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难产

傅衡逸的双手紧握成拳,盯着紧闭的产房的门。 “清澜,清澜进去了吗?”楚云蓉急匆匆地跑来,她就是回家拿个衣服的功夫就接到了傅衡逸的电话,说是沈清澜要生了。 “嗯,已经进去了。”傅衡逸说道,眼睛却没有从门上移开。 楚云蓉到底是生过两个孩子的,而且两个都是顺产,别看她之前很紧张,但是等到沈清澜真的进去了,她反而冷静了下来,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来,“衡逸啊,你别担心,医生之前就说了,清澜的情况很好,没事的。” 傅衡逸回神,“妈,你当初生君煜的时候多久?” “我生君煜的时候比较容易,没几个小时就生下来了,但是生清澜,难产,差点就不行了。”楚云蓉也看出了傅衡逸的紧张,跟他闲聊着,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清澜刚出生就被送进了保温箱里,所以从小,我就偏疼清澜多一些,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爷爷带你来家里玩,你就很喜欢盯着清澜看。”大概是想起了沈清澜小时候的事情,楚云蓉的眼底浮现一丝笑意,“而清澜也特别喜欢跟着你,每次你来,就特别高兴。” 被楚云蓉这么一提,傅衡逸也隐约想起了那段被掩埋在深处的记忆,眼睛了的笑意渐浓。 “她每次看到你,都会流口水,我还和他爸说长大后清澜指定是个小花痴。”楚云蓉想起了这段往事,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女儿。 两人正聊着天呢,两位老爷子就来了,“澜澜呢?”沈老爷子问道。 楚云蓉解释道,“刚刚送进去,肯定没有那么快,爸,傅叔,你们先坐着休息一下。” “不坐了,不坐了。坐下来就心烦意乱的。”傅老爷子摆摆手,侧耳听了一会儿,“清澜丫头不是顺产吗?产房里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哪个孕妇生孩子不是吼得撕心裂肺的,哪里像沈清澜似的,安安静静的。 这么一说,傅衡逸的思绪又回到了沈清澜的身上,眼底流出出一抹担忧,这里就属楚云蓉有经验,“傅叔,现在还没到用力的时候呢,清澜的个性有能忍,不到实在忍不住了她是不会叫出来的。” 产房里,沈清澜安静地躺在产床上,医生和护士还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傅太太,你别害怕,现在宫口还没全开,尽量保存体力,等到宫口全开的时候,你再开始用力,听从我的指挥,我会帮助你。” 沈清澜神情镇定,点点头。 疼痛在慢慢加剧,沈清澜的感官都在下半身,她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她知道傅衡逸等在外面,担心自己一旦叫出声会让傅衡逸害怕。 “傅太太,你要是疼其实可以喊出来。”医生见沈清澜紧要牙关的样子,好心地建议道。 沈清澜点点头,“我可以,医生,宫口开完了吗?” “还没有,才开到八指。”沈清澜的宫口开的比医生预料的慢,但是还在正常的范围内。 刚刚也用仪器检测过胎心,一切正常。 产房外,傅衡逸的手心渐渐有了湿意,坐在轮椅上沉默着,伊登从外面进来,在傅衡逸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傅衡逸的眼神微冷,但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又都是家里的长辈,就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伊登请求的眼神,伊登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医院对面的一家酒店房间里,艾伦正遥望着医院的大门,管家站在他身边,低声汇报着,“少爷,我们在医院附近并没发现可疑的人,也没有看见秦妍的身影。” “茜丝莉几个呢?”艾伦问道。 “他们几个都在医院里,少爷,需要避开他们吗?” “呵呵,这几只小猫的爪子还是很锋利的,先留着吧,也不用特意避开,聪明的小猫们都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遇上了顺便给我送一句话给他们,要是小七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几个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艾伦一脸的冷漠,管家应了一声,出去安排了。 “我还以为你想趁着这次机会将沈清澜带走呢,没想到你保护她和其他男人的孩子,艾伦,我现在对你是越来越刮目相看了。”彼得靠在沙发上,标准地葛优瘫。 艾伦神情阴冷,懒得搭理彼得,彼得早就习惯了,继续看着窗外的阳光,“这里的水土真心没有Y国好,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们就赶紧回去吧,每次来这里你就会变得阴阳怪气的,还是在Y国阴沉沉的你更像你自己。” 