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混乱(43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23.混乱(43更)

京城,因为沈清澜的离开,沈家和傅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楚云蓉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抹眼泪,“这孩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温兮瑶坐在她的身边,“阿姨,您先别急,清澜做事一向有分寸,肯定不会出事的,我们先自己冷静下来,也许清澜只是出去走走,衡逸的事情她心里肯定难受,出去透透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温兮瑶说完这话,就连她自己心里也是不信的,就是因为沈清澜做事沉稳,所以她才不会做出去透气不跟家里人打招呼,让大家担心的事情,现在这样,十有八九是去做了什么大家都会反对的事情。 “给沈谦打电话,让他要是看到清澜立刻给我将她带回来。”沈老爷子沉着脸,对沈君煜说道。 沈君煜正给沈清澜打电话呢,但是沈清澜不接。 听到沈老爷子的话,立刻给沈谦打了电话,但是那个时候沈清澜已经进入雨林了。 “爸,你为什么不将澜澜带回来?”沈君煜得知沈谦竟然没有阻止沈清澜进入雨林,大声质问道。 “你竟然让她一个人进入雨林,你到底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沈君煜吼,眼底仿佛要喷出火来。 其他人听到沈君煜的这个话顿时面色大变,楚云蓉刚刚止住的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沈君煜挂了电话,神情凝重,“澜澜孤身一人进入雨林去找衡逸了。” 傅老爷子的身子立刻向后倒去,吓得沈君煜连忙伸手见他扶住,“傅爷爷。” 傅老爷子抖着手,面色青灰,“清澜丫头……” 沈老爷子的身子也是摇摇欲坠,两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在这一刻,仿佛被人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沈君煜眸色黑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兮瑶,家里就拜托你了。”说完就离开了。 温兮瑶来不及拦住他,知道她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留下来帮他照顾好家里,起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 一天之后,沈清澜他们终于走到了沈谦说的那个地方,才发现那是一个悬崖,很高,下面是湍急的水流,沈清澜的心在看到那个高度的时候瞬间沉到了心底,这样高度,掉下去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就当场没命,傅衡逸要是掉下去了,恐怕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安,我下去看看。”安德烈说道,他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发下这悬崖下面有很多的藤蔓,可以供人攀爬。 沈清澜点点头,金恩熙正在摆弄着她的仪器,这里已经是雨林的深处了,信号并不好,想要探寻到傅衡逸身上的信号很有难度。 “找到了,安。”金恩熙忽然兴奋地说道。 沈清澜眼睛一亮,看向金恩熙,金恩熙指着屏幕上的小红点说道,“在这里,距离我们大概三公里的地方,我看了一下,中间隔着一座山,傅衡逸好像在快速的移动。” 沈清澜的心微微放下了一些,起码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这时候安德烈也爬上来了,“安,下面没有任何的痕迹,应该是没有掉下去。” “已经确定了位置了,我们正打算等你上来就出发。”茜丝莉解释。 几人迅速朝着傅衡逸所在的地方赶去。 “安,我们先休息一下,否则你的身体要吃不消了。”伊登看着沈清澜发白的脸色,说道。 沈清澜摇头,“我还能坚持。”只要她多坚持一分钟,就能早一分钟赶到傅衡逸的身边。 “安,你不能再坚持了,你现在必须停下来休息,你再坚持下去,对你肚子里的孩子很不好。”伊登拉住沈清澜,不让她继续走。 沈清澜刚刚就已经感觉到了小腹处隐隐有些疼痛感,心里也担心孩子真的出问题,听话的停下了脚步。 几人找了一个废弃的山洞,伊登将山洞里的有些类似狼皮的动物皮毛铺在平坦的地方,说道,“安,你先睡会儿,恢复一下体力。” 沈清澜点点头,没有逞强,靠在石壁上闭上眼。 这个山洞大概是以前狼居住的,地方很小,除了留给沈清澜的那块地方,剩下的只够几人挤在一起背靠背休息的。 四人轮流守夜,免得有野狼跑进来攻击他们。 沈清澜休息的并不安稳,她的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肚子,一会儿喊着“对不起”,一会儿嘴里叫着傅衡逸的名字。 她的声音很小,只有离得她最近的伊登听见了,伊登借着篝火的光看着沈清澜纠结的眉,心中微痛。担心她半夜会被冻醒,伊登将自己的身上的外套给她盖上,安德烈见状,将自己的衣服让出来一半给他。 