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是人为

产房的门被打开,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出来,沈君煜走过去,“我妹妹怎么样了?” “产妇大出血,现在已经陷入昏迷,正在抢救,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需要送进保温箱。” 刚刚提起一点力气的楚云蓉听了这话,身子一软,就往地上滑去,沈君煜顾不上自己的母亲,跟着医生去看孩子,虽然这几个医生都是值得信任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产房里,傅衡逸握着沈清澜的手不放,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心痛的难以呼吸,“清澜。”他叫着沈清澜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 “医生,血止不住。”助产士一脸的焦急。 医生神情凝重,看着仪器上不断下降的数字,沉声道,“准备抢救。” “傅先生,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抢救。”医生说话很不客气,傅衡逸被推到一边,眼睛却紧紧地盯着沈清澜。 耳边是医生和护士的话,但是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 沈清澜,你不可以有事,你要是有事,我也活不成了。 一袋袋的血液往沈清澜的身体里输送,沈清澜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三十二年的人生里,傅衡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哪怕是他自己受了重伤,几近死亡都不曾害怕的傅衡逸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的手垂落在身子的两侧,轻轻地颤抖着。 要是天上有神明,他现在一定虔诚祈祷。 沈谦赶到医院的时候看见的妻子靠在温兮瑶的身上,神情木然,两位老爷子也是一脸的着急,沈君煜和傅衡逸也不在,于晓萱坐在一边默默流泪。 沈谦只能去问韩奕,但是韩奕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知道沈清澜难产大出血,孩子虽然是生下来了,但是人还在抢救中。 “谁是沈清澜的家属?”产房的门再次被推开,护士从里面走出来,喊了一句。 “护士,我是她的父亲,我女儿怎么样了?”沈谦上前说道。 “沈清澜大出血,需要继续输血,血库的O型血紧缺,你们谁是O型血?”护士问道。 “我,我是。”沈谦说道。 “那你快跟我进来。”护士说了一句,楚云蓉反应了过来,“护士,我也是O型血,我的血也可以。”她和沈谦都是O型血。 “你们都进来。”护士说道。沈清澜的血暂时止不住,医院血库里的血都用上了都不够,傅衡逸的血型也不符合。 刚刚走进产房,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楚云蓉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手术台上的沈清澜,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就连胸膛的起伏都微不可见,仿佛死了一般,她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却不敢哭出声,只能捂着嘴站在那里默默流泪。 “你们谁先来?”护士问道。 “我先来吧。”沈谦说道,他在沈清澜旁边的病床上躺下,看着自己的血液慢慢流进女儿的身体里,眼神慈爱,“医生,不用顾虑我,先救我的女儿。” 温兮瑶已经去将沈君煜叫回来了,生怕等下血液量依旧不够,沈君煜得知父母已经进去了,就想要进去,温兮瑶拉住他,“你先等等,等下医生会来叫人的。” 而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天光微亮,产房的门才再次打开,沈清澜被推了出来,傅衡逸紧紧地跟在她的身边。 伊登一脸疲惫地从里面出来,从医生将孩子抱出来之后,他就进去参与抢救了。 最后被推出来的是楚云蓉,这次为了救沈清澜,她被抽了不少的血,已经远远超过了身体能承担的极限,现在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沈谦也是如此,只是他的身体比楚云蓉好很多,没有那么明显而已,沈君煜将沈谦扶到一边坐下。 沈清澜被推进了ICU,傅衡逸站在外面,静静地看着她,他已经站立很久了,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提醒着他,他的腿已经超出了负荷,但是傅衡逸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 最后还是伊登看不过去了,将他拉到了椅子上,“你的腿刚刚有了起色,你要是将它折腾断了,清澜醒来是会自责的。” 傅衡逸神情麻木,眼睛还看着沈清澜的方向,伊登继续说道,“清澜的情况现在已经稳定了,送进ICU也只是担心出现意外状况而已,等到她醒了就可以转道普通病房。