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幕后推手(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16.幕后推手(二更)

京城傅家。 傅衡逸刚从伊登那里回来,到家的时候沈清澜正在和安安玩呢,安安已经三个月了,再过几天就满一百天了,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糯米团子,白白胖胖的。 他活泼了不少,现在最不喜欢的就是躺在婴儿床上,喜欢人家抱着,喜欢出门,只要一出去就高兴。 沈清澜带着儿子在院子里赏花呢,安安指着一朵开的正盛的花,就要去摘,沈清澜握着他的小手,“不可以,这个不可以,花花长在树上才好看,摘下来就不好看了。” 安安眼巴巴地看着那朵花,一只大手伸过来,将花采下,塞进安安的小手里,安安顿时就高兴起来了,眼睛弯弯的,在沈清澜的怀里蹦啊蹦,沈清澜差点没抱住。 傅衡逸将儿子抱过来,沈清澜看向傅衡逸,“你这样会宠坏他的。” 傅衡逸不以为意,“一朵花而已。”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他,就懒得说他了已经。最严的是傅衡逸,最疼孩子的也是傅衡逸。 沈清澜知道傅衡逸回来了,想必是伊登那边有了结果,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见儿子跟爸爸玩的高兴,也就想偷懒了,“我进去休息会儿。”她已经陪这个小胖子在花园里待了两三个小时了,一直抱着他,胳膊都酸了。 傅衡逸点点头,看着沈清澜进去,安安倒是看了一眼沈清澜的背影,却很快收回了目光,现在妈妈的吸引力比不上手里的花。 安安拿着花挥舞着,咧着小嘴笑得甭提多开心了。 傅衡逸就带带着他在花园里的秋千架上坐下来,轻轻地晃动着秋千,安安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了秋千上,嘴里啊啊啊的,显得很是兴奋。 傅衡逸也不会荡得很高,就微微晃动着,哄着某个胖宝宝。最近他们正在调整安安的作息时间,白天让他,尽量不让他睡觉,这样到了晚上,安安就不会迟迟不睡觉,沈清澜也不用经常晚上起来喂奶,会轻松很多。 而现在虽然安安还不能一觉睡到大天亮,但是半夜里只要起来喂一次奶就行,效果还是蛮显著的。 晚上,沈清澜将安安哄睡了之后,才开口问傅衡逸这件事的结果,傅衡逸说道,“伊登在小白鼠的身上试验过,这种病毒变异很多,最常见的就是瘙痒和疼痛,到了后期,这种瘙痒和疼痛还能使皮肤溃烂,整个人十分痛苦。” 他是亲眼看到小白鼠的惨状的,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忧,这种病毒实在有些可怕,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恐怕造成的后果将是不可挽回的。 沈清澜闻言,嘴角微勾,“想必秦妍对我更加恨之入骨了。” “颜夕那边有道格斯和他的朋友,颜盛宇那边我也安排了人,他们暂时不会有事,秦妍的目标应该会放在你的身上。”傅衡逸沉声说道,颜盛宇身边安排的人是从特种部队退伍的军人,身手自然不必说,这次要不是傅衡逸亲自开口,人家还未必愿意去做保护人的事情。 “她要是直接冲着我来倒也没什么。”沈清澜说道,她正等着她来呢。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才刚刚起床,金恩熙的电话就进来了,“安,将杜楠的母亲推下的幕后黑手找到了。” 沈清澜眼神一凛,“谁?”因为秦妍的出现,她都要忘记这件事了。 “安妮的父亲梁光建。”意料之外的结果让沈清澜微愣,“不是秦妍?” “不是秦妍,是梁光建,我已经确定了,还有你嫂子被人跟踪的事情也是他指使人做的。他好像知道安妮的失踪跟我们有关系。” 沈清澜皱眉,“他是如何知道的?秦妍告诉他的?” 金恩熙点头,“嗯,确实,但是梁光建现在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被我们知道逃了。” 这就有意思了,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查了那么久,包括警方那边也在查,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现在却冒出了一个梁光建,而这个梁光建现在竟然也消失了。 “不是梁光建做的。”沈清澜肯定地说道,“恩熙,你被人误导了。” “是不是你想多了,安?”金恩熙觉得这件事已经很明朗了。 