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沈清澜的怀疑(7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57.沈清澜的怀疑(7更)

“啧啧,眼光真毒,这幅画作确实是清澜这批画作里水平最高的一副。” “那你既然知道刚才还纠结什么呢,直接将这幅画送去不就好了?” “我这不是舍不得吗?清澜的这幅画我本来想作为画廊开张的镇店之宝的。” 金恩熙再次送给了丹尼尔一个大白眼,“这幅画只是去参展,又不是拿去拍卖,展览结束之后再拿回来就好了,到时候这幅画的名气更高了,作为镇店之宝更加名副其实。” 丹尼尔眼睛一亮,抱住金恩熙就在她的脸上吧唧了一口,“还是你聪明,我怎么就忘了,这只是一个画展,又不是拍卖会,有什么好舍不得的,那就将这幅画拿去,闪瞎他们的眼睛。” 金恩熙继续白眼,看着达尼尔看向那幅画作时那温柔的,仿佛是看着自己的情人般的表情,只觉得辣眼睛,摆摆手,“你一个人在这里慢慢欣赏吧,我先走了。” 达尼尔见金恩熙要走,连忙将画作锁进保险箱里,追了出去,“等等我,亲爱的,我跟你一起走。” ** 沈清澜回到家的时候,在家里看见了几个陌生人,穿着军装,在客厅里和傅衡逸说着什么,见她回来了,就结束了通话,站起来就要告辞。 傅衡逸去送客,沈清澜帮他推着轮椅,见人走了,沈清澜才问道,“他们是你的战友?” 傅衡逸摇头,“是军区的调查小组,来问我几个关于上次军演的问题。” “什么问题?”沈清澜难得问了一句,她对傅衡逸的事业从来都是不多问的。 傅衡逸开口,“上次的军演上级一直怀疑是有人泄密,但是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现在上级想重新再调查一次。” 沈清澜眸光微凝,“你也认为是有人故意泄密吗?” 傅衡逸点头,“嗯,那次的演习,我们的参与是对外保密的,除了几个高层没人知道,但是King却能准确的知道我们在那里,这很奇怪。” 闻言,沈清澜忽然问道,“你们事先是不是要写类似于作战计划之类的东西?” 傅衡逸侧目看她,“怎么忽然这么问?” “你先告诉我。” “有,但不是那样的详细,基本只是对这次演习的人员安排。”傅衡逸说道这里,顿了顿,“你是怀疑有人将这个给人看了?这不可能,这是机密,要是有人将这个给人看了,那是触犯保密协议的,对于一个军人而言,就是知法犯法。” 沈清澜开口,“那要是无意的呢,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秘密是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的。” 傅衡逸眉眼微沉,看向沈清澜,“你在怀疑谁。” “颜安邦。”沈清澜说道,秦妍这个女人的存在总让她不舒服,虽然还不能肯定秦沐的失踪跟她没有关系,可是沈清澜的直觉告诉她,秦妍这个女人很有问题。 傅衡逸皱着眉头,沈清澜见状,用手轻轻抚平,“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颜安邦的身边有个女人叫做秦妍,是秦沐的母亲,也是颜安邦的初恋和现任妻子,颜安邦对她很信任,也很看重,为了她抛弃妻子。颜安邦虽然不会故意泄露机密,但要是秦妍自己偷看呢?” 傅衡逸眉头拧得更紧了,一直以来,他想的都是内部人员背叛,如果真像是沈清澜说的那样,泄密者本人都是无意识的,那么说的话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漏洞,调查组的人查不到也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傅衡逸伸手揽着沈清澜的腰,“你又给了我一个新的思路。” 沈清澜微笑不语,那是因为最近刚好她在查秦妍。 ** 今天已经是农历二十八了,再有两天就是新年,家里早已开始忙碌起来,因为沈家和傅家决定一起过年,所以今年两家的年货都是一起准备的。 沈清澜的手上拿着一捧瓜子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傅衡逸坐在一边正在给她剥瓜子呢,沈清澜从电视上回过神,看着傅衡逸,“你这样下去真的会将我养废的。” 傅衡逸手上的动作不停,笑着说道,“养废了更好,这样以后你的身边就没有桃花了。” 沈清澜黑线,“傅衡逸,你这算不算是用心险恶?” 傅衡逸微笑,点头,“嗯,确实是。” 