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她的过去你知道多少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81.她的过去你知道多少

于晓萱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沈清澜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早饭,“先过来吃饭吧。” 于晓萱点头,在餐桌前坐下。 “你看看想吃什么。”沈清澜说到。 “傅爷呢?”于晓萱没有看到傅衡逸,问道。 “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有事情。”沈清澜说地随意。 于晓萱端过一碗粥,喝得有些心不在焉,沈清澜将一个鸡蛋放在她的面前,“多吃点,你现在需要营养。” 于晓萱点头,犹豫了一下,轻声开口,“清澜,你说昨天我们看到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既然想知道,干嘛不自己打电话问韩奕?” “不敢问,要是问了,人家还以为我是在跟踪他呢。”于晓萱说道。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她,于晓萱眼神闪躲,“好嘛,我承认是我怂了,昨天是我一时间想茬了,要是你面对那样的场景,清澜你会怎么做?” 于晓萱对这一点很好奇。 沈清澜淡定地吃着早餐,开口,“直接上去问。”她跟傅衡逸之间彼此信任,她相信傅衡逸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既然是这样,就没有什么问题是需要隐瞒的。 于晓萱眼神微暗,“其实说到底,还是我不够信任韩奕,对不对?” 沈清澜叹气,“你都知道自己的问题了,根本不需要我说。” “清澜,你说我现在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自信?” “晓萱,你太在乎韩奕了。其实在这段感情你,你将自己摆在了低于韩奕的位置,你一直在仰视他,这样的感情,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迟早出问题,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责备自己,而是学会将自己摆在和韩奕平等的位置上。” 于晓萱沉默地喝粥,沈清澜知道她是听懂了也不再开口,吃着早餐。 等吃完饭,于晓萱就离开了,她想去找韩奕。 于晓萱刚走不久,傅衡逸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束鲜花,沈清澜挑眉,“你这一大早出门就为了给我买束花?” 傅衡逸笑笑,“还有你爱吃的蛋糕。” 沈清澜这才注意到傅衡逸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小蛋糕,正是之前沈君煜给她排队买的那家。 “你排了多久的队?”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不在意地说道,“没多久,我今天运气好,到那里的时候人不多,排了十多分钟就等到了。” 一旁的警卫员听到这话,心里泪目,他可是陪着傅衡逸在寒风中等了一个半小时才买到了这么一小块蛋糕,原本是想多买几块的,但是这款蛋糕它是限量的,他们去的时候已经是最后的一块了,新的要到下午才做好。 沈清澜自然是不相信他只等了十几分钟,但是也不揭穿他,他不想自己担心,那自己就当不知道好了。 当着警卫员的面,沈清澜俯身在傅衡逸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说道,“谢谢,我很喜欢。” 傅衡逸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睛里却满是温柔的笑意。 警卫员权当自己看不见,“那个首长,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他这只单身狗可经不起虐啊。 傅衡逸点点头,警卫员赶紧溜之大吉,心中默默地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个女朋友了。 