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许诺之死

“放她离开,经过我同意了吗?”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嘶哑的声音。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金恩熙和伊登的心猛地一沉,转身看向出现在门口的人,瞳孔一缩,金恩熙瞬间摆出了防备的姿势。 艾伦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金恩熙和伊登,满意地点点头,视线在安妮的身上停留了一眼,眼底的满意之色更浓。 “唔,还行,这么多年过去了没将我教的东西忘干净,这很好,继续保持。” 伊登的身体紧绷,将金恩熙保护在自己的身后,金恩熙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大哥,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手是我们之中最弱的,真的干起来,指不定我俩谁保护谁呢。 “艾伦,你来这里想干什么?”伊登冷声开口。 艾伦冷笑,“见到自己的教官不知道问好,竟然还敢直呼其名,我是这么教你们的吗?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伊登定定地看着他,确切地说是看着他身边的人,既然他们可以走到这里,说明他们安排在外面的人已经被解决了,就是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我们已经不是你的学员了,你也不是我们的教官。” 艾伦点点头,“嗯,确实是翅膀硬了,就连说话都这么硬气了,很好,很不错,证明我的心血不算是白费了。” 金恩熙警惕地看着艾伦,“艾伦,说出你的目的。” 艾伦冷眼扫了一眼金恩熙,“今天我不是找你们的。”他看向地上的安妮,“她就是安妮?” 安妮被艾伦阴冷的眼神盯着,本能地低下头,身子往后缩了缩,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太可怕了。 “带走。”艾伦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 他的身后走出来两个人,走过来将安妮从地上拉起来,安妮挣扎,但是哪里敌得过这样两个明显就是练家子的人。 “伊登,伊登救我。”安妮恐惧地惊叫,她不要被这个男人带走,直觉告诉她,被带走还不如留在这里。 金恩熙和伊登冷眼看着,没有阻止,虽然不知道艾伦带走她是想干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两个想阻止,也无力,他们身上可是什么武器都没有,可艾伦带来的人呢,腰间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双拳难敌四脚,更何况是他们赤手空拳对上人家的枪杆子。 “你们两个这是废物,这么久了,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真以为我不敢将你们带回去重新调教?”艾伦见二人并不阻止,还算是满意,但是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心中的怒气顿时又起来了。 金恩熙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心虚,低下头,却很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艾伦的面前露怯啊,立刻抬头挺胸,直直地看着他,“人你已经带走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这时,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身后跟着两名彪形大汉,而许诺则是被他们像是拎死狗一样拎在手里,一点反应也没有。” 金恩熙和伊登眼神微变,艾伦看了二人一眼,冷冷开口,“人我带走了,要是小七问起,你们可以直接说,下次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两个这么废物的样子,你们也不必待在她的身边了。” “不要,伊登救我,我不要跟他们走,伊登,救我。”安妮大喊。 艾伦一个眼神过去,管家上前,抬手劈晕了她。 “艾伦。”金恩熙叫住艾伦,将许诺告诉她的关于金夫人在R国的几个据点和几个关系极好的朋友告知给了艾伦,引来管家冷冷的一眼。 金恩熙是丝毫不惧,她就是红果果地利用了艾伦,但是这又怎样,说起来,艾伦和金夫人的关系也匪浅呢。 “呵呵,小心思都动到我的身上了,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艾伦阴冷地开口。 金恩熙微微垂眸,不与这个变态对视。 “伊登,我们就这样让他将人带走了?”等到艾伦离开了,金恩熙才轻声开口。 “不然你去将人抢回来?”伊登反问。 金恩熙抖了抖,算了吧,为了这样两个人跟艾伦作对,不值得,只是眼底却隐含了一丝担忧,“他将人带走,应该不会给安惹麻烦吧? “不会。”