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杜楠的祈求(13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63.杜楠的祈求(13更)

杜楠微笑,“兮瑶,我是来给叔叔阿姨拜年的。”他的手里还拿着好几个礼品袋子。 “心意收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东西你也拿回去吧,我家里这些礼品都成堆了,我妈正愁着怎么将他们解决呢,你就不要再来凑这个热闹了。” 面对温兮瑶的冷言冷语,杜楠的神情丝毫没变,他的视线落在温兮瑶的脸上,“兮瑶,我这次过来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当初自己做错了,伤害了你,现在再说对不起也已经晚了,我已经想通了,以后我保证不会纠缠你,我唯一的请求就是你能不能别这样排斥我,只是将我当成一个与你一起长大的童年玩伴行吗?” “不行!”温思贤冷声开口,他在里面听见动静,就出来看看,没想到就看见了杜楠,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手很痒。 杜楠看见温思贤,身子猛地一僵,上次在京城里,温思贤给他的教训太深了,就算是过去了这么久,还是让他看见这个人就感觉到紧张。 “温二哥。” 温思贤摆手,“我担不起你的这一声哥哥,我们家也不欢迎你,现在赶紧走,你要是不走,我就揍你了。”他举起拳头。 杜楠僵硬着一张脸,将东西放下,“好,我马上走,帮我跟叔叔阿姨说一声新年快乐。” “等等。”温思贤叫住他,“把你的东西带走,我们家不差这一点东西。” 杜楠看了一眼温兮瑶,见她没说话,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将东西拿起来,放在了车上,开车出去的时候,刚好看见温思瀚的车子进来,副驾驶坐的不是沈君煜又是谁。 看见沈君煜的侧脸,杜楠的眸光瞬间变得冰冷,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温思瀚的车,才开车离开。 沈君煜从车里下来,就看见了等在门口的温兮瑶,眉眼染上温柔的笑意,“怎么不进去等我?” 温兮瑶斜眼,“谁说我是在等你了,瞧把你给美的。” “哟,还不承认呢,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在念叨着这人怎么还不来。”温思贤很没有同胞爱的戳穿她。 温兮瑶暗暗瞪了一眼自己的二哥,这个叛徒,看的沈君煜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温母和温丙川刚刚下来,看见沈君煜顿时就笑了。 “君煜来了,快进来坐。” 沈君煜进门,给温母和温丙川拜年。 温家这边是一片安详和乐,但是杜家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杜楠的车刚刚停稳,杜母就出来了,一脸希冀地看着他,“怎么样,你跟你温叔叔和温阿姨说了吗?” 杜楠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进了家门,杜洪海坐在客厅里,一见杜楠这个表情就知道是肯定是事情没成,叹了一口气,“唉,算了,就这样吧。” 杜母跟着进来,听见自己丈夫这话,开口,“温家真的就这么绝情,两家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现在就真的眼睁睁看着我们死,也不愿意伸手拉一把吗? 杜楠开口,“我根本没有见到温叔叔和温阿姨,” 杜母看着他,“他们不在家?” 杜楠摇头,杜母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不愿意见杜楠,心里不禁怒气上涌,“为了那么一点小事,计较到现在,温家也真是够可以的,而且我们家又不是没有道歉,杜楠都给他们跪下了,他们还想怎样,就他们家的孩子金贵,我家的孩子难道就不是宝贝了?” 杜洪海皱眉,“别说了,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两家的关系现在这个样子,人家不愿意帮忙也是正常的。” 杜母急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为了这个家,公司现在都面临破产了,要是再拿不到银行的贷款,就真的破产了,杜家的基业就毁了,我们也不是问温家借钱,就是让他们做担保人而已,怎么就不行了?” “妈,公司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杜楠说了一句。 “想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外面的人都在看我们家的笑话,他们巴不得我们家破产呢,你就是问人家去借也借不到。”杜母说道,一脸的愁容。这几个月,杜氏的情况是每况愈下,已经有好几个高层离职了,多个项目也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停工。甚至有杜氏的股东开始抛售公司的股票。 