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自杀or他杀?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09.自杀or他杀?

“恩熙,你现在还在雪梨市吗?”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 “嗯,我和丹尼尔正在机场呢,马上就回来了,安,网上的事情我已经看到了,网上的风向有人在操动,放心,我一定给你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找到幕后之人,哼,看我怎么收拾他。”金恩熙很是恼怒。 “你先别急,我已经查这件事了,等你回来我们再碰头,对了,最近秦妍有消息吗?” “没有,现在出面的都是R国的那个假货,秦妍这个胆小鬼不知道躲在哪里了。”金恩熙说起这件事,火气更大了,除了艾伦,她从来没有找个人这么艰难的,简直就是见了鬼了。 “你可以盯着艾伦那边。” “嗯?你是怀疑秦妍和艾伦有联系?” “我也不清楚,就是一种直觉,或许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好,我知道了。” 沈清澜和金恩熙结束了通话之后就一直在电脑上操作着,她的眉头紧皱,讲真的,自从金恩熙来了之后她就基本上没有自己操作过这些东西,长时间不用,她都有些生疏了。 傅衡逸进来的时候沈清澜还在继续,他看着沈清澜熟练的操作,眼神微闪,站在一边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 沈清澜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傅衡逸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开口,“你查到了什么?” “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之前看微博评论,发现了几个恶评水军,就去查了IP,发现竟然是同一个,就顺着这根线去查了查他们的银行账户,除了最近两天有人给他们汇过一笔钱之外,其他的东西一点都差不多,对方绝对也是个用电脑的高手。” 沈清澜的电脑技术虽然没有金恩熙那么强,但是却也是不差的,但是现在竟然中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就有意思了,而且刚才她在查的时候遇见了阻拦,她跟对方纠缠了很久,还是被溜了。 傅衡逸拍拍她的肩膀,“先不要急,网上的舆论我已经跟韩奕他们联手在镇压了,明天应该就会平息一点,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先去休息吧。” 沈清澜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十二点了,确实应该休息了,果断地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这么大的事情必然不能瞒着家里的两位老爷子,傅衡逸亲自去给老爷子解释了,而楚云蓉和傅靖婷当天也是在场的,对事情的经过很清楚。 “爸,这件事很奇怪,一般人要是真的是被刺激的,那么当场就会跳了,哪里能等到几天后的,而且那封所谓的遗书是用电脑打印的,这谁都能伪造,这件事该不会是有人在针对我们两家吧?”傅靖婷猜测。 但是要说针对,其实也说不过去,沈家和傅家从来不参与党派纷争,不管大领导是谁,都是只站在自己的这一边,真正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在政治上树敌可以说是没有。 难道真的是杜楠母亲一个人的报复行为?可是舆论风向转变和传播性太快了,这要说没人在背后推动她都不信。 眼前像是被笼罩了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楚。 “衡逸,这件事你怎么看?” 傅衡逸正在看手机呢,网上有人又翻出了沈清澜前两年商场救人的视频,依旧是老生常谈的作秀问题,上一次被翻出来,舆论偏向沈清澜,这次被翻出来,加上杜母临死前喊得那句“沈清澜不得好死”的话的音频和遗书,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怀疑沈清澜是在作秀,一盆盆的脏水往沈清澜的身上泼。 傅衡逸浑身的气压很低,他想起了昨晚沈清澜查到的那个ip,他当时特意看了一眼,记在了脑子里。 “衡逸,问你呢?”傅靖婷又问了一次。 傅衡逸站起来,“爷爷,姑姑,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有事,先出去一趟。” 傅衡逸起身就匆匆离开了书房,傅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件事清澜丫头的压力才是最大的,你在她面前尽量不要说些不该说的话,帮她照顾着点孩子。” “爸,我是那样不懂事的人嘛,而且这件事跟清澜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去看看清澜。” “嗯。