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除了金恩熙,其他几人正在睡,金恩熙见她醒来了就打算将他们几个叫醒,却被沈清澜阻止了。 沈清澜睁着眼睛,靠在石壁上,看着正闭眼休息的几个伙伴,傅衡逸总在心疼她的过去,但其实她过去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糟糕不是吗? 她学会很多的东西,有自保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她有一群生死与共的朋友,可以将生命交付在对方手上的朋友。 人家说上帝为你关上一道门的时候肯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她想上帝终究是眷顾她的,给了她这么一群陪着她疯,陪着她任性,陪着她出生入死的朋友。 几人陆续醒来,随便吃了几口干粮就上路了,代表了傅衡逸的红点还在移动,沈清澜他们在寻找的过程中遇到了Z国军方的人,其中还有一个她熟悉的人。 “安,是军方的人。” 沈清澜点点头,“绕过去,不要让他们发现。”在这样的地点碰上军方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对于他们的出现不好解释,更何况他们的身上还带着这么多杀伤性武器。 军方的人没有像沈清澜他们那样的准确定位,也没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只能全方位搜索,看着他们现在的架势,完全是往反方向找了。 绕过了军方的人,沈清澜他们继续向着信号的所在地走去,这座山的山路很陡,沈清澜的体力跟不上,“你们先走吧,现将傅衡逸找到。” 走到一半,沈清澜视说道。 “不行,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伊登反对。 “我的速度太拖后腿了。”沈清澜说道。 金恩熙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们仨个先走,去找傅衡逸,伊登,你陪着安跟在我们的身后。” 其他几人对这安排没有意见,金恩熙从包里拿出几个通信器,“保持联系。” “安,你再休息一下。”伊登见沈清澜要站起来,按住她的肩膀,沈清澜看着他。 “安,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先听我的,休息一下,你应该相信他们三个。” 沈清澜闻言,坐在那里没动,看着不远处的草丛,“伊登,你是不是觉得我太任性了这次?” 伊登认真的点点头,“是,你任性了,说句不好听的,安,你现在是拖了我们的后腿。但是我支持。” 沈清澜看向他,伊登微微一笑,“要是换做今天遇到危险的人是你,我就是受伤了,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我也依然会选择过来救你。” 见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愧疚,伊登摆手,“安,不必对我感到抱歉,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只要看到你能幸福,我就很满足了,而且现在我们依然是最亲密的朋友。”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嗯,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 等沈清澜的体力恢复了,两人就开始追上金恩熙他们的脚步。 ** 另一边,傅衡逸紧紧地盯着前面的那道身影,眼神冰冷,前面正在逃的人是King,四天前,King和傅衡逸搏斗的时候艾伦及时找到了他们,甚至还杀了傅衡逸的人,因为援兵到了,King心里松懈了一些,谁知就是这瞬间的放松,竟然让傅衡逸抓住了空挡,将他作为了人质。 孟良的命因此留了下来。 “艾伦。”傅衡逸看着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人,哪里还不明白艾伦这是和King联手了。 “傅衡逸。”艾伦的口中吐出一个名字,“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狼狈的一面,这样的无能,竟然连自己的兄弟都救不了。” 傅衡逸的神情冷沉,没说话,孟良退到傅衡逸的身后,看着包围他们的十几个人,粗略计算,这些应该还不是全部的援兵。 孟良的眼中满是悲伤和愤怒,为了那些死去的兄弟,也因为这些人的猖狂。 但是看着现在双方的战斗力,孟良也明白,或许这次他真的要为祖国母亲牺牲了,他从来不怕死,从进入这个部队的第一天,他们每个人都写了一封遗书,是留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的,他留给的是他的母亲。 入伍这么多年,他执行过很多次的任务。每次出发前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每次他们都活着回来,偏偏是这次他们没有放在心上的军演,让他们也许再也回不去。 孟良不很后悔当兵,要说还有什么遗憾,那么大概就是军演之前,没有给自己的母亲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