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我拒绝

韩奕宠溺地看了于晓萱一眼,看向老爷子,“傅爷爷,你这是给了她一个大吃特吃的理由。” “我哪有大吃。”于晓萱嘟囔,明明她现在已经控制食量了好不好。 傅老爷子哈哈笑,“晓萱吃的不多,我作证,来,晓萱,尝尝这个汤,小赵做的汤也是很好喝的,就是清澜丫头不爱喝汤,每次喝汤就各上刑场似的。”老爷子想起沈清澜喝汤的样子,苍老的眼中满是笑意。 于晓萱好奇,“清澜还有害怕的东西?”这可真是一件新鲜事儿,认识沈清澜这么久,于晓萱就没见过什么事情可以难住沈清澜的。 “那可不,这沈家的两兄妹啊,脾气秉性都不像,唯独这一点很像,君煜也不喜欢喝汤,小时候他每次来我们家吃饭,小赵给他盛汤他都偷偷倒给家里的狗喝。”想起小辈们小时候的事情,傅老爷子说的那是津津有味,将傅衡逸和沈君煜两个小时候的糗事抖了个干净。 于晓萱听得乐不可支,没想到看似稳重的沈君煜和傅衡逸小时候也会有这么接地气的时候,韩奕心中那个庆幸啊,幸亏他和沈君煜他们是初中才认识的,要不然被老爷子当着媳妇的面曝光自己的糗事,这多让人不好意思啊。 韩奕一边听,一边在心中为那两个倒霉蛋点蜡,讲真他对这些事情也挺好奇的。 “没想到沈哥哥和傅爷小时候也有这么皮的时候。”于晓萱感叹。 “衡逸还好,君煜小时候那就是一个皮猴,要不是......”傅老爷子说到这里,顿了顿,“不说了,吃菜吃菜,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不要客气。” “是什么呀,傅爷爷?”于晓萱好奇地问道,刚说完腰间就被韩奕拧了一下,力道不重,于晓萱瞪了一眼韩奕,韩奕也正在看着她呢,于晓萱忽然反应了过来傅老爷子那半句未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脸上浮现一抹懊恼,自己也真是够笨的,就连这点都想不到。 韩奕将一碗汤放在于晓萱的面前,“喝汤。” 于晓萱哦了一声,开始闷头喝汤,嗯,赵姨熬的汤确实好喝。 “傅爷爷,赵姨熬的汤真真好喝,我感觉以后我要天天想念傅爷爷家里的饭菜了。” 傅老爷子笑,“哈哈,你要是喜欢,就天天过来吃饭,家里人少,你要是愿意来我还巴不得呢。”家里人本来就不多,沈清澜的月子餐是另外做的,傅衡逸也是陪着沈清澜吃饭,所以这段时间都是傅老爷子和赵姨两个人吃饭,未免冷清了一些。 “好啊,就怕到时候我来多了,傅爷爷您嫌我吃的多。”于晓萱一句话,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卧室里,沈清澜和傅衡逸听着从餐厅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欢声笑语。 “你的这个朋友性格很好,很合适韩奕。”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赞同地点头。韩奕自身的经历注定了他不适合一个心思太深的妻子,你猜我猜的游戏他根本不乐意去玩儿,而于晓萱单纯,心思都在脸上,韩奕一看就明白了,根本不需要去猜。这样的两个人相处起来不会太累。 于晓萱呢,粗神经,心大,很多事情过了就是过了,她不会翻旧账,或许现在心思有些敏感,但是沈清澜又信心,韩奕会让她恢复到过去那个开朗乐观、无忧无虑的于晓萱。 “傅衡逸,等孩子满月之后我们,还有韩奕她们一起去度假吧,就去上次的那个小镇。”沈清澜建议。 “等你出了月子已经是七月了,那时候出门会不会太热?”傅衡逸倒是不反对度假的建议,只是担心天气不合适。 沈清澜倒是忘记了自己要坐双月子的事情,闻言有些遗憾,“那便算了。”现在还小,太远的地方也去不了。 傅衡逸微微一笑,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吃完饭后,韩奕单独找了傅衡逸,两人在书房里商谈了很久,然后韩奕才带着于晓萱离开。 回到卧室了,沈清澜刚刚给安安喂完奶,正轻声哄孩子睡觉呢,傅衡逸进去洗澡,出来时,沈清澜还没睡,显然是在等他。 “有话问我?”傅衡逸温声问道。 沈清澜点头,“你和韩奕,还有我哥在计划着什么吗?”这件事她之前便有所察觉,只是一直没有问而已。 傅衡逸没想过瞒着她,将他筹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清澜,沈清澜仔细地听着,听完之后才开口说道,“你好像还需要一个操盘手。” “这件事我已经跟晨希商量过,就交过他了。”傅衡逸说得很是随意。 沈清澜挑眉,“江晨希懂经济?” “嗯,他虽然教的是历史文学,但是他的经济学才是他的强项,华尔街的迈克李知道吗?那就是他,李是他母亲的姓。” 沈清澜虽然涉及的不是这个行业,对这块的了解也不深,但是恰恰,她曾经听金恩熙提起过这个迈克李,他是华尔街的神话,据说才刚满二十岁,就在众多的操盘手中脱颖而出,吸引了M国一些资本大鳄的目光,只是他却拒绝了那些大鳄发出的邀请,一直都是孤军奋斗的,这样说也不准确,更确切的说,他自己组建了一个团队,明明人数不多,资金也不雄厚,可是每次操作的时候,他的资金量就会成几何倍数的增长,在资本的浪潮中冲的一手好浪。 