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惊魂一刻

而这时候,一个名为“真相君”ID号发了一则名为《被掩盖的真相》的帖子,内容竟然是温兮瑶结婚那天被杜楠劫持跳楼的视频,视频的后半段则温兮瑶高中到国外留学时期的同学的录像,他们都站出来证明了温兮瑶和杜楠之间从来都不是男女朋友,是杜楠一直追求温兮瑶还不肯放弃。 这则视频的出现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而紧接着,就是杜母在新禾国际求温兮瑶的场面,还开口威胁温兮瑶。 刚刚平息了一点的风波再度给推向了高潮,可是这样还没完,杜楠的父亲站了出来,亲口承认温兮瑶从来没有喜欢过杜楠,一直都是杜楠单相思。 沈清澜看到杜洪海发的这则视频的时候,眼底的情绪汹涌,她静静地看着屏幕,一直到傅衡逸回来,她都依旧维持着这一个姿势。 “想什么呢? 沈清澜将手里的平板递给他,傅衡逸看了一遍视频,“你想怎么做?” “我想明天去看看杜楠。”沈清澜说道。 “好,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们两个要是都不在家,安安会哭闹,爷爷和赵姨搞不定他。” “行,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你今天去警局,刘局那边怎么说?” “已经重新去现场勘查过了,定性为是他杀,现在将那天的监控全部给拿回去了,打算重新查找线索。”傅衡逸说道,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显然是不相信警察能查出来什么东西。 “刘局有跟你说为何那么明显的证据没有看见吗?” 傅衡逸嘴角轻勾,嘲讽的弧度,“还能是因为什么,不是出了内鬼就是工作玩忽职守。” 总之,那天去了现场的负责人都逃不了要被追究责任的下场。 第二天,当外面的舆论再次偏向沈清澜的时候,她已经去了精神病院,和她一起去的依然是金恩熙。 原本沈清澜是想一个人去的,但是金恩熙想凑热闹,沈清澜也就随她了。 两个人到了医院,沈清澜提前给院长打过电话,院长自然不会拦着她不让见。 杜楠被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靠近里面,很安静。 沈清澜和金恩熙站在外面,跟在她们身边的还有一个医生,是杜楠的主治医生,“他现在什么情况?”沈清澜开口问道。 医生说道,“情绪一直很不稳定,从进医院到现在一直都逃跑,我们给他注射了很多的镇定剂。今天你看到的还是稳定一些的,平时很疯狂,会做出一些攻击性的行为,所以等下你们进去看到时候最好当心一些。” 杜楠是不是真的有病,这位医生当然清楚,这些天网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里面那位做了些什么他更加清楚,所以处理起来是一点都不为难,这样的人渣要是逃了出去,还不知道会残害多少呢。 “那他的精神状况呢?” “很正常。” 沈清澜清楚了,推开门,杜楠没什么反应,这个时候进来的除了医生就是护士,他知道这帮混蛋的目的,他们是想将他逼成真的疯子,但是越是这样,他越不会如他们的意。 他一定会出去的。 “杜楠。”沈清澜开口。 杜楠豁然转身,死死地瞪着沈清澜,“是你!” 沈清澜神情淡淡,“是我。”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竟然还敢来,我要杀了你,反正我现在就是神经病,神经病杀人总不用坐牢吧。哈哈哈哈哈。”杜楠神情狰狞,朝着沈清澜扑来。 金恩熙上前一步,一脚踹在杜楠的肚子上,杜楠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手捂着肚子,猛烈地咳嗽起来。 “沈清澜,你这个贱人!” 金恩熙眼神一冷,拎起杜楠的头发顺手就是一耳光,“贱人骂谁?” “谁应我骂谁!”杜楠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沈清澜,眼睛里的恨意仿佛浓的化不开的墨,只要是沈家人,就是他仇恨的对象。 沈清澜无视他的目光,淡淡开口,“看来在这里待了几个月,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哈哈,错误?!我犯了什么错?”杜楠狞笑,“要不是你哥哥横刀夺爱,我和兮瑶早就结婚了,你哥哥他就是个强盗,是个该死的恶魔!” “我嫂子喜欢的人从来不是你,你要是不执迷不悟,也不至于落在现在这样的境地。” “根本就是你们沈家以权谋私!” “难道你不是想装疯逃过法律责任?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沈清澜冷声反问。 “哈哈,那又怎样,我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天没能拉着沈君煜一起跳下去。” 