。楚云蓉眼神微闪,犹豫之后还是接了起来,“云蓉,这几天你怎么样?没事吧?” 楚云蓉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我没事。” “明天有空吗?我想约你喝一个下午茶,过几天我可能就要走了。” “走?去哪里?” “想出去散散心,不定什么什么时候。” “出去走走也好,明天下午老地方见吧。” “好。” ********** 次日,依旧是秦妍先到了,楚云蓉笑笑,“你怎么每次都比我早。” “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事做,就早点出来了,我看你那天回家脸色很难看,这几天都没敢打扰你,你真的没事了吗?” 楚云蓉摇头,“已经没事了,当时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现在想明白了就好了。” 秦妍仔细打量着她的眼神,见她神情坦然,真的没有因这件事困扰或者难受的样子,心中一沉,难道楚云蓉回去之后没跟沈清澜说些什么? 想到这里,秦妍试探性地说道,“你和你的女儿还好吧?” 楚云蓉疑惑,“我和清澜很好啊,怎么了?”说完反应过来秦妍说的可能是李希潼,又开口说道,“我和李希潼早已经没有关系了。” 秦妍顿时了然,看来楚云蓉回去之后确实没有跟沈清澜说些什么,眼底很快地闪过一抹失望,对这样情况很是不满。 “云蓉,李希潼的事情你怎么看?”秦妍终究还是不死心,想要引导楚云蓉往沈清澜的身上想。 楚云蓉神情淡淡,“她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我是奇怪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人都在监狱了竟然还不放过人家。”秦妍说道,见楚云蓉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怀疑,又状似不经意间地感叹了一句,“我的女儿要是不丢失的话,现在应该跟李希潼一般大了,要是我的女儿遭受到这样的事情,我想我会崩溃的。” 一句话,顿时勾起了楚云蓉心中的同情心,“你也别太难过了,你的女儿会生活地很好的。” 秦妍强笑道,“但愿吧。云蓉,我只希望你不会嫌我多管闲事。” “不会,是我自己想不通,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理解,其实不管是养父母,还是亲生父母都是难做,尤其是你这样的情况,那天你去看李希潼,她应该是埋怨你了吧,不然你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楚云蓉原本并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但是见秦妍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起,心中也难免升起了一丝悲凉,脑海中不自觉浮现那天在监狱里李希潼对她的控诉。 “也是我自己不好,要是我能一碗水端平,希潼她也不会钻牛角尖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将她培养的那么优秀,是她自己将一手好牌给打烂了。”秦妍安慰她。 “不说她了,你这次想去哪里散心?” 话题再次被楚云蓉给扯开,秦妍也就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还没决定,到时候就看哪里能最快出发吧,反正只是散心,也没有目的地,去哪里都行。” “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安全。”楚云蓉说道。 秦妍笑笑,“不用担心,我以前也是经常一个人出去旅游的。” 秦妍又跟楚云蓉聊了一会儿,见楚云蓉今天聊天的欲望似乎并不强烈,就没有继续说下去,提出了告辞。 楚云蓉和秦妍分开以后,独自开车去了监狱,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监狱的大门口。看着高大的铁门,她又转身回到了车里,犹豫了一会儿,又重新下车。 李希潼没有想到楚云蓉会再次来看她,这一次,她没有歇斯底里,而是坐了下来。 楚云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与秦妍的一番交谈又让她想起了李希潼,不自觉就将车子开到了这里。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来这里做什么?”最终还是李希潼先开了口。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回家问过你女儿了?认识到你女儿的真面目了?”李希潼语气嘲讽。 “希潼,你对清澜有误会,这件事不是她做的。” “呵呵,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相信我,既然这样,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李希潼沉了脸,再次将自己已经残废的右手在楚云蓉的面前晃了晃,“你也不相信我的手是沈清澜废掉的吧?” 楚云蓉垂眸,她确实不相信。 “呵,亲生的果然是亲生的,现在在你的眼里她说什么都是对的,我说什么都是谎言,妈,我真的替你感到可悲,被自己的女儿骗的团团转。” “希潼,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受苦了,但是这些事情跟清澜没有关系,你要是不吸D,你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说起吸D,李希潼的神情瞬间变得狰狞,“我染上毒瘾是我愿意的吗?