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被亲爸嫌弃的傅小少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95.被亲爸嫌弃的傅小少爷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僵住的背影,眼神一变,“傅衡逸,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自觉的颤抖。 傅衡逸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转过身来,走过来,“别紧张,别紧张,孩子很好,很健康。” 沈清澜直直地看着傅衡逸的眼睛,美眸轻闪,红唇轻启,“傅衡逸,你该不是还没有看过孩子吧?” 傅衡逸微微移开目光,脸上尴尬,沈清澜瞬间了然,好笑的同时也更是心疼,估计这几天傅衡逸的心思都在她的身上了,“让护士将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好,但是先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傅衡逸说道,他现在才反应过来,沈清澜醒了,还没让医生检查过。 “这个不急,傅衡逸,我想看看孩子。”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连一眼都没见过,之前没想到,不觉得,现在想到了,心情忽然变得迫不及待起来。 “好好好,我现在就让护士去抱孩子。”傅衡逸说道,起身去找护士,他走的很慢,这几天他一直在过度消耗自己的腿,导致他的腿伤有复发的迹象。 知道沈清澜醒了,原本就在医院的楚云蓉和两位老爷子立刻走了进来,“清澜,你总算是醒了,你快吓死妈妈了。” 楚云蓉刚见到沈清澜,就抱住了她不撒手,声音里带着哽咽,两位老爷子虽然不像她那样夸张,但是视线却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 沈清澜知道这次大家都吓坏了,轻轻拍着楚云蓉的肩膀,“妈,我没事了。” “两位爷爷,让你们担心了。”两位老爷子都九十岁了还要跟着操心,沈清澜的心中是真的挺不过意不去的。 “澜澜,爷爷没事,现在看到你没事了,爷爷就放心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事情都不要想。”沈老爷子笑着开口。 傅老爷子也安慰道,“对,清澜丫头,现在你的身体才是第一位的,你还年轻,最重要的就是健康。” 沈清澜点头,看向进来的傅衡逸,往他的身后看了看,傅衡逸解释道,“护士已经去抱孩子了,马上就回来了。” 果然,没一会儿,护士就抱着孩子进来了,原本一直很是淡定的傅衡逸在看到孩子的那刹那顿时就不淡定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护士怀中的孩子,护士微微一笑,将孩子递给他,“宝宝爸爸来抱抱宝宝吧。” 傅衡逸僵着身子,和怀中的孩子四目相对,感觉怀中抱着的不是一个几斤中的孩子,而是千斤重担。而且孩子的身子软软的,看着那般的脆弱,他都不敢动。 孩子刚出生三天,身上的皮肤皱巴巴的,样子其实很不好看,但是那双眼睛却很黑,很亮,睁着大眼睛看着你的样子瞬间萌化了傅衡逸的心。 “这就是我的女儿吗?真漂亮。”傅衡逸温柔地说道。 “这不是个小子,不是姑娘。”护士说了一句。 傅衡逸眼睛一瞪,皱眉,过了好久吐出一句,“真丑。” 护士:…… 傅老爷子:…… 沈老爷子:…… 楚云蓉:…… 沈清澜:…… 刚出生三天的傅萌宝:…… 病房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最后还是傅老爷子最先反应过来,一巴掌打在傅衡逸的背上,力道不轻,“你才丑,你刚出生的时候还没你儿子好看呢。” 傅衡逸看向沈清澜,眼神幽怨,老婆,说好的女儿呢? 沈清澜好笑,嘴角高高扬起,伸手,“将孩子给我。” 傅衡逸僵着身子,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微微俯身,让沈清澜从自己的怀中将孩子抱过去,她的姿势不是很熟练,但比起傅衡逸可是好多了。 沈清澜看着孩子,眼神温柔似水,“宝宝,我是妈妈,初次见面,以后请多指教。”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了感应,傅小少爷忽然伸出小拳头挥舞了一下,仿佛是在跟妈妈打招呼。沈清澜微微一笑,低头在宝宝的脸上落下一个轻吻。 傅衡逸的眼神微变,看着沈清澜怀中的儿子,吐出一句,“这孩子怎么这么丑,皱巴巴的跟个猴子似的,该不会是被掉包了吧。” 傅老爷子的巴掌再次毫不留情地落在了傅衡逸的背上。 楚云蓉笑着说道,“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过一段时间张开了就好了。”她慈爱地看着孩子,怎么看都看不够。 一直都很乖巧的傅小少爷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沈清澜顿时就慌了神,无助地看向楚云蓉,楚云蓉小心地接过孩子,安慰她,“没事儿,宝宝大概是尿了。” 