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婚礼终章

要是沈君煜真的跟人跑了,那她肯定要拍手称快,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温兮瑶的笑话她还是很愿意看的 杜洪海一看就知道妻子在想什么,对此也很是无奈,“你收敛点。”这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要太明显。 杜母哼了一声,小声嘀咕,“这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个看戏的,要是婚礼上,新郎跑了,温家的脸就丢大了,她倒是想看看以后温家还有没有脸再出来嘚瑟,你温兮瑶是好,好到在婚礼上被人抛弃。 所以说,还没了解事情的经过,杜母就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 其他的客人也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实在是司仪在上面讲话的时间太长了,众人切切私语,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母和温丙川对视一眼,齐齐看向沈谦和楚云蓉,他们两个也是一脸疑惑,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傅衡逸给沈清澜发了信息,却没有回应。 正在这时,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甚至还有警车的声音,坐在靠近门口的宾客坐不住了,纷纷往外张望,就听见外面有人在说有人跳楼,新娘什么的。 杜母听得不甚清晰,但是听到新娘二字,本能的联想到温兮瑶,低声和杜洪海说道,”该不会是沈君煜跑了,温兮瑶想不开要跳楼吧?“ 杜洪海狠狠瞪了妻子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要是觉得无聊就给我喝水。“他将水杯放在妻子的面前。 杜母撇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要是换做她是温兮瑶,被人当众悔婚,是肯定活不下去的,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免得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就是两位老爷子都坐不住了,温思瀚站起来,跟两家的长辈说了一声,走出去看究竟。 刚走出去就看见警察正在铺设救生气垫,”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温思瀚拉了一个围观群众问道。 ”有人跳楼,好像是个男人拉着新娘子要跳楼。“那人告诉他。 温思瀚眼神微变,抬头往楼顶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两个人站在楼顶边缘,随时都会掉下来。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自己的妹妹他还是认识的,脸色大变,直接走过去拉着一个警察问道,”上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被拉住的警察不耐烦的挥手,”无关人员不要打扰警察工作,退到一边,退到一边。“ 温思瀚脸色一黑,吼道,”上面的人是我的亲妹妹,我是无关人员吗?“ 警察被他吼得一愣,反应过来,说道,”现在情况还不明,我们的同事已经上去了,你先耐心等等。“ 温思瀚听了这话,很想一拳头砸过去,他妹妹都要被人拉着跳楼了,他竟然人让他等!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不忘给温丙川打电话,温丙川一听,身子晃了晃,稳住身形,沉声说道,”你先上去看看,我随后就到。“ ”怎么了丙川?“见丈夫脸色不好,温母低声问道。 这件事是瞒不住的,温丙川也没打算隐瞒,三言两语地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跟沈谦说了,”上面我去解决,这里你稳住场子。“他说道。 沈谦神情严肃,点头,温丙川走了,温母急忙跟上去。其他的宾客见状,私语声越发大了,加上外面传来的声音,其实众人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杜母见温氏夫妇都走了,神情惊疑不定,”难道真被我说中了?“温兮瑶看着也不像是一个那么经受不起挫折的人啊。 别看杜母刚刚想得狠,要是事情真的发生了,她还是不想温兮瑶死的,说风凉话是一回事,但真的让她眼睁睁看着温兮瑶跳楼,她依旧是做不到的。 ”要不,我出去看看吧,可别真的出事了。“杜母犹豫着说道。 杜洪海想了想,点点头,”你去吧。“ 杜母悄然离席,众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婚礼和外面的喧嚣声上,倒是没有注意到离开了一个人。 ** 顶楼天台。 温思瀚刚刚上来就看见自己的妹妹被杜楠劫持,脸色铁青,厉声呵斥,”杜楠,你放开兮瑶。