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护你周全

茜丝莉看见沈清澜,就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安,他总是哭,怎么哄都没用。” 沈清澜连忙接过了安安小朋友,抱在怀里轻轻的哄着,“乖,不哭了,妈妈回来了。” 安安小朋友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哭声渐止,手紧紧地抓着沈清澜胸前的衣服不放。 沈清澜看着儿子哭得通红的脸颊,心中很是心疼,但是面上却带着温柔笑意,伸手点点他的小鼻子,“真是爱哭鬼,才离开这么一会儿会儿就变成小花猫了。” 小家伙还还以为妈妈是跟自己玩,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她,沈清澜的心都要被他被萌化了,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宝贝儿乖,我们回家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医院肯定是不能再住了,也不能半夜三更去月子中心,所以还是先回家吧,至于医院里的东西,改天再来收拾就是了。 “呼,这孩子果然是跟亲妈更亲,我刚抱着他出来,他就醒了,大概是知道我不是他妈,扯着嗓子就开始嚎。”茜丝莉松了一口气,开始跟沈清澜告某个小宝宝的状。 而且这小家伙刚开始光打雷不下雨,嚎得响亮,眼泪是一滴也没有,但是后来,大概是见妈妈迟迟不出现,这的伤心了,这才开始掉眼泪的。 “茜丝莉,辛苦你了。”沈清澜说道。 茜丝莉摆手,“不说这个了,我先送你们回去。”她出去,坐到驾驶座,将后座的位置让给一家三口。 对于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茜丝莉根本就没问,将一家三口送到大院门口就离开了。 门口的警卫看到沈清澜和傅衡逸凌晨回来还吓了一跳,赶紧给二人开了门。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家,放轻了脚步声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安安小朋友早就睡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竟然连奶都没吃。 沈清澜现在还在月子期间,傅衡逸自然不会让她洗澡,拧了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身体,自己随意地冲了一个澡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当安安小朋友的哭声响起来的时候,傅老爷子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小赵,我是不是真的老了,我好像听到了我家安安的哭声。” 赵姨笑,“老爷子,安安和清澜都在医院呢,你听错了。”只是这话刚说话,安安的哭上就再次响了起来,二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向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房间。 傅衡逸先一步起来了,将孩子抱起来,检查了一下,发现不是尿了,也不是拉了,就知道肯定是饿了。 “给我吧。”沈清澜伸出手,傅衡逸将孩子递给她。 安安小朋友得到口粮,立刻就不嚎了,睁着大眼睛使劲吃着奶水。跟出生的时候相比,安安小朋友白了许多,也胖了一些,脸上的婴儿肥越发明显了。 沈清澜侧着身子给孩子喂奶,傅衡逸站在床边,视线直勾勾的,沈清澜察觉到他的视线,白了他一眼。刚开始的时候,傅衡逸看着她喂奶沈清澜还会不好意思,现在她已经很淡定了。 “衡逸,清澜,是你们回来了吗?”门口传来傅老爷子的声音。 沈清澜示意傅衡逸去开门,傅衡逸打开门,走了出去又将门给掩上,“爷爷,是我们回来了。”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今天去医院接你们吗?”老爷子皱眉。 傅衡逸解释,“医院里出了一点事,半夜里回来的。” “出事?出什么事情了?”傅老爷子急了。 傅衡逸简单地将医院里的事情说了一遍,隐去了炸弹是许诺放的,而许诺是冲着沈清澜来的事情。 “幸好幸好,你们没事就好。”老爷子庆幸地说道,眼睛一瞪,“你说说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我好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们,这大半夜的,要是再遇到点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能有什么事情,爷爷,我好歹是个军人。” “哼,是个半残废的。”