沈清澜找了一个花瓶将花插好。 ** 于晓萱直接打车去了韩奕的公司,原本想先给韩奕打个电话的,谁知道手机竟然因为没电关机了,只能作罢。前台是认识于晓萱的,知道她是韩奕的女朋友,自然不敢拦她。 于晓萱看着电梯里在自己的样子,手心都有些冒汗。 “于小姐,你怎么来了?”助理看见于晓萱很惊讶,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外地拍戏的吗? 于晓萱笑笑,“我有点事情回来一趟,顺便看看韩奕,他在吗?” 助理点头,“韩总在的,不过现在正在会议室里开会,你可以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一下,会议马上就要结束了。” “好,那我先进去等他。”于晓萱说着,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却看见沙发上正在坐着一个女人,正是昨天在医院里看见的那个女人,她的血液瞬间冻结了,眼神微变。 她站在办公室门口,直直地看着那个女人,神情倒是镇定,如果忽略她的眼神的话。女人也已经看见了于晓萱,倒是认出了于晓萱。 助理跟着进来,看见这一幕,笑着开口为二人做着介绍,“于小姐,这位是韩总的表妹莫芷姗莫小姐,莫小姐,这位是韩总的女朋友于晓萱。” 于晓萱的被冷汗充斥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转头看向助理,“表妹?” 助理点头,“是的,莫小姐是韩总舅舅的女儿。” 于晓萱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好意思,尤其是想到自己竟然因为表妹而胡思乱想了一夜,心里就忍不住暗暗唾弃自己。 莫芷姗站起来,友善地看向于晓萱,“终于见到你的真人了,我听表哥多次提起你,一直想见见,但是这个小气的却总是不肯,生怕我将你吃了,把我当成洪水猛兽了。” 她开着玩笑,却让气氛一下子就放松了,大概是看出了于晓萱的尴尬,她笑笑,“是不是见到我的时候吓了一跳,想着是不是又有哪个妖艳贱货来勾搭我表哥了?” 她说的坦诚,反倒是叫于晓萱更加不好意思,脸色微红。 莫芷姗哈哈笑,“哈哈,其实你这么想就对了,你要是不这么想,我才应该要想你是不是不爱我表哥,而且你是不知道,以前啊,我表哥还真的拿我当过挡箭牌,骗的那些无知的少女们掉了一箩筐的眼泪。” 她主动走过来,拉着于晓萱在沙发上坐下,“我这个人话痨,喜欢跟人家说话,要是哪里说错了,你可别介意啊。” 于晓萱连忙摇头,“不会不会,我也是个话痨。” 莫芷姗不是没有看出于晓萱的紧张,大概是真的误会了自己跟韩奕的关系,心中忍不住好笑。 幸亏韩奕回来的很快,见到于晓萱也有些惊讶,“不是在拍戏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回来的,回来办点事情。”于晓萱说道。 现在有其他人在,韩奕也没有多问,而是看向莫芷姗,“你们已经认识了?” 莫芷姗笑着点头,“认识了,还跟你的宝贝女朋友聊了好久,难怪你将她藏得这么好,连见都不愿意让我见一下,原来你的女朋友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 韩奕笑眯眯,“那是,晓萱可是我的宝贝,哪里能轻易让你见到,不过现在见到了,好奇心得到满足没?” 莫芷姗也笑眯眯,摇摇头,“没满足,我现在特别好奇,你是用了什么手段将这么单纯的小姑骗到手里的?”按照年纪来算,莫芷姗比于晓萱还大几岁。 韩奕瞪眼,“什么叫骗,我可是真心追求的她,莫芷姗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将我的女朋友吓跑了,我就跟你老公告状,说你又开始哈所谓的男神了。” 这次轮到莫芷姗急了,“韩奕,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可是你的表妹。” “表妹也没女朋友重要。” “哼,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要去告诉爸爸,说你欺负我。” 韩奕斜眼,“你去啊。” 于晓萱静静地看着两人斗嘴,看的出来,这两人虽然在互怼,但是感情却很好,韩奕一把搂住于晓萱的肩膀,“行了,不跟你怼了,时间差不多了,你给徐一凡打个电话,看看他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要是好了我们就去吃饭吧。”