“ 杜楠看见是他,笑了,”温大哥,你来了,你也是劝我放开兮瑶的吗,但是怎么办,我做不到啊,我放不下了。“ 原本沈清澜和温兮瑶配合,已经安抚了杜楠的情绪,但是警察一来,将他们围住,杜楠的情绪又激动了。 杜楠在看了一眼身后的天台,跟温兮瑶温柔地说道,”兮瑶,他们都不让我带走你,失去你我又活不下去,不如我们一起下去吧,人家说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起,能跟你死在一起,应该也是一种幸福吧。“ 温兮瑶眼神微变,眼底闪过一抹惊慌,却极力保持着镇定,温声开口,”杜楠,你冷静一点,他们不是不让你带我走,他们只是想让我们先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一不小心我们就会没命的,这样好不好,我们先过去,然后我跟你离开,我不跟沈君煜结婚了,我跟你走,马上就走。“ 杜楠眼睛一亮,却很快暗下去,呵呵笑,”呵呵,兮瑶,现在就连你也要骗我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要是真的跟你过去了,他们就会把我俩分开。“ 见杜楠不上当,温兮瑶也没招了,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从人群的后方走出来,站在了前面,”杜楠。“她叫了一声,吸引杜楠的注意力。 ”我知道你想带兮瑶离开,我们答应了,只要你过来,我们就对外宣布解除沈家和温家的婚事,这场婚礼也会取消,你可以永远和兮瑶在一起。“ ”你骗我,沈家是你能做主的吗?“杜楠吼。 ”我能,你应该知道,沈家做主的人是我爷爷,而我爷爷最心疼的人是我,只要我开口,我爷爷任何事情都能答应我。“沈清澜开口说道,神情认真。 沈清澜是沈老爷子的宝贝疙瘩,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并不是秘密,杜楠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沈君煜也开口附和,”我也可以答应你,让你带着兮瑶离开,我愿意将她让给你。“ 杜楠的神情有些松动,人都是有求生的本能的,能活的情况下谁会想到死。 ”你们真的愿意让给我带着兮瑶离开,并且取消这场婚礼?“杜楠问。 ”是,我愿意。“沈君煜说道,他的眼睛看向温兮瑶,眼中的神情让温兮瑶的心一颤,差点哭出来,那一刻,她知道,沈君煜不是在拿话安抚杜楠,他是认真的,只要杜楠愿意放开她,他是真的愿意让她走,再也不跟她在一起。 杜楠神情似乎更加动摇了,刚打算开口,眼角余光就看见一个警察正从侧面朝着他靠近,周围都是人,他的注意力又都在沈家兄妹的身上,竟然没发现有人靠近,杜楠一惊,转个身,”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警察顿时就不敢动了,沈清澜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遗憾,刚刚差一点就成功了。为了不刺激杜楠,警察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不敢再轻举妄动。 ** 楼下,杜母穿过人群,往楼顶看了一眼,原本还以为是温兮瑶一个人要跳楼,结果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拉着温兮瑶要跳楼,杜母吓得腿都软了,面色惨白,大声喊了一声杜楠的名字,只是可惜,楼上的人听不见。 杜母见状,急忙朝着电梯的方向跑去,还不忘给杜洪海打电话,”老杜,出事了,杜楠绑架了温兮瑶要跳楼。“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杜洪海面色巨变,站起来就走,同桌的人奇怪地看向他,还在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是说杜楠在夏威夷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刚一见到杜母,杜洪海就厉声责问,就在不久前他才刚问过妻子杜楠的去处。 ”是他跟我说的他在夏威夷啊。“杜母哭着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将儿子劝下来是正经。“杜母难得冷静了一回。 杜氏夫妇赶到天台上的时候,杜楠的情绪已经因为那个警察再次失控了,他在一步步靠近天台的边缘,温兮瑶现在根本就不敢挣扎,距离这么近,一挣扎两个人很容易失去平衡。 ”杜楠。“杜母大叫一声,拉回了杜楠即将踏空的脚步。 ”爸,妈!“杜楠一怔,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杜楠,你在干什么,还不快下来。“杜洪海沉声说道。 ”爸,你们怎么来了?“杜楠问道,他根本不知道杜夫妇来参加婚礼了,他们也没打算告诉他。 ”杜楠,你这是干什么呀,你是打算要妈妈的命吗?“杜母泪流满面,呼喊道,”你为了一个女人你要去死,你对的我和你爸爸吗?“ 杜楠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满是痛苦,”妈,我也不想的,但是我真的不能失去兮瑶,失去她我也活不下去了。“ ”那你就忍心逼死你父母是吗?你有没有想过,妈妈失去了你也会死的,妈妈这辈子就你一个孩子,你要是死了,你告诉妈妈,我该怎么活?