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试着喜欢我

“谢谢。”道格斯说道,只是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脑子里想的是今天见到颜夕的场景。 而另一边,颜夕在道格斯走后就兴致缺缺,蒋哲晗不是没有察觉,在跟颜夕说话再一次走神之后,蒋哲晗终于无奈开口,“颜夕,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先送你回家?” 颜夕回神,听到这话,点点头,“谢谢。” 蒋哲晗笑着说道,“其实是我不好,要是早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我就不应该拉着你出来的,还让你吃冷饮,下次吧,等下次你身体好一点了,我再带你吃。” 颜夕不好意思地开口,“其实今天该说抱歉的人是我,等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蒋哲晗将颜夕送回家,颜夕要下车的时候,他叫住她,“颜夕,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颜夕疑惑地看着他,“今天碰到的那个人男人是你的什么人啊?” 颜夕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是我的朋友。” “你拒绝我是因为他吗?” 颜夕想了想,摇头,“不是,而是我不喜欢你,蒋哲晗,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心中有喜欢的人,不会喜欢你的。” 蒋哲晗眼眸一暗,“是他吗?你喜欢的人是他吧?” “对不起。”颜夕留下一句,下车。 颜夕回到家里,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她的视线忽然落在茶几上的画集上,那是沈清澜的画集,她的眼底划过一道光,拿起手机就给沈清澜去了电话。 沈清澜正打算睡觉呢,就接到了颜夕的电话,这是自从颜夕回去之后,第一次给她打电话。 “颜夕。” 颜夕听到沈清澜的声音,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就像是一个孩子,没见到父母的时候,即便是跌倒了也会自己爬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尘就好了,可是在见到家长的一刹那,就变得娇气了。 沈清澜一怔,听着颜夕委屈的哭声,连忙问道,“颜夕,怎么了?” 颜夕抽抽噎噎的,“姐姐,我想你了。” 沈清澜顿时就笑了,笑意温柔,“等我生完孩子我就去看你。” 颜夕猛地摇头,随后反应过来沈清澜看不见,说道,“不用,姐姐,我就是突然之间矫情了,没什么事情,你就当我发神经就好。” “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沈清澜柔声问道,一旁的傅爷见着她这温柔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幽怨,他老婆怎么从来不对他这么温柔呢? 颜夕支支吾吾,还是没把自己被道格斯拒绝的事情说出来,但沈清澜却从她的只言片语中猜出了大概,说道,“颜夕,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你要是喜欢人家,可以大胆地追求。” 而后想起安妮对伊登的死缠烂打,加了一句,“当然,主动追求不是意味着死缠烂打。” 颜夕声音闷闷的,“姐姐,人家并不喜欢我。” “只要他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你就可以主动一点,有什么关系呢?”沈清澜说道,对于爱情,谁都有主动追求的权利,“当然,如果喜欢这个人让你感到不快乐,甚至是痛苦,你就应该放弃,爱情是美好的,是令人愉悦的……” 颜夕听着沈清澜的耐心开解,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姐姐,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这么晚还来打扰你。” 现在不过才晚上十点,就是平时,沈清澜也没有那么早睡,“你既然叫我一声姐姐,就说明我们很有缘分,你一个人在国外,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谢谢姐姐,我现在心情好多了,时间不早了,姐姐你早点休息。”颜夕轻声说道。 沈清澜挂了电话,满脸的沉思,傅衡逸将她拉下来,躺好,开口说道,“颜夕不是小孩子,你不能为她操心一辈子,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 沈清澜侧目,“你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 “你难道不是想着去雪梨市看她?”傅衡逸反问。 