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你可还记得秦沐(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77.你可还记得秦沐(二更)

道格斯对金恩熙口中的这个女人起了强烈的好奇心,问道,“是什么人?” “现在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等我将她抓到了就会通知你。”金恩熙说道。这几个月艾伦一直躲在背后,就连面都没露,所以金恩熙也不知道许诺的踪迹,但是她想只要自己认真去找,肯定可以找到许诺,到时候,哼哼…… 沈清澜安慰了颜夕好久,颜夕才渐渐睡着了,只是她的手一直拉着沈清澜的手,像是一个无助的哈子抓住了最后的那根稻草。 沈清澜看着颜夕安静的睡颜,轻轻叹口气,将被子给颜夕盖好,等到颜夕真的熟睡过去了,她才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走出了房间,“道格斯,我有些事情要去办,颜夕这里就交给你了。” 道格斯点点头,沈清澜走了几步,停下来,“颜夕最近一直在做噩梦,但是她没有记住梦的内容,我猜测梦到的应该是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闻言,道格斯眼神一凝,“我知道了,最近我会特别留意一下,要是不行,我会给她用药。” 沈清澜听到这话,并没有反对,和金恩熙一道离开了,刚走到酒店楼下,就碰上了回来的颜盛宇。 “沈清澜?”颜盛宇有些意外。 沈清澜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渣、神情憔悴的男人,哪里还有初见时那阳光般的气息,心中微微叹息,“我是来看看颜夕的。” 颜盛宇嘴角扯了扯,扯出一抹笑意,“谢谢你,你自己的身体还好吧?”他看着沈清澜的大肚子,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些关心。 “我很好,倒是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颜夕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你要是不好好照顾自己,颜夕该怎么办?” 颜盛宇眼神微暖,“我会的,小夕她……。” “她现在已经睡着了,我有些事情要办,等我办完事情我会再来看看她,我先走了。” 颜盛宇点头,“路上小心。”他看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他无法否认自己现在依旧喜欢着沈清澜,但是这份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慢慢淡化,也许哪一天,他会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喜欢着这个清冷的女孩了。 “安,我们现在去哪里?”车上,金恩熙问道。 “去颜家,找颜安邦。”沈清澜淡淡开口。 金恩熙讶异地看着她,“去找他做什么?” 沈清澜没有开口,金恩熙也就不再问了。 ** 颜家,颜安邦最近这段时间可以用“凄惨”二字来形容,秦妍莫名其妙失踪了,至今音信全无,生死不知,前妻死了,还是被人谋杀的,警察怀疑是秦妍下的手,这在颜安邦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秦妍平日里就连杀条鱼都不敢,又怎么敢杀人。 他自己从部队里离开,又被部队里请了回去配合调查上次军演泄密的事情,领导怀疑是他将作训计划带回家被秦妍看到才导致了秘密泄露,这更加是无稽之谈,秦妍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可能个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佣兵团扯上关系,就算是怀疑也不是这样毫无根据的。 颜安邦在部队来逗留了很久,被部队的调查小组翻来覆去的问,像是一个犯人一样,最后还是因为证据不足被放回来。 颜安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个家现在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哪里还有以往的温馨,门铃响,颜安邦半天反应不过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毕竟自从他出事以后,以往的那些亲戚朋友就再也没有登过门。 颜安邦起身去开门,当看清门外的人的时候,眼底的惊异之色更浓,沈清澜他是认识的,毕竟当初颜夕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起过这个人,而且当时颜夕出事,沈清澜是和颜夕一起出事的。 “颜夕和颜盛宇都不住在这里,你要是找他们就找错地方了。”颜安邦开口。 沈清澜神情淡淡,“我是来找你的,有些事情想找你谈谈。” 颜安邦看着她,“找我?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他跟沈清澜并无交集,倒是跟她的父亲沈谦还算熟悉,毕竟二十多年前,两人是一个部队的战友。 沈清澜吐出一个名字,颜安邦神色微变,定定地看着沈清澜,侧开了身子,“进来吧。” 沈清澜打量了一眼凌乱的客厅,在沙发上坐下,颜安邦端了两杯白开水放在沈清澜和金恩熙的面前,“家里只有这个了,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沈清澜道了一声。 “你认识秦沐?”刚刚坐定,颜安邦就迫不及待地开口。 沈清澜看了一眼金恩熙,金恩熙会意,将一个盒子递给颜安邦,颜安邦接过,里面是一幅画,展开,他突然站了起来,死死地看着沈清澜,“这幅画你是从哪里来的?” 沈清澜淡声开口,“这是我自己画的。” “你认识秦沐是不是?”虽然是疑问的语句,但是颜安邦的心里已经肯定,画上的人就是明明就是小时候的秦沐,秦沐失踪多年,要是不认识,怎么可能知道她小时候的样子。 沈清澜点头,“是,我认识一个叫做秦沐的人。” “她在哪里,现在她在哪里?”颜安邦的情绪很激动,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秦沐,有时候看着颜夕,他都会想要是秦沐还在自己的身边,会如何如何。 “秦沐已经死了,死在了她的十岁生日那一天。”沈清澜神情淡淡,眼底深处却划过一抹悲伤,是的,秦沐死的那天,正好是她的十岁生日。 颜安邦后退了一步,似乎是不敢置信,“你刚刚说秦沐死了?”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是,秦沐死了,已经死了十多年了。” “怎么死的?”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沈清澜对上他的眼睛,“被人害死的,被她最亲爱的,最信任的人害死。知道我是在哪里见到她的吗?在一个杀手训练营里。” 颜安邦神色大变,却又很快反应过来,“不可能,那样的地方你怎么可能知道?”忽然,他直直地看向沈清澜,“你也在那里?”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只是我是被人贩子拐卖的,而她是被最亲近的人送进去的。”沈清澜开口,眸光清淡。 