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苦逼的傅爷

于晓萱的心里特别矛盾,按照她原本的计划,她是想过两年再生孩子的,毕竟她现在才23岁,正是事业的上升期,要是有了孩子,时间跟精力肯定就会被孩子给分散了,再加上,她现在的这部电视剧才拍了一半,要是中途退出,对她以后的影响也不好。 “我不知道,清澜,我现在特别矛盾,我想在事业上更近一步,但是孩子已经来了,让我不要它我也做不到,它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是比韩奕更亲近的人,我做不到狠心不要它。” “那就生下来,晓萱,事业你可以以后慢慢发展,但是孩子要是失去了,即便以后再拥有,也不是这一个了。”沈清澜温声开口。 “至于剧组的事情,这个祸既然是韩奕闯下的,那就交给他去处理。”沈清澜很不厚道地将锅甩给了韩奕。 “哎,清澜,你说你是不是学了什么魔法,跟你说过以后我心里好受多了,都不纠结了。”于晓萱坐了起来,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 沈清澜揭穿她,“其实你自己心里早就有决定了,只是想找个人支持你而已。” 于晓萱笑嘻嘻,“不要揭穿人家嘛,第一次怀孕,身边也没有个可以商量的人,心里害怕嘛。” 沈清澜笑笑,“这件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韩奕?” 于晓萱哼唧,“先不告诉他,要不是这个家伙,我现在至于这么纠结嘛。” “你离开剧组跟琳达说过了吗?” 于晓萱一脸尴尬,“没有。”她昨天晚上知道自己怀孕了,心里都纠结死了,就想跟沈清澜见个面,有个商量的人,哪里还记得跟琳达说一声。 “你呀,做事怎么还是这样冲动,赶紧给琳达打个电话,跟她说明一下。”沈清澜说道。 “清澜,我不敢。”于晓萱一脸的心虚,想也知道琳达现在肯定很生气,她要是打电话回去不是挨骂嘛,“清澜,你帮我打好不好?”于晓萱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看了她一眼,拿过她的手机,开机,刚刚开机,一系列信息就跳了出来,于晓萱已经听到了那些提示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没等沈清澜的电话拨出去,琳达的电话就进来了,刚一接通,就听到了琳达怒气冲冲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于晓萱,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艺人的责任心,不说一声就离开……” “琳达,是我,沈清澜。”沈清澜打断琳达的话,电话那边顿时没了声音,“晓萱现在跟我在一起,昨天我出了一点急事,晓萱知道了很担心我,连夜赶了回来,没有跟你说,十分抱歉,这件事怪我。” 她将事情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于晓萱听了更加不好意思了,明明是自己任性的结果,却让沈清澜来承担,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这里还需要晓萱陪我两天,是的,很抱歉,剧组那边还需要你去沟通,嗯,你也可以跟剧组说,我愿意投资这部电视剧,只求良心之作。” 挂了电话,于晓萱一脸歉意地看着沈清澜,“清澜,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投资的事情还是我来吧,以你的名义,钱我来出。” 沈清澜将手机还给于晓萱,淡淡开口,“我其他东西不多就是钱多,只是一点投资而已,还不需要你,但是下次你不能这样任性,晓萱,记住了吗?” 于晓萱点点头,“嗯,我知道,这是第一次,我保证也是最后一次。” “我让琳达帮你跟剧组请了两天的假,你是要回家还是?” “我想先自己静静,然后回到剧组拍戏,至于韩奕那里先不说了。” 沈清澜皱眉,“继续拍戏没问题吗?” 于晓萱点头,“嗯,没问题的,这部电视剧是现代剧,没有什么大动作,现在都已经拍摄过半了,我其实能坚持到拍摄完成,我担心的是下一部电影,那部电影是动作片,我要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恐怕就没办法拍摄了,琳达姐和导演还有头投资方那边不好交代。” “这些事情你交给韩奕就好,既然打算生下来,就早点告诉韩奕,婚礼也该准备起来了。”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脸色微变,冷哼一声,“都没向我求婚呢,我才不嫁。” “那等到肚子大了你怎么办?” “那就生下来我自己养啊,我有钱,养得起。”于晓萱拍着胸脯。 沈清澜静静地看着她,缓声开口,“生孩子已经够辛苦了,你还自己养孩子,然后韩奕坐享其成当爸爸,什么都不用干,你确定要这么便宜他?” 于晓萱一想,“对哦,绝对不能这么便宜他,孩子生下来就应该让他带。”