伊登肯定地说道,严格说起来,人被艾伦带走对于沈清澜而言是一件好事,可以给沈清澜免去了很多的麻烦,毕竟他们在沈清澜的身边出现过,尤其是伊登,现在还是傅衡逸的主治医生,要是万一有人将安妮的失踪和他们联系起来,这才是真的麻烦。 想到这里,伊登甚至怀疑,艾伦亲自过来将人带走,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伊登,有时候我挺看不懂艾伦的。”金恩熙幽幽地说道,“明明是那么恐怖的人,当初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去都没能弄死他,换做是我,我肯定是要弄死那些背叛我的人的。” 可事实上是,他们之前虽然多次遭遇过艾伦的人的追杀,但是每一次都惊险脱身了,而明明艾伦是有能力弄死他们的,难道艾伦对沈清澜真的深情到爱屋及乌的地步了? 金恩熙暗自猜测着。 “走吧,去看看那些人怎么样了。”伊登淡淡地说道。 金恩熙点点头,这些人都是伊登向莱恩借的,是莱恩的心腹,要是折损了对莱恩不好交代。 索性艾伦还算是厚道,这些人都只是被打晕了而已,生命并无危险,伊登和金恩熙一一将人弄醒,让人回去了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已经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了。 京城,沈清澜听完了金恩熙的话,沉默了一瞬,淡淡开口,“既然他将人给带走了,那就不用管了。” “安,我从许诺的口中得知了秦妍在R国的据点,我想去看看。”金恩熙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不行。”沈清澜反对,“恩熙,你不能去。”这样太危险了,R国应该算得上是秦妍的老本营了,不然她现在不会去那里,他们对她目前的情况一无所知,谁知道许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万一是秦妍特意设下的陷阱呢,这样贸然前往,简直就是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安,我会注意安全的,不会冲动行事,我就是想侦查一下秦妍的具体情况,这个女人总是在后面兴风作浪,多留她一日都是隐患。”金恩熙沉声说道,她的语气里暗含着一丝担忧,要是秦妍是个普通人,那么他们还不用这样紧张,可秦妍的身后的势力却不是他们可以应付的,就光许诺说的那几个,要是真的关系好,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这也是今天她为什么会跟艾伦说那些话的原因。 要是艾伦可以去对付秦妍的话,那么他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恩熙,这件事我不同意,秦妍想要对付的人是我,只要我待在京城,她迟早会来找我,与其冒险,不如守株待兔。”沈清澜语气严肃。 金恩熙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开口,“好,我知道了,安,我会时刻注意着秦妍的动向,不会擅自行动的。” 闻言,沈清澜微微放心,和金恩熙说了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看着睡得香甜的儿子,一脸的深思。总是被动等待终归不是上策,应该想个办法将秦妍给引出来,明面上的敌人再强大,总比暗地里的敌人好防备。 傅衡逸进来就看见沈清澜拧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模样,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沈清澜没有打算隐瞒傅衡逸,有些事情,提早做准备总比事到临头来得好。 傅衡逸听完了事情的经过,“等我回归军区之后,你申请随军吧,虽然可能到时候你带宝宝会辛苦一些,但是你不在我身边,我总是放心不下。”按照傅衡逸的估计,秦妍既然已经蛰伏了二十多年,肯定不会在乎多等几个月,现在他们这边已经有了防备,再想下手难度就大大提高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想到一块儿去了,这也是刚才她为什么阻止金恩熙主动探查秦妍的原因之一,只要他们这里毫无动静,秦妍想找到下手的机会就不是这么容易的。 而京城军区确实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秦妍的手就是再长,她也伸不进京城军区。 “好,那时候刚好宝宝已经满百天了。”沈清澜点头同意了傅衡逸的建议,这件事夫妻两个都没有跟家里的长辈商量,想来家里的长辈也会同意,毕竟孩子嘛,还是跟父母在一起生活更好些。而且京城军区距离家里也不算远,来回都方便。 “只是到时候我会比较忙,家里还是要靠你,家里人不在身边,你带孩子就要辛苦一些。”说道这个,傅衡逸也感觉很抱歉。 沈清澜倒是不这样觉得,其实为了这个家,傅衡逸的牺牲才是最大的,他原本还可以继续回到尖刀部队去当他的大队长,等领导退了之后,上去的人必然是他,而他却为了她放弃了这样的机会,选择回到这里,尽管有了之前的战功,傅衡逸的起点比一般人高,但是同样的,这里的晋升也比前方慢。