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婚礼在即,杜楠来京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84.婚礼在即,杜楠来京

许诺神情木然,四肢无力地瘫在地上,她现在除了头还能动,四肢都被艾伦打折了,艾伦不许人给她送饭,更不许人给她医治手脚,再这么下去,她的手脚绝对会废了。 但是这一切都无法触动她绝望的心。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是残破不堪,身上到处都是伤痕,这些都是艾伦让人打的。 听见秦妍的话,许诺的眼睛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开口。 秦妍对这个养女是真的很失望,心里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会选了这么一个人,竟然偷个东西都能被艾伦发现。 其实这也不能怪许诺,谁让艾伦太变态,竟然在盒子底下压了一根头发丝,手电微弱的光让许诺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么一根小小的头发丝,艾伦打开保险箱,没有看到那跟头发丝,自然就知道了有人动过。 而家里的菲佣和手下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城堡里的警报系统也没有响,甚至都没有惊动任何人,显然这个人对城堡里的结构和布局是十分熟悉的,这也是艾伦第一时间让管家查城堡里的人的原因。 管家站在艾伦的身边,低着头,低声说道,“许诺的手脚要是再不医治,就算是之后医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需要找人给她看看吗?” 艾伦眼神冰冷,没有丝毫的温度,“任由她去,要是让我知道谁敢帮她,我就让他跟许诺一样的下场,记住,给她送点饭,不要给我饿死了。”这个人竟然敢三番两次的违背他的命令,甚至是算计他,就算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人,他也不能轻易放过她。 管家应了一声是,退了出去。 被饿了两天,许诺终于吃到了一点东西,尽管她不想吃,但是管家却让人给她强行灌了进去,“管家,你让他杀了我吧。”许诺说道。 管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做了这件事的时候就该想到现在的结果。” 许诺眼中是一片死寂,她当然知道结果,只是秦妍的话给她的诱惑太大,她无法抵挡,“沈清澜呢,她怎么样了?”这是她目前为止唯一想知道的事情。 管家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但是许诺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自己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却没给沈清澜造成任何的伤害,凭什么,凭什么对她这么好,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管家静静地看着许诺,地牢里,只有管家、许诺和秦妍。 自从管家背叛后,这是秦妍第一次见到管家,她看着管家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但是却一直没有开口,一直到管家要走了,她才叫住了管家。 管家看向秦妍,眼神无波,“夫人。” 同样的称呼,同一个人,但是听在秦妍的耳中,却是极大的讽刺,她冷冷地看着管家,“你是卡尔留给我的人,这么多年,我对你也不差,你为什么要帮着艾伦?” 管家静默,良久,才开口,“我是科伦那夫人留给少爷的人。” 闻言,秦妍先是震惊,然后笑了,大概就连卡尔都没想到,自己看着温温柔柔的妻子竟然在自己的身边安插人手,管家看了一眼秦妍,走了出去。 ** 时间飞快,很快就到了三月底,再有三天就是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婚礼了。婚礼越临近,温兮瑶越紧张,沈清澜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打趣道,“兮瑶姐,只是一个婚礼而已,你紧张什么?” 想当初沈清澜结婚的时候,温兮瑶也这样打趣过她,当时温兮瑶是怎么说的。 温兮瑶也想起了自己当初说的话,苦笑,“你就打趣我吧,但是我是真的很紧张,清澜,你有什么办法消除这种紧张吗?” 沈清澜给了她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大概女人结婚都会紧张。” 温兮瑶想想也是,笑着说道,“其实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早结婚,当初我还以为自己会三十以后再结婚的。” “那是因为你遇上了合适的人。”沈清澜说道。 