杜楠最近一直在各个股东之间奔波,就是为了稳定股东的情绪,让他们稍安勿躁,不要急着抛售手里的股份,并且向股东们保证了,一定会想办法拉到资金,让杜氏起死回生。 他也去了杜氏其他的合作商伙伴那里,想要将杜氏的其中一些不错的项目让给他们,来换取流动资金,但是现在的杜氏根本就是一滩烂泥,人家不愿意接手。 杜洪海叹气,“这就是命,要是杜氏真的支撑不下去就宣布破产吧。”他已经想开了。 杜母惊叫一声,“宣布破产,开什么玩笑?前期要不是温家打压,我们的资金链至于断裂吗?杜氏又不是经营不善导致的现在这样的局面,只要温家肯做我们的担保人,银行就会贷款给我们。要不,我去找温家谈谈?” “妈,你就不要添乱了。”杜楠不满,如果他的母亲真的去找温家,那不是帮忙,那是在帮倒忙,就她的性子,万一温家拒绝了,还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现在他们家跟温家的关系本来就是一层薄冰,要是彻底碎了,杜氏就真的只能宣布破产了。 杜洪海也劝着妻子,“你还是在家里待着吧,杜楠最近以及够累了。” 杜母气哭,“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是什么意思?我想为我们这个家做点事情还是我错了?” “妈,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温家我改天会再去一次,这件事情就让我去办,你就在家里照顾爸爸就好。” 杜母的心里还是不舒服,但是现在杜洪海和杜楠都没有安慰她的心情,杜楠现在满脑子都是刚看到沈君煜的情景,心里不禁想到要是当初温兮瑶没有去给周家,是不是就不会遇上沈君煜,事情是不是就跟现在不一样了。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温兮瑶遇上了沈君煜,并且爱上了他,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守护了那么多年,爱慕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就这样被抢走了,要是杜楠心里不恨是不可能的,他不恨温兮瑶,但是他恨沈君煜。 杜楠再次登温家的门是第二天,他来的时候温兮瑶和沈君煜正打算出去呢。 杜楠也没有想到这么早来温家就看见了沈君煜,很显然,昨晚他就是住在温家的,一想到这个,杜楠的眼神就变了,看着沈君煜的目光中满是冷意,沈君煜微微挑眉。 温兮瑶再次见到杜楠,心里也不禁有些烦躁,冷了脸色,“你又来到底想干什么?” 杜楠温柔了眉眼,解释,“兮瑶,我是来温叔叔的。” “找我?”温丙川出声,他刚从外面回来。 杜楠看见温丙川,眼睛微亮,“温叔叔,我是有些事情向跟您谈谈。” 温丙川顿时就明白了,杜氏的情况他虽然不是特别关注,但是也知道一些,杜楠连续两天都上门,却不是来找温兮瑶的,目的是什么根本就不难猜。 “进来吧。”温丙川开口。 温兮瑶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想说什么,沈君煜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温兮瑶顿时就闭嘴了。 “叔叔,那我和兮瑶就先走了。”沈君煜温和地说道。 温丙川笑着点头,“嗯,去吧。” 杜楠跟着温丙川进屋,温母看见杜楠,没什么好脸色,看了丈夫一眼,转身就上楼了。 温丙川将一杯茶放在杜楠面前,杜楠局促地接过,“温叔叔,我今天来是......” 温丙川摆手,“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杜家和温家的关系也一向好,如果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你犯了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是应该原谅你,毕竟是年轻人嘛,哪里有不犯错的。但是作为一个父亲,兮瑶是我最疼爱的女儿,说是我的眼珠子都不为过,你伤害了她,我无法原谅。” “温叔叔,杜氏真的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厚着脸皮上门,这几个月,我父亲为了公司的事情忧思成疾,已经进了好几次医院,就连过年也没有好好休息,我看着他这样,我的心里更痛,温叔叔,我求你,帮帮杜氏,最后一次,帮杜氏最后一次行不行?”杜楠低声恳求。 温丙川看着这个曾经也是个意气风发,骄傲自信的孩子,现在却这样卑微地祈求着,心里深深叹气,“杜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杜楠笑容苦涩,“温叔叔,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兮瑶,这么多年,我对她的喜欢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长越发深刻,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兮瑶在我的心中这么重要,她就是我的命,一个人在即将失去自己的命的时候会做什么样的疯狂的事情是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