彼得不怕死地调侃艾伦,他知道现在艾伦的全部心思都在对面的医院里,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搭理自己。 金恩熙她们也很快发现了艾伦的人,伊登已经跟他们打过照面,听了管家转告的话,伊登的神情微变,他们都是艾伦亲自教出来的人,比起其他人更明白艾伦的手段,跟金恩熙说了一声。 “艾伦真的不是来捣乱的?”金恩熙狐疑,她还记得婚礼上艾伦想破坏的事情呢。 茜丝莉沉着脸,“应该不是。”直觉告诉她,这次艾伦不是来捣乱的,有了艾伦的加入,秦妍想要搞什么小动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在离医院不远的一个角落里,停着一辆普通的私家车,样子毫不起眼,而被众人惦记着的秦妍此刻就坐在车里,一个年轻男人坐在她的身边,一脸的恭敬,“夫人,我们的人无法靠近产房。” 秦妍嘴角轻勾,对这样的状况是一点也不意外,“看准机会再下手,实在不行就制造一点混乱,越乱越好,能让沈清澜一尸两命是最好,要是不行就抱走她的孩子,沈家和傅家唯一的曾孙辈,想必会让他们发疯吧。”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场景,秦妍的心中就忍不住欢喜。想当初沈清澜不见了之后,她是亲眼看见了楚云蓉大满街找孩子,恍若一个疯子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是一件愉快的往事呢。 不过当初为了弄走沈清澜可是费了她不少的功夫,要不是她计划周翔,恐怕沈家早就找到孩子了,那还是在沈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这次他们有了准备,想必难度会增加很多。 秦妍皱眉,她该想个什么办法来让自己的计划成功呢?秦妍正在想着呢,就看见了艾伦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正阴沉地盯着她。 秦妍微愣,下车,微笑,“艾伦,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遇见。” 她的神情自然,丝毫看不出之前被艾伦囚禁的不满,“你应该不是来找我的吧?”她似有若无地看了一眼医院的方向,“你要是想要沈清澜,我可以帮你。” 闻言,艾伦笑了,只是出口的话却很阴冷可怖,“秦妍,你今天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不仅要将卡尔那混蛋的骨灰喂狗,我还要将这只狗炖了喂鲨鱼。” 秦妍的脸沉了下来,“你威胁我?” “唔,确实是威胁,当然你也可以不受威胁。” 秦妍的脸色铁青,忽然笑开,“艾伦,你也就只能拿你父亲的骨灰威胁我,他都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你以为我还会在乎?” “在不在乎试试就知道了。”艾伦不在意地说道,“管家,打电话回去让他们将那个混蛋的骨灰给我现在就喂狗。”他一脸的残忍。 管家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秦妍的眼神终于变了,“等等。” 她看着艾伦,“艾伦,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又死了这么多年,你不能这样对他。” 艾伦掏掏耳朵,“同样的说辞不要重复一次又一次,我听得腻烦。” 秦妍深呼吸了一口气,“好,我跟你说点你关心的,我可以将沈清澜带出来交给你,而我只带走她的孩子。” “秦妍,你找死。”艾伦说道,明显是不赞同她的提议。 秦妍看着眼前指着她的黑洞洞的Q口,眼神不变,“艾伦,你仔细想想我的建议,那是她跟别人生的孩子,不是你的,被我带走了正好除了你们之间的障碍,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而且我相信以你的手段,你要是真的想困住沈清澜,肯定有方法。” 艾伦不为所动,“秦妍,不管你今天的计划是什么,离开这里,否则,你知道后果。” “艾伦,你当真要阻止我?”秦妍冷声问道,而一直在她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闻言,立刻将Q口的对准了艾伦的太阳穴,秦妍却没有阻止。 第一次,她对艾伦起了杀心。 艾伦仿佛没看见那把Q,而是定定的看着秦妍。 “艾伦,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卡尔唯一的儿子我就不敢杀你?” “你尽管动手,我盼望着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记得那个该死的混蛋,他的灵魂不配得到救赎。”艾伦说道。 秦妍眼底闪过一抹怒气,一把抢过男人手中的Q,对着艾伦就扣下了扳机,艾伦闷哼一声,身上绽放出一朵血花。 而与此同时,一颗子弹穿透了秦妍的胸口,避开了心脏的位置,却让秦妍的身子颤了颤。 变故来的太突然,让在场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好,艾伦,你赢了,但是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你的沈清澜,你自己看好了。”