两人闲话家常,温兮瑶原本紧张的心情在跟沈清澜告别的时候已经轻松多了,温兮瑶的车刚开到自己的小区楼下,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很想装作没看见,但是杜楠已经站在了她的车前,除非从他的身上碾过去,不然还真的是过不去。 温兮瑶降下车窗,“让开。” 杜楠深情地望着她,“兮瑶,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现在看过了,可以走了吗?”温兮瑶冷冷地说道。 “兮瑶,你下来我们说说行吗?不会耽误你很久,就十分钟。”杜楠祈求。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你走吧。” “兮瑶,我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对我非得要这么绝情吗?”杜楠神情痛楚,“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就算是说再多的对不起也于事无补,但是兮瑶,我对你的心从来都是真的,这一点我请你相信我。” 杜楠现在的形象跟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温兮瑶知道温氏对杜氏的打压,但是却从来没有开口求过情,她不是圣母,做不到对伤害了自己的人一笑泯恩仇。 “杜楠,让开,我要回家了。”杜楠没让,他今天就是想跟温兮瑶说清楚的。 温兮瑶见他迟迟不肯让开,说道,“杜楠,你要是在不让开,你信不信我从你的身上碾过去?” 杜楠不让,温兮瑶神色一狠,直接一脚踩下了油门,车子离杜楠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上了,却在离他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停了下来,温兮瑶气急败坏地下车,“杜楠,你到底想干什么?” 杜楠一脸温柔地看着她,“兮瑶,我就知道你不是完全不在乎我的。” 温兮瑶黑脸,她又不是杀人狂魔,难不成还真的冲上去不成。 “别说这些废话。” 杜楠看着她,祈求道,“兮瑶,你真的要嫁给沈君煜吗?不嫁不行吗?”他也是个骄傲的人,但是面对温兮瑶,他从来没有骄傲,在温兮瑶的面前,他甚至可以不要尊严,只要温兮瑶愿意看他一眼。 不知想到什么,温兮瑶的目光柔和了一点,看着杜楠,叹了一口气,“杜楠,我不喜欢你,你从来都知道,又何必自欺欺人,后天就是我的婚礼,能嫁给沈君煜我很开心,你知道这话的意思吗?” 杜楠当然明白,但是他宁愿自己不要明白,“兮瑶,你对我从来都是这样的残忍,你怎么忍心?” 温兮瑶从来不觉得自己残忍,她是更干脆利落的人,对待感情更加如此,杜母指责她不喜欢杜楠为何不早点说清楚,骑驴找马,却不知在很多年前,在杜楠第一次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就明确拒绝了杜楠,没有给他留一点点的希望。 仔细想想,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温兮瑶渐渐疏远了杜楠,在那之前,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杜楠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就像是男闺蜜一样。 只是友情发生了变质,又或者说,杜楠对她从来都不是友情,只是她自己傻,没明白杜楠的心思,当明白的时候杜楠已经对她情根深种。 “杜楠,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很爱沈君煜,也愿意嫁给他,我对你的感情只是友情,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杜楠一脸的受伤,“兮瑶,你真的不能不嫁给他吗?” 温兮瑶坚定地摇头。 杜楠苦笑,“那我能不能抱抱你,最后一次?” “对不起,不能。”温兮瑶拒绝,有些事情,不能因为一时心软就做了,要是不彻底断了杜楠的念想,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的事情。 杜楠的眼眶一红,定定地看着温兮瑶,“兮瑶,你的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女人,但是偏偏我爱你至深。”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其实我今天来是给你送结婚礼物的,恭喜你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是在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再试一次,能不能挽留你,果然是我想多了。” 温兮瑶看着眼前的盒子,没有接,“你的心意我收下了,东西你拿回去吧,谢谢你的祝福。” “兮瑶,这里面只是一枚胸针而已,本来是打算等你生日的时候给你的,但是现在……提前给你吧,我想以后我们也没有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杜楠执意地伸着手,温兮瑶最终还是接过了那个盒子,“谢谢。” 