很多人都花了重金想要找出他的庐山这面目,然后将他挖走,却始终没能成功,就在三四年前,这个迈克李却忽然间消失了,除了偶尔的一两次出手传出过他的零星的一点消息之外,再也没有了他的踪迹。 那些寻找他的人在找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放弃了,倒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江晨希。 “他藏得可真是够深的。”沈清澜感叹。 “他不喜欢被人左右,而且那些也只是他的一点业余爱好。” 这个业余爱好可真是够骇人听闻的。沈清澜暗暗想到。 “将公司记在晓萱的名下是你提议的吧?”沈清澜问。 傅衡逸没有否认,有些事情可以在背后默默地做,不让老婆知道,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跟老婆说说的,不然怎么跟老婆邀功啊。 “嗯,是我提议的,老婆,有奖励不?”傅衡逸一本正经讨赏。 沈清澜默默看他一眼,“傅衡逸,你被掉包了吧?” 傅衡逸黑线,看了她一眼,收回目光,幽幽来了一句,“论煞风景,老婆,你是个中高手。” 沈清澜轻笑,俯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谢谢老公!” 傅衡逸斜眼,“完了?” “嗯哼。”她的眉眼间带着丝丝笑意,嘴角轻扬,傅衡逸抬手将她拉进了一点,还不客气地吻上了她的唇。 一个长长的热吻结束,傅衡逸意犹未尽地说道,“果然老话说得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沈清澜无语,转头看了一眼宝宝的小床,亏得你儿子已经睡着了。 在回去的路上,韩奕想了一路,终于还是在快到家的时候将网上的事情都跟于晓萱说了,于晓萱听完,一脸的平静,这样意料之外的反应让韩奕有些始料不及,他看着于晓萱的眼神带着一丝丝的忐忑,“晓萱,你就不想说些什么?” 于晓萱的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玩吃瓜游戏,眼睛都没抬,“说什么?” “我说我爸对媒体公布我即将与双城的千金订婚的消息,你听了之后就没有一点想说的?你就没有一点伤心难过或者是生气?” 于晓萱终于放下了手机,转头看他,“你都说了是你爸说的,又不是你说的,我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不过要说生气还真的有一点,但更多的是高兴。” 这话韩奕是真的不懂了,这种事情难过生气都是正常的,高兴是什么鬼? “韩奕,我很高兴你愿意将这件事告诉我,让我跟你一起承担,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我是个可以和你并肩站立的女人,而不是一朵柔弱的,需要你保护的菟丝花。” 韩奕眼神里弥漫着于晓萱看不懂的情绪,心中酸酸涩涩的,“于晓萱,你长大了。” 于晓萱黑脸,“韩奕,你到底会不会说话,我明明是成熟了。” 韩奕笑,“嗯,对,我的女孩成熟了。” “这还差不多。不过这个女人发的那个什么鬼微博,让我很不爽哎,你说我要不要回击一下,让大家看看伤心失意的我?”于晓萱眼珠子转啊转,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想做什么?”韩奕好奇。 于晓萱笑眯眯,“老公,我们拍张合照吧。” 韩奕轻笑,桃花眼中光华灼灼,让于晓萱瞬间闪了眼,心中不禁暗恼,这个妖孽,又用美色诱惑她,这是犯规,犯规知道吗? 韩奕看着于晓萱呆愣的样子,桃花眼中的笑意更深,唔,第一次觉得有张漂亮的,能让自己老婆花痴的脸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他低头,吻上了于晓萱的唇,咔嚓,画面定格。 韩奕是用于晓萱的手机拍的,他直接登上了于晓萱的微博,发了一条动态——“深夜虐狗来一波”。配图就是刚才的照片。 等于晓萱反应过来,韩奕已经发完了,她呆呆地看着他,片刻后反应过来,“啊啊啊,韩奕,我说的不是这种照片。”她的意思是韩奕抱着她,俩人姿态亲密一些就好。 韩奕微微一笑,“这样的效果才最好,绝对能气死某些人,让你出气。”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毫不犹豫地转发了于晓萱的微博,并且配文——“我们很好,多谢大家的关心。老婆,我爱你,笔芯。” 大家原本就在关注于晓萱的动态,结果猝不及防吃了一嘴的狗粮,吃瓜群众们看到二人脸上的笑意,这明晃晃的神情都要溢出来了,简直就是对订婚传闻最大的打脸。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是两人故意作秀,是于晓萱为了保存自己的面子而故意发的,毕竟照片什么时候拍的谁也不知道不是。 不管这些传闻如何,都影响不到于晓萱和韩奕,二人回到家里之后洗完澡就睡了。 第二天,事情又有了新的发展,宁珂删掉了微博,这似乎更是证明了韩奕和于晓萱分手,转而与富家千金订婚的事情就是一个谣言。 “韩总,宁珂小姐想见您,您看?”助理走进韩奕的办公室,轻声询问。 