秦妍捂着伤口,冷冷地说道,转身上车离开。 艾伦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血浸湿了,却神情麻木,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一直到秦妍走了,他才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一辆车很快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彼得下车,快速地将艾伦带到了车上,而管家则时留在了现场处理痕迹。 幸好这里是众人视线的盲点,附近也没有监控摄像头,不然光天化日下发生了械斗,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 管家麻利的处理好了这里的事情,快速地离开了原地,等原地没人了,金恩熙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她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眼底是若有所思。 茜丝莉听了金恩熙的话,沉默,良久才说道,“其实艾伦对安真的不错,忽略他的无人性的话。” 金恩熙呵呵,“你也说了他是一个毫无人性的人,谁知道他整这一出是想干什么。别忘了,之前安的身份资料就是他给安的父亲的。” 茜丝莉想想也是,抛开这个问题,想起了另一件事,“你说秦妍和艾伦的父亲有什么关系,为何一个死去二十多年的人的骨灰都能威胁到她?” “无非是挚爱呗,就是没想到像秦妍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有挚爱的人。”金恩熙说道,“但是我们依旧不能放松警惕,这两人就是狐狸,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茜丝莉点头,继续盯着电脑。 产房门口。 沈清澜已经进去三个小时了,但是产房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就来楚云蓉也有点急了,傅衡逸想进去看看情况,但是沈清澜不让进去。 产房里,沈清澜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三个小时过去了,她的宫口才刚刚全开,正式的生产才开始,就连医生也抹了一把冷汗,从来没有见过宫口开的这么慢的产妇,到了后面医生连催产针都用上了。 “好,傅太太,宫口已经全开了,你现在开始用力。”医生说道。 这几个小时不间断的阵痛让沈清澜出了一身的汗,已经将她的头发都给打湿了,她的手紧紧地住着床沿,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她甚至能感受到孩子渐渐离开自己的身体。 “非常好,对,就这样。”医生在一边教着沈清澜如何做,一边给沈清澜鼓劲儿,她绝对是她见过的最能忍的孕妇,三个小时的阵痛,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但是沈清澜愣是没有吭声,就默默地忍受着。 “傅太太,你疼的话可以喊出来。”医生见她都要将嘴唇给咬破了,好心地建议道。 沈清澜摇头,从嘴里挤出两个字,“继续。” 医生摇摇头。 沈清澜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裂了,这样的疼痛跟以往的那些疼痛相比,曾经受过的伤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 只是过了没过久,医生的脸色开始变得不对劲,她看了一眼沈清澜,和另一个医生对视了一眼,另一个医生走过来看了看,眼神微变,助产士是个经验丰富的,她是第二个发现了不对劲的。 三个人的神情都变得有些凝重,原以为是很顺利的生产过程竟然意外频出。 “傅太太,加油,使劲,孩子很快就出来了。”医生对沈清澜说道。 “医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骤然凝重的气氛让沈清澜察觉到了不对。 三人对视一眼,医生想了想,还是决定将真相告诉沈清澜,“傅太太,现在孩子出了一点意外的状况。” 沈清澜眼神微变,“孩子怎么了?” “孩子的头横过来了。”医生说道,她也是刚刚才发现的,之前检查了那么多次,孩子的情况都很正常,谁知道真的到了生产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 “傅太太,你不要害怕,这样的情况虽然少见,但不是没有,之前也遇到过产妇生产过程中胎儿头横过来的情况,我会尽量调整,你配合我来。” 沈清澜脸色微沉,“好,但是暂时先不要告诉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丈夫。医生,我希望你能出去跟我的家人说一声,我现在没事,情况良好。”她在里面待了这么久,傅衡逸应该已经急了。 