杜楠微微一笑,带着宠溺和深深的眷恋,“兮瑶,我走了。” 等到杜楠离开,温兮瑶打开了盒子,里面就像是杜楠自己说的那样,只是一枚胸针,枫叶的形状,温兮瑶拿起来看了一眼,在胸针的背面,还刻着她的名字。 温兮瑶回到家,温母看见她,问道,“不是半个小时前就说到了小区门口吗,怎么现在才到家?” 温兮瑶开口,“刚才在楼下遇到了一个熟人,就聊了两句。” 温母也没有在意,只是说道,“赶紧洗手吃饭,下午造型师和化妆师会过来给你试妆。” 温兮瑶点点头,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手。 ** 京城,酒吧。 杜楠一个人在喝闷酒,安妮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嗨,杜楠,好久不见。” 杜楠转头,看见是她,笑了笑,安妮是温兮瑶的闺蜜,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杜楠没少见到她,自然是熟悉的,“你怎么会来这里?” 安妮没有回到,而是反问道,“你呢,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杜楠苦笑,“心爱的女人即将嫁给别的男人,你说我来干什么?” 安妮惊讶地瞪大眼睛,“你该不是想要抢婚吧?杜楠,你要是真的这么想的,我劝你不要去,兮瑶她真的不喜欢你。” “安妮,现在就连你也要这么残忍了吗?”为何所有人都要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温兮瑶不喜欢他? 安妮神情一滞,“我是不想你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情。”她敢保证,要是杜楠真的敢这么做,温兮瑶绝对恨死他,她之前可是听说了温家不知何故打压了杜氏,虽不知是何故,但是想想也知道肯定跟杜楠有关系。 杜楠将一杯酒放在安妮的面前,“不要说了,陪我喝酒吧。” 安妮也不再开口,拿过酒杯喝了一口,“其实我们都是可怜人,你是爱而不得,我也是爱而不得,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却不喜欢我,我追了他好久,人家就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安妮也很苦闷,伊登就像是一个铁蛋,无论她采取什么样的方法,都不能撬动他的心,最后她甚至就连色/诱都用上了,但是伊登竟然看着她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安妮前所未有的挫败。 杜楠转头看她,“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安妮搞不定的男人?” 安妮轻哼,“很奇怪吗?我又不是人民币,人人都爱,就算是人民币,也还有是金钱如粪土的呢。”刚说完,她呸呸两声,哪有人说自己是粪土的,她还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什么样的男人这么难以搞定?”杜楠好奇了,忍不住问了一句。 安妮苦笑,“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但心很硬,我用了很多的方法都没用,所以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理解归理解,杜楠,兮瑶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我还是要说一句,兮瑶现在真的很爱这个男人,而且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你还是放弃吧,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千千万,就算是只有一个温兮瑶,可总还有其他的女人可以让你心动,现在没有出现,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出现,总会出现一个适合你的人的。” “那你呢,要是你喜欢的那个人一直不喜欢你,你会放弃吗?”杜楠反问。 安妮沉默,这个问题很犀利,她从来没有考虑过。 “如果你喜欢的人喜欢上了别人,要跟别人结婚,你会怎么做?”杜楠继续问道。 安妮眼神微变,她无法想象要是伊登喜欢上了别人,还要跟别人结婚的场景,只要一想,她就心痛,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是有女人敢跟我抢男人,我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女人,必须让她知道我的男人不是那么好抢的,要是敢跟其他人结婚,我肯定要去抢回来。” “安妮,我们是同一类人。”杜楠说道。 安妮听见这话,尴尬了,“那什么,杜楠,我刚才就是胡说八道的,你可千万不要当真。”这要是杜楠真的跑去婚礼上抢亲,那么安妮就真的无法面对温兮瑶了,想到这里,安妮继续说道,“杜楠,我跟你的情况不一样,我喜欢的男人他是单身,而且也没有喜欢的人,但是你不一样啊,兮瑶她可是有未婚夫的。” “是我先认识的兮瑶,我陪了她二十多年,沈君煜才是那个横刀夺爱的人。”