沈清澜冷冷地看着他,眼前浮现的却是杜洪海苍凉的背影、弯曲的脊背、苍白的头发,和蹒跚的步履,站在大家面前,卑微地替自己的儿子道歉,赎罪。 “杜楠,你枉费了你父亲对你的一片用心。”沈清澜冷声说道。 杜楠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被金恩熙死死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沈清澜蹲下身。 “你家里的公司因为你破产了,你父亲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花光了仅剩的一点积蓄,只为将你带出去;你的母亲为了你,想要用自己的性命威胁我,从十八楼的顶楼跳了下来,当场就死了。你们家人,因为你的执念和冲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你呢,依旧认为是别人的错,难道你就没有意识到一点点自己的错吗?” 沈清澜心寒,不是为了杜楠,而是为了他死去的母亲和提前苍老的父亲。 杜母的做法尽管她也不赞同,不喜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对杜楠这个儿子是用了心的,她想帮助这个儿子,而杜洪海呢,做的就更多了。 “不,你胡说,我知道你想骗我,我告诉你,我不会相信的,你别想刺激我!”杜楠怒吼,拼命挣扎,金恩熙膝盖向下一压,杜楠闷哼一声。 “我没有骗你,这件事你上网一搜就知道是真的假的,你父母为了你做到了这一步,可是你在做什么?” “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父母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沈清澜,你这个毒妇,贱人,你不得好死,还有你的哥哥,你的父母和你爷爷,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都该下地狱。” 沈清澜冷冷地看着他,“我死不死我不知道,但是你却说不准了,杜楠,你要相信,我想弄死你绝对不是一件难事,而且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毕竟一个精神病人受不了病痛的折磨,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件非常容易被人理解的事情。而我现在不想动你,不是因为我心软,而是因为你父亲他求我。” “啊!你骗我,沈清澜你这个骗子!”杜楠嘶吼,奋力挣扎,要不是挣不开金恩熙的束缚,恐怕现在早就扑上来生吞了沈清澜。 沈清澜站起来,“你好好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自己所作所为吧。”她要离开,金恩熙放开杜楠,杜楠趴在地上。 “沈清澜,你去死吧!”刚走到门边,身后就传来一道喊声,沈清澜回身,抬脚就是一个回旋踢,将杜楠踢到一边,杜楠的手里举着一把地凳子,被沈清澜这一踢,直接砸在了他的身上。 沈清澜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出去了,医生很快进来,七手八脚地将杜楠按在了地上。 “安,这个杜楠一点悔改的心都没有,迟早是个隐患,我们解决了他吧。”回去的路上,金恩熙冷声说道。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 “我知道你同情他的父亲,但是这个杜楠真的不能留,留着他太危险了。” 良久,沈清澜才点点头,“好,不过先让他父亲见他一面吧。” “可以,这件事我来安排。”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回到家里,没有跟傅衡逸说这件事,她坐在婴儿床边,看着儿子睡着的样子,轻声说道,“安安,妈妈这辈子对你没有其他的期盼,只希望你永远生活在阳光下,感受到的都是人世间的美好。”因为一颗坠入到黑暗中的心,无论再怎么向往光明,都无法洗清曾经沾染上的人世间的罪恶。 沈清澜的神情莫测,伸手握住了安安柔软的小手。 晚上,傅衡逸能明显感觉到沈清澜情绪的变化,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清澜,你在想什么?” 沈清澜摇头,“今天看到杜楠死不悔改的样子,想起他的父母,心里有些感慨。傅衡逸,你说万一有一天,安安也变成那样子,该有多可怕。” 傅衡逸闻言,轻笑,“傻瓜,胡思乱想什么呢,安安绝对不会成为那个样子的,你要对我俩的基因有信心。” “我对自己没信心。” 傅衡逸眼眸一沉,“想起过往了?” 沈清澜点头,“傅衡逸,你说我能当个好妈妈吗?” 傅衡逸很肯定地点点头,“会,你是个很好的妈妈,清澜,不要再去想过去,那些经历都不是你自愿的,你也已经远离那样的生活了。” “不。其实我没有,你知道的是不是?”