这都是沈清澜的杰作。” “不可能。” “我知道你不相信,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沈清澜的真面目吧,你既然再次来找我,想必对这件事也是很好奇的。” 李希潼笑容诡异,“还记得爷爷被沈君泽气病了住院的事情吗?那次我去看他了,当时我是恨他的,恨他将我赶出了沈家,我看着躺在床上的他,顿时就想让他死,我想将他的氧气管拔了,却被沈清澜抓了一个正着。” 见楚云蓉一脸的震惊,李希潼笑得欢快,“没想到是不是,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做,只是好可惜啊,没成功。” “让你更加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呢,你认为的善良无比的沈清澜竟然让人绑架了我,将我关在一个车库里,让人折磨我,还给我喂食D品,让我成了一个瘾君子。” “不会的,你胡说,这些都是假的,你在骗我。”楚云蓉不可相信,李希潼口中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的女儿。” 李希潼看着楚云蓉比白纸好不到哪里去的脸色和无神的双眼,心中涌起一股诡异的快感,“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而我的手,就是被沈清澜亲手给废的,她用她的脚生生踩断了我的手,不顾我的苦苦哀求与认错,我的好妈妈,你的亲生女儿她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十足的魔鬼。对了,我在被放回去的路上被人强暴了,也是她干的。哈哈,你现在还认为她善良吗?你还认为她是个无害的人吗?” 楚云蓉的手扶着墙,她已经站不住了,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人抽干了一般。 “你不要再说了,你这说的这些都是假的。” 李希潼耸肩,“你想继续自欺欺人那就请便了,我能说的已经说完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来看我了,我的死活早已与你们沈家无关,我怕看到你,我会更加恨你。也不要再用你那虚伪的母爱在我的面前表演,我看了恶心。但是你记着,只要我出去,我就不会放过你们沈家的每一个人,我这辈子所遭受的罪,今生无法讨还,来生也会让你们偿还。” 李希潼说完,转身就走了看,长长的监狱通道里,她一步步走向她的牢房,神情冷漠。 回到牢房里,其他人都在,丽姐正翘着二郎腿等着她,“李希潼,你过来。” 听见丽姐的声音,李希潼的身子猛地一颤,脸上的淡漠消失不见,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走到丽姐的身边,低着头,“丽姐。” 丽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将腿一伸,“我累了,给我捶腿。” 李希潼闻言,神情丝毫不变,跪下来给丽姐捶腿。 “用点力,没吃饭啊。”丽姐厉声呵斥。 李希潼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丽姐眉头一皱,扬手就是一巴掌,“这么用力,你是想痛死我是不是?我让你做点事情你就这样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怎么,对我不服啊,对我不服可以啊,你打我,只要你打赢了我,这个老大就让你来当,我给你端茶倒水。” 李希潼神情惶恐,“丽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心中对你没有丝毫的不满,刚刚是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好好伺候你。” 丽姐冷笑一声,对着其他几个看好戏的人的说道,“还不过来教教她,站在那里打算当菩萨吗?” 几人立刻走了过来,将李希潼团团围住,李希潼抱着脑袋,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圈,忍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眼底是疯狂的恨意。她要紧了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因为之前的经验告诉她,发出呻吟只会引来更长时间的毒打。 被打了一顿,李希潼躺在地上很久都没动,其他人也不管她,一直到狱警敲响了门,“出去劳作了。” 丽姐率先站起来,用脚踢了踢李希潼,“起来,别装死。” 李希潼动了动,扯到身上的伤口,倒吸了一口气,对上丽姐冰冷的眼神,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李希潼是带着一身的伤出去参加劳动的,在休息时,她跟看管她们的狱警打了报告去上厕所。 厕所门口,李希潼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正在洗手,她走过去,站在女人的身边,装作在洗手,随后像是不经意一般,压低了嗓音,轻声开口,“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跟楚云蓉说了,你答应我会让我出去的,打算什么什么时候兑现?” 女人低着头,看不清面容,“急什么,你确定你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楚云蓉了。” “说了,没有任何的隐瞒。” “很好,我会跟我的老板确认一下,只要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我老板自然会保你出去。” “你老板是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您只要知道我老板有这个本事让你从这里出去,并且会给你一笔钱,让你重新开始。” “什么时候我才能出去?”