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夜色旖旎(16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46.夜色旖旎(16更)

温兮瑶一愣,“怎么忽然这么问?” 沈清澜神情严肃而认真,“你先回答我。” 温兮瑶不知道沈清澜想做什么,但是却明白这个问题似乎很重要,收起了脸上的玩笑,认真的看向沈清澜,“我爱沈君煜。” “你会跟我哥结婚,跟他一辈子在一起?” 温兮瑶郑重点头,“是。”她看着沈清澜,“清澜,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沈清澜轻轻勾唇,将钥匙塞进温兮瑶的手里,“你进去就知道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温兮瑶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不知道沈清澜这是什么意思,想到沈清澜离开前那个神秘的笑容,忍不住想到房间里面该不会是沈君煜要留给她的惊喜吧? 带着一份期待,温兮瑶打开了房间的门,房间里很昏暗,只有卧室里透出来一点点灯光,房间里很静,只能隐约听到卧室里似乎什么的动静,温兮瑶放缓了脚步,叫了一声,“沈君煜。” 没人应声,温兮瑶想了想,打开了卧室的门,只有床头灯亮着,温兮瑶看清了躺在床上的人,正是沈君煜。 她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叫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她才发现沈君煜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眼睛也是闭着的。 温兮瑶叫了一声沈君煜的名字,但是沈君煜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伸手,在沈君煜的额头上贴了一贴,才发觉沈君煜的身上的人热度惊人的高。 她收回手,下意识的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沈君煜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猝不及防之下,温兮瑶直接跌进了床里。 她趴在沈君煜的身上,愣愣的看着沈君煜,与之四目相对。 “兮瑶。”沈君煜认出了她,温柔的喊了一声,剑眉微蹙,呼吸粗重,“兮瑶,我好难受。” 温兮瑶要是到了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太蠢了,也理解了为何沈清澜要叫她过来,还在门口问了她哪些问题,她定定地看着沈君煜,“沈君煜,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君煜双眼迷离,看着温兮瑶,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兮瑶,你是我的未婚妻,温兮瑶。” 温兮瑶眼睛里晶亮晶亮的,伸手抚上沈君煜的脸,“嗯,我是温兮瑶,是你未来的妻子,你将来孩子的母亲。” 沈君煜一把握住温兮瑶的手,冰凉的触感让他舒服的眯起来眼,他将她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像是一只在求爱的猫,温兮瑶忍不住笑了,这样的沈君煜莫名的戳中了她的萌点。 缓缓地,她低头主动吻上了沈君煜的唇,沈君煜眼睛一眯,化被动为主动,一个转身,两人就调换了一个位置,炽热的吻配合着沈君煜身上惊人的体温。 寻着本能,沈君煜熟练的撬开温兮瑶的牙关,在里面攻城略地,温兮瑶的舌根发疼,这样热情的沈君煜让她心里有些害怕。 她的手放在沈君煜胸膛上,推拒的姿势,但是在看到沈君煜身上的汗还有隐忍的神情时,忽然柔软了目光,伸手揽上他的脖子。 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地上,沈君煜的一边吻着温兮瑶,嘴里还在叫着她的名字,他的眼神迷离,明明身体已经难受的快要爆炸,但是动作却小心翼翼,带着温柔的怜惜。 “沈君煜,我爱你。”耳边,温兮瑶温柔缱绻的声音,这道声音,将沈君煜最后的一丝理智淹没…… ** 沈清澜回到了棋牌包厢,几人已经不在打麻将,见她进来,齐齐看向她,沈清澜微微摇头,“已经没事了。”几人闻言,顿时就放心了。 “我哥喝醉了,兮瑶姐先带他回家了,我们也差不多该散了吧。”沈清澜说道。 韩奕看看时间,也确实差不多了,站起来,“嗯,散了吧,小嫂子你和衡逸早点回家休息,我们再去魅色转转?” “行啊,去魅色继续玩。”顾阳赞同,顾凯也没有意见,江晨希自然也无异议,几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先将沈清澜和傅衡逸送上车,几人才离开了这里,至于君澜集团的年会谁主持,呵呵,君澜集团里面那么多高管,还担心年会没了沈君煜会进行不下去?