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不换

沈清澜直接去了火车站,没有选择飞机,她喜欢欣赏沿途的风景。 她没有目的地,随手买了一张时间最近的车票,车票到手,才发现这是一张去杭城的票。 沈清澜买的是高铁,运气很好,是一个靠窗的位置,从她这个位置想外看去,正好可以看见沿途的风景。 等她上车之后,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脸上画着浓妆,一头酒红色的长发,背着一个双肩包,拉着一个大大拉杆箱,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沈清澜只以为这是她身边的人,没有在意。 只是对方一直盯着她却没有任何动作。沈清澜看向对方,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女孩子见沈清澜注意到了她,微微笑着看向沈清澜,“我不喜欢坐过道,跟你换个位置可以吗?我可以给你加钱。” 虽然话说的客气,但是眼神里的高傲却不加掩饰,在她看来,沈清澜衣着普通,家境应该一般,自己要是肯加钱,对方肯定会同意。 如果不是没有买到机票,而她又赶时间,她才不会来坐这什么破火车呢,坐火车也罢了,竟然还是靠近过道的位置,人来来往往的,讨厌死了。 沈清澜将对方的神色看在眼底,脸色沉静,出门前她花了一个妆,只是淡淡地在脸上勾勒了几笔,就让自己的样貌平淡了不少,依旧漂亮。却不会给人一眼惊艳的感觉。 沈清澜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别开眼,不说话。 女孩子见沈清澜无视自己,不由有些不高兴,“喂,我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听见,又如何?”清越好听的声音响起。 “听见了又不说话,没礼貌。我刚才说我要跟你换位置,我给你加钱。”说着伸出两个手指,“两百。” 沈清澜连眼皮也没有抬,她看上去很缺钱吗?沈清澜低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 两百,车票总价才五百多,两百确实是不少了,沈清澜没有动作,倒是其他人隐隐有些意动。她不同意换,我们同意啊,我们不介意坐过道。 女孩子显然也注意到了别人意动的神情,脸上的高傲越加明显,她就说嘛,没有什么事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就在女孩子等着沈清澜给她让座的时候,红唇里淡淡地吐出了两只字——“不换”。 女孩子笑意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清澜,“喂,不要贪得无厌啊,两百已经不少了。” 她以为沈清澜是嫌钱少,想要坐地起价。 沈清澜心下好笑,也不解释,顾自闭上眼,懒得再与对方纠缠,对方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孩子。 女孩子见沈清澜无视自己,脸色气的涨红,气呼呼地瞪着沈清澜,仿佛要把她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也亏得这个女孩子是这个车厢里最后一个上车的,不然就她这样站在过道里占着位置的,在她后面的人岂不是要疯。 女孩子是个性子固执的,见沈清澜不肯换,瞪着她,也不落座,一副势要和沈清澜的僵持到底的架势。 倒是其他人看不下去了,一个中年男人朝着那个女孩子招招手,“小姑娘,我跟你换,你把钱给我。” 女孩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中年男人身边坐着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 女孩子嫌弃地撇撇嘴,她最讨厌小孩子了,闹起来烦人的很。 年轻女人也看见了女孩子的视线,脸色难看了一些,拉拉中年男人的衣摆,摇头。中年男人遗憾地笑笑,本来以为可以赚两百块钱呢。 “小姑娘,我跟你换吧。”前两排的一个中年妇女说道,她的身边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女孩子再次嫌弃地撇嘴。她是想要靠窗的位置没错,但是她更需要安静。 她的视线再一次落在沈清澜的身上,伸出了三根手指,“我给你三百,你跟我换。”三百这是她的底线了,不能再高了。 沈清澜这次眼睛都懒得睁,“不换。” 女孩子气的,指着沈清澜“你”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位置是沈清澜的,她不愿意换,她也没有办法。 气呼呼地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哼,不换就不换,本小姐还省了三百块钱呢。 车厢里终于安静了下来,有人送了一口气,有人遗憾。 只是沈清澜身边的小姑娘一路上都是一脸气呼呼的表情,嘴里碎碎念着,大抵是在抱怨这个车厢空气混浊,没有坐飞机舒服之类的话。 沈清澜兀自看着窗外,根本不理会她。 ------题外话------ 要被自己蠢死了,竟然忘记了把稿子上传,等想起来的时候审文编辑已经下班了,今天更新晚了,抱歉。

下一篇   32.颜夕