杜楠神情阴鹫。 安妮暗暗后悔自己为何要提起这个话题,现在好了吧,本来没什么事情的,现在被她三言两语给搅和的,杜楠这是要去抢亲啊。 “杜楠啊,你听我说,爱情这东西,从来没有什么先来后到,而你陪了兮瑶二十几年,都没能打动她的心,不正是说明了你跟兮瑶没有缘分嘛。兮瑶她但凡有一点点喜欢你,你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样。” 杜楠怔怔地看着她,“你说兮瑶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安妮使劲点头,“对,兮瑶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就连好感都没有,她对你从来都只有友情。”为了打消他的念头,安妮将过去温兮瑶说过的话都跟杜楠说了一遍,杜楠神情莫测,眼中的情绪看不清。安妮拍拍杜楠的肩膀,“其实你很不错,只是不是兮瑶的菜而已,那以后你一定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的。不要灰心。” 会吗?杜楠问自己,呵呵,再也不会了。 杜楠没说话,只是往安妮的酒杯中倒了酒。“既然遇到了就陪我喝酒吧。” 安妮仔细看了他一眼,也看不出他是真的明白了还是不想说。 两个失意的人一起喝酒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喝醉了,但是相对来说,杜楠的脑子还算清醒,安妮拉着杜楠的衣袖,嘴里嘟囔着,“伊登,你为什么不喜欢我,难道我对你不好吗?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男人,甚至放下身段倒追,你知道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吗?”她的眼角有星星点点的泪光,看的杜楠一怔。 他认识安妮也好几年了,对安妮的印象就是花心,换男朋友就跟换衣服一样,他一度很不喜欢温兮瑶和安妮在一起,就是安妮会将温兮瑶带坏了,但是温兮瑶并不受她的影响,而且杜楠的话温兮瑶也未必会听,久而久之,杜楠也就懒得说了,今天见到安妮这个样子,心里忽然起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安妮掏出手机,想给伊登打电话,但是她的眼前一阵阵发晕,哪里看得清电话号码,“杜楠,你帮我打。”安妮将手机递给杜楠。 杜楠一愣,“安妮,你喝醉了。” 安妮摇头,“不,我没醉,杜楠,你帮我打给他,就说我喝醉了在酒吧里发疯,让他来接我。” 安妮说的很有条理,还真的不像是一个喝醉的人,杜楠想了想,接过手机,“叫什么名字?” “伊登。”安妮摇头,试图让自己再清醒一些,杜楠眯着眼睛,努力找到那个名字,将电话拨了出去,一开始伊登并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断了,杜楠又打了一次,这次伊登依旧没接,安妮见状,直接抢过了手机,自己打。 “伊登,你给我接电话。”安妮喊,杜楠将一边扶着她,一边说道,“也许他还在忙,今天被打了,我送你回家吧。” 安妮摇头,“我不,我要给他打电话,他干嘛不接我电话,他越是不想接,我越是要打。” 伊登听着手机一次次响起,权当自己没听见,也一直到最后金恩熙都看不下去了,“伊登,你好歹接一下,万一人家真的有事找你呢。” 伊登很想说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会有正事找他,但是话到嘴边,想起了上次在酒吧碰见她被人纠缠的事情,还是接了起来,只是刚接起来,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我是安妮的朋友,安妮喝醉了,现在情绪很激动,能不能请你来酒吧接她回家。” 伊登皱眉,冷冷地开口,“既然你是她的朋友,你直接将她送回家就好。”说着,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金恩熙好奇地看向伊登,“就这样?” “不然?” 金恩熙笑眯眯,“伊登,人家美女都主动投怀送抱了,你怎么着也该怜香惜玉一下啊。” 伊登嗤笑,“成语用的不错,进步很大。” 金恩熙毫不客气地点点头,“那是,我的中文我最近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要是没有一定进步,不是显得我太过朽木了吗?”眼珠子一转,反应过来自己被伊登带跑了,又将话题拉了回来。“你真的不喜欢喜欢那个叫安妮的?我倒是觉得她挺好的,虽然有点小姐脾气吧,但是人家毕竟从小环境这样嘛,也可以理解,而且看她对你挺好的呀,你对她这样的态度,人家也没有生气,性格还算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伊登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现在不做侦探,改做红娘了?” 金恩熙撇嘴,“我倒是想做侦探,但是奈何秦妍就跟人家蒸发一样,就是找不到任何的踪迹,还有许诺和艾伦,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集体离开地球回火星了。” 