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3.秦妍现身(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13.秦妍现身(一更)

艾伦丝毫不理会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唔,很好,小七,用力,掐死我,我绝对不会反抗。” 沈清澜眼底的冷意犹如实质般落在艾伦的身上,她的手越收越紧,眼见着艾伦的脸都紫了,可是他却还在笑。沈清澜的眼神一狠,放开了艾伦。 艾伦捂着脖子咳嗽,“咳咳,小七,你现在还是心太软了,是谁拔了你的利爪,是那个男人吗?” 沈清澜刚缓和一些的眼神顿时又冷了下来,她的手紧了松,松了紧,最终还是放松了,“艾伦,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么你就走吧。”她站起来,这次的目的就是想知道艾伦的手里有什么东西是让秦妍投鼠忌器的,现在知道了,也不算是白来一趟。 “等等。”艾伦出声,沈清澜的脚步微顿,“小七,做任何事情前多想想你的儿子。” 沈清澜的眼底划过一抹幽光,抬脚就走,这次艾伦没有拦她,一直到过了很久,艾伦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依旧很疼,但是艾伦却像是感觉不到那股疼痛一般,轻声开口,“小七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骨灰戒指,眼底闪过一抹坚决,那就这样吧。 ** 沈清澜坐在车里,手握着方向盘迟迟不动,等了很久,才缓缓启动车子。 今天她差点别艾伦激怒失控了,她看着自己的手,眼睛里满是细碎的光。 回到家,傅衡逸带着安安在门口等着她呢,见她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傅衡逸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沈清澜微微一笑,抱过孩子。 闻着孩子身上的奶香味,心终于彻底地安静下来。 晚上,等到孩子睡着了以后,沈清澜才跟傅衡逸说了自己的打算。 “你想利用假的骨灰引秦妍出来?”傅衡逸反问她。 “嗯,艾伦是不会将戒指交给我的,而真正的卡尔的骨灰在哪里,就算是秦妍都不清楚,她那么在意卡尔的骨灰,不管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肯定都会来查探一番,这样我就可以知道她踪迹了。” “这确实是个好方法,但是不能你去,秦妍要是来了,我来对付她。”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皱眉,“傅衡逸,你不能参与到这件事当中。”他一个军人,要是参与到道上的事情来,万一被人知道,他就完了。 “我这是尽到自己做军人的职责,秦妍泄露军事机密,害的我们的战士牺牲,我有这个义务保护国家机密不被外泄,也有权利抓捕那些泄露了国家机密的人。” 沈清澜微愣。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就算是沈清澜参与进去都没关系,毕竟她这是在保护国家机密不被泄露,而秦妍是他国间谍的身份就在傅衡逸的三言两语中被确定了。 至于跟秦妍曾经是夫妻的颜安邦会如何,那就不在傅衡逸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夫妻俩很快商定了计划,第二天天微亮,沈清澜就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将卡尔的骨灰在她的手中的消息传了出去。 而当艾伦想引出秦妍的时候,已经先一步听到了这个消息,气得他砸了所有的东西,“小七,你不是最在乎家人吗,这次为什么这么不听话!”艾伦愤怒地说道,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昨天那么刺激沈清澜。 管家站在一边,即便是东西砸在了他的脚上,他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静静地,当自己是个雕塑。 “管家,给我散布消息出去,就说我父亲的骨灰在我的手里。” “少爷,已经来不及了,金夫人她恐怕已经知道了。” 艾伦眼神微冷,确实,按照秦妍对沈清澜的关注,现在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或许自己与沈清澜的见面就是一个错误。 “现在散布消息出去,就是沈清澜手里的骨灰是假的,真的在我这里。” “少爷,金夫人会相信吗?” “信不信都试试,信最好,不信,就给我盯紧了沈清澜,只要秦妍在京城出现,就给我先一步带回来。” “是,少爷。”管家退了出去。 艾伦脸上的怒气还未消散。 而另一边的秦妍已经得到了消息,“哦?卡尔的骨灰在沈清澜的手里,确定吗?” 男人低着头,不敢去看秦妍,“我想应该是个假消息。” 秦妍轻笑,她想也是个假消息,但是就算是个假消息,她也要去试试,万一是真的呢?艾伦对沈清澜那么用心,或许真的会将东西交给沈清澜,让她来威胁自己,也让自己不敢轻易对沈清澜动手。 “准备飞机,我要出去。”秦妍冷声说道。 男人一怔,“夫人,太危险了,你不能去,这个消息十有八九是假的,他们肯定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在等着你。” 秦妍自然是知道的,但是那是卡尔的骨灰啊,她和卡尔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了,昨晚她还梦见卡尔,梦见卡尔问她为什么到现在她都没有帮他报仇? “快去准备,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秦妍冷脸。 男人不敢再说话,退了出去,给秦妍准备飞机。 私人飞机划破太平洋的上空,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 ** 颜安邦正在整理颜夕以前的房间,将她的东西拿出去晒晒太阳,却没想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张秦沐的照片,照片被撕成了四个部分,又用胶带粘好。 这张照片颜安邦自然认得,之前是被他放在书房里的,后来不见了,现在想来,应该是被颜夕给拿走了,颜安邦看着照片上的秦沐,那时候秦沐才五岁,在他的怀里对着镜头笑得开怀。 “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响,拉回了颜安邦的思绪,他小心地将照片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接近胸口的位置。 门打开,门外是快递员,来送快递的,“请问颜安邦在吗?” “我就是。” “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 颜安邦拿起笔,签了名字,关上门,快递的地址是G市,他的心猛地一颤,急忙打开快递,里面是两件衣服,全新的,应该是颜盛宇寄给他的。 他小心地摸了摸衣服,明明是普通的衣服,却让颜安邦瞬间红了眼眶,他拿起手机给颜盛宇打电话,依旧没打通,按照快递上的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声。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甜美的女声传来,让颜安邦微愣,“我找颜盛宇,我是他的父亲。” “啊,原来是叔叔啊,叔叔您好,我是盛宇的女朋友,我叫钟子文,盛宇现在不在家。” 颜安邦又是一愣,没想到颜盛宇现在竟然有女朋友了,他看了一眼快递,“那等盛宇回来了,你帮我转告一声,就说快递收到了,衣服我很喜欢,他有心了。” “叔叔,您真的喜欢那两件衣服吗?”钟子文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颜安邦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那两件衣服是你送的?” “嗯,上次无意中知道您的生日快到了,我就想送您一点东西,但是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问盛宇他又不肯说,所以我就自己做主买了两件衣服,尺码是按照照片上的您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你见过我的照片?” “嗯。”钟子文压低了声音,“我在盛宇的书里见过你们一家人的合照,叔叔穿着军装的样子很帅气。” 颜安邦的眼神一暗,再一次想起了曾经那个幸福的生活,却被自己生生给毁了。 “盛宇他……”颜安邦想多了解一些颜盛宇的生活,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盛宇他上个月升职了,现在是他们部门的经理了,不过因为刚刚升职,所以工作很多,这不,今天周末都还在加班呢,叔叔,您的身体还好吗?之前一直想跟盛宇一起来看您,但是盛宇总是抽不出时间。” 颜安邦心里明白,不是颜盛宇没有时间而是他不愿意见他。 颜盛宇又和钟子文聊了几句,“有时间就和盛宇回来吃个饭吧。” “好,叔叔,等盛宇工作空闲一点了我们就过来,您要是有事,可以打我的这个电话,我的电话都是不关机的,您一个人在南城生活要注意身体。” “好,谢谢你的关心,你和盛宇两个人也要注意身体,年轻人努力工作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钟子文看向沙发上冷着脸的颜盛宇,“盛宇,你还在生我的气呢?” 颜盛宇没有说话。 钟子文在他的身边坐下,想要握住他的手,却被颜盛宇躲开了,“我知道你在怪我给你父亲寄东西,但是盛宇,他毕竟是你的父亲,除了你妹妹,他就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不管他曾经做错了什么,但是现在他都已经这样了,万一他有个什么好歹,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颜盛宇冷着脸,不肯说话。 