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一直沉默不说话,傅衡逸握着她的手,轻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清澜摇头,给了傅衡逸一个眼神,傅衡逸顿时就明白了,也不再说话,等回到家里,沈清澜才将事情跟傅衡逸说了。 “你是说君煜被人下药了?” 沈清澜点头,“嗯,药性很烈,伊登说要是用药物压下去可能会留下后遗症,所以我才……” 傅衡逸拍拍她的手,“不要自责,君煜虽然不清醒,但是温兮瑶是清醒的,只要她自己不愿意,君煜肯定不会勉强她。” 沈清澜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那么放心的让温兮瑶进去,只是这到底是女孩子的第一次,却不是在浪漫的氛围里发生的,这让她心中对温兮瑶有些愧疚而已。 “不要多想,你情我愿的事情,你现在不如想想等明天你哥醒来之后会怎么对付那个下药的人吧。”傅衡逸淡淡的说到,对沈君煜的性子知之甚深的傅衡逸可不认为自己被人这样算计了,沈君煜就会算了。 说到这个,沈清澜的眼眸微沉,“我问过那个服务员,她说将我哥带上楼的是两个人,我回来之前已经给恩熙打过电话,让她去找那个会所当晚的监控,现在应该到手了。” 正说着呢,金恩熙的电话就进来了,“安,你让我找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东西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看看。” 挂了电话,沈清澜打开电脑,和傅衡逸一起看金恩熙发过来的东西,看完之后,傅衡逸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伎俩很拙劣,能成功也只是因为沈君煜对他们毫无防备。 “这件事我们不需要插手,将东西交给君煜就好,他会处理的。”傅衡逸说道。 这跟沈清澜想的一样,点点头,“嗯。这件事我不会管。”她将东西放好,然后在傅衡逸的身边坐下,给他捏着腿,傅衡逸拦住她,“不用你。” 沈清澜挥开他的手,“傅衡逸,我不是纸糊的,帮你按摩一下而已,累不着。”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塞进他的手里,“你要是闲得无聊,就给我和宝宝讲睡前故事吧。” 傅衡逸眼底满是笑意,拿起书,翻到一页,继续讲之前未讲完的故事。 沈清澜给傅衡逸按摩了大概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帮傅衡逸盖好被子,才在傅衡逸的身边躺下,傅衡逸将她抱在怀里,“其实这样也很好。”傅衡逸忽然说了一句。 “什么?”沈清澜看向他。 傅衡逸微微一笑,摇摇头,“没事。你是不是好久没去才茶馆了?” 沈清澜刚刚闭上的眼睛顿时就睁开了,“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年底了该给他们放假了。那明天我去茶馆一趟,你跟我一起去吗?” “嗯,老婆去哪里我自然就去哪里。” ** 温兮瑶是被痛醒的,浑身上下像是被拆了重组了一样,而且还不是一次,是好几次,她伸手,想揉揉自己的腰,手却触摸到光滑的肌肤,明显不同于自己身体的触感,让她迷糊的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她转头,就对上了沈君煜温柔的眼睛。 “醒了?” 昨晚的一幕幕钻进脑海,温兮瑶的脸很红,只是此刻房间里昏暗,让人看不清她的脸色。 沈君煜伸手,放在她的腰上,温兮瑶的身子一僵,下意识的往后一动,眼见着就要往床下栽去,沈君煜连忙将她抱在怀里。 “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沈君煜轻斥,语气却充满了宠溺。 温兮瑶很想翻白眼,你是不会吃了我,但是你会拆了我。 沈君煜的大手放在她的腰上,轻轻地揉着,帮她舒缓身上的酸痛,“我保证不动你。”沈君煜温柔的说了一句。 昨晚虽然以为被药物支配,他的意识迷离,但是发生什么却还记得清晰,自然昨晚温兮瑶为了帮他解了药性,受了多大的苦。 温兮瑶动了动,却轻哼了一声,沈君煜立刻就紧张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温兮瑶红着脸不说话。 “我昨晚弄疼你了是不是?”沈君煜神情懊恼,明知道她是第一次,但是自己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见他自责,温兮瑶微微一笑,伸手抱了抱他,“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昨晚是我自愿的。” 沈君煜低头,在脸埋在她的脖子上,声音有些沉闷,“兮瑶,委屈你了。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浪漫的新婚夜,现在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