这段时间无论她花了多少的精力,动用了多少的手段,都没有查探到蛛丝马迹,弄得金恩熙很挫败,这算是学成以后她查的最费劲的人和事情了。 “艾伦的行踪要是能让你发现,那么他就不是我们的教官了。”伊登淡淡地说道,他们几个都是艾伦亲手教出来的,他们有多少的本事,伊登的心里一清二楚,按照他的想法,艾伦要是真的想要他们的命,他们几个绝对不可能逍遥自在这么多年,之所以一直不动他们,估计还是因为沈清澜的缘故。 “艾伦真的是太烦人了,不对,最烦人的应该是许诺,这个女人千万不要再落入我的手里,不然我肯定要让她好好去跟上帝忏悔去。” 说起许诺,金恩熙就是咬牙切齿,要说这个世界上她最讨厌的人是谁,那绝对是许诺无疑,就连艾伦都要往后排。 想起当初,他们几个刚刚得知艾伦很有可能还活着的时候,心中还升起本能的恐惧,但是现在,艾伦在他们的眼中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 另一边,安妮已经听见了伊登说的话,气得当场就将手机砸了,“杜楠,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男人,就算是一个朋友喝醉了需要帮助也不该袖手旁观吧。”安妮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不可否认,刚刚伊登的态度是真的伤到了她。 “哼,伊登,你别以为你这样对我我就会放弃了,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就算你喜欢其他人又怎样,就算是你结婚了,我也要将你抢过来,你注定是我的,就算是你恨我,也好过你不在乎。”安妮狠狠地说道。 杜楠眼眸一闪,扶着安妮,“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 这次安妮没有闹,乖乖地上了车,刚被冷风吹过,她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杜楠将人送回家了就离开了。他回到暂住的酒店,心里还在想着温兮瑶的事情。 ** 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婚礼对于君澜集团来绝对是一件大事,沈君煜集团的每个人都发了红包不说,还给公司的大小高层都放了一天的假,让他们来参加婚礼。 这个决定让方彤很高兴了,之前得知于晓萱怀孕了,她却还在国外忙着新项目的事情,根本无法赶回来祝贺,只能在电话里说了几句祝福的话。现在趁着机会回来刚好可以聚聚。 方彤是沈君煜的婚礼前两天才回来的,刚刚回来就给沈清澜和于晓萱打了电话,三人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 沈清澜再次见到于晓萱的时候,忽然发现了她的不同,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们几个都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自然能察觉到她的细微变化,看来确实就是如她所预料的那样,这个孩子带给于晓萱的,不止是亲情,还有一份对这个世界上的安全感,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沈清澜的眼中闪过一抹欣慰。 “看来三个人就我最慢了。”方彤笑着说道。 于晓萱点头,笑眯眯,“对啊,所以你和李博明要抓紧时间了,我可是跟清澜说好了,我要是生了女儿就给她做儿媳妇。” 方彤瞪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行,不能这样做,你们这不是欺负我没孩子吗?”方彤不干。 于晓萱得意洋洋,“晚了,谁让你结婚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方彤冷哼一声,“咱俩谁先生出女儿还是未知数呢,你等着。” 眼看着俩人又要掐起来了,沈清澜连忙出声,“一个是大明星,一个是企业高管,要是让外人看见了你们这个样子,不嫌丢人啊。” “这里就我们三个,才不怕呢。”于晓萱说道,眉眼间神采飞扬。 方彤附和点头,随后才正经了表情,“晓萱,你之前的那部电视剧不拍了吗?” “不是,我已经杀青了,考虑到我的身体情况,导演将我的戏份集中在一起拍摄,前天我刚刚结束了我的所有戏份。”于晓萱说道。 原本按照韩奕的意思,是不赞成她继续拍戏的,就算是要拍,也要先将孩子给生下来,至于那拍了一半的电视剧,他可以追加投资,让导演重新找女主。 但是于晓萱不同意,这部电视剧她已经拍摄个过半了,要是现在放弃,那么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不说,还浪费了剧组里那么多人的时间,尤其是跟她搭档的男一号是当红的影帝,能愿意跟她搭戏原本就是她一个学习的机会,要是因为韩奕的一句话,就让人家的辛苦白费,这也是对人的不尊重。 好说歹说,韩奕才同意让于晓萱继续拍摄,但是却全程都跟着,嘘寒问暖、端茶倒水,保姆助理的活都让韩奕一个人干完了。 于晓萱想起韩奕对自己和孩子的用心,心里就忍不住泛甜。