钟子文看向地面,“盛宇,我也恨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个赌鬼,输光了家里的钱,我妈为了替他还债,将家里的房子都给卖了,一个人打了三份工,维持家用,让我上学,偶尔还要给我那个死鬼父亲还赌债,这样也就算了,但是每次我父亲输了钱就回家打我妈妈。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他,我恨不得他去死,这样我和我妈也就解脱了。可是后来,就在五年前,当我父亲真的死了的时候,我的心里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高兴,我很伤心,很难过,那种悲伤挤在眼睛里,心头上的憋闷感是现在的你无法体会到的。” “或许你心里觉得我是多管闲事,我们俩只是女朋友,又不是夫妻,我没有权利管你的事情,但是盛宇,我看的出来,你的心底深处其实也是在乎你的父亲的,要是可以的话,你就回去看看他吧,不要跟我一样,子欲养而亲不待。” “你的心情不好,现在应该也不想看见我,我就先回家了,改天再来找你,饭我已经做好了,就在锅里,你等下记得吃。” 钟子文站起来就要走,却被颜盛宇拉住了手腕,手上一用力,钟子文就坐在了颜盛宇的腿上。 “对不起,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你不要生气。” 钟子文微微一笑,“我不生气,我只是不想你难过,以后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不会再擅作主张了。” 颜盛宇将头埋在钟子文的心口,低声开口,“我现在还没准备好,等过一段时间吧,等我准备好了,我就带你回家去看看他。” 钟子文抱着他的脑袋,“好。”声音温柔。 颜家,颜安邦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空荡荡的家,心里边很不是滋味儿。 门铃再一次响起,他过了很久才起身开门。 门外,秦妍看着他,满脸的激动,“安邦,我回来了。” 颜安邦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一把将秦妍拉进来,然后就关上了家门,还不忘反锁。 秦妍被颜安邦刚刚那么用力一甩,猝不及防之下狠狠摔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颜安邦,“安邦,你怎么了,是我,我是秦妍啊。” 颜安邦看着秦妍,眼神漆黑一片,“我知道你是秦妍,你终于来了。”秦妍,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秦妍的心咯噔一声,直觉不好,自己这次好像自信过头,将自己给玩进去了。 “安邦,你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我很害怕。”她一脸的柔弱无助。 秦妍,你到现在还在跟我演戏,你真当我是傻子吗?颜安邦的心里很是愤怒,只是看着秦妍,却死死压制住看了这份愤怒。 “你还知道回来,这么久,你到底去了哪里,离开也不说一声,你是想急死我吗?”颜安邦怒吼。 秦妍看着盛怒的颜安邦,心底反而松了一口气,“安邦你听我解释,我是被我前夫带走了,那天他趁你不在,闯入了家中,将我打晕带走了,为了惩罚我,他将我关了好几个月,我想联系你的,但是我找不到机会,这次要不是他的仇家找上门来了,我还找不机会逃出来。”秦妍说的声泪俱下。 颜安邦冷着脸看着她的表演,面对她的眼泪,心底再也升不起一丝一毫的心疼,只觉得恶心,就这样的演技,自己的当初怎么会被这样的人给骗了呢? 难道就是因为她柔弱的外表吗?呵呵,赵佳卿说的不错,自己当初就是瞎了眼,错把鱼目当珍珠。 “安邦,你要相信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你也知道我前夫和道上的人有点关系,他知道我背叛了他,之前你是军官,他不敢对我做什么,现在你不是了,他就……。” “这么说,这几个月你又跟他在一起了?”他的语气幽幽,神情莫测,猜不出他此刻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秦妍眼神微闪,“安邦,我没有,他是想跟我在一起,但是被我拒绝了,真的,安邦,这几个月他虽然一直虐待我,可我从来没有背叛你。” 颜安邦定定地看着秦妍,伸出手,给她擦着眼泪,动作温柔,“别哭了。” 秦妍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得意,看来沈清澜这个蠢货还真的没将自己的身份告诉颜安邦,回来前,她还在犹豫到底是去京城直接找沈清澜,还是先来颜家,现在看来她倒是赌对了。 “安邦,我好想你。”秦妍柔情似水地说道。 颜安邦微微一笑,“我也很想你!” 他的面色突然一变,掐住了秦妍的脖子,“你这个贱人,到现在还在跟我演戏,很好玩是吗?” 秦妍握住颜安邦的手腕,“安邦,你做什么,我是秦妍啊。” “秦妍,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或者你更喜欢我叫你金——夫——人——!” 