只是这次她的身体亏损很大,需要休养很久。” 说道这里,伊登的神情变得凝重,“傅衡逸,清澜这次的大出血不是意外,是人为。” 一句话,瞬间将傅衡逸的思绪拉回来,他直直地看着伊登,眼神仿若万年的雪山一般,冷漠而死寂,“谁干的?” “暂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从清澜的血液里检查出了一种物质,她生产时服用过活血的药物。”伊登说道。 产妇生产过程中本来就会出血,一旦服用了活血的药物,那么很有可能会造成血崩,这是有人想要沈清澜的命啊。 傅衡逸的眼神变得嗜血,神情阴狠,浑身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咣当。”东西掉落在地上唤回了伊登和傅衡逸的思绪,两人寻声看去,就看见温兮瑶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一脸的不可置信,地上滚落了一只保温桶。 “你们刚刚说的是真的?有人想要害清澜?”她艰难地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傅衡逸没有说话,站过头继续看着沈清澜,伊登走过去,将东西捡起来,“这件事你暂时先不要告诉其他人,我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温兮瑶点点头,没有接保温桶,“这是给你和衡逸带的饭,你们先吃点补充一下体力,清澜的爸妈那里我会去说的。” 等温兮瑶走了,傅衡逸才看向伊登,“能查出来是谁干的吗?” 伊登摇头,“暂时不清楚,恩熙他们已经在查了,最迟明天,就会有结果。” “我想进去陪她。”傅衡逸说道。 伊登想了想,答应了他的要求,沈清澜现在的情况,要是有傅衡逸的陪伴,对她的恢复也是有利的。 傅衡逸穿上无菌服,坐在沈清澜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很凉,仿佛没有温度一般,傅衡逸将她的手整个包在手心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 “清澜,你今天吓死我了知道吗?”傅衡逸温声开口,哪里还有刚刚的嗜血,“我当时就想,你要是走了,欧我就跟着你一起走吧。你听了这话可千万别笑我,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没遇见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人,让我爱之比我自己的性命还重……” 傅衡逸絮絮叨叨地讲了很多,傅老爷子原本是过来看看沈清澜的情况的,见到这一幕,默默回去了。 “澜澜怎样了?”沈老爷子见老友回来了,连忙问道。 “衡逸在里面陪着她,我没进去。”傅老爷子说道,其实今天他是想让傅衡逸去看看孩子的,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去看过孩子,除了傅衡逸。 楚云蓉这次也算是伤了元气,在医院里住着,她想爬起来看沈清澜,但是却被沈谦给阻止了,“你先好好休息,等清澜醒了你才好照顾她。” 楚云蓉拉着沈谦的手,“清澜她没事吗?” “没事,过几天就会醒了,但是这次她的身子亏损严重,需要好好养,之后你有的忙了,所以你现在更要照顾好自己。” 楚云蓉一听,顿时连声说道,“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照顾,但是清澜要是醒了,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你现在先躺下好好休息,就算是睡不着,你也闭着眼睛养养神。” “孩子呢?”楚云蓉终于想起了孩子,她清楚地记得,当时孩子出来的时候,浑身都发紫了,在那一声嘹亮的哭声之后瞬间没了动静。 “孩子还在保温箱里,但是没有大的问题,过两天就可以出来了,不要担心,不管是清澜还是孩子,都会没事的。”沈谦安慰者妻子,这次女儿生产,可以说太过惊险刺激,丝毫没有了迎接新生命的喜悦。 “孩子真的没事吗?你可不许骗我。”楚云蓉不放心。 沈谦温和地笑笑,“我还能骗你不成,孩子真的没事,你要是不放心,我扶你过去看看。” “好。”楚云蓉立刻说道。 沈谦无法,只好扶着妻子去看孩子。他指着其中一个保温箱说道,“那个就是清澜的孩子。” 楚云蓉定定地看着保温箱里的孩子,孩子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手放在嘴边,睡得香甜,楚云蓉的心一瞬间就软了,“真可爱。” “现在可以放心回去休息了吗?” “孩子多久可以从保温箱里出来?”楚云蓉问。 “医生说最多三天。” 楚云蓉闻言,这才放心了,跟着沈谦回到病房,躺下来休息,沈谦也坐在一边休息,他的身体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温兮瑶先到楼下消化了一下刚刚的到的消息,等到情绪平复了这才重新上楼去看沈谦和楚云蓉,沈君煜刚刚去送两位老爷子了,他们都是九十岁的人了,跟着折腾了这么多天,小辈们担心老人家的身体受不住。 “爸、妈。”温兮瑶的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丝毫看不出刚才受了惊吓。 ** 安妮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光线很昏暗,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她被人五花大绑,扔在地上,地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来过了。 她想喊人,但是嘴巴上被人贴着胶布,手脚又被人绑着,脑海中不自觉想起了曾经看到过的有钱人家的孩子被人绑架,撕票的场景,心中的恐慌一下子就被放大了。 “呜呜呜呜。”她努力地扭动着身体,但是手脚被捆得很紧,根本无法挣脱。 金恩熙和茜丝莉站在门外,从窗户上看着里面的情景,神情冷漠。 “你认为安的事情是她做的?”茜丝莉开口问道。 金恩熙摇头,“我并不肯定,但是这个人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医院,还鬼鬼祟祟的,总归也不是什么好人,Z国不是有句话,叫做‘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能放过一个’,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这件事不管是不是她做的,去问问就知道了。”她的语气很冷,茜丝莉不用想也知道,只要确定了这件事跟她有关系,安妮的下场将会变得很有趣。 “先走吧,还要去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呢,这个女人逃不了的。”金恩熙沉着脸说道,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事情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出了意外。 相比起上次,这次更让金恩熙恼火,千万不要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不然不死不休。 茜丝莉又看了一眼安妮,和金恩熙离开了这里。这里是郊外的工厂,已经被废弃了很久,平时根本没有人来。 金恩熙回去之后,就将整个医院的所有监控全部调取了,包括一个星期以前的。 安德烈和茜丝莉帮着金恩熙一起看的,三个人,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将所有的视频从头到尾看了一次,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终于让他们发现了异常。 金恩熙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嘴角的笑意很冷,她站起来就走,茜丝莉急忙跟上。 医院里,伊登从化验科出来,沉着脸,眼神如冰,他直接去找了傅衡逸,将化验结果给了他,“安的血液里残留着两种药物,一种是让人浑身无力的,一种是活血的,无论是哪一种,都足够要了她的命。” 傅衡逸死死地瞪着手里的纸张,化验单被他的紧紧地拽在手里,“知道是谁了吗?” “恩熙他们查看了医院的所有监控录像,找到了几个可疑的人。” 傅衡逸立刻站了起来,又俯身,在沈清澜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声音温柔。只是刚走出病房,他的脸就沉了下来,“走吧,带我去看看。” ** Y国,艾伦听了管家的汇报,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刚刚说谁难产?” 管家低着头,不敢看他此刻的神情,“我们留在京城的人刚才传回来消息,沈清澜在生产过程中大出血,差点死了。” “不是让你们好好保护她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艾伦神情狰狞,他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却扯动了身上的伤口,血液顿时浸湿了纱布,一边的彼得见状,急忙按住他,“祖宗,你就别折腾了,这条命都没了,你还嫌不够是吧,那个女人还没死呢,管家都说了是差点了,你激动什么?” 艾伦狠狠地瞪着他,彼得迎着他想要杀人的目光,硬着头皮说道,“你就是瞪我,我也要说,你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要是再折腾下去,就真的死了,别以为我每次都能将你救回来,这次是秦妍没打算要你的命,射偏了一些,要是她心狠一些,你现在已经去见上帝了。” 艾伦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他冷冷地看着管家,“一帮废物,全部给我下去领罚。” “艾伦,你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孕妇生产本来就是有风险的,沈清澜是自己难产,不是有人要杀她,这跟你的手下关系不大,你不能心疼她就就连自己的手下都不要了吧。”彼得开口为艾伦的手下鸣不平,有时候,艾伦的个性真的太阴鹫暴力了,他的那些惩罚手段更是血腥残忍,要是承受能力弱一些的,指不定就废了。 “你要是心疼他们,可以自己去。”艾伦冷冷地说了一句。 彼得冷笑,“呵,当我没说,艾伦,你为了一个女人真是疯魔了,我现在都是觉得沈清澜对于你就是一个祸害,死了才好。” “砰。”一声Q响,彼得捂着自己的腹部,单膝跪地,不可置信地看着艾伦,“你特么真的疯了是不是!” 