沈清澜盯着傅衡逸的眼睛,上次安妮和许诺的事情,傅衡逸心知肚明,却不点破。 傅衡逸捂住沈清澜的嘴,“不要再说了,清澜,特殊的人用特殊的手段,这些不止是你,就是我也用过,而我还是一个军人呢。” 他们这样的特殊部队,游走在灰色地带,有些事情不可言说。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傅衡逸,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清冷,“傅衡逸,我没事了。” 傅衡逸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那就睡觉吧,晚安,老婆。” 因为网上的舆论已经倒向了沈清澜,温兮瑶总算可以正常上班了,在家里呆了几天,虽然每天都让秘书将重要的文件送过来,但是有些会议还是需要她亲自参加的。 “晚上几点下班,我来接你?”沈君煜问道。 “你晚上不用接我了,我打电话让司机送我回家,我今天七点有个跨国视频会议,需要留在公司加班,等开完会都不知道几点了。” “没事,我今天也加班,等我处理完工作就来接你。”沈君煜不容置喙地说道。 “好,那我先上去了。” 到了晚上八点钟,温兮瑶结束了会议,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沈君煜给她打了两个电话。 温兮瑶连忙给沈君煜回了电话。 “我已经在你们公司楼下了,可以回家了吗?”沈君煜温声开口。 “可以了,等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来。”温兮瑶说道 温兮瑶快速整理了一下桌面,然后就下去了,只是刚上车,她又开了车门。 “怎么了?”沈君煜问 “一份重要的文件忘记了,明天一早需要用,我今晚必须看完,你等我五分钟,我上去拿一下。” “好,不要着急。” 公司里的人基本都已经走光了,只有零星几个办公室还亮着灯,温兮瑶在办公桌上找到了文件,走出办公室,走廊里的灯光忽然灭了,温兮瑶按了按开关,似乎是停电了,而电梯也停了,她的办公室在十六楼,看来只能走下去了。 高跟鞋的声音在楼道里响起,温兮瑶的心却猛地一揪,耳朵动了动,身后确实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被掩盖在她高跟鞋的声音里,她没有回头,而是加快了脚步,身后的人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温兮瑶的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装作还没意识到被跟踪,往下一层楼走去。 今晚有淡淡的月光,从楼梯间的玻璃窗照进来,在楼道间洒下淡淡的光辉,她的视线落在地面上,果然地上有个淡淡的影子,她捏紧了手上的手机,不敢打电话,担心现在要是打电话的话,身后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不知道跟踪她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现在只能尽量稳住对方,她佯装不查,走到十楼的时候,那人竟然还在跟着她,她没有继续走,而是走进了十楼的厕所里,她打开了隔间的门,将门死死地反锁住。 她依旧不敢打电话,而是给沈君煜发了信息—【十楼厕所,有人跟踪,救我】 沈君煜正在奇怪温兮瑶怎么还不下来,准备给她打电话呢,就收到了她的求救信号,神情大变,急忙下车向大楼里跑去。 整座大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电了,电梯也停止了运行,沈君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楼梯。 十楼厕所,温兮瑶蹲在隔间里,注意力都在门外,四周很安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就是自己的心跳声,还有那似有若无的脚步声。 温兮瑶能清晰地听到对方正在走来走去,在外面等着她,大概是见他迟迟不出来,脚步声渐渐开始凌乱,然后朝着里面走来。 温兮瑶的心一抖,脸色都白了,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她又给沈君煜发了一条信息,心中只能祈求沈君煜能快点,再快点。 沈君煜在急速地奔跑,他的眼神里全是着急,心里暗自后悔刚才为何不陪着她一起上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温兮瑶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她能感觉到对方已经站在了隔间的外面,和她隔着一道门的距离。 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一点点凝聚,然后低落下来,她的手心一片濡湿。 