想通了,她顿时就乐了,笑眯眯地看着沈清澜的大肚子,“我的干儿子最近乖不乖啊,是不是长大了好多?” 沈清澜温柔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嗯,他最近很活跃,天天晚上闹我,有时候半夜我还会被他踢醒。”说起肚子里的孩子,她的神情温柔,你哪里还有一点往日的清冷模样。 “真好,清澜,我都没想到三人中竟然是我和你最先当了妈妈,最好我这一胎是女儿,然后给你做儿媳妇。”刚一说完,于晓萱的眼睛就亮了,“啊,对,以后就这么办,我要是生了女儿就给你做儿媳妇。” 沈清澜:……你这么草率地就决定了你女儿未来的婚事,她会哭的。 想清楚了之后,于晓萱整个人又有了精神,和沈清澜分享着自己拍戏时遇到了趣事,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眉眼间都是一派轻松之色。 她想自己喜欢于晓萱不是没有道理的,她是个开朗的人,面对生活积极乐观,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能让她发现乐趣,无论是谁跟于晓萱在一起,都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清澜,晚上我就先回家了,明天我就去找韩奕,告诉他这个消息。”于晓萱心情极好。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对了,你是不是还没去医院检查过?” 于晓萱一愣,“好像是唉,我就只是自己买了验孕棒,正式的检查还真的没去做过。” 沈清澜就知道会是这样,摇头,“今天下午还有时间,现在去做个检查吧,等确定了也能安心。” “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于晓萱问道。 沈清澜摇头,现在她就是闲人一个,每天就是和傅衡逸待在家里,画画、看书、下棋,偶尔去上一节孕妇瑜伽,时间多得很。 两人出发去医院,于晓萱将墨镜戴好,没有做过多的装扮,用沈清澜的话说就是坦坦荡荡的人家反而不会诸多猜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沈清澜呢,陪着好朋友一起来医院做个孕检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沈清澜已经给于晓萱约好了自己的妇产科医生,这个医生也是钟医生的朋友,十分靠谱,经验也丰富。 沈清澜是和于晓萱一起进去的,进去以后,于晓萱跟医生去检查,她这是坐在椅子上等。 结果证明,于晓萱确实怀孕了,刚好一个月,于晓萱的手里拿着化验的单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虽然昨晚她已经用验孕棒试过,但是这次的是真的确定怀孕了,这两者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清澜,我真的要当妈妈了。”于晓萱怔怔地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嗯,开心吗?” 于晓萱裂开嘴巴,“开心,跟昨晚刚知道时候的心情很不一样,那时候我是害怕的,是焦虑的,现在我只有开心和兴奋,我好想马上打电话告诉韩奕这个消息。” 沈清澜很能理解她的感受,当初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的那一刻,也很想马上就跟傅衡逸分享,“那就打电话告诉他。” 于晓萱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要,我想当面亲口告诉他,清澜,你当初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嗯,那就晚上回去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哈哈,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不知道他晚上要不要加班,我等下先给他秘书打个电话,问问先,不过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然就没惊喜了。”于晓萱念叨着,一脸的兴奋。 沈清澜看着她这样,眼睛里都是笑意。 两人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于晓萱已经将单子放好了,走到一半,于晓萱忽然顿住了脚,“清澜,我手机好像忘在医生那里了,你等我一下。” 沈清澜点点头,站在原地等于晓萱,只是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于晓萱回来,忍不住返回去找人,刚走过拐角处,就看见了于晓萱站在那里,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 “晓萱,你怎么了?”