艾伦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这是第一次,再有一次,它穿透的就将是你的心脏。” 彼得对上艾伦的视线,被其中的杀意一震,愣了神,嘴角轻扬,笑意苦涩,“我知道了。” 他站起来,慢慢走出了艾伦的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微顿,开口,“艾伦,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艾伦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将手中的Q放回到枕头下,“出去。”话是对管家说的。 管家默默地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了,身后跟着另一个医生,“少爷,先让医生给您包扎一下伤口。” 艾伦没有拒绝,等医生包扎好离开了,他才开口说道,“去查查沈清澜的难产是怎么回事。” 管家应了一声是,退了出去。 艾伦靠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阳光,手里把玩着一块玉佩。 当天下午,管家再次走了进来,“少爷,有消息了。” “说。”艾伦冷冷地开口。 “沈清澜的难产是人为的,有人在她的药物里放了活血的药和让人浑身无力的药,想要让她在生产时一尸两命。” “砰”,水杯被砸在地上,碎了一地,艾伦神情很恐怖,“掘地三尺都要给我将秦妍给找出来,带回来之后直接扔进兽笼。” 管家一愣,“少爷,这件事未必是夫……秦妍做的。” “那又如何,我说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 管家不敢再说什么,离开去办事情去了,艾伦怔怔的看着墙上沈清澜的画作,轻声开口,“小七,所有伤害了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 R国,秦妍得到艾伦那边传来的消息,笑笑,“果然不愧是卡尔的儿子,心够狠,许诺呢,她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 “回夫人的话,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她的手算是废了,想要握Q恐怕不行。” “废了就废了吧,反正也是废物一个,现在你去告诉她,沈清澜正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她可以去再添一把火。我想这么好的机会她应该不会放弃吧。” “夫人,依照她现在的情况,恐怕难以脱身。” “呵,一个废物而已,给她最后一个机会让她去报仇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恩赐,我废了那么大的功夫将她带出来,总要发挥一点余热,我这人不喜欢亏本的生意。” “知道了夫人,我会转达的。” “转告她,做事情用点脑子,不要只会用她那残废的四肢。”秦妍冷声说道。 “好的,夫人,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吩咐的吗?” “明天开始,我将离开这里,你让惠子过来代替我,从今天开始她就是金夫人。” “是。” 秦妍摸着自己伤口,冷冷一笑,艾伦想找到她,不是那么容易的,要不是她怎么也找不到卡尔的骨灰,还需要受艾伦的威胁吗? 她不是没有让人去找过,但是翻遍了可能的地方都没找到,她甚至想过,艾伦是不是将卡尔的骨灰给毁了,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那是他威胁自己的唯一的东西,要是没了,可就真的没了桎梏自己的东西。 ** 京城,傅衡逸和伊登离开医院,直接去了金恩熙的家里,金恩熙正等着他们呢,“你们来了。” “谁干的?”傅衡逸开门见山。 金恩熙开口说道,“我看了监控录像,看到了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行为很可疑。”她将画面调取出来,“就是这两个人,我已经查过,他们都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在这家医院里工作了很多年。”这也是她们当初没有察觉到异常的原因之一。 傅衡逸盯着屏幕上的人,将他们的面容记在心中,“将这段视频给我。” 金恩熙点点头,给了他一个U盘,“我还在查背后的人,等有消息了会通知你,如果你能从这两人嘴里得知幕后之后那是最好的。” 傅衡逸嗯了一声,“这次的事情谢谢你们。” “这次我们没有保护好安,你再说谢谢让我很无地自容。”金恩熙说道,要是她能再细心一些,也许就可以避免这次的意外了。 傅衡逸倒是没有将这次的事情怪在金恩熙他们的头上,他们是沈清澜的朋友,这一路走来,帮助沈清澜良多,要真的要责怪,也是他这个当丈夫的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子。 “这件事不是你们的错。”傅衡逸说道,伊登知道他的腿伤不能坚持太久,带着傅衡逸离开了这里。 