去吧。” ** 傅衡逸去了ip上的地址。昨晚沈清澜黑人家电脑的时候他就顺便看了一眼。 在京郊一个普通的小区三楼的房间里,三个男人正在电脑前写评论呢,他们是专业的水军,经常收了人家的钱给人写恶意评论,对于这些是驾轻就熟。 “豪门千金人面兽心,逼死好人不知悔改,你们说这个标题咋样,劲爆不?”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够劲爆够劲爆,就这样写。” “你说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那个沈清澜真的将人家给逼的跳楼了?” “你管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次人家给了我们这么多钱,就算是假的,我们也要给她弄成真的,赶紧将帖子给写好,然后发出去,让他们转载,加大影响力。”其中一个貌似是老大的人说道。 “好嘞,这笔订单完成以后,我们就可以休息一阵子了,出国旅游泡美女,日子不要太潇洒。”另一个男人美滋滋地说道。 这话引来其他两人的共鸣。 三人讨论地正嗨呢,门就被人给踹开了,傅衡逸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是视线中。 三人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先是惊慌失措,随后是勃然大怒,“你谁啊,谁让你这样闯进来的,你这是私闯民宅懂不懂,我可以报警抓你的。” 傅衡逸将门给关上,还不忘给锁上,随后才看向三个人,“说吧,谁让你们发这些恶意评论的?” 三人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清澜自己做了丑事,我们作为围观群众看不过去,上网说两句怎么了?她敢做还不让人说啊。” 傅衡逸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我说了是沈清澜的事情吗?做贼心虚?” 三人眼底的慌张之色更浓,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傅衡逸,忽然叫道,“我认识你,你是沈清澜的丈夫,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就立刻报警。” 被认出来了,傅衡逸是一点也不意外,他既然敢亲自过来就不怕被认出来,“认出来了更好,老实告诉我,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什么谁让做的,没有谁,我们就是看不过眼,沈清澜自己做的是人事吗?就算那家人有错在先吧,但是也是她哥哥抢人家的未婚妻在先,难道还不允许人家抢回去啊。” 一个人敢说了,另外两个也跟着附和,“就是,要是换作谁抢了我的未婚妻,我让那人偿命。” “沈清澜都已经将人弄到精神病院去了,这还不够吗?竟然不让人家的父母看望自己的儿子,这太过分了。” 傅衡逸看着他们的眼神淡漠,三人心中不是不害怕,但是更多的是知道傅衡逸是个在役军人,料定了他不敢对他们怎么样才敢这样大着胆子。 傅衡逸确实没打算将这三人如何,而是将一份东西放在了他们的眼前,“先请你们看一份东西。” 三人不明所以,其中一个拿起那份文件看了一眼,神情大变,其他人见状,意识到不对,看向同伴手里的文件,等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之后,脸色跟着大变。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傅衡逸淡漠开口,“这些不是你应该关心的问题,告诉我,谁让你们发那些帖子和评论的,别说不知道,不然那我就将这份东西交给警察,然后公布到网上。你们做过那么多事情,要是这些公布到了网上,就是不清楚那些人知道你们是专业收人钱财替人造谣的,因为你们的造谣而受了刺激的人的家属会怎样?” 原来三人就是一个水军团体,他们三个是首要负责人,底下还有一大帮“小弟”,他们将帖子写好以后发布到网上,自有“小弟”评论转发,要是有与他们相反的评论冒出来,这些水军就会一窝蜂地涌上去,攻击人家,这样的团队在全国并不少,而这一支,这一次要不是沈清澜怀疑有人在引到舆论风向,特意查了,恐怕还注意不到他们。 而这三人的身上有个很重要的案底。两年前,临市的一所中学发生了一起校园暴力事件,一个高三的男生将同班的一名女同学堵在无人的实验室里强暴了,女生要报警告他,他反咬女生一口,说是女生爱慕他,自愿与他发生的关系,因为自己不愿意给女生经济上的支持,女生就威胁他说要告他强暴。 当时这件事在临市还引起了轰动,女生长得漂亮,但是平日里很沉默寡言,成绩也一般,除了脸蛋其他地方看上去都很平凡,而男生则是一个富二代,家里很有钱,长得也不错,因为大方,在学校里人缘很好,尽管成绩不好,但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他。 在这件事发生以后,没人相信女生,经常对女生指指点点。 