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看清楚了真面目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22.看清楚了真面目

卢进才知道沈君泽回来了倒是想跟他修复关系,谁让现在的沈君泽跟沈家开始亲近了呢,只是可惜卢进才亲自去卢雅琴家找他却扑了一个空。 “你说君泽搬出去住了?”卢进才冷眼看着自己的妹妹。 卢雅琴无力地点头,现在沈君泽就连自己的电话都没有耐心接了,给他打电话,没聊几句就给挂了,不是有事就是忙,卢雅琴知道儿子是因为自己跟卢进才亲近生气了,可是自己也是为了他好,沈家哪里是真心对他的,而自己的哥哥虽然现在做的有些过分,但是好歹也是从小疼到大的,对这个外甥极好,总该不会是骗她的。 “你说说你,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沈家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他们能是真心对待君泽的,我之前跟你分析的那么清楚,你就没有跟君泽说过?”卢进才恨铁不成钢。 卢雅琴低着头,仿佛被人抽走了精气神,“我哪里没说过,我跟君泽说了那么多,可他现在已经被沈家的人给洗脑了,无论我说什么都不相信。” 卢进才看着妹妹很是无语,卢雅琴抬头看他,“哥,君泽不是不相信吗,要不你现在就将公司还给君泽,让君泽自己管理,那样君泽不就相信了吗?” 卢进才眼神微冷,直勾勾地看着卢雅琴,带着探究与打量,“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君泽的意思?” “我的意思,哥,君泽现在很固执,你要是不拿出点实际行动他是不会相信你的。” “我将公司交给他是没问题,但是他有这个能力管理吗?” “可以的,君泽现在已经拿到了MBA了,而且又在君澜集团实习过一段时间,工作经验和学历都有了,将公司交给君泽不会有问题的。要是他真的没有能力管理公司,那么就算是最后公司破产,我们也认了,相信就算是阿让在天上看到了也不会怪君泽的。”卢雅琴倒是难得的脑袋灵光了一回。 卢进才眼底的打量之色更浓,这到底是卢雅琴的意思还是沈君泽的意思呢? “哥,你在想什么?” 卢进才回神,“我在想你的提议,我倒是无所谓,就怕公司的那些股东不愿意,毕竟他们都是为了利益居多,要不这样吧,我先跟君泽谈谈,你帮我约他出来。” “这个,哥,君泽现在未必愿意听我的。”卢雅琴为难。 卢进才脸上浮现一抹不耐烦,“只是约君泽出来一起吃顿饭,要不是因为他对我有误会,不接我电话,我就亲自给他打电话了。” 闻言,卢雅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点头,“那好吧,哥,我帮你把君泽约出来,你一定要好好跟他谈谈,这孩子现在很固执,轻易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卢进才满意了,催促着卢雅琴打电话。 沈君泽刚到总公司,一切都在熟悉阶段,每天忙的不可开交,哪里有那么多时间陪卢雅琴聊天,所以刚开始的两个电话他连接都没接,一直到卢雅琴打了第三个他才接了起来。 听到卢雅琴说想跟卢进才吃饭,沈君泽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眼珠子一转,他就答应了。 卢雅琴原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呢,没想到沈君泽答应地这么爽快,还楞了一下。 而卢进才见状,却以为刚才是妹妹故意说沈君泽被沈家洗脑,目的就是为了从自己的手上拿走沈氏,顿时觉得这个妹妹是越来越有心机了。 跟卢雅琴约好了时间,沈君泽就给沈清澜打了电话,“姐,我想请教你一些事情。”沈君泽开门见山。 沈清澜微微挑眉,“说。” 沈君泽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问道,“姐,你说我见到他以后该说什么?” “很简单,他不是说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吗?你就将自己的意见好好跟他交流一下,万一人家是真心想帮你的呢?” 沈君泽苦笑,“姐,你就不要调侃我了,我知道自己以前很笨。” “我的建议是吃饭就好好吃,人家愿意跟你演戏,偶尔配合一下也是可以的。”沈清澜倒是给了建议,虽然她现在依旧不怎么喜欢沈君泽,但是人家愿意浪子回头,她也总要给人家一个机会。 沈君泽懂了,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姐,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没底,毕竟就算是沈清澜拒绝帮助他都是情理之中的。 “可以,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这些事情都是要你自己去做,我不会帮你。” 沈君泽喜出望外,“谢谢姐,谢谢。” 沈清澜挂了电话,跟楚云蓉约好了时间一起出门,安安还是需要人照顾的。为了让楚云蓉不那么孤单,沈清澜将裴一宁和昊昊也叫上了。 所以到了约好的地点,沈清澜先给楚云蓉他们点好了餐,还陪着他们吃了几口,眼看着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这才不紧不慢地起身去了隔壁的包厢。 隔壁包厢里,卢进才先到了,这次他并没有带自己的妻子,想来也是为了不刺激沈君泽,“你跟君泽说的是这个时间吗?”卢进才看看表,问卢雅琴。 卢雅琴点头,“是这个时间,要不我再给君泽打个电话,也许是路上耽搁了。” “嗯,给他打一个吧。” “不用打了,我已经来了。”包厢的门被推开,沈君泽出现在包厢门口,卢雅琴脸上一喜,刚想叫人,就看到了随后跟进来的沈清澜,笑意顿时僵在了脸上,“清……清澜,你怎么来了?” 沈君泽率先开口,“我跟清澜姐约好了要一起吃午饭,想着反正都是认识的,索性就一起了,妈,舅舅,你们应该不会介意的吧?”他可以咬重了“舅舅”两个字。 卢雅琴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她是想开口反对,但是却看向了卢进才,卢进才看不出丝毫的不悦,“清澜能看来我很欢迎,快坐快坐。” 沈清澜在一边坐下,淡淡开口,“卢总,我想我们还没有熟悉到直呼其名的地步,你叫我沈小姐或者傅太太更合适一些。” 卢进才的眼中闪过一抹怒气,却生生压了下来。 沈君泽坐在沈清澜的身边,听见沈清澜的话,留意到卢进才的眼神,心中升起一股快感,他是亲身体验过沈清澜噎死人不偿命的说话方式的,现在看着卢进才的样子,要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笑出来了。 卢进才到底是在商场上历练过的人,不快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将菜单递给沈清澜,“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还是你自己来吧。” 沈清澜不客气地接过,点了几道菜。 在等菜的时间里包厢里陷入了沉默,因为沈清澜的突然到来,打乱了卢进才的计划,让他一时之间反倒是不知道从何处下手了。 沈君泽殷勤地给沈清澜倒水,“姐,先喝杯水。” 沈清澜没有接,“先放着吧。” 沈君泽将水杯放在沈清澜的手边,这一幕,看的卢雅琴很不是滋味,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这样殷勤地对待过自己,现在却在伺候别人,这样一想,心中越发不得劲了。 “清澜啊,你这样出来,宝宝没关系吗?”卢雅琴状似关心地问道。 沈清澜淡淡勾唇,“家里有阿姨会帮忙带孩子,我妈也在,偶尔偷个懒还是可以的。” 卢雅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求助的目光看向卢进才。 卢进才根本就不去找沈清澜说话,而是对着沈君泽说道,“你回国了没怎么也没给舅舅打个电话,舅舅好让人去接你啊。” 沈君泽的神情淡淡,尽管心里恨不得上去生撕了卢进才,却将自己的脾气给忍住了,来之前沈清澜就说了,要是他无法控制的情绪,最好就不要出现。 “我不说舅舅不是也知道了。”这一声舅舅暗含着讽刺的意味。 卢进才呵呵笑,“那还不是你妈告诉我的,这出去几个月,倒是瘦了不少,是不是吃了不少的苦。”他的语气里有着心疼。 沈君泽听着都快吐了,特别好奇这人到底是怎么将这么虚伪的话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沈清澜淡淡扫了一眼沈君泽,沈君泽的头脑立刻冷静了下来。 “男人吃点苦算什么,学到了真本事才是真的,这次出国,我倒是学到了不少,有机会要向舅舅好好讨教讨教。” 卢进才哈哈笑,仿佛是没听懂他话中的深意,十分欣慰地拍拍沈君泽的肩膀,“我们家君泽现在真是长大了,懂事了,还是沈家会调教人。” 他用了“调教”一词,明晃晃地挑拨离间,要是换做以往,沈君泽或许就上钩了,但是现在,他听到这话就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卢进才微微讶然,难道这个外甥真的开窍了? 饭都吃了一半了,但是卢进才就是迟迟不说今天的目的,就跟沈君泽在这里演亲情大戏,从沈君泽小时候的事情说起,一桩桩一件件,卢雅琴偶尔帮腔,补充一些细节。 沈君泽听得索然无味,就连吃饭都觉得味同嚼蜡,倒是沈清澜吃得香甜,有人免费给她讲故事,演大戏,她难道还能不给面子? “舅舅,你不是说想要将公司交给我吗?