沈清澜笑,她刚刚想的还真的是这个,伸手在傅衡逸的胸膛点了点,“你还真的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傅衡逸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我这是了解你。” “其实我就是想想而已,现在肚子里装了那么大的一个球,哪里都不去不了。”沈清澜说道。 “这就对了。”傅衡逸说道。 第二天,颜夕起床后才发现外面下雨了,今天是周末,她不用上课,想起沈清澜的话,她看了一眼手机,终于鼓起了勇气给道格斯打了一个电话,只是接电话的人却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好像还是昨天的那个女人,心中一慌,立刻挂断了电话。 女人拿着手机,转身去看手里拿着东西的道格斯,耸肩,“道格斯,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件错事,你的那个小姑娘似乎又误会了我们。” 她现在在道格斯的诊所,原本是一早的飞机,但是航班临时取消了,就改成了下午的。 见道格斯一脸平静的样子,女人挑眉,“你刚才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刚刚道格斯让她接电话的。 道格斯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东西给你了,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女人呵呵笑,“道格斯,你可这是过河拆桥的典范,刚刚用完我就扔了?不过,你不是也喜欢那个姑娘嘛,人家都主动给你打电话了,意思都这么明白了你还拒绝干嘛?” 闻言,道格斯淡淡地扫了一眼女人,“不是说想吃饭,我请你吃午饭,走吧。” “道格斯,你这每次一不想说话就转移话题的毛病啥时候能改改?”女人一边说,一边跟在道格斯的身后。 道格斯请人吃完饭,又将人送到机场,离开之前,女人拉住道格斯,语重心长地说道,“道格斯,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拒绝那个女孩子,但是我想告诉你,感情这个东西经不起等待,你让人家等久了,人家累了就离开了,一辈子这么长,你总不能要求人家在明知得不到的情况下,还喜欢你一个人,该把握机会的时候还是要把握的。” 道格斯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未知的情绪,在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只是眼底的情绪很深,深得让人看不清楚。 车子刚开到家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颜夕,抱着肩膀,站在屋檐下瑟瑟发抖,身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了,道格斯眼神微变,立刻下车,奔到颜夕的面前,“谁让你这样子站在这里的?不知道自己身体弱不能受凉?” 这是他第一次沉着脸对颜夕吼,颜夕被他吼得一愣,眼泪积蓄在眼眶里,随时都能掉下来。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脑子顿时就清醒过来,缓和了神情,“我不是想要骂你,而是担心你的身体。” 颜夕低着头,“对不起。” 道格斯看着她这委屈的模样,心一抽,将门打开,先让颜夕进门,然后去房间里拿了一件衣服披在颜夕的身上,手里还拿着一条干毛巾,“下这么大的雨,你出来做什么?” 颜夕任由道格斯给她擦着头发,将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一些,她还是觉得很冷,“我只是想来见你,道格斯,你已经好久不理我了。”她哪里想到道格斯根本不在家,而她又没带雨伞。 道格斯闻言,擦头发的动作一顿,很快又继续,“我最近有些忙,而且不是你自己说的,想自己去学校。” “我后悔了。”颜夕说道,她抬头,直直地看着道格斯,“那天我说的是气话,是因为你让我去喜欢别的男生我才说的,不是我的本意。” “道格斯,我喜欢你,我想做你的女朋友。”颜夕神情认真。 “颜夕……”道格斯刚开口就被颜夕打断了。 “别说我对你的是好感和依赖,也别说我还小,我今年已经二十了,不小了,我分得清是喜欢还是依赖,道格斯,你可以不接受我,但是不要将我推给别人,我会伤心。” 颜夕说着,眼泪落下来,砸在道格斯的手背上,道格斯微愣,无声地叹口气,“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先哭上了。” 见颜夕身上的衣服依旧是湿的,担心她生病,将她拉起来,“你现在先进去洗个热水澡,我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你先穿我的将就一下,等下我送你回去。” 颜夕被推进浴室,过了很久才出来,身上穿着道格斯的一套运动服,她身材娇小,穿着他的衣服就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 只是还没等道格斯送她回家,他的担心就已经实现了,颜夕从浴室里出来就脸色潮红,一开始道格斯还以为是被热气熏的,后来才发现颜夕的样子有些不对,伸手一探,果然她的额头温度很高。 