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许诺之死2

艾伦看着她,“好,成全你。” 闻言,许诺非但没有害怕,脸上还浮现了一抹解脱,终于可以结束这样生不如死的生活了。 艾伦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冷声开口,“将她带走。” 艾伦话音刚落,就走出来两个人,将许诺拉起来,许诺嘴角笑意轻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令她作呕的犹如噩梦一般的地牢了。 阳光刺进眼睛里,许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又睁开,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借此赶走充斥着肺腔的腐朽的味道,她深深地呼吸着,贪恋着这一刻的美好,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发现,原来阳光是这样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 其他人静静地看着她,眸光中带着一丝怜悯,许诺觉察到了,却只是笑笑,这些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当生活在深渊里,求死不得的时候,死对于她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 管家迎面而来,身后两个男人带着安妮,“少爷,人带到了。”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艾伦问道。 管家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少爷,现在就带进去吗?” “将她们两个都给我带进去吧。” “是。” 管家挥挥手,许诺意识到什么,忽然挣扎起来,“不,艾伦,我不去,求你直接杀了我吧。”只是很可惜,手脚筋都被挑断的她此刻的挣扎显得很无力,“不要,艾伦,你直接一枪打死我吧。” 安妮神情木然,相较于许诺的恐惧,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她丝毫不知,可也正是因为不知,她的心中反而没有那么恐惧,也无法体会到许诺如此恐惧的原因。 在她看来,这段时间的经历已经够可怕了,再恐怖也不过就是如此。 不管许诺如何哀求,还是被带走了,艾伦走在最后,看着花园里盛开的鲜花,嘴角轻扬,小七,任何伤害了你的人我都会为你扫除障碍。 这是位于这座古堡后面的一座单独的小塔,孤零零的矗立在古堡的后方,四周是高高的围墙,从他们这里看去,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塔尖,与其说是塔,不如说是一座塔楼。 四周的围墙顶端插满了尖锐的玻璃碎片,相信只在正对着古堡的方向开了一扇门,门口守着四个人,手上都拿着武器,看到一行人过来,恭敬地弯腰。 “开门吧。”管家说道。 “不要,我不进去,管家,求求你。”许诺看到那道铁门,浑身的细胞都在抗拒,求死的心瞬间就不见了,她是想死,但是却不想这样死。 管家不理会她的哀求,带头走进了那扇门。 刚刚走进,安妮就听到了一阵阵兽吼,放眼看去,最显眼的自然就是那座矗立在正中的塔,其次就是一个个巨大的笼子,比普通的笼子大一些,一个个整齐地摆放着。 笼子里关着各种各样的猛兽,老虎、狮子、蟒蛇、狼…… 安妮在看到这些只有在动物园里才能看到的动物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抹好奇,却很快消失,跟好奇相比,她更想知道这个叫艾伦的男人将她们带到这里来是想干嘛。 许诺看到那些笼子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脸上本来就不多的血色顿时退的干干净净的。 她不断地挣扎,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力气,却依旧没能摆脱那两个男人的束缚,“放开我,我不要过去,我不要。”她尖叫,她挣扎,仿佛困兽在面临即将到来的死亡时,最后的、绝望地挣扎。 有人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把椅子,在中间放下,艾伦坐在椅子上,温柔地看着许诺,“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在求我让给你死了吗?现在又这副样子,怎么,想反悔了吗?” “艾伦,我求求你,求求你直接杀了我,求求你。”许诺挣扎着,匍匐到艾伦的脚边,抱住艾伦的腿,“我求求你,只要不是兽笼,什么都可以,我求求你。” 艾伦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竟然难得地拿出了一张纸巾帮她擦了擦眼泪,动作温柔,要是换做以前,许诺一定会觉得自己已经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是此情此景,她哪里还有丝毫的喜悦可言。 “哭什么,你这个样子会吓到我的宝贝们的,要微笑知道吗?”艾伦声音温柔,只是配上他那嘶哑的仿佛利器划过钢铁上的声音,确实怎么听都令人心生畏惧。 “艾伦,求你看在过去那么多年我为你赴汤蹈火的份上,你杀了我吧,求求你。”许诺哀求。 艾伦一根手指翘起,轻轻摇了摇,“许诺,自己说出来的话,就算是再难也要遵守,这是我教你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许诺哪里会忘记,艾伦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更害怕艾伦的手段,“艾伦,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我知道我错了,我只是想痛痛快快地死,难道这样也不行吗?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求你了。” 安妮一直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这一幕,很不明白为何这个女人会这样害怕,但是却低着头不敢开口,这里的人都不是正常人,想要不挨打,就要当自己是聋子,是瞎子。 “吼!”兽笼里,一只狮子怒吼一声,吼声震天,它烦躁地在笼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冲着进来的人吼叫两声。 “你看看,我的宝贝都等不及了,许诺,现在不要再来跟我说后悔,你想死,我成全你,这已经是我对你的恩赐。”艾伦摸着许诺的脸,从未有过的温柔。 “艾伦,难道我为你卖命这么多年,都不值得你一点点的怜悯吗?你对我就这样残忍,就连最后的一点体面都不留给我。” 艾伦轻笑,“许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你自己说说,你无视了我的命令多少次,你真的以为有了秦妍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了?你在秦妍的心中是个什么位置,相信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可你还是为了秦妍,三番两次违背我的命令,而我又给了你多少次的机会,这些你仔细想过吗?” “我知道错了,但是艾伦,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的你的事情,更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情。” “但是你伤害了沈清澜。” 许诺心中苦涩,“艾伦,你从来都是为了她,可是我也从来没有真的伤害她,她到现在依旧活的好好的。” “所以你现在还可以站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艾伦冷冷地说道,看向管家,“管家,将东西给她喂下去,自爱浪费时间,我的宝贝就该等急了。” “是,少爷。”管家应道。 两个男人走出来,许诺紧紧地抱住艾伦的腿,两个男人用了也很大的力气才掰开她,明明已经被挑断了手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管家的手里拿着一杯液体,见许诺已经被按住了,就要将液体灌进去。 许诺拼命摇头,另一个男人见状,急忙上前将许诺的嘴给掰开,好方便管家灌药,再挣扎也是徒劳,杯子中的液体一滴不剩地被灌进了许诺嘴里。 几个人放开她,许诺趴在地上,拼命地想将那些东西吐出来,却这么也不成功,她祈求地看着艾伦,“艾伦,我求求你了。” 艾伦移开目光,看向兽笼中已经开始暴走的狮子,“将她送进去。” “不要,我不去。”许诺尖叫。 安妮倏然瞪大了眼睛,他们是想将那个女人喂狮子吗?只是接下去发生的一幕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比喂狮子更恐怖的事情。 许诺的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一个干净,扔进了兽笼中,她迅速地后退,可是哪里敌得过狮子的速度,很快被狮子按倒。 “啊啊啊。”安妮尖叫。 艾伦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吵死了。” 管家会意,让人将安妮的嘴堵上,安妮拼命挣扎,可是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她闭上了眼睛,身子剧烈地颤抖着,这些人根本不是人,她想回家,她想回家。 “让她给我睁着眼睛好好看着,一秒都不许错过,不然下一次进去的就是你们。”艾伦阴森森地说道。 包括管家在内人都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安妮被迫等着眼睛从头看到了尾,看着那个女人凄惨的叫声和悲惨的结局,最后白眼一翻,终于晕了过去。 “少爷,晕了。” “晕了就给我带下去,别让她死了。”