沈清澜担心地问道,于晓萱的状况有些不对劲。 于晓萱的眼眸波动了一下,看向沈清澜,“清澜,带我回家可以吗?我的腿软。” 沈清澜眸光轻闪,“好,我们先回家。”她伸手扶了一把于晓萱,将于晓萱带到了车上。 沈清澜没有将于晓萱送回家,而是带回了自己家,傅衡逸看到于晓萱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讶异,看了一眼沈清澜,沈清澜轻轻摇头。 “傅爷好。”于晓萱打招呼,没什么精神。 傅衡逸嗯了一声,跟沈清澜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 沈清澜将于晓萱安排在客房,傅老爷子这两天不在家,和沈老爷子一起去临市看周老爷子去了,几天前周老爷子突然中风住院,两人作为老友,总要去看看的。 于晓萱没有吃晚饭,进了房间之后就坐在了床上一言不发,沈清澜将饭菜给她端进来,“先吃饭,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沈清澜说道。 于晓萱摇头,“清澜,我真的吃不下。” 沈清澜在她的身边坐下,“之前在医院里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去拿手机了吗?” 于晓萱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一下来,沈清澜眸光轻闪,“你见到韩奕了?”现在能让于晓萱的情绪波动这么大的人也只有韩奕了。 听到韩奕的名字,于晓萱的眼泪掉地更凶了,沈清澜想了想,心里浮现一个猜测,试探地问道,“你看见韩奕陪着其他的女人出现在妇产科?” 岂料,话音刚落,于晓萱就大哭起来,“清澜,那个女人还挺着一个大肚子,看着都有四五个月了,韩奕扶着她,两人的姿态亲密极了。” 沈清澜眸色微变,“你看清楚了?” 于晓萱点头,“肯定是韩奕。”这个世界上她会认错任何人,但是这个人绝对的不包括韩奕,他就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沈清澜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开口问道,“那个女人是不是他的亲戚?” 于晓萱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那个女的,我甚至都不敢上前去质问韩奕,我害怕他告诉我这个孩子是他的。” 沈清澜的心忽然就落地了,她看着于晓萱,“于晓萱,我发现你有时候真的挺蠢的。” 于晓萱泪眼汪汪地看着她,“清澜,你骂我。”委屈巴巴的语气。 沈清澜不止想骂她,还想打开她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养鱼了呢,“上次那个教训你忘记了?” 这个于晓萱自然不会忘记,以为夏菲的设计,她和韩奕差一点就分手了,“清澜,你是说这次也是有人设计?” 沈清澜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于晓萱,你的智商都被退回去了是吧?” “清澜。”于晓萱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医院里看到的情景,哪里还能冷静地思考啊。 沈清澜轻轻叹口气,“晓萱,我曾经跟你说过,全心全意地信任才叫恋人,你太没安全感了,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相信过韩奕?” 于晓萱沉默,良久,轻声开口,“我相信他,但是我自卑,清澜,我不瞒你,其实我已经将夏菲和他父亲的话听进去了,韩奕那么优秀,无论我多努力,我总是觉得自己是配不上他的,清澜,韩奕于我,就是一座仰望的高山。” 沈清澜默,这样的感觉她没有体会过,她也没有想到于晓萱的内心是如此的自卑,“所以,你这么想在事业上成就一番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站在他的身边?” 于晓萱点头,“清澜,我是不是很傻?” 沈清澜毫不客气地点头,“是够傻的,晓萱,你应该感到自豪,韩奕那么优秀的人千帆过尽选择了你,证明你身上有足够吸引他的地方,你在他的眼里就是无价之宝,外人的看法只是外人的看法而已,而且你已经做得很好。”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于晓萱很努力,虽然因为韩奕的关系,她的资源一直是顶级的,但是她也用自身的努力证明了她对得起这份资源,她所出演的每一部电影电视剧,甚至是一支广告都受到了好评,尽管一开始她的演技不够成熟,不够好,但她的进步是放在观众的眼前的。 外界对她的质疑越来越少,对她的肯定越来越多,现在她的资源依旧好,但却不是因为韩奕,而是用自己的实力拿到的,这些在沈清澜看来就已经足够。 