他低头看向于晓萱,“今天没什么事情吧?” 于晓萱摇头,“没事。”昨天沈清澜帮她跟琳达请了两天假。 莫芷姗给丈夫打电话,知道他事情已经办完了,正在往回赶,看向韩奕,韩奕说道,“让他直接去吃饭的地方等我们。”他报了一个地址。 饭桌上,于晓萱的话相对于平时少了很多,韩奕只当她是因为见到他的家人有些放不开,趁着吃饭的间隙悄声跟于晓萱说道,“我舅舅家不像我家,放心。” 于晓萱又不能跟韩奕说自己是因为误会了他心中自责吧,所以笑着说道,“我能看的出来,我就是有一点点小紧张。” 韩奕在餐桌下握住于晓萱的手,轻轻摇了摇。 等吃完饭,韩奕就将莫芷姗和徐一凡送到了机场,今天他们就要回去了。于晓萱跟着去送行。 回来的路上,于晓萱依旧沉默,韩奕终于觉察出她的不对劲了,轻声问道,“晓萱,你是不是有心事?” 于晓萱闻言,摇头,“没有。”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韩奕换了一种说法。 于晓萱犹豫了一下,看着韩奕的侧脸,“韩奕,要是我做错事情了,你会不会原谅我?” “那要看是什么事情,先说说看,你做了什么?”韩奕随意地说道。 “我说了你保证不生气我就说。” 韩奕斜眼看她,“看来你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玩笑的语气。 “我昨天在医院看见你和芷姗了。”于晓萱闭着眼睛说道。 韩奕哦了一声,“你看见了就看见了,怎么不上来跟我打招呼?”说到这里,瞬间反应过来,看向她,“你该不是误会我和芷姗的关系了吧?” 于晓萱一脸的尴尬,低下头不说话。她不仅误会了,还因为这件事难过了一夜。 韩奕见到她这幅样子,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了看路况,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 “于晓萱,是不是昨晚又胡思乱想一夜没睡?”韩奕问道,他今天见到于晓萱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眼底有些青黑,原本以为是她工作太累了,没休息好。 于晓萱低着头不敢看他。 韩奕静静地盯着她的头顶看,“于晓萱,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于晓萱的手相互绞着,这是她紧张时候的小动作。 “于晓萱,你看着我。”韩奕严肃了语气,于晓萱瞬间抬头,看向韩奕,她的眼眶微红。 韩奕的心立即就软了,缓了缓表情,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真是一个傻瓜,有什么问题不能直接当问我,非要自己傻乎乎地在那里乱想?下次要是再遇见这样的情况,记住一定要上前来质问我。” 于晓萱的泪眼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砸在韩奕的手背上,“韩奕,对不起。” 韩奕轻声叹息,将于晓萱抱在怀里,“不就是误会了吗,解释清楚就好了,我都没生气,你怎么反倒是先哭上了。” “我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配不上你了,动不动就怀疑你,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胡思乱想,韩奕,对不起。” 韩奕心中微疼,于晓萱父母去世给她带来的创伤在这种时候就显露出来了,以前对着他张牙舞爪的姑娘现在对着他,心底总是存着一份不确定,一份小心翼翼。他很努力地想去消减她心中的这个感觉,但是效果总是不明显。 “晓萱,你对我永远不必说对不起,也不要觉得自己配不上我,你很好,在我眼里,你就是那个最好的人。”韩奕柔声安慰她。 于晓萱哭得更凶了,“韩奕,你骂我吧,你骂我一顿我就舒服了。” 韩奕笑了,“哪有人特意找骂的,再说我也舍不得,但是我可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要是再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误会我,胡思乱想折磨自己,我可就真的生气了,我要是生气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于晓萱使劲点头,“韩奕,我会努力学会自信一点,不胡思乱想。” 