医生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沈清澜坚持的目光中点点头,另一个医生走了出去,她需要出去安抚一下家属的情绪,毕竟产妇进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傅衡逸已经坐不住了,正想进去呢,医生就出来了。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 医生开口解释道,“产妇的宫口开的慢,花了不少的时间,现在的情况还不错,你们做家属的耐心等等。” “医生,我孙媳妇怎么这么安静?”傅老爷子忍不住了。 “傅太太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产妇。”医生只说了这一句,转身就要进去,她担心时间久了会让他们看出异样来。 “医生,我想进去陪产。”傅衡逸提出要求。 “傅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傅太太说了,希望你能在外面等她。”这是刚才出来时,沈清澜特意叮嘱的。 傅衡逸眸色沉沉,看着在眼前关上的产房门,心里中总有种不安的情绪在逐渐蔓延。 “有烟吗?”他看着伊登问道。年轻的时候傅衡逸有烟瘾,近几年才慢慢戒了,现在突然很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伊登摇头,他从来不抽烟,“我带你去下面走走?” “我就在这里等着。”傅衡逸说道。 走廊里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大家都在等待着,忽然,一声尖叫从产房里传来,那是沈清澜的声音,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傅衡逸,煞白煞白的。 之前那么久沈清澜一声都没吭,现在却叫了出来,可见是疼痛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尤其是知道沈清澜过去的傅衡逸和伊登。 傅衡逸蹭的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却踉跄了一下,亏得伊登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只是那一声尖叫之后,产房里就没有了动静,过了一会儿,产房的门打开,一个护士疾步走了出来,神情凝重,楚云蓉连忙跑了过去,“护士,我女儿怎么样了?” “产妇难产大出血。”护士匆匆说了一句,推开楚云蓉就往血库跑。 楚云蓉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医生走出来,“沈清澜的家属。” 傅衡逸冲上前去,“我是她的丈夫。” “傅先生,产妇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意外,造成了大出血,大人和孩子很有可能只能保一个,你是要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傅衡逸的脑袋一空,仿佛根本不明白医生说这话的意思,一下子愣在看原地。 “你们做家属的赶紧做决定,时间就是金钱,你们多浪费一分钟产妇就多一分的危险。”医生催促。 还是傅老爷子最先反应过来,沉声开口,“保大人,必须保住大人。” 医生将一份同意书递给傅衡逸,“在这个上面签个字。” 傅衡逸抖着手,拿起笔在同意书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医生转身进了产房,傅衡逸想进去,却被医生给推了出来。 产房里,沈清澜的脸色已经比纸还白,她大口地大口的呼吸着,耳边是医生的话,说了什么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见去,她死死地抓着医生的手,“医生,救孩子,请你救孩子。” 医生安抚她,“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孩子的。” “唐医生,看见孩子的头了。”助产士惊喜地说道。 闻言,医生精神一震,“傅太太,听见了吗?孩子的头出来了,你加把劲,加油。” 沈清澜本能地按着医生说的话做,疼痛在加剧,意识在抽离。 “医生,产妇后继无力,胎儿被卡在产道里了,现在怎么办?”这是助产士的声音。 “产妇还在大出血,加大血量的输出。”这是医生的声音。 “傅太太,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你坚持住。”这是另一个医生的声音。 沈清澜感觉自己的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离了,她很累,非常的累,但是她还记得自己的孩子还没出来,她想使劲却怎么也提不起劲,意识模糊间,她的手忽然被握紧,傅衡逸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努力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傅衡逸放大的脸,“清澜,我在,别怕。” “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沈清澜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傅衡逸摇头,看着她的眼温柔,“我不会出去的,清澜,我会陪着你,你不要害怕。” “傅衡逸,我好累。”