艾伦说道,起身离开了,好戏都看完了,还留在这里干嘛,他的神情平静无波,开始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 而反观其他人,除了已经晕死过去的安妮,就连见惯了各种场面的管家脸上都有些发白,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兽笼中,狂躁的狮子已经安静下来,趴在地上,满足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笼子里是满地的血液和残肉,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有人往里面看了一眼,忍不住弯腰呕吐。 幸好此时艾伦已经离开了,管家看了这个人一眼,什么都没说,冷漠着脸,走了出去。 第二天,管家走进艾伦的卧室了,看着正在欣赏画作的艾伦,轻声开口语气恭敬,“少爷,那个女人醒了,但是好像疯了。”安妮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精神不正常了,一个人又哭又笑的,只要有人接近她就开始尖叫。 “真疯还是假疯?”艾伦问道,视线依旧停留在沈清澜的画作上。 “彼得医生去检查过,说是真疯。” “呵呵,真是没用,就关在那里吧,我看她能坚持多久。”艾伦冷声开口,说白了还是不相信安妮是真疯。 “是,少爷。” “对了,昨天的那一幕拍下来了吗?” “已经拍下来了。” “给秦妍寄过去,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的结局,她做母亲的太失职了,让她好好欣赏一下。” 管家的眼神微变,“是,少爷。” ** 京城,养老院。 韩奕驱车来到这里的时候,韩正山正在房间里看书呢,“呵呵,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韩正山听到韩奕的声音,就仿佛是没听到似的,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韩奕走进来,靠在墙上,“我说老头,你的本事不小啊,竟然能瞒天过海发布那么发的一则消息,看这样子我是真的小看你了。”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韩正山,我告诉你,想让我跟那个什么千金结婚你做梦,消息是谁发布的,就谁娶。” 韩正山终于放下了书,看向韩奕,“我这是为你好,双城是我们韩氏集团最大的合作伙伴,双城的千金我也见过,长得漂亮,性格外向活泼,脾气也好,学历也高,高高从国外留学回来,她又是家中的独女,难道还配不上你吗?” 韩奕笑,“既然人家这么好,你娶就好,我保证不会反对你给我找一个比我小的后妈,要是有必要,我还可以为你们举办盛大的婚礼。” 韩正山黑脸,“你胡说八道什么,人家看上的人是你,而且人家都不介意你那些风流史了,你还想如何。” “人家是否看上我,我并不关心,现在是我看不上人家。稍后我就会让人对外宣布这次订婚的消息是假的。” “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是这样做了,双城和韩氏的关系也就完了,利益的严重下滑,那些股东会善罢甘休吗?”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不是一直想赶我下台吗,我现在是不是有理由怀疑,你就是知道我不会同意,所所以才故意这么做,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的好父亲,您也真的是用心良苦,煞费苦心了。” “我是为了你好,双城它不仅是我们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它也是韩氏的第二大股东,人家说了,只要你愿意跟双城的千金结婚,那么他们手里的韩氏集团的股份就是这个姑娘的陪嫁,等到你们生下第一个孩子以后,股份就会自动转移到你的名下,到时候你在韩氏的地位还怕被动摇吗?” 为了这些股份,韩正山和双城的老总商谈了很久,要不是人家的闺女看上了韩奕,死活要嫁给韩奕,他还没那么容易将这件事搞定。 韩奕沉着脸,“就算我不要那些股份,我的地位也无人能够动摇,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那些老匹夫,敢不敢让我离开韩氏集团。”他说得自信满满,韩氏是在他的手中而被推上另一个台阶的,那些股东说白了,关心的只是自己能够得到的利益,对坐在上面的那位的私生活是不关心的。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在乎,要是总裁的私生活能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他们自然是乐意参合一脚的,而双城的千金恰恰就属于这种情况,这也是韩正山敢先斩后奏的原因。要是股东联合起来逼迫,就是韩奕这个总裁也无法拒绝,除非他不想在这个位置干了。 “韩奕,和双城的千金结婚,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对韩氏的发展是大大的利好,那些股东知道了也只会赞同不会反对,而你一旦不同意,他们还可能会联合起来逼迫,到时候场面反而难堪了。” “大不了我不干这个韩氏总裁了,我倒是想看看那些老匹夫会如何逼迫我。”