没办法,道格斯只能先让颜夕在这里住下,出去买了一盒退烧药,喂颜夕吃了药,见颜夕睡着了,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忽然抬手摸上了她的脸颊。因为发烧,她脸上的热度还没消退。 “道格斯,我喜欢你。”颜夕的嘴里溢出一句话,声音很轻,却一字不漏地钻进了道格斯的耳中。 道格斯一愣,嘴角轻扬,眼底是颜夕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傻姑娘,我也喜欢你,但是要是有一天,你想起了过往,你还能接受我留在你的身边吗?” 颜夕的过去道格斯都知道,他不介意,但是颜夕呢,她也能不介意自己知道她的过去吗? 这一点道格斯并不敢肯定。朋友问他既然喜欢为何要拒绝,他如何告诉别人,因为他害怕,要是现在得到了之后又要失去,那么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颜夕抓着被子的一角,眉头紧皱,嘴里轻声叫着道格斯的名字,道格斯握着她的手,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在,别怕。” 颜夕睡得并不安稳,道格斯像上次一样,照顾了她一夜,一直到她的烧退了,才到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一会儿。 颜夕从床上起来,看着陌生的环境,对于昨晚的事情隐约还有点印象,她看了看身上衣服,嘴角轻扬,起身下了床。 道格斯很细心,给她准备了一双拖鞋,虽然有点大,但到底让颜夕不至于赤脚。 颜夕走出房间的时候,道格斯还在沙发上沉睡,她站在房间门口看了一会儿,放轻了脚步,走到沙发旁,蹲下,端详着道格斯的睡颜。 她看着看着,伸手轻轻碰了碰他长长的睫毛,眼睛弯了弯,她的视线落在他的嘴唇上,鬼使神差的,低头,慢慢靠近。 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道格斯忽然睁开了眼睛,颜夕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醒了。”颜夕低声说道,脸上一片爆红,就连耳朵和脖子都烧起来了。 道格斯假装没有看到她的窘迫,伸手将她扶起来,“怎么坐在地上,高烧刚退,要是再着凉了怎么办。” 颜夕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慌乱地说道,“我起床后没有看到人,见你在睡觉,不敢打扰你。” 道格斯微微一笑,“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洗漱,早上吃面包牛奶可以吗?” 颜夕胡乱点头,逃进了浴室,她看着浴室里通红的脸蛋,捂着脸,神情懊恼,“完了完了,道格斯肯定是看到了,他该不会认为我是女流氓吧。呜呜呜,该怎么办啊?” 颜夕在浴室里悔的肠子都青了,道格斯则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眼底幽深,走进厨房给颜夕准备早餐。 颜夕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一直到道格斯敲了两次门,才慢腾腾地从里面出来,道格斯将面包和牛奶递给她,还有一个荷包蛋。 “吃完饭后我送你回家,你家里应该有感冒药,吃了以后好好休息,睡一觉,周一差不多就会好了。”道格斯说道,神色如常。 颜夕拿眼角余光打量他,见他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想什么呢,吃饭都不专心。”道格斯开口,将至今递给颜夕,颜夕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将牛奶洒在了桌面上。 将桌子擦干净,颜夕才专心吃饭。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道格斯说道。 颜夕看着他挺直的背影,忽然冲上去抱住了道格斯的腰,道格斯的身体猛地一僵,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颜夕说,“道格斯,我认真仔细地想了想,我还是很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要是没有喜欢的人的话,能不能试着也喜欢我” “颜夕……。” “你要是想要拒绝我,那就不要开口了,道格斯,我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我会伤心哭泣,可是我不想总是让你看到我流泪的样子。” 道格斯轻轻一叹,想要转身,但是颜夕抱得很紧,“颜夕,我今年二十七岁了,比你大了很多。” “我不介意啊。”颜夕脱口而出。 道格斯将颜夕的手掰开,看着她,“现在我还年轻,你觉得我很好,但是等我老了,你依旧年轻,到时候你会后悔的。” “道格斯,我是比你小,但是我不傻,我们相差的是七岁,不是二十七岁。你不要用年龄来说事,除非你告诉我,你心中有喜欢的人,永远不喜欢我。” 