事情闹大了,网上自然也会很热闹,这位男生的家长就找到了这三个人,要求他们发帖子黑这个女生,一时间网上的评论铺天盖地,都是指责这个女生不要脸,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还因为达不到目的而不择手顿,反咬人家一口。 这个女生最终没有顶住舆论的压力,从学校的顶楼跳了下来,当场就死了,家长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巧合的是,这女生的父母都是这男生家里的公司的员工,男生家里见死人了,就出了一大笔钱将人给摆平了,然后将男生送出了国。 当时要不是这三人在背后推动舆论风向,或许女生受到的压力也不会那样大,她也不会想不开从楼顶跳下来,结束了自己年仅十七岁的生命。 三人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然是清楚的,这份文件上都清清楚楚地写着呢,“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三人嘴硬。 傅衡逸轻笑,“不承认没关系,你们最喜欢的不就是颠倒黑白吗,颠倒黑白这样的事情不是只有你们会。” 三人闻言,惊恐地看向傅衡逸,“你不能这么做,你是一个军人,你这是知法犯法。” “不,我这是伸张正义,你们的事迹被曝光以后,世人只会说我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当然你们要是将背后之人说出来,我可以考虑不将你们的事情捅到网上。” 三人面色犹豫,网络暴力到底有多强大,他们是做这些的,自然比一般人清楚地多,而网民大多都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很多人都是人云亦云,自以为是站在了正义的一方,来指责他人的不是,而不去想一件事的真相到底如何。他们也是利用了大众的这种心理,才能引导舆论风向。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傅衡逸看着腕表,淡淡地说道。 三人面面相觑,眼见着三分钟的时间要到了,其中一个男人才开口说道,“我说。是一个男人,不过我们都是QQ联系,并没有见过面,我么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见傅衡逸的神情很冷,那个男人继续解释,“是真的,对方从来没有出现过,也是前几天才联系我们的,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但是对方先把钱打到了我们的账户,说只要按照他说的做就行,事成之后就会再给我们一笔钱。这些就是我们知道的全部,我们真的全都说了。” 傅衡逸一直留意着他们的神情,自然知道他们没有说谎,眼神微冷,“但愿你们说的是真的,否则……” 三人点头如捣蒜,“当然当然,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 傅衡逸转身离开了,送走了瘟神,三人长长舒了一口气,“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赶紧收拾东西走吧。” “走就不至于了吧,他都已经走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要是万一回来了呢?” 三人沉默,然后开始收拾东西,只是没等他们离开,门就被敲响了,三人对视一眼,还以为是傅衡逸又回来了,心底涌起一股恐惧,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一个人走出去开门。 门外的不是傅衡逸,而是警察,三个人以造谣损害他人名誉的罪名带走了。 傅衡逸从三人的住处离开,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去找了韩奕,“这是什么?”韩奕接过傅衡逸递给他的一支录音笔,问道。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韩奕打开录音笔,傅衡逸和三人的对话从里面传出来,“这个东西你从哪里得到的?” 傅衡逸淡淡开口,“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该怎么用这个东西你看着不办吧。我有事情先走了。” “行,我等下让后期处理一下,然后发布到网上去,那帮网民的理智应该会回来一些,小嫂子没事吧?” 这几天舆论的压力大部分都是冲着沈清澜和沈君煜来的,还有一部分则是指责温兮瑶。 温兮瑶从昨天开始就在家里休息了,住在大院里。 “清澜没事。”沈清澜的心理素质很强大,只是一些流言而已,她并不会放在心上,她更想知道的是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在搞鬼。 “你让小嫂子放宽心,警察那边都说了这件事跟沈家并无关系,而且我也相信这纯碎就是杜楠母亲的报复。”韩奕安慰傅衡逸。 “行了,就这样吧,我走了。”