我们就来谈谈这件事吧。”沈君泽终于彻底不耐烦了。 卢进才神情一僵,扯出一抹笑,“君泽,你听舅舅给你说,舅舅没有药霸占你爸爸公司的意思,这件事我跟你妈妈也商量过了,你现在就可以回公司,公司副总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你呢就先在副总的位置上历练几年,等到你的能力足够了,舅舅的位置就是你的。” 沈君泽皮笑肉不笑,“这跟我妈和我说的可不一样啊,我妈说的是你将公司还给我,而你从公司里离开,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同意出来跟你见一面吃顿饭的。” 卢进才豁然看向卢雅琴,卢雅琴则是看着儿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刚想解释,就对上沈君泽暗含警告的眸子,卢雅琴顿时就闭嘴了,算是默认了沈君泽的说法。 而这一幕落在卢进才的眼中,又成了卢雅琴和沈君泽联手给自己下套,逼迫自己交出公司,要是换做平日,卢进才自然没有什么顾忌,但是今天沈清澜也在,他一时之间还不透沈清澜的目的,要说她是来帮沈君泽的吧,全程她也没有说话,要说她不是吧,那么她今天出现在这里又很没道理。 沈家要是袖手旁观倒是还好,要是站在沈君泽的那一边,那么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卢进才心中气怒,顾忌到沈清澜在场又没法发泄出来,差点将自己憋出了内伤。 强行将这口气吞下,卢进才笑道,“君泽,不是舅舅不愿意将公司给你,实在是你现在的工作经验还不够,你想想,你是要当公司的老板的人,但是你这几个月实习的内容都跟这些没有丝毫的关系,你怎么能让公司里的人信服你呢?” “这个就不用舅舅操心了,我几个月虽然做的都是最底层的工作,但就是这样的工作才是最锻炼人的,我的能力得到了君煜大哥的肯定,我想君煜大哥的话你总该是认同的吧。”沈君泽淡定回击。 沈清澜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着沈君泽的表现,眼中闪过一道满意之色,这几个月的成效还不错。 “沈总的话可定是没错的,不如这样,你先到公司来做副总,让大家熟悉一下,也见识一下你的能力,做出了成绩也是对大家的一个交代对不对?”卢进才不放弃游说沈君泽进公司,按照他的想法,沈氏现在就是他的天下,等到沈君泽进了公司,即便是坐着副总的位置,也只是空有个头衔罢了,自己想将他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是沈家知道了也说不出什么来,谁让沈君泽的能力不足担不起重任呢。 而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借此跟沈家攀上关系,这几个月以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君澜集团在有意无意地针对沈氏,沈氏看中的好几个案子都被君澜集团给半路截胡了。 要是沈君泽真的跟沈家修复了关系,那么他回来就可以缓和沈氏和君澜的关系,这也是这一次看到沈君泽回国,卢进才不遗余力地想将关系给修复好的原因。 其实说白了,在卢进才的眼里,有利用价值的沈君泽才是他的外甥,不然他就什么都不是。 沈清澜嘴角轻勾,卢进才打的什么主意她清楚,不点破不过是想看看沈君泽的解决方法而已。 沈君泽没有被卢进才忽悠,这也要怪卢进才自己,之前对沈君泽太狠了,完全没有给彼此留有余地,现在想要重新修复关系不是这么容易的。 沈君泽神色冷淡,“舅舅,不用拿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忽悠我,这里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你自己将公司交给我,然后离开公司,我会给你留一笔钱,足够你和你的两个孩子富足地过一辈子;第二个,我自己将公司夺回来,你将得不到一分钱,还有可能血本无归,你的老婆孩子跟着你流落街头。两个选择,就看你怎么选了。” 卢进才的脸上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住了,定定地看着眼前的沈君泽,眼神冰冷,卢雅琴见情势不对,就想打圆场。 “君泽,怎么跟你舅舅说话呢,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舅舅又不是你的阶级敌人,你至于这样对他吗?他可是你的亲舅舅,从小就那么疼你,你难道忘记了吗?” 沈君泽看向卢雅琴,眼底满是失望,“妈,是你忘记了他当初是怎么对我的。