回到医院,傅衡逸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不知道两人在里面谈了什么,院长送傅衡逸出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傅先生,你说的情况要是属实,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傅衡逸神情淡漠,“希望陈院长能够重视这件事,不然傅家状告的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人和医院了。”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调查清楚。”陈院长弯着腰,态度良好,送走了傅衡逸,陈院长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回到办公室立刻打了电话,将那两个人叫了过来。 因为不能肯定药是他们两个掉换的,所以傅衡逸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将事情交给了医院,陈院长年轻的时候曾经是部队里的军医,跟傅衡逸去世的父亲有几分交情,确切地说,当初他从部队里离开,是傅衡逸的父亲将他安排到这家医院的,他受过傅家的恩惠。 本想着趁着这次沈清澜在这里生产的关系,好好照顾沈清澜,拉进与傅家的距离,没想到人家差点一尸两命。如果傅家真的要追究医院的责任,那么他这个院长也算是做到头了。 而被傅衡逸注意到两人其实是一对夫妻,男的是一名妇产科医生,名叫周雄,平日里工作也是兢兢业业的,护士名叫庞佳,也算是医院里资格比较老的护士了,这次主要是负责沈清澜的药品的检查的,平时表现很不错,才会被安排在这次的生产人员名单中。 可就是这两个看上去的人,竟然可能会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情,这让陈院长觉得很不可置信,所以当傅衡逸跟他说的时候,他是不相信的,但是在傅衡逸拿出了监控录像之后,陈院长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这两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两人算起来还第一次到院长办公室里来,走到门口碰见对方,心里就是一惊,忐忑不安地进了办公室,见只有院长一个人在,心里又松了一口气。 “院长,您找我们?”庞佳先开口。 陈院长让他们在沙发上坐下,定定地看着他们。两人被看得越发不安,周雄顶不住压力,先开口问道,“陈院长,这次您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陈院长淡淡开口,“别急,想先给你们看点东西。”他将自己的电脑的屏幕转过来,屏幕上正是监控录像,画面上显示的是两人躲在医院的角落里打电话的样子,神情慌张。 “你们谁能解释一下这是干什么?”陈院长沉声说道。 庞佳的眼神微变,只是她微微地低着头,陈院长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周雄的眼神也变了,但是和妻子相比,他镇定了很多,“院长,不过是打电话,没什么奇怪的吧。” 陈院长嗯了一声,按了一下鼠标,“那就继续往下看。” 下面的画面换了一个场景,是在医院的花坛边,周雄将一支药递给了庞佳,庞佳连忙将药塞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还四处张望了一下,满脸的紧张。 “庞佳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就给她送点药,我们是夫妻,这很正常吧。”周雄状似随意地开口,只是眼底却一抹心虚,这个借口就是他自己也不信。 “既然是这样,那么庞佳紧张什么?你们是夫妻,又不是偷情的。”陈院长淡淡的反问。 周雄扯了扯嘴角,试图解释,“我们……我们……” “就连自己都圆不过去了吧,沈清澜之所以会难产是因为有人在她的药物中加了活血和使人无力的药物,这件事傅家已经知道,并且言明了一定会追究责任,现在办公室只有我们三个人,你们要是坦白我还能去傅家面前替你们求情,要是你们咬死了跟自己没关系,最后被傅家查查出来,这件事就不是这么容易了结的了。”陈院长声音微沉。 庞佳脸上闪过一抹惊惧,想要开口,却被周雄一把按住了手,捏了捏,“院长,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傅太太难产我们也很难过,但是这件事跟我们并没有关系,我们夫妻之间行为古怪一点也就这样而已,并不能证明什么,您总不能因为这样就说这件事是我们夫妻做的吧。” 陈院长眼神微冷,直直地看着周雄,周雄镇定地回视着他,陈院长收回目光,开口,“既然如此,我就只能按照傅家说的那样,选择报警了,相信有了警察的介入,事情很快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周雄点点头,“确实应该这样,这也是对我和庞佳的负责。” 闻言,陈院长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我现在就通知警方,尽快调查出事情的真相。” 眼看陈院长真的打算打电话给警察,庞佳忽然站起来,伸手打落了陈院长手里的手机,“陈院长,不要报警,事情是我们做的,我们坦白。”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周雄还没反应过来,庞佳就已经把话给说完了,他闭上眼睛,心沉到了谷底。 