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沈希潼的心思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6.沈希潼的心思

京城,沈家。 “爸,潼潼的伤好了,我想给她办一个个人演奏会,您觉得怎么样?”餐桌上,楚云蓉看着沈老爷子,说道。 “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希潼这次还打算回维也纳吗?” 沈希潼握着筷子的手一顿,看向沈老爷子,一脸恭敬,“暂时不打算回去,我的学业早就完成了,乐团现在也在别的地方演出,老师说让我在家里勤加练习就好,所以我打算在家里多陪陪爷爷和妈妈。” 自从沈奶奶对沈希潼说了那番话之后,沈希潼就收敛了不少,尤其是在沈老爷子面前,她不确定沈奶奶对沈老爷子说了多少,所以不知道沈老爷子对那件事了解多少,心底总有些战战兢兢的。 她不想离开沈家,更不愿意离开沈家,离开了沈家,她知道她就什么也不是了。 沈老爷子点点头,“云蓉,演奏会的事情反正我也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只是另一件事,希望你可以放在心上。” “爸,什么事啊?” 沈老爷子看了一样沈希潼,沈希潼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很强烈的不安。 “澜澜已经跟衡逸结婚了,等她毕业之后俩人就会举办婚礼,衡逸是个好孩子,定会好好对澜澜,所以对于澜澜,我也可以放心了。只是希潼年纪已经不小了,她以前忙着学业的事情,所以我也就没说,现在既然她回来了,你做妈妈的,对她的终身大事也该上心上心。” 沈希潼脸色一变,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爷爷,我今年才二十五岁,这件事不着急,我还想多陪您和爸爸妈妈几年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年龄到了就该嫁人了,爷爷也不能留你一辈子啊,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沈老爷子脸上笑着,但是眼底的神色却没有人看清楚。 “可是我不想这么早嫁人,我就想陪着您和爸妈。”沈希潼小声说道。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沈老爷子竟然会突然说起她的婚事,如果是之前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她不相信他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傅衡逸,沈清澜才刚结婚,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送走她吗? 在沈希潼看来,沈老爷子此举就是为了将自己打发不出去,给沈清澜扫清障碍。 难道是不是亲生,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沈希潼垂下眼眸,眼底神色难辨。 楚云蓉看看低着头的女儿,又看了看神情严肃的公公,打圆场,“爸,这件事暂时急不来,不过我也会好好留意一下,看看京城里都有哪些青年才俊。” 沈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不过,我们家不是注重门第之见的人,最重要的是对方的人品,希潼到底是我们沈家的女儿,一定要找个好男人。” 而这话,落在沈希潼的耳中又成了另一番意思:这是想把自己嫁给破落户,彻底绝了自己的心思吧。 ** 沈清澜来杭城好几天,基本上白天就在杭城的各处浪,看看风景,吃吃美食,有时候会找个人少景美的地方支起画架,一呆就是一天,一直到日落西山才回酒店。 有时候甚至会为了看西湖的夜景而待到半夜才会回去。 而傅衡逸从第一天晚上打过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电话,沈清澜猜测应该是又在执行什么任务了。 她依旧每天会给傅衡逸的手机上发照片,一张或者两张,也不管他是否可以看到。 期间丹尼尔又给沈清澜来过一次电话,本想说让沈清澜参加沙龙,但是一听沈清澜正在创作,立马兴高采烈地挂了电话。 沈清澜在杭城待了一个星期,明天她打算再去越城看看,据说那是越剧的发源地,还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故乡,她虽然不爱书法,但是家中爷爷甚至喜爱。 想起于晓萱说的不带特产不让她进寝室门的话,沈清澜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她打算给寝室的几人带点好吃的,或者是丝绸,这几日游玩的时候,她打听过,最正宗的桂花糕并不是那日她吃到的那种,而是在城东一条小巷子里,那里有个老婆婆,专门做桂花糕,做出来的味道是别的地方比不上的。 那个地方离她住的地方有点远,沈清澜打了一辆车,报了地址。 ------题外话------ 这两天收藏不涨反掉,心塞塞的,哎

下一篇   37.招黑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