韩奕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皱眉,“宁珂,谁啊?” 助理黑线,“就是双城国际的千金。” 哦,韩奕明白了,“不见。”没看见他的办公桌上堆积了一堆需要处理的文件吗,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去见无关紧要的人。 “好的,我这就去回复她。”助理转身要走,门外却传来一阵喧哗声。 “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去,我们总裁在忙,请你不要进去。”这是秘书的声音。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影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无助的秘书,见人已经进来了,无措地看了一眼韩奕,“总裁,对不起,我没有拦住。”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出去吧。”韩奕说了一句,语气有些冷,看了助理一眼,助理顿时就明白了。 秘书还以为韩奕不计较了,退了出去。助理见状,心中微微叹息,这个秘书就是小心思太多,认不清自己到底是谁的人,还喜欢自以为是地揣摩上级的心思,那你要是揣摩对了人家还会夸你一句,偏偏这个人是个蠢的。 “麻烦你也出去一下。”宁珂对助理说道。 助理闻言,先看了一眼韩奕,得到韩奕的允许之后,他才离开。 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两个人,宁珂看着韩奕,脸上的冷意瞬间被伤心所替代,“韩奕,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订婚?” 韩奕放下笔,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认识你是谁啊,干嘛要跟订婚。” 宁珂脸一白,“你不认识我了?”眼神之幽怨,就像看着一个负心汉。 韩奕的心一凛,难道是自己众多风流债中的一个?他又抬眼看了一眼宁珂,对这个女人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印象。 宁珂见韩奕真的不记得她了,泫然欲泣,“韩奕,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以前还说我是你的小心肝呢。” 哦,原来还真的是自己众多风流债中的一个。韩奕想明白了,心中对自己过去荒唐的生活更加后悔了,要是早知道会遇上于晓萱,当初他洁身自好多好,现在好了吧,这是不是就叫不作不死? 不管心里怎么想,韩奕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异样,“那又如何,这句话我曾经对很多女人都说过,不止你一个。” “可是你说了会娶我的。”宁珂伤心,“就是为了你这句话,所以我学业一完成我就回来了。” 韩奕皱眉,“这位小姐,你大白天的没睡醒?过去的他虽然私生活很荒唐,甜言蜜语也是张口就来,但是他从来不会对女人说结婚、娶这样的话,眼前的这位,该不是得了妄想症吧。 “韩奕,你还记得四年前你去F国出差的事情吗?你来学校看我,我们一起去酒吧玩,你跟我说等我毕业了就跟我结婚。” 韩奕笑了,宁珂眼睛一亮,还以为韩奕是想起来了,“韩奕,你想起来了是不是?” 韩奕点头,“嗯,想起来,你就是那个眼镜妹啊,大姐,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你病得不轻。” 宁珂脸一白,呆愣愣地看着韩奕,“韩奕,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韩奕的腿放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支笔,放在指尖转啊转,整个人都散发着吊儿郎当的气息,却该死的迷人。 宁珂眼神微闪,眼睛里的怒气瞬间消失不见,脸上露出了痴迷的神情,“韩奕,你还是跟原来一样。我爱上的就是这样的你,浑身的气息明明很颓丧,却像是上瘾了的毒药,让人欲罢不能。” 韩奕的身子抖了抖,还夸张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求你正常点说话,你这样,我会怀疑你这里有问题。”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宁珂伤心地看着他,“韩奕,你非要这样对我吗?就不能跟我好好说话吗?像以前一样。” 韩奕闻言,立刻将腿放了下来,正经了表情,“你还有其他事情吗?要是没有,请你出去,我的时间很宝贵。” “韩奕,跟我订婚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现在虽然是韩氏集团的总裁,但是你手里只有35%的股份,这个股份现在看起来确实很多,但是一旦其他的股东联合起来,要求罢免你,你也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你要是跟我结婚,那么我们宁家手上的18%的股份就会归到你的名下,你手里的股份就会变成53%,你对韩氏集团将拥有绝对的控股权。