果然,一检查还真的是尿了,楚云蓉熟练地给孩子换好了尿布,然后才将孩子递给沈清澜,而傅衡逸全程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儿子。 只是刚过了没五分钟,孩子又哭了,“妈,他又怎么了?”傅衡逸很是嫌弃地说道。 “应该是饿了吧。”楚云蓉猜测,“清澜,你还没给给孩子喂过奶,先给孩子喂奶吧。” “哦哦,好。”沈清澜有些愣,却不知该怎么操作。 两位老爷子一听要喂奶,就出去了,傅衡逸倒是想留在这里,被楚云蓉赶了出去。 楚云蓉教沈清澜喂奶,衣服刚撩起来,孩子就本能地张开了嘴巴,楚云蓉连忙伸手挡住,“还没消毒呢。” 拿了酒精和热毛巾,给傅小少爷的口粮消毒,沈清澜的脸都红了,虽然做了妈妈,而眼前的这个人又是自己的母亲,但到底没有这样直接接触过,很是不好意思。 傅小少爷可不知道自己妈妈害羞了,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巴一口含了上去,只是没过多久,婴儿嘹亮的啼哭声就在病房里响起,沈清澜的眉头紧皱,这是疼的。 楚云蓉一拍脑袋,“我怎么忘了,你还没开奶呢。你忍着点,让孩子使劲吸,这第一次啊是会疼一些,之后就好了。” 沈清澜点点头,将奶头塞进宝宝的嘴里,宝宝大概是真的饿了,力气很大,沈清澜疼的脸色都白了,等到孩子自己将奶吸出来大的时候,沈清澜的额头都冒出了细汗,楚云蓉拿着热毛巾给她擦汗。 沈清澜低头看着一脸满足的傅小少爷,嘴角轻勾,楚云蓉则是呆呆地看着沈清澜,大概是想到了她的小时候,目光中透着怀念。 傅小少爷吃饱喝足了,继续呼呼大睡,沈清澜不想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将他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宝宝的手握成拳头,她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宝宝的手,宝宝的皮肤很好,滑滑的,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沈清澜又摸摸他的脸,真是哪儿哪儿都好。 大概是妈妈的骚扰让宝宝睡得不安稳,宝宝的眉头一皱,嘴巴一撇,就要哭,沈清澜吓得赶紧收回手,无措地看着楚云蓉,楚云蓉安慰地笑笑,轻声说道,“没事。” 果然,眼看着要哭的小家伙动动嘴,又睡了过去。 这一次,沈清澜不敢再动他了,就静静地看着他睡,眼神都不带挪动的。这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感觉和现在真实看见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过了一会儿,护士进来将孩子给抱走了,沈清澜的眼睛一直随着孩子,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刚转头,就对上傅衡逸幽怨的眼神。 “怎么了?”沈清澜问道。 “老婆,不是说是女儿吗?”傅衡逸很忧郁,他期盼了十个月,就想着即将得到一个软萌的女儿,谁知道竟然是个带把的。 沈清澜眸光轻闪,“我什么时候说过是女儿了?”她淡淡地反问。 傅衡逸更加幽怨了,“老婆,你故意的是不是?”仔细想来,要不是沈清澜多次误导,他又怎么会坚定地认为是女儿呢。 沈清澜微微沉了脸,佯怒道,“怎么,是儿子你就不要了?” 见她生气了,傅衡逸哪里还顾得上幽怨,立刻说道,“要,老婆生的,我爱都来不及,怎么舍得不要。” 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沈清澜忍不住笑了,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你想要女儿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可以再生一个。” 傅衡逸脸色一变,“那算了,儿子就儿子吧,儿子也挺好的,人家想要儿子还要不到呢。”在生二胎和没有女儿之间,傅衡逸宁愿选择后者,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真的会要了他的老命的。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遗憾,就连女儿都无法改变傅衡逸的主意了,看来想要再生一个孩子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不过这次自己的身子亏损地厉害,就算是想生二胎也要过个几年的,那时候傅衡逸肯定已经忘记了现在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就容易了。 韩奕和于晓萱知道沈清澜已经醒了,立即赶了过来,于晓萱见到沈清澜,立即抱住了她,“清澜,你吓死我了。” 沈清澜心中一暖,轻轻拍着她的肩,轻声安慰道,“我不是没事吗。你看看你,都是要当妈的人了,竟然还哭鼻子,也不怕韩奕笑话。” 于晓萱吸吸鼻子,“他敢,他要是敢笑话我,我就不嫁了。” 韩奕和于晓萱原本想五月二十号登记的,结果这件事不知怎么的,被韩正山给知道了,韩正山很生气,坚决反对,还跑到韩奕的公司大闹,当时于晓萱正在拍摄一组宣传广告,被韩正山当着众人的面,指着鼻子大骂了一通,气得于晓萱差点进了医院。 