“杜母哭得撕心裂肺,她是真的没有料到杜楠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杜楠也红了眼眶,”妈,你就当我自私,就当从来没生过我这个儿子行吗?“ 杜母啊的叫了一声,”杜楠,你是真的打算要妈妈的命是吗?行,你跳,你跳我也跟着你跳,反正你死了我也活不了,还不如一死百了。“ 沈清澜见杜楠的注意力都被杜母吸引力,给沈君煜使了一个眼色,沈君煜顿时了然,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几步,朝着人群后方走去。 这一幕,除了温兮瑶,没人注意到。 温丙川和妻子上来之后,温母就因为刺激过大,吓得腿软,无力地靠在丈夫的身上,看着温兮瑶,泪水涟涟,温丙川沉着有一张脸,见杜氏夫妇无法将杜楠劝回来,于是将妻子交给温思瀚,往前走了两步,”杜楠,你想跟兮瑶在一起可以,我答应了。“ 杜楠听见这话是温丙川说的,眼睛一亮,”温叔叔,你说的是真的?“ ”是。“温丙川沉声说到,”我是兮瑶的父亲,我能做主,你过来吧。“ 只是很可惜,杜楠根本不愿意相信,他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群,往身后看了一眼,下面也是乌压压的一片,隐约可以看见铺设的救生气垫。 他呵呵笑,”我知道你们都是骗我的,你们不会让我和兮瑶在一起,但还是要谢谢温叔叔说了这句话,就算是会谎言,也是最美丽的谎言。“ 他看向杜氏夫妇,”爸妈,对不起,我知道我做的这件事很自私,根本没有考虑过你们的感受,这辈子我就这样了,没了兮瑶,我也没了活下去的勇气,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一定不会爱上一个叫做温兮瑶的女子,然后做你们的好儿子,好好报答你们,对不起。“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话,瞳孔一缩,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脸色大变,沈清澜的脸色猛地一沉,看向沈君煜的方向,见他已经靠近了杜楠,眼看着就能抓住杜楠了,手不由地握成了拳头。 ”杜楠,你冷静点,不要做傻事。“温兮瑶开口,她的声音中带着轻微的颤抖,不明显,但是杜楠还是察觉到了。 杜楠低头看着她,温柔开口,”兮瑶,不要害怕,我陪着你,无论到哪里,我都陪着你,兮瑶,对不起啊,原谅我的自私,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别人,我爱你,可是你不愿意爱我,怎么办呢,我心痛地无法呼吸,既然我得不到,我也只能让别人也得不到了,恨我吧,哪怕恨我生生世世都没关系。“ ”杜楠不要做傻事。“ ”杜楠,有话好好说,冷静点。“ 周围的人都在劝着,但是杜楠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的眼睛赤红,却泛着温柔,嘴角轻勾,往后仰去…… ”不要!“杜母惨叫一声。 温兮瑶的眼泪忽然落了下来,深深地看了一眼沈君煜的方向,眼中满是留恋与不舍,泪水顺着风,落在杜楠的脸上,热热的,熨烫了他的心,让他的心猛地一抽,他怔怔地看着温兮瑶,手上突然一个用力,将温兮瑶重重推了开来,温兮瑶猛地摔在了地上。 沈君煜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杜楠,却被下坠的力道扯得整个身子都往楼下栽去,他一把抓住看了天台的边缘,幸好,这天台的边缘比周围略高一点点,让他可以有个着力点。 两人挂在半空中,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吓得脸色都白了。 还是温丙川最先反应过来,没有去管温兮瑶,而是一把抓住了沈君煜的肩膀,警察见状,立即反应了过来,上前帮忙,但到底是连个见状的成年男人,哪里能那么轻易地将人拉上来。 ** 一楼宴会厅,沈谦站起来,走上台将司仪手中的话筒接过来,温声开口,”感谢各位来宾能来参加小儿和温氏千金的婚礼,沈某在这里对此表示深深的感谢,但是由于某些特殊原因,婚礼将要延迟一会儿,乾清宫大家耐心等等。“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骚动起来,大家都在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位老爷子的脸色也变了,疑惑地看向沈谦,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某些原因又指什么。 沈谦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说道,”今天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大老远赶来的,对于婚礼的延迟,沈某也表示废非常的歉。“ 现场不见新郎和新娘,就连新娘的娘家人都不见了,众人都在猜测是不是新娘逃婚了,这样一想,众人的脸色就精彩了。 沈谦走回到位置上,两位老爷子齐齐看向他,沈谦只是说了一句,”这件事等回去了再给您二位解释。“他拍拍楚云蓉的肩膀,”我有事出去一下,你照看一下这里。“ 顶楼,沈君煜一把抓住杜楠,悬挂在半空中,其他人连忙上前抓住他的肩膀,想将他拉上来。 