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脱险(46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26.脱险(46更)

“安!”耳边忽然想起了金恩熙的声音。 沈清澜绝望的眼中忽然迸发出惊人的亮光,她转头,透过雨幕,看着朝着她飞奔而来的几个人,忽然很想落泪。 沈清澜一把伊登的衣服,“伊登,快救他。” 伊登看向傅衡逸,神情凝重,即便不用仔细查看,他也能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但是现在下着雨,根本没有办法施救。 “我刚才看到这边附近好像有个山洞。”茜丝莉忽然开口。伊登上前,替换沈清澜按住了傅衡逸的伤口,安德烈和伊登一起,扶着傅衡逸,众人找到了茜丝莉所说的那个山洞,只是他们的运气不好,这个山洞是有主的。 “安,我去解决了它。”看着眼前的黑豹,金恩熙冷冷的说道,手中的Q已经准备好,沈清澜没有说话,相当于是默认。不要说她残忍,现在一切阻挡她就傅衡逸的都是她的敌人,而她对敌人从来不手软。 只是黑豹大概是知道眼前这群人不好惹,在跟沈清澜对视了一眼之后,自己离开了这里,很快消失在他们的面前,茜丝莉为防止里面有危险,先进去查看了一下。 “快进去吧,立马很安全。” 大概刚才的那只黑豹是个爱干净的,这个山洞里面一点也不脏,安德烈和伊登将傅衡逸放在地上,直接上手脱了傅衡逸的衣服。 伊登已经拿出了他的小型的医药,当时知道是要来营救傅衡逸,他就准备了一些常用的伤药,这次倒是用上了。 沈清澜紧紧地盯着,金恩熙挡住了她的视线,“安,你现在需要休息,也需要将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沈清澜木着一张脸,毫无反应。 “安,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金恩熙加大了一点音量,伸手在沈清澜的眼前晃了晃。沈清澜的眸光动了动。 “安,你身上的衣服湿了,你先将衣服换下来。”金恩熙重复了一遍。 沈清澜的视线看向傅衡逸,金恩熙继续说道,“伊登一定会救傅衡逸,你现在需要的是照顾好自己,然后才可以好好好照顾傅衡逸,要是你生病了,你拿什么照顾他。” 现在是冬天,就算这里温度相比起京城要温暖了许多,但是那也是冬天,湿衣服穿在身上容易感冒。 沈清澜似乎听进去了金恩熙的话,在篝火边坐下来,这堆篝火是刚才茜丝莉用在山洞里找到的一些枯木烧的,也不知道为何一只黑豹住的地方竟然会有枯木。 茜丝莉坐在山洞口的位置,随防备着刚才那只黑豹回来,沈清澜将外套脱下,金恩熙将她的外套架在火上烤,明明自己的身上也是湿透了,但是却顾不上自己,她看向沈清澜的视线中充满了担忧。 沈清澜注意到金恩熙的目光,扯了扯嘴角,“我没事,放心。”说完又转头看向了傅衡逸。 伊登已经将傅衡逸身上的伤口处理好了,他身上有好多处大伤口,除了刚才为沈清澜挡了一枪的这之外,腿上,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限于条件,伊登将几处要命的伤口包扎处理完之后,剩下的小伤口也只能暂时不管,为了防止伤口发炎,他给傅衡逸注射一些药物。 “安,等雨停了我们就马上出去,傅衡逸会没事的。”伊登说道,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沈清澜却不相信他的话,她不是医生,但是却明白傅衡逸现在的情况绝对很危险。 “伊登,你跟我说实话就好,这点打击我还是经得起的。”沈清澜淡淡开口。 伊登眼神微微一变,看了一眼沈清澜,“安,我能救傅衡逸,我保证。” 沈清澜的视线紧紧地盯着伊登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谢谢。” 她握着傅衡逸的手,坐在那里不动。 另一边,艾伦已经得到了沈清澜也进入了雨林,并且找到了傅衡逸的消息,神情变得十分阴冷,“King这个废物,搭上了自己的命竟然都没能干掉傅衡逸!” 许诺眼神微暗,继续说道,“BK的人还在追杀他们,好像是碧昂斯的意思。” King死了,现在BK的人暂时都听碧昂斯的。 艾伦笑了笑,“给我将BK的人解决了。” 许诺看向他,眼神不解,但是艾伦却没有解释,甚至说完之后就不再看她,许诺见他没有开口的一丝,应了一声“是”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彼得倒是能理解艾伦的做法,无非是不想让沈清澜知道自己参与其中,害怕沈清澜恨他,可是他也不想想,这件事他不说,沈清澜就能不知道? 而且沈清澜现在对艾伦本来也没有任何的感情,恨不恨的重要吗? 有时候彼得是真的看不懂艾伦,既然这么在乎,这次这么好的机会,直接将沈清澜带走不就完了,偏偏现在却去解决什么BK的人。 ** 雨下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停了,这一夜,沈清澜一直拉着傅衡逸的手坐在他的身边守着他,就连一眼都没睡。 忽然,她的眼睛里迸发出竟然的亮光,看着自己的肚子神情愣怔,倏而,她将傅衡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傅衡逸,你感觉到了吗,它动了。” 