后来韩正山知道于晓萱怀孕了,直接就说了,孩子留下,母亲不要。 韩奕当时人在韩氏集团,并不在圣煊,知道了这件事以后立即将韩正山送进了养老院,美其名曰是为了让他能更好地享受晚年生活,不寂寞。 也因为这件事,韩奕最近一直上热搜,很多人都说他不孝。老一辈人认为他是被女人迷得昏了头了,于晓萱她就是个红颜祸水,年轻一辈的呢,只是觉得他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爱情敢于向家里抗争,并且成功了,对他的勇气着实佩服,更多的女人则是赞叹没想到浪子回头秒变痴情种,扼腕这个幸运的女人为何不是自己。 但不管时候哪一种,都让于晓萱备受非议,于晓萱最近被黑的有点惨,对着韩奕自然就没好脸色,答应了要领证的也不愿意了。要不是沈清澜难产,说不准两人还在闹别扭呢。 沈清澜近期并没有关注娱乐新闻,而且她也好久不看微博了,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只以为于晓萱是闹小孩子脾气呢,毕竟孕妇嘛,情绪起伏大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沈清澜刚刚从鬼门关回来,于晓萱也不想跟她说这些糟心的事情,于是只字未提,只是跟沈清澜聊着家常。 ** 院长办公室,傅衡逸坐在沙发上沉着脸,陈院长坐在另一边,两人都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那对男女,这两人不是周雄和庞佳又是谁。 只是此刻周雄的脸上满是颓丧之气,一边的庞佳则是低着头在抹泪。 “跟傅先生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陈院长沉声说道。 庞佳没有说话,周雄开口了,“傅先生,首先我们需要跟您和您的太太说一声对不起,您太太的药是被我们换了。” 傅衡逸的眼神瞬间变得嗜血,看着这俩人的样子就像是要吃人,却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继续说。” 周雄被傅衡逸身上的气势吓得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件事我们也是被逼的,有人绑架了我的父母和女儿,说要是我们不这么做,就将他们都给杀了,我的女儿才四岁啊。” “傅先生,我们真的是被逼无奈,求求你原谅我们。”庞佳跪下来祈求。 傅衡逸看着他们,眼神中泛着寒光,“你们的父母和女儿无辜,那我的妻子就不无辜吗?你们难道没想过,她是一个产妇,你们这样做,是会要了她和孩子的命的。这次是她的运气好,才死里逃生,要是运气不好呢,死的就是我的妻子和孩子!” 傅衡逸只要一想到当时那个场景,活活掐死眼前这两人的心思都有了。 “傅先生,我们知道错了,但是我们真的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和我丈夫一直被人监视着,父母和孩子又在人家的手里,要是敢报警,立刻就撕票。”庞佳抹着眼泪,看哭诉着自己的不容易。 傅衡逸不为所动。 夫妻俩人也不知道傅衡逸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一个人,来之前就预料到了。其实想想也是,要是别人这样害自己的妻子,换做是他们,也不能放过凶手。 周雄沉声开口,“傅先生,我承认我们做错了,但是这件事跟我的家人没有关系,我也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们,稍后我就会去警局自首,承认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只求您一件事,放过我的妻子,我的父母已经老了,孩子又小,要是我和妻子两个人都进去了,他们三个怎么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庞佳听到丈夫的话,哭得更悲伤了,但是却没有出口反对,家中的老父母和孩子确实需要人照顾。 “谁指使你们干的?”傅衡逸问道。 周雄摇头,满嘴的苦涩,“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那天我和妻子刚回到家,没有看到父母和孩子,只以为是父母去接孩子没回来,可是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他们却等来了一个电话,说我的父母和孩子都在他们的手里,要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让我们去给他们收尸,然后我们就收到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人正是我的父母和孩子,被关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手脚都被绑着。” 顿了顿,周雄看了一眼妻子,继续开口,“他们的要求就是让您的夫人难产,最好一尸两命,要是做不到,起码也要将您的孩子给抱走,但是我不是她的医生,也不负责这次的生产,我根本找不到机会,我的妻子负责这次生产的药品准备,我们就……。” “其实我妻子一开始是不同意这么做的,都是被我逼的,药物也是我提供的,实际上,我妻子还是偷偷减少了药品的剂量。”