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招黑体质?

小巷子透着杭城百年的文化底蕴,很窄,巷子里只有昏黄的路灯,隐约还可以看见墙角长着的青苔和杂草。 沈清澜七弯八拐,总算是找到了那家店,也是她运气好,今天老婆婆还没有关门。 “老人家,请问还有桂花糕吗?”沈清澜轻声问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 真是白发苍苍了,老人的头上已经找不到一根黑发。 老婆婆抬头,见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听口音不像是本地的,笑着说道,“小姑娘,今天做的已经买完了,你明天再来吧。” 沈清澜有些遗憾,“明天我就要走了,恐怕来不了了,之前听一个老爷爷说您这里的桂花糕是最正宗的,所以想着过来买几块带给朋友尝尝,看来是没有口福了。” 沈清澜见到老婆婆慈爱的神情,想起了去世的沈奶奶,不由多说了几句。 见沈清澜转身要走,老婆婆叫住沈清澜,“小姑娘,你等等,我家里还有一点剩余的材料,你要是不赶时间的话,等我半个小时,我再给你做一锅。” 沈清澜眼睛微亮,难得的情绪外露,“多谢老人家。” 老婆婆笑笑,请她在店里坐下,随后一个年纪稍轻的女人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杯茶,“你先喝点茶,我奶奶已经在做了。” “谢谢。” 年轻女人轻笑,“你是来杭城旅游的吧?” 沈清澜点点头。 “我猜也是,不过你能找到这里,也是很厉害的,就连许多杭城本地人都不知道这里呢,但是很多吃过我奶奶做的桂花糕的人都不会只来一次。等你吃过以后,你下次再来,一定还会想吃的。”她的声音很软糯,典型的江南女子,整个人也温温柔柔的,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烟雨江南四个字。 年轻女人跟沈清澜聊天,虽然话不多,但是总算没有让等待的时间变得无聊。 半个小时后,老婆婆拿着几个盒子走了出来,将盒子装在袋子里递给沈清澜。 “小姑娘,这桂花糕现做的不容易保存,你最好这几天就把它吃完。” 沈清澜接过,“多谢老人家。” 结账的时候,沈清澜故意多给了一张。 “姑娘,”身后传来那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你从这里出去,走到头就是昌华街,那里容易打车。” “谢谢。”沈清澜温声道谢,转了方向,沿着年轻女人说的那个方向走。 这条巷子很长,巷子里很安静,没有多少人。 可是没有走多久,沈清澜就听到了一阵救命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沈清澜脚步一顿,眉眼间扶起一丝无奈,她怎么总是碰见这种事,上次是石枫,这次出来买个桂花糕还碰上了。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招黑体质? 沈清澜没有继续往前走,她不是圣母,也没有义务。上次救石枫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如果不是石枫最后看向她的那个狠厉如孤狼般的眼神,石枫最后就是死了她也不会多看一眼。 远处传来几道男人猥琐的声音,想也知道那里正发生着什么。 沈清澜脚步再次转了方向,看来自己是要原路返回了。 只是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了几声女人的尖叫,沈清澜美眸轻闪,无奈地叹了口气。 “放开她。”清越的声音在黑暗里想起,瞬间吸引力人们的注意。 “哟,老大,又来一个。”一道猥琐的男声响起,沈清澜闻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黄毛,看着年纪不大。 而被他叫做老大的人则是一个红毛的家伙,也是不大的年纪,在场的还有一个男人,则是一头绿毛,整个就像是一个绿毛龟,三个人加起来,妥妥的就是一个交通信号灯了。 同时看过来的还有刚刚尖叫的女人,当她借着昏黄的路灯的看清了沈清澜的脸时,眼睛顿时瞪圆了。 “姐姐,快跑,这里危险。”赫然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颜夕,她的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 沈清澜没有跑,她看了一眼颜夕,见她除了脸色苍白之外,身上的衣服倒还算整齐。 “原来是认识的,小妞儿,你也来陪哥哥几个一起玩玩儿?”说话的是红毛,看着沈清澜的目光透着淫邪。 其他两个听了这话,也跟着笑起来,绿毛的手还朝着沈清澜伸了过来,颜夕一见,急了。 “姐姐,快点跑,找警察。” 黄毛一把按住颜夕,不让她动弹,刚才一直没有得手只是为了逗逗她,不然他们三个大男人哪里能弄不过一个小姑娘,只是没有想到会吸引来沈清澜这么一个绝世大美人。 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上一篇   36.沈希潼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