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听到了母亲的话还是调皮,又动了一下,刚好踢在了傅衡逸的手上,沈清澜紧紧地盯着傅衡逸的脸,“傅衡逸,我们的孩子它在叫你,它在跟你打招呼,你感觉到了吗?” 傅衡逸的眼睑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看着沈清澜没有说话,眼神温柔。 沈清澜的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傅衡逸想抬手,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很快,他就重新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安,雨已经停了,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金恩熙从外面进来,说道。 闻言,沈清澜想起身,却因为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腿一软就差点摔下去,伊登连忙扶住了她,沈清澜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安德烈将傅衡逸背起来,离开了这里。 几人刚刚离开不久,就有人发现了这个山洞,碧昂斯看着地上的血迹还有篝火的痕迹,冷冷地说道,“他们肯定就在这附近,给我追。” King死了,就死在他的面前,虽然King一,BK的首领就是他的,但是这些年,King对他很不错,在有这个条件的时候,他还是想给King报仇。 只是碧昂斯的运气很明显不是很好,刚追到半路上,就遇到了沈谦他们,毫无意外的,除了碧昂斯,其他人都被军方的人给制服了,’ 艾伦暗中看到了这一幕,给许诺使了一个眼色,许诺立即跟上了碧昂斯,显然是想斩草除根。 “艾伦,我们也该走了,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沈清澜他们。”彼得看着沈谦他们离开的方向,说道。 艾伦神色阴沉,就差了一点,深深的看了一眼沈谦他们离开的方向,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一点也不担心许诺还没回来,她是否能应付碧昂斯的事情。 沈谦确实很快就找到了沈清澜他们,只是找到的时候,沈清澜的身边除了伊登和傅衡逸,其他人都已经提前离开了,刚刚沈谦和碧昂斯他们的动静很大,金恩熙去查看了一下,知道那是沈清澜的父亲,不想给沈清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就离开了。 “澜澜。”沈君煜看到沈清澜的那刻,眼神是惊喜的,只是在看到伊登背上的傅衡逸的时候,和一颗心顿时掉落在了谷底。 沈清澜一直是在勉强支撑着,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她的损耗都已经几近极限,看到沈谦和沈君煜的那刹那,沈清澜的神经一松,人就朝着地上栽去。 “澜澜。” ** 边境军区医院,沈清澜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眉头紧皱,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眼角带泪,神情悲伤而绝望。 沈君煜坐在病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眼睛里除了心疼还是气怒,心中想着等沈清澜醒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训她,简直就是太乱来了。 “傅衡逸。”沈清澜忽然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傅衡逸。” 沈君煜一把按住她,“沈清澜,你干什么!” 沈清澜推开他的手,“我去傅衡逸。” “傅衡逸还在手术室里抢救。”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紧紧地盯着沈君煜,“哥,带我去。” 对上她祈求的目光,沈君煜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好。” 手术室门口,沈谦等在那里,看见沈清澜,立刻站了起来,“清澜。” 沈清澜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手术室,看向沈谦,“爸,情况怎么样了?” 沈谦见她还算冷静,开口说道,“还在手术中,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朋友已经进去了,他说自己是医生,让我转告你,傅衡逸会没事。” 沈清澜闻言,没有任何的反应,她静静地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神情平静,一言不发。 沈谦和沈君煜说不出让她离开去休息的话,知道她心中的担忧,站在那里陪着她等。而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