韩奕老神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逼他做任何事情,尤其是眼前这个人。 韩正山看着韩奕冥顽不灵的样子,简直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韩奕,你是想逼死我是吗?”韩正山怒了。 “唔,这话是怎么说的,现在明明是你在逼迫我。” “消息已经发布出去了,你现在反悔,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搁,你让我怎么跟双城交代?”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好父亲,你当初擅自做决定的时候就应该料到了这个局面。你自己留下的烂摊子要自己收拾,我是没有那个闲心帮你收拾的。” 韩奕站直了身体,好心地建议道,“对了,你现在可以上网看看,事情应该已经有了新的进展了。” 闻言,韩正山的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打开电脑,韩奕见状,笑眯眯地说道,“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你慢慢看,我走的时候会跟这里的医护人员说一声,注意一下你的状态,好及时抢救你。” 韩奕说完就离开了,只是刚转身,身后一只杯子就飞了过来,重重地砸在他的背上,随后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韩奕闷哼一声,却没有转身,直接离开了。 他的背后被茶水弄湿了一片,幸好杯子里的是温水,只是湿了衣服而没有造成烫伤。 “逆子啊逆子,韩奕你这个逆子!”走出去老远,还能听到病房里韩正山叫骂的声音。韩奕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 京郊墓园,韩奕站在爷爷奶奶和母亲的墓前,卸下了伪装,他的神情浮现一抹悲伤,“爷爷,妈,我来看你们了。” 随后就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他看着爷爷和母亲的墓碑,心中明明有许多的话想说,这一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爷爷,妈,我要当爸爸了,于晓萱怀孕了,过两天我就会带她去领证,然后将人带来给你们见见,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乐观开朗,很单纯,没有那么多小心机,跟她相处,你可以放下所有的防备,而不用担心是否会有人在背后插你一刀,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舒服。” “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一顿美食就能让她露出温暖的笑容,她笑起来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眼睛弯弯的,看见她,你的心情就莫名开朗起来,我相信你们见到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虽然偶尔她也会小任性,有些小脾气,也会胡思乱想,会哭,会将委屈放在心里而不说。会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小毛病,但是这些都是我爱的,她是个真实的人,不像我,活得虚伪又累人。” “爷爷,这些年,为了不辜负你的期望,为了不让韩氏落败,我活得很累,于晓萱是这些年里唯一带给我温暖的人,我不想放开她的手,也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 “妈妈,你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遇上了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除非能让我心动一辈子,不然不要轻易招惹她,现在我遇到了,以后我也会继续做到,不让她为我掉一滴泪,不会让你的悲剧在她的身上重演。” 韩奕絮絮叨叨地讲了很多,一直到日落西山,他才离开墓园,衣服上的水早已干了,留下浅浅的茶水的痕迹,他坐在驾驶座上,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却很快坐直了身体,眉头皱起,刚才碰到被砸的地方了。 ** 刚刚从医院发现炸弹的风波中平静下来的京城今天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早上京城娱乐周刊刚刚报道了韩氏集团总裁韩奕和双城集团的千金宁珂订婚的消息,结果不到半天,韩氏集团的公关部负责人就站出来说订婚纯属子虚乌有,是谣传,他们家总裁的未婚妻是于晓萱小姐。 这可好,在京城众人的心中砸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众人还在想着于晓萱和韩奕何时结婚,双城的千金宁珂就发了微博,说自己与韩奕订婚的事情是真的,韩奕和于晓萱早就分手了,这段时间于晓萱不出现在公众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明,而自己和韩奕的婚事是两家的长辈商议之后,经过他们本人的同意才定下的。 