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心理障碍?(5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35.心理障碍?(5更)

颜夕一愣,“没有啊,我不讨厌你。”只是也谈不上喜欢罢了。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蒋哲晗说了一句,声音低低的,听着仿佛有些难过。 颜夕觉得尴尬,看着眼前的美味佳肴也失去了胃口,“你喜欢我?” 心思被看穿,蒋哲晗一点也不意外,他知道颜夕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要是没有看出自己的心思,应该不会这么避开自己,见她将话挑明了,索性承认了,“颜夕,我是喜欢你,也想追求你。” 颜夕放下刀叉,直直地看向蒋哲晗,“蒋哲晗同学,我目前并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也不打算谈恋爱。”她的神情十分认真。 “为什么?是因为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颜夕摇头,“不,我现在还年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想做,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听到颜夕说没有喜欢的人,蒋哲晗顿时就放心了,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可以等你,颜夕,我这样说你可能认为我轻浮,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对你就非常有好感,你不想谈恋爱也没有关系,我们先从朋友做起,你不要急着拒绝我,也不要躲开我,我保证不会对你造成困扰,这样可以吗?” 颜夕看着他认真的眉眼,心里有的不是感动,而是排斥,明明换做一般女生,看见蒋哲晗这样的大帅哥向自己表白,又表示愿意等自己,恐怕都会感动德热泪盈眶吧。 “对不起,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事,先走了。”颜夕说完,拿起包包就走了出去。 蒋哲晗快步追上去,一把拉住颜夕的胳膊,“颜夕。” 颜夕眼神一变,转身就是一巴掌,打的两个人顿时都愣在了原地。 颜夕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为何会突然出手。看着蒋哲晗脸上通红的巴掌印说不出话来。 蒋哲晗也惊呆了,放开颜夕的手,“我只是想送你回去。”他解释。 颜夕的脸通红通红的,“对不起。”她说了一句,转身就跑了,这一次,蒋哲晗没有追。 他回到和室友合租的房子,室友见到他脸上的伤痕,忍不住打趣他,“哟,这是招惹了哪只小野猫被挠了?” 蒋哲晗不理会他的打趣,而是问道,“你说一个女孩子,你只是抓住了她的手臂,她就打了你一巴掌,你认为会是什么原因?” 室友眼中的趣味更浓,“你做了什么,或者说你打算做什么让人人家给打了?” 蒋哲晗无奈,“我没打算做什么,我就是想送她回家而已,而且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我能做什么。” 室友耸肩,“那就不知道了,我一只单身狗,你问我这样的问题,难度也太高了吧。” “你不是学心理学的吗,你就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分析分析。” 室友想了想,开口,“原因有两点,第一,她不喜欢你,甚至非常讨厌你,所以对于你的肢体接触异常排斥,从而做出了过激的行为;第二,她是个有心理障碍的人,本身就非常排斥异性的靠近。” 蒋哲晗认真的想了想,从他第一次见到颜夕开始,颜夕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对他的厌恶,而且今天吃饭的时候颜夕也说了她并不讨厌自己,那么会是第二个原因吗? “如果是心理障碍,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室友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游戏,听到这话,随口说道,“这个原因就多了,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后天受了某些刺激形成的,不过如果是后者,一般这人的脾气会比较古怪,不光是对异性,也许对同性的肢体接触也会表现出乎强烈的排斥。” 蒋哲晗自己回忆了一下,从仅有的几次接触中其实可以看出颜夕的脾气并不古怪,相反的,很开朗很外向,也就是说她这个是天生的? “那如果是天生的,有什么办法吗?” “那就要看她自己了,这个问题很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好。” 蒋哲晗闻言,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一脸若有所思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颜夕从餐厅里离开之后,就打了一辆车,但是却不知道去哪里,等到司机问了第三遍,她忽然从包里找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司机,“去这个地方。” 道格斯见到颜夕是意外的,这是颜夕第一次来到这里。 “颜夕,你怎么来了?”道格斯惊讶地问道。 “我没有地方去,就来了这里,不会打扰你吧?”颜夕说着,看了一眼正坐在道格斯前面的一个男人一眼。 男人站起来,对着颜夕笑了笑,“道格斯,我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我就先走了。” 道格斯点点头,等男人离开之后看向颜夕,“坐吧。” 颜夕在椅子上坐下来,低着头不说话。 道格斯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也不催促,站起来给颜夕倒了一杯温水。 “谢谢。”颜夕接过,喝了一口,忽然对着道格斯说了一句,“我能握握你的手吗?” 道格斯挑眉。 话出口,颜夕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爆红一片,但是她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抬头定定的看着道格斯,“我想握一下你的手,可以吗?” 道格斯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笑开,将手伸到颜夕的面前。 他的手修长,骨节分明,很好看,颜夕缓缓伸手,握了上去,闭上眼仔细感受了一下,心理却没有那种排斥的感觉,眉眼间闪过一丝疑惑。 她睁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格斯,能不能,嗯,你拉一下我的手臂?” 道格斯不明白,颜夕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是,比方说我要走,你不让我走,就拉住了我的手臂。” 道格斯虽然不明白颜夕想证明什么,但是却依言照做了,颜夕眼中的疑惑更深,“为什么没有?”她低声说了一句。 道格斯没有听清,问道,“颜夕,你说什么没有?” 颜夕定定地看着道格斯的眼睛,“道格斯,为什么别人握住我的手的时候,我的心里会产生很强烈的恶心感,甚至会做出过激的行为,但是面对你,我很正常。” 道格斯眼底闪过一抹幽光,坐下来,温声开口,“颜夕,你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颜夕闻言,沉默,道格斯也不着急,过了一会儿,颜夕才开口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道格斯,“道格斯,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我很讨厌异性的靠近。” 道格斯微微一笑,“那你会讨厌我的靠近吗?” 颜夕摇头,“很奇怪,刚刚你握着我的手的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一点点的讨厌的感觉。”相反,她觉得很安心。 “那就对了,其实这就是人的一种正常反应,只是根据你的描述,你的症状更明显一些,这说明你的内心是个极度缺乏安全的人,颜夕,不要害怕跟人接触,也不要害怕跟异性接触,你看其实只要你放下心防,你跟异性也能相处的很好。” “会吗?”颜夕问。 道格斯点头,“难道你觉得我是个很讨厌的人吗?” 颜夕使劲摇头,“没有,我觉得你很好,跟你一起聊天很开心。” “所以你这不是什么心理问题,只是你将异性想的太可怕了,你想想你的父亲和哥哥,再想想我,试着跟人家好好相处,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 颜夕若有所思,没有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很安静。 道格斯也不出声,静静的看着颜夕,但是心里却在想着该怎么消除颜夕的这种心理障碍,现在看不出什么,但是时间久了,颜夕对异性的排斥会越加明显,找不到原因,她也许就会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针对于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好不容易将颜夕从地狱中拉回来,不想看着这个姑娘再次受到伤害。 颜夕忽然站起来,开口说了一句,“道格斯,你能不能抱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