韩奕闻言,不禁无奈地笑笑,“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就该哭了,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刚刚夺得最佳女主角和新人奖?这些奖项就足够证明你的优秀了。” “不一样的,那些东西还不足以证明我是一个配得上你的女人,我还需要继续努力。”于晓萱闷声说道。 韩奕摸摸她的头发,“晓萱,你不需要这样勉强自己,我不需要一个女强人妻子,你现在这样就很好。” “你的意思是说我太笨了吗?” “笨一点不好吗?老话说傻人有傻福,你应该高兴自己笨一点,这样我会多爱你一点。”韩奕笑着说道,一个聪明又能干的妻子,他要是想找早就找到了,但是那类女人根本就不是他的菜。 只是……韩奕忽然皱眉,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忽略已久的事情,“你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那家医院可是妇保医院,于晓萱没事去那里干什么? 于晓萱原本是低着头的,听见这话,她从韩奕的怀中退出来,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韩奕,我怀孕了。” 韩奕呆呆的,仿佛是没听清于晓萱说了什么,他皱眉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于晓萱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韩奕该不会是不喜欢孩子吧,难道他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她看着他,神情忐忑,“韩奕,我说我怀孕了。”于晓萱拉着他的袖子,“韩奕,你是不是不喜欢孩子?我们留下她好不好?我想生下她。” 韩奕的眉渐渐松开,嗯,自己没错了,他确实要当爸爸了,哈哈,他要当爸爸了。韩奕忽然大笑出声,要不是现在是在车里,他真想抱着于晓萱大转几圈。 他抱着于晓萱,狠狠地在她的脸上亲了几口,“宝贝儿,你可真是我的大宝贝,太棒了。” 这次轮到于晓萱发呆了,她愣愣地看着韩奕,反应不过来韩奕这瞬间就变了的性格。 韩奕很兴奋,放开于晓萱,立刻给傅衡逸打了电话,“衡逸我跟你说,我马上要当爸爸了,哈哈。” 傅衡逸正在给沈清澜调颜色呢,听见这话,神情淡淡,“我女儿再过两个月就出生了。” 韩奕冷哼一声,你快你了不起啊,我家的也快了好嘛,干脆地挂了电话,又给沈君煜打了过去,“君煜,我马上就要做爸爸了,哈哈!” 沈君煜呵呵笑,“我还马上就要当新郎了呢,你连婚都没结” 韩奕郁卒,这帮塑料兄弟。 挂了电话,韩奕轻哼,“他们这就是嫉妒我,绝对的嫉妒,不就是结婚吗,分分钟的事情,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保证比沈君煜结婚的婚礼还早。” 韩奕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给助理打电话,于晓萱见状,连忙按住了他的手,“韩奕,冷静一点。” 韩奕看见她,咧开嘴,傻笑,于晓萱捂着眼睛,这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人到底是谁啊?她能不能装作不认识他?但是心里却甜滋滋的,真好,韩奕跟她一样,欢迎这个小天使的降临。 “晓萱,我们现在就回家,你想吃什么想做什么都跟我说,不行,我现在就要请一个阿姨和一个营养师,照顾你的生活。”韩奕碎碎念。 于晓萱既甜蜜,又无奈,跟着韩奕回家,韩奕知道于晓萱昨晚没休息好,催着她去休息。等于晓萱睡着了,他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于晓萱睡觉,眼睛时不时地扫一眼她小腹的位置,眼中的温柔仿佛要滴出来。 他低头,轻轻地在于晓萱的脸上亲了一口,低声开口,“于晓萱,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一个完整的家。 ** 傅衡逸挂了电话,沈清澜问道,“韩奕已经知道了?” 