宁珂不算什么名人,微博上的粉丝数量也不算多,但是她认识的人不算少,在那些人的转发下,效应也与那些微博大V差不多了。 只是她的这条微博出来之后,有人相信也有人不信,毕竟前段时间,韩奕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秀恩爱呢,更重要的是,韩氏集团的公关部负责人都已经站出来说纯碎是谣传了,你宁珂还发这样的微博,这不是打脸是什么,不,连打脸都算不上,毕竟是韩氏先出声,宁珂再发文的。 相信的人则是因为这段时间确实不见于晓萱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出现在荧屏上的作品也是之前就拍好的,近段时间她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要是说她是因为失恋而失意,倒是很合情合理。 后一种更多的是于晓萱的黑粉和一些看不惯于晓萱的艺人以及他们的脑残粉,毕竟于晓萱崛起的速度太快了,难免让人眼红。 两派的人在微博上撕得不亦乐乎,第三方的人则是看热闹的群众,怀着一颗八卦的心,看着眼前的事件,脑补出一部豪门三角恋的狗血剧情。 至于于晓萱本人,则是和沈清澜在房间里聊天呢,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那是一无所知。 “清澜,你说安安怎么就那么可爱呢,就连吃手的样子都萌化了。”于晓萱看着安安小朋友的眼睛泛着绿色的光,她是真想将安安抱回家养啊。 沈清澜笑,“你看了两个小时了还没看够啊。” “不够,两个小时怎么够,清澜,安安让我抱回去养两天呗。”于晓萱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心思,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耸肩,“可以啊,只要你可以给安安喂奶,对了,他不吃奶粉。” 于晓萱的肩膀垮下来,转头看着安安,摸着他软软嫩嫩的小手,“安安啊,你说你怎么这么挑食呢。”语气中满是遗憾。 “安安,你快快长大吧,这样你就可以去干妈家里做客了。” 沈清澜看着于晓萱的样子,听着她那幼稚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转移了话题,“你最近去做孕检了吗?” 于晓萱摇头,“没呢,之前检查了一下,没问题,医生说要等到三个月的时候再去一次。”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孕吐反应有吗?” 于晓萱苦了脸,摸着自己胖了一圈的脸,“能吃算不算?清澜,你是不知道。我的体重就这短短的一个月多月里重了五斤啊,等到孩子生下来,我会不会胖成一个球了。” 沈清澜看到于晓萱的时候就发现她胖了,仔细看,其实她的身上都是还好,跟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脸上就明显了。 “清澜,你说要是像你一样,怎么吃都不胖该多好,昨天琳达姐来看我,在见到我的那瞬间,她的眼神有多诡异,外婆当时都怀疑她想扑上来吃了我。” 说起自己一胖就胖脸的体质,于晓萱默默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 “能吃是福。”沈清澜说道,于晓萱的面相一看就是有福气的那种,就连两位爷爷都说,于晓萱这孩子是个心大乐观,能享福的。 相比较之下,方彤的心思则是重了一些,许是成长环境的关系,方彤做事有些小心翼翼,考虑得比较多,于晓萱则是一个粗神经,做事呢有些冲动。 “清澜,你那是安慰我吗?我要是再这么胖下去,那等我生下孩子,我要减肥多久才能恢复过来啊。” “那你现在就少吃一点。”沈清澜说道。 “可是我忍不住啊,我看到那些东西我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要是不吃一点我就特别难受,抓耳挠腮的,就连睡觉都睡不着。”于晓萱说起这些,心更酸了,她怀疑自己怀了一个饕餮,啥都想吃,以前她虽然爱好美食,但是胃口可真的没有这么大。 沈清澜皱眉,“晓萱,你要适当控制一下自己的食量,保证足够的营养就好,营养过剩,胎儿长得太大,生产时受苦的就是你自己。” “嗯呢,我知道,韩奕昨天还说要给我请个营养师,专门负责我孕期的饮食,我也报了一个瑜伽班,下周就开始上课了。” 沈清澜见她心里有数,也就不再纠结这个,而是问道,“上次你和韩奕没有领证,打算什么时候去领证?”原本是定于5月20号领证的韩奕和于晓萱,因为沈清澜的难产,匆匆赶去了医院,领证的事情就耽误了。 “韩奕说七夕节去领证。”于晓萱的眼睛看着已经睡过去的安安小朋友,随口说道。 沈清澜心里算了算,七夕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时候于晓萱怀孕也差不多三个月了,也可以对外公布了,算得上双喜临门,倒也不错。 “真的不算办婚礼了?” “嗯,不办了,与其办婚礼,我更想旅行结婚,我跟韩奕都商量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去外面玩一个月再回来。”