秦妍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却很快恢复了一片茫然,“什么金夫人,你在说什么,安邦,你放开我,我会想不过来了。” “演戏上瘾了是吗?秦妍,我倒是想问问你,我颜安邦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傻子吗?让你一次又一次的骗我?”颜安邦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看着秦妍的眼神恨不得生撕了她。 秦妍看着盛怒的颜安邦,心中也在后悔自己的太过自信,看来自己还是小看沈清澜了,可是很快,她就知道了,自己何止是小看了沈清澜。 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秦妍使劲拍打着颜安邦,“颜安邦,你放开我……我……我呼吸不过来了……” 颜安邦的手不断收紧,一直到秦妍开始翻白眼了,他才狠狠将秦妍甩在地上,秦妍趴在地上,咳得眼泪都出来,她泪眼朦胧地看着颜安邦,试图挽回劣势。 “安邦,你是不是听什么人说了什么?什么金夫人,我不认识金夫人。” 颜安邦居高临下地看着秦妍,一只脚踩在秦妍的手背上,“不认识金夫人?秦妍你的演技不去婚娱乐圈可惜了,我的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在装傻,你是真的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任由你玩弄在股掌之间的傻瓜是吗?” 秦妍眼神彻底变了,只是却不是惊慌失措,而是淡漠,冷静。 颜安邦一直看着她,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变化,冷笑,“怎么,现在不装了?” “呵呵,是沈清澜告诉你的吧?”秦妍使劲将自己的手从颜安邦的脚下抽出来,擦了擦沾上的灰尘,“没想到她还真的敢说,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她自己的身份呢?” “秦妍,我只问你一件事,当年秦沐是不是被你亲手送进去的?”颜安邦不理会秦妍的话,而是沉声问道,他的眼波轻颤,带着一丝丝紧张。 秦妍揉着手腕,坐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听到颜安邦的问话,她一脸的闲适,“看来沈清澜是告诉你她自己的身份了,也难怪,她要是不说,你怎么会知道秦沐进去了呢?”说到底,她还是小看了沈清澜,本以为沈清澜是害怕别人知道她过去的身份的,一定会千方百计隐瞒,谁知道她竟然告诉了颜安邦,看来自己还是太自信了,只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先从颜家离开,其他的事情等离开了这里再说。 “怎么?想离开这里?秦妍,你做梦!” “你既然知道我是金夫人,那么你就那么有把握自己可以留下我?颜安邦,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就你这样,还想留下我?只要我明天还没从这个房子里出去,我的手下就会进来。”秦妍说的漫不经心,仿佛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丝毫不在意,而事实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是很紧张的,她还有事情没有做完,绝对不能死在颜安邦的手里。 “在你的手下进来之前,我可以先杀了你,然后再去自首,你是外国的间谍,潜入我国就是为了盗取机密情报,被我发现,情急之下一时失手误杀了你,相信法官大人对我也会从轻量刑。”颜安邦淡淡开口。 秦妍想唬住颜安邦,却忘记了此刻的颜安邦早已不是过去那个深深地迷恋着她,她说什么就会相信的颜安邦了。 秦妍眼神微变,细细打量颜安邦,“一段时间倒是变聪明了,只是可惜已经晚了,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孤家寡人而已。” “啪。”重重的一巴掌落在秦妍的脸上,秦妍的脸立刻肿了起来,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发现牙齿都被打得松动了,可见颜安邦刚才的力气之大。 “说,秦沐是不是你亲手送进去的?” 秦妍斜了他一眼,“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还问这话有意思吗?” 颜安邦的神情顿时变得狰狞,一把将秦妍从地上提起来,“她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你怎么忍心?!” “她不是,她不是我的女儿,她是你的女儿,是我仇人的女儿!”秦妍怒吼,“要怪就怪她有个你这样的父亲,是她自己命不好!” “秦妍,你还是人吗?虎毒不食子,你竟然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我说了她不是我的女儿,她不配!她太肮脏,她的身上流着的是你的血液,她生出来就是为了还债的!” “你这个毒妇!”