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说不上辛苦。”沈清澜温声说道。 傅衡逸拥着她,夫妻之间氛围正好呢,安安小朋友就醒了,眼睛还没睁开,就开始扯着嗓子嚎,傅衡逸看着沈清澜近在迟尺的红唇,深深地叹息一声,起来伺候小家伙。 最初沈清澜还担心傅衡逸会照顾不好安安,但是看了一次傅衡逸给安安换尿布之后,就彻底放心了。 傅衡逸将脏的尿布换下来之后就进了浴室,他习惯随手将尿布给洗了。家里很多尿不湿,可是都没用,因为安安一用尿不湿小屁屁上就会起红点点,试了两次之后他们就放弃了。 麻烦点就麻烦点吧,幸好家里的人手足够,就算是安安一天换五十条尿布都够用了。 傅衡逸洗完尿布出来,安安小朋友已经和妈妈玩上了,他的手里握着沈清澜的一根手指,总是想往嘴里塞,每次马上就要够到嘴了,就被沈清澜轻轻一拉给拉远了,几次三番,安安小朋友想哭,睁着大眼睛看着妈妈,似乎是不明白对自己很好很温柔的妈妈就是不让自己吃手手。 “小馋猫,不能什么都吃,会拉肚子的,知道吗”沈清澜戳戳儿子胖嘟嘟的小脸,温柔地笑道。安安小朋友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指,还在试图将手里握着的东西塞进嘴里。 傅衡逸则是静静的看着她,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沈清澜总是特别的温柔,看不出丝毫以往的清冷模样,这样的她,给傅衡逸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却同样令他心动。 这样想着,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的目光就变了,算起来,自从她怀孕加上自己的腿受伤,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亲热过了,每天佳人在怀却什么都不能干,简直就是痛并快乐着的折磨。 傅衡逸的心中掰着手指,嗯,快了,离三个月还有两个半月,过了之后就可以了,他已经咨询过医生,产后三个月就能同房。 沈清澜一开始就知道傅衡逸在看她,只是这目光越来越炽热,让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傅衡逸的眼底的意思明明白白,毫不掩饰,让沈清澜悄悄红了耳朵,她白了傅衡逸一眼,开口,“傅衡逸,我饿了。” 傅衡逸笑看着她,“好,我给你做。”他说着,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她身上某个部位停留了一会儿,嘴角轻扬,走了出去。 “安安,你爸爸太坏了,是不是?”沈清澜捉住儿子的小手,轻声说道。 安安小朋友大眼睛眨了眨,继续自己的吃手大业。 *********** 韩家,韩正山看着从楼上下来的韩奕,见他直接无视了自己就要出去,终于开口,“韩奕,我有事情跟你说。” 韩奕的脚步一顿,转身看向他,“想说什么?” 韩正山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你先坐下来。” 韩奕想了想,心中对韩正山想要说的话也很好奇,之前他将韩正山送到了养老院,除了按月给钱之外就没有再去看过他,几天前,养老院那边给他打电话,说韩正山生病了,很想念家人,最好是回家休养几天,韩奕本来是不想理会的,但是因为于晓萱的劝说,这才勉强同意了。 “这次是想投资啊,还是想干嘛?”韩奕开门见山。 韩正山无奈叹息,“韩奕,爸爸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开口就是要钱?” 韩奕挑眉,给了他一个“难道不是吗”的眼神。 韩正山眼底闪过一抹难堪,这个儿子从来就不会给他台阶下,“韩奕,爸爸知道我们之间存在很深的误会,因为你妈妈的事情,你对我的怨恨很深。” “你不配跟我提我妈妈,你要是想跟我忏悔,那就不必了,反正人都已经死了,再说这些毫无作用。”韩奕打断韩正山的话,“你有话就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韩正山脸色一青,讪讪,“我......” “你要是想忏悔,也不要当着我的面,以后到了地下,亲自找那个你对不起的人去忏悔吧。”韩奕冷冷地说道,桃花眼中满是冷意。 “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毕竟我不像你,公司上下几千口人,还等着我发工资吃饭呢。”韩奕站起来。 韩正山连忙叫住他,“好,我们不说你妈妈的事情了,我今天找你是有别的事情。”他拿起手边的一个牛皮纸袋递给韩奕,“这是我最近挑选出来的京城各家名媛,都是长得漂亮,家世又好的,你先看看,喜欢哪个爸爸给你去安排。” 韩奕的眼神越发冷了,眼底满是怒气,却很快消失,似笑非笑地看着韩正山,“看来你最近真的很闲,是不是生病也是装的?” 韩正山脸色一僵,“韩奕,我是为你好。我们韩家世代名门,就是你妈妈,那也是出身世家,你的妻子也应该是一个撑得起你的脸面的人选,而不是一个戏子,我知道于晓萱因为你的力捧,现在的人气很高,但是再高,她也就是一个戏子,跟正经出身的名媛淑女那是没有可比性的。” 