月光洒进来,在洗手间里投下淡淡的光辉,也投下了那人淡淡的影子,他的手在门把手上拉了一下,温兮瑶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死死地靠在隔间的隔板上,眼睛紧紧地盯着门把手。 “啊!”温兮瑶的视线无意中往下看了一眼,忽然尖叫一声,一下子瘫坐在马桶盖上,只见地上的缝中,半张男人的脸露在那里,眼睛里散发着邪恶的光芒,嘴角还挂着一抹笑。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尖刀,见温兮瑶看见他了,还向着温兮瑶晃了晃。 温兮瑶的脸又白了一层,“啊!”她又尖叫了一声。 男人的手从缝里伸进来,温兮瑶瞬间将脚收回来。 “兮瑶。”沈君煜的声音响起。 “君煜!”温兮瑶高喊了一声,男人见势头不对就想跑,却被刚好赶到的沈君煜碰个正着,沈君煜的拳头毫不犹豫地落在男人的身上。 “君煜,他的身上有刀!”温兮瑶喊了一声,抖着手想开门出去,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沈君煜虽然没有进部队,但是沈老爷子从小也是将他当做接班人培养,身手就算是比不上傅衡逸,可自保却不成问题,男人的刀已经亮了出来,却被沈君煜一脚给踹飞了,他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男人就被他踢到了墙上,又撞落在地上,捂着胸口站不起来了。 “兮瑶,你待在里面别出来。”沈君煜冲着厕所里喊了一声。 沈君煜拿起手机报警,眼睛却看着男人,防止他偷袭,警察来的很快,等警察将人给扣起来了,沈君煜才进了厕所。 “兮瑶,是我,开门。” 温兮瑶的手到现在还在抖的,“君煜,我打不开。”她的是声音带着颤音。 “兮瑶,警察已经来了,没事了,镇定下来,将门打开。”沈君煜温声说道。 温兮瑶渐渐冷静下来,将门给打开,沈君煜一下子将她抱进了怀里,“别怕,我在,已经没事了。” “君煜。”温兮瑶的声音哽咽。 “没事了。”沈君煜柔声安慰。 二人先跟着去警局做了笔录。 温兮瑶现在才看清了跟踪她的那个男人,四十岁左右,短发,有些谢顶,眼睛小小的,但是却带着凶光,看着温兮瑶,还冲温兮瑶笑了笑,透着邪恶。 温兮瑶的汗毛顿时又竖了起来,沈君煜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抱紧了一些。 “沈太太,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警察问道。 温兮瑶摇,“从来没有见过。” “那么最近你有得罪什么人吗?”警察又问。 温兮瑶继续摇头。 警察连续问了几个问题,但是从温兮瑶这里都得不到有用的信息,索性也就不问了,“好的,沈太太,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要是有了结果,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你,这几天你要是想起任何的有用的消息,也请及时联系我们。” 温兮瑶点点头,“拜托了。” “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沈君煜问道。 警察点头。 沈君煜带着温兮瑶从警局里出来,一边开车,还不忘伸手握住温兮瑶的手,她的手到了现在依旧是冰凉的,沈君煜知道她今晚是被吓到了,温声安慰她,“别担心,我在。” 温兮瑶的眼底带着惊魂未定,“君煜,那个人的眼神,好可怕。” “不怕,我在。”沈君煜靠边停车,解开安全带,将温兮瑶拉到自己的怀里,“一切都过去了,你已经没事了,乖,忘记那一切,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温兮瑶点点头,闻着沈君煜身上的气息,不安的心渐渐安静下来。 两人回到沈家已经很晚了,温兮瑶洗了一个澡,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一直到第二天起来,她的气色都很差,沈君煜索性替她请了一天的假,新禾国际的董事长董新禾知道昨晚2温兮瑶竟然在自己的公司里遭遇了危险,勃然大怒,正在问责楼下的保安。 沈清澜接到沈君煜的电话,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特意带着安安过来陪温兮瑶。 温兮瑶抱着安安,手里拿着波浪鼓逗安安玩,看着安安的小脸,心情终于好了一些,笑了笑,“清澜,我好多了。” “嫂子,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忘记了一份重要的文件,就上去拿,出来时发现公司停电了,就想走楼梯,然后就发现被人跟踪了。”脑中又想起了昨晚的情景,温兮瑶的眼睛里还有些后怕,她不敢想象要是昨天沈君煜没有来接她的话,她会如何。 “嫂子,不要多想。”沈清澜看着温兮瑶的神情,有些后悔贸然提起了这件事情。 “警察已经在调查这件事了,你就放宽心。”沈清澜安慰她。 “来,吃点水果。”楚云蓉手里端着水果盘走了过来,沈清澜和温兮瑶暂停了这个话题,昨晚的事情,除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家里人并不知道。 “妈,我想吃葡萄。”沈清澜说了一句。 “哎呀,葡萄我忘记洗了,妈妈现在去给你洗,这些你看着吃一些,兮瑶呢,想吃什么?” “我吃西瓜就好。”温兮瑶说道,拿起了一块西瓜放进嘴里。 安安的眼睛看着温兮瑶手里的西瓜,张开了嘴巴。 温兮瑶冲着他笑笑,“你太小,不能吃,等你长大一点舅妈再喂你。” 安安眼巴巴地看着温兮瑶手里的西瓜,看着她将西瓜一口吃下,啊的叫了一声,似乎在抗议。 “安安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吃货。”温兮瑶笑着说道。 沈清澜从盘子里拿了一块苹果,安安的视线顿时转向了沈清澜,“啊!”安安喊道。 沈清澜将苹果放在安安的嘴边,“清澜,他现在不能吃。” 沈清澜微微一笑,“没事。” 安安想伸手拿住苹果,却被沈清澜躲了过去,“张嘴。”将苹果再次放在安安的嘴边,这次小家伙学乖了,伸出舌头舔了舔,砸吧砸吧嘴,还想再舔一口的时候却被沈清澜拿了回来,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安安看着沈清澜将苹果给吃了,小眉头直接皱成了小波浪,嘴巴一憋,就想哭,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没哭,却向沈清澜扑了过去。 沈清澜接过儿子,“小馋猫,总是想着吃。”说着,还伸手捏了捏儿子的脸颊。 温兮瑶看着这一切,眼睛了浮现浅浅的笑意。 ********** 晚上,傅衡逸从警局里回来时,沈清澜刚刚将安安给哄睡了,她看向傅衡逸,“事情有结果了吗?” 今天一早,沈清澜去了沈家之后,傅衡逸和沈君煜就去了警局,昨晚的事情总该有个结果。 “嗯,已经问出来了,这个男人是个惯犯,已经不是第一次跟踪女性了,前段时间京城和临市发生了几起单身女子深夜回家被人跟踪猥亵的事情都是这个人干的。” “他专门挑那些单身女子下手,就像昨天那样,跟踪一段距离,然后将人堵在僻静的地方进行猥亵,顺便勒索人家上身上的钱财,这些女子一般都不敢报警,这次要不是遇上了你嫂子,恐怕还会逍遥一段时间。” 沈清澜听了这话,反而皱眉,“按照你的说法,这个人作案专挑单身女性下手,而且选的也会人少的地方,但是昨晚我嫂子可是在公司里。” 这可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只能说还是这几天的事情闹得,那件事闹得满城风雨,其实起因就是你嫂子,新闻上关于你嫂子的负面报导并不比你少,这个人喜欢流窜作案,昨天正好在新禾附近,看见你嫂子大半夜一个人回公司,就跟了过去,主要是想着她的身上应该可以得到不少的钱。” “真的是个巧合?”沈清澜有些不相信,或许是她阴谋论了吧。 “是个巧合,加上昨晚大楼的总闸有根电线烧了,就停电了。” 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吗?沈清澜的心底保持着一份怀疑。 傅衡逸的心里保持着同样的怀疑,“这件事我会继续查查,不要担心,这几天你哥会接送你嫂子上下班。” “嗯。” 而另一边,沈君煜将警察的调查结果告诉了温兮瑶。 “那些女人都是傻子吗?为什么不报警?”温兮瑶听到还有其他的女人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心里是又生气又恨其不争,这样人要是早一点被抓起来,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受伤了。 “大概是怕被人知道了会收获异样的目光吧,也担心会被报复,毕竟那个男人并没有真正侵犯他们。”沈君煜淡淡开口,但是语气中含着不赞同。 “就是他们这样的行为纵容了这样的恶人,君煜,我总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他的眼神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那样邪恶的眼神,很像是电影里演的变态杀人狂。 “不用担心,以后上下班我来接你,要是我没时间,我就让司机过来,你不要自己开车,更不要一个人去偏远的或者是僻静人少的地方。” 温兮瑶点头,她现在被吓怕了,哪里还敢自己一个人行动。 沈君煜安慰了妻子,但心里和沈清澜他们想的一样,对这件事是意外还是预谋也保持了一抹怀疑,而那个男人,沈君煜自然有办法让他在里面多待几年,君澜集团的律师团也不是吃干饭的。 杜洪海已经见到了儿子,但是见过之后,杜洪海就明白了,短时间内杜楠是真的回不来了,换作他是沈清澜,也不会让这样一个对自己充满看怨恨,随时准备杀了的人出来。 杜洪海见了杜楠之后给沈清澜打过一次电话,说是想见见她,沈清澜没有拒绝。 “傅太太,谢谢你还肯来见我。”