而我又是双城国际唯一的继承人,以后双城国际就是我的,或者说是我们俩的孩子的。再说我本人,我自认我长得并不差,学历也高,配你还是可以的吧。你为何不同意跟我订婚?”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里透着冷静,哪里还有刚刚那花痴的样子。 韩奕鼓掌,“好,说的很好,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了,刚才那副样子看着是真的别扭啊,宁小姐,给你一个真心的建议,以后要是想装作喜欢人家,起码演的像一点,比如眼神。” 宁珂神情一僵,“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是装的。” “啧啧,我刚说你不装,你立刻就装上了,宁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人虽然是个游戏人间的公子哥,平日里在商场上打交道也习惯了保留,但是吧,我偏偏不喜欢人家自作聪明地跟我装。我这样说,你确定还要跟我装下去?如果你再不真诚一些,恐怕我就只能请你出去了。” 闻言,宁珂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收,在韩奕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好吧,既然韩总这么直接,那么我也直接说了。” 她此刻的神情云淡风轻,刚才的深情无悔就像是一个幻想。 韩奕的眼底浮现一抹果然如此的表情,“果然还是这样舒服,说吧,你想做什么?” 宁珂微笑,“韩总,我说的宣布订婚的建议是认真的,给你股份也是真的,但是结婚是假的。” 韩奕挑眉,“哦?” 宁珂继续说道,“我知道韩总和那位于小姐是男女朋友关系,你们也一直在一起,感情很好,我和韩总一样,有自己喜欢的人,但是你也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结婚对象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我家也一样,我的父母看不上我的男朋友,几次三番想拆散我们,可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非彼此不可,而我父母说了,我要是选择跟他在一起就必须放弃双城国际继承人的身份,离开宁家,要是我愿意听他们的话,他们就立刻将双城国际交给我。” 韩奕算是明白了,眼前的这位小姐是既想要爱情,又想要家产,还真是贪心呢。 “双城国际和韩氏向来是合作愉快,双城也是韩氏第二大股东,在韩氏的影响力就算我不说,韩总也应该明白。一个有野心的帝王又岂能在卧榻之上容他人酣睡,我相信像韩总这样的人,要是有机会也是想拿回那18%的股权的。”宁珂说着自己的想法,丝毫没说自己的目的。 “等等,容我打断一下。”韩奕打断宁珂的话,“宁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麻烦你开门见山,直接说你的目的。” 宁珂的神情有片刻的僵硬,她从来没见过像韩奕这样不给她面子的人,只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那我就长话短说,不耽误韩总的宝贵时间。”她特意咬重了宝贵时间几个字,更像是一种嘲讽。 韩奕神情不变。 宁珂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我需要韩总跟我结婚,一年后,我们就离婚,作为补偿,我会将那18%的股份给你。” 噗!韩奕正在喝水,听了这话,一口水直接喷在了宁珂的脸上,宁珂黑脸。 “抱歉抱歉,一时激动了。”韩奕毫无诚意地说道,将桌面上的纸巾递给她,宁珂木着脸,擦着自己脸上的水,她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这一擦,倒是将妆给擦掉了。 韩奕指了指休息室,宁珂走了进去,再出来时,脸上的妆容已经跟来时一样精致。 “我刚才没有听明白宁小姐的意思,还希望宁小姐给我解释一下。”韩奕说道。 宁珂重新坐下来,原本想喝一口水,却发现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人给她倒水,皱眉,“韩总,我能喝杯水吗?” 韩奕指了指自己的腕表,宁珂脸青了,这个男人。 “我怀孕了,但是我家里不同意我和我男朋友结婚,他们看好你,想让我们两家联姻,而我也不想我的孩子成为私生子,所以我想跟你结婚,放心,我不会要求你履行丈夫的义务,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做我名义上的丈夫,一年后我就会以我们感情不和为理由跟你离婚,除了孩子归我,其他一切的婚后财产都归你,而你还能得到那18%的股份,以及双城和韩氏日益紧密的合作而获得的收益,我这样说,你没明白了吗?” 