傅老爷子生气了,这万一出点事情,真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爷爷,清澜在给孩子喂奶,你嗓门这么大,当心惊着孩子。”傅衡逸淡淡地说道。 “我说话哪里响了。”老爷子怒道,但是声音却放轻了不少。 “小赵,清澜回来了,赶紧给清澜准备早餐,要营养的。”傅老爷子现在也懒得理会自家孙子,跟赵姨说道,“不要太油腻了,早上清澜的胃口不太好,尽量清澜一些。” “好,老爷子,我马上就去,您早上想吃点什么?” 傅老爷子摆手,“我不要紧,随便吃点就行,重要的是清澜丫头,她现在正给孩子喂奶,营养必须跟上,这次生产又遭了罪,必须好好养养。” 赵姨连声应是,走进了厨房。 傅老爷子又对另一个阿姨刘嫂说道,“小刘,你去将安安的房间打扫出来,尤其是安安的小床,收拾出来,趁着今天太阳好,拿出去晒晒。” “好的,老爷子。” “还有什么事情呢,让我想想。”傅老爷子敲敲自己的脑袋,“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一点事情都想不起来。” 傅衡逸提醒他,“爷爷,你还要跟清澜的父母和爷爷说一声。” “哦,对对对,我要去告诉沈老头一声,免得他们白跑一趟。”傅老爷子去打电话。 沈家,沈君煜和温兮瑶昨晚是睡在老宅的,就是为了方便今天一早去接沈清澜,正准备出门呢,就听到了电话响,温兮瑶去接电话,沈君煜随手拿起今天的报纸看了一眼,当看到上面的头版头条在报道昨晚医院的惊险一幕时,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扔下报纸就要走,温兮瑶叫住他,“君煜,你去哪里?” 沈君煜神情凝重,“澜澜住的医院出事了。” 温兮瑶一把拉住他,“你等等,刚才傅爷爷打电话过来说,清澜和衡逸昨晚半夜就回来了。” 沈君煜一愣,“回来了?” 温兮瑶点头,“嗯,现在就在傅家。” “什么,清澜和衡逸半夜就回来了?”楚云蓉刚下楼就听见了这话,急忙走过来,得到温兮瑶的肯定答案,二话不说就出门了,想也知道是去傅家了。 “清澜,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楚云蓉刚踏进傅家的大门就说话了,傅衡逸开口,“妈,清澜在给孩子喂奶。” 楚云蓉脚步一顿,拐了一个弯,在傅衡逸的对面坐下,“衡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傅衡逸将今天的报纸递给楚云蓉,这件事他根本没打算隐瞒家里人,迟早都要知道的。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太可怕了,你和清澜没事吧?” 傅衡逸微笑,“没事,我们都没事,孩子也没事,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医院是没法住了,我们就先回来了。” 楚云蓉点头,“是不能住了,清澜既然回来了,就在家里坐月子吧,大不了请月嫂。”她不想沈清澜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傅衡逸也是这样打算的,点头赞同,“这件事听妈的,回头我就请去一个好的月嫂到家里来专门照顾孩子。” “还是我去吧,你一个大男人,自己的伤也没好,正好我的一个朋友认识家政公司的,让她给我介绍一个靠谱的。” 傅衡逸没有反对。 沈清澜给孩子喂完奶,安安小朋友躺在妈妈的身边,玩了一会儿自己小手,就慢慢睡着了,沈清澜看着他,轻声说了一句,“真是一只小猪,吃完了就睡。” 某只小猪没有也依旧水睡得香甜,看着他的样子,沈清澜也困了,昨晚没有休息好,一大早又醒来喂奶,于是等傅衡逸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清澜和安安小朋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模样。 看着床上的母子,傅衡逸的眸光很温柔,这是他的全世界。 楚云蓉站在傅衡逸的身边,亲眼见到沈清澜没事就放心了,也没有叫醒沈清澜,直接离开了,她还有要去给沈清澜找月嫂呢。 沈清澜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起床的时候孩子并不在身边,她一惊,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反应过来这是在家里,身体渐渐放松,开始换衣服。 “清澜,别出来,快回去。”沈清澜刚刚从房间里出来,就听见了楚云蓉的声音,然后就被人拿推了进去,按在床上,“谁让你下床的,不知道自己还在坐月子吗?万一落下了月子病该怎么办?” 耳边是楚云蓉严厉的呵斥声,沈清澜看着楚云蓉关心和糅杂着担心的眼神,微微一笑,伸手拉着她的手,轻轻地叫了一声,“妈。” 楚云蓉其他的话顿时就说不下去了,伸手点点她的脑袋,“你呀,这段时间注意着些,不要不当回事,你这次的身子亏损地这样厉害,要是不趁着月子的时候好好休养,将来老了有你受的。” “妈,我知道了。”