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重女轻男的傅爷(4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34.重女轻男的傅爷(4更)

方彤耸肩,十分光棍地说道,“我就是一个取名废,不会取名字,不过只是一个小名,我觉得不用气的那么复杂,要是女孩子就叫安安好了,男孩子嘛我觉得乐乐和冬冬都不错啊。” 于晓萱呵呵笑,“方彤,我现在相信你是个取名废了,安安还好说,乐乐和冬冬是什么鬼?以后清澜和傅爷的孩子那可是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却有个这么俗的小名,以后傅小少爷哭了你负责哄不?” 方彤和于晓萱一致看向沈清澜,“还是回去问傅爷吧。” 沈清澜嘴角轻抽,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 今天沈清澜原本是不打算出来的,但是傅衡逸说她已经好久没出门跟朋友一起聚聚了,所以就让家里的司机将她送了过来。 傅家,傅衡逸正在客厅里看书,傅老爷子从沈家回来没有看见沈清澜,问了一句,“清澜丫头什么时候回来? 傅衡逸摇头,“没问,就让她在外面和朋友好好玩玩吧,这段时间她一直围着我转,整天待在家里也不好。”就连画笔,沈清澜也好久没拿过了,每天除了守着傅衡逸,就是在傅衡逸的身边看书睡觉。 “不用催她,让她在外面放松一下也好,你这次能平安回来,也多亏了清澜丫头。”当傅老爷子知道是沈清澜将傅衡逸找到并且背回来的时候,心中是又感动又后怕,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就真的是要了他老爷子的命了。 “不过这次你受伤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傅老爷子说道,那日为了傅衡逸的事情,他曾经亲自给上级领导打过电话,领导的意思是还是希望傅衡逸可以留在尖刀部队,即便不出去执行任务也可以继续做教官,训练新学员是,而且他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秘密,要是将他调离了,其实上级领导也不放心。 上级领导和傅老爷子谈了很多,最后还是被老爷子说服,放了傅衡逸,。 傅衡逸受伤了上面都不愿意放人,要是没有受伤,傅衡逸想退出尖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傅衡逸温和的说道。 “上面还在查叛徒?”傅老爷子问他。 傅衡逸点头,“但是现在还没找到。” “心中有怀疑的人选吗?” 傅衡逸笑,“爷爷,我要是有怀疑的人选,你认为我还会安稳地待在这里?” 傅老爷子一想也是,这次的任务中傅衡逸的手下牺牲了一名战士,还是一名跟他出生入死很多年的战士,重伤的那个现在也躺在医院里,这辈子大概就要成为一个植物人了,若论着急程度,肯定是傅衡逸最想找出这个叛徒。 傅老爷子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这些事情也不用多想。” “爷爷,我知道,现在清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见傅衡逸是个明白人,傅老爷子也就不再说了。 祖孙俩正说着话呢,沈清澜就回来了。 “爷爷,我回来了。” 傅老爷子笑呵呵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跟朋友多玩一会儿?” 沈清澜笑笑,“他们还有事情,我就先回来了。”其实是她放心不下傅衡逸。 “吃过了吗?”傅老爷子问道,生怕沈清澜在外面没有吃好。 “已经吃了,就是跟朋友吃完饭才回来的。” 闻言,傅老爷子就放心了。 因为傅衡逸受伤,行动不便,所以沈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卧室暂时搬到了一楼,时间不早了,沈清澜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傅衡逸正拿着吹风机等着她,她搬了一张小凳子在傅衡逸的面前坐下,任由傅衡逸帮她吹着头发。 傅衡逸的指尖在她的头发间穿梭,带来温柔的触感,沈清澜有些昏昏欲睡。 等傅衡逸吹干头发,看见她那睡眼迷蒙的样子,宠溺一笑,拍拍她的脸,“去床上睡。” 沈清澜爬到床上,忽然看向傅衡逸问道,“傅衡逸,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小名好?” 闻言,傅衡逸认真想了想,开口,“女儿就叫糖糖。” 沈清澜等了等,见他不继续说了,“那儿子呢?” 傅衡逸随意地说道,“儿子随便叫什么,不是说小孩贱名好养活吗?” 沈清澜:……儿子,不是妈妈不帮你,而是你爸爸重女轻男啊! 