没有我爸爸,他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流氓混混而已,也许到了现在,不是被人打死就是蹲大牢了,哪里有现在的生活,可是他呢,非但不感激,还在我爸尸骨未寒的时候就抢走了我爸留给我的公司,嘴上说的好听,以后会将公司还给我,你倒是问问他,将来还给我的公司还是现在的公司,难道不是一个欠债累累的空壳公司?” “不会的,你舅舅不会这样对你的。”卢雅琴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相较于沈家人,自然还是自己的亲哥哥更加亲近一些,尽管她的心中也清楚想要将公司完全拿回来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君泽,我看你是被沈家的人给洗脑了。”卢雅琴恼了,不顾沈清澜在场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妈,我看是你被洗脑了,以前是我眼瞎,分不清好赖人,现在我看清楚了,你呢?”沈君泽与自己的母亲针锋相对,有些话,他想说很久了。 “我现在已经能够理解为什么当初爷爷反对你和爸爸在一起,不是因为爷爷嫌贫爱富,而是爷爷早就看出了你就是个糊涂的人,你分不清是非黑白,我爸爸要是活着,我真想问问他,当初娶了你后悔了吗?” “啪。”响亮的一巴掌挥在沈君泽的脸上,卢雅琴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沈君泽,我是你的谁,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将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母亲,你就这样跟你母亲说话?” 沈君泽手捂着脸,低着头,沉默。 卢雅琴的怒气未消,今天她是真的被沈君泽的话给气到了,她看向沈清澜,“这就是你们沈家的目的吧,将我儿子从我的身边抢走,如果你们的目的这个,那么恭喜你们,你们的目的达到了,我养了一头白眼儿狼。” 沈清澜神情淡漠,冷冷地看了一眼卢雅琴,“二婶儿,我叫你一声二婶儿是看在你是我二叔的妻子份上,有些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又何必睁着眼睛说瞎话,难道还真要我将话给挑明了?” “你有什么话就明说,不要给我吞吞吐吐的。”卢雅琴这次也是气狠了,她的性格说的好听点叫温柔,说的难听点就是懦弱,今天竟然能冲沈清澜发火,说白了就是将对沈家的怒气发泄到沈清澜的身上了。 沈清澜嘴角轻勾,带着嘲讽的意味,“卢进才侵吞了我二叔的公司,你心知肚明,却还相信他会将公司还回来,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法,不过是想寻求一个保障,你想保住现在优渥的生活。当初你之所以会随着二叔回来,应该是以为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沈家总该接受了你吧,谁知道命运弄人,二叔竟然得了绝症,不久于人世,你又以为二叔走了,沈家看在二叔的面子会留下你们母子,可沈君泽又不争气,做了错事,被爷爷所不喜,沈家彻底没了你们的容身之地。” 卢雅琴的脸色发白,摇着头,沈清澜继续说道,“然后你就将希望寄托在了卢进才的身上,毕竟他是你唯一的亲哥哥,与你有着血缘亲情,在沈家你是外人,在卢家起码你总是一个”内人“了,结果卢进才却惦记着二叔的公司,甚至将沈君泽赶出了公司,你心中气怒卢进才的所作所为,却又不敢反抗,担心一旦反抗,就连这最后的庇护都没有了,为了保住这样的生活,你宁愿自己的儿子成为卢进才手下摇尾乞怜的狗,做个没用的废物。”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胡说,君泽是我唯一的儿子,是我下半辈子的希望,我怎么可能希望他废了。”卢雅琴的脸色几近透明,眼神慌张,可是这样的神情落在沈君泽的眼中,却更显得卢雅琴是心虚。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难道自己的妈妈真的为了自己能够过上富太太的日子就置自己于不顾吗? “是我胡说吗?”沈清澜淡淡反问,“当时卢进才刚将公司吞了的时候,你求到爷爷的头上,爷爷就说过,只要你离开沈君泽,不再见他,那么沈家就会帮他,而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活,是你亲口拒绝了爷爷。” 这件事沈老爷子也亲口对沈君泽说过,只是当时沈君泽并不能理解老爷子的用心,只觉得他不讲情面,太狠心,竟然想要分开骨肉亲情。 “沈清澜,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君泽,你听妈说,她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妈妈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要相信妈妈。” 沈君泽已经无法相信了,他现在脑子很乱,他已经分不清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可是脑海里却渐渐浮现出自从卢进才侵占了公司以后母亲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天平渐渐发生了倾斜。 卢进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明明刚才是沈君泽在讨伐他,怎么转眼就变成了沈清澜和卢雅琴之间的战争,但是这样的情况对他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卢雅琴要是将沈家得罪死了,以后就是将沈君泽叫回来也没用了。 想到这里,卢进才也顾不上跟沈君泽生气了,连忙将卢雅琴拉住,“雅琴,少说几句。” 卢进才发话了,卢雅琴倒是停了下来,只是看着沈清澜的目光中却透露着愤怒。 沈清澜是无所谓的,看着卢进才和卢雅琴淡淡开口,“我提醒你们一件事,当初二叔留给我的那份股权代理协议和股权转让协议我还没有签字,只要我在协议上签字,然后再将股份转让给沈君泽,那么他立刻就是沈氏最大的股东,这份协议与你们当初找人伪造的那份不同,是经得起司法鉴定的。” 终究还是来了。卢进才心中暗叹一声,这就是他心中最担心的问题,肖律师油盐不进,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就是拿不到那份真的协议。而这份假协议虽然做的很逼真,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而且沈清澜和肖律师要是亲自站出来说明,那么可信度就更高了。 不行,他做了这么多努力才得到了今天的一切,他绝对不允许人家将它给抢走了。卢进才的眼底闪过一抹波光,心中有了主意。 “君泽,今天大家都不冷静我看就先回家吧,等改天冷静下来了再来谈这件事。”卢进才温和的说道,然后就带着卢雅琴走了。 “姐,我今天的表现让你失望了是不是?”沈君泽的声音有些低落,脸上的红肿依旧未消。 沈清澜神情淡淡,“还行,脑子不糊涂。” 沈君泽苦笑,“以前的我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很蠢,无可救药对吧?”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呵呵,清澜姐,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吗?就是你这样的神情,你总是像个局外人一样地看着我,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表演着拙劣的演技,就连逗人开心的资格都没有。” 沈清澜挑眉,从来不知自己给人的第一印象竟然是这样的,大学的时候,学校的同学或是老师只会觉得自己高冷。 “现在我才知道,当初的我确实就是一个小丑。”沈君泽的情绪很低落,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喝了一大口。 “我知道你们大家都不喜欢我,爷爷、大伯父、大伯母、君煜大哥、你……我以前只以为是因为我妈,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自己。” 沈清澜看见他手背上的湿意,眼神微闪,将一杯清水递给他,“做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现在还年轻,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不能说丝毫不介意你做过的事情,但我看到了你的努力,我原谅你了。” 沈君泽抬头看向她,眼红微红,“清澜姐,你是说真的吗?我干了那么混蛋的事情,你竟然还愿意原谅我。” “是,我原谅你了,但是以后你要是再有下次,就算是为了爷爷,我也不会放过你。” 沈君泽眼睛微亮,“要是再有下次,就让我不得好死。”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将一张纸巾递给他,“擦擦吧。这次将事情给挑明了,卢进才肯定会狗急跳墙,最大的可能就是转移公司资产,留给你一个空壳公司,你打算怎么办?” 