陈院长面色一变,“到底怎么回事,说!” 庞佳捂着脸,低声哭泣,“院长,这件事我们也是有苦衷的……” ** 傅衡逸回到病房,就看见沈君煜正好从里面出来,“衡逸,事情办完了?” 傅衡逸点点头,“清澜的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好多了,刚刚医生来检查过,说是已经完全稳定了,等下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我进去看看他。”傅衡逸说道。 沈君煜按住他的肩膀,“衡逸,你现在先回去休息一下,澜澜过两天就会醒,你现在的状态被她看见,不是让她担心吗?” “我坚持地住。”傅衡逸说道。离开沈清澜的身边,他也是休息不好,还不如看着她,起码心中安宁。 “你听我的,你现在先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你现在的形象就跟流浪汉似的,澜澜醒了就都认不出你。等下澜澜就会回到普通病房,我让人在里面放一张床,你休息。” 傅衡逸想了想,没反对他的建议,“好,君煜,扶我到车上吧。”他的腿现在很不舒服。 沈君煜连忙上前扶住他,叹口气,“你们现在可真是患难夫妻了,一个两个的,就没个让人放心的时候,我先陪你回去吧,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再出事了。” “谢谢。”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打我脸呢。” 沈清澜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距离生产已经过去了三天,她刚刚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紧,她转头,看见傅衡逸躺在她隔壁的床上,握着她的手,正闭着眼睛睡觉,下巴上有青青的胡渣,眼睛下的青色也很重。 她的眼睛里满是温柔的笑意,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嘴角轻扬,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傅衡逸睡得并不沉,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立刻就醒了,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个含笑看着他的人儿,“清澜。” “嗯,是我,傅衡逸,我醒了。”沈清澜温柔地说道。 傅衡逸从蹭地从床上坐起来,翻身下床,将沈清澜一把抱在了怀里,“清澜。” 他抱得很紧,让沈清澜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沈清澜却什么都没说,用力地回抱着他,她知道这次的事情肯定是将傅衡逸给吓坏了,不止是他,就是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尤其是最后的那一下,孩子出来的瞬间她就血崩了,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迅速往身体往涌,那一刻,她是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产房里。 “傅衡逸,我没事了。”沈清澜轻声安慰着傅衡逸。 傅衡逸哑声开口,“你这次真的把我吓着了。” “嗯,我知道,这次是没有经验,以后就不会了。” “没有下一次。”傅衡逸断然拒绝,“我们要这一个孩子就够了,不需要再要第二个,清澜,再来一次,我真的会崩溃的。”傅衡逸心有余悸地说道。 他极少有情绪这样外泄的时候,现在见到他这样后怕的样子,沈清澜哪里还敢刺激他,点头附和道,“好,我们就只要这一个,以后都不生了。” “等你康复了我就去做手术。”傅衡逸继续说道。 “不行。”沈清澜拒绝,对上傅衡逸深沉的眸色,她的心一软,解释道,“要做也是我去做,不过现在说这有些早,这件事等我身体康复再说,行吗?”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沈清澜摸摸自己的肚子,“傅衡逸,我饿了。” 知道她是在转移话题,但是傅衡逸就是舍不得她饿,站起来,“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走了几步,沈清澜忽然叫住他,“傅衡逸,我们的孩子呢?” 傅衡逸的身子猛地一僵。 ------题外话------ 你们猜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 ** 推荐好友的新文《皇上休夫可好》前佛未寂简介 失恋?哪有是蹦极治不好的,如果没有,那就两次。 当两个时光正好碰撞在一起,唐忆柔穿越到了古代。她为恨待在他身边,却在暗杀中一步步沦陷。 弱水三千,我愿弃了三千,只与你一人在一起。《皇上休夫可好》前佛未寂简介 失恋?哪有是蹦极治不好的,如果没有,那就两次。 当两个时光正好碰撞在一起,唐忆柔穿越到了古代。她为恨待在他身边,却在暗杀中一步步沦陷。 弱水三千,我愿弃了三千,只与你一人在一起。

上一篇   393.难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