两人闲话家常,这是他们最近常有的状态。 “姨姨。”小豆丁的声音忽然响起,沈清澜抬头去看,果然就看到了小豆丁跑了进来。 “姨姨,我来看你了。”小豆丁很欢快,但是却没有一头扑在沈清澜的身上,而是扑向了傅衡逸,“姨夫,你有没有想我?” 沈清澜挑眉,这两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傅衡逸伸手扶住小豆丁的身体,“你一个人来的?” 小豆丁摇头,“不是啊,还有我妈妈,但是我妈妈不在这里,在姨姨的另一个家。” 傅衡逸顿时就明白了,裴一宁现在在沈家呢。 小豆丁好奇的看向傅衡逸坐着的轮椅,“姨夫,你受伤了吗?为什么要坐轮椅?” “嗯,姨夫的腿受伤了,现在走不动路。” “那还会好吗?” “会好,明年等小妹妹出生之后就会好了。” 说起小妹妹,小豆丁的眼睛一亮,看向沈清澜的大肚子,“姨姨,妈妈说小妹妹已经长大了,是真的吗?” 沈清澜笑看着他,“是的,已经长大了,现在大概有这么大。”沈清澜伸手比划了一下。 小豆丁的眼睛落在沈清澜的肚子上就移不开了,眼睛里是阵阵的惊叹,“姨姨,你的肚子变得好大,妹妹现在就住在这里面吗?” “是啊,你小时候也是住在妈妈的肚子里的。” 小豆丁点点头,“嗯,我知道,我妈妈跟我说过,她还给我看看过照片呢,妈妈的肚子可大可大了,比姨姨的还大。” 一边的傅衡逸听到这话,看向正在和小豆丁说话的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沉思,或许他可以和沈清澜一起去拍一套孕妇写真,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十月怀胎的时候,他想记录下沈清澜的所有的美。 傅衡逸一边想,一边将这件事暗暗记在了心里。 那边,小豆丁的话题已经从小妹妹变成了江叔叔,“姨姨,我跟你说,我妈妈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 沈清澜看着小豆丁八卦的小脸,眼底有些无奈,这裴一宁的性子也不八卦啊,怎么这小家伙就这样八卦呢?看着倒更像是于晓萱的儿子。 这么一想,沈清澜就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小豆丁拉拉她的衣袖,“姨姨,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沈清澜点头,“嗯,听到了,然后呢?” “然后我妈妈和江叔叔就可以在一起了呀。” 小豆丁对江晨希可谓是真爱了,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让自己的妈妈和江叔叔在一起。 “你妈妈说的吗?” “不是,我自己想的,姨姨,但是我妈妈现在都不理江叔叔。刚才我们去姨姨家碰到江叔叔,我妈妈都不跟江叔叔说话的。” 这边两人正在讨论江晨希和裴一宁,那边裴一宁也正和江晨希谈话,确切的说,是江晨希将裴一宁叫出来的。 江晨希今天是来给沈老爷子拜年的,正好就遇到了同样是来拜年的裴一宁。 这几个月,江晨希和裴一宁虽然没有联系,但是和小豆丁还是有联系的,自然知道裴一宁已经跟男朋友分手的事情。 两人正在沈老爷子的花房里呢,裴一宁看着江晨希,“你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一宁,你对我有必要这样生疏吗?” 裴一宁微顿,“我没有。” 江晨希也不想跟裴一宁辩论有没有的问题,“一宁,我听昊昊说了,你跟那个男人分手了,你还好吗?” 裴一宁心中暗暗咬牙,这个小叛徒! “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分手,而且性格不合的两人早晚都要分,早分总比晚分好。”裴一宁无所谓的说道,情绪很平静,当初她选择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就是觉得这人还不错,对她和昊昊都挺好的,但是上次昊昊跟她闹别扭,沈清澜对她讲的话,她也记在了心里,回去之后,她特意观察了一下那个男人和昊昊相处,果然,就如昊昊所讲的,这个男人对昊昊并不是真心疼爱。 裴一宁会想结婚也是想给昊昊一个完整的家庭,对昊昊好才是首位的,这个男人连这点都做不到,裴一宁自然没有兴趣再跟他相处下去,很快就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