傅衡逸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很兴奋,来跟我炫耀自己要当爸爸了。”自己的兄弟如此的高兴,傅衡逸也替韩奕感到开心。 沈清澜笑笑,可以想见那样的场景,“这样其实很好。”不管是韩奕还是于晓萱,都是孤独的人,他们都渴望有个完整的家,抱团取暖的两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血脉,这份温暖才能延续得更久。 傅衡逸赞同地点点头,刚想开口,却听见沈清澜哎呦了一声,紧张地看着她,“怎么了?” 沈清澜摇头失笑,“没事儿,刚刚孩子踢了我一脚。” 最近孩子在肚子里越来越活跃了,就算是不刻意感觉,傅衡逸也能常常看到孩子在妈妈的肚子里伸展拳脚。 “这以后肯定是个调皮的。”傅衡逸说道。 男孩子嘛,调皮点无所谓的,沈清澜淡淡想到,见着傅衡逸眼底的那丝忧愁,忍不住好笑,这个人总是担心女孩子太皮实了不招人疼。 “傅衡逸,帮我调个青色。”沈清澜转移了话题,将注意力集中在画上。 傅衡逸被沈清澜岔开了话题,也没再纠结孩子是不是调皮的事情,专心给沈清澜调颜色。 楚云蓉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幕,和赵姨对视一眼,笑了。 沈清澜看见楚云蓉来了,就要放下画笔,“你画你的,不用管妈妈。” 沈清澜的这幅画也确实快完成了,于是不再管楚云蓉,专心于画画,楚云蓉极少这么专注认真地看着沈清澜作画,见到她的这个样子,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感激,她感激上苍让她及时清醒,能够弥补余生的缺憾,也感激沈清澜愿意给她这个弥补的机会。 沈清澜画完最后一笔,傅衡逸很自然地接过了她的画笔,将东西收拾好。 “妈,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沈清澜在楚云蓉的身边坐下,问道。 楚云蓉从包里拿出一个相册,“你哥和兮瑶的婚纱照样片已经好了,兮瑶的意思是你的眼光好,让你先帮他们选选。” 沈清澜:……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的婚纱照还是他们几个一起给选的。 沈清澜接过相册,一张张仔细地看着,水下婚纱照确实漂亮,比陆地上拍的唯美很多,沈清澜很喜欢其中一张在珊瑚丛牵手的画面,像是两条自由的鱼,光从画面里都能感受到二人的幸福。 “这张很好。”沈清澜说道。 楚云蓉点头,“这张是不错,用来布置现场是很好选择,但是不太适合放在房间里。” 沈清澜又选了几张,“这几张都很好。” 楚云蓉满意地点点头,“嗯,就这几张吧,等下我再拿给兮瑶的妈妈看看,然后再让兮瑶和君煜做最后的选择。” 沈清澜对这样的安排自然是没意见的,毕竟这是自己哥哥的婚礼,自然是要遵循本人意见,这半年来,除了傅衡逸的腿伤,沈家和傅家可谓是喜事一件接着一件。 老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在楚云蓉的身上体会地更加明显,前几天,她陪楚云蓉去周医生那里,周医生说楚云蓉的病症已经减轻了很多,基本上已经没有大问题了。 “清澜,衡逸,前些天你爸爸的战友给我们家送来了几只本地鸡,我让宋嫂给你们炖了汤,等下记得过来吃。”楚云蓉说道。 沈清澜一听喝汤,顿时就变得面无表情,傅衡逸温和地笑笑,答应下来,“好的,妈,等下我和清澜就过去。” 等楚云蓉离开之后,傅衡逸握着沈清澜的手,“你要是不喜欢喝汤,等下我帮你喝。” 沈清澜扫了他一眼,“真的?” 傅衡逸点头,“当然,为老婆效劳是我的荣幸。” 沈清澜顿时就满意了,“傅衡逸,下次要是再喝汤,你也要帮我喝了,从现在开始到孩子生下来我都不想再喝汤了。”她对各种汤汤水水可谓是深恶痛绝了,这一点从早先就表现了出来。 傅衡逸有些心疼她,“嗯,我喝,老婆,辛苦你了。”越是到了怀孕后期,沈清澜腿部的浮肿就越发明显,整个人似乎也变得臃肿了一些,但是因为她本身就瘦,这一点臃肿在外人的眼里并不明显。 而且沈清澜经常去厕所,偶尔半夜还会抽筋,傅衡逸天天跟她待在一起,这些都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决定,等他腿伤好了,就去做手术。 沈清澜自然是不知道傅衡逸的打算的,傅衡逸也没跟她说过。 等到临近傍晚了,警卫员将傅衡逸送到了沈家,沈君煜已经从公司里回来了,他刚到家就和傅衡逸进了书房,韩奕昨天晚上就将傅衡逸的那份计划书给他看了,他对这个计划也很感兴趣,出于商人的敏锐嗅觉,他觉得傅衡逸的这个商业计划完全可行。 