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沈君煜的回击4(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51.沈君煜的回击4(1更)

曹诗雨看着穿着制服的银行工作人员,眼睛一亮,发快疯似的跑向警局,对,她要报警,这个该死的骗子,她要报警抓他。 可是警察却说曹诗雨是自愿给人家转账的,也是自愿跟人发生关系的,根本够不上强奸,就算是想立案都没有证据。 “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人诱奸的,当时我喝醉了。”曹诗雨尖叫,情绪激动,警察让她冷静下来,曹诗雨冷冷的看着警察。 “冷静,被人骗财骗色的人不是你,你当然能冷静,被骗了近百万啊,你们竟然不管,我要去媒体那里举报你们。” 警察原本是在和她好声好气的讲话,现在见她这样,顿时也没有了耐心,“银行根本没有你的转账信息,是你自己私下通过软件转过去的,立刻就到账了,我们就算是想追回来也没有那个本事啊,小朋友都知道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你说你,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会轻易相信一个才进了一面的男人。 曹诗雨冷脸,“我是让你来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来数落我的,你们警察的职责不就是帮人解决麻烦吗?” 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警察也不乐意了,合上文件夹,“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等有了消息立刻通知你。”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曹诗雨不满。 警察一脸淡定,“你要报案,我们也帮你立案了,稍后我们就回去追查,这样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吗?” “你信不信我去媒体面前曝光你们,一群拿着钱不干事的蛀虫。” 被人这样侮辱,警察也没有了好脸色,“既然你想去曝光,那就请便。” 曹诗雨气得胸膛剧烈起伏,气冲冲地离开了警句,警察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穿成那样,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人家不骗你骗谁。” 同事听到这话,摇头,“行了,少说一句,该调查的还是要调查,职责还是要尽的。” ************** 君澜集团总裁办公室。 “好,你现在立刻离开京城,最好是出国避一段时间,尾款我会给你打过去。”余斌说完就挂了电话,“总裁,事情已经办好了。” “尾巴处理干净了?”沈君煜埋头在文件中,连头都没抬。 余斌点头,“这个人很可靠,我已经安排他出国,短时间内并不会回来,他也没有见过我,就算是别人查也查不到我们的身上。” “嗯,那就行。下午还有什么行程吗?” 余斌看看了一眼手机,“没有,不过明天上午跟M国分公司那边有个视频会议。” 听到下午没有行程,沈君煜将笔一扔,拿起西装外套就走了,“公司的事情交给你了。” “放心,总裁。” 沈君煜离开公司先去了一趟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这才开车去了新禾国际。 到了楼下,他停车,给温兮瑶打了一个电话,“在忙吗?”声音温柔。 温兮瑶嘴角带笑,“还好,不算很忙。” “那就下来一下。” 温兮瑶惊讶,“你在我公司楼下?” “嗯,我等你,你下来。” 温兮瑶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跑向了电梯。 沈君煜见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皱眉,“走那么快做什么,摔了怎么办?” 温兮瑶笑,“我又不是纸糊的,哪里就那么容易摔了,而且我不想你久等嘛。” 沈君煜宠溺一笑,从车里将花拿出来,温兮瑶接过,“给我的?” “不然呢?”沈君煜反问。 温兮瑶嘿嘿笑,“我很喜欢。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给我送一束花?”到了年底,都是公司最忙的时候,她都已经忙成狗了,沈君煜肯定比她还忙。 “自然不是,我是来邀请美丽的温兮瑶小姐共进午餐的。不知道温兮瑶小姐愿不愿意赏光呢?” 温兮瑶笑眯眯,“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吧,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东西。” 沈君煜点头,开口,“去吧,不用着急,慢慢来。” 温兮瑶手里捧着鲜花,一路走回办公司,收获了公司里一大帮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女人的,“温总,沈总对你可真好!”秘书说了一句。 