杜楠怔怔地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呵呵笑了,手上用力,想要挣脱沈君煜的手,沈君煜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不放,杜楠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婚礼上出事。 沈君煜看向他,”杜楠,你冷静点,想想你的父母。“ ”沈君煜,我不用我救,我宁愿死,也不要你救。“ 杜氏夫妇趴在天台的边缘,看见杜楠正在挣脱沈君煜的手,惊得脸色更加发白,杜洪海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看见杜楠一心寻死的这一幕,苍白的脸上隐隐有些发青,捂着胸口,说不出话来。 ”杜楠,不要,你这是要妈妈的命啊。“杜母冲着杜楠吼道,保养得宜的脸上满是泪水,她后悔了,她当初就不应该让儿子喜欢温兮瑶,她要是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她就是拼死都会阻止的。 温思翰上前扶起温兮瑶,温兮瑶却顾不上自己,转头去看沈君煜,她趴在那里,向沈君煜的方向伸手,”君煜。“ 杜楠看见温兮瑶,眼睛猛地一亮,却见她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沈君煜,眼睛的亮光顿时就寂灭了,里面一片死寂。 他深深地看着温兮瑶,看着她脸上未干的泪水,还有担忧的眸子,只是那眸光凝聚的焦点却不是自己,嘴角轻勾,笑容苦涩。 终究他还是得不到温兮瑶的心。 他看着沈君煜,看着他青筋都爆出来的手,眼神一狠,猛地往下一拉,想要将沈君煜一并拉下来,沈君煜抓着天台边缘的手被这个力道一扯,顿时松了开来,身子猛地往下坠去,幸好众人刚才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才使得沈君煜没有掉下去,反倒是杜楠,松开了沈君煜的手,身子仿佛一条直线,直直朝着地面坠去。 ”杜楠!“杜母惨叫一声,杜洪海直接轰然倒下,要不是旁边的一个警察眼疾手快拉住了他,恐怕今天掉下去的就是杜氏父子二人了。 杜楠的身子往下坠去,他的目光却紧紧地盯着温兮瑶,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人,嘴角向上扬起。 兮瑶啊,我终究舍不得带你一起去死,看见你的眼泪,我的心都痛了。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沈君煜拉上来,温兮瑶一把抱住沈君煜,泣不成声,刚刚她差一点就要失去他了。 沈君煜回抱着温兮瑶,低声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我没事,别哭。“ 温兮瑶不想哭,但是泪眼忍不住,谁都不知道刚刚杜楠拉扯沈君煜的那瞬间她有多害怕,就连自己被杜楠拉着跳楼她都没有那么恐惧过。 她紧紧地抱着沈君煜,像是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她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在场的都能听到她的呜咽声,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吓着了,但是只有温兮瑶自己知道,她怕的不仅仅是这个,更多的还是因为沈君煜,她现在已经嫩能够理解了当初飞机失事的时候,沈君煜的心情。 沈清澜一把扶住了旁边人,她的手心里都是汗,脸色苍白,刚才的那瞬间,就是她也是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楼下响起了喧闹声和120的急救声,她不知道杜楠掉下去如何了,但是这样的高度,想必就是有救生气垫,杜楠的情况应该也不会好吧。 杜氏夫妇纷纷晕了过去,警察连忙上前,将二人送下去交给医护人员,沈清澜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现在有些腿软,她看向一直被她扶着的人,才发现竟然是安妮,安妮的脸色惨白一片,被今天发生的事情震惊地失了魂。 沈清澜的眸光瞬间变淡,松开了她的手,朝着沈谦喊了一声爸,沈谦察觉到沈清澜的脸色不太对劲,急忙走过来扶住她,”清澜。“ ”爸,带我下去。“沈清澜轻声开口,沈谦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哪里还有二话,赶紧带着她走了下去。 刚刚到达一楼,就看见了步履匆匆的金恩熙,她紧赶慢赶地从家里赶来,刚到酒店门口,就看见了杜楠坠楼的一面,担心沈清澜出事,急忙过来找她,结果就碰上了。 沈清澜叫住她,”恩熙。“没有避开沈谦,沈谦既然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那有些人就没有避开的不必要了,”恩熙,杜楠怎么样了?“沈清澜问道,要是杜楠死在了她哥的婚礼上,那事情就麻烦了。 金恩熙先是上下打量了她,见她除了脸色有些不好看之外,并无任何其他的不适,舒了一口气,”被医生带走了,他的运气很好,摔下来的时候先落在了一棵大树上,然后才掉在了地上,我刚刚特意看了一眼,除了擦伤之外暂时看不到任何的伤口。