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打磨(一更)

沈君泽知道他没有那么容易说服,他看向沈君煜,“大哥,我怎么做你才会帮我?” 沈君煜神情淡淡,“这件事不是我不会帮忙,除非你给我一个我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沈君泽哪里有这样的理由,他心里知道沈君煜是在介意之前的事情,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是再后悔也没有用,“大哥,我现在找不到这样的理由,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对君澜集团而已是百利而无一害,我保证,你要是将沈氏收购了我不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我甚至可以立字据的。” 他的诚意十足,但是这些对于沈君煜来说并不具备任何的吸引力,君澜集团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锦上添花。 见沈君煜真的有一点兴趣都没有,沈君泽满心的失望,离开君澜集团的时候无精打采的,明明是个二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失意的中年男人。 沈君煜晚上回去的时候去了傅家。 “澜澜,这是给你买的蛋糕。”他将排了一个小时的队买到的档案交给赵姨,说道。 沈清澜看向他,“工作不忙?”这家蛋糕店的东西很好吃,就连沈清澜这样不爱吃甜食的人都喜欢吃,但是这家店的生意很好,有时候买个蛋糕或者其他的甜点要排好长时间的队伍,那天沈清澜只是跟沈君煜随口说了一句想吃这家的黑森林了,没想到沈君煜就真的去给她买了。 “今天工作不多,你想吃,哥哥肯定是要满足你的。”沈君煜温和地说道,原本傅衡逸是想去买的,但被沈君煜知道后制止了,傅衡逸刚出院不久,尽量还是以休养为主。 沈清澜吃着蛋糕,见沈君煜没有离开的意思,开口,“有话跟我说?” 沈君煜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最近见过沈君泽吗?” 沈清澜摇头,她上次见沈君泽的时候还是年前的那次,“他怎么了?” 沈君煜将今天沈君泽说的事情告诉了她,沈清澜也没想到沈君泽报复起来竟然这么狠,“你想帮他?” 沈君煜摇头,“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暂时?也就是说不一定了? 沈君煜继续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澜澜,上次你让我不要管沈君泽事情是故意的吧,你是为了爷爷对不对?” 沈君煜早就知道,这个妹妹心底善良是真的,但是冷漠也是真的,要是换做一个人,胆敢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哪里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 沈清澜也没有否认,而是说道,“爷爷年纪大了,二叔再不是,也是爷爷的儿子,别看爷爷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其实还是很在意二叔的,沈君泽是二叔唯一的儿子,二叔不在了,爷爷内心绝对不愿意看着他走上歧途。” 沈君煜轻声叹息,“澜澜,你可以自私一点的,你就算是真的将沈君泽废了,爷爷也不会怪你。” 沈清澜微微勾唇,“爷爷对我很好,我不想让他为难。”而且老爷子今年跟傅老爷子一样都是九十高龄了,沈清澜也不想让老人家这么操心,既然老爷子心里放不下,那么她愿意帮一把。 沈君煜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却又放下,“你的意思是收购沈氏?” “不,不是现在,沈君泽的打磨还不够,但是你可以为难一下沈氏地产,让他们的境地更加艰难一些,将卢进才逼上绝路。”如果能让卢进才为难沈君泽,将沈君泽逼得更紧一些,处境更难一些,就更好了。 沈君泽的性格已经被养歪了,别看现在似乎清醒了,但是骨子里的霸道和邪性还没拔除,这一点从这次他对付卢进才的手段上就可以看的出来,沈清澜不是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决定插手就要一次做到完美。 将沈君泽逼到绝境,最好能打击到所有的棱角都磨灭,这也是当初她跟肖律师通过电话之后商量的办法,肖律师是沈让的生前好友,这一点举手之劳他还是愿意帮忙的。 “行,我知道怎么做了,这件事你暂时不要操心,哥哥帮你。”沈君煜说道,“傅衡逸呢,不在家?” 沈清澜点头,“嗯,部队里有些事情想要征求他的意见,将他接走。” “大晚上的还不送回来,这部队也太不够体谅人的,这幸好我当初是没进去。”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哥,你这话要是被爷爷或是爸听到了,可有你的好果子吃。”沈老爷子和沈谦一直很遗憾沈君煜没能进部队。 沈君泽笑眯眯,“所以我才说给你一个人听啊。” “你跟你兮瑶姐打算什么时候拍婚纱照?”沈清澜换了一个话题。 “快了,我已经跟摄影师商量过了,兮瑶最近在赶一个项目,最多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后我们就会先将婚纱照拍了。”说到这里,沈君煜看向沈清澜,“妈让你问的?” “嗯,你总说忙,没时间,就让我来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拍。”沈家都知道沈君煜那就是一个十足的妹控,其他的话他可以不理会,但是沈清澜的话肯定会放在心上。 要不是沈君煜想陪温兮瑶拍一组水下婚纱照,努力学习游泳和潜水,婚纱照早就拍完了,“你现在可以跟妈说了,婚纱照肯定会拍的。” 