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的心一颤,抬手帮沈清澜擦去额头的汗,动作轻柔,“清澜,坚持一下,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你不是说等孩子出来以后要带着她,我们一家人出去度假的吗?你现在不能睡,绝对不能睡知道吗?” “清澜,这个家有你才完整,我的人生也是有了你才有不一样的意义,你说了会陪我一辈子,不能半路上嫌累就偷跑知道吗?”傅衡逸抓着沈清澜的手,在她的温柔低语。 医生站在沈清澜的另一边,开口说道,“傅太太,孩子的半个身子都已经出来了,你最后加把劲。” 沈清澜闻言,紧紧地抓着傅衡逸的手,咬牙将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彻在众人的耳旁。 “清澜!”傅衡逸一声大喊,声音悲怆。 ** 时间倒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金恩熙看着监控上在产房附近行为鬼祟的人,眼神微冷,跟茜丝莉说了一声,就离开了监控室。 金恩熙来到妇产科的走廊前,重重地拍了一下安妮的肩膀,“嗨,安妮小姐,好久不见,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你。” 安妮啊了一声,是被金恩熙吓的,也是因为疼的,她轻轻拍着胸口,对上金恩熙似笑非笑地眼神,脸上闪过一不自然。 “是你啊。” 金恩熙耸肩,“嗯,是我。”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安妮问道。 金恩熙似笑非笑,“清澜今天生产,我在这里并不奇怪,倒是你,你出现在这里想干什么?”说道后面,语气微冷。 安妮神情一僵,装作惊讶的模样,“今天是沈小姐生产的日子吗?我……我不知道,我今天过来是找伊登的。” “呵呵。”金恩熙冷笑一声,“你对伊登的行踪可真是了解?” “我……”安妮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慌乱,眼神不自觉地闪了闪,“我……我一个朋友在医院里看见了他,就给我打了电话。” “你刚到?” 安妮点点头,“我刚才在找伊登,但是没找到,正想离开就碰到你了。” 唔,理由听着倒是蛮合情合理的,要不是她在监控室里注意她好久了,她也许就相信她了,当然,要是忽略她紧紧抓着包包带子的手的话。 金恩熙笑笑,伸手搭在安妮的肩上,“想见伊登还不简单,我知道他在哪里,我带你去见他。” 安妮想挣开金恩熙的手,但是金恩熙放在她肩上的手就像是钳子,“不用了,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先离开了,改天我再去找他好了。” “先别急着走嘛,你来都来了,不见见多可惜,而且他人现在就在这里,你走过去就能看见。”金恩熙拉住她要去见伊登。 “不用了,我现在不想见他了,你放开我,我想回家。”安妮慌张地说道。 金恩熙眼眸一沉,紧紧地盯着安妮的眼睛,“你好像很紧张?” 安妮垂眸,不敢与金恩熙有直接的眼神交汇,“没有,我没有紧张。” “你不紧张你手抖什么?” 安妮放下手,“我说了我没紧张,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金恩熙扣着她的肩膀,“安妮小姐,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都没请你喝一杯咖啡,走吧,我请你去医院对面的咖啡厅喝杯咖啡。” “我不去!”安妮激动起来,她的声音有些大,吸引了周围的人的目光,她底下头,“我真的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金恩熙看着她步履匆匆、神色慌张的样子,哪里会放她走,疾步追上去,“那我送你吧,我有车!”说着不由分说地拉着安妮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安妮想挣扎,但是力气又没有金恩熙大,她也不敢大喊大叫,只能被动跟着金恩熙走。 金恩熙将她带到自己的车上,塞进后座里,将车门锁死,“说吧,你到医院里到底想做什么?” 安妮低着头,“我没干什么。我就是来找伊登的。” “呵呵,不肯说实话是吧?”金恩熙眼底的冷意渐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妮说道,“伊登就算是不喜欢我,我找他总不犯法吧。倒是你,你现在强行将我拉到车上来是什么意思?” 安妮温柔一笑,只是这笑出现在她的娃娃脸上,却多了一丝可爱的味道,但现在,对于安妮来说,这就是来自魔鬼的微笑,“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我说了请你喝咖啡,只是现在我很忙,暂时没空请你喝咖啡,所以就要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了。” “你什么意思,你放我下去,不然我喊人了。”