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颜夕来了(2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52.颜夕来了(2更)

颜夕已经醒了,也听到了医生和颜安邦的对话,但是她没有睁开眼睛。 颜安邦跟着医生去拿药,回来时颜夕正闭着眼睛貌似睡着了,但是眼睑却轻轻颤动着。 颜安邦轻声开口,“颜夕,爸爸知道你醒了,想跟你说说这件事,爸爸知道,你在怨恨爸爸,但是小夕,爸爸是爱你的,无论我跟你妈妈的关系怎样,我都是爱你的,我和你妈妈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你秦阿姨不是第三者,爸爸跟她结婚的时候我跟你妈妈早就已经离婚了。” “这件事之所以不告诉你是考虑到你的身体,你当时刚刚大病初愈,医生说了你不能受一点点的刺激,爸爸妈妈瞒着你也是为了你好。” 颜夕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颜安邦,“那个女人跟你曾经有个女儿是不是?” 颜安邦一滞,对上女儿清澈的眼睛,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这件事,只是问道,“颜夕,这件事谁跟你说的?” 颜夕眼底快速的闪过一道疑问,是啊,这件事到底是谁跟她说的?为什么她会知道,还那么自然的脱口而出了? 颜安邦却将颜夕的反应理解成了另一个意思,她不愿意说。 知道这件事的人就那么几个,其实想想也不难推测,颜盛宇不会告诉颜夕,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赵佳卿了,心里对赵佳卿的恨意又深了一分。 颜夕沉默,颜安邦却没有沉默,继续开口,“颜夕,这件事很复杂,关系到当年的一件旧事,是我跟你妈妈之间的恩怨,跟你和你哥哥没关系,爸爸也希望你可以平静地看待这件事,不要因为我和你妈妈离婚了,又再婚你就对爸爸抱有成见。” 颜夕听着颜安邦的话,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她的心忽然很平静,就仿佛一潭死水。 她静静地看着颜安邦的嘴唇蠕动,耳边是颜安邦的话,却仿佛没有任何的声音,画面渐渐远去,忽而变得模糊。 颜安邦说了半天,见颜夕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忽然感到无力,对颜夕的无力。 颜盛宇赶到医院的时候神色很难看,即便是知道颜夕已经没事了,但是心里的怒气却是丝毫也没有减少,看见颜安邦,就连人都不叫。 秦妍站在病房外,看到这一幕,眼睛里都是笑意,只是进了病房以后,又换了另一幅面孔,满脸的愧疚与着急。 “安邦,颜夕没事吧?” 颜夕见到是她,眼神立刻就变了,一直注意着她的颜盛宇立马转头看向秦妍,“请你出去。” 秦妍神色一僵,愣愣地说不出话来,颜安邦心疼归,但是看到颜夕的目光,还是开口说道,“妍妍,你先回去吧,医院里不需要你。” 秦妍神色黯然,却还是笑道,“我现在就离开。”她看了一眼颜夕,“颜夕,不管你对我抱有多大的敌意与不解,对我和你爸爸结婚这件事抱有怎样的想法,那都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你的爸爸对你是真心真意的好不告诉你也是怕刺激你,希望你不要误会了你爸爸的好意。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颜夕歪着头,不愿意看她一样,秦妍深深地叹口气,就离开了。 “您也走吧。”颜夕开口,话是对颜安邦说的,她不想看到颜安邦,她现在的心里很乱。 “颜夕。”颜安邦叫看了一声她的名字。 颜盛宇看着颜安邦,“小夕现在身体不好,你就不要再刺激她了。” 颜安邦想说的话就这样卡在了嗓子眼,叹口气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颜夕和颜盛宇,颜盛宇看着颜夕,颜夕先开口了,“哥,你不要说话,让我一个人静静。” “好,哥哥不说话,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就跟哥哥讲。” 颜夕点点头,歪着头看着窗外出神。 就在刚刚,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幅幅画面,很陌生,一下子就过去了,她还没抓住,那些的画面就消失了。她努力地回想着,却想不起来。 “哥,我的手机呢?”颜夕忽然开口。 颜盛宇微愣,将她的手机递给她,颜夕接过,看着通讯录上的名字,手指在屏幕上方顿了好久,终究是没有按下去,将手机放在一边,“哥,我困了。” “那你睡吧,哥哥在这陪着你,绝对不会打扰你。” 颜夕闭上眼睛,她想回雪梨市了,这里的一切都烦乱的让她窒息。 颜盛宇等颜夕彻底熟睡之后才起身走出了病房,等他离开以后,原本应该熟睡的颜夕忽然睁开了眼睛,穿上鞋子就离开了。 