沈清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软软的语气,听得楚云蓉心一颤,愣愣地看着沈清澜,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妈去给你将午饭拿进来。”楚云蓉匆匆说了一句,走了出去,她关上门,靠在门板上,眼底有丝经营,沈清澜今天竟然和她撒娇了,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沈清澜做错事,就会像今天这般,拉着她的手,用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一脸的无辜,娇娇软软地喊她“妈妈”。 沈清澜轻笑,眼底却浮现一丝歉意,从前她不懂,做了母亲之后才明白,每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是爱之深,远超自己,而自己的母亲亦然。纵是看透了人世间的黑暗,自己也不该对着自己的母亲保持着那一丝疏离。 “妈,你怎么了?”傅衡逸看着楚云蓉异常的模样,温声开口,楚云蓉笑笑,“没事,妈妈高兴的,我去给清澜拿饭,你也先去吃饭吧。” “妈,你帮我也拿一份,我陪她一起吃。”傅衡逸说道。 月子餐尽管营养不错,但味道实在算不上好,淡而无味,沈清澜吃了几天就腻味了,这几天都是傅衡逸陪着沈清澜一起吃的。 孩子和两位老爷子玩呢,没有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小家伙依旧玩的很开心,两位老爷子就那么坐在沙发上,看着某宝宝吃着小手,不亦乐乎的模样,笑得眼睛都快不见了。 “傅老头,你看看安安这模样,就跟澜澜小时候一模一样。”沈老爷子摸着花白的胡子,笑得慈爱。 傅老爷子下意识地点头,忽然眼睛一瞪,开口,“胡说,安安这模样明明是跟衡逸小时候最像,你看看那小嘴和小鼻子,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我还有照片呢。” “就是跟澜澜一个模样,你有照片,说的我好像没有一样,要不要拿出来对比一下。”沈老爷子听了这话不乐意了。 眼看着两位老爷子就要因为孩子长得像谁而吵起来了,傅衡逸淡淡开口,“我和清澜的孩子,长得自然是像我和清澜的,两位爷爷就不要争了,而且现在他还这么小,你们能看出来他长得像谁?”反正他是没有看出来。 安安小朋友睁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位老爷爷,丝毫不知自己就是被讨论的中心,吐着泡泡,蹬着自己的小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忽然,安安小朋友眉头一皱,嘴巴一撇,还没开始嚎,傅衡逸就将他抱了起来,开始熟练地给他换尿布。 安安小朋友拉了,这次傅爷的眉头都没皱,淡定地将脏尿布换下来,去卫生间拿了一条温毛巾,将他的小屁屁洗干净,又给他换上新的尿布,全程安安小朋友都没有任何的不舒服,享受着老爸的服务。 “衡逸现在是越来越有当爸爸的样子了。”沈老爷子笑着说道。 傅老爷子赞同地点点头,“这男人甭管多大的年纪,都要成家当了父亲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傅衡逸这被讨论的对象倒是一脸的淡定,帮儿子整理好之后,就将儿子放了回去,安安小朋友舒服了,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傅衡逸陪着沈清澜刚刚吃晚饭,傅家的门铃就响了,客人到了。 沈清澜在房间里,并不知道来人是谁,楚云蓉走进来,“是部队里的人,来找衡逸的。” 沈清澜眸光轻闪,“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楚云蓉摇头,“这倒是没有,他们来了就直接进了书房了。” 沈清澜闻言,就不再问了。 “清澜,妈妈给你请了一个月嫂,还有一个营养师,明天就过来了,这两个都是妈妈的朋友介绍的,经验丰富。” “好,谢谢妈。” 母女两个在房间里说着话,沈老爷子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开始他倒是笑得挺开心的,和对方聊的不错,只是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的脸上的笑就被惊怒替代了,等挂了电话,脸色就不是很好看,起身就走进了沈清澜的房间。 “爷爷,怎么了?”沈清澜看着脸色不好的沈老爷子,有点莫名。 沈老爷子看着她,眸色沉沉,对着楚云蓉说了一句,“云蓉,你先出去。” 楚云蓉有些莫名,“爸?” “我有些话要对澜澜说,你先出去。” 楚云蓉看着沈老爷子这个样子,哪里敢出去啊,神情就有些不情愿,沈清澜的眼神微闪,“妈,你先出去吧。” 楚云蓉看看沈老爷子,又看看沈清澜,最终还是出去了。 “爷爷,您是想跟我说昨晚的事情?”沈清澜率先开口问道。 沈老爷子定定地看着孙女清冷的脸,深深叹气,“刚刚刘局给我打电话了,给我说了你昨晚的英勇事迹。”