这么大的蛋糕光靠韩奕和傅衡逸,虽然也能吃下,但是韩奕和傅衡逸从来没想过要独吞,本来就是要个几个兄弟一起干的,只是韩奕作为主导而已。 吃完饭,楚云蓉将为沈清澜和傅衡逸准备的鸡汤端上来,沈清澜淡淡地看了傅衡逸一眼,傅衡逸开口,“妈,我想吃宋嫂做的荞麦饼了。” 楚云蓉一听,又站了起来,“行,我这就让宋嫂给你们做一些。”说着就去了厨房。 傅衡逸端起沈清澜面前的鸡汤,三两口喝干净了,沈君煜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啧啧出声,“澜澜,你这可是在浪费妈的一片心意,这个鸡汤妈盯着炖了半下午了。” 沈清澜不为所动,“你要是想喝剩下的这碗可以给你喝。” 沈君煜呵呵笑,“这是妈特意给你和傅衡逸准备的,我就不夺人所好了,你和衡逸多喝一点。” 沈清澜看向他,目光淡淡,眼角余光看向回来的楚云蓉,转头对楚云蓉说道,“妈,哥刚才说这个鸡十分滋补,问你还有没有,他想以后等兮瑶姐怀孕了,天天炖汤给兮瑶姐喝。” 楚云蓉闻言,顿时笑得眉眼弯弯,“有,你爸的这个战友乡下有个亲戚就是专门养这个的,想吃多少都有。君煜,你现在喝不喝,锅里还有。” 沈君煜摇头,“妈,我刚吃完饭,喝不下了。” 傅衡逸的面前还放着一碗鸡汤,“衡逸,是这鸡汤不和胃口吗?” 傅衡逸温声开口,“没有,这汤很好,就是刚刚喝多了,想等下再喝。”他刚刚帮沈清澜喝了一碗,哪里喝得下。 楚云蓉只是说道,“鸡汤还是趁热喝比较好,要是真的喝不下就等下喝,我让宋嫂再热一下。” 傅衡逸笑着点头,“谢谢妈。” 在楚云蓉注意不到的角落里,沈君煜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沈清澜,他是发现了,这个妹妹自从嫁人后,这心啊就偏到了傅衡逸的身上,拉不回来。 沈清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有时候自己的哥哥是真的很好玩。 沈君煜看见她眼底的笑意,宠溺地笑笑。 沈谦刚刚才踏进家门就看见了客厅里的热闹景象。 “阿谦,你怎么回来了?”楚云蓉问道,今天可不是沈谦放假的日子。 沈谦笑笑,“回来有点事情,家里还有饭吗?我肚子有点饿。”他连晚饭都没吃就赶回来了。 楚云蓉点点头,“有的,我现在就让宋帮你把饭菜热热。” 等楚云蓉离开了,沈谦看向傅衡逸,“衡逸,等下吃完饭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商量商量。” 听了这话,沈清澜没什么反应,倒是沈君煜开口问道,“爸,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部队里的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沈君煜闭嘴,不再问了,一般沈谦如果说是部队里的事情,就是表示这件事不能说,他就不会再问下去。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傅衡逸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沈谦要跟他说什么。 沈谦吃完饭,就和傅衡逸一起钻入了书房,而且还将书房的房门关得很紧,还吩咐楚云蓉不要进来打扰,楚云蓉看着紧闭的书房门内,摇头,“什么事情搞得这么严肃?弄得我都紧张兮兮的。” 她在客厅里坐下,沈清澜和沈君煜坐在那里看电视呢,是最近很火的一档综艺节目,讲几个萌娃的,沈清澜一向对这些综艺不感兴趣,这次竟然难得静下心来看电视了,而且还看的津津有味。 楚云蓉原本的心思在书房,陪着沈清澜看了一会儿,顿时来了兴趣,和沈清澜一边看,一边讨论,“清澜,你看这个小姑娘真懂事,这一口的东北腔简直太可爱了,还有那个小男孩也不错,待人接物多有礼貌了,你说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怎么教育的,怎么就能将孩子教的那么好呢。” 她的语气里都是羡慕和喜欢,沈君煜看了几眼,说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等澜澜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肯定比他们还可爱,还懂事。” 