一巴掌落在秦妍的另一边脸上,“说,颜夕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哈哈,哈哈,是我做的,颜安邦,我的手里还有当时的视频,你要不要看看?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颜夕的,大大眼睛里写满了纯真,快乐,多像年轻时候的我啊,我是真的不忍心对她下手,犹豫了好久。” 秦妍的眼底浮现一抹疯狂,“可是谁让她的父亲叫颜安邦呢,是你害了自己的女儿。你是没有看见她那惊慌的眸子,和绝望的嘶吼,听着真是悦耳啊,你想不想看,你要是想看的话我可以分你一份啊。” “啊,我杀你了!”颜安邦神情狰狞,再次掐住了颜安邦的脖子。 “你杀了我啊,你杀了我,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宝贝女儿颜夕了!”秦妍艰难地憋出一句话。 颜安邦即将消散的理智瞬间回笼,“你对颜夕做了什么?” “呵呵,不是要杀我吗?颜安邦你动手啊,赶紧杀了我,有你的女儿给我陪葬也是值了。”秦妍笑眯眯。 颜安邦松开了手,改扣住她的肩膀,“你说,颜夕呢?” “颜夕啊,我请她去我家里做客去了,我的家可是个漂亮的地方,风景比起雪梨市是一点也不差,相信颜夕会喜欢的,她要是想和那些大哥哥们玩儿,那里也有很多。” 颜安邦眼眶通红,“说,颜夕在哪里?” “想知道啊,呵呵,我就不告诉你。”秦妍的眼睛里带着得意,拼命地刺激着颜安邦。 “安邦,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想知道为什么后来赵佳卿态度大变,一定要将你送进监狱吗?因为啊…。”她顿了顿,看着颜安邦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心里满是快慰,“因为她以为颜夕的事情是你做的,就是为了报复她将秦沐给弄丢了,哈哈哈,这个蠢女人,愚蠢了一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难得帮我做了一件好事,她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颜安邦,你这个畜生,虎毒还不食子,你连畜生都不如!”颜安邦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赵佳卿的声音,曾经听不明白,听不懂的话这一刻全明白了。 “是你,是你干的?”颜安邦心中的愤怒差点将他的理智再次烧毁。 秦妍承认的很干脆,“是我干的,谁让她这么蠢,调查个人都调查不清楚。” “赵佳卿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杀了她?”颜安邦咬着牙问道。 “无辜?她是你的妻子,那么就不无辜,凡是与你有关的人都不是无辜的人,颜安邦,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杀了我的卡尔,我就要你家破人亡!很愤怒是吗?愤怒那就对了。” 看着颜安邦愤怒的样子,秦妍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感,她笑了起来,“安邦,恨我吗?想吃了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我恨你已经恨了二十多年了,我恨不得生吃了你,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但是我忍了二十多年,才看到你今天这般绝望模样,你现在的恨比起我,又算的了什么?” “秦妍,你还有一点点的人性吗?颜夕和秦沐都是孩子,你怎么忍心下手?” “我也不忍心啊,但是谁让他们是你的孩子呢,要怪就怪他们投胎没有投好。” 颜安邦死死地盯着秦妍,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心中的恨意与愤怒压下,“说,颜夕在哪里?” “我家啊,不是刚刚告诉你了吗?这么快就忘记了?安邦,看来你是真的老了。” “少给我废话,你要是不告诉颜夕在哪里,那么你就去给颜夕陪葬。” 秦妍的手上哪里有颜夕,刚才她就是用来骗颜安邦的,为的就是让颜安邦投鼠忌器。 “放了我,让我离开,我就告诉你颜夕在哪里。”秦妍慢条斯理地说道,面对颜安邦的愤怒,她现在是一点也都不害怕。 颜安邦嗤笑,“你做梦,秦妍,你要是不告诉我颜夕在哪里,你就休想出这道门,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军刀,刀尖寒光闪闪,他将军刀抵在秦妍的脖子上,“说,我女儿在哪里?” 秦妍看了一眼那把军刀,眼底划过一抹不屑,她笃定颜安邦不敢杀了她,“你尽管动手。” 颜安邦的眼底闪过一抹狠意,寒光一闪,秦妍尖叫一声,捂着手臂,震惊地看着颜安邦,“你想颜夕死?” “说,颜夕在哪里?”颜安邦无视秦妍血流如注的手,寒声问道,他的耐性快被磨没了,颜夕曾经疯狂的样子不断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他不知道自己的理智还可以支撑多久。 “我死也不会告诉你,我要你的女儿陪葬。”