韩正山无视韩奕越来越冷的眼神,继续说道,“你现在喜欢她,没关系,你完全可以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爸爸一个字都不会说,你想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问题,毕竟豪门世家嘛,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主要现在不公开,等以后你跟你的妻子结婚了,过个几年,再把孩子带回来就行了。” “呵呵。”韩奕终于忍不住笑了,他看着韩正山,眼底黝黑,“我现在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韩家的人,你该不是爷爷从外面抱回来的吧?”他爷爷那么精明睿智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而他又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父亲。 自私自利,狂妄自大,虚伪无耻,明明没什么本事却偏偏表现出一副自己天下第一的模样。 韩正山被韩奕笑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黑,很是好看。 “韩奕,我在跟说正经的。” 韩奕不笑了,脸色却完全沉了下来,“我也跟你说正经的,也是最后一次,于晓萱就是韩家的当家主母,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而我和于晓萱的孩子也不会成为一个私生子。不管于晓萱是戏子也好,还是普通人也罢,这辈子我都认定她了,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这些都不重要。” 韩正山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却不敢再像以往那样强势命令韩奕,将自己的怒气强行压下,缓和了表情,“韩奕,你现在是喜欢这个人你才会这样说,但是以后你会后悔的,你跟沈家那么熟悉,总该认识沈君泽吧,想想看当初沈让是个多么优秀的人啊,结果为了一个陪酒女抛弃自己的父母和未婚妻,换来的又是什么?他的儿子沈君泽就是一个废物。” “看来在这段时间你没少下功夫啊,沈家的事情了解地那么清楚,可真是用心良苦。但是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我不是沈让,于晓萱也不是卢雅琴,我不会为了她抛弃韩家,因为韩家的一切本来就是我的。” “韩奕,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以后真的会后悔的。”韩正山苦口婆心,只是很可惜,韩奕根本不买账。 “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即便以后我和于晓萱的孩子真的是个废物,我也能养他一辈子。”韩奕说道,“这里的环境没有养老院好,那里更适合你养病,我等下派人送你回去。” “韩奕!”韩正山在他身后喊,但是韩奕脚步不停,直接离开了韩家老宅。他驱车去了他和于晓萱的家。 到家的时候于晓萱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呢,也不知道看的什么,笑得前俯后仰的,韩奕往电视上看了一眼,似乎是个动画片。 “韩奕,你回来了。”于晓萱笑眯眯地叫了一声,继续砖头去看动画片,“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韩奕暴怒的心情在看到于晓萱的笑容的那个瞬间烟消云散,他微微一笑,坐在于晓萱的身边,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在看什么这么好笑?” “《猫和老鼠》,真的好好笑,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这个片子很老了吧?”韩奕皱眉,他虽然没看过,但是却听过。 “唔,是很老了,我小时候就看过,但是老的才是经典啊。”于晓萱拿过一包薯片,往嘴里塞了一片,不忘给韩奕也塞了一片,“这个薯片味道不错吧?” 韩奕嚼了嚼,点头,“嗯,味道不错,不过你这样吃,真的不担心自己的体重飙升吗?”之前是谁嚷着说胖了好减肥的。 于晓萱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那我也没办法啊,你儿子要吃,我总不能饿着你儿子吧?”她说的理工所当然,理直气壮。 韩奕笑了,低头在她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嗯,不能饿着儿子。” 于晓萱抬手擦了擦自己刚被亲过的脸,一脸的嫌弃,“哎呀,你刚刚才吃了东西,都没漱口就亲我,脏死了。” “小丫头胆子变大了,竟然敢嫌弃我!”韩奕佯怒,一边说,一边低头,对着于晓萱的脸就是一顿猛亲,于晓萱一边躲,一边笑,“韩奕,哈哈,痒死了,韩奕,哈哈。” 两人在客厅里玩闹,韩奕玩闹归玩闹,却小心地护着于晓萱,防止她摔下去。 “哎哟。”于晓萱忽然叫道。 