李希潼对钱不钱的并不关心,让她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再继续待在这个鬼地方,她的命就真的交代了。 “不是跟你说了不要急,虽然我的老板能将你弄出去,但是这毕竟也是需要时间的。”女人不紧不慢。 李希潼能不急吗?她恨不得立刻从这里出去,“被打的人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急。” 女人冷脸,“徐丽也不是那么残暴的人,你躲着她一些,顺着她,她能这么针对你?” 李希潼被女人说的气急了,将衣服掀开来,“你看到了吗?我要是再不出去就真的没命了。” 女人随意扫了一眼,很快收回了目光,没想到这次徐丽下手挺狠的,“我会尽快跟我的主人取得联系,你耐心等等,至于徐丽,你放心吧,她不敢真的打死你的。” 女人说完,就离开了。 李希潼站在原地,眼神幽深。 这个女人是在楚云蓉第一次来看她之后找上她的,开门见山地跟她说有办法让她提前离开这里,条件就是楚云蓉再次来看她的时候,将沈清澜对她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楚云蓉,这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那些人不要求她都会这么做的。 而她等了好多天,就在她以为楚云蓉不会来了的时候,楚云蓉就来了。 李希潼不知道这些人让她这么做的目的,但是能让沈家人难受的事情都是她乐意的事情,就沈清澜的那个脾气,得罪了几个人,人家报复她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李希潼又等了一会儿,然后才慢腾腾地回到劳动场所,一个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正好撞在她的伤处,让她疼的白了脸,她一边吸着气,一边安稳自己,快了,很快她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从此以后她就可以自由了。 ************ 楚云蓉开着车直接冲了出去,她的车速很快,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了,雨势很大,她看不清前面的路,但是脚却踩在油门上,再次加快了车速,今天李希潼说的话对她的心灵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她必须承认,她被李希潼的话影响了。 雨势越来越大,楚云蓉一个没看住,车子就撞上了路边的大树,车头直接就将树给撞断了,幸好这车的性能不错,安全性也高,楚云蓉除了额头被撞的有些红肿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 她的头抵在方向盘上,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很久,她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她拿起手机想给沈清澜打电话,在号码拨出去的瞬间又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一扔,捂着自己的脑袋,她觉得自己的头好痛,像是要被撕裂了一般。 沈谦接到值班警卫员的电话的时候正在研究下一个阶段的新兵训练计划,听说楚云蓉来了,急忙走了出去。 今天的雨是半下午才下的,一下就是倾盆大雨,一点也没有停下的趋势。 沈谦走到门口又返回去拿了一把伞,走到军区大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楚云蓉的车子,而楚云蓉看见他立刻打开了车门,冲进了雨里。 沈谦眼神微变,加快了脚步,将楚云蓉罩在伞下,“你就不能等我走过来再出来吗?还当自己是小姑娘,不怕生病是不是?”他严肃了表情。 楚云蓉低着头,站在沈谦的面前并不说话。 沈谦自然察觉到了妻子情绪的异常,温声开口,“云蓉,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云蓉抬头,沈谦这才发现她的眼中充满了惊慌,心一沉,“云蓉,你怎么了?” 楚云蓉无助地看着沈谦,“阿谦,你告诉我,清澜是个善良的孩子对不对?” “云蓉,你到底怎么了?”听到她提起沈清澜,沈谦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定定地看着她,“你去看李希潼了是不是?” 楚云蓉没有否认,沈谦眼眸深深,“她跟你说了什么?” “阿谦,她说她会染上毒瘾都是清澜做的,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那你相信清澜吗?”沈谦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反问道。 楚云蓉微愣,对上沈谦的眼睛,“我相信清澜吗?” “云蓉,你是愿意相信清澜还是愿意相信李希潼的话呢?” “我自然是愿意相信清澜的。” “既然你是愿意相信清澜的,那么李希潼的话又怎么能相信?你忘记我那天跟你说的话了吗?” 楚云蓉自然是没有忘记吗,但是李希潼的话就像是一根刺,深深扎进她的心里。 “云蓉,清澜是我们的女儿,你要相信她。”沈谦温声说道,看着妻子渐渐平静下来的眼神,他心里的担忧却没有放下。 “好了,现在雨太大了,先进去再说。”沈谦拥着楚云蓉,将她带到车里。 楚云蓉的是神情有些愣怔,似乎依旧被那些话所影响着。 ------题外话------ 下章预告:穿女装的傅爷

下一篇   427.穿女装的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