杜洪海温声说道。 沈清澜眼神微闪,“见过杜楠了?” “嗯,我这个做父亲的太失败了,没有教育好的孩子。”杜洪海的语气很平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静,这样的平静让沈清澜的心底有些异样。 “关于你妻子......” “警察已经跟我说过了,我的饿妻子并不是自杀,但真凶目前并没有任何的线索。”杜洪海接了下去。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沈清澜问他,既然将她叫出来了,总该是有话跟她说的。 “有,傅太太,我今天请你出来,其实是想跟你说声抱歉,为我儿子的事情。” “如果是为了这件事那就不必了,毕竟他伤害的人也不是我。”沈清澜淡淡地回应。 杜洪海扯了扯嘴角,“兮瑶那里我就不去说了,想必她也不会想见我,明天我就走了,带着我妻子一起,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来京城了,至于杜楠,我不会再为他求情。”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杜洪海摇头,眼神平静无波,“我也不清楚,以前我总以为自己是个成功的人,家庭和美,事业蒸蒸日上,尽管早就察觉杜楠对兮瑶过于偏执,但是总以为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少年心性,以后成熟了就好了,结果一步步,让事情到了这一步。” “而我今天约你出来,一方面是为了道歉,一方面是为了道别,还有一方面,也是想求你最后一件事,要是可以的话,就将杜楠送进监狱吧。”杜洪海的声音依旧是平静的。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杜洪海,既没说答应,也没拒绝,杜洪海笑笑,“要是这个请求让你为难了,你就让我没说过。” 沈清澜到离开的时候都没有给杜洪海一个明确的答复,而杜洪海也真的没有再开口说这件事。 “傅太太,这是我对兮瑶的一些歉意,请你帮我转交给她。”杜洪海将一个信封推到沈清澜的面前。 “家里的东西都被变卖得差不多了,这是我身上的最后一点积蓄,我知道钱对于兮瑶来说不算什么,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我没有脸去见兮瑶,请你代为转达,拜托了。” 沈清澜看着桌上的白色信封,将它推了回去,“你的歉意我会帮你带到,但是这个你收回去吧,就算是我带回去了,我嫂子也不会收,你比她更需要这笔钱。” “我不需要了,我的大半辈子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一直到这几个月,才明白所谓的优越感都只是自欺欺人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掺杂了利益的成分,经历过这几个月的人情冷暖,很多事情我已经向想明白了也看开了。”杜洪海平静地叙述着自己的内心。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一直到最后,杜洪海才说了一句,“其实兮瑶没有选择杜楠才是她这一生做的最明智的决定。” 杜洪海走了,沈清澜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脑海中不断想着今天杜洪海跟自己说的话,那些话,听着更像是诀别。 等等,诀别! 沈清澜眼神微变,她拿起桌上的信封,匆匆离开了咖啡厅,她看见杜洪海上了一辆出租车,赶紧开车追了上去。 一路跟随,却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一辆闯红灯的货车拦住了去路,失去了那辆出租车的踪迹,沈清澜仔细想着杜洪海的话,回忆着那辆车子开的方向,应该是开往海边的。 沈清澜赶到海边的时候,那辆出租车刚好返回,车上已经没有了杜洪海的身影。 她急忙下车,却没有在海边发现杜洪海的踪迹,眼睛随意的往远处一看,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石头上,要是她没记错的话,那边是个超过十米的断崖。 “杜洪海,不要!”沈清澜高声叫到。 杜洪海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声音,转过了身子,朝着她挥了挥手。 沈清澜加快了脚步,却在距离杜洪海五米的距离,眼睁睁看着他跳了下去,瞬间被浪花淹没。 ------题外话------ 被陌生人跟踪的事情我身边的一个朋友亲身经历过,幸好那次损失的只是一些钱财,人没事。年关将近,姑娘们晚上回家尽量不要走僻静的地方,注意人身安全,要是真的遇上危险,小命要紧,钱财都是次要的。

上一篇   409.自杀or他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