韩奕自然是明白了,他的脸上笑眯眯的,宁珂眼底闪过一抹微光,她就知道任何男人都拒绝不了这个建议,尤其是韩奕这样的男人,毕竟韩奕是个有野心和有能力的男人,这一点从他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将韩氏发展到祖辈和父辈都达不到的规模就知道了。而且据她所知,韩奕私底下还有自己的产业。 这样的男人确实是个非常适合联姻的对象,也难怪自己的父母会看上他,如果不是有了爱的人,或许她也会认真考虑和韩奕结婚的建议。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宁小姐,我对你的提议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不想喜当爹,你还是另请高明吧。”韩奕笑眯眯地说道。 宁珂嘴角的笑意就这样僵在了脸上,似乎是没有明白韩奕说的话,愣愣地看着韩奕,“你说什么?” 韩奕神情淡淡,“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宁小姐。” 宁珂神情呆呆的,满脸的不可置信,“韩奕,我想你可能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不,我理解了,但是我拒绝,你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我韩奕有野心,也有能力,所以我能靠我自己开疆扩土,而不需要一个女人的施舍,任何饭我都吃,唯独不吃软饭。” “韩奕,你知道你拒绝的是什么,而你只需要出让一个名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付出的得到这些,难道这样你也不愿意吗?”宁珂是真的不理解了,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优厚的条件下都会答应。 “我还不傻,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个名分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荒唐了前半生,唯独留下这一样是干净的,我想将它完整地保留给我想给的人,而不是作为一场交易卖出去,我是一个商人,可我也是一个男人,我也有自己想要保护和珍惜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不会让于晓萱背负小三或者继室的名声,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韩奕说的无比认真,与他吊儿郎当的姿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宁珂定定地看着他,良久的沉默,随后才幽幽开口,“韩奕,你跟我想的有些不一样。” “哦,你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韩奕饶有兴趣地问道。 宁珂笑笑,“之前外界传闻你......”未尽的话,却让韩奕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笑,“谁还没个年少轻狂不懂事的时候。你该不是因为这样才选择的我吧?” 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和谐了起来,宁珂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真诚的笑意,“其实也不尽然,但我不否认里面有这部分的原因,我父母确实很欣赏你的能力,想要强强联合的心是真的,而我要是愿意跟你结婚,那么我父母那关就会很容易过,你的名声......咳咳,又是那个样子,即便是以后离婚了,对你的影响也不会很大。” “那么我现在大概是让宁小姐失望了。” “失望是有点,但更多的确实惊讶,没想到韩总竟是这么痴情的人,我念书的时候,曾经听过一句话,越是无情的人,认真起来越是深情,这句话放在韩总的身上倒是很合适。那个被韩总爱上的姑娘很幸运。”宁珂的眼底有着羡慕,她也希望自己能像韩奕那样,去选择自己所爱的人。 韩奕轻笑,“宁小姐你可真是谬赞了,我没有那么好,只是刚好碰见了那么一个人而已,说幸运,其实幸运的那个人是我。”是于晓萱让他明白了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什么是温暖。 宁珂打量着韩奕,眼睛里透着好奇,韩奕挑眉看她,宁珂笑笑,“我有一点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装的,难道你一早就知道我们之前不认识?” 韩奕摇头,他以前交往过那么多女朋友,哪里记得住,刚见到宁珂的时候,他还真的以为是自己以前留下的风流债呢。 “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虽然脸上一片深情,但是眼睛里丝毫感情也没有,爱一个人的眼神不是你那样的。”