颜夕盯着道格斯的眼睛,道格斯能从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清晰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有他一人,即将出口的谎言在舌尖打了一个转,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颜夕的眼睛一亮,“你没有拒绝,证明你对我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对不对?”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颜夕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你能不能尝试着去喜欢我?” 那你能不能尝试着去喜欢我?卑微的语气,带着一丝祈求,让道格斯的心瞬间就疼了,他忍不住伸手将颜夕抱进怀里,开口,“颜夕,自己说过的话是要负责的,你懂吗?” 颜夕还真的没理解,道格斯继续说道,“你要是跟我在一起,那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除非我们彼此不再相爱。” 颜夕一愣,嘴角缓缓拉开,咧到了耳朵根,重重点头,“好。”刚刚他说的彼此,是不是说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呀。颜夕的心中暗暗想到。 道格斯温柔笑开,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现在可以回家了吧?” “那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了吗?”她一脸的期待。 道格斯点点头,“是。” 颜夕瞬间眉眼弯弯,这样的笑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颜夕的身上出现了,道格斯也跟着笑了。 颜夕伸手,握住道格斯的手,与他十指相扣,道格斯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微微用力,将之扣得更紧。 ** 京城。 距离沈清澜的预产期还有十天,楚云蓉已经开始准备生产需要的各种东西了,每天就见到她忙忙碌碌的,不是在准备这个就是在准备这个,总之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云蓉,你坐下来歇歇,别转了,你转的我头都晕了。”沈老爷子对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的楚云蓉说道。 楚云蓉停下,有些无措地说道,“爸,你就让我忙吧,一闲下来我就紧张。”以前她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有这么紧张。 “澜澜离生产还有一个多星期呢,现在紧张个什么劲,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给澜澜准备点吃的,昨天我听她说想吃宋嫂的酒酿圆子。”沈老爷子找了一个借口将楚云蓉打发到了厨房。 楚云蓉一听,顿时就开心了,“行,我现在就去,我要跟宋嫂好好学学。” 将人打发走了,沈老爷子清静了,打开电视机看电视。 “爷爷,您在看什么呢?”沈君煜和温兮瑶回来,手里还拿着一大袋东西自从结婚后,沈君煜和温兮瑶就搬出去住了。 原本温兮瑶是想住在老宅的,但是沈老爷子没同意,老爷子的原话是,“我还没老到不能动弹,家里不用你们照顾,年轻人就去过年轻人该过的日子,平时有空回来看看我们,吃顿饭就行了。” 虽然不住在老宅,但沈君煜和温兮瑶倒是隔三差五的就回来,主要还是温兮瑶担心沈君煜和沈清澜都搬出去了,家里的老人会觉得冷清,一下子适应不了。 “兮瑶和君煜回来了,手里拿着什么呢,这么大的一包?”沈老爷子问道。 温兮瑶在老爷子的身边坐下,“给清澜买的一些生活用品,都是医院里用得上的。爷爷,清澜生产的医院安排好了吗?” 沈老爷子笑眯眯,“安排好了,衡逸亲自安排的,他不放心,还自己去看过,就连月子中心都是自己找的。” 沈君煜听了这话,倒是对傅衡逸刮目相看,自己这个兄弟对自己的妹妹那是真的没的说,只要是沈清澜的事情,就没有任何疏漏的,那叫一个亲力亲为,要不是因为腿受伤还未恢复,估计就是沈清澜上个厕所他都要跟着。 沈老爷子看着温兮瑶,“兮瑶,你和君煜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吗?”这个计划指什么不言而喻,怕她误会,老爷子又加了一句,“爷爷不是催你们生孩子啊,爷爷就是想知道你们的计划,也好有个准备。” 温兮瑶尴尬地看了一眼沈君煜,沈君煜笑着开口,“爷爷,我和兮瑶结婚还不到一个月,你现在就着急抱曾孙子了?” 沈老爷子瞪他,“爷爷不是急着抱曾孙子,你可别胡说八道,不然叫兮瑶误会了。”老爷子是个十分开明的人,对于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没有硬性规定。 “我和兮瑶商量过,我们刚结婚,现在要孩子太早了,等明年我们过够了二人世界就打算要孩子了。” 闻言,沈老爷子点头,“嗯,明年不错,兮瑶的年纪也合适,澜澜就是太早了,按照我的意思,迟两年倒是没什么。”