韩奕立刻停了下来,紧张地看着她,“怎么了,怎么了?” 于晓萱看着韩奕紧张的样子,噗嗤笑了,“我没事,就是刚刚笑得肚子疼了。” “什么,肚子疼?”不说还好,一说韩奕更加紧张了,生怕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意外,“我马上打电话叫医生。” 于晓萱按住他的手,“不要急,韩奕,我没事,刚才我是笑岔气了。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于晓萱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还起来在韩奕的面前转了两圈。 “你看吧,我真的没事,活蹦乱跳的。”于晓萱笑盈盈地看着他。 韩奕见她真的没事,也就放心了,“刚才真的吓死了。” “哈哈,韩奕,你胆子太小了。” 韩奕瞪她,“你还说呢,这怨谁啊。” “嗯嗯,怨我怨我,是我的错。”于晓萱点头如捣蒜,承认错误承认地这叫一个干脆,看的韩奕是又好气又好笑。 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坐下,于晓萱伸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脸,“唔,脸上都是你的口水。” 韩奕笑,低头再次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刚好是她刚才擦的位置,惹来于晓萱的一个白眼,他哈哈大笑,站起来去卫生间给她拧了一条热毛巾。 “这还差不多。”于晓萱说道。 韩奕重新坐下来将于晓萱抱在怀里,和她一起看动画片,听着耳边她的笑声,他的嘴角轻扬,眼底的笑意如冬日的暖阳。 第二天,韩奕一大早就被助理的电话吵醒了,他看了一眼正在沉睡毫无所觉的于晓萱,起床走到了阳台上。 “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韩奕火大。 “韩总,今天的娱乐报你看了吗?”助理问道。 “你一大早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这点破事儿?是不是我给你的工资太高,工作太闲了?”韩奕阴森森的说道,任谁一大早被吵醒心情都不会太好。 助理头皮发麻,心里叫苦不迭,“韩总,今天的京城娱乐周刊头版头条是您和双城国际的千金订婚的消息。” 气氛倏然凝固,即便是隔着电话,助理也能感受到韩奕身上冰冷的气息,别看韩奕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但是发起脾气来的样子也是很恐怖的。 “是谁?”韩奕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助理硬着头皮,“是您的父亲亲自找到报社要求发文的。” 好,很好。韩奕的眼底冰霜一片,“立刻启动公关危机,将这件事给我解决了。” “韩总,需要澄清你和双城的千金的订婚传闻吗?‘ “你说呢?徐助理?”韩奕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徐助理一惊,立刻开口,“我明白了韩总,我现在立刻去解决这件事。” 韩奕挂了电话,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一直到身上的气息平稳了,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于晓萱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看见韩奕从阳台上进来,还挺惊讶,“咦,你怎么到外面去了?” 韩奕笑笑,“看看今天的太阳好不好,今天的天气不错,你想不想出去走走?” 于晓萱摇头,“不想,我想去看看清澜和宝宝,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我干儿子了。” 韩奕稍微想了想就同意了,于晓萱去了沈清澜那里更好,这样也方便他去处理一些事情。 “行,那你先起床,等下我送你去傅家。” “你不去吗?”于晓萱疑惑,“你今天不是不用上班吗?” 韩奕笑笑,“刚才徐助理打电话给我,说是有份很重要的文件需要我立刻处理,为了我们孩子的奶粉钱,我只能先去了。”他说的苦兮兮的,逗得于晓萱噗嗤一笑。 于晓萱挥挥手,“那行,你赶紧去吧,奶粉钱要紧,等下我让司机送我去就喊。” 韩奕看着于晓萱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吃味了,幽幽地看着她,“你就没有想对我说的?” 于晓萱疑惑,“我应该说什么?” “别人家的老婆在老公周末还要上班的情况下,都会跟老公说一声‘老公辛苦了’。”韩奕的语气,嗯,十分之幽怨。 于晓萱无语地看着他,“韩奕,你是韩剧看多了吧?”这么肉麻的话是自己会说的吗? 韩奕定定地看着她,幽幽开口,“在你的新剧《情定墨西哥》中,你对男主就说过这句话,还是深情款款的,到了我这里就成了看多了韩剧,于晓萱,你说,你是不是厌倦我了,看我老了没有那些所谓的小鲜肉有魅力了是吧?” 于晓萱看了一眼窗外,嗯,太阳是从东方升起的,没错。走过去,伸手探了探韩奕的额头,“没发烧了,怎么竟说胡话。” 