说起正事,沈君泽神情一肃,“我现在还没有能力跟他抗衡,要是他真的转移资产我也拿他没有办法,但是我不会就这样算了,他现在吃进去多少,将来我就要他翻倍吐出来。” “要是需要帮助随时可以开口。” 沈君泽摇头,“谢谢姐,但是这次我想靠我自己,我要证明给我爸看,我不是一个废物,他沈让的儿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废物。” 沈清澜看着这样的沈君泽,再联想起初见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也有些感慨。 “姐,这段饭你应该吃的不顺心吧,我请你出去吃一顿。我刚领了我上月的工资,虽然不能请你吃满汉全席,但是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不用了,我妈和我表姐都在隔壁的包厢,等下我们会一起走,你早点回家吧,至于你妈那里……” “放心吧姐,那毕竟是我亲妈,我不至于不管她,以后少回家就是了。” 沈清澜点点头,和沈君泽一起出去了,沈君泽去包厢里跟楚云蓉她们打招呼。 安安终于见到了妈妈,在楚云蓉的怀里就待不住了,扑向沈清澜的怀里,沈清澜抱住他,沈君泽愣愣地看着安安,“姐,这就是你儿子吗?” 沈清澜点头,“嗯,叫傅宸轩,小名安安。” “长得真可爱。”沈君泽说道,对上安安清澈干净的眼睛,他忽然狼狈地低下了头,这样可爱的小生命,当初差一点毁在了他的手里。 安安啊地叫了一声,伸出一只小手,沈君泽伸出手握了上去,小家伙的皮肤光滑细腻,却让沈君泽像是被烫了一般,迅速收回了手。 “那个,姐,我先走了。”沈君泽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包厢。 “君泽这就走了?”楚云蓉问道。 沈清澜神色淡淡,“嗯,我们也该走了,妈,你早上不是还在念叨要给安安买衣服吗?” “对对对,赶紧走。”楚云蓉成功被沈清澜转移了话题。裴一宁带上自己的儿子,跟在后面。 昊昊很快追上了沈清澜,站在她的身边,“姨姨,今天弟弟很乖,都没有哭。” 沈清澜低头,看向昊昊,“那今天昊昊乖不乖,有没有按时吃饭?” 昊昊点头,“有,我今天吃了一碗饭,就是弟弟也想吃,我没有给他吃。” “对,弟弟现在还太小,不能给他吃……”沈清澜一边走一边跟昊昊说话。隔壁就是商场,所以没几分钟就到了,几人直奔二楼的童装,先給昊昊买了两套,然后才去一楼的母婴店里给安安选衣服。 “清澜,你看这件怎么样?”裴一宁的手里拿着一件浅灰色的衣服问道。 沈清澜看了一眼,正想说不错,就可看见江母带着一个女孩子经过店外,女孩子抱着江母的胳膊,两人的姿态很亲密。 大概是注意到了沈清澜的视线,江母看了过来,认出是沈清澜,又看见了她身边的裴一宁,想了想,走了过来,“清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正是巧。” 沈清澜微笑,“江阿姨,我和我妈还有我表姐出来逛街,你们这是已经买好了?” 江母笑笑,“是啊,这是婉娇,是我朋友的女儿,也是晨希的女朋友。”她说这话的时候余光看着的却是裴一宁。 沈清澜眼神微闪,那位被叫做婉娇的姑娘听了江母这话则是害羞地笑笑,眼中满是欢喜,看样子这位姑娘是喜欢江晨希了,“上次见晨希还没女朋友呢,没想到几天没见,晨希的动作这么快。” 江母说道,“这缘分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婉娇也是最近刚回来,之前一直在外地上学。算起来,两个人也算是青梅竹马。” 裴一宁拿着衣服的手渐渐收紧,但是面上的神情却看不出什么。 沈清澜唇角微勾,“那晨希藏得可真严实,以前一直没有听他提起。” “以前也是婉娇的年纪太小了,现在婉娇毕业了,我们正打算选个时间将日子给定一下。” “那到时候江阿姨不要忘记通知我一声,这样的喜事是不能错过的。” “肯定肯定,等时间确定了就通知你们,我和婉娇还有时间就先走了。” “好,江阿姨再见。” 沈清澜目送江母和婉娇离开,看向裴一宁,“表姐,你还好吗?” 裴一宁将手中的衣服放下,神情淡淡,“我能有什么事情,这样的结果很好,我真心祝福他。” 沈清澜微微叹息,看来江晨希和表姐的事情还得磨了。 “姨姨。”昊昊远远地叫了一声沈清澜,沈清澜寻声看去,就看见昊昊牵着楚云蓉的手走了过来,刚刚楚云蓉带他去上卫生间了。 沈清澜笑了笑,楚云蓉给安安去选衣服,昊昊对沈清澜招招手,沈清澜抱着安安蹲下身,昊昊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姨姨,我刚才好像看见你江奶奶了,我叫了她一声,她没有理我。” 沈清澜眸光轻闪,“大概是你看错了,江奶奶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不理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