当初傅衡逸说的就是过两年,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而已。 而且,沈老爷子也知道温兮瑶有自己的事业,怀孕生孩子对她的事业肯定有影响,他又不是那些封建家长,不允许孙媳妇出去抛头露面,温兮瑶想要在事业上有所发展,他也是支持的。 对于老爷子的开明,温兮瑶是真的感激,还记得结婚前,就经常听朋友说起某某某,刚结婚就被催生,生一个还不满意,还要接着生,简直就是将她当做了生育机器;又或者是认为女人事业心太重不好,让辞职在家里当一个家庭主妇;还有的是婆媳关系紧张,经闹矛盾。 这些问题温兮瑶统统没有遇见过。从她的脸上就能看出她对现在的生活的满意。 “爷爷,我和兮瑶先去看看澜澜,等下回来。”沈君煜说道。 沈老爷子摆摆手,“去吧,对了,顺便将前天老吴送来的那罐茶叶带去给你傅爷爷,他爱喝。” 沈君煜点头,去将茶叶找出来,跟温兮瑶一起去了傅家。 他们去的时候沈清澜正陪着傅衡逸做康复训练呢,说是陪,其实就是沈清澜站在那里看伊登和傅衡逸训练。 看了一会儿,温兮瑶开口,“衡逸的腿恢复的比预期快啊。” “嗯,他现在已经能自己走一会儿了。”沈清澜笑着开口,昨天傅衡逸还陪她在花园里走了走,没有靠人扶。 这确实就是一个好消息,温兮瑶也替沈清澜感到高兴。 “哥,嫂子,我们出去说吧,他的康复训练才刚刚开始,没有那么快结束。” 沈君煜看了一眼正在努力做复健的傅衡逸,跟伊登打了一声招呼,跟着沈清澜走了出去。 “嫂子,你们今天回来吃饭?” 温兮瑶点头,“嗯,顺便给你买了一些生活用品。说了什么时候住进医院了吗?” “医生建议提前三天,现在还早。” “那该准备的东西都要准备好,免得到时候慌慌张张的。”温兮瑶不放心的说道,她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这些东西她都是打电话问过她母亲的。 沈清澜笑笑,“已经都准备妥当了。”不仅是楚云蓉,家里傅衡逸也在准备,现在准备的这些东西,别说是生一个孩子了,就是生十个都够了。 几人在客厅里说着话,傅老爷子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笼子,笼子里是几只母鸡,沈君煜看着这一幕,不禁笑了,“傅爷爷,您什么时候改为遛鸡了?” 傅老爷子呵呵笑,“这是我托人从乡下买来的正宗的散养三年老母鸡,很滋补的,就等着清澜丫头生产后给她补身子呢。” 沈清澜没有婆婆,傅老爷子又喜欢她,自然对她很上心。 “那感情好。我家澜澜能摊上您这么一个爷爷可真是澜澜的福气。”温兮瑶笑着夸道。 “哈哈,兮瑶就是会说话,等你以后和君煜生了孩子,傅爷爷也给你去弄几只回来。” 赵姨在厨房里听见老爷子的声音,走出来一看,果然看到老爷子回来了。 “小赵你来的正好,这鸡拿去好好的养着,等清澜丫头生了就给她炖着喝汤。” “得嘞,您就放心交给我吧,君煜,兮瑶,中午在这里吃?” 沈君煜摇头,“不用客气了赵姨,我和兮瑶等下回去吃,宋嫂准备了我俩的饭。” “那行,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赵姨拎着母鸡进了厨房, 傅衡逸是两个小时以后出来的,出来时已经换了一天衣服,明显是洗了澡了,伊登将他推到沈清澜的身边,沈清澜转头看向他,“今天感觉如何?” 傅衡逸笑笑,“很不错。” “清澜,你就放心吧,衡逸恢复地很好,相信要不了一个月,他就能告别轮椅了。”伊登说道。 因为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康复训练,所以伊登午饭是在傅家吃的,他经常出入傅家,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跟傅老爷子已经很熟悉了,中午休息的时间,老爷子常常拉着他下棋,名义上是教伊登,实际上就是想找个下棋的对象。 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伊登要离开,沈清澜站起来,“伊登,我送你出去吧。” 伊登挑眉,“好。” 走出傅家,伊登率先开口,“安,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沈清澜嗯了一声,“伊登,你知道最近恩熙干什么去了吗?”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上金恩熙了。这样的情况在以前经常发生,但是最近一年多,金恩熙基本都跟她在一起,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她的心里有些担心。 伊登微愣,“恩熙联系不上了?”他最近的心思都在傅衡逸的腿上,还真的没有和金恩熙联系过。 “你跟丹尼尔联系了吗?”伊登问道。 “联系过了,但是丹尼尔也失踪了,手机关机。” “会不会是出去玩了,恩熙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玩疯了谁也找不到,我猜就是和丹尼尔一起出去玩了,你不用担心她,就凭她的本事,就算是带着一个人,想要逃跑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伊登安慰她。对金恩熙的安危倒不是很担心。 “但愿吧。”