“至于内里有没有手上那就不清楚了,反正从外表上看,杜楠可是好得很。 沈清澜眼眸轻闪,没想到杜楠的命竟然真的这么大,但是这样也要,要是婚礼上见血了,她哥的婚礼也被他毁了,杜楠的目的就算是达成了,现在先放他一马,回头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沈清澜看向沈谦,”爸,你先去主持一下现场吧,这里有恩熙陪我就好,你跟傅衡逸说一声,我没事,不要让他担心。“ 沈谦点点头,看了一眼金恩熙,眼神锐利,却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婚礼的现场确实还需要他,既然杜楠没死,那么这场婚礼就要继续进行下去。 顶楼,温兮瑶在沈君煜的怀中哭够了,才渐渐安静下来,沈君煜一直在轻声安慰着她,见她冷静下来了,CIA拍拍她的肩膀,扶着她起来,”没事了,不要怕。“ 温兮瑶脸上的妆已经全花了,眼线被泪水冲刷,化了开来,此刻的她看着很狼狈,沈君煜笑意温柔,抬手轻轻擦着她的脸,”这下真成花猫了。“ 温思瀚悄然看着这一幕,笑得欣慰,走上前去,”好了,别腻歪了,赶紧下去,你们都去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婚礼的时间改在了下一个吉时,距离现在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来的及。“ 幸好当初两家人商量婚期的时候,选中这个日子就是因为它一天之内有两个吉时,不然今天的婚礼还真的是要取消了。 沈君煜一把抱起温兮瑶,直接将她抱了下去,温兮瑶的头埋在沈君煜脖颈间,感受着熟悉的气息,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才算是彻底安定下来,她紧了紧手臂,沈君煜低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带着安抚的意味。 回到休息事,化妆师和造型师已经在了,他们见到两人这模样,也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没问,直接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沈君煜的西装虽然是定制的,但是到底是还有两套备用的,麻烦的是温兮瑶的婚纱,她的婚纱裙摆上因为被杜楠的最后那一推,被地上的不知道凸起勾破了一个洞。 她的婚纱可是花了半年的时间定制了,世界上仅此一件,就算是现在再去买都来不及了,最后还是沈清澜提议请来两个刺绣大师现场将婚纱的破洞处绣成了花,这才避免了尴尬。 因为刚刚的痛哭,温兮瑶的眼睛红肿,沈清澜让酒店的服务员给煮了两个鸡蛋送进来。 沈君煜在隔壁,这里只有沈清澜陪着温兮瑶,温兮瑶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任由谁在自己的婚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情都好不起来。 沈清澜自己也是经历过的,自然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她想了想,开口说道,”兮瑶姐,要不,婚礼暂时取消吧,下次重新办。“尽管杜楠没死,甚至都没见血,但是这件事也够晦气的。 温兮瑶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高兴一些,”我没事,清澜,婚礼必须进行。“刚才她的大学同学兼伴娘之一就进来跟她说了,外面的宾客都在纷纷猜测,要是婚礼真的不举行了,哪怕是延期,都坐实了流言,这让温家和沈家的脸面摆在哪里,所以这场婚礼不仅要继续,她还必须以最好的、最幸福的姿态出现,让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消失在这里。 休息室的门被敲响,沈清澜走过去开门,就看见了安妮,她站在门外,一脸的忐忑,”兮瑶,她还好吗?“ 沈清澜眸光淡淡,看着安妮,让开身子,”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安妮的眼中划过一抹心虚,根本不敢对上沈清澜仿佛洞察一切的眼神,低着头,从沈清澜的身边钻过去,走到温兮瑶的身边,”兮瑶,你还好吗?“ 温兮瑶神情顿时冷了下来,沉声开口,”还没死。“语气中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亲近。 安妮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嘴角苦涩,”兮瑶,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要是早点知道,肯定不会帮着杜楠的。“ 温思瑶情绪不变,从桌上的礼物盒子中拿起一个,递给安妮,”这是你送我的结婚礼物,现在还给你。“ 安妮一怔,”兮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我没有怪你,但是安妮,我们以后也不再是朋友,这份礼物你收回去吧,你已经送了我另外一份礼物,一份让我印象深刻的礼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安妮的神情惊慌,”兮瑶,你不要这样,我以后真的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我保证。