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傅衡逸失踪了(4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321.傅衡逸失踪了(41更)

京城傅家。 沈清澜早上起来就感觉整个人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干,起床后就一直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半天都没翻一页。 赵姨打扫卫生,见着她这样,不禁笑道,“是不是想衡逸了?” 沈清澜回神,对上赵姨打趣的眼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刚刚确实在想傅衡逸,昨晚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傅衡逸陷入一片沼泽里,在呼唤她的名字,周围一片白茫茫,她什么都看不见。 她叫着傅衡逸的名字,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却看不见他的人,她甚至都无法判断声音的来处。 她能看见傅衡逸在沼泽里越陷越深,一直在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是梦中的她就是找不到傅衡逸,眼看着傅衡逸整个人都要被沼泽吞没了,她急的快哭了,一脚踏空就醒了过来。 沈清澜的脑海中都是昨晚梦中的情景,她想给傅衡逸打电话,没有打通,才想起来傅衡逸现在还在军演,不过算算时间,军演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 “赵姨,你是不是要做饭了,我帮你择菜吧。”坐在那里总是胡思乱想,沈清澜索性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赵姨笑着点头,“行,下午正好打算包芹菜饺子,你帮我把芹菜择出来。” 沈清澜去厨房拿菜,却忽然听见厨房里响起一声东西打碎的声音,赵姨连忙往厨房跑去,就看见沈清澜的脚边满是玻璃瓷器碎片,她捂着心口的皱眉的样子。 赵姨没去管地上的碎片,走到沈清澜的身边,“清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她捂着心口,“是胸口不舒服吗?” 沈清澜神情怔怔,听到赵姨的话,回过神来,放下手,“赵姨,我没事,刚刚不小心将碗碰掉了。” “别管碗了,一个碗而已,碎了就碎了,你的人没事吧?” 沈清澜摇头,“我没事。” 赵姨见她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开口说道,“清澜,要不你上去休息一下?” “好,赵姨,这里交给你了。” “行,去吧,这里我来收拾。” 沈清澜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过了好久,才迷迷糊糊之间睡着了。 楼下客厅里,傅老爷子从沈家晃悠回来,没有见到沈清澜,“清澜丫头呢?” 赵姨指了指楼上,“我见她今天精神恍惚的,没有睡好,就让她上去休息了。” 傅老爷子点点头,“我看她这两天吃的也少,小赵,你下午给她做点酒酿圆子,算了,我还是让小宋做吧,她做的酒酿圆子清澜丫头喜欢吃。”这么想着,傅老爷子立刻给沈家去了电话。 宋嫂听说沈清澜想吃酒酿圆子,哪里有不答应的,连声答应下午过来做。 “傅衡逸。”沈清澜大叫一声,从床上惊坐起,她的胸口起伏着,脸色苍白,她的手放在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 “宝宝,妈妈又梦见你爸爸了,你爸爸遇到危险了,老人家都说梦是反的,你爸爸会没事的,对吗?” 沈清澜轻声呢喃着,说完自己都笑了,傅衡逸只是参加军事演习,能出什么事,坐了一会儿,从床上起身,走到浴室里洗了一把脸。 楼下客厅里,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在下棋呢,宋嫂在厨房里和赵姨正在做酒酿圆子。 傅老爷子手里拿着一枚棋子拧眉沉思,“傅老头,你倒是快一点啊,想了半天了,直接认输好了。” 傅老爷子挥手,“别吵别吵,都是你我才想不出来的。” “棋艺差就说自己棋艺差,还说是我,傅老头,你现在的脸皮可真是越来越厚了。” 两人正拌嘴呢,电话响起,傅老爷子随手接起,“喂,我是傅立业。” 不知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傅老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棋子掉在了地上,脸色都变了。 “什么叫傅衡逸失踪了?!”傅老爷子沉声说道。 沈老爷子闻言,脸色也变了,顾不得下棋,直直地看向傅老爷子。 “我知道了,还请务必找到傅衡。”傅老爷子沉声说道,顿了顿,加了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挂了电话,傅老爷子神情凝重,看着沈老爷子,语气悲伤,“军演的时候有国外佣兵进入军演范围,杀害了我国的士兵,衡逸为了抓住他们,失踪了。” 沈老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国外的雇佣兵进入我国的境内都没人发现的吗?