沈清澜说道,心里的担忧却并没有完全放下。 伊登伸手,将沈清澜头发上的一片落叶拂开,“相信你,恩熙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你马上就要生产了,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沈清澜微笑,看向伊登,眉眼认真,“伊登,我欠你一句谢谢。” “那就继续欠着吧,等以后有机会一起还。”伊登温声说道,“好了,你进去吧,回头我跟恩熙联系一下。” “好。” 等沈清澜走了,伊登也打算离开,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是有段时间不出现的安妮,安妮直直地看着伊登。 伊登皱眉,想要绕过她离开。 “伊登,你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沈清澜吧?”身后,安妮幽幽开口。 伊登的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她,安妮凄惨一笑,“我刚刚还不确定,现在我能肯定了,你喜欢的人还真是沈清澜。” 刚刚伊登帮沈清澜整理头发的那一幕被她看到了,还有伊登看向沈清澜时的眼神和表情,或许他表现的很自然,但是恋爱中的女人是敏感的,一个爱而不得的女人第六感更是可怕。 她今天本来是来堵伊登的,没想到竟然让她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心中对沈清澜这个人顿时有了其他的看法。 “呵呵,我早该想到的。”怪就怪沈清澜是傅衡逸的老婆,所以她一开始就没往她的身上想,“伊登,她已经结婚了,就连孩子都要出生了。” “那又如何?喜欢谁不喜欢谁是我的事。”伊登开口,神情冷漠,与刚才和沈清澜说话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态度。 安妮一脸受伤地看着他,“伊登,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宁愿去喜欢一个有夫之妇也不愿意喜欢我?” “这是我的事情。”伊登冷声说道,转身就走。 “伊登,你喜欢她,她知道吗?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吗?”安妮吼。 伊登的脚步微微一顿,安妮继续说道,“她让我放弃你,说你不会喜欢我,伊登,她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自己跟别人结婚了却还想要霸占你的爱,她就是想利用你对她的爱,让你心甘情愿地帮她医治她的丈夫,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样对她。” 伊登没有转身,“就算是这样,那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她说的对,我不喜欢你,以后我也不会喜欢你,你要是再来骚扰我,我就会报警。” “伊登。”安妮看着伊登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大声喊道,却没能让伊登驻足。 “啊!”她大叫了一声,瞪着眼前的大院,眼睛里都是恨意,沈清澜,沈清澜,你这个骗子,虚伪的女人! 伊登也不会想到,只是拒绝了一个人而已,就给沈清澜树立了一个敌人,只能说有时候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太可怕了。 伊登离开以后,就跟金恩熙联系了,但是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联系不到她,想了想,就给丹尼尔的工作室打了电话,才知道丹尼尔和女朋友出去旅行了,说是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而被大家惦记的金恩熙此刻却是跟丹尼尔在外面旅行,只是这次的行程有些特别,他们跑去了原始森林里去,结果丹尼尔无意中吃了有毒的果实,两人双双中毒晕了过去,被当地的土著捉住了,要不是金恩熙反应快,恐怕现在他们一个要被留下来当种马,一个要被活煮了。 好不容易从土著窝里逃出来,金恩熙和丹尼尔就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只是这帮土著也不知道带着他们走了多远,三天了,他们还在原始森林里晃荡呢,沈清澜他们能联系上才奇怪了。 在沈清澜生产前三天,她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原以为是金恩熙打来的,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了一道嘶哑难听的声音,“小七,想我了吗?” ------题外话------ 下章预告:澜澜要生了。 猜猜艾伦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是想干什么?

下一篇   392.澜澜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