特意咬重的“英勇事迹”的音。 沈清澜的心猛地一跳,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爷爷想问我为什么会拆弹?” 沈老爷子摇头,在进来之前他是想问的,但是在看到沈清澜的时候,这种想法瞬间就没了,“这件事爷爷不会问你,爷爷想说的是,你应该照顾好自己,你昨晚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个产妇,身体还很虚弱?” 沈清澜心中微暖,嘴角轻扬,“爷爷,我是有把握才会这么做的。当时也是情况特殊,要是不抓紧时间,很多人都会失去生命。”更何况本来就是因为她的原因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许不善良,可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而且爷爷,昨晚我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保证没有受凉。” 沈老爷子看着她,终究只是叹口气,没能说出其他的话来,“澜澜,爷爷只求你以后在做这样的事情之前想想安安,想想家里人。” “爷爷,对不起。”沈清澜歉意地说道,曾经的日子过得太随性,很多时候她都不需要想这么多,想做什么就去做了,即便过了这么久,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却能轻易影响到她,却忘记了,现在的自己早已不是从前的孤家寡人。 沈老老爷子温和地说道,“不用跟爷爷说对不起,爷爷只是担心你。”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开口,“爷爷,你要是想知道,我会告诉你的。” 虽然是没头没尾的话,但老爷子却听懂了,笑笑,“不用告诉爷爷。”离去前,沈老爷子的脚步一顿,说了一句,“澜澜,要是有事记得跟爷爷说,即便是天塌下来,爷爷也会帮你顶着。” 闻言,沈清澜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鼻尖酸酸的,看着那个头发花白,却脊背挺直的老人,哑声开口,“好。” 沈老爷子欣慰一笑,离开了。 傅衡逸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沈清澜呆呆地坐在床上,视线似乎是看着窗外,却没有焦距,“清澜。” 沈清澜回神,“回来了。人走了?” “嗯,刚刚在想什么?”傅衡逸将拐杖放在一边,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坐轮椅了,但是站久了腿会不舒服,需要拐杖的帮助。 沈清澜摇头,“没有,在发呆呢,人家找你什么事情?” 傅衡逸将来人的目的跟人家说了,“他们希望我提前去部队报道。” “你答应了?” “没有,我拒绝了,顺便多要了一个月的假期。”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闻言,好奇地看着他,“他们会答应?”都希望他提前去报道了,怎么能同意他继续休假。 傅衡逸笑笑,“我这次的腿伤严重,看着是好的快,实际上内里根本没有那么快,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他说的冠冕堂皇,沈清澜听得一头黑线,无语地看着他,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也是绝了。 他的腿顶多一个半月就能完全恢复,前后加起来也就用了半年的时间,他倒好,直接开口就是再休息一个月,估计上面的领导要被他气死。 上面的领导气不气的傅衡逸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老婆和儿子,他老婆还在月子里,儿子也满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等他假期结束,刚好是儿子百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能错过呢。 *************** 梁家,都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但是安妮的人还没回来,梁光建的不禁也急了,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她的身上从来都不带现金,出门就是刷卡,现在卡都被他停了一个星期了,安妮竟然没回来。 梁光建想了想,给安妮的那些富二代朋友一一打电话,要是这些人借给安妮钱了,安妮能半年都不回来。只是大家都说没有见过安妮,梁光建还以为他们是合伙将安妮给藏起来了,严词说了几句,只是人家说了真的没见过安妮,要是见到了安妮立刻给他打电话。 梁光建挂了电话,还在想着安妮会在哪里,保姆就进来了,“先生,警察又来了。” 