秦妍冷声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颜安邦一声怒吼。 ** 京城。 正在和楚云蓉、傅靖婷逛街的沈清澜忽然接到了颜安邦的信息,说是秦妍已经回到了南城,沈清澜的眼神微变,“妈,姑姑,我上个洗手间。” “嗯,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傅靖婷说道。 沈清澜快步走进了洗手间,确定洗手间里没人之后,这才给金恩熙打电话,“恩熙,你现在哪里?” “我在家里啊。”金恩熙随口说道。 “秦妍去找颜安邦了,你赶紧去,记得带上几个人。” 金恩熙漫不经心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秦妍来了?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等了她好久了。”金恩熙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现在立刻出发,安,你放心,这次秦妍绝对跑不了。” “速度要快,我担心颜安邦对付不了她。” “好,我马上去。” 沈清澜给颜安邦打了电话,却没人接,她微微皱眉,要不是现在不大方便离开,她其实更想亲自去会会秦妍。 只是等到金恩熙赶到颜家的时候,已经来晚了一步,颜家出了一个颜安邦,哪里还有秦妍的影子,而颜安邦则是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金恩熙探了探颜安邦的气息,发现他还活着,用颜家的座机给医院打了电话,“颜安邦,秦妍在哪里?” 她拍着颜安邦的脸,但是颜安邦紧紧闭着眼睛,根本没有反应。 “安,颜安邦重伤,秦妍跑了。”金恩熙咬牙说道。 沈清澜眸光幽冷,还是迟了一步,“知道了,你先回来吧,我通知颜盛宇。” 颜盛宇的号码她还记得,她给颜盛宇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他颜安邦住院,生命垂危,而剩下的事情她就不管了。 “盛宇,你怎么了?”钟子文见颜盛宇一脸震惊的样子,就连手机掉在地上都没察觉,忍不住开口问道。 颜盛宇拔腿就跑,钟子文心中暗道不好,急忙跟了上去,却见颜盛宇想开车门却开不了,连忙上前将车门给打开,将他塞进了副驾驶,“我来开,你想去哪里?” “医院,送我去医院,不,去车站,快,去车站,我要回南城!”颜盛宇神情慌张。 钟子文一脚踩下油门,快速地往车站的方向开去,“盛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颜盛宇低着头沉默着,钟子文见他不愿意说,索性也不再问。 到了车站,两个人买了最近的一趟去往南城的火车,要是颜盛宇运气好,十五分钟后就有一班车子。 等颜盛宇赶到医院的时候,颜安邦已经被送进ICU了,“医生,我是颜安邦的儿子,我爸爸怎么样了?” 医生上下打量了一眼颜盛宇,开口说道,“情况不容客观,你父亲的身上有多处倒上,还有Q伤,能不能挺过去还不好说。” “Q伤?医生……” “你父亲是怎么受伤的,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你可以问问警察。”医生指了指另一个方向,颜盛宇这才看到那里有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警察看见颜盛宇,直接走了过来,“你是颜安邦的家属?” 颜盛宇点头,“是,我是他的儿子。”他倒是很配合警察的调查,但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就是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颜先生,你的父亲要是醒了请随时通知我们,我们有些问题需要他配合。” 颜盛宇心不在焉地点头,定定地看着浑身插满管子的颜安邦。 “盛宇,你没事吧?”钟子文担忧地问道。 颜盛宇摇头,良久才轻声开口,“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脆弱的样子。”即便是以前生病的时候,颜安邦看上去也是好好的,像现在这样毫无生气的样子是第一次。 “叔叔会没事的,医生就是喜欢危言耸听。”钟子文安慰他。 “下午你还在跟他打电话,现在他就躺在这里了,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要是听你的,早点回来看他,是不是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盛宇,你不要这样想,刚才警察不是怀疑是有人入室抢劫吗?这样的意外是谁也预料不到的。” 颜盛宇低着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你先走吧,我在这里陪着他。” “我陪你。”钟子文说了一句,陪着颜盛宇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题外话------ 突然觉得艾伦真好

下一篇   414.跑了(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