而事实很快就证明了,确实不是沈清澜想多了,因为就在第三天,梁光建就回来了,他这次不是消失了,而是出去散心去了,安妮失踪了这么久,他的心情就没有好过,警察那边不仅不帮他找女儿,反而怀疑他女儿是畏罪潜逃。 梁光建心中的苦闷可想而知,所以这几天他去乡下的朋友家呆了几天,只是过了几天之后他又担心安妮这时候回家,于是就回来了。 金恩熙看着这样的结果,心中很是恼怒,自己这是被人给耍了,这到底是谁? 沈清澜其实也没有头绪,一开始她以为是秦妍,但是这似乎又不是秦妍的风格,而金恩熙在观察了梁光建几天之后不得不放弃了他,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看样子胆子也不大,应该不是他做的。 “这件事先不要管了,人家既然针对我的,迟早是要出来的。”沈清澜不在意地说道。 “安,你太淡定了。”金恩熙幽幽开口。 “现在着急也没用,对方的目的没有达到,出现是迟早的事情,我们静观其变更加省时省力。” “好吧,不过要是让我知道是谁耍我,哼哼。” 沈清澜笑笑,算起来金恩熙这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坑,估计这个气一时半会儿还顺不了。 ** 雪梨市,戴西看着自己的女儿凯瑟琳眼神冰冷,凯瑟琳瑟缩着不敢说话,“你这个蠢货,我早就告诉你,不该有的心思不要有,你到现在还没死心是不是?” 凯瑟琳低着头,“妈妈,我讨厌沈清澜,就是因为她,我现在才变成这个样子,你看看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因为她,我被所有人厌弃,就连我的老师也不愿意搭理我,这些都是沈清澜。” 戴西冷冷地看着她,“呵,有这个心却没有这个本事,你知不知道,这次要不是我帮你善后,你要惹出多大的事情?”竟然让人去将人推下楼,还是在他国,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凯瑟琳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自己母亲的脸色,“妈咪,我知道错了。” “凯瑟琳,我告诉你,我和你爸爸已经给你选定了一门婚事,婚期也定好了,是哈里.格雷沙姆,他是家族的继承人,马上就要接班了,你嫁过去之后就给我安安分分的,至于你手上的人,从今天开始他们就不再听你的命令,我收回。” “妈咪。”凯瑟琳豁然抬头,看向自己母亲,“妈咪,我不想嫁。”而对于戴西的最后那句话则是被她直接忽略了。 “你不想嫁也要嫁,这件事由不得你反对,你要是心中还在想着那个军人,那就给我从现在起将这份心思给我收了,你跟他绝对没有丝毫的可能。” “妈咪,为什么?” “凯瑟琳,这件事没有为什么,上次给你安排的跟肯尼斯的婚事,你给我搅黄了我不跟你计较,这次你要是再敢给我搅黄,从今以后你就不是博伊尔家族的大小姐。” 凯瑟琳不敢反驳母亲的话,只好向自己的父亲路易斯求助。 路易斯看着女儿可怜巴巴的眼神,到底还是有些心软,“戴西,要不先让凯瑟琳跟哈里相处一下,哈里的人不错,相处了之后凯瑟琳会喜欢的。” “这件事我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你现在的意思是想后悔?”戴西冷眼看着丈夫。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现在凯瑟琳不愿意,总不能真的让她就这样嫁过去吧。” “有什么不可以?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婚姻是能自己选择的吗?我给她的时间难道还不够久,给她的选择不够多?但是她都做了什么?” 说起这个,戴西对女儿越发不满意,她的心里除了那个叫做傅衡逸的男人,还有什么? 路易斯也知道妻子说的是对的,凯瑟琳现在已经为了那个男人疯魔了,就比如这次的事情,要不是妻子及时发现,并且做了善后,就凭着凯瑟琳那点手段,被发现是肯定的事情,好端端的,路易斯也不愿意去得罪沈家和傅家这样的人家,尽管他们在雪梨市,家族势力比起那两家也是不遑多让,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这毕竟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看着她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也是心疼的,可妻子的话他也不能反驳,上次因为凯瑟琳悔婚肯尼斯的事情,就是由妻子出面摆平的,让妻子大为光火,这次的对象也是他和妻子一起商定的,想了想,路易斯对凯瑟琳劝道,“凯瑟琳,你就听爹地和妈咪的话,那个Z国男人不适合你,你就不要再惦记了。” “爹地,为什么连你也不帮我?”