傅衡逸摆摆手,潇洒离开,回到家里却并没有看见沈清澜,赵姨正在问安安喝奶。 安安小朋友看见爸爸,眼睛一亮,将奶嘴顶出来,伸手就要爸爸抱,傅衡逸将他抱过来,“赵姨,我来喂吧。” 赵姨将奶瓶递给傅衡逸,傅衡逸看着儿子,“清澜去哪里去了?” “说是有事出去一下,两个小时就回来,安安醒了肚子饿,我就将清澜准备的奶喂给他喝了。” 安安的小手抓住爸爸的衣角,听不懂二人在说什么,眨巴眨巴眼睛,嘴上的动作却没停。 傅衡逸看着天真的儿子,眼睛里浮现一抹宠溺。 ** 沈清澜去了君澜集团,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的休闲装,脸上带着一副很大的墨镜,刚停车,就看见了君澜集团的楼下等着很多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记者,君澜集团的保安正在维持秩序,而另一边,就是杜母坠楼的地方,则是围起了警戒线。 沈清澜今天出门的时候戴了一顶假发,齐耳的短发,加上大大的墨镜,竟然没有人认出她。 她走近案发现场,因为这两天没有下雨,所以地上警察画的当时杜母坠楼的位置还在,沈清澜的身边站着金恩熙。 “安,这个位置有点奇怪。”金恩熙低声开口。 沈清澜抬头看了一眼楼顶,点点头,“嗯。” “那帮警察竟然说这人是自己跳下来的,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自己跳下来能掉在这么远的地方?物理都还给老师了吧?”金恩熙语气不满。 这距离,根本就不是一个下坠的力量就能形成的,起码还要有一个很大的起始加速度,换句话说,杜母是被人从天台上推下来的。 “我们上去看看。”沈晴朗说道。 金恩熙点头,“好。” 沈清澜给余助理打了电话,余助理立即下来接人,但是看了一圈都没看到人,沈清澜挥挥手,余助理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朝着他挥手,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你是?” 沈清澜将墨镜移下来一点点,“余助理是我,沈清澜。” 余助理一愣,“沈小姐。”他压低声音,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走吧,上去再说。” 余助理点点头,将沈清澜带了进去。自从出了杜母这件事之后,君澜集团的安保又严格了一些,陌生人根本进不了公司。 “沈总,沈小姐来了。”余助理敲开沈君煜的办公室,说道。 沈君煜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看见沈清澜和金恩熙,放下了手中的笔,“澜澜,你怎么过来了?楼下的那帮人没认出你吧?” 沈清澜摇头,“没有。” “金小姐,你好。” 金恩熙冲着沈君煜笑了笑,沈清澜淡声开口,“哥,我跟恩熙去天台上看看,等下回来找你。” “等等,你们去天台上做什么?” “这件事等我上去确定了再告诉你。”沈清澜没说。 沈君煜想了想,跟了上去。 天台上,沈清澜走到了天台的边缘,“澜澜,你做什么,危险!” 沈君煜叫了一声,沈清澜脚步微顿,往下看了一眼,这里是十八楼,往下看其实看不清什么。 沈君煜快步上前,将沈清澜拉回来,“不要到边缘区,太危险了,要是万一掉下去该怎么办。” “哥,你该相信我。”沈清澜无奈,要是有绳索,她可以直接从十八楼的顶楼下到一楼。 “你简直就是胡闹,这么高的地方,万一脚下一滑该怎么办?”沈君煜沉了脸,看着沈清澜的神情就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哥,要是你,你要是想自杀,你会不会往后退一段距离,助跑一段再跳?”沈清澜忽然问道。 这一问就将沈君煜给问蒙了,下意识地说道,“这又不是跳远,还需要助跑,直接往下一跳就行了,这个高度,想死绝对不成问题。” 对,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沈清澜笑笑,“但是按照杜楠母亲的下落地点与建筑之间的距离推算,她不是助跑了一定的距离再跳楼,就是被人给推下楼去的。”她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沈君煜脸色微变,神情严肃,走到天台边缘看了看,其实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 “澜澜,你是说杜楠的母亲根本不是自杀,而是有人将她推下楼,然后将事情推到我们沈家的头上?”沈君煜的语气微冷。 沈清澜嗯了一声,“刚才我跟恩熙上来之前就在楼下看过了,现在只是更确定了而已。”她看了金恩熙一眼,金恩熙点点头,走到天天边缘,指着其一个地方说道,“这里有个很浅的脚印,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沈君煜走进了一步,仔细去看金恩熙指着的地方,“这个脚印也许是警察留下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还有这里。”金恩熙又指向另一个方向,是距离天台边缘大概五米的地方,有个大概二十公分的擦痕,像是鞋底使劲摩擦地面留下的痕迹。 “正常人走路根本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除非……” “除非是被人拖着走。”沈君煜接上,他并不是一个愚笨的人,之前是没往这方面想,经过沈清澜和金恩熙的提醒,有些事情很快就想通了。 “难道说那封所谓的遗书也是假的?”沈君煜猜测。 “有这个可能。”沈清澜并不排除这个答案,毕竟是电脑打印的遗书,谁都可以伪造。 “但是警察去她家里搜查过,她的电脑上有那封遗书的文档,电脑键盘上也只有她一个人的指纹。”沈君煜皱眉。 “戴上手套就行了。”金恩熙接口。 沈君煜沉默,脸色很冷,“我现在立刻去警局一趟。”杜母如果是被人推下去的,那么这就是一起谋杀案,根本谈不上自杀,就更不要说是沈家逼死了人了。 沈清澜并不反对,只是说道,“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和恩熙先走了。” 沈君煜点头,三人从天台上下来,沈君煜直接给警局的局长打了电话,而沈清澜和金恩熙则是从地下车库离开了。 “安,你说这么明显的痕迹警察竟然想不到,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金恩熙撇嘴。 沈清澜神情淡淡,“没什么好奇怪的,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是尽职尽责的,也并不是警察就代表了绝对的正义。等下先不回家,我们去趟医院吧。” 杜母的尸体已经从警局移交了医院,现在就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沈清澜和金恩熙到了医院,下车时,两人的身上已经穿上了白大褂,脸上带着口罩。 太平间里根本没人,沈清澜和金恩熙分头找。 “安,找到了。”金恩熙说道, 沈清澜走过去,金恩熙将尸体拉出来,杜母的尸体已经被摔得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面目了。 “唔,竟然成了这个样子,还真是惨啊,所以说啊,你没事学人家跳楼干啥,死相这么难看,下辈子不会投胎成一个丑女人吧。”金恩熙念念叨叨。 沈清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金恩熙收声,拿出两双手套,递给沈清澜一双,两人迅速在杜母的身上找着什么。 “安,你看。”金恩熙指着杜母的鞋底说道。 沈清澜走过去,杜母的鞋底上果然有很明显的划痕,而这些明显的痕迹,警察竟然没有发现,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回去的路上,金恩熙眉头紧皱,“安,你说杜楠的母亲是真的想死还是……” “自然是假的,估计原本她是想以跳楼来威胁人,或者说是用跳楼来给沈家抹黑,但是没想到正好被人利用了,或许那封遗书都是假的。” 这种猜测从见到案发现场开始就一直在沈清澜的脑海中徘徊不去。 “肯定又是秦妍这个死女人干的好事。”金恩熙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做事情从来都喜欢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像是一只苍蝇似的,简直烦透了。 “总会出来的。”沈清澜淡淡开口,虽然也很厌烦秦妍这样没完没了的行为,但是比金恩熙,她则也要淡定多了。 “安,我还是想去R国一趟。”金恩熙说道。 “不行,R国的那个是假的,已经没有了去的必要,我要是没猜错,京城里有秦妍的人,一直留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你要是去了R国,难保她不会给你下套。” “那我可以甩开他们啊。”金恩熙不在意地说道,她总不至于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吧。 沈清澜眼中一抹幽光划过,转了话题,“你上次说你看见秦妍和艾伦在一起的场面,明明二人都想杀了对方,最后却只是打伤了是吧?” 她说的是沈清澜生产那天的事情。 金恩熙点头,“嗯,确实是这样,秦妍的Q都对准艾伦的脑袋了,但是却没有开,安,你说会不会是艾伦的手上有什么东西让秦妍不敢杀他?” “十有八九。”沈清澜肯定地说道,艾伦的手上绝对有令秦妍忌惮的东西。 金恩熙和沈清澜对视一眼,“安,你说我们要是可以将艾伦手里的东西拿过来,是不是就可以引秦妍出来了?” 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相视一笑,沈清澜温声开口,“我会向艾伦询问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也侧面打听一下。” “好。” 两人走出医院,刚要离开,金恩熙忽然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安,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杜楠的父亲啊?” 