沈君煜在傅家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 沈清澜一直等到傅衡逸回来了才躺下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沈清澜忽然闷哼一声,傅衡逸立刻就醒了,“怎么了?” 他拉开床头的灯,就看见皱着眉头,神情痛楚,“腿抽筋了。” 傅衡逸连忙坐起来,将沈清澜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揉着,这已经不是沈清澜第一次半夜里腿抽筋了,到了怀孕后期,沈清澜的腿有些浮肿,偶尔还会抽筋,傅衡逸每天都要监督她泡脚,然后再给她按摩,这几天症状才是缓解了一些,没想到晚上又开始了。 “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你躺下睡吧。”沈清澜说道,这几天她的睡眠状态不好,傅衡逸也睡得不深,但凡她有一点点的动静就会醒过来。 傅衡逸又给她揉了一会儿,确定没问题了才躺下,将沈清澜抱在怀里,“从来没有这么懊恼过在这个时候受伤,明明应该是我照顾你,却让你来照顾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歉疚。 沈清澜抱着他的腰,将头埋在他胸口,“傅衡逸,不要这样说,夫妻本就应该所以相互照顾的两个人,你照顾我,或者我照顾你,这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将我照顾地很好,不信你问宝宝,他可定也会说是的。” 沈清澜将傅衡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柔声说道,“宝宝,爸爸是不是将我们照顾的很好?” 肚子里的宝宝很给妈妈面子,轻轻动了动,傅衡逸的眉眼瞬间变得温柔似水,“她动了。” 沈清澜笑意温柔,“嗯,这说明他很喜欢你,也认可我说的话。” 傅衡逸心中产生的那点郁闷就这样被沈清澜一两句话给驱散,他低头,在沈清澜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睡吧。” 沈清澜抱紧傅衡逸的腰,闭上了眼睛,只是在将睡未睡的时候,沈清澜忽然轻声开口,“傅衡逸,我想去南城看看颜夕。” 傅衡逸睁开眼睛,看着沈清澜乌黑的发顶,“好,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沈清澜摇头,“我让恩熙陪我去。” 知道金恩熙会陪着沈清澜一起去,傅衡逸顿时就放心了,“照顾好自己。”他的要求从来都很简单,只要沈清澜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我就是去看看她,不会让你担心的。” “睡吧。”傅衡逸说道。 这次沈清澜是真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沈清澜给金恩熙打了电话就出门了。 到了南城,沈清澜去给道格斯打了电话,道格斯当时正在酒店里陪着颜夕呢,他看了颜夕一眼,说道,“我现在酒店,你们过来吧。” 道格斯挂了电话,走到颜夕的身边,颜夕正抱着腿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阳光,最近她经常维持这样的姿势,适一坐就是一整天,什么话也不说。 “颜夕,沈清澜来看你了,你想见见她吗?” 颜夕的眼睑动了动,哑声开口,“她来看我?” “是的,她现在正在来的路上,马上就要到了,你要不要见见她?”这几天颜夕就连颜盛宇都不见,所以道格斯并不敢肯定她是否愿意见沈清澜。 “那我去换件衣服。”颜夕说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格斯退出了房间。 沈清澜到的时候颜夕正在客厅里等着她,看见她,立刻站了起来,走到沈清澜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姐姐。” 客厅里只有颜夕和沈清澜两个人。 沈清澜微微俯身,给了颜夕一个拥抱,颜夕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这是自从赵佳卿下葬以后她第一次落泪。 沈清澜轻轻拍着颜夕的肩膀,轻声开口,“我来晚了。”因为傅衡逸的事情,她没能及时赶来。 颜夕摇头,“姐姐,谢谢你能赶来看我。”她的声音哽咽。 金恩熙看着颜夕,心中也是怜惜非常,这个姑娘的命运就连她都忍不住有些唏嘘,老天爷对她似乎特别的残忍。 过了好一会儿,颜夕才从沈清澜地怀中退出来,见到沈清澜高耸的肚子,心中越发感动,她与沈清澜萍水相逢,但是沈清澜却挺着肚子从京城跑来看她。 她将眼角的泪擦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姐,让你看笑话了。” “难过你可以哭出来,这里没人笑话你。”沈清澜说道。 颜夕扯了扯嘴角。 沈清澜见她神情憔悴,面色发白,就知道这段时间她肯定是没有休息好,“要是累了就到床上去睡一会儿。” 颜夕摇头,这段时间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做噩梦,很可怕很可怕的梦,但是醒来她就会忘记了梦里的内容,只剩下浑身湿透的汗还在提醒着她梦中的场景令人恐惧。 这件事颜夕谁也没说,就连道格斯都不知道,只能看见颜夕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疲惫,只以为她是沉浸在母亲去世的消息中无法自拔。 沈清澜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是不是好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颜夕惊讶地看着她,沈清澜微微一笑,“我猜的。” 