凯瑟琳泪水涟涟。 路易斯倒是想帮女儿,但问题是妻子也不听他的呀。 “这件事你就是问你父亲也没用,你现在就给我回房间好好呆着,给我反省反省自己的行为,你到底哪件事做对了。” 凯瑟琳见父母都不不愿意帮自己,心中一片冰凉,“爹地,妈咪,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什么哈里的,你们要是敢逼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戴西大怒,但是凯瑟琳已经跑了,这股怒气发泄不出来,冷冷地看着丈夫,“都是你将她惯坏了。” 路易斯不反驳,凯瑟琳的性格确实有部分就是被他给宠出来的。他拉着妻子坐下,温声劝道,“你先别急,这件事我会好好跟她说的,倒是另外一件事,对方真的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 说起这件事,戴西又是一阵怒气,她自己都记不清给凯瑟琳擦过多少次屁股了,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已经处理好了,对方查不到我们头上,过段时间会有人出去顶罪。”为了不将这件事牵扯到家族的头上,戴西花了不少的钱。 “能解决就好。” “以后让人看着凯瑟琳,在她结婚以前,都不允许她出去。” 路易斯皱眉,“这样会不会太过了,凯瑟琳毕竟是我们的女儿。”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次为了给她善后我们损失了多少?公司五年的利润。” 路易斯也生气,他也没想到之前已经安静下来的凯瑟琳竟然会突然指使人在Z国将人推下楼,这可是谋杀,不要说是在Z国,这样的事情就是在雪梨市,也是极为可怕的。 他甚至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狠毒了? 而戴西没有告诉丈夫,凯瑟琳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我有办法让凯瑟琳听话。”戴西留下一句,起身上楼。 ** 就在傅家宴会的前三天,忽然有人到警局自首,承认杜楠母亲的死是他做的,此人原本是君澜集团的员工,还是公司的高管,后来因为盗取公司文件被沈君煜发现,赶出了公司,这人一直怀恨在心,想要找机会报复沈君煜。 他无意中看见了杜母纠缠温兮瑶的一幕,然后就滋生了利用杜母百度沈家的想法。网上买水军,利用网络暴力的事情是他干的,将杜母从楼上推下去的事情也是他干的。 沈清澜听了警察那边给的说辞,神情莫测。 “他是如何知道杜楠的母亲要用自杀来闹事的呢?”沈清澜问傅衡逸。 傅衡逸将警察那边的说辞说给她听,“根据他本人所说,自从留意到杜楠的母亲和温兮瑶之间的争执之后,她就一直在关注对方,甚至连她会选择用跳楼的方式来闹事的主意都是他给杜楠的母亲出的。” “终于那封所谓的遗书是他在知道了杜楠的母亲决定去闹事之后,他写的。” 听着确实是合情合理,但是只要一推敲,就是漏洞百出,比如为什么遗书是用杜母的电脑打的?他又是怎么跟着杜母来到君澜集团的顶楼的?就为了沈君煜将他赶出公司,他就选择用这样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方式来报复,值得吗?而既然是他杀,如此明显的证据警察看不出来,就说明警察内部有人可以忽略了这个细节,警察的内部有他的人,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警察相信他的说辞?”沈清澜反问。 傅衡逸笑,带着一丝嗤笑的味道,“这话你相信吗?” 沈清澜自然是不信的,这种话用来骗小孩子也就算了,“现在看来背后的人也不怎么聪明。” 推出这样的一个人来顶罪,还不如将所有的罪名推到梁光建的身上,起码这样的可信度还高一些。 “警察那边是不打算查了?” 傅衡逸点头,“明面上是这样。” 沈清澜眸光轻闪,明面上……也就是说暗地里还是会继续追查,只是这查的是什么就不清楚了。 沈清澜将自己能想到的人过滤了一遍,也想不到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她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 她拿起手机,给丹尼尔打了电话,丹尼尔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给沈清澜打电话了,这段时间丹尼尔除了将沈清澜的作品送去参展之外,就是在拼命的捧乔纳森的画作,毕竟当初乔纳森过来的时候丹尼尔给出的承诺就是捧红他,上次的雪梨市画展,他将乔纳森的作品也带去了。 “清澜宝贝儿,你可是有段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现在给我打电话是想我了?”丹尼尔笑着说道,一惯的油嘴滑舌。 沈清澜微微勾唇,“你最近如何了?” 丹尼尔苦着脸,“我都变成陀螺了,清澜宝贝儿,你不是良心发现,打算来帮我了。” 沈清澜静默一瞬,轻笑,“并没有。” 丹尼尔哀叹,“我就知道是这样,清澜宝贝儿,你真是太狠心了。” “恩熙不是在帮你吗?” 丹尼尔看了一眼早上才睡下的某人,“她最近也很忙,我就不麻烦她了。而且这些东西她也不感兴趣。” 这后者才是重点,沈清澜默默地想到。 “清澜宝贝儿,你打我电话给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丹尼尔转回了正题。 “嗯,丹尼尔,我想问你一点事情,你这次去雪梨市有碰到凯瑟琳吗?” “凯瑟琳?遇见了,清澜你怎么想起问她了?”丹尼尔疑惑,他可不记得沈清澜和凯瑟琳的关系有这么好。 沈清澜自然不是惦记凯瑟琳了,只是刚才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凯瑟琳,想当初凯瑟琳可是因为嫉妒,烧毁了丹尼尔的画廊,毁了她不少的画作,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了,他们也已经教训了凯瑟琳,可谁知道在凯瑟琳这里是不是真的过去了。 “她最近过得怎么样?”沈清澜问道。 丹尼尔挑眉,“你对这些八卦可从来不感兴趣,现在忽然这么问我,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你先告诉我凯瑟琳的近况。” “唔,这个你问我还真是问对人了,清澜宝贝儿,我这次在雪梨市还真是看到了一出大戏。” 丹尼尔兴致勃勃地将在雪梨市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清澜。 丹尼尔将沈清澜和乔纳森的作品拿去参展以后,就去见了见老朋友弗兰克,弗兰克见到丹尼尔别提多高兴了,邀请丹尼尔去家中参加一个小型的聚会,丹尼尔并没有拒绝。 这是弗兰克举行的小型私人聚会,来这里的人都是与他私交不错的朋友,多是艺术界的人,有不少丹尼尔也认识,一群人谈天说地倒是也高兴。 而就在这时,佣人进来在弗兰克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丹尼尔离得近,倒是听见了,原来是凯瑟琳来了。 弗兰克拒绝见凯瑟琳,等佣人走了之后,丹尼尔轻声问弗兰克,“你不是跟凯瑟琳划清界限了吗?” 要是换做是别人问这个问题,弗兰克自然不会回答,但是当初那件事,丹尼尔也是受害人,自然不会隐瞒丹尼尔,“是划清界限了,但是因为当初那件事,虽然网络上的言论已经平息了,可是在圈子里,大家并不相信凯瑟琳了,她的名声也算是完了,最近因为画展的事情,她来找了我好几次。” “她想参加画展?”丹尼尔问道。 弗兰克点头,“嗯,但是被我拒绝了。”这次的画展规模不算大,但是能参加的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以凯瑟琳现在的尴尬地位,来参加这个画展也不过是让自己的地位更加尴尬一些而已,除了成为别人的笑料也没有其他的好处,所以弗兰克就拒绝了,说起来也是为了凯瑟琳好。 只是凯瑟琳并不领情,她想通过这个画展来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可是这个画展是需要邀请函的,而她并没有接到。她几次找弗兰克也是为了得到邀请函。 丹尼尔倒是没想到凯瑟琳现在已经到了被业界人士集体排斥的地步,可见这女人以前是多么的不将人放在眼里,得罪了多少人啊。 “她毕竟是你曾经的学生,我还以为你会心软。”丹尼尔笑道。 弗兰克笑笑,“丹尼尔,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可救药?” “哈哈,这倒是没有,我记得你和凯瑟琳的父亲也是好友吧?” “嗯,这件事路易斯也找我谈过,但是我必须要对其他人负责,就没答应,哦,路易斯就是凯瑟琳的父亲。” 丹尼尔又向弗兰克问了问凯瑟琳的近况,对她的处境有了了解之后,心中暗道活该,这个女人当初毁了沈清澜那么多画,他现在想起来还是心痛。 沈清澜听完丹尼尔的话,开口,“你刚才说她家里为她定了一门婚事?” “唔,我听弗兰克这么说的,只是这件事双方都还在商量中,具体成不成做不得准。” 沈清澜挑眉,心中有了一丝明悟,大概,可能她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