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沈清澜问道,既然决定生下孩子,那么肯定是要结婚的。 于晓萱摇头,“我和韩奕商量了,不打算办婚礼,领个证就算是结婚了,等到五月二十号就去领证。”见沈清澜看过来,于晓萱继续说道,“不是韩奕不愿意给我一个婚礼,而是我自己不想办,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他的父亲也不喜欢我,没有父母在场的婚礼总是显得有些凄凉,所以等到我们领证了,就请你们几个一起吃个饭就算庆祝了。” 她的话风一转,“不过,我可先说好啊,婚礼可以没有,红包不能少。” 方彤白了她一眼,“你现在都是韩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了,竟然还惦记我们那几个钱,你可真是掉进钱眼里了昂。” 于晓萱笑眯眯,“这怎能一样,红包是红包,你要是不给我红包,我就赖在你家里不走了。” 方彤还击,“好啊,你来,我给你准备房间,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只要你家的韩奕没有意见。” 于晓萱讪讪,韩奕肯定有意见的。 沈清澜嘴角轻勾,笑看着二人,随意地一转头,她立刻调转了视线,往刚刚看到的方向看去,但是却什么也没看见,眉头轻皱。 方彤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清澜,你在看什么?” 沈清澜收回目光,摇头,“没事,刚刚以为看见了一个熟人,结果看错了。”她刚才好像看到了杜楠,但是转眼人就不见了,但愿是她看错了,不然这个时间杜楠出现在京城,总给她一种不好的预感。 “对了,我给你们说一个八卦。”于晓萱忽然压低了嗓子。 方彤和沈清澜纷纷看向她。 于晓萱先是看了一眼方彤,然后才说道,“你们知道不,丁明辉离开君澜集团了。就是几天前的事情,据说是勾搭上了其他公司的董事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丁明辉给人家姑娘下了什么迷魂汤,这个姑娘明知丁明辉家里有老婆的前提下,还愿意跟他在一起,被家里知道后还要死要活的,扬言要嫁给丁明辉。” 方彤脸上的笑意渐淡,“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她是君澜今天的员工都不知道这件事,而沈清澜又是君澜的半个主人同样不清楚,反倒是于晓萱这个跟君澜集团毫无关系的人知道内部八卦。 “我不是说了我的剧组里有个助理是丁明辉他们家的邻居嘛,他们家里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瞒过她呀,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据说那个姑娘还丁明辉家里闹过,让刘慧让位,气得刘慧当场跟丁明辉打起来,丁明辉的父母去劝架,反倒被刘慧给推到了地上,老太太当场就进了医院,幸好只是腰扭伤,但是丁明辉一家人就抓着这个不放了,非要刘慧和丁明辉离婚,而且还要净身出户。” 方彤闻言,眸光渐凉,她是没想到丁家的人竟然这样无耻。 “方彤看,我现在越来越庆幸丁明辉当初背叛你了,要不然现在在火坑里的人就是你了,这算不算是刘慧做的唯一的一件好事?”于晓萱庆幸地说道。当初丁明辉被刘慧给勾搭走,害的方彤那样的伤心绝望,于晓萱是恨不得生撕了刘慧,现在看来,还真是验证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方彤神情淡淡,眼中并没有任何庆幸,只是想起了她父亲曾经跟她说过的话,那番话她曾经不在意,现在想来,却很是有道理。 那时是她父母见过丁明辉之后,家里依旧不同意,她跟家里闹矛盾时她父亲说的,当时她父亲很严肃,他说,“彤彤,古人自古讲究门当户对,就算是门第之见也是有其道理的,丁明辉跟你的生活环境可以用天壤之别形容,他这样环境成长起来的人,很务实,他的心里想的是怎么利用眼前的一切往上爬,现在你们是有爱情,但是爱情并不会是一个男人的全部,等到以后进了社会,面对来自社会的各种压力,你想的是爱情至上,而他想的是生活,是如何从他以往的环境中解脱出来,这样的人,只要抓住机会,就会不遗余力地往上爬,到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初听时方彤还陷在自己编织的梦幻里,哪里会相信这些话,如今再回头看,她的父亲才是最睿智的那个。 ------题外话------ 粉丝活动结束啦,恭喜幸运儿958、QQ062118pc713…、哆来咪苏和蚀骨情深、柳芽、冰雪等六位宝宝获得奖品。 以上位列潇湘书院、QQ阅读粉丝榜前三甲的宝宝,请注意及时添加久陌离读者Q群:656204326,并于12月15日12:00以前将个人收件信息及相关截图私Q给久陌离。 热门色号口红、温暖少女心牌马克杯、冬季必备零食大礼包通通送给泥萌~(过时不将信息私发给阿离视为自动放弃哦) 长评奖励已经发放,请写过长评的宝宝注意查收哦! ps:好多人都喜欢艾伦,这是为啥呢?

上一篇   383.当年的往事

下一篇   385.沈家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