温兮瑶微微一笑,心情很好,“下午的会议给我推迟一个小时,那些文件先放着,等我回来处理。”将花递给秘书,“找个花瓶将花插起来,就放在我办公桌上。” “好的,温总。” 温兮瑶拿上包包和手机,就走了。 温兮瑶上车,看着沈君煜笑着问道,“今天心情很好,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吗?” 沈君煜脸上的笑容温和,“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没事。”就是教训了一个心思不正的人心情还不错而已。 温兮瑶见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再问了。 ************** 南城。 颜安邦和赵佳卿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全南城的人都在看着颜安邦的笑话,为了情人跟妻子离婚,现在又传出殴打前妻,这样的新闻一出,颜安邦的人设立刻就崩了,不仅如此,因为赵佳卿坚持要告他,颜安邦在部队里也是举步维艰。 “安邦,要不还是我去找赵佳卿道个歉吧,你看看事情现在闹成什么样了。”秦妍叹息一声,满脸的愁绪。 颜安邦这几天一直沉着脸,他现在被停职了,什么时候恢复还难说,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赵佳卿,就恨不得生撕了她,他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赵佳卿是第一个。 如果赵佳卿是想用恨来让自己记住她的话,那么她成功了。 门铃响,秦妍看了颜安邦一眼,起身起开门,“颜夕,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秦妍见到门外的人,惊讶的说道,眼中还带着一丝惊喜。 颜夕原本对新闻上说的事情一直半信半疑,今天趁着颜盛宇和赵佳卿不注意来到颜家,就是想亲自问问颜安邦,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会在自己家看到陌生女人,但是真的看到的那刹那,心里还是难过了。 “快进来,外面多冷啊,你爸爸在客厅呢。”秦妍说道,侧开身让颜夕进去。 颜安邦已经听到了秦妍的话,知道颜夕来了,只是见到颜夕的时候,尤其是看到颜夕那苍白的脸色的时候,颜安邦就心疼了,对着秦妍说道,“妍妍,你先上去吧。” 秦妍笑笑,应了一声好,转身上楼了。 颜安邦一脸慈爱的看着颜夕,“小夕,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不跟爸爸说一声?” 颜夕定定的看着颜安邦,轻声开口,“你还是我的爸爸吗?” 颜安邦一怔,“颜夕,我当然是你的爸爸。”想起颜夕大概是知道了新闻的事情,缓声开口解释,“我虽然跟你的妈妈离婚了,但是你依然是我的女儿,我也还是你的父亲,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颜夕摇头吗,“不,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跟我妈妈的感情很好,他们很恩爱,不会离婚,我爸爸更不会为了一个外面的女儿而伤害我的妈妈,你不是我的爸爸,你不是!”颜夕忽然大叫起来。 颜安邦看着情绪激动的女儿,有些着急,“颜夕,不要激动,这件事情你听爸爸跟你解释好不好?你先冷静下来。” 颜夕无法冷静,来之前她就做好了千万种假设,也想好了也许到家后看到的是爸爸和另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的画,但是很真的看到了,颜夕控制不住自己。 她的脸上满是泪水,胸膛剧烈起伏着,呼吸粗重,这明显是哮喘病翻了,颜安邦顿时就急了,眼看着颜夕腿一软就往地上栽去,连忙一把抱住女儿。 “颜夕,药呢,你药放在哪里了?”颜安邦急声问道,颜夕不说话,颜安邦翻遍了颜夕带的包包都没有找到颜夕常备的药,“颜夕,你的药呢?” 颜夕摇头,脸色很苍白,颜安邦顾不得找药,一把抱起颜夕就要往门外冲,秦妍听见动静下楼,就看见了这一幕,顿时就急了,“安邦,颜夕这是怎么了?” 颜安邦来不及跟她解释,吼了一句,“快开门!” 秦妍将门打开,颜安邦抱着颜夕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口,到了医院,颜夕已经休克了,送进去抢救,颜安邦坐在门口,抱着头,神色颓然。 一声说幸好送来的及时,颜夕并没有大事,“你们做家长的明知道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病症,怎么也不在身边备着一点常用药?”医生问道。 颜安邦低着头,任由医生数落,以前这些事情的都是赵佳卿在做,和赵佳卿离婚以后,颜夕也不在他的身边,他哪里想得到。而且颜夕这次又是回国,自然就更加措手不及了。 医生就算是原本不认识颜安邦,这几天新闻上天天说,她也认识了,继续说到,“以后你们做家长的上点心吧,别整天就知道自己那点子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颜安邦脸色不善,却没有跟医生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