于晓萱噗嗤一声笑出来,配合着脸上未干的泪水,就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清澜,你说我上辈子是做了多少的好事才能认识你这么一个好朋友。” “想通了就吃饭吧,就算是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的。”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膀,心里还是有些叹息,自从父母因为意外去世后,于晓萱看着没有多大的改变,似乎还比以前更开朗了,更坚强了一些,但是其实却比之前敏感了,以前是大大咧咧粗神经,现在则是小心翼翼很不安,缺乏安全感。 这么一想,沈清澜倒是觉得这个孩子到来的很及时,有了这个孩子的羁绊,起码能让于晓萱觉得这个世界上她还是有亲人的,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带给她的安全感也是其他的人无法替代的。 于晓萱的胃口算不上好,吃了一点就饱了,沈清澜也没有要求她多吃,就是叮嘱她早点休息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傅衡逸已经在床上躺着了,见到她进来,看向他,“她睡了?” 沈清澜点点头,“你给韩奕打过电话没?” “嗯,打过了,韩奕没接,我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回个电话。”傅衡逸说道,刚刚客厅里沈清澜一个眼神,傅衡逸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韩奕的电话是晚上十点才打过来的,他刚刚从一个应酬上脱身,回到家里连澡都没洗就给傅衡逸回了电话。 “傅爷,您找小的所谓何事啊?”韩奕的腿放在茶几上,躺在沙发上姿态悠闲。 “今天你做什么去了?” 韩奕桃花眼一挑,“哟,傅爷,您现在竟然有闲心关心我的生活啊?”自从沈清澜怀孕以后,傅衡逸就真的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哪里还记得他们这些兄弟啊。 “我不跟你扯淡,今天跟你一起去医院的人是谁?”傅衡逸开门见山,刚才沈清澜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 “我表妹啊。哎,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去医院了?” “我陪我老婆产检看见的。”傅衡逸淡淡的说道。 “你都看见我了你不跟我打招呼?” “万一这是你的小情人,我们就那么过去不是让你尴尬?”傅衡逸难得开了一个玩笑。 韩奕从沙发上坐起来,“我的大少爷,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被我家那小醋缸子知道了,醋海都要翻了,这件事小嫂子没告诉晓萱吧?” 傅衡逸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沈清澜,“没有。” 韩奕轻轻松口气,于晓萱这人敏感,他不想让她多想,“那就好,我跟你说,这件事你要给我闭紧了嘴巴,要是晓萱吃醋了,我就将你以前收过女孩子情书的事情告诉小嫂子。” 话音刚落,沈清澜翻书的手顿了顿,看向傅衡逸,傅衡逸神情不变,只是看着开着免提的手机的眼神微冷,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了傅衡逸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傅衡逸直接挂断了电话,看向沈清澜,“老婆,你别听韩奕瞎说。” 沈清澜翻着手里的书页,神情平静,“韩奕瞎说什么了?” 傅衡逸紧紧地盯着她,“我没有收过任何女孩子的情书。” “哦,这件事啊,那就是说韩奕撒谎了?”沈清澜淡淡反问。 傅衡逸认真地点头,“嗯,就是他信口开河。”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样子,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但是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淡的,“我倒是觉得韩奕说的是真的,你这么优秀,长得又这样好看,有女人喜欢很正常,要是没人喜欢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她说的随意,让傅衡逸一时之间有些无法判断这是真的不在意呢,还是吃醋了,“老婆,你不吃醋?” 沈清澜将书放在床头柜上,看向他,“我要是吃醋了你打算怎么办?” 傅衡逸将她拥进怀里,“老婆吃醋,我自然是好哄的。”说着,低头吻上了沈清澜的唇。 沈清澜伸手揽上他的脖子,开始回应着他的吻,老婆这么配合,傅衡逸空寂了许久的身体瞬间来了反应。 