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插曲,夜半来人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0.插曲,夜半来人

“清澜,我把丝巾的钱给你吧,就当是我向你买的。”方彤说道,一条丝巾的钱她付得起,但是对于清澜来说…… 于晓萱也跟着点头,“对,清澜,这些特产已经花了你不少钱了,我们不能在让你破费了,这丝巾肯定很贵,你回头把价钱告诉我,我把钱给你。” 沈清澜余光扫了一眼因为她们的话,而脸色涨的通红的吴倩。 “不用了,这几年我都有奖学金,平日里也没怎么花过,手里还是有点钱的,大家还有一年也就毕业了,就当是我提前送给你们的毕业礼物吧。” “但是毕业礼物也不用送的这么贵重啊。”于晓萱嘟囔,还是执意要把钱给沈清澜。 沈清澜眼底无奈,这个猪脑子。 倒是方彤反应了过来,她们刚才说的顺口了,却没有考虑到吴倩,吴倩的家里条件更不好,她们嚷嚷着要给钱,不是让吴倩难堪吗。 给于晓萱使眼色,后知后觉的某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讪讪地闭了嘴。 方彤朗声一笑,“清澜,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 沈清澜好心情地点点头。 吴倩抱着礼盒,小声地跟沈清澜道了谢,心情很是复杂。 她原以为寝室里她跟沈清澜是平等的,因为她们俩家境都不好,平时即便看到沈清澜和方彤于晓萱关系好,她也不羡慕。 但是现在,她突然意识到,其实寝室里只有她才是最穷的,虽然她每年都有奖学金,足够支付她的学费,但是生活费却需要自己打工去赚。 而沈清澜呢,三年来她从来没有没有见过她做过任何兼职,虽然衣着普通,但见她平日的样子,大概也是衣食无忧的,甚至人家的奖学金还可以存着。 吴倩在这一刻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跟她们的差距,她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精美礼盒,眸色复杂难辨。 “对了,你们之前不是去君澜集团应聘了,结果怎么样?”沈清澜问道,无疑是在转移话题。 “方彤应聘上了,我落选了。”于晓萱哭丧着脸,“我见不到我的男神了,呜呜呜。” 敢情不是因为落选而难过,而是因为见不到男神,沈清澜也被于晓萱这强大的理由给折服了。 “吴倩,你工作找的怎么样了?”于晓萱哭了两秒,立马恢复了常态。 吴倩眼神一暗,“还没有找好,不过已经投了几份简历,这几天应该有消息了。”她没有说她去应聘君澜被刷了。 因为君澜的面试有好几天,她特意避开了方彤和于晓萱,所以俩人并不知道她们应聘的是同一家单位。 “清澜,我打算过几天去晋宁市旅游,那里有个大型的影视基地,我想去看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说不定还可以碰上剧组拍戏呢。”于晓萱吃完一块桂花糕一脸兴奋地说道。 “我不去了,打算休息几天,找找实习单位。” 于晓萱闻言,也没有勉强。 要办的事情办完了,沈清澜直接回了家,不是她自己的公寓,而是她和傅衡逸的家——江心雅苑。 房子依旧是她离开时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也是,傅衡逸在部队里还没有回来,这个房子里没人住,能有什么不一样。 沈清澜将行李整理好,主要是将这次再杭城画的画放好。她拿起那本素描本,将它放在了书架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随后,沈清澜将衣袖卷起,开始打扫卫生,然后又将被套拆了,换了一套新的,再将旧的洗了。 等她干完所有的家务,历经是傍晚了,想起给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带的礼物,沈清澜索性换了一套衣服后就出了门。 沈清澜没有打电话说要回家,她到达沈家的时候,沈家正在吃。 “清澜回来啦。”开门的是宋嫂。 “宋嫂,爷爷呢?” “老爷子正在吃饭呢。” 沈清澜径直去了餐厅,“爷爷。”见其他人也在,“妈,哥。”独独略过了沈希潼。 沈老爷子看见孙女,柔和了脸上的表情,“吃饭了吗?” 沈清澜点头,“已经吃过了,爷爷,这是我这次去杭城给您带回来了的龙井,我喝了,觉着味道不错,带回来给您尝尝。” 沈老爷子接过孙女的茶叶,很是欢喜。 “澜澜,爷爷有礼物,那我呢?”沈君煜看着她,似笑非笑。 “你的在家里,没有带过来,明天送你公司去。” 沈君煜满意了。 沈清澜又拿出两个盒子,分别递给楚云蓉和沈希潼,“妈,这是给你的。” 她没有称呼沈希潼为姐姐,家里人早已习惯了,沈希潼自己也不介意,一脸笑意地接过礼物,“妹妹出去玩儿还想着给我们大家带礼物,真是有心了。” “顺便而已。”沈清澜红唇轻启,吐出四个字。 “爷爷,我还要去傅家一趟,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沈老爷子手一僵,看着沈清澜的目光有些复杂,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刚嫁给傅家,就不要娘家了。 沈清澜干脆利落地走了,丝毫没有看见沈希潼在听见她说去傅家的话时,眼底的愤恨。 这几天,沈老爷子催促着楚云蓉给她安排相亲对象,她每天都要被逼着去见各种各样的陌生男人,心情烦躁极了。 就连楚云蓉要给她举办个人演奏会的兴致也大大地减少了。 沈清澜去傅家看了傅老爷子,陪着老人家吃了饭才回了自己家,离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这一次,她没有打车,而是直接开了沈君煜去年生日之时送给她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 回到家,沈清澜直接洗完澡就睡了,房间里仍然残留着傅衡逸淡淡的气息,她以为自己依旧会失眠,但是没有想到很快就入睡了。 半夜一点,在床上睡得很是安稳的沈清澜忽然睁开了眼睛,眸光犀利地看着卧室的门。 安静的夜里,门外特意放轻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来人在卧室门前停了下来,沈清澜坐起来,悄然起身,赤脚走到门边,卧室的地上铺着地毯,她的脚步声几不可闻。 ------题外话------ 来的人是谁呢?

上一篇   39.都怪你

下一篇   41.同床共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