沈清澜可以预见未来自己的儿子生活会有多“悲惨”,想了想,觉得傅爷这个重女轻男的思想有些严重,严肃了表情,“傅衡逸,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傅衡逸看向她,“谈什么?” “儿子女儿都是一样的,是平等的,你不能因为喜欢女儿就不理会儿子。” 傅衡逸有些莫名,“我没有啊。”孩子都生出来呢,就算是想要疼爱女儿也要有对象不是。 沈清澜强调,“那我刚刚问孩子的小名,你只说女儿的,儿子就随便,还说什么贱名好养活。” 傅衡逸摸摸鼻子,“男孩子不能养的那么娇气,俗话说棍棒底下出孝子,男孩子还是要严厉一些。” 沈清澜无力,摆摆手,不想说话了,下床帮着傅衡逸到床上,坐在床上给他按摩着双腿,伊登说了,经常按摩有助于傅衡逸的腿的恢复。 十五分钟后,傅衡逸拦住了沈清澜,“今天就到这里吧。” 沈清澜看了他一眼,“我不累。” 傅衡逸握着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我看的心疼。”他娶老婆是为了疼的,不是为了让她伺候自己,而且还是在她怀孕的时候。 拍拍自己身边的被窝,“进来。” 沈清澜无奈,只好爬进被窝里,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的手上拿着一本童话故事书,自从出院之后,傅衡逸特别热衷睡前讲童话故事,每天晚上都会给沈清澜讲一个,说是胎教,但是讲的每一个童话故事都是小女孩喜欢听的,这想要女儿的心思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傅衡逸的声音低沉磁性,很有催眠的效果,沈清澜很快就睡着了,傅衡逸的视线在她地脸上停留了一下,将手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摸了摸,这次躺下睡觉。 泄密的事情上面虽然还在查,但是至今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的地方,风声也就渐渐淡了,伊登已经回到了京城,准备为傅衡逸的腿进行第二次手术。 ************ 雪梨市。 赵佳卿说好离开一段时间,但是这一走就是将近十天时间,除了最初的几天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后面就很少联系了,只说是有事,颜夕的心中隐隐有些担心自己的母亲。 “颜夕,小心。”有人大声喊了一声,颜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抱在了怀里,然后跌在了地上,一辆车子从眼前开过,车主对着车窗外骂了一句,颜夕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走神,竟然闯了红灯。 “颜夕,你没事吧?”蒋哲晗关心的问道,将颜夕扶起来。 颜夕的视线落在蒋哲晗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上,忽然脸色一边,后退了好几步,一脸防备的看着蒋哲晗,“你干什么?” 蒋哲晗一僵,愣愣的看着她,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这话的意思。 颜夕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刚刚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看见蒋哲晗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她就有些恐惧,看着蒋哲晗的表情,颜夕满脸的尴尬。 “那个,对不起,我刚刚反应过度了。”颜夕尴尬地说道。 蒋哲晗回神,笑了笑,“没关系,你刚才没事吧?” 知道他问的是走神差点被车撞的事情,颜夕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你要是真想谢我,就请我吃饭吧。”蒋哲晗微笑开口。 颜夕想了想自己接下去确实也没有什么事情,点点头,“好,地点你定。” “那坐我的车吧。”蒋哲晗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车,颜夕才发现今天蒋哲晗是开车来的,颜夕上了车。 蒋哲晗带她去的并不是什么很贵族的餐厅,“这家餐厅我跟我朋友之前来过,味道很不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颜夕笑眯眯,“只要是好吃的我都喜欢。” 看着她脸上的笑,蒋哲晗眼睛里也有了笑意,“最近我也不常在学校,说起来我们也有时间不见了,这个周末我想请你看电影,你有时间吗?” 颜夕正在给家里的菲佣发短信,告诉她不用给自己准备饭了,听到蒋哲晗的话,下意识地说道,“对不起,这个周末我没有时间。” 蒋哲晗眼神微暗,他约十次颜夕也许只会答应一次,“颜夕,你是不是很讨厌我?”摸不清楚女孩子的心思,蒋哲晗直接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