楚云蓉赞同地点点头,“那是必须的,我的外孙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 沈君煜呵呵笑,“妈,孩子都没出生呢,不带你这样自卖自夸的。” 楚云蓉白了他一眼,“难道我说错了?”大有一副你要是敢说我孙子不可爱我就跟你没完的姿态。 沈君煜投降,“没错,您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澜澜的孩子必须是最可爱的。” 沈家在讨论肚子里的孩子,韩家,韩奕也正乐的找不着北呢。 韩奕将于晓萱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又跑到门口将鞋子给于晓萱拿出来,放在她的脚边,“来,换这双鞋子,高跟鞋对孩子不好,我们就不要穿了,明天我就让人给你将家里的高跟鞋都换成平底鞋,保证时尚又安全,不会影响你的丝毫美丽。” 他的嘴角咧着,从知道于晓萱怀孕之后,他就一直是这个表情。 “韩奕,你没事吧?”于晓萱问道。 韩奕摇头,笑得灿烂,“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我高兴着呢。晚饭你想吃什么?我让阿姨给你做。”这个阿姨是刚刚到位的,之前韩奕和于晓萱都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所以并没有阿姨,只是叫钟点工上门来打扫卫生。 “随便吧,我不挑食。”于晓萱说道。 韩奕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怎么能随便你,你现在可是一个孕妇,孕育一个孩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绝对不能随便,必须充分保证你的营养,算了,你是第一次怀孕,我也是第一次当爸爸,这方面肯定不懂,这个阿姨有照顾孕妇的经验,我让她看着做吧,正好试试她的手艺,要是不满意我们就换。” 说着就跑去找新来的阿姨研究今晚的孕妇菜谱去了,于晓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肚子,那颗心才真正安定下来。 韩奕跟阿姨商量好了今晚吃什么后立刻就回来了,坐在于晓萱的身边,打开了电脑,看了于晓萱一眼,坐远了一些,“电脑有辐射,对你不好。” “你做什么?”于晓萱好奇地问道。 韩奕笑眯眯,“制定怀孕周期表,我先将表格做好,然后咨询专业的医生,将怀孕的注意事项填上去,就放在桌面上,每天看一边,还要制定出一份详细的孕期食谱,你父母不在了,我必须照顾好你。” 于晓萱的眼眶微热,差一点落泪。她何德何能,遇上了韩奕这样的男人。 韩奕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没有察觉到于晓萱的情绪,于晓萱摸摸自己的眼角,看着碎碎念的韩奕,笑意温柔。 ** 沈家书房,沈谦严肃了一张脸,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很久都没说话,傅衡逸挑眉,“爸,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沈谦的眼底满是凝重,看着傅衡逸,沉声开口,“衡逸,对于清澜离开沈家的那些年的经历,你了解多少?” ------题外话------ 沈谦这话什么含义呢? 不分章了哈,书城的亲们,这是大章,千字五分的定价,共九千字 ** 推荐好友叶落无心的文文《溺爱成瘾:魅狐总裁心头宠》 一觉睡醒,身边却突然出现了一只全身雪白的狐狸。 莫子依未做细想,伸出小手抚摸着那雪白的毛发,特别是它那毛茸茸的尾巴,简直就是爱不释手。 却未曾想,她竟把一个男人全身上下摸了个遍!还有她最喜欢摸的尾巴,竟然是…… [撸狐篇] 莫子依满足的抚摸着怀中的白狐,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喟叹。 白狐原本紧闭的眼睛顿时睁开,化成了一个俊美绝伦的男人。 莫子依:“咦?我还没摸完。” 楚君陌的声音喑哑,诱哄道,“乖,等下随便你摸。” 说着,他便衔住了她的樱唇,修长的身躯迅速压上。 本文一对一甜宠,pk期间爆更不断哦

上一篇   380.苦逼的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