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过年1(9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59.过年1(9更)

虽然颜盛宇没有明说,但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他在想什么赵佳卿一眼就能看的明白,可是赵佳卿要怎样告诉他,他的父亲,为了报复他的母亲,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入了火坑。 当初她还责怪人家沈清澜,认为是因为沈清澜,颜夕才会遭遇那样的悲惨事情,谁能想到策划这一切的人竟然是颜安邦呢? 赵佳卿也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真相,可是调查的结果就这样明晃晃的摆在她的眼前,容不得她不相信。 颜家,秦妍给颜安邦做了一碗面,秦妍电话的屏幕闪了闪,她装做没有看见,一直等到颜安邦上楼了,这才按期手机走进了一楼的卫生间,将门反锁了这才拨出了电话号码。 “夫人,计划进行的很顺利,赵佳卿对那件事深信不疑,下一步我们应该做什么?” 秦妍微笑,眼睛里都是晶亮的光,“剩下的事情就让颜安邦和赵佳卿去狗咬狗吧,沈家平静了这么久,也该给它弄点动静了,我们的沈夫人一直以为女儿的丢失是自己的过错,搞得自己都精神失常了,这多可怜,我们总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的。”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安排。” “等等,这件事我亲自去办,你们只要将之后的事情办好就行。” “好的,夫人。” 挂了电话,秦妍笑得妖娆,“沈清澜,别说我不爱你,给你过最后一个的安稳年,是我对你最大的仁慈。谁让我的女儿那么喜欢你呢,喜欢到竟然愿意为了你去死,真是个蠢货啊。” ** 京城,今年是除夕,一大早,沈清澜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是大院里其他人家的孩子在玩闹的声音,她从床上爬起来,这才发现傅衡逸竟然将牙膏都帮她挤好了。 沈清澜微微一笑,傅衡逸这两天腿部的力量恢复了不少,能靠着自己从轮椅和床上自由切换,只是平日里傅衡逸一醒她就醒了,今天竟然没有听到丝毫动静,都怪昨晚和傅衡逸闹得太晚,睡得太迟了。 她的神情有些懊恼,快速洗漱好。 “清澜快来吃早餐,今天赵姨做的卤煮,味道很不错。”赵姨见到沈清澜,招呼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赵姨做的卤煮味道一向好。” 赵姨将一碗热气腾腾的卤煮端到沈清澜的面前,“你喜欢吃就多吃一点,锅里还有,衡逸和老爷子不喜欢吃这个,我给他们做的是面条,你要是想吃我给你端些来。” “不用,我有这个就足够了,面条我吃不下,爷爷和衡逸呢?” “这一大早两人就不见了,不知道干什么去,放心,小刘跟着呢。”赵姨说道,小刘就是傅衡逸之前请的阿姨,因为前段时间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就请假了,前两天才刚回来。 傅衡逸见她做事勤快,对沈清澜的照料也用心,就不打算换了。 “清澜,你先吃着,吃好了碗就放在桌子上,我等下来收,我先去把面发了。”赵姨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 沈清澜刚刚吃完,沈君煜就过来了,沈清澜见他肩上有雪花,开口问道,“外面下雪了?” 沈君煜点点头,“雪还不小,所以我过来接你们。”傅衡逸也就算了,沈清澜现在可是摔不得。 沈君煜见沈清澜正在吃的东西,眼睛一亮,走向厨房,“赵姨,你做了卤煮了吗?还有没有?” 赵姨笑,“有呢,在锅里,你自己盛。” 沈君煜没客气,自己拿了碗盛了一碗卤煮,边吃边竖起大拇指,“赵姨,还是你做的卤煮最地道,就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都没有你这个手艺。” 赵姨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你的嘴也是真的甜,人家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能做这样的小东西吗?两家的孩子也就你跟清澜喜欢吃,衡逸和小阳不喜欢。” “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一碗热气腾腾的卤煮下肚,沈君煜感觉整个人都热起来了,这才发现竟然没有见到傅衡逸和傅老爷子。 “爷爷和傅衡逸一大早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起床就没看见人。”沈清澜说道。 而被两人惦记的两位现在正在墓园呢,昨晚傅老爷子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已经过世多年的儿子和儿媳,今天一早起来就打算来看看他们,正好碰上了刚起床的傅衡逸,两人就一起过来了。 傅衡逸常年不在家,就连家中的爷爷都很少见到,更不要说来看父母了。 傅老爷子看着墓碑上的儿子和儿媳的照片,轻声开口,“我已经很久没梦到你爸妈了,上次梦到还是一年之前,时间过得真快啊,才一年的时间你就结婚了,甚至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傅衡逸是被老爷子的警卫员抬上来的,他看着墓碑,耳边听着老爷子的话,微微一笑,“爷爷,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您的曾孙马上就要出世了,您又何必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我爸和我妈要是知道您这么多年一直放不下,恐怕会难过的。” 傅老爷子叹息一声,“那些事情爷爷早就想开了,老子自己也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对生死的觉悟就这么低吗?” 傅衡逸轻笑,“那爷爷还伤怀什么?” 傅老爷子眼睛一瞪,“还不准我偶尔伤春悲秋一下了?” “那不适合您。” 傅老爷子气得吹胡子,“你就气我吧,幸好我还有清澜丫头,还是清澜丫头最贴心。你娶了她就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傅衡逸见老爷子恢复了活力,笑笑不说话,刚刚老爷子那样悲伤的样子,傅衡逸是真的担心爷爷会受刺激,这半年,老爷子身体不好,医生说了,最好情绪不要有太大的起伏。 被傅衡逸这么一打岔,傅老爷子心中升起的那点子悲伤也消散了,看了墓碑一会儿,摆摆手,“行了行了,你父母现在也看过你了,我们也别在这里待着了,清澜丫头还不知道我们出来了,早点回去,免得她担心。” 傅衡逸无语,早上他就说跟沈清澜说一声,老爷子非说不用,不能打扰孕妇睡觉,现在才来担心。 回去的路上,傅衡逸直接给沈清澜打了一个电话。 “衡逸和傅爷爷回来?”见沈清澜挂了电话,沈君煜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嗯,说是直接去家里,让我们先过去。” “那就走吧,爷爷一大早就在念叨你。”沈君煜说道,见沈清澜只是穿着羽绒服就准备出门,沈君煜不赞同的看她一眼,“外面这么冷,你穿这一点怎么够。” 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缠到沈清澜的脖子上,确认将沈清澜包裹严实了,这才罢休。 沈清澜看着被包裹成一个球的自己很无语,“哥,我热。”孕妇的体温本来就偏高,加上她里面其实穿的不少,其实不戴围巾也不会感觉到冷。 “热也总比生病了好,你现在金贵着呢。乖,将围巾戴好,我们等下回家就脱下来。”沈君煜一副哄小孩的语气,看的沈清澜是满脑门子的黑线。 “哥,我今年二十二岁,明天开始就二十三岁了。” 沈君煜点点头,“嗯嗯,哥哥知道,你马上就要做妈妈了,是个大人了,只是……”他的语气微顿,“澜澜,哥多想你今年才五岁。” 沈清澜眼神轻闪,轻声开口,“哥,你是不是老了?” 听出她的打趣,沈君煜自嘲地笑笑,“大概是真的老了吧,澜澜,看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哥哥真心觉得自己老了。” “那就赶紧跟兮瑶姐结婚,生个孩子,这样你就没有时间感叹自己老了。”沈清澜淡淡说道。 沈君煜笑笑,和沈清澜一起朝沈家走去。 只是刚走到沈家门口,就看见了沈君泽,站在雪地里,也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身上都是雪花。 见到两人过来,神情局促,“我……我今天就是想过来给爷爷拜个年,送点年礼。”他的手上拿着几盒礼品袋。 “你……”沈君煜刚刚开口,沈君泽就将东西放在了地上,“我就不进去了,这些东西麻烦你们帮我交给爷爷,祝他新年快乐,身体安康。”说完人就跑了。 沈君煜看着被扔在地上的东西,皱眉,沈清澜淡淡开口,“拿进去吧,毕竟是给爷爷的。” 沈君煜一直没有关注过沈君泽的事情,自然不知道他现在这样的改变是因为什么,沈清澜即便是知道,也不就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