韩奕的脸有些黑,“于晓萱!” 于晓萱掏掏耳朵,“没聋呢。”见他仿佛真的生气了,踮脚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辛苦了,么么哒!” 说完,就走进了浴室,她还没有刷牙洗脸呢。 韩奕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被亲的地方,怎么就觉得自己刚才是被敷衍了呢? 吃完了早饭,韩奕将于晓萱送到了傅家就离开了,某人的日子真是过得舒坦了,竟然敢背着他做这些事情,以为先斩后奏自己就没有办法了是吗?那真是太不小看他了。 ************* Y国,某城堡。 艾伦缓步走进地牢,哒哒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像是敲击在心脏上的鼓点。 许诺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的方向,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灯被打开,漆黑的地牢里瞬间一片光明,艾伦的身影出现在许诺的视线中。 她眯了眯眼,又睁开,直直地看着艾伦,哑声开口,“终于打算杀了我了吗?”她被带回来已经好多天了,地牢里黑暗的环境让她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就连她自己都记不清到底过去了几天。 地牢里只有她一个人,跟她一起被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刚到这里就分开了,也不知道被带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 艾伦冷冷地看着许诺,眼神中丝毫不存在人类的感情,“看来你很想死。” “是,我想死,我一直等着你杀我。”许诺干脆地承认。 “既然想死,你干嘛不自杀?”这几天的时间里,许诺要是真心想死,她有至少三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事实是,她依旧好好地活着。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许诺开口说道,艾伦将她带回来之后就将她关在了这里,并没有让人折磨她,但是熟悉的环境,安静的空气里似乎都蔓延着她当时被侮辱时的恶心的味道。 “艾伦,你是我见过的最深情也最残忍的男人,你所有的感情都给了一个叫做沈清澜的女人,你辛辛苦苦地在背后默默守护着她,可是人家呢,和其他的男人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生活,丝毫看不见你的付出。你也是我见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明明对人家是一片深情,可是人家却你是洪水猛兽,恨不得杀你而后快。” 许诺一脸的怜悯,以往看着艾伦,时时刻刻都充满了爱意的眸子此刻却平静一片,仔细看去,还能看到隐藏在平静之下的刻骨的恨意。 艾伦没有动怒,只是静静地看着许诺,“看来这几天确实没有闲着,认识很深刻。” “艾伦,你说你多可悲,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更没有爱人,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手下背叛了自己,而你也一定不会知道,曾经你是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孩子的,可是那个孩子却被亲手杀死了。”许诺微笑着说道。 “你大概想不到吧,那一夜,我有了你的孩子,但等我察觉到她的存在的时候,就是它离开我的时候,哈哈,艾伦,这就是报应,这就是报应知道吗?这辈子,你活该孤独一人,永远活在黑暗里,见不到阳光,得不到温暖,都是你的报应。” 艾伦的神情平静,即便是听到许诺曾经怀了自己的孩子神情都没有丝毫的波动,一直到许诺说完了,他才开口,“你应该庆幸那个孩子已经离开了,不然我不介意亲手送它离开,即便是它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的,你,尤其是。” 许诺倏然睁大了眼睛,哈哈大笑起来,她笑得很大声,仿若癫狂,“哈哈,艾伦,其实这才是真的你,以往我看到的都是假象,全都是假的,而我竟然会爱上了你这样一个魔鬼,今天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是我活该。” 她的眼中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变成了一片死寂,“艾伦,杀了我吧。” 艾伦看着她,“好,成全你。” ------题外话------ 咳咳,我总感觉我卡在这里,你们会给我寄刀片(捂脸)。 今天要去公司加班,留言晚上回复,嗯,寄刀片什么就算了,我们都是温柔可爱的小淑女,不暴力哈

上一篇   399.送你一份礼物

下一篇   401.许诺之死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