梁光建闻言,脸色一沉,气得将手机都给砸了,“三天两头上门要人,我现在比他们还急呢。 “先生,那我让他们先走?”保姆试探着问道。 “不用,我现在就下去。”梁光建说道,逃避是没用的,而且现在他也需要警察的帮助来找到自己的女儿。 “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我女儿,能不能麻烦你们帮我找人。”梁光建一脸的着急。 依旧是上次那两个警察,这次的案件是他们负责的,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人,傅家已经打过两次电话了。 “梁先生,我们现在已经能确定梁小姐企图买通医院的护士将傅太太的孩子抱走,这件事已经触犯了法律,我希望你可以据实相告,不要包庇梁小姐,不然梁小姐的罪名只会加重。”警察严肃地说道。 梁光建眼底满是苦涩,“警察同志,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们,而是我真的不知道安妮去了哪里,我给她所有的朋友都打了电话,他们都说没有见过她,我现在心里也很着急,你们说她是不是出事了?” 两位警察看着梁光建,心中对他的说法保持怀疑的态度,在他们看来,梁馨月就是畏罪潜逃了,而梁光建则是有意替能女儿隐瞒行踪。 “梁先生,主动自首和被警察带回来,那程度可是不同的。”警察意味深长地说道。 梁光建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迟迟找不到女儿,他已经从最初的愤怒中醒过神来,心中确定,安妮会很有可能已经出事了,可是警察却以为他是有意包庇。 “警察同志,我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包庇这样的事情我是肯定不会做的,我女儿是真的失踪了,我希望你们能先替我找到她,等找到了,事情要是真的是她做的,我肯定会让她自首。”梁光建说的诚恳,此刻他的心中也只剩下了女儿的安危,这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孩子。 两位警察相互对视一眼,一时之间也分辨不清梁光建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梁馨月没有在家中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一直监视着梁家。 “好的,梁先生,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要是有了梁小姐的消息,还希望你能及时通知我们。” 送走了警察,梁光建继续联系安妮,电话依旧关机,他再次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助理去查安妮的卡最后的消费记录,过了一会儿,助理的电话就进来了。 “梁总,梁小姐的最后的一次的消费记录在京城的一家酒吧,时间是八天前的凌晨。” 梁光建闻言,心里就是有一个咯噔,那时候他还没断了她的卡,她之后竟然没消费,这在安妮的身上简直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你现在就去那就酒吧找人问问,我担心安妮出事了。”梁光建说道。 “好的,梁总,我现在就去,一有消息我马上联系你。”助理挂了电话,梁光建坐在沙发上想着安妮所有可能会去的地方。 傅衡逸接到警局的电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沈清澜,缓声开口,“好,我知道了,这件事还请你们多多费心。”他说了几句,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沈清澜看向他,傅衡逸解释,“警局的人打电话说还没找到梁馨月的踪迹。” 梁馨月?这是谁?沈清澜有点懵,随后反应过来梁馨月就是安妮,淡了神情,“让他们继续找去吧。”她要的就是让警方以为安妮是畏罪潜逃,想起这个,她看了一眼傅衡逸,“你就不想问我点什么?” “有。”傅衡逸点头,“中午想吃什么,我让赵姨给你做。” 沈清澜无语地看向他,她明明想说的不是这个,这个男人啊!顺着他的意思说道,“只要不是黄豆炖猪脚就行。”她已经喝了三餐的黄豆炖猪脚了,不想再吃了。 “好,早上宋嫂送来了三条鲫鱼,给你做鲫鱼豆腐汤?” “也行。”沈清澜点点头,傅衡逸走了出去,她给金恩熙发了一个信息,随后删除。 金恩熙现在正在郊外的废弃工地呢,最近这里可是热闹地很,有了许诺的加入,金恩熙和茜丝莉天天忙的不亦乐乎。 许诺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形,她的手脚原本就被艾伦打断过,这次又被金恩熙挑断了手脚筋,躺在地上,仿佛一条死鱼一般,就连身上的疼痛毫无所觉。 她的神情木然,对于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各种惩罚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自从被艾伦关入了地牢,被那些男人给......