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只遵从自己的心(17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47.只遵从自己的心(17更)

温兮瑶摸着肩上毛茸茸的大脑袋,大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我不委屈,只要你以后好好对我,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一点也不委屈。” 沈君煜认真的点头,“我一定好好对你,我以后要是对你不好,你想怎么对我都行。” 温兮瑶噗嗤笑出声,“逗你玩呢,傻子,你还当真了。” 沈君煜神情认真,“不,兮瑶,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温兮瑶收起来玩笑的表情,微微仰头,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我知道了,沈先生。” 昨晚折腾了大半夜,不只是温兮瑶累,就连沈君煜也累了,没一会儿,两人就躺在床上继续睡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温兮瑶醒来的时候沈君煜已经起床了,床头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她拿起来一看,是自己的尺寸,微微一笑,衣服穿上,赤着脚走出了卧室,沈君煜就在外面的坐着,在打电话,脸上虽然是在笑着,但是眼底却凝了寒冰。 见到温兮瑶出来,他挂了电话,皱了皱眉,然后在温兮瑶不明所以的视线中进了卧室,出来时,手上拿着一双拖鞋,蹲下身,帮温兮瑶穿上。 “出来怎么连鞋子都不穿,女孩子不能受凉不知道吗?” 温兮瑶无语,“房间里有地暖。” “那也不能不穿鞋子,这毕竟是会所的房间,虽然是有地暖,也铺了地毯,但是万一地毯里有尖锐的东西没有打扫干净,割伤了脚怎么办?” 温兮瑶黑线,要是这样的高级私人会所会出这样的问题,早就关门歇业了好吗。 “你对女孩子怎么这么了解?”温兮瑶歪着头看他,眼睛里带着好奇的打量。 沈君煜伸手在她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不许胡思乱想,澜澜也很不注意这些。” 温兮瑶原本就是开个玩笑,自然不会去较真,眼珠子一转,忽然起了逗沈君煜的心思,哀叹一声,坐在沙发上,“我要是和清澜一起掉进水里,你肯定先救清澜,对不对?”说着还幽怨的看着他。 沈君煜挑眉,摇头。 “难道你还会先救我?” 沈君煜继续摇头,“你俩都会游泳,不需要我救。” 温兮瑶翻白眼,“都说了这是如果了,你这人真是一点都不配合。” 沈君煜在她的身边坐下,见她抱在怀里,“既然是如果的事情就是不会发生的事情,那么假设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我不会让你和澜澜同时遇到危险。” “那要是我和清澜真的同时遇到危险,你只能救一个,你怎么办?” “那我肯定会先救澜澜,然后跟你一起死。”沈君煜认真的说道。 温兮瑶心里一震,伸手盖住了沈君煜的眼睛,“跟你开个玩笑你都这么认真,没劲。” 沈君煜微笑,“睡了一天了,饿不饿?”温兮瑶摸摸肚子,点点头,“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好。” 离开前,沈君煜让温兮瑶等了一会儿,然后就见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朝着他们走过来,将一个U盘递给沈君煜,“沈总,这是您要的东西。” “帮我跟赵总说一声谢谢。”沈君煜温和的说道。然后就跟温兮瑶一起离开了会所。 温兮瑶看着他手里的U盘,“监控?” 沈君煜点点头,“虽然没有造成一些不可挽回的遗憾,但是有些账还是要算的。” 温兮瑶没有问他昨晚给他下药的人是谁,只要一想就能明白的事情,既然沈君煜打算自己解决,她也会给他充分的信任。 “要是下不了手,欢迎随时找我帮忙。”温兮瑶笑眯眯说了一句,俏皮的语气。 沈君煜伸手摸摸她的头,“这么不相信你的老公我?” 温兮瑶横他一眼,“谁是我老公,我怎么不知道?” 沈君煜看着她,眸光幽幽,“刚将人吃干抹净就想不认了?” 温兮瑶的耳朵一红,瞪了沈君煜一眼,“好好开你的车,我都快饿死了。” 幸好今天是周末,两人都不用上班,温兮瑶和沈君煜填饱了肚子,就回家休息了,她现在严重怀疑沈君煜练了什么采阴补阳大法,明明昨晚出了大力的是他,但是今天耷拉脑袋,像是被人吸干了精气神的人却是她。 将温兮瑶送回家之后,沈君煜就回家了,直接一头钻进了书房,只是看着电脑上的画面,他的脸色很沉,他翻遍了所有的监控画面都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他给会所的经理打电话,“你确定所有的监控都在这里了吗?” 经理的眼神微变,强壮淡定的说道,“是的,沈总,给你的那些都是昨晚的监控,一个都不少。” 