如果不是这样,这次沈清澜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们手下留情了?”傅衡逸咬牙。 “傅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我才是主谋,请你放过我的妻子,我会用我的余生去赎罪。” “绑架的人你们见过吗?”傅衡逸冷冷地问道,对于周雄的请求,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周雄摇头,“他们从来都是电话联系我们。” “那你们怎么知道被人监视?” “因为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收到一段视频,都是我们当时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们还说了,我们在他们的监控之下,让我们不要做什么小动作,不然父母和孩子就会出危险。”周雄痛苦地说道,那几天,他和妻子也备受煎熬,一方面担心父母和孩子,一方面受着良心的谴责。 “你的父母和孩子呢?”傅衡逸问道。 “您的妻子生产结束之后他们就被送回来了。”周雄说道,这帮人还算讲信用,不然现在他都要疯了。 傅衡逸眼瞳很黑,看不清情绪,他定定地看着他,“将那些人联系你的号码还有视频交给我。” 周雄连连点头。 傅衡逸回到病房的事情,身上的气压依旧很低,沈清澜刚刚喂完奶,孩子躺在旁边的小床上睡得香甜。 见到傅衡逸,沈清澜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傅衡逸什么都没说,将她抱在怀里,头埋在她的发间,沈清澜察觉到他情绪的不对劲,也不说话了,回抱着他。 一直到傅衡逸的情绪平复了,他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沈清澜听完之后,神情很平静,傅衡逸看着她,“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放了他的妻子吧。”沈清澜开口说道,做了母亲之后,她能理解他们的做法,要是换做是她,为了孩子,也许她也会这么做,但是理解不代表原谅。 “背后的人查出来了吗?”沈清澜问道,她可以理解那对夫妻,也可以放过庞佳,但是背后之人,她就没有这么善良了,她不介意人家冲着她来,可是她的家人是她的底线,孩子尤其是。 傅衡逸眼眸沉了下来,“暂时还没有,这帮人做事谨慎,尾巴扫地很干净。” 沈清澜眼眸中划过一道冷光,“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傅衡逸看向她,沈清澜的嘴里吐出两个字,“秦妍。” “她这个人做事很喜欢不留痕迹,赵佳卿的事情是这样,颜夕的事情也是这样,而这个世界上想要沈清澜去死的人却不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情做得完美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沈清澜给傅衡逸分析着她的猜测。 傅衡逸听完,骨节发出脆响,让人毫不怀疑,要是秦妍此刻在傅衡逸的面前,他或许会活剐了这个女人,沈清澜按住他的手,嘴角轻勾,“既然她给我们送了礼物,怎么着我们也应该送一份礼物给她,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想怎么做?”傅衡逸看着她。 沈清澜靠近傅衡逸的耳边,低声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 “你这个计划我干什么?”傅衡逸问她。 “你自然是照顾我和孩子啊。”沈清澜理所当然地说道,傅衡逸满意了,“唔,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和孩子,绝对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我相信你,但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照看我们的儿子。”沈清澜咬重了“儿子”两个字。 傅衡逸哦了一声,语气平静,但是沈清澜从却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嫌弃,知道他还没从女儿变儿子的失望中调整过来,沈清澜也是好笑。 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告知她自己的计划,金恩熙是一脸的兴奋,“好,安,我马上去跟茜丝莉说。” 沈清澜挂了电话,就看见门口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她的声音微冷,淡淡开口,“想进来就进来吧。” 门外的人见被沈清澜发现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沈清澜看见来人,眼底波光更冷,“你要是想来忏悔的,就不用开口了,我想你也是个母亲,应当能理解当母亲的看见别人伤害自己孩子的那种心情。” 