还有沈谦他们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衡逸一个人去追这帮亡命之徒!” “爷爷,你们刚才说谁失踪了?”沈清澜的声音忽然从楼梯上传来,两位老爷子一怔,竟然忘记了家里还有沈清澜。 “清澜丫头醒了,没有谁失踪,你刚才听错了。”傅老爷子尽量平静的说道,傅衡逸现在失踪,生死未卜,他不能再让沈清澜再出事。 沈清澜紧紧地盯着傅老爷子,“爷爷,我刚才已经听到了,傅衡逸……失踪了,是不是?” 傅老爷子深深地叹口气,“清澜丫头,你先别急,他们已经在找了,衡逸一定会没事的。” 沈清澜的身子轻轻晃了晃,她一把抓住楼梯的扶手,才稳住自己的身体,“傅衡逸是在哪里失踪的,爷爷,你告诉我。” “在边境雨林,已经失踪两天了。” 沈清澜脸色一变,忽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梦中,傅衡逸深陷沼泽,她想救却就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比沼泽吞噬。 看着沈清澜比纸还白的脸色,沈老爷子上前将沈清澜从楼梯上带下来,安慰着她,“澜澜,你现在先不要着急,衡逸会没事的,你要相信衡逸的能力。” 沈清澜并没有因为沈老爷子的安慰而好受些,她已经猜到了那些不所谓的国外雇佣兵是谁,她的眸光颤动的厉害,眼底深处是深深的恐惧。 “爷爷,我没事,我相信他会没事的,就是为了我和孩子,他和不会有事。”沈清澜木着一张脸,轻声开口,傅衡逸答应过她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让自己出事,他会陪着她到老。 沈清澜站起来,“爷爷,我想起来楼上还有衣服没有收,我先上去了。” 沈老爷子想挽留,却被傅老爷子拉住了,“让她一个人静静。” 沈清澜回到楼上,立刻给金恩熙打了电话,这段时间金恩熙一直在调查金夫人的事情而没有任何的进展,加上King很久没活动的迹象,就没留意到King的去向,现在听沈清澜一说,顿时也急了,“安,你现在先不要着急,我先想办法查查King的踪迹。” 但是沈清澜打这个电话不是为了这个的,“恩熙,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要去边境。” “不行。”金恩熙一口否定了她的提议,“安,你现在大着个肚子,那里太危险,你不能去,傅衡逸我们可以帮你去找,要是傅衡逸真的被King的人带走了,就是拼上我的这条命,我也肯定会将他给你带回来,前提是,你不能去。” “恩熙,我必须去,我有预感,傅衡逸肯定是被King带走了,他现在很危险,我要是不去救他,他会死的,他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恩熙。”沈清澜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要是金恩熙在这里的话,就能看到沈清澜的脸上全是泪水。 金恩熙沉默,“安,我不能答应你,我可以帮你去找傅衡逸,但是你本人,必须待在家里,这是我唯一的条件,我也可以答应你,我一定将傅衡逸完完整整地给你带回来。” “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去,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沈清澜说道。 “安,你非要这么逼我是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的情况,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该怎么办?” 金恩熙知道沈清澜有多爱傅衡逸,也知道她有多在乎这个孩子,要是这个孩子出了事情,恐怕沈清澜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沈清澜的手轻轻的放在肚子上,神情温柔,“我相信我的孩子是个坚强的,它也一定希望我可以找到它的父亲,将他平安带回来,如果……”她的眼神一暗,“这个孩子真的因为这件事离开了我,只能说明我跟他的缘分还没到,恩熙,你就当我是任性,也可以说我是自私,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找傅衡逸,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电话那端是长久的沉默,金恩熙沉声开口,“安,你给我时间准备一下,一天,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谢谢你,恩熙。” 挂了电话,沈清澜坐在床上,看着床头她跟傅衡逸的结婚照,久久不动,傅衡逸,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找你。 一下午,两位老爷子都在书房里,沈老爷子已经跟沈谦联系过,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脸色很阴沉,就连尖刀的人都牺牲了,傅衡逸这次是真的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