韩奕说道。 宁珂一呆,随后笑,“原来如此,我还自然演的挺好的,没想到一眼就暴露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扎演技了,幸亏我没当演员,不然估计唾沫星子都能淹死我。”宁珂调侃着自己。 韩奕笑了笑,“淹死你不至于,黑粉一大堆倒是真的。” “你刚才的那个眼镜妹叫的是谁,你该不会是将我当成你过去的某一忍了吧?” 韩奕耸肩,“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谁,我就是随口一说。” 原来是诈自己的,宁珂恍然大悟。 “既然韩总有真心想要呵护的人,那么我刚才的提议作废,韩总你当我没说,我在这里祝福你和于小姐早生贵子,白头到老。至于微博上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去澄清的。其实我今天也不算是没有收获,起码重新认识了你一次,果然传言不可信。” 韩奕微微一笑,却让宁珂的眼睛闪了闪,她不得不承认,韩奕的外貌这是秒杀大部分的女人,简直就是妖孽,也难怪之前他的生活那么荒唐,女友三天一换都没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恐怕就光是他的这张脸,就能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心甘情愿做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也不算是不可信,之前的那些都是真的,只是现在我浪子回头了。” “好吧,恭喜韩总浪子回头,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双城国际的宁珂。”宁珂伸出了手。 韩奕站起来,礼貌地握了握,“我是韩奕。” “韩总,也快到吃饭时间了,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吃个饭?”宁珂发出邀请。 韩奕摇头,“吃饭就算了,改天吧。” 宁珂也想起来,此刻的他们正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呢,确实不是个出现在同一个场合,这要是被拍到一起吃饭,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大的风波呢。 “是我考虑不周了,那就下次再约。”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找我可以打这个电话,要是有机会,不妨带你女朋友出来,一起吃顿饭,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可以让外面吗的韩总浪子回头。” “你应该见过她。” “那是在电视上,生活中可没有接触过。” “好,下次有机会带她出来。”韩奕没有拒绝。 “那我就不耽误韩总的宝贵时间了,先告辞。” “等等。”韩奕开口。 宁珂即将看,开门的脚步一顿,“宁小姐,给你有个真诚的建议,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应该想想清楚,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等你想清楚了,你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谢谢。”宁珂说道。 宁珂走出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之前拦着她不让她进办公室的那个秘书,手里抱着一个纸箱子,眼睛通红,这一看就是被辞退了,秘书看见她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宁珂眼神微闪,收回目光,转身进了电梯,这样的人换做她是韩奕,她也不会留在公司的,其实刚才她闯办公室的时候气势虽然凶,但其实任何一个人的都能拦下她,而刚才的那位秘书根本就没有先要真的去拦她,或许是看在她时候集团二股东千金的份上,也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办公室里,韩奕靠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给助理打了电话,“给我准备一些东西......对,明天就要,必须布置好,要是做不到,你就给我滚蛋。” 助理苦哈哈地应下来,原本是打算吃饭的脚步一转,换了一个方向,朝着门外走去,时间不多了,有那么多东西需要准备,他还是先将老板交代的任务办好了再说吧。 ------题外话------ 就说这样的韩奕你们喜不喜欢? PS:今天中午十二点整,开始抢红包,是大包哦,数量不多,先到先得,有潇湘账号的亲们千万不要忘记了,大包仅此一个,抢完就没了。

上一篇   401.许诺之死2

下一篇   403.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