颜安邦神色变幻不定,沉默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我无法相信你说的话,你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进了那样的组织,现在又怎么可能回到沈家?” 抛开最初的震惊,颜安邦立即反应了过来,沈清澜的说法存在着十分明显的漏洞。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幽光,似是嘲讽,这个年头还真是讲真话都没人相信。 “其实你心里已经相信了不是吗?你手中的这幅画就是最好的证据。”沈清澜神情平静,似乎也不需要颜安邦相信自己话里的真实性。 颜安邦是神情怔怔,看着手中的画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金恩熙从沈清澜说了自己的身份的那刻就一直看着颜安邦,眼中暗含着杀意,沈清澜这样做其实很冒险,她的过去的身份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要是被人知道了,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后果会很严重。 沈清澜倒是不担心这一点,她既然敢说,就是可以肯定颜安邦不会说出去,或者说就是颜安邦说出去了,她也能让别人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她是怎么死的?”颜安邦哑声开口。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沈清澜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是完全相信了,缓声开口,“她死在了一次试炼里,被同行的人杀死的。” “她怎么会进入那样的地方?” 沈清澜摇头,“具体的我并不清楚,我是到了那里之后才认识她的,我曾问过她,她没说,只是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也不要相信,包括最亲近的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想你应该明白。” 颜安邦脸色发白,低着头,看着画中的人,“你是怀疑这件事是秦妍做的?” “你们家的事情我清楚,秦妍告诉你当年秦沐的失踪是颜夕的母亲做的,但是据我了解,当年赵佳卿和秦沐根本就不认识,如何谈得上亲密?而你作为秦沐的父亲,我相信你也不会这么做,那么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目了然吗?”她的嗓音清越,可是落在颜安邦的耳中,却像是滚油里落了水。 颜安邦不愿意相信沈清澜说的话,秦沐是秦妍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是亲生的女儿,虎毒尚且不食子,秦妍如何狠得下这个心?当年他也是亲眼见到了秦妍疯狂的样子的,那样的感情难道也是作假的吗? 秦妍,你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如果事情真的像是沈清澜说的那样,那么自己当年爱上的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女人,还有赵佳卿,自己的妻子,他又对她做了什么?甚至是颜夕和盛宇…… 这么一想,颜安邦只觉得从心里一直凉到了骨头缝里,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你跟我说这些又是为了什么?”颜安邦问她。 “秦妍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离开,就肯定会有回来的一天,我想要的就是她这个人,要是她真的回来找你,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留下她,将她交给我。”沈清澜说出了这次来的其中一个目的。 颜安邦抬头,紧紧地盯着沈清澜,“你想做什么?” 沈清澜微微一笑,“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秦妍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我想着知道当年你跟秦妍是如何认识的,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当年秦妍跟我父亲是否认识?” 颜安邦微愣,“秦妍跟沈谦?” 沈清澜点头,当年她的失踪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这个问题从赵佳卿死后就一直困扰着她。 颜安邦摇头,“秦妍跟你的父亲是不认识的……”他将与秦妍相识的过程跟沈清澜说了,最后说道,“当时我刚刚从特种部队退役回到南城军区,也是经过朋友认识才与秦妍相识,你的父亲一直在京城,甚至连南城都没有来过,而秦妍则是刚刚从乡下来到城市,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沈清澜眸光微顿,“秦妍是从农村来的?哪里的农村?” 颜安邦报了一个地址,“她是我朋友的表妹,从小就生活在乡下,那是她第一次来城里玩。”那个年代,城市对农村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很多人都想离开农村来到城市生活,而秦妍就是其中一个,她想让表哥帮忙介绍一份工作,留在南城打工。恰好这个表哥跟颜安邦认识,就想让颜安邦帮忙,介绍了秦妍给他认识。 沈清澜和金恩熙对视一眼,暗暗记下了颜安邦说的那个地方。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颜安邦哑声问道,沈清澜明显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事情,但是却到了现在才告诉他,甚至连她自己过去的身份都告知了,他不相信她是因为信任他。 “目的我刚才已经说了,要说还有什么目的的话,就是为了颜夕和秦沐,我不想秦沐最爱的父亲还被蒙在鼓里,我不想她死不瞑目。” 颜安邦一直以为秦妍是个好人,甚至为了秦妍抛弃妻子,伤害了自己另外两个孩子。 “你就不怕我将你的身份说出去?”颜安邦问道。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秦沐曾经跟我说过,她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正直,最英雄的人,我相信这样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而且我也有把握让你即便说出去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 颜安邦忽然笑了,“我现在真的很羡慕沈谦,他比我有福气。你刚才说的事情我答应了,要是秦妍真的回来找我,我一定帮你留下她。” ------题外话------ 没了存稿之后,这几天二更的时间有些不稳定,亲们见谅,这个周末我会调整一下,争取下周稳定更新时间。 你们觉得澜澜将事情告诉了颜安邦,结果会如何?

上一篇   376.打磨(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