颜夕抿唇。 “颜夕,对于你母亲的去世,我很抱歉,节哀顺变太无力,但是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也曾失去了我最亲的人,但是有个人跟我说,每个人都会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你能做的就是过好剩下的每一天,你的母亲应该很爱你,她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折磨自己,会不安的,不安的灵魂如何获得新生?” 颜夕心里一痛,“姐姐,我天天晚上做噩梦,每天醒来身上都是冷汗,我不敢睡,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窒息。” 沈清澜眸光一凝,“你梦到了什么?” 颜夕摇头,“不知道,我记不住,醒来之后我就会想起我妈妈的死,姐姐,我觉得活着好痛苦。” 沈清澜将颜夕带到沙发上坐下,轻声安慰她,“你的妈妈走了,但你还有哥哥,和你的朋友,就算是为了他们,你也应该坚强。梦既然被称之为梦,那就是假的,不管梦里的场景是什么,都是虚幻的,你不该去纠结虚幻的东西。” 颜夕低着头,“姐姐,你是说我是因为太过悲痛我妈妈的死,所以就连晚上做梦都是噩梦吗?” “是,颜夕,还是那句话,你应该坚强一些。”沈清澜温柔的说道。 她轻声安慰和颜夕,颜夕静静地听着,沉默不语。 门外,道格斯和金恩熙靠在墙上,金恩熙看着紧闭的房门,轻声问道,“颜夕的记忆……” 道格斯摇头,“现在暂时没有问题,但是最近她的状态很差,我也不能十分确定。”一向对自己的催眠很有自信的道格斯这一刻也有些说不准了。 “赵佳卿的死因查出来了吗?”金恩熙问道。 “查出来了,是重金属中毒,有人往她的药物里注射了过量的重金属。”道格斯说道、 金恩熙脸色微变,“果然是死于他杀吗?颜盛宇最近一直在查这件事吧?” “嗯,警方最近也在查这件事,他们都在怀疑秦妍,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现在秦妍又失踪了,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金恩熙摇头,“我查过她,就在事情发生之后,但是没有任何女人离开南城的踪迹,我们怀疑她是用了别人的身份离开了这里。”她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道格斯。 道格斯眉头一皱,“秦妍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有这么大的本事?” 金恩熙嘴角轻勾,“那她不是普通人呢?” 道格斯眼神一凝,“你知道她的身份?” 金恩熙摇头,“不清楚,还在查,但是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我敢保证,赵佳卿的死跟她绝对的有关系,我甚至怀疑上次颜夕被……也跟她脱不了关系。” “你查到了什么?”道格斯问道。 “没有,什么也查不到,但是这恰恰是最奇怪的地方,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很危险,道格斯,你应该相信我的直觉吧。” 道格斯眼神微冷,像是金恩熙这类人,她们的直觉是最准的,尤其是对危险的感觉,这么说来,颜夕之所以会遭遇这些很有可能都是拜秦妍所赐,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秦妍作为一个女人,自然知道什么样的遭遇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才是最可怕的,是最能快速地摧毁一个人的,她依旧选择了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一个无辜的孩子,道格斯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狠,心中又是有多恨,才能让她做到这一步。 “你要继续追查这个女人吗?”道格斯问道。 金恩熙点点头,“那是当然,这个女人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倒是想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开口。” “你就是一个心理医生,能帮什么忙,你只要将颜夕看好了就是最大的帮忙了。”金恩熙摆手,随意地说道,道格斯是伊登的朋友,她之前也见过几次,算得上熟悉。 道格斯笑笑,嘴角的笑意很冷,“你难道不知道心理医生也是很可怕的存在吗?” 金恩熙抖了抖,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道格斯,你千万不要冲着我笑,你一冲着我笑,我的浑身发毛。”她的眼珠子一转,“不过,我要是抓到一个人,我倒是想请你帮帮忙。” 道格斯侧目,“哦?什么人?” “一个女人。”金恩熙说道,“这个女人嘴巴很硬,很能抗,我之前抓到了她两次都没能从她的嘴里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下次我要是再抓到她,你试试你的办法,也许能从她的嘴里知道秦妍的这面目。” 就在刚刚,金恩熙灵光一闪,忽然想到许诺是金夫人的养女,要是秦妍就是金夫人,那么许诺就肯定知道秦妍的身份。 ------题外话------ 二更在十点半以后。 阿离征文获奖了,为了答谢大家,特意准备了粉丝活动,香奈儿口红、星巴克马克杯、零食大礼包、兔子眼罩、手套……奖品丰厚,大家积极参加哈,活动时间到7号上午十点截止,具体活动内容请关注潇湘官方微博或是阿离的微博:潇湘久陌离。

上一篇   376.收购?(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