沈清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是杜洪海。 与此同时,杜洪海也看到了沈清澜,她没有做任何的伪装,杜洪海自然认出了她,距离不远,杜洪海直接走了过来,沈清澜原本想走的脚步顿住,等着他。 杜洪海与上一次见到的时候相比,又苍老了很多,眼底的气息很死寂,没有一点生机,想想也是,家业毁了,儿子进了精神病院,现在妻子也死了,真正的妻离子散,换作任何一个人在老年遭遇了这样的打击都要崩溃。 “傅太太,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杜洪海率先开口。 面对杜洪海,沈清澜的心里难得泛起了涟漪,竟然隐隐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怜。 “杜先生,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你妻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对此我也感到很抱歉。”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杜洪海扯了扯嘴角,“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会有今天的结果也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尽到责任,但是傅太太,我还是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家现在这样的状况下,可以对杜楠网开一面。这样的要求或许很过分,可我是一个父亲,而杜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我只能厚着脸皮开口了。” 沈清澜眼神微闪,“如过杜楠真的知道错了的话。” 杜洪海浑浊的眼睛一亮,“谢谢傅太太,这就足够了,谢谢你。” “我听说你身体不好,要是可以的话,还请照顾好自己。” “多些傅太太。” “安,你真的要放了杜楠吗?”等杜洪海走了,金恩熙问道。 沈清澜神情莫测,“或许是我真的心软了。” 金恩熙看了一眼步履蹒跚的杜洪海,沉默。 沈清澜将金恩熙送回去之后就回了家,安安看见妈妈,就朝着沈清澜扑过来,沈清澜没有伸手抱他,而是对着傅衡逸说道,“我先进去洗个澡。” 傅衡逸点点头,安安见妈妈不肯抱他,撅着小嘴,情绪有点小低落。 一直到沈清澜洗完澡出来,安安都有些不开心,沈清澜伸手抱他,安安小身子一扭,转过头不理她,她疑惑地看向傅衡逸。 傅衡逸解释,“你刚才不肯抱他,生气了。” 沈清澜挑眉,这小家伙脾气见长啊,这样下去可不行。知道了儿子生气的原因,沈清澜也不去哄儿子了,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起了一本书。 安安小朋友的眼睛时不时看一眼妈妈,沈清澜的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他呢,自然看见了他的小动作,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果然没过一会儿,安安的小手就伸向了妈妈索要抱抱了。 沈清澜将儿子抱过来,轻轻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小小年纪脾气这么大,看妈妈不治你。” 打的力道很轻,安安只以为妈妈是跟自己玩呢,咧开嘴笑得开心。 “真是个小傻子,妈妈打你你还笑。” 安安嘻嘻笑,傅衡逸在一边看着母子两玩闹。 “爷爷呢?”沈清澜问道。 “出门去了,说是去拜访一位老朋友。” 闻言,沈清澜隐隐猜到了傅老爷子去了哪里。 等安安睡着了以后,沈清澜才看向傅衡逸,“你去查到了些什么?” 傅衡逸摇头,“没有任何有利的线索,对方根本连面都没露,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清理的很干净。” 沈清澜嘴角轻勾,“那我这边的收获比你大多了。”她将今天的发现一五一十地跟傅衡逸说了。 “看来杜楠的母亲是被人给利用了,是秦妍吗?” “应该是她。” 傅衡逸的眼底萃满了冰。 沈清澜握住傅衡逸的手,“总有办法的,不要着急。” 傅衡逸是不急,只是烦,对秦妍这女人的厌烦,“这件事交给我,我明天去警局一趟。”这么明显的线索警察竟然都没有发现,看来他要去找刘局好好喝杯茶了。 警局那边确实傅衡逸去比她去要更合适,“好。” 晚上傅老爷子回来以后什么都没说,但是网上的那些关于沈清澜的不好的言论都消失了,还有朋友圈里的。 沈清澜看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多想,爷爷既然这么做,肯定就不会有事,放心吧。” ------题外话------ 真的是秦妍干的吗?

上一篇   408.杜母死了?

下一篇   410.惊魂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