经理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伸手摸摸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沈君煜知道昨晚给他下药的人是陈素,但是这种事情,要是没有证据,只要陈素否认,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沈君煜在书房里坐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直到沈清澜的电话进来。 “哥,你回来了吗?” 沈君煜嗯了一声,“怎么了?” “我给你的邮箱里发了一点东西,你打开看看。”沈清澜说道。 沈君煜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东西?”沈清澜却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沈君煜打开邮箱,当看清了发过来的东西时,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 他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不顾楚云蓉在他身后的问话,“马上要吃晚饭了,你去哪里啊?” 沈君煜一路开车直接来了陈素的家,过了好半天,陈素才过来开门,见到门外的沈君煜,脸上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相反,她的神情很平静。 “你来了,进来坐吧。”陈素侧开身,让沈君煜进门。 沈君煜冷着脸,进来却没有坐下,冷冷的看着陈素,“陈素,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陈素脸上的笑容很惨淡,“别说你没想到,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昨晚从会所回来之后我一夜没睡,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两个小人在做斗争,一个小人在鄙视我自己,因为做了这样无耻的事情,另一个小人则在嘲笑我自己,忙活了半天,不但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还遭了你的厌弃。” 沈君煜眸色沉沉,“你倒是诚实。” 陈素呵呵笑,“你昨晚是被下药,又不是失忆,否认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是陈素,我依然不会原谅你。” 陈素点点头,“我知道,从沈清澜进来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想过你会原谅我,可是君煜,爱一个人有错吗,我只是太爱你,不想失去你而已,这样我也错了吗?” 沈君煜看着她,眸色沉沉,“爱一个人没错,但是你用的方法错了。陈素,你早就应该知道我跟你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话,陈素的脸忽然就变了,她定定的看着沈君煜,“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君煜,不是我们之间没有可能,而是你根本没想过要给我一个机会,你爱的人从来不是我。” “既然知道你干嘛还要做那样的事情?”沈君煜问她。 陈素惨笑,是啊,从来都知道为何还要做这样的事情,要是不做,是否她现在跟沈君煜还是朋友,起码还能用朋友的身份问候一声,偶尔见一次面,吃一顿饭,可是现在呢,她亲手剪断了他们之间唯一的一点情分,就连陪伴都找不到借口。 沈君煜将一个U盘递给陈素,“这里面是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君澜集团与你公司的合作若是想继续,那么你必须离开你现在的公司,不然我会解除双方的合作。” 陈素的面色一变,没有伸手去接U盘,“君煜,你非要做的这么绝吗?我可以从这个项目里退出去,让其他的同事负责这个项目。” “陈素,现在这样做,已经是看在我们多年的同学情分上。” “呵呵,人家都说沈君煜看着温文尔雅,其实做事比一些老狐狸还要狠,以前我不相信,但是现在我相信了,我知道了,我会从现在的公司辞职,你也不用解除合作,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就算是大街上遇上了,我也会当做不认识。” 沈君煜将U盘放在桌子上,“这样很好。”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君煜。”陈素叫住他,“为什么你不爱我?我哪里比不上温兮瑶?难道真像别人说的,是因为我的家世?” 沈君煜没有转身,背对着她,“你和兮瑶差的从来都不是家世,而是你的心,温兮瑶爱的是沈君煜,而你爱的是沈家的长孙、君澜集团的总裁沈君煜。” “这一切都是你认为的不是吗?你怎么知道当你不是君澜集团的总裁的时候,温兮瑶还会像现在这样爱你,而我却不会继续爱你?” “陈素,这就是你无法让我喜欢的地方,我选择妻子,从来都只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外在,我很确定,兮瑶就是我想要相伴一生的人。” 说完,沈君煜直接离开了这里,身后,陈素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