你是我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要是连你都这么对我,我真的会伤心的。“ 只是很可惜,不管安妮说什么,温兮瑶都是无动于衷。 ”我的婚礼就不请你参加了,你走吧,我现在有点累了,想先休息一下。“温兮瑶淡淡开口。 安妮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温兮瑶,没想到她竟然连婚礼都不让她参加了,这时候要是离开了,她的脸就真的丢尽了,”兮瑶。“ 温兮瑶却已经闭上了眼睛,仿佛真的睡着了。 安妮等了小会儿,见温兮瑶没反应,只要离开了,要是继续死皮赖脸地待在这里,被保安请出去,更加面上无光。 等安妮走了,温兮瑶才睁开眼睛,她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声开口,”清澜,你说我做人是不是特别失败,竟然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出卖我。“ 沈清澜微愣,开口说道,”能出卖你的都不是真朋友,这样的人,早点看清了真面目也好。“ ”是这样吗?“温兮瑶的眼神迷茫,沈清澜正要继续开口,门再次被敲响,这次来的人是沈君煜,沈清澜直接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走出去才发现傅衡逸竟然等到外面,看他的样子,显然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沈清澜走过去,微微俯身,”等很久了?“ 傅衡逸笑笑,拉着她的手,感受到她的手有些凉,拿过带着的衣服披在她的肩上,”你别着凉了。“ 沈清澜失笑,紧了紧衣服,”我没事,就是兮瑶姐被吓着了。“ 沈清澜你推着傅衡逸的轮椅,”走吧,我们回去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婚礼证实开始,司仪上台,开始了开场白,然后新郎和新娘入场,小豆丁和一个小女孩穿着小礼服走在温兮瑶的前面,这件事中要说最没有影响的就这两个萌娃了,什么也不知道,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沈清澜沉闷的心情在卡到裴浩小朋友投来的笑脸时开朗了一些。 傅衡逸握着她的手,沈清澜笑笑,回握着她。 一对新人在台上笑得幸福,台下的观众心里在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宣誓、交换戒指、拥吻,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婚宴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沈清澜帮着将宾客都送走,就和傅衡逸一起去了医院,杜楠的情况她还是需要了解的,同行的还有温思瀚,原本温思贤是要一起的,到那时温思瀚担心他脾气太爆,会将杜楠打出个好歹来,拒绝了他的同行。 到了医院,问了才知道杜楠因为只是轻伤,所以医生给他检查完毕之后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沈清澜听到医生的话,眸光冰冷,离开医院的路上,她不禁冷笑,”没想到杜楠的命竟然这么硬,从八楼摔下去,竟然还只是轻伤,沈清澜原本以为起码骨头总要断几根的。 到了警局,就看到了杜氏夫妇也在,身边跟着一个律师模样的人,沈清澜眸光微冷。 杜氏夫妇从医院里醒来,得知儿子没死,只是被到了警局,就急忙赶了过来,想要将杜楠给保释出去,可是前脚刚到,后脚沈清澜几人就来了。 警局局长得知傅衡逸来了,亲自出来迎接,知道他是受害人的家属,立即开口说道,“傅少帅,这件事我肯定会好好查清楚,绑架和故意伤害罪可是犯了刑法的,人绝对不能被保释。” 傅衡逸温声开口,“刘局,我也不是蛮不讲理,而是这个人很危险,极具攻击性,我也是担心他出去了会伤害别人。” 刘局连连点头,“明白,还是傅少帅考虑得周到,人我们一定会看好的,绝对不会让他出去伤害别人。” 而另一边,杜氏夫妇听到这话,顿时就不干了,尤其杜母,叫道,“我儿子顶多就是自杀未遂,你们凭什么关他?” ------题外话------ 原本我是想让沈哥哥坠楼,杜楠死,让这场婚礼彻底举办不成的,来个小虐怡情,但是想想你们的小心脏,还是算了,看看,我多亲妈啊! 另外说两句真心话,我现在都是九千字一章,一天一更,暂时不会加更,书城的亲们不要催更了哈,我不是全职作者,平时要上班没有那么多时间码字,现在的九千字都是我牺牲了我那点可怜的睡眠时间写出来的,我现在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六个小时,而且手臂的劳损一直没好,身体已经是透支了,阿离也是肉体凡胎,也会累的,虽然催更代表你们也喜欢这部作品,但是有些人的用语真心挺伤人的,不码字不懂得码字的辛苦,我自认上架以来更新量已经算多的作者了,也请你们看更新字数,而不是看章节数,谢谢大家的谅解!

上一篇   387.婚礼惊变

下一篇   389.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