安妮冷脸。 金恩熙叹气,“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伊登为啥不喜欢你了,安妮小姐,不是我说你,你的思想太奇怪了,怎能曲解人家的意思呢,我对你是没有恶意,就是单纯的想请你喝咖啡而已。就像你来医院,就是单纯地来看伊登一样。” 安妮心中很慌乱,金恩熙的话总是给她一种对方已经知道了她做的所有事情的感觉,她紧紧地抓着背包的带子,“我现在不想喝咖啡,你要是想喝,我们改天再约吧。” “那真的是抱歉了安妮小姐,我今天就想请你喝咖啡,等不到改天了,现在就走吧。” “你这是绑架,是犯法的。”安妮大声说道。 金恩熙抖了抖,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哎哟,我好怕怕哦。”眼神一厉,“呵,我从小可不是被吓大的,既然你认为是绑架那就是吧,只要你老实告诉我,你来医院干什么,我就考虑放了你。” 安妮哪里敢说,咬死了就是来找伊登的,她越是遮遮掩掩的,证明她越心虚,金恩熙自然更加不能放了她,谁知道她想做什么。 “那就没办法了,既然你对伊登这样情深,我就免为其让伊登来见你好了,不要太感激我。”金恩熙说道,“对了,为了防止你将其他人叫过来,先委屈你一下了哈。” 安妮还没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后颈一痛,眼前一黑,人就失去了意识。 金恩熙对着手掌吹了一口气,哼哼,“打得我手都疼了,脖子是石头做的哦。不过这样的力度够她晕好久了吧?”她自言自语,想想不太放心,离开车子,往医院里面去,很快又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针筒,里面是透明额液体,她抬起安妮的手臂,将她扶好,让她靠在后座上,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好了,这个分量够你睡一天了。”金恩熙满意地点点头,从包里拿出她的手机,按了关机键,将手机扔回去的时候,金恩熙在安妮的包里看见了一张支票,拿出来看了一眼,一百万,唔,还蛮大手笔的。支票的右下角安妮的签名,看来是给人的,就是不知道是想给谁的。 金恩熙将支票放回去,拍拍手,将车门锁好就离开了。 ** 沈君煜今天正和韩奕在办公室里谈事情,因为新成立的公司将会记在于晓萱名下,所以于晓萱也来了。 “不知道清澜生了没有。”于晓萱趴在沙发上,幽幽说了一句,昨天她去看过沈清澜,沈清澜的肚子还没动静。 沈君煜闻言,才想起今天的手机特别安静,家里都没人给他打电话,顿时觉得有些奇怪,之前几天每天宋嫂或是赵姨都会告诉他沈清澜的情况的。 他给家里打了电话,却无人接听,拧着眉头,打了楚云蓉的手机,过了好久才有人接听,开口的却是宋嫂,“君煜,清澜难产了。” 沈君煜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我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就跑。 “君煜,你干什么去?”韩奕问道。 “澜澜难产了。”沈君煜匆匆说了一句,韩奕和于晓萱的脸色也变了,急忙跟了上去。 沈君煜半路上给温兮瑶打了电话,温兮瑶当时就在医院附近,她是来看沈清澜的。 沈清澜被送进产房之后,傅衡逸就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家里人匆忙赶来,根本就忘了通知其他人,就连沈谦都没有接到消息,最后还是沈君煜打电话给他询问沈清澜的情况才知道自己的女儿进了产房。 温兮瑶比沈君煜早到了一步,沈君煜到的时候,刚好听见了傅衡逸的那一声叫喊。 产房外的人的脸色都变了,楚云蓉坐在地上起不来了,“清澜,我的清澜怎么了,清澜!”她挣扎想站起来,去怎么也站不起来。 温兮瑶走过去将她扶起来,“妈。” 楚云蓉整个人靠在她的身上,她已经没有力气了,“清澜,清澜……”她的嘴里呢喃着沈清澜的名字,温兮瑶轻声安慰她,“妈,别担心,清澜会没事的。” 她也是刚到这里,只知道沈清澜难产,具体的情况是一无所知,但是看着大家凝重的脸色,也知道这次的情况大概是严重了,看着产房的门眼神担忧。 于晓萱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紧紧地抓着韩奕的手,“韩奕,清澜她……”刚刚傅衡逸的喊声里的惊慌和悲怆清晰地传递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题外话------ 好了,你们期待已久的包子终于降临人间啦,开心不?关于包子的名字,你们觉得小名安安如何?大名傅云轩呢?(好吧,我是个起名废,你们尽管吐槽吧) 傅澜墨、傅皓然、傅云逸、傅宸轩、傅毅然、傅临渊、傅清珏、傅凌枞、傅岚辰、傅承钰 以上都是亲们起的名字,我觉得都不错(比我起的好,笑哭),你们最喜欢哪个?

上一篇   392.澜澜要生了

下一篇   394.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