颜盛宇回来没有见到颜夕的人,脸色微变,询问护士,护士说是颜夕自己离开的,要到楼下散心,颜盛宇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没有找到颜夕的人。 给颜夕打电话,颜夕不接,但是却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想自己一个人静静,等想明白了就回来,保证不会做任何的傻事。 沈清澜正在家里画画呢,模特依旧是傅衡逸,最近几天她迷上了画傅衡逸,一有时间就跟傅衡逸两人坐在客厅里画画。 听到有人找,沈清澜的心中还在疑惑呢,看见颜夕,就更加惊讶了。 “颜夕?” 颜夕扯出一抹笑,只是配上她苍白的脸色,这个笑容一点也不好看,“对不起,大姐姐,忽然来找你,只是我真的没有地方可去了。” 沈清澜美眸轻闪,侧开身,“先进来吧。” 颜夕进来,看见傅衡逸,微微一愣,傅衡逸见到进来的人,没说什么,只是对沈清澜说道,“我先进去了。”沈清澜点头。 沈清澜给颜夕倒了一杯水,放在颜夕的面前,“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颜夕将水捧在手里,她现在有些冷,听到沈清澜的话,轻声开口,“网上有你的资料,说你嫁给了傅家的长孙,傅家住在这个大院里我知道,所以我就找过来了。” “那要是我不住在这里怎么办?”沈清澜问她。 “我只是想过来碰碰运气,要是找不到我就离开了。” 沈清澜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你为什么要找我?” 颜夕摇头,“我不知道,我今天在医院里的时候就是忽然很想见你,这个想法很强烈,就连我自己都惊讶了,然后我就来了。” 颜夕对自己心中的那种冲动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解释,但好在沈清澜并没有任何的不悦。她的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来的路上颜夕曾经设想过也许她会被拒之门外,也许会被当成神经病,但是还好,沈清澜跟她心里感觉一样很亲切,这一切的设想没有发生。 “对不起,这样上门打扰,我知道很不礼貌,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见你。”颜夕低声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笑,眼中却闪过一抹痛色,她知道颜夕会这样做的原因,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的难过,颜夕啊,我多希望你可以彻底将我忘记,不要在潜意识里将我当成那样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人。 “没关系,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沈清澜说道,“你过来你的家人知道吗?” 颜夕摇头,沈清澜眼底是果然如此的表情,“你这样跑出来你的家人会担心的。” 颜夕低着头,声音也是轻轻的,“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见到他们,大姐姐,我知道是我任性了,可是我现在就想和你呆一会儿,我保证不会打扰你很久,我等下就走。” 沈清澜无奈,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在我这里待多久都可以,只是希望你可以跟家人说一声,不要让他们着急。或者你给我你家人的电话,我帮你打个电话说一声?” 颜夕报了颜盛宇的电话,沈清澜当着颜夕的面给颜盛宇打了一个电话,颜盛宇知道颜夕在沈清澜这里,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只是说道,“颜夕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父母离婚的事情,情绪很不好,还要拜托你照顾她一些,麻烦了。我明天就过去接她。” 沈清澜看了颜夕一眼,嗯了一声。 “你哥哥说明天来接你。”沈清澜说道。 颜夕点头,“谢谢你大姐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怜惜,看着颜夕现在这样难过的样子,忽然不知道当初那样做是对的还是错的,同样的悲伤和打击经历了两次,就是寻常人也该崩溃。 “谈不上麻烦,之前在雪梨市遇见你我就很喜欢你,只是当时只告诉了你我的英文名字,让我有些歉意。” 谁知颜夕听到这个话却是眼睛一亮,“安是姐姐的英文名字,不是假名?” 沈清澜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嗯,是英文名字。” 颜夕的心情忽然明朗了几分,知道沈清澜没有骗她,明明很难过的内心就这样被治愈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