这几个月,因为沈清澜怀孕,加上他的腿受伤,两人已经都吃了很久的素,这一撩拨,不仅是傅衡逸的身体叫嚣着,就是沈清澜也是眼神迷离。 傅衡逸的手在某个位置捏了捏,轻声开口,“长大了很多。” 沈清澜的眼中闪过一抹光,将手伸进了被子里,傅衡逸闷哼一声,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正在等着沈清澜的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沈清澜却收回了手,将傅衡逸推开,说了一句,“你女儿说她困了,想睡觉了。” 傅衡逸一时之间有些懵,难得一脸懵懂地看向她,“老婆。”他的声音喊哑,带着明显的情/欲味道。 沈清澜却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你女儿困了,不信你问她。”说着,还将傅衡逸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哪里还不明白她刚刚就是故意的,低下头,轻轻咬了一口她的脸,“你啊,你就折腾我吧。” 神清澜微微一笑,闭上眼睛在傅衡逸的怀里睡去,而傅衡逸怀里抱着娇妻,一直睁眼到凌晨。 他时不时摸摸沈清澜的大肚子,心里想着等小家伙出生后,他一定要将现在缺失的一并补回来,这么一想,傅衡逸只觉得身上更热了。 第二天一早,傅衡逸起床后就出门了,只是跟沈清澜说了有事情出去一趟,却没说去哪里,沈清澜知道警卫员会跟着他倒是也不问,夫妻间再亲密,也要给彼此留一点私人空间。 韩奕刚刚开完会就被助理告知傅衡逸来了,此刻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不禁挑眉,“稀客啊,你今天怎么过来我这里了?” 傅衡逸看向韩奕,“你不来看我,只能我来看你了。” 他说的漫不经心,却让韩奕吓了一跳,“傅大少,你今天很反常啊,这话可像是你傅爷会说的话,你该不会受了什么刺激吧?”他盯着傅衡逸的脸看。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更像是欲求不满啊?” 傅衡逸的脸色微黑,冷冷地看向他,将手里的一个文件夹扔给他,“看看这个。” 韩奕好奇地接过来看了一眼,越来,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这份计划书是你做的?” 傅衡逸神情淡淡,“不是我难道是你?” 韩奕盯着他,这一大早的,说话这么冲,是谁惹他了?肯定不会是沈清澜,这就是妻奴,就算是沈清澜真的惹他了,他也舍不得生气,那就真的是欲求不满了? 还真是被韩奕说对了,昨晚沈清澜撩拨完傅衡逸转身就睡了,可怜了傅衡逸一直睁着眼睛睡不着,之前也就算了,毕竟两人的身体都不便,禁欲也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被人点燃了火苗却不浇灭,而且心爱的人就躺在自己的怀里,睡的香甜,傅衡逸不舍得折腾沈清澜,就只能折腾罪魁祸首韩奕了。 韩奕要是知道自己因为昨晚的一句玩笑话就要迎来未来几个月的连续加班的生活,肯定会想大耳刮子抽死自己。 “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傅衡逸问道。 韩奕一脸的笑容,“不错,要是做成了利益很可观,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你不是从来都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吗,怎么会想到些这样一份计划书?” “赚点奶粉钱。”傅衡逸扔出五个字。 韩奕:……就你老婆那身家,还需要你赚奶粉钱? 要是傅爷知道韩奕心中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我老婆的钱那是我老婆的,男人赚钱养家时候天经地义,要是靠老婆养,那不成了吃软饭的了?” “行吧行吧,奶粉钱就奶粉钱吧,这份计划我很感兴趣,你想要多少的分红?”韩奕很直接,自家兄弟,搞得那么客气也没意思。 “三十。”傅衡逸说道。 韩奕苦了脸,“大少爷,咱能手下留情吗?这份计划不用说,最后执行的人肯定是我吧?您老最后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的,我出人出力的,你怎么着也该把价格给我提高一点,我手下还有那么多人吃饭呢。” “三十五。”傅衡逸吐出几个字。 韩奕脸一僵,“行行行,三十就三十吧,谁让你是我的兄弟呢,不过这个计划我不打算以韩氏集团的名义做,你应该也是相同的意见吧?” 傅衡逸点头,“嗯,我的意见是收购一家小公司,以那家公司的名义进行,最好那家公司不在你的名下,你可以将它挂到于晓萱的名下。” “挂在晓萱的名下?”韩奕疑惑。 “嗯,于晓萱现在只是一个单纯的艺人,要是手里还有一家公司,还是一家即将迅速发展,将来规模比拟上市公司的企业对她的身份也是一种很好的提高,她的身份高了,你父亲对她的不满也能少一些,我知道你不在乎你父亲的看法,但是外界的人不这样认为。” 