于晓萱说起这些,眼睛亮晶晶的,丝毫不知外面的舆论已经吵翻天了。 沈清澜原本是想拿起手机看看时间了,不小心点错,点到了微博那里,消息跳出回来,她的眼眸一暗,快速地浏览着上面的信息,看了于晓萱一眼,见她一无所知的样子,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了回去。 “韩奕和他父亲的关系最近怎么样了?”沈清澜装作无意识地问道。 于晓萱撇嘴,“就那样呗,韩奕的父亲现在住在养老院里,那个地方我去看过,环境很好,很适合养老,不过韩奕基本不去看他的爸爸,我去了两次,人家不愿意见我,我就不再去了。” 沈清澜了然,“他爸还是不同意你和韩奕的事情?” “不同意,他要是同意就好了,之前他知道我怀孕,还跟我说可以给我一笔钱,我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就离开韩奕,孩子他们家会抚养。”就是因为这样,于晓萱后来也不去看韩正山了。 原本她是想着韩奕和韩正山是父子,是韩奕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了,就算不能让他们同一般的父子关系一样,温馨和谐,起码可以缓和一下,过年过节的大家可以坐下来吃顿饭。 “他们父子之间的事情你不要参与。”沈清澜淡淡地说了一句,已经猜到这次订婚的风波就是韩正山搞出来的。 于晓萱点头,“嗯,我知道,我已经不打算参合了,对了清澜,你出了月子之后就会搬去新家吗?” “不是,等傅衡逸回了部队,我会申请随军。” 听了这话,于晓萱一脸地失望,“啊,这样啊,我原本还想着要是你搬去新家,那我和韩奕也搬过去,这样我们就能做邻居了,我想看我干儿子就方便多了。” 沈清澜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那个房子他们只是在新婚的时候去住了几天,后来就一直住在大院。算起来,也已经空了好几个月了。 “清澜,有你的快递。”赵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裹,“是从Y国寄来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沈清澜美眸轻闪,看了一眼包裹得很好的快递,接了过来,直接拆了,里面是个精美的小盒子,她将盒子打开来,里面是一把精致的长命锁,黄金铸造,金灿灿的,旁边是两个金镯子是,随附着一张小卡片,是奥斯汀寄来的。 沈清澜嘴角轻勾,将长命锁和金镯子拿起来看了看,于晓萱好奇地凑了过来,“唔,好精致的锁和镯子,清澜,你在Y国有朋友吗?” “嗯,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在Y国。”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本想给奥斯汀打电话,但是看了一眼时间,放弃了这个想法,换个时间再打吧。 于晓萱的晚饭是在傅家吃的,韩奕进来的时候大家正在吃饭,说是大家,其实餐桌上就坐了傅老爷子、赵姨和于晓萱,傅衡逸在房间里陪沈清澜吃月子餐呢,于晓萱中午陪着沈清澜吃了一顿,就再也不想吃了。那些食物看着挺好吃的,但是一点味道都没有。 她吃的愁眉苦脸,看着沈清澜吃的淡定无比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清澜,这个东西一点味道都没有,你不觉得难吃吗?” “还好。”沈清澜说道,当初被扔到沙漠里或是一些很艰难的环境里历练的时候,经常会没有食物,他们几个连草皮、老鼠都吃过,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于晓萱一想到自己未来也会过这样的日子,心中一阵绝望,看着沈清澜的眸光就越发崇拜了。 于晓萱不知道好傅老爷子在聊什么,笑得是十分开心,傅老爷子看见韩奕,招呼他过来吃饭。 韩奕也确实饿了,在于晓萱的身边坐下来,于晓萱将一块排骨放在他的碗里,笑眯眯地说道,“赵姨做的排骨很好吃,你尝尝。” 韩奕看了眼她面前堆积了一小堆的骨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你一个人就将这排骨吃了一半了,昨天是谁跟我说要控制自己的食量的。” 于晓萱委屈巴巴,“不是我的错,是赵姨做的排骨太好吃了,让人吃了停不下来。” 傅老爷子哈哈笑,将那碗排骨挪到于晓萱的面前,“能吃是福,我们家清澜丫头就是吃的太少了,身上一点肉都没有,看着让人心疼。” 于晓萱笑眯眯,“谢谢傅爷爷。” 韩奕宠溺地看了于晓萱一眼,看向老爷子,“傅爷爷,你这是给了她一个大吃特吃的理由。”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亲爱的们,昨天你们吃苹果了吗?昨天苦逼地在加班,就连苹果都没吃,唉。 明天就是26号啦,阿离会发红包,有潇湘会员的亲们记得来抢哦,中午十二点,准时开抢!~ PS:你们觉得我这样对待许诺会不会太血腥,太残忍了?(捂脸)

上一篇   400.许诺之死

下一篇   402.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