之后,她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惩罚嘛,要让被惩罚的人感到痛苦,这才叫惩罚,许诺都毫无反应,很快就让金恩熙和茜丝莉失去了兴趣。 “许诺,老娘今天不跟你玩儿了,给你看份东西吧还是。”金恩熙说道,然后将一份几天前的报纸扔在许诺的面前,正是医院有惊无险的那件事的报道。 许诺原本不在意的神情终于在看清内容之后变了,她嘶吼起来,“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沈清澜为什么还不去死!” 她的神情狰狞,像是一只正在发疯的怪兽,金恩熙却看得津津有味,早知道一张报纸就能让许诺发疯,她之前就不费那个力气了,毕竟折磨人也是要花费不少的力气的。 她眼珠子一转,蹲下来,笑眯眯地看着许诺,心情极好地开口,“哦,忘记告诉你了,炸弹都是清澜拆的,她不仅平安无事,毫发无伤,而且还立了功,还真是要多多感谢你。” “不要说了,你给我闭嘴。”许诺怒吼着,金恩熙是谁,哪里会这么听话,她越是不让说,她就偏偏说的欢快。 “你是不知道,清澜拆一个炸弹就连一分钟都没到,简直帅呆了,我要是个男的,我也喜欢她,艾伦对她死心塌地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让你闭嘴!”许诺神情狰狞。 金恩熙的心情更加好了,还拿了一张凳子坐下来,毕竟蹲着也挺累人的,“其实我很理解艾伦喜欢清澜而不喜欢你,你看看你自己,有哪点比得上清澜的,论容貌,我家清澜甩你一百条街,论本事,那就更加不必说了,我家清澜名扬世界的时候,你都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所以啊,你也不能光埋怨艾伦喜欢清澜,你要审视自己,面对自己不如人的事实。” 金恩熙可谓是苦口婆心,只是许诺现在的眼神恨不得生吃了她,要不是手脚都动弹不了,恐怕就是爬,许诺都会爬过来狠狠咬金恩熙一口。 伊登走进来时候,金恩熙还在不断地刺激着许诺,她好像发现了一种新的折磨许诺的方式,这个发现让她的兴致十分高昂。 “嗨,伊登,你怎么来了?”金恩熙笑眯眯,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显然是折磨许诺让她的心情极好。 伊登看了一眼已经癫狂的许诺,没有理会金恩熙的话,从身上拿出一支针筒,将里面的液体注射进许诺的身体里。 “伊登,你给她注射了什么?”金恩新好奇。 伊登冷冷地看着许诺,随意的说道,“一些小试验品而已。” 金恩熙摸着下巴,“什么效果的?” “你看着就知道了,我出去一下,等到药效发作了你再来叫我。”伊登说道,金恩熙点点头,视线没有从许诺的身上离开,她对伊登的这种药的作用很好奇。 许诺的眼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恐惧,却很快消失无踪,她闭上眼睛。 没多久,许诺的神情就渐渐放松了下来,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妈妈,我疼。” 金恩熙挑眉,看着许诺的眼中充满了趣味,唔,这种药的反应是降低人身体对疼痛的忍耐度? 许诺的眼角划下了眼泪,“妈妈,我痛,好痛,全身都痛。”她将自己的身体弓成了一团,轻轻地颤抖着,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金恩熙,开口,“妈妈,你来接我了吗?” 金恩熙再次挑眉,“我不是你的妈妈。” 许诺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不要打我好不好了,我保证乖乖听话,什么都听你的,求你不要扔下我,我害怕。” “妈妈,血的味道好难闻,我不喜欢这里,你接我回去好不好?”她哭着,也说着,眼泪和鼻涕流了一脸。 金恩熙似乎有些明白了这药剂的作用,想了想,温声开口,“乖,不怕,妈妈在这里,妈妈会保护你的,告诉妈妈,妈妈的名字是什么,你要是说对了,妈妈就你走。” “......秦......秦妍......”许诺说道。 金恩熙眼底闪过一抹冷光,秦妍是金夫人的身份确定无疑了,她看着许诺,再次问道,“你还记得家在哪里吗?” 许诺皱眉,“好多家。” 金恩熙冷哼一声,这个秦妍看来还是一只狡猾的兔子,“最近的家在哪里,妈妈年纪大了,记不清了,你给妈妈带路好不好?” “好。”许诺乖巧地点头,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金恩熙眼底的亮光越来越盛,“在哪里?” 许诺的眼神迷蒙,“在......” ------题外话------ 沈爷爷很可爱有木有?对了,潇湘26号开始有抢红包活动,网页版和手机版都可以抢,到时候阿离会发红包,你们记得来抢哈

下一篇   399.送你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