韩奕脸上的漫不经心渐渐消失,认真思考着傅衡逸计划的可行性,想了一会儿,看向傅衡逸,“这个建议是小嫂子提的吧?” 按照傅衡逸冷漠的个性,要不是沈清澜说了什么,他根本不会去管于晓萱的事情。 傅衡逸没有否认,这里面确实有沈清澜的一部分关系,但是也有韩奕的关系,提高于晓萱的身份,也是为了让她更有安全感,和韩奕的关系更稳定,这样沈清澜就不会为于晓萱担心,而自己的兄弟也能早日修成正果。 说白了,傅爷这是因为沈清澜将注意力放在于晓萱的身上而吃味了。而让于晓萱这么没有安全感,也是因为韩奕没有做好,说来说去,韩奕依旧是罪魁祸首。 韩奕要是知道傅衡逸心中真正的想法,肯定是哭笑不得,无论怎样他都是妥妥的躺枪王啊。 “行,这件事交给我去运作,我还需要好好筹划一下,你的这个计划要是真的成功了,那这利润可是很可观的,我忽然觉得你去当兵真是可惜了,这份计划要是被商场上那些老狐狸知道了,肯定要蜂拥而至,你就是妥妥的一枚被部队耽误的商界精英啊。”韩奕调侃他。 傅衡逸脸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这段时间整天闲在家里,他除了会研究一些跟怀孕有关的事情之外,也会看一些经济类的书籍,早点出国留学的时候,傅衡逸读的专业就是经济类的专业,只是后来回国后直接进了部队,这才荒废了。 尽管在部队里待了那么多年,但是基础在那里,行业的敏感度也依旧在,不然当初也不会跟韩奕一起建立了圣煊和魅色。 韩奕有句话倒是说对了,当年傅衡逸要是不进部队的话,他肯定进的就是商场。 “你最近和于晓萱怎么样了?”说完了正事,傅衡逸说起了其他的。 韩奕从计划书中抬起头来,讶异地看了一眼傅衡逸,“你这两天是怎么了,这么关心我和于晓萱?”昨天找他是为了于晓萱的事情,今天又问起了于晓萱,要是换一个比较八卦的人,韩奕倒是不至于好奇,但是换做傅衡逸,就怎么看都透着怪异。 “随便问问。”傅衡逸说道。 韩奕打量着他,“你可不是这么八卦的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希望出什么事情?”傅衡逸反问他。 韩奕无语,什么叫他希望出什么事情啊。 “没事儿的话就多陪陪人家姑娘,别吃饱了撑的去管人家的闲事。” “哎,我说你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我什么时候管人家的闲事……”韩奕顿了顿,终于明白傅衡逸说的说什么事情了,“你说的是昨天医院里那事吧?那可真不怪我,我表妹和妹夫来京城做孕检,好像是在他们那边查出来胎儿有什么问题,他们不放心就过来了,那我就这么一个表妹,她来了我不能不管啊,我就陪他们去医院了,然后我那表妹夫临时接到领导的电话被叫走了,我就只能义不容辞了。我记得我表妹你见过啊,没道理你不认识。” “时间太久忘记了。”傅衡逸说道。 韩奕嗤笑,“我看你不是忘记了,你是根本没记住,我真怀疑,现在除了沈清澜你还记得谁。”他盯着傅衡逸的脸,“亏得当初我表妹跟我说喜欢你的事情被我阻止了,要不然我表妹指定就是伤心太平洋,哪里有现在的幸福生活。” “这话你现在说说就好,要是在清澜的面前说……”傅衡逸的语气微冷。 韩奕笑,“你当我是傻的呀,我肯定不会在小嫂子的面前说的,不过今晚我表妹和表妹夫请客,你来不来,要是来可以叫上小嫂子一起。” 他嘿嘿一笑,“要是让我表妹看到你现在的这样子,肯定偶像幻灭。” 傅衡逸冷冷地看着他,“你很闲?” 韩奕连忙摇头,“我哪里闲啊,您老今天刚扔给我这么大的项目,都够我忙一年的了,你竟然还觉得我闲。” “有时间就给于晓萱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人家。”傅衡逸说完,就给等在外面的警卫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进来推他出去。 韩奕等傅衡逸走了,摸着下巴,傅衡逸竟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提起于晓萱了,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含义不成? 他想了想,给于晓萱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提示关机,看了一眼时间,也没有在意,想着大概是于晓萱昨晚又连夜拍戏,现在还在睡着呢。 他看着手里的计划书,越看眼睛越亮,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自从管理韩氏集团以来,除了最初的两年他还有激情之外,这几年他是觉得越来越没意思了,根本没有一点的挑战性,而傅衡逸的这份计划,成功激发了他体内的热血。 ------题外话------ 两章合并成一章了,不分章了哈。 PS:傅爷现在觉得苦逼,等宝宝出生后,他会觉得更加苦逼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