庞佳脸上满是后悔之色,“傅太太,我知道这个世上最无用的就是对不起三个字,但是我依旧要说,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多谢你能放过我,如果不是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我肯定会跟我丈夫一起去赎罪。” “你的道歉我收到了,但是我不会接受,更不会原谅。”沈清澜冷漠地说道。 庞佳滴低着头,“我从来不敢奢求你们的原谅,也不值得你们的原谅,我今天来这里,一方面是想跟你说对不起,另一方面也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这次其实有两波人找到了我,第二波人甚至就连我的丈夫都不知道。” 沈清澜闻言,视线终于落在了她的身上,“说清楚。” 庞佳咽了咽口水,本能地对沈清澜感到害怕,“事情是这样的,在这帮人绑架我的孩子之前,有人找到了我,说是让我将您的孩子掉包,要是我能做到,她就给我五百万。” “但是我立刻就拒绝。”庞佳对上沈清澜冰冷的眼神,急忙解释,“我当时真的第一时间就拒绝了她,并没有拿她的一分一毫。” “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那个人又是谁?” “就在你生产的前三天。”也就是那些人绑架她公公婆婆还有孩子的前一天,所以刚开始她是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对方的要求,对方才会这样做的。 但是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那人是个女人,还挺年轻漂亮的,看打扮也是个有钱人,当时她就给了我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但是我没收。” “要是再见到对方你能认出她吗?” 庞佳点头,“能,我肯定可以认出来,傅太太,我和我的丈夫不得以伤害了你,是我们的自私,将这件事告诉你,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种赎罪吧。而且我知道你和傅先生其实都是好人,那个人没能达成目的,肯定还会再想办法伤害你的孩子,你要注意安全。”庞佳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一脸的真诚,不掺杂任何的欺瞒。 沈清澜将手机的一张图片放在庞佳的眼前,问道,“你看看,给你支票的这个人是她吗?” 庞佳仔细看了看,“对对对,就是她。” 沈清澜顿时笑了,只是这个笑意却让庞佳本能地打了一个冷战。 “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一切,我希望稍后警察来调查的时候,你也能将你知道的说出来。” “傅太太您放心,我一定会跟警察同志讲实话的,以后要是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出庭作证。”庞佳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庞佳很有眼色地离开了,等到病房里没人了,她才给金恩熙打电话,“恩熙,安妮在哪里?” 金恩熙正在跟茜丝莉商量着要怎么多付秦妍呢,被沈清澜的问话问的一愣,“安,什么安妮?” “安妮,追求伊登的那个女人。”沈清澜提醒她。 “她啊,她在我的手里呢,你生产那天我见她在医院里鬼鬼祟祟的,就将她带了回来,现在还被我关在郊外的废弃工厂里。”金恩熙无所谓地说道。 “这件事你做的干净吗?” “必须干净啊,安,我虽然好多年不接任务了,但是也是从基地里出来的人,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干净,那我也真的是白混了。安,是不是这个女人做了什么事情?” “安妮原本想收买医院的护士将孩子抱走……” 金恩熙听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我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不怀好意,看我等下怎么收拾她。” 一开始安妮追求伊登的时候,金恩熙其实是持赞同态度的,毕竟伊登也是时候有个伴了,但是时间一久,加上伊登对安妮的厌恶,金恩熙也就对她无感了,不然也不会配合伊登扮演他的女朋友拒绝安妮了。而上次沈君煜的婚礼上,金恩熙彻底看明白了安妮这个人。 知道安妮在金恩熙的手里,沈清澜顿时有了主意,直接打电话报警。 有个庞佳的配合,还有傅衡逸的坐镇,警察很快确定了安妮这个嫌疑人。 警察到达梁家的时候,梁光建正在家里处理公务呢。 保姆开门,见到警察还愣住了,“请问你们找谁?” 其中一个警察上前说道,“我们找梁馨月,她在家吗?”安妮是梁馨月的英文名。 “小姐并不在家,你们找她有什么事情吗?”保姆眉眼间都是防备,实在是这年头骗子太多了,很多骗子就是冒充警察行骗的。 警察看出了保姆的怀疑,将证件拿出来,递给她,“梁馨月涉嫌一起拐卖婴幼儿案件,我们需要请她回去配合调查。” 保姆的脸色微变,这件事可不是小事,也不是她一个保姆可以决定的,她将警察请进去,“你们现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叫先生。” 梁光建下来的时候已经听保姆说了安妮的事情,他在警察的对面坐下来,“警察先生,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但是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家是这样的的条件,我女儿根本不需要去做什么拐卖儿童的事情。” 梁光建第一反应就是误会,毕竟安妮从小就不缺钱。 “梁先生,我们也希望是个误会,但是医院里已经有护士证明了正是梁馨月企图用五百万收买人,让人将傅家的孩子抱走。” 梁光建脸上原本的漫不经心消失了,神情变得严肃,“警察先生,你刚刚说我女儿要抱走的是谁家的孩子?” “京城傅家傅衡逸首长的公子。” 梁光建眼神微闪,“警察先生,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女儿和沈家的孙媳妇温兮瑶是好友,她没有理由去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也希望是个误会,但是医院的护士指名道姓是梁馨月做的,而且傅太太生产那天,她也却是在妇产科出现过,行为鬼祟。” 梁光建的心沉入谷底,面上却故作镇定,笑着说道,“我还是相信我的女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梁先生,目前也只是怀疑,并不能肯定,这次来,要是希望梁小姐可以配合我们的调查,还请梁小姐先跟我们回去一趟。” “那是那是,这是你们的工作,我们保证配合,但是为女儿已经出去玩儿了,好几天没回家了。警察同志,我这个女儿从小被我惯坏了,性子野,在家里待不住,时常往外面跑,这一去吧,就有可能十天半个月不回家,有时候甚至是几年,这次我也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警察闻言,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开口,“那梁先生可以联系到她吗?” “可以可以,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梁光建的态度很好,拿出手机就给安妮打电话,只是电话那端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警察同志,你们看,关机,这丫头也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电话都关机了。” “梁先生,梁小姐真的不在家吗?” “警察同志,我们都是良好市民,肯定是会配合你们的工作的,要是安妮真的在家,我绝对不会将她藏起来,我现在真的是联系不上她,这样吧,稍后我再给她打电话,要是联系上了,我亲自将她带到警察局去配合你们的工作,怎么样?”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警察能怎么办,两人站起来,“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还希望梁先生能尽快联系上梁小姐,傅家那边已经报警,这件事要是真的跟梁小姐无关,我们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一定一定。”梁光建客气地送走了两位警察,等人一走,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又给安妮打了电话,依旧没打通,就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给我停了安妮的一切经济,所有的卡都给我停了,一分钱也不许给她。” 按照梁光建的估计,这件事要真的是安妮做的,现在她一定是躲在那个角落去了,只要断了她的经济,很快她就会回来。 梁光建很气愤,安妮这个死丫头,最近表现刚好一点,转头就给他惹出这样的大祸,上次君澜集团解除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将账目给平了,重新引入了资金,这件事要是坐实了是安妮做的,那么就是同时惹上沈家和傅家,他有几条命够被折腾的? 早知道安妮有一天会害死整个梁家,当初她生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掐死她。 此刻的梁光建早就忘记了,安妮也曾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是被他呵护着长大的。 另一边,金恩熙结束了和沈清澜的通话,拉着茜丝莉就走,“走,我们先去看看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茜丝莉也听到了刚才的通话内容,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那是满脸的跃跃欲试。 ------题外话------ 咳